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洪在烈

16985浏览    349参与
汽水瓶盖

杂食党无所畏惧!!

官逼民腐,民不得不腐

[图片]

在烈:……(我头上绿了??)

官逼民腐,民不得不腐

在烈:……(我头上绿了??)

X

[烈硕]撩个洪少爷·5

本章小硕大烈

-

  朴玄硕现在凌乱地现在车库前,到现在他也没有消化"我们结婚了"这几个字。

  前几十分钟

  洪在烈掐了掐朴玄硕的脸,以前就想这么做了,朴玄硕一下捂住了暴红的耳朵,一下掀开了被子,捂住了自己,洪在烈忍着不笑出声,穿拖鞋来到了衣柜,拿了几件衣服,"走吧,高中聚会。"

  朴玄硕还没有动,在被子底下缩成了一团,  洪在烈隔着被子揉了揉朴玄硕的头发,轻轻地把被子掀开,朴玄硕脸不知是捂红的还是还有红的,他不知所措地看着洪在烈,洪在烈把...

本章小硕大烈

-

  朴玄硕现在凌乱地现在车库前,到现在他也没有消化"我们结婚了"这几个字。

  前几十分钟

  洪在烈掐了掐朴玄硕的脸,以前就想这么做了,朴玄硕一下捂住了暴红的耳朵,一下掀开了被子,捂住了自己,洪在烈忍着不笑出声,穿拖鞋来到了衣柜,拿了几件衣服,"走吧,高中聚会。"

  朴玄硕还没有动,在被子底下缩成了一团,  洪在烈隔着被子揉了揉朴玄硕的头发,轻轻地把被子掀开,朴玄硕脸不知是捂红的还是还有红的,他不知所措地看着洪在烈,洪在烈把他抱了起来,正要脱掉他的衣服,朴玄硕被在烈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我我我我我我自己脱脱。"

  洪在烈就把衣服放在烈床上,点了点头,便出了卧室门

  朴玄硕磨磨蹭蹭地开始脱,换上了在烈刚才给他的几件衣服,大衣他放在了一边的衣架上。

  一出卧室门,朴玄硕就看见洪在烈在厨房忙着什么,听见脚步声,在烈回头。

  "去洗漱,卧室左拐。"顿了顿,洪在烈又道,"黑色的"

  早晨的阳光透过客厅的大落地窗透了进来,伴着面包机工作的声音,光晕使这些景象更是美好地模糊,洪在烈紧紧有条地切着黄瓜,原先脸上有些硬冷的线条变得有些柔和下来,金黄的头发蓬松微翘。

  朴玄硕有些慌乱地点了点头,  走进了卫生间。

  架子上摆着两套,一个金色的一个黑色的,两个洗漱杯紧紧地挨在一起,朴玄硕不禁有些恍惚,有点像…

  几分钟后,厨房那边的声音已经没有了,朴玄硕往脸上扑了扑水,擦了擦后便往外走。

  客厅内

  洪在烈已经摆好了早餐,正在低头玩手机,见朴玄硕来了,便放下了手机。洪在烈做的是三明治,卖相很好,朴玄硕坐在了洪在烈的对面。

  "在…烈,谢谢。"

  "嗯,吃吧。"

  金黄的外皮酥脆可口,带着入口即化的三文鱼和爽脆的蔬菜,挑逗着人的味蕾,在蔬菜的上面还均匀的涂抹着番茄沙司,三明治还没有凉,是让人接受的微温,朴玄硕不禁眼前一亮。

  洪在烈笑着看着对面想快点吃却有些不好意思地样子,抽出了一张纸,擦了擦朴玄硕嘴角残留的番茄汁,"吃吧。"

  洪在烈一系列的动作熟练而暧昧,他本人没有感觉到,但朴玄硕刚刚被凉水将下来的温度又上升了起来。

-

  洪在烈取出了车,朴玄硕坐在了副驾驶上,两人便出发了。

  洪在烈的车技很好,一路上平稳而匀速,在车上,洪在烈简单地和朴玄硕说了一下一会见到面的人的情况,听到李镇成和瓦斯科的名字,朴玄硕诧异地眨了眨眼睛,在他的印象里,两个人似乎都很讨厌自己的。

  聚会的地点是在游乐园,地点是李镇成定的,自诩大家青春不老。

  朴玄硕之前听见聚会的地点时,还笑30多岁了还去游乐园,洪在烈当然也是这么想。








tbc.

求赞求关注求评论求推荐

你的评论就是我写作的动力


咔斯其諾
护犊子的洪爸爸。这张是我乱改的...

护犊子的洪爸爸。这张是我乱改的沙雕图😂

护犊子的洪爸爸。这张是我乱改的沙雕图😂

咔斯其諾

瞎写的烈硕小甜饼,一发完,与另一个合集内容无关。

瞎写的烈硕小甜饼,一发完,与另一个合集内容无关。

山人

有木有吃 烈我 的姐妹?梦女不香吗??(哭泣)

有木有吃 烈我 的姐妹?梦女不香吗??(哭泣)

咔斯其諾
好了,这是最后一张存稿了,昨天...

好了,这是最后一张存稿了,昨天把我写的文翻了一遍,发现写得真的好像流水账😂,有人喜欢真的敲开心😆。以后更新的时间就不定了,不过尽量开学前更完。最后,谢谢你们能看到这里,爱你们❤

好了,这是最后一张存稿了,昨天把我写的文翻了一遍,发现写得真的好像流水账😂,有人喜欢真的敲开心😆。以后更新的时间就不定了,不过尽量开学前更完。最后,谢谢你们能看到这里,爱你们❤

咔斯其諾
我回来更新啦*´∀...

我回来更新啦*´∀`)´∀`)*´∀`)*´∀`)

我回来更新啦*´∀`)´∀`)*´∀`)*´∀`)

咔斯其諾
上网课前先更一章,待会回来更?...

上网课前先更一章,待会回来更🙃

上网课前先更一章,待会回来更🙃

咔斯其諾
偷拍被发现Σ(っ °Д...

偷拍被发现Σ(っ °Д °;)っ

偷拍被发现Σ(っ °Д °;)っ

咔斯其諾
要出发去约会散步啦≡ω≡

要出发去约会散步啦≡ω≡

要出发去约会散步啦≡ω≡

咔斯其諾
这篇来自于我莫名奇妙的一个脑洞

这篇来自于我莫名奇妙的一个脑洞

这篇来自于我莫名奇妙的一个脑洞

咔斯其諾
我回来啦φ(゜▽゜*)♪

我回来啦φ(゜▽゜*)♪

我回来啦φ(゜▽゜*)♪

X

[烈硕]白色泡沫·短篇完结

 本篇和《撩个洪少爷》无关,短篇一章结束

---------

  6:20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了进来,微弱的光被玻璃窗挡在外面,感觉软软的,暖暖的,很舒服,青色的窗帘被风吹来了一角。

  说起来这个窗帘还是朴玄硕和洪在烈一起在商场挑的,朴玄硕失神地站在一堆五颜六色花花绿绿的窗帘,最后还是在烈笑着指了指那个青色的窗帘。

  在烈说,青色像你

  洒在了在烈家卧室的床上,朴玄硕微微眯了眯眼睛,手搭在了眼上方,阳光还是透过了手指缝,朴玄硕打了一个哈欠,翻身摸索着自己旁边的人。...

 本篇和《撩个洪少爷》无关,短篇一章结束

---------

  6:20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了进来,微弱的光被玻璃窗挡在外面,感觉软软的,暖暖的,很舒服,青色的窗帘被风吹来了一角。

  说起来这个窗帘还是朴玄硕和洪在烈一起在商场挑的,朴玄硕失神地站在一堆五颜六色花花绿绿的窗帘,最后还是在烈笑着指了指那个青色的窗帘。

  在烈说,青色像你

  洒在了在烈家卧室的床上,朴玄硕微微眯了眯眼睛,手搭在了眼上方,阳光还是透过了手指缝,朴玄硕打了一个哈欠,翻身摸索着自己旁边的人。

  "在烈,早安。"朴玄硕带着微哑的嗓音道了安。

  抬眼,看了一下钟。

  6:30

  笨笨的落地钟这时也开始咚咚的响,这个钟是朴玄硕亲自挑的,因为洪在烈不会准时睡觉,医生嘛,这个职业注定没有一个好的作息时间。

  朴玄硕怕自己有时不在家,怕洪在烈忘记吃饭,忘记睡觉,就买了它,洪在烈很喜欢它,不不准确的来说朴玄硕给他买的他都喜欢。

  甚至有一次洪在烈喝醉后抱着这台钟叫它玄硕

  想到这里朴玄硕"噗嗤"地笑出了声,看了看身旁,他便站了起来,光着脚轻轻地走到了落地窗旁边掀开了窗帘。

  在烈是医生,朴玄硕平常不会在他的面前光着脚,所以朴玄硕的脚步很轻,有时朴玄硕会和洪在烈因为自己的某些习惯而吵架,但更多的是喜欢被在烈到处呵护的感觉。

  楼下已经有人在跑步了,朴玄硕回头望望床。

  "在烈,一起下去跑步啊!"

  "什么?你不想去啊,那好,我自己去吧,你昨天才做完一台手术,应该很累吧。"

  朴玄硕无声的穿上了运动服,黑色的运动服修身而时尚,是在烈以前给他买的,在烈给他买的衣服很多,所以这一件他一直没有穿,这几天他翻了出来。

  在穿的时候,他看到自己的左胸口处别了一朵白色的花,一边笑着一边摘了下来,"前几天镇成非要给我衣服上别花,真是的,大男人为什么要在衣服上面放一朵花,还别了一朵白色的,真不吉利。"

  随手将那朵花放在了柜子上,朴玄硕去了洗手间,洗手间里的洗漱工具都是成对的,在烈的是蓝色的,朴玄硕的是黑色的。

  他拿起了牙刷,捏上了牙膏。那天晚上朴玄硕有些牙根发炎,睡不着觉,在烈凌晨出去买了几管这种牙膏,别说用起来真的很好用,两人就一直用了下去。

  清理完脸,朴玄硕戴着发带出门了,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家家都贴上了对联,显得整个楼栋里都红红火火的,刚一出门,旁边邻居的张阿姨也出来了,看了看住在自己旁边帅气的小伙子,笑了笑,"玄硕啊,真早啊,是要贴对联吗,整栋楼就你没有贴了。"

  朴玄硕弯了弯眸子,"阿姨早,我出去跑步,在烈不太喜欢贴对联,今年就不贴了。"

  整栋楼都知道朴玄硕和洪在烈结婚的事,都没有说什么,大家甚至都送上了祝福,格外的照顾两个人,朴玄硕和洪在烈也都很感激他们。

  6:40

  朴玄硕来到了小区的跑道,开始慢慢悠悠地跑起步来,偶尔碰见了小区的大人拎着大包小包往外走,小孩在一旁发牢骚,不想去走亲戚,见到朴玄硕在跑步,都纷纷打了招呼。

  呼,自己好像也经历过这样的事,高中的时候,貌似自己也和妈妈抱怨过,那一天晚上,帅的那部身体好像是和在烈一起度过的呢。

  自己买的炸鸡

  跑了了大概6圈,朴玄硕擦了擦头顶的汗,走到了超市,买了四盒巧克力牛奶,给自己留两个,给在烈留两个。

  每天喝两盒牛奶的这个习惯还是在烈高中的时候给自己惯出来。

  坐在了路边的凳子上,朴玄硕一边喝牛奶一边望了一会天,在烈经常说玄硕的的眼睛里有蓝天,可任朴玄硕怎么照镜子看,都没有看见,他也问过在烈为什么,在烈始终都不说,最后他还是知道了。

  眼睛微微有些酸了,他低下头,看了看表。

  7:00

  朴玄硕转了转脖子,往家的方向走去。

  朴玄硕熟练地打开了门,"在烈,我回来啦。"

  脱下运动服,朴玄硕换上了家居的睡衣,系上了围裙,朴玄硕便进入了厨房,厨房的装修是在烈选的,在烈喜欢蓝色,但为了朴玄硕的喜好,墙壁装饰都是选用了朴玄硕最喜欢的金黄色。

  和太阳一样的颜色,和在烈头发一样的颜色。

  朴玄硕哼着欢快的调,慢慢地切着南瓜块,南瓜要切成小块,米要洗五遍,煮完后还有闷一小会儿,这是在烈教他的。

  结婚第二天洪在烈就开始学习做饭,从那以后,朴玄硕就从来没有做过饭了,朴玄硕自然就是他唯一的食客。

  玄硕洗了一碗米,连着南瓜放在了电饭锅里,电饭锅噗噗地开始冒气,过了半个小时,朴玄硕端着南瓜粥,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盛了两碗粥,一个略微清汤,一个基本都是米。

  洪在烈喝粥的时候喜欢米多一些,朴玄硕一直记在心里。

  "在烈,吃饭了。"朴玄硕朝着卧室喊了一声。

  之后自己坐下来开始吃饭,玄硕现在是一名服装设计师,刚刚上任了几天。

  在朴玄硕昏迷之前,洪在烈的理想就是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朴玄硕的衣品一直很差,是洪在烈给他搭配的,但最后洪在烈还是当了医生,朴玄硕在最近辞了模特的工作,当上了服装设计师。

  粥见了底,对面的粥没有动,朴玄硕擦了擦嘴,收拾了一下,"在烈,快点吃饭!我先走啦,镇成他们找我。"

  下了楼,朴玄硕的手机响了起来,朴玄硕低头看了一眼,"喂,镇成。"  

  "朴玄硕,彩苑高中门旁的餐厅见,我和美珍,瓦斯科他们在这。"

  "嗯好"

  朴玄硕,进去了车库,金色的宝马静静地在那里停着。

  都说了朴玄硕喜欢金色。

  因为那是在烈的颜色。

  这里离彩苑高中很近,朴玄硕开着车,不一会儿就到了,一下车,朴玄硕就看见了李镇成。

  "镇成!"朴玄硕摆了摆手,李镇成也摆了摆手,

  "朴玄硕,走,进去,叙叙旧。"李镇成拍了拍玄硕的肩膀。

   "好,只不过你们新年的时候不去走亲戚吗?"玄硕问道。

   "啊?不…不去哈哈哈哈。"李镇成挠了挠头发。

   进到了餐厅里面,朴玄硕就看见了金美珍和荷娜,瓦斯科,他们招了招手。

   "嗨,我来啦。"朴玄硕打了一声招呼,"在烈没来,他有一台手术,抱歉啊。"

   李镇成闻言僵了僵,"啊,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咱们下回再聚。"金美珍和朴荷娜连忙附和。

   "嗨呀你们怎么胸口上都别着一朵白花啊,今天是新年,多不吉利啊。"朴玄硕坐在了座位上,盯着李镇成衣服,李镇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被美珍一个眼神怼了回去,"对啊对啊多不吉利,你们摘了。"几个人连忙摘了下来,握在了手心里。

  店里的温度很冷,空调吱嘎吱嘎的吹着凉风,聒噪的声音让人心神不宁。

   9:00

  李镇成他们一直都没有说话,一个字都没说,就听着朴玄硕说。

  朴玄硕能说什么

  也就说说在烈吧。

  "知道吗镇成,昨天在烈竟然被一条毛毛虫吓到了。"

  "昨天晚上在烈还说有些想你们了呢"

  "哎呀在烈真的是太忙了,都没办法过来。"

  最后朴玄硕哈哈地笑了笑,"喂,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就听我一个人说吗哈哈哈。"

  "玄硕,你多跟我们说说你和在烈的事,我们要吃狗粮!"朴荷娜低着头看不见神色。

  10:00   

  天有些阴沉,镇成他们走了,玄硕也出来了,低低地乌云压得人们喘不过气,"下雨了,也不知道在烈带没带伞。"在以前也是这样的雨天,朴玄硕在旁边的食杂店里打工,洪在烈进来了,给他送了一把伞。

  打开那把已经破旧的雨伞,朴玄硕走到了彩苑高中的门口,今天是新年,学校里没有人,他和昏昏欲睡的门卫打了一声招呼,一个人漫步的走在校园里。

  嗯,在烈没来真的是太可惜了,随之朴玄硕打开了电话。

  嘟 嘟 嘟

  没人接通

  朴玄硕嘟囔道,"又在手术吧。"说着放了在了口袋里,自己则一步一步的走进教学楼。

  服装班在三楼,朴玄硕进了班级门,教室的位置还没有变,桌子的摆放也和他当时的一样,这一点他挺惊讶的。

  朴玄硕悠悠地走了过去,没有坐在自己的位置,把自己的包放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直接来到了洪在烈的位置,洪在烈的位置在班里的最后排的角那里,靠着窗户,朴玄硕坐了下来。

  朴玄硕微微看向窗外,手像洪在烈以前一样支住下巴,望向窗外,白天像黑天一样。

  自己靠着窗户的反光,很清晰看见了自己位置上的书包。

  朴玄硕嘴角微微上扬。

  在烈跟他说过,他以前坐在这个位置里看窗外,可不知不觉地就看起了窗户里反光的玄硕。

  看着朴玄硕和李镇成在打打闹闹。

  看着朴玄硕和朴荷娜在说说笑笑。

  朴玄硕又拿出了手机,拨通了洪在烈的手机,"在烈,怎么样了?完事了吗"

  休息了吗

  喝水了吗

  成功了吗

  吃饭了吗

  "嗯好,在烈我晚上去医院接你。"

  16:00

  雨丝毫没有减弱,朴玄硕在教室坐了一天,始终保持着望向窗外的动作。

  朴玄硕到了校门开着车往医院走去,在烈之所以选择这家医院是因为,这家医院离朴玄硕以前的模特工作的服装店很近,自己方便接送玄硕。

  停在了路边,朴玄硕打着雨伞,站在了医院门口,望着来来去去的人,找那一抹金色的身影。

  朴玄硕回想起来,高中时期,朴玄硕刚出了校门就下起了雨,因为值日生,耽误了一会儿,校里也没有了人,等了很长时间,也没有一辆出租车。

  正当朴玄硕准备冒雨跑的时候,洪在烈举着一把伞,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在…烈?你怎么会…"

  "嗯?你顺路碰见了我?"

  "啊,真的谢谢你了。"

  回想起来,朴玄硕又笑了起来,喃喃道自己真是傻瓜,当初什么顺路什么巧合都能相信。

  19:00

  朴玄硕站了3个小时,因为是新年,本来人少的医院因为时间的推移,已经完全没人了,急诊的灯光还亮着,雨还是没有停,朴玄硕的手举着雨伞已经僵了,他慢慢地又掏出了手机。

  "喂?在烈,你怎么没出来?"

  "啊?你回家了?"

  "嗯,好我马上回来。"

  真是的,在烈怎么不等我一起回来,难道是因为镇成找我我没告诉他?

  19:30

  打开了家门,屋里一片漆黑,没有丝毫的光亮,朴玄硕一边脱鞋,一边开灯,"在烈,怎么不开灯,伊奴你喂了吗?它饿了可会咬人的,可疼了。"

  桌子上的粥丝毫没有动,已经凉了,表面上已经浮了一层薄薄的的粥皮。

  "在烈,你怎么不喝粥,早上不吃饭会胃疼的。"

  "在烈你是医生哎,怎么自己身体也不在意。"

  "还有,在烈你为什么不等我?你怎么了?生气了?"

  "在烈,我手等你等的都僵了,你要补偿我啊。"

  "在烈,你怎么了,怎么不理我?"

  朴玄硕收拾桌子的手顿了顿。

  "在烈,他们都说你死了,我才不信呢,昨天你还和我说话了呢。"

  "在烈,我知道镇成他们是为了安慰安慰我,才在新年的时候,不走亲戚却留下陪我,可你真的没有死啊,你说是不是。"

  一丝微微压抑哽咽的声音响起,回荡在这个空荡的房子里。

  "在烈,你理一下我呗。"

   









做你为我做过的饭


撑你为我撑过的伞


走你为我走过的路


我隔着人间望向你


就好像年少时你望着我一样


满眼睛的欢喜








求赞求关注求评论求推荐

你的评论是我写作的动力

  

  

  

  

  

    

   

   

  

  

  

  

    

  

  

  

X

[烈硕]撩个洪少爷·4

本章大硕小烈

-

  全食堂的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朴玄硕四人的身上,朴玄硕坐在外右侧,洪在烈即坐在了他的旁边,朴志虎和德华坐在了对面。

  "哇,玄硕欧巴真的好,一直都在帮助那些被欺负的同学!""对呀,他就是我男神!"

  陈虎彬没想到朴玄硕让德华坐了过去,给他了难堪,水杯扔到了德华的桌子上,"肥猪,给我倒杯水。"

  转身对朴玄硕说"喂,你就是那个转校生?长得不错,要不要抽根烟?"

  朴玄硕生气地盯着陈虎...

本章大硕小烈

-

  全食堂的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朴玄硕四人的身上,朴玄硕坐在外右侧,洪在烈即坐在了他的旁边,朴志虎和德华坐在了对面。

  "哇,玄硕欧巴真的好,一直都在帮助那些被欺负的同学!""对呀,他就是我男神!"

  陈虎彬没想到朴玄硕让德华坐了过去,给他了难堪,水杯扔到了德华的桌子上,"肥猪,给我倒杯水。"

  转身对朴玄硕说"喂,你就是那个转校生?长得不错,要不要抽根烟?"

  朴玄硕生气地盯着陈虎彬,即使在以后的日子里,陈虎彬最后成了他的朋友。

  "喂喂你小子瞪我干什……"话没说完,陈虎彬感觉到了另一个冰冷视线。

  那个黄毛?他瞪我干什么。

  瓦斯科也在一旁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道,"自己去。"

  陈虎彬骂骂咧咧地站了起来,"操你妈特么一个一个欠揍啊。"

  李镇成也在旁边道,"喂陈虎彬,自己去倒水,没有手吗。""行奥,你们几个,敢挑衅老子。"陈虎彬一副要打架的样子,瓦斯科也随即走了过来,"摘掉墨镜。"

  话音一落,全场静了下来,几十双眼睛盯着陈虎彬,陈虎彬闻言僵了僵,过了一会儿,他狠狠地踢倒了桌子,饭菜撒了一地,之后就离开了。

  在同学们的议论下,食堂又恢复原来的样子,朴玄硕坐下来,支着下巴,看着旁边的洪在烈,洪在烈在慢条斯理地吃饭。

  吃饭都这么好看

  朴玄硕想

  洪在烈自然注意到了朴玄硕的目光,脸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

  朴玄硕在想

  现在告白是不是有点早,或许我和在烈也没有到那个程度。

  但自己似乎有点等不了了。

  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洪在烈见朴玄硕愣了神,很担心地在玄硕的眼前晃了晃手,手指骨节分明,让人看了就想牵着。

  很显然朴玄硕就这么做了。

  朴玄硕回过神来冲在烈笑了笑,抓住了洪在烈的手,拽到了桌子底下,由于食堂的声音嘈杂,没有人注意到两人的动作,朴玄硕食指在洪在烈的白皙的手心上轻轻的划过一圈,指尖若有若无的触感不禁使在烈的脸更是红了起来。

  "在烈…你是不是…"

  "朴玄硕,干什么呢?快点吃饭一会去不去商店?"李镇成的声音不符合气氛的响起,朴玄硕也不恼地"哎"了一声,正要松手,这回洪在烈抓得紧紧的,朴玄硕一时没有拿来。

  "嗯?"朴玄硕笑着看着在烈,洪在烈也盯着他,心里掀起一丝波澜。

-

  洪在烈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更准确来说是不知道朴玄硕怎么了,见到他的第一眼,他就知道玄硕是一个很腼腆的人,过人的外貌也没有使他像学校那些帅哥一样嚣张跋扈,单纯得像一张纸一样,可是今天的朴玄硕很……活泼,而且是只有对自己。

  洪在烈形容不出来,如果不是在这个年代,洪在烈也许就以为朴玄硕像小说里一样穿越?夺舍?

  对待自己就像对待最亲近的人一样。

  但自己似乎也很开心?

  望着朴玄硕微微发愣的神情,表情意外的呆,洪在烈,拢了拢空空的手心,在朴玄硕的面前晃了一下。

  然后……

  自己的手就被抓住了。

  今天第二次情绪波动,洪在烈看着两人相握的手,不禁的紧了紧。

  从来不属于自己的情绪油然而生。

  第一眼的悸动变成了长远的欢喜。

-

  最后还是洪在烈慌张地松开了手,朴玄硕看见洪在烈的红晕更明显了,而且蔓延到身后白皙的颈间,便也不逗他了,两人开始吃饭,洪在烈吃饭的速度明显加快了。

  最后在李镇成的再三催促下,几人一起去了超市。

  彩苑高中的超市是校方开的,所以超市门上都贴着学校的的通知,朴玄硕注意到了,走上前一看,明天就是彩苑高中的校庆。

  "啊,明天就是校庆了。"朴玄硕想起来了,这次校庆貌似德华找过自己一起演出。

  "对啊,玄硕你要不要演出什么的啊。"

   




tbc.

求推荐求关注求评论求赞

你的评论就是我写作的动力


  


咔斯其諾
甜甜的烈硕❤,去听网课了,还有...

甜甜的烈硕❤,去听网课了,还有一些晚上发。

甜甜的烈硕❤,去听网课了,还有一些晚上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