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洪之光

19170浏览    427参与
方太本人。

关于躲躲藏藏的你们是怎么被公开的。

恋情公开系列  不知道会不会有续。

内含嘎/龚/方/佳/黄/洪。

食用愉快。


关于躲躲藏藏的你们是怎么被发现恋情的。


阿云嘎


身为阿云嘎女朋友的你最近一直水逆。


什么想不通的事情都来了。


先是一向克制得体的阿云嘎   多种在公开场合情不自禁   吻你搂你抱你  哦当然因为当时太开心了  你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之后是隐藏了几年都相安无事的恋情  居然在这个时候因为被偷拍而面临着即将曝光的危险。


而更意外地你某一天突然发现:偷拍者居然还是跟阿云嘎长期合作往来的记者。


然而疑...

恋情公开系列  不知道会不会有续。

内含嘎/龚/方/佳/黄/洪。

食用愉快。


关于躲躲藏藏的你们是怎么被发现恋情的。


阿云嘎


身为阿云嘎女朋友的你最近一直水逆。


什么想不通的事情都来了。


先是一向克制得体的阿云嘎   多种在公开场合情不自禁   吻你搂你抱你  哦当然因为当时太开心了  你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之后是隐藏了几年都相安无事的恋情  居然在这个时候因为被偷拍而面临着即将曝光的危险。


而更意外地你某一天突然发现:偷拍者居然还是跟阿云嘎长期合作往来的记者。


然而疑点远不止这些。


当你想要询问阿云嘎的时候  却极为不小心地听见了如下对话。


“嘎子哥    你看看这些照片怎么处理?”

“拍得还挺好看。别处理 直接公开呗。”

“你要公布恋情?你疯了?为什么是这个时候?”

“不,不是恋情。是婚讯。”


你刚拿到的记者资料   适时地掉在地上。


阿云嘎:以前没有能力  现在我有能力了  我想给你一个家  然后让你收到全世界的祝福。


——————————————————————————

龚子棋


龚子棋果然是很对得起他那张脸  每次编什么某黑/道太子  新欢不断究竟是为何  文末配图里总会出现他的照片。


后来又被唯恐天下不乱的营销号断章取义  于是每天打开某APP观看  今天龚子棋的新女朋友是谁也成为了你的必备娱乐项目。


一开始龚子棋还为了要怎么给你解释这些破新闻而焦头烂额甚至好几次可怜兮兮地站在门口思考台词而不敢进家。


后来龚子棋发现作为正牌女友的你  颇有站在一线吃瓜的紧张刺激感  也就松了一口气。


直到某个平平无奇的夜晚  酒足饭饱的你们瘫在床上


“棋哥  你看看是今天这个妹妹好看 还是昨天那个妹妹好看。嗐 你还真是艳福不浅啊  不愧是你 我好酸啊  我也想要漂亮姐姐。”


“你怎么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你现在就在我旁边  我哪里还担心外面的人啊。”


你随口说说 给纯情小太子差点整得老泪纵横   也只是搂着你。


第二天你起来就看到微博热搜#龚子棋  刚👍#


一点开就看到龚子棋微博。


龚子棋Russell:

@×××   要认嫂子的过来 我亲自给你介绍  龚子棋官方认证  龚嫂就这一个  不接受其他假冒伪劣产品。

[图片][图片]


过后的龚子棋怪后悔的   女友粉少了一堆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些女友粉都变成了龚嫂粉    面对突如其来的跟自己抢女人的一帮粉丝  他突然觉得这么漂亮媳妇应该好好躲起来的。


——————————————————————————————

方书剑。


这是一个普通周末  你开始跟方书剑腻腻歪歪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的一个普通周末    你依旧熟练又肆无忌惮地枕在他的大腿上。


忽然他接通了梁朋杰的电话  那边是梁朋杰比你还要腻歪的语气在叫他“我好想你啊, 我们什么时候聚一聚啊。 ”


于是你坐起来咬了咬他的耳垂   手也开始失了分寸  当然一开始你只是想逗逗他  get一点其他的乐趣    可是当他只是继续讲着电话并用手示意你闭嘴的时候   你忍不了。


你觉得再这么下去你头上都要多一片低碳环保的绿色大草原了。


于是你吻住了他   这是自你住进来后的极为少有的掌握主动权的时候。


方书剑显然很满意   并觉得你这小妮子居然开始挑战他的主导权了   伸手将你拦腰抱起来  并且还回头跟手机里的梁朋杰说。

“我降妖除魔去了   手上没空   你挂一下电话。”


梁朋杰错愕之余  也忘记关直播   直到那一声铿锵有力的关门声   他才手忙脚乱的关了直播。




然后梁朋杰的微博就沦陷了。


A:“好奇方方降的什么妖除的什么魔啊”

B:“我怎么隐隐感觉朋朋又多余了    太惨了”

C:“我好像缺课了?我马上去补!”

D:“那关门声太有故事了    小男孩长大了  我可以!”

E:“盲猜这得是个漂亮女妖吧   酸了”


梁朋杰觉得脑袋都大了   这算直播事故吗    应该算吧   要打电话问问方书剑吗     万一打扰到他怎么办   算了  让他自己看吧。


然后分享了自己的直播回放给他。


未来的方书剑:


谢谢大家关心   除的心魔 。她已经改邪归正并且愿意继续以我女朋友的身份在人间历练。


还是希望大家祝福一下  帮她加加油  因为我很希望她能一直留在我身边。

[图片]  [图片]


————————————————————————————————

马佳。


某一天马佳又组队吃鸡     在你身边疯狂呼唤你 “媳妇快来捡漏”“媳妇盔要么?” “媳妇儿上我的车  我贼拉靠谱  别理外面那些小流氓。”


马佳不愧是马佳  永远在公开麦里瞎喊  还不看早就已经一片混乱的公屏。


当你们结束一局紧张刺激的吃鸡游戏后  打开微博    马佳已经喜提热搜#马佳  媳妇儿上我的车#


你十分担忧地看着马佳


“完了那些排队嫁你的女生又要哭一个梅溪湖出来了   啊我真是个千古罪人  怎么办啊”


马佳嗦着你煮的面  口齿不清地回答你“那结婚吧  反正我媳妇都叫了。”


“结婚?你跟我结婚居然是为了个破热搜?”


“嗐  想哪去了。是为了你才结婚  不是为了热搜。媳妇儿  面好像有点咸  可不可以给老公我加点汤啊。”


马佳总是很擅长把很多惊喜藏在平平无常的琐碎小事里 用最不足为外人道的语气跟你讲出最动听的话。


于是 第二天你们就去领了证  领完证后  一出门。


“佳哥  我们先去给咱妈和马乐说一声?”

“不去了吧  我下午还约了人打球。”

“你怎么这么随便啊…”   嗐  不亏是马佳毁气氛一级能手。

“嗐 我全家都认定是你了。我都给他俩和果冻说过了  我要是哪天结婚了  肯定得是跟你。这还有啥好说的啊。来看我打球呗 你佳哥我可是靠打篮球在北京一片混开的哈。 我跟你说     你是不知道    每次你给我送水那群单身汉眼睛都绿了哈哈哈哈哈    我这么漂亮媳妇凭什么藏着掖着啊。”


“诶媳妇别哭啊。我说这些是想让你高兴  你要是哭了    这些话就没价值了啊。”


马佳Tenor:

对不起  我也是已婚组了。希望你们都可以遇到那个让自己心甘情愿英年早婚的人❤❤。

[图片][图片]


——————————————————————————————————


黄子弘凡。


黄子弘凡这人藏不住事  尤其是带了绝对不能说  不能被发现 秘密等字眼的相关事件。


保密等级越高的  他传播得越快 这可能是小朋友什么奇怪的叛逆心理吧。


于是你们俩不需要藏着掖着   就人尽皆知了。


先是每天在群里秀恩爱   后来由于说太多引起小群内有对象的人竞相互秀  然后引发了大规模的单身狗起义  然后被正义群主晰哥送了套禁言礼包。


之后就是朋友圈疯狂发送  给女友的彩虹屁   亲密合照  发什么不同的配图    都要配上除了表达爱意以外无任何中心思想的文案。


后来他意识到自己被屏蔽了。


于是转下抓人     当面秀。


某一日   光哥又想要炫耀自己的肌肉   主动朝着黄子走来。


四目相对  二人都是眼前一亮。


“弟弟——”


“光哥你先听我说   这是我对象给我做的饭   你看看这个卖相这个搭配   你是不是很想吃?”


“弟妹挺贤惠啊。”


“对 我对象不光贤惠还特别体贴  她还叮嘱我每天晨跑   怕我累着还给我捶背   我对象……”


“弟弟  我吃饭吧   我看着这确实挺好吃的。”


“这我媳妇给我做的凭什么给你啊。光哥再见  我回家找我对象了。”


留下洪之光在风中凌乱。


————————————————————————————————————


洪之光。


洪之光这个美妆博主    最近真的非常严肃认真专业素养过硬。


不仅熟练区分各种口红唇釉眉笔眼线笔  遮瑕 气垫蜜粉散粉  而且连手法都格外的熟练  甚至连一些美妆界专业术语也灵活掌握。


某一天他又开始了美妆博主的一天。


“化妆前   我们先敷张面膜。然后顺带聊聊天。” 


弹幕:光哥最近面膜好多啊。

弹幕:而且手法也好熟练  是偷偷关注了美妆区吗。


“啊是这样的    面膜都是我女朋友用剩下的 或者她不喜欢的都往我这丢了。 ”


“与其每天都让她看别人的视频学   还不如我自己学了来教她。我不也是个老师 而且我学习能力强啊  上手速度也快。  ”


“啊对  女朋友   我是有女朋友了。完蛋了   好像一不小心说漏嘴了  那你们帮我保密一下?”




薄酉

分享一组声入人心改图


要素过多 带单人tag


灵感来源@野生浪浪的188沙雕改图


喜欢麻烦点红心评论谢谢

分享一组声入人心改图


要素过多 带单人tag


灵感来源@野生浪浪的188沙雕改图


喜欢麻烦点红心评论谢谢

林楠_

当你一个人回家的时候。

*太难了今天风好大把我吹成傻逼了。

*@无言以对0020感谢小菲姐提供的脑洞!!!

*来啦~~~


【蔡程昱】


蔡程昱今晚又有节目要录,你又要一个人回家,下了课就看见他的信息告诉你他播出的时间和他晚上一演完就回来。


你叹了口气,收拾书包准备回家,出了校门警觉性很高的你觉得有人在跟踪你,就加快脚步回到你们家,在掏钥匙的时候,你突然感觉背后有人抱住你。


你感受到是他,他温热的呼吸打在你的脖颈上。


你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他:“蔡蔡,晚上不是有节目吗?怎么回来了。”


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想你啦……别动,...

*太难了今天风好大把我吹成傻逼了。

*@无言以对0020感谢小菲姐提供的脑洞!!!

*来啦~~~


【蔡程昱】

 

蔡程昱今晚又有节目要录,你又要一个人回家,下了课就看见他的信息告诉你他播出的时间和他晚上一演完就回来。

 

你叹了口气,收拾书包准备回家,出了校门警觉性很高的你觉得有人在跟踪你,就加快脚步回到你们家,在掏钥匙的时候,你突然感觉背后有人抱住你。

 

你感受到是他,他温热的呼吸打在你的脖颈上。

 

你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他:“蔡蔡,晚上不是有节目吗?怎么回来了。”

 

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想你啦……别动,让蔡蔡背包抱一会儿~”

 

【高杨】

 

小高总一般会和你一起回家,但是今天很意外,他有点事情。

 

班上有一个男生你知道他喜欢你,你也用高杨拒绝他很多次了但是他没放弃,今天要送你回家。

你跟他纠缠很久却没有说清,你直接趁他不注意跑了出去。

 

你没有打电话给高杨,但是他在出租房附近看到了那个男生。

他勾唇,对那个男孩子说:“如果再这样纠缠她…你试试看我会不会把你怎么办。”

 

你听到钥匙转门的声音,你连忙跑出去扑进他怀里,他抱着你,道:“以后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回家了……”

 

【方书剑】

 

他今天剧组有点事情,跟你说明原因直接跑到剧组去了。

你一个人回家心底不免还是有一点点害怕,怕遇到什么坏人。

出了地铁站,你才发现地铁站门口有一个人,是方书剑。

 

你看清是他之后抱住他,道:“方方…一个人回家好可怕。”

 

他抱住你,温暖着你,道:“以后我会陪你一起回家的,乖宝贝放心。”

 

【龚子棋】

 

龚子棋今天跟余老师有些事情要讨论你也没等他直接回去了,半路上杀出一个小学弟。

 

“学姐我很喜欢你,可以跟我交往吗?”你听到这句话勾唇本来想好好逗逗他,但是龚子棋突然出现在身后,对那小学弟道:“不好意思哦,学姐是我的。”

 

学弟说了一句“对不起”就走了,你转头问他道:“龚子棋你不是有事要和余老师讨论吗?我还打算好好逗逗他呢!”

 

他揽着你的肩回到家,一关上门就按在门上亲,吻毕,道:“逗学弟的后果你是知道的…宝贝,以后不能让你一个人回家,一会儿别叫停。”

 

【洪之光】

 

光哥一在,你也不会一个人回家的机会,但是他今天要录歌。

 

你只好一个人坐地铁,一路上一直给他发信息他一直都没回,大概是有事情吧。快到家门的时候,你发现前面堵了很多人,在中间的不是你男人洪之光还是谁。

 

围近一点你还会听到一群小姑娘喊“好帅”。

 

你看了看时间,直接走过去,到人群里说“不好意思,我男朋友,先带回了。”

 

你一回到家,就把光哥按到沙发上,洪之光先把你耳边的碎发勾到耳后,道:“担心了?哥哥的肌肉可是只留给你的。”

 

【李向哲】

 

李总今天要和花栗鼠一起去漫展,你因为要上课补习所以没有去现场。

 

你觉得没有你的192哲哥陪你回家是一件非常难受的事情,但是一想到他应该会在家里等你就立马加快了脚步。

不出你所料,你一回来就看见他开着暖气,坐在沙发上读着杂志。

 

看见你傻站在门口,起身,迈着大长腿过来先把你的书包卸下,然后抱住你道:“手这么冰,以后还是要跟你一起回家。厨房我熬了粥,去喝一点。”

林楠_

当他吻你上瘾的时候

*失踪人口回归啦!!!这几天支持点梗!过年那阵子发!@柒辰@无言以对0020两位蹲的梗~我速来了。

*2020第一更!晚安。


【龚子棋】 


“再来一次…?嗯?” 


“乖,再亲一下就走。” 


“宝贝嘴里的黑糖奶茶可真的是甜呢。” 


【蔡程昱】 


“嗯?别动!有东西粘在你嘴唇上了。” 


“丫头…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 


“啊被我咬破了啊…那我帮你舔舔?” 


【刘彬濠】 ...

*失踪人口回归啦!!!这几天支持点梗!过年那阵子发!@柒辰@无言以对0020两位蹲的梗~我速来了。

*2020第一更!晚安。


【龚子棋】 

 

“再来一次…?嗯?” 

 

“乖,再亲一下就走。” 

 

“宝贝嘴里的黑糖奶茶可真的是甜呢。” 

 

【蔡程昱】 

 

“嗯?别动!有东西粘在你嘴唇上了。” 

 

“丫头…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 

 

“啊被我咬破了啊…那我帮你舔舔?” 

 

【刘彬濠】 

 

“今天没什么特殊的,还是老样子啊。” 

 

“袋装的冰糖葫芦要吗?我只有一个哎。” 

 

“果然啊…还是同桌嘴里的甜,再来一个好不好啊。” 

 

【方书剑】 

 

“怎么了?吃个奶油小方吃成这样……” 

 

“我?奶油?宝贝你可有想过这样后果?” 

 

“来,宝贝,你再吃一口,我就再吻你一下。” 

 

【洪之光】 

 

“嗯…今天不想摸哥哥肌肉吗?” 

 

“宝贝你真的是很犯规,怎么能这样呢。” 

 

“应该多亲几下嘛…这样才对。”

轻风胡咧咧

我觉得不需要思考😂

我觉得不需要思考😂

龙子由

【佳昱】卖拐

【赵本山小品《卖拐》改编】

【我有神经病】

【乐呵乐呵完了】

【哈哈哈哈哈哈】


“诶……佳哥,佳哥!”蔡程昱穿着大棉羽绒服,一蹦一跳地走到了马佳跟前:“咱今天出来干啥的鸭?我买的炸鸡还没吃完呢!”


“你就知道吃,就不能帮家里分担点儿压力吗?”马佳瞪了蔡程昱一眼,说道:“咱今天是来卖拐的,这都能忘,你那脑子是掉可乐桶里了吗?”


“佳哥,要我说这个拐就别卖了。”蔡程昱推了马佳一把,说道。


“因为啥呀?”马佳继续对蔡程昱问道。


“这满大街都是腿脚好的,谁买你那玩意儿鸭?买来有啥用鸭。”蔡程昱继续对马佳说道。


“你废话,不卖了,做这副拐又搭...

【赵本山小品《卖拐》改编】

【我有神经病】

【乐呵乐呵完了】

【哈哈哈哈哈哈】







“诶……佳哥,佳哥!”蔡程昱穿着大棉羽绒服,一蹦一跳地走到了马佳跟前:“咱今天出来干啥的鸭?我买的炸鸡还没吃完呢!”


“你就知道吃,就不能帮家里分担点儿压力吗?”马佳瞪了蔡程昱一眼,说道:“咱今天是来卖拐的,这都能忘,你那脑子是掉可乐桶里了吗?”


“佳哥,要我说这个拐就别卖了。”蔡程昱推了马佳一把,说道。


“因为啥呀?”马佳继续对蔡程昱问道。


“这满大街都是腿脚好的,谁买你那玩意儿鸭?买来有啥用鸭。”蔡程昱继续对马佳说道。


“你废话,不卖了,做这副拐又搭工又搭料,一天一宿没睡觉,不做不赔了么?”马佳显然不同意蔡程昱的提议,说:“再说了,你刚才还买炸鸡,还喝可乐,又搭进去五十,简直赔死我了!”


蔡程昱试图继续说服马佳:“你看咱俩走了这一路,遇上一个瘸的了吗?满大街都是腿脚好的咋能卖出去?”


“宝贝儿,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是谁?房山第一大忽悠,我能把正的忽悠斜了,能把蔫的忽悠谑了,能把尖人忽悠嗫了,能把小两口过的挺好,我给他忽悠分别了。今天卖拐,一双好腿我能给他忽悠瘸了!”


蔡程昱呵呵两声,说:“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马佳对着蔡程昱挑了一下眉毛,说:“你信不信?”


“我就不信,人家好好的腿你就能给人忽悠瘸了?”蔡程昱摇了摇头,笑着说:“我看你还不如直接给人家把腿打折比较靠谱。”


马佳说:“您请好儿吧,立马就让你瞅瞅,什么才是房山第一大忽悠。”


蔡程昱从口袋里摸出一把瓜子,一边嗑一边对马佳笑着说说:“害,结婚这么多年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儿本事,听说人家买摩托,上那儿卖安全帽,听说人家失眠,上那儿卖安眠药,听说人家结婚,就上人家那儿卖避孕套——”


“这叫合理的抓住市场,你懂啥!”马佳也笑着对蔡程昱说道。


“那你这市场也有抓不着的时候啊。”蔡程昱磕了一个瓜子,继续说道。


“对,就这拐打失误了。”马佳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说道。


“听说铁柱出了个车祸,把腿撞折了,贪黑起早做这副拐,结果人家砸重了,出院以后直接坐轮椅了,这拐没卖出去。”蔡程昱说着就眯起眼睛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乐死我了。”


“你真是我的好宝贝儿,还跟着拾乐儿,别急,我今天一准儿把这副拐卖去。”马佳笑了一下,说。


“我都说了五百遍了,这满大街都是腿脚好的,你卖给谁去鸭?”蔡程昱并不相信马佳的话。


“怎么才能展现我的能力?——今儿个咱们专门找个腿脚好的卖给他。”马佳眯起眼睛呵呵笑了几下。


“天儿这么冷,差不多得了,不然我那炸鸡该凉了鸭。”蔡程昱叹了一口气,说道。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懂么?帮我喊两句。”马佳嘿嘿一乐,说道。


蔡程昱立刻拒绝:“我不会鸭。”


“哎,来人了,快喊!”马佳推了蔡程昱一把,说道。


蔡程昱被推得往前踉跄了几步,然后被迫营业了起来:“啊,拐了噢,拐啦,拐了噢!……拐啦!拐啦!拐啦!——”


洪之光骑着自行车,一边骑一边用美声唱着斗牛士之歌,听到蔡程昱的喊声,不受控制的拐了一个弯儿,然后气急败坏地摘下耳机:“我说,你瞎指挥啥呀你啊?你知道我要上哪你就让我拐呀你啊?”


马佳又接着推了蔡程昱一把:“喊卖。”


蔡程昱乖巧地点了点头:“卖哦!——卖。”


马佳眉头一皱,说:“卖啥呀?”


“拐。”蔡程昱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总算想起自己要卖的是什么。


马佳继续指挥:“连上。”


蔡程昱一清嗓子,声音响彻云霄:“拐卖了啊!——拐卖了!”


正义使者洪之光立刻下车管事儿:“怎么着?谁要拐卖你,跟哥说,哥给你主持正义!”



蔡程昱立刻指了一下马佳:“他,他拐卖!”


洪之光立刻走上前几步,用身材优势碾压马佳:“你是人贩子?”


马佳不屑的看了洪之光一眼,说:“你啥眼神啊,拐卖,拐卖我能拐卖这样儿傻不拉几的,你买呀?”


肌肉猛男洪之光迷茫了:“那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儿?”


“啥事儿啊,你这大块头怎么这么能多管闲事儿。”马佳瞥了洪之光一眼,说。


蔡程昱抬起手拉住洪之光,说:“哥,我们俩是两口子,跟这儿玩呢!”然后抬起手在马佳下巴上比划了一下:“这是我佳哥,帅吧?——我也这么觉得。”


“嘿嘿,我俩没事儿,玩呢!”马佳继续补充道。


洪之光匪夷所思:“这两口子,大过年地,卖媳妇儿玩,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马佳拉着蔡程昱走到长椅前,一起坐下,然后压低声音叽叽喳喳地跟他说着什么。


蔡程昱并没明白马佳的意思,一脸懵逼:“佳哥……不卖啦?”


“emm……他这个,非常严重。”马佳稍微把声音放大了一点,然后带上了一个痛心疾首的表情。


蔡程昱还是不明白:“啥鸭,你说啥鸭?”


马佳语重心长地说道:“唉……太严重了,可惜了了,这大小伙子。”



“你俩跟哪儿叽叽喳喳地说啥啦?”洪之光中气十足地问道。


“没你事儿,回家去吧。”马佳笑了一下,对洪之光说道。


蔡程昱瞪大了眼睛,问:什么玩意,严重吗?”


马佳对蔡程昱点了点头,说:“应该告诉他…… 不告诉的话吧,这病,危险……”


洪之光更加好奇了,继续问:“到底啥事儿啊!”


马佳对着洪之光叹了一口气:“没事儿,我这看出点问题来,我媳妇儿不让我说,说了你也不能信,你走吧……没事儿……”


洪之光一上车就准备要走:“两口子都神神叨叨的!”


马佳继续放大音量:“可不!就这病发现就晚期!”


洪之光的脾气一下子上来了,说:“你怎么回事你啊?大过年地说点好听的!什么晚期不晚期的!”


马佳挡住洪之光雄壮有力的胳膊,说:“哎,你先别激动,就是我吧……看出了一点儿问题来,反正说了你也不信。”


洪之光说:“你得说出来我信不信呐,怎么回事儿啊?”


“先不说病情……我知道你是干啥的!”马佳指了一下洪之光,眯起眼睛对他说道。


“知道我是干啥的?”洪之光有些不屑:“我不信。”


“你是做生意的大老板——”马佳拉长声音继续说道。


“啥?”洪之光眉毛一挑。


马佳话锋一转:“那是不可能的。”


然后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在饭店工作。”


蔡程昱一脸吃惊,对马佳充满了敬佩:“你咋知道他是在饭店的鸭?”


马佳用手扇了两下,说:“身上一股水席味……”


洪之光也非常吃惊:“那……你说我是饭店干啥的?”


马佳连思考都没有思考:“颠勺的厨师!”


洪之光瞪大了眼睛:“咦?”


“你就说是不是呗?”马佳笑了一下,对洪之光道。


蔡程昱一把拉住马佳的袖子:“哎呀佳哥,你咋知道他是厨师的鸭?”


“这不废话吗?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大款就伙夫!——是不?是厨师不?”马佳掐了一下蔡程昱肉乎乎的小脸,笑着说道。


“哇,行行行……算算算你猜对了。”洪之光觉得简直神了。


“别算,是不是?”马佳继续问道。


“啊,呀呀呀,是,是。那你刚才怎么的说我,说什么又是严重了,又是晚期,那是怎么回事儿?”想起之前马佳说过的话,洪之光感觉心里有点儿发毛。


“你能信吗?”马佳眉毛一挑,问。


洪之光对着马佳点了点头:“我我我……我信。”


马佳思考了一下,说:“在最近的一段时间内,感觉没感觉到你的浑身某个部位,跟过去不一样了。你想,你使劲想……,真的。”


洪之光立刻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然后说:“我没觉着,我就觉着我这脑袋越来越大呀?”


马佳一拍大腿:“对了,这不是主要病症!你知道你的脑袋为什么大吗?”


“为啥?”洪之光立刻追问。


马佳认真地说:“是你的末梢神经坏死把上边憋大了。”


“那是哪憋的呢?”洪之光非常费解。说。


马佳打量了一下洪之光的全身:“来,我给你瞅瞅,腰部以下……脚往上……”


“腿呀?”洪之光拍了一下自己的腿,问。


马佳立刻点头:“可不是吗!”


洪之光说:“不对,我腿没啥大毛病!我这儿天天还健身呢!我要是腿有毛病,我每天这么大运动量,自己也该知道了。”


马佳笑着和洪之光解释:“这病啊……就是健身越多越容易得,来,你走两步……走两步!没病走两步!……走!”


洪之光只能妥协:“行行…… 走两步,走走走,走两步,走两步……”


马佳立刻喊停:“等会儿!你鞋没毛病吧?是不是一跟高一跟低?”


“有啥毛病呀,我这是新买的AJ,刚上脚半天。”洪之光立刻摇了摇头。


“那不是鞋有毛病,就是你的腿有病,一条腿短!”马佳终于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没那个事儿!我要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话,那卖裤子人就告诉我了!”洪之光依然不是很相信。


马佳叹了一口气,说:“卖裤子的告诉你,你还买裤子么,谁像我心眼这么好啊?这样吧,我给你调调。信不信,你的腿随着我的手往高抬,能抬多高抬多高,往下使劲落,好不好?信不信?腿指定有病,右腿短!来……抬腿……往下跺!”


“停!……麻不麻?”跺了几下之后马佳急着叫停。


洪之光点点头:“麻了!”


蔡程昱一边嗑瓜子一边好奇地问道:“哎,佳哥……他咋麻了呢?”


马佳捂着嘴笑了,说:“宝贝儿,你跺,你也麻!”


接着又对洪之光说道:“麻不麻?麻不麻?”


洪之光继续点头:“麻了……”


“走起来——走起来!别控制,腿百分之百有病,别控制,放松!——走!走走走!走,快走!走,别想,你跟我走好不?走起来,一点一点就好了,走——”马佳指挥着洪之光继续走了起来。


洪之光立刻配合着马佳走了起来,越走就觉得步子越歪:“诶呀,诶呀,诶呀…… 哎呀我的妈呀!”


“我佳哥就是牛……人家一条好腿,你楞给忽悠瘸啦!”蔡程昱一边笑着一边对马佳说道。


洪之光没听清:“什么玩意儿?”


“你看着没,我宝贝儿都看出来了,他说你忽忽悠悠就瘸了。”马佳笑了笑,对洪之光说道。


“哎呀,那这早咋没发现呢?”洪之光眉头紧锁,对蔡程昱说道。


“嗯……可不是吗,那是早你没碰见他,你早碰见他早就瘸了鸭!”蔡程昱眯起眼睛继续说道。


“嗯对,你早遇见我……我早就给你调过来了……”马佳捂住蔡程昱的嘴,继续找补了两句。


洪之光的表情越发的悲痛:“哎呀,这是怎么回事呢?这?”


马佳拍了一下洪之光的手臂,说:“别着急,你呀,小的时候,崴过腿。”


“没有啊,我这只崴过呀?”洪之光抬起手来拍了一下自己的左腿。


“转移了!不知道吧,后来你的职业对你很不利,你想想,你整天做水席,不得切菜吗?右手拿着刀,老是往这腿上使劲,就把这条腿压的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轻者踮脚,重者股骨头坏死,晚期就是植物人!”马佳更加语重心长地说道,顺便还用自己的脸模仿了一下植物人。


站在后面的蔡程昱再也按捺不住自己那张憋笑憋到内伤的嘴:“哈哈哈哈哈哈哈……”


马佳推了蔡程昱一把:“干啥玩意?”


“哈哈哈哈——对不起哥,我没忍住。”蔡程昱捂着嘴,眯起眼睛笑着继续说道。


“你老实点儿!我给人看病呢。”马佳严肃地对蔡程昱说道。


蔡程昱立刻乖巧地在嘴巴前面比了一个叉:“好嘞好嘞,我闭嘴。”


“那什么……我得用点什么药呢?”洪之光为自己的情况感到无比痛心,自己又壮又高的一个大小伙子,怎么就残废了呢?


马佳摇了摇头:“兄弟,用药见效慢!”


蔡程昱靠在马佳耳边嘀嘀咕咕:“佳哥佳哥,你还等啥呢,快点说拐鸭!”


“你看看,我媳妇儿都知道,就一个方法儿——拄拐!”马佳笑了笑,对洪之光说道。


洪之光第一次听到这种土方子:“拄拐?”


马佳立刻对着洪之光点了点头,抬起手抹了一下不存在的眼泪:“拄上拐之后,你的两条腿逐渐就平衡了,一点一点也就好了,我当初,一个老头看出我腿有病,我媳妇儿就心疼钱,不让我看病,他非要拿钱买炸鸡,最后,我就残了……”


“你呀?”洪之光的嘴长得别提有多大了。


马佳把洪之光的手拉过来:“你摸摸,我腿里头有钢板,回不过来弯……你别看是这么好看一双维密腿,跟残废没两样儿啊,哎……”


洪之光的手摸了一下:“这是条废腿呀?


蔡程昱摇了摇头,说:“我佳哥这是条好腿鸭……还能打篮球呢!”


马佳揉了一把蔡程昱的脸:“你说啥呢宝贝儿!好…… 好腿谁拄拐呀?”


“那拐不是人家——”蔡程昱刚要开口说点什么,就被洪之光义愤填膺地打断了。


“哎呀,你就别老跟着瞎搅和了行不行啊?这是病人和病人之间在探讨病情,你老跟着掺啥呀这是…… 来,我看这腿怎么回事……”


马佳一边叹气一边说:“我走一个给你看看,你看看我这腿——不知道甩掉多少只AJ了!”


“你别在那瞎说行不行,你甩掉鞋那不是和人打球老赢,让人给打了吗?”蔡程昱翻了一个白眼,大声对马佳说道。


“我要是腿好,他们几个能打得着我吗?”然后转头怼洪之光说道:“你鞋不错啊,多少钱买的?”


“那个…… 三千五……”洪之光想了一下,说道。


马佳立刻笑出了两道眼角纹:“三千五呀……正好一副拐钱。”


“那得在哪买拐呢?”洪之光继续问道。


蔡程昱立刻把那副拐递了上去:“这不是吗,正好把这副拐就卖给你……”


马佳立刻阻止:“宝贝儿,你说啥呢?咱咋能要人家的钱?……直接把拐送给他不就完了吗?”


洪之光立刻拒绝:“这可不行!——我不能接受。”


蔡程昱回头对着马佳眨了眨眼睛,说:“佳哥……咱不卖啦?”


马佳笑着把拐递到洪之光手里:“来,兄弟——接拐!”


洪之光立刻推了回去,说:“这怎么行,我不能白要,我得给钱……”


“兄弟,我知道你性格,我媳妇儿开口说要钱了,你肯定要给,因为你要面子嘛,但是你这么给我,我要是不要的话,就好像瞧不起你是不是?这样儿吧,我给你个友情价儿——给一半,一千二百五。”马佳一边跟洪之光分析,一边对他笑着说:我告诉你,多给我跟你急啊!


洪之光一边说话一边从兜里摸钱,但是摸了半天却怎么都不够:“唉呀……那什么…… 我这俩兜加一块才三百块钱……”


蔡程昱看到钱眼睛立刻亮了一下:“那就拿着吧,佳哥……有多少是多少吧,回去好过节。”


马佳回头看了一眼蔡程昱,说:“要啥AJ鞋?……宝贝儿,咱不要什么AJ鞋!”


洪之光长叹了一口气,说:“哎呀,对对对……我这样的人,今后基本上也告别AJ鞋了,这双鞋就送给你了吧!”


马佳笑得眉毛都要飞起来了,从洪之光手里接过了鞋:“好好好……”


“不行…… 你不能要人家AJ鞋。你快点拿回去,推回去…… 你不知道他这是坑你呢!”蔡程昱对洪之光一字一顿地说道。


“你这是坑我!……你怎么这样呢?我就纳闷了,同样是生活在一起的两口子,做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洪之光一把推开了蔡程昱,愤怒地说道。


马佳把拐递给洪之光,说:“来……兄弟,架拐!”


“幸亏遇到了你……咱们这是缘分呐!”洪之光抽了抽鼻子,对马佳说道。


“兄弟,别激动…… 回去好好养病,过几天就好了……”马佳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洪之光捂住嘴巴,继续抽了抽鼻子,说:“那什么…… 我啥也不说了我……”


蔡程昱一把拉住马佳:“佳哥……你这么做是不有点太过分了鸭?”


马佳看着洪之光远去的背影,对蔡程昱笑着说道:“过分啥,他还得谢咱呢!”


果然,不远处的洪之光立刻回过头,对马佳挥了挥手:“谢谢啊!”


“你瞅瞅!……这不是还谢我吗?”马佳对蔡程昱挑了一下眉毛,说道。


“走吧,宝贝儿,咱回去吧。”马佳揉了揉蔡程昱的头发,亲了一下他的侧脸。


“干啥去啊?”蔡程昱没太明白,问道。


马佳挥了挥手里的AJ,说:“找个球场,试试我的新鞋。”


鬼泣迦邺

审神者在梅溪湖(六)

脑洞填写
无cp,各种OOC
梅溪湖36子与刀男的现实生活日常

本章吐槽役为洪之光

(六)小混乱

    对于美声的刻板印象,大约就是歌剧演员们的体形都很像企鹅。为了节目能够应和更多观众的口味,节目组无良地要求全员减肥、健身。看着不少身形纤细的弟弟们,洪之光不时逗弄弟弟们拍着肱二头肌,让他们来摸自己的肌肉。

    洪之光沉迷健身房不是一两天。只是,他发现酒店的健身房里经常出现几个奇怪的人,不是私生饭。节目不红,自己又是个没机会上场的大叔,自然没有理由被人跟踪。

    ...

脑洞填写
无cp,各种OOC
梅溪湖36子与刀男的现实生活日常

本章吐槽役为洪之光

(六)小混乱

    对于美声的刻板印象,大约就是歌剧演员们的体形都很像企鹅。为了节目能够应和更多观众的口味,节目组无良地要求全员减肥、健身。看着不少身形纤细的弟弟们,洪之光不时逗弄弟弟们拍着肱二头肌,让他们来摸自己的肌肉。

    洪之光沉迷健身房不是一两天。只是,他发现酒店的健身房里经常出现几个奇怪的人,不是私生饭。节目不红,自己又是个没机会上场的大叔,自然没有理由被人跟踪。

    “人,是真的奇怪。”洪之光感叹道。虽然能够凭借肉眼看出四个人的身材都十分不错,可是除了一个脸上有刀疤的凶恶男子是黑发外,另外三人分别是一头蓝发、紫发和一头及腰的粉色长发。不过,染发也就算了,来健身房穿马乘袴和木屐是怎么回事?你们穿成这样为什么还来锻炼?还有,那个黑头发的你是把哑铃当成石锁了?

    洪之光决定去洗个脸,看看是不是自己今天回酒店的门开错了。不过这两个不足一米三的孩子各自拿着把木刀?先不说,你们两个把健身房当道馆在这里手合。就你们两个这刀长问题就很大好吧?一个看着就不足一拿,另一个,将近一米半了吧,就你那个刀著在地上比你自己还高,你真的挥的起来吗?

    “只要打败你,我就赢了 !”白色长发的手握短刀正太跳起来试图对银发少年进行一击必杀。

    洪之光的眼睛瞬间定格在正太的脚上,只见白生纤细的脚下是一双鲜红的木屐。不过,这个真的不是高跷吗?穿着这个走路真的不会摔死吗?

    洪之光快速地走到洗手池边用清水拍了拍脸,试图让大脑回归正常。爽朗而诡异的笑声传入耳中,“咔咔咔咔咔!每一天,都是修行。”蓝色短发的男人面带笑容对着同伴拍了拍自己的上臂,“修行!贫僧修行不足!肌肉!需要更多的肌肉!”

    面容清秀、粉色长发却也肌肉壮硕的青年男人,抬手捏了两下,“出了汗真是爽快,满是汗水就脱了吧。”

    黑色短发,面带刀疤的表情凶恶矮个少年向后退了半步,躲开那人袭来的右手,“千子村正,我不会因为训练就放水的 。”

    “你误解村正了,其实,村正家也不是坏人。 ”比洪之光还高出一头的紫发大叔,轻轻拍着少年的肩膀安抚了一下。

    “果然不脱就无法打起精神吧,蜻蛉切?”千子村正笃定着,看向与自己着装相近的大叔,“不用说我也知道。你是想说,脱掉吧?”

    “村正你…要是没有那些奇异行为的话…”蜻蛉切着同一派出身的千子,长叹一声摇摇头,“算了,但无论怎么说你都不打算改。

    “今剑、萤丸,我们回去了。”

    两个正太一蹦一跳地收了刀,站在几人面前,银色短发的少年拨开即将落到他头上的手。“在我头上摸来摸去很开心吗?老是这样摸我的头会变矮的啦! ”

    “咔咔咔,筋肉练的不错啊,贫僧修行还远远不够。”蓝发僧人对着洪之光行了一礼,“贫僧,山伏国广。”

    “洪之光,”洪之光看着突然集结在自己身旁身形各异的六人,木然地回答。

    “是新的朋友吗?”千子村正踮起脚,伏在山伏国广的肩膀上,笑道:“既然是新的朋友,那就掉衣服看看清楚吧!”

未“云”何“龙”,不霁何虹ycfszd
昨天我又错过了什么啊啊啊啊啊!...

昨天我又错过了什么啊啊啊啊啊!
光哥,卡老师,还有扎西……
我又错过了……
他们又偷偷去央视!?
只有我不知道吗……

昨天我又错过了什么啊啊啊啊啊!
光哥,卡老师,还有扎西……
我又错过了……
他们又偷偷去央视!?
只有我不知道吗……

落墨Joanna
利刃出鞘,游侠四方。希望能一直...

利刃出鞘,游侠四方。
希望能一直在所热爱的舞台上闪闪发光✨

光哥生日快乐!!!

82/100

利刃出鞘,游侠四方。
希望能一直在所热爱的舞台上闪闪发光✨

光哥生日快乐!!!

82/100

Sylvia Scott
光光生日快乐!!!!!!!!!...

光光生日快乐!!!!!!!!!happy birthday!!!

光光生日快乐!!!!!!!!!happy birthday!!!

弦九鸭

嘿嘿嘿过零点了


今天是吉尔生日啊,

生日快乐啊!

希望吉尔天天开心啊,勤更vlog啊,嘿嘿嘿

BTW我和吉尔同一天啊,嘿嘿嘿

我也想要祝福,嘻嘻嘻

嘿嘿嘿过零点了


今天是吉尔生日啊,

生日快乐啊!

希望吉尔天天开心啊,勤更vlog啊,嘿嘿嘿

BTW我和吉尔同一天啊,嘿嘿嘿

我也想要祝福,嘻嘻嘻

K9

鉴于朋友圈一大早就炸了

我决定在考试第一天来发个lof

鉴于朋友圈一大早就炸了

我决定在考试第一天来发个lof

落墨Joanna

一些魔改的表情包(有参考原图的附在后面)

兔兔笛&金毛光
板绘逐渐真香(˶˚  ᗨ ˚˶)
新一年继续翘首盼望合作( ˙-˙=͟͟͞͞)( ˙-˙=͟͟͞͞) (望眼欲穿.jpg)

一些魔改的表情包(有参考原图的附在后面)

兔兔笛&金毛光
板绘逐渐真香(˶˚  ᗨ ˚˶)
新一年继续翘首盼望合作( ˙-˙=͟͟͞͞)( ˙-˙=͟͟͞͞) (望眼欲穿.jpg)

不姓Z的Y

shindanmaker测试——你是什么做成的(第三弹)


这只是个小测试,里面一些词语如果不太好姐妹们不太在care呀

shindanmaker测试——你是什么做成的(第三弹)


这只是个小测试,里面一些词语如果不太好姐妹们不太在care呀

浮生若梦

脑洞

火焰末场洪之光没有告诉余笛自己买了票坐在下面看余笛演出,和下面一起合唱。在演出结束后去后台打算给余笛一个惊喜,然后余老师抛弃了在剧院门口等他的鱼儿们和光哥走了,回到家洪之光为了庆祝余笛演出顺利结束做了大餐?反正最后余老师把自己送入虎口,而光哥也如愿以偿的吃到了鱼

火焰末场洪之光没有告诉余笛自己买了票坐在下面看余笛演出,和下面一起合唱。在演出结束后去后台打算给余笛一个惊喜,然后余老师抛弃了在剧院门口等他的鱼儿们和光哥走了,回到家洪之光为了庆祝余笛演出顺利结束做了大餐?反正最后余老师把自己送入虎口,而光哥也如愿以偿的吃到了鱼

鸽生首席岚烟

我指绘了个啥???

光哥dbq

我指绘了个啥???

光哥dbq

我要吃一铲子薯条🍟
整理图片的时候发现了之前做了一...

整理图片的时候发现了之前做了一张光哥的壁纸

之前开玩笑说把前后对比做壁纸,结果只做了这个(dbq是我🕊️🌶️)

肌肉吉尔在线劝健身/减肥😈

年尾了 👴🏻🈶①丶丶🐘减肥了

整理图片的时候发现了之前做了一张光哥的壁纸

之前开玩笑说把前后对比做壁纸,结果只做了这个(dbq是我🕊️🌶️)

肌肉吉尔在线劝健身/减肥😈

年尾了 👴🏻🈶①丶丶🐘减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