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洪天逸

6132浏览    597参与
frame

他日相逢

  “Tin,你中计了!”Ae看着眼前来赴约的Tin,笑意浮现,Can果然没有让他们失望。

  “是吗,那还真是失败呢。”Tin看到这样的局面掏出枪射杀了几个打手,驱车逃离,却被Ae的重重包围堵在了跨海大桥上,面对如此场景,Tin没有表现出任何局促,行为举止一如从前,他从容不迫地下车,整理衣袖,俨然一副翩翩贵公子的形象,在摸到袖子的时候,Tin还微微一笑,那里是Can早上亲手给自己系上的袖扣,或者说——定位装置。

  “Tin,投降吧。”

  “我只和他说话。”

  “他,谁?”...


  “Tin,你中计了!”Ae看着眼前来赴约的Tin,笑意浮现,Can果然没有让他们失望。

  “是吗,那还真是失败呢。”Tin看到这样的局面掏出枪射杀了几个打手,驱车逃离,却被Ae的重重包围堵在了跨海大桥上,面对如此场景,Tin没有表现出任何局促,行为举止一如从前,他从容不迫地下车,整理衣袖,俨然一副翩翩贵公子的形象,在摸到袖子的时候,Tin还微微一笑,那里是Can早上亲手给自己系上的袖扣,或者说——定位装置。

  “Tin,投降吧。”

  “我只和他说话。”

  “他,谁?”

  “你的老大,Can。”

  听到这句话,不仅是Ae,连坐在车后座的Can都惊讶了,原来……他都知道。

  “少胡说八道了,Can不是你Tin少的情人吗?怎么会是……”Ae的耳机里似乎说了什么让他闭上了嘴,然后走到车后座,恭敬地开门。

  Tin心心念念的Can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走下车,面无表情,全然没有往日依偎在他身旁撒娇时的软萌样,可是Tin的眼神在看到Can后却变得温柔,即使眼前的Can已经不是他认识的Can了。

  “Tin,认输吧。”

  “认输?我从来都不会认输,”Tin看着Can,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最硬气的话,可是接下来又话锋一转,“可是如果这是你想要的,好,我给你。”

  “你想干什么!”看着Tin逐渐后退的举动,Can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的慌了,他想要上前去拉住他,可是下一秒Tin高大的身影就如同风中残叶落入海里……

  几天后,曾经与“异域”分鼎相对的“绝杀”被完全取代,掌权人Tin宣布死亡。

  各大新闻铺天盖地都是黑道大哥坠海死亡的报道,其热度数日不下,而在这期间,Can,不,不对,是Plan,一个人坐在和Tin的房子里,现在是他一个人的房子了,手里拿着一个录音笔,那是从大桥回来后他在床头柜的抽屉里发现的,他打开之后,里面的内容让他真真切切地感到了心痛:

  “Can,宝贝,当你听到这段录音时,我应该已经死了吧,死在你的谋划上,其实在你答应和我在一起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了你接近我的目的,可是我愿意赴死,因为我爱你,只是希望你能好好对我的兄弟,拜托了,最后,真是遗憾啊,我都没机会当面叫你一声——Plan。”

  其实当Plan看到Tin坠海时,他就已经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那个高高在上的Tin,而且还是无可救药的那种,所以当一切尘埃落定,Plan没有回到自己的家,而是选择留在了他和Tin的家,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是对他的思念,也是对自己的惩罚……

  两年后,“异域”垄断了所有的黑色买卖,成为了实至名归的第一黑帮,其掌权人Plan右手无名指带着戒指,却没有爱人,不近女色,成为了整个帮派最神秘的存在。

  这天,Plan驱车在市中心,仿佛冥冥之中的某种缘分,他的余光看到了路边一个梳着中分,笑得见牙不见眼的男子,那是——Tin!

  即使行为举止与往日大为不同,但是那张脸,Plan很清楚,就是他消失了两年的Tin!

  Plan在路边停下车,狂奔到那人的身后,用力拽住的手:“Tin!”

  那人被拽得一个趔趄,然后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转过身来,小心翼翼地问:

  “先生,请问您是……”

  “Mean,你朋友吗?”一旁的一个女生开口说道。

  “怎么可能啊,学姐,你看这位先生穿得那么精致,怎么可能会是我的朋友呢?”

  “也是啊。”

  “对,对不起,”看着眼前对自己一脸陌生的男人,Plan意识到自己或许认错了,是啊,他的Tin在两年前就已经死在冰冷的海里了,“是我认错了……”

  失魂落魄的Plan回到家,在玄关处换鞋时,一双手臂紧紧地环抱住自己,Plan下意识要去反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宝贝,刚刚在街上还拉着我不放,现在就不认识了吗?”

  刚刚?街上?所以Mean真的是Tin!意识到这一点的Plan很激动,他想要转身拥抱Tin,却又不敢,因为他害怕这是假的……

  “怎么了?”看到自己的宝贝没有反应,Mean有些意外,他想要看看Plan的表情,却被Plan猛地一个转身拥入怀中,随后记忆中那像小猫一样奶萌的声音传来:

  “你刚刚还说不认识我。”

  “是不认识呀,”听到这句话,Mean不可自制地笑了,“你现在是Plan,而我是Mean,我们……”

  原本还想接着打趣的Mean突然没了声音,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一阵温热,他的宝贝正在他胸前哭泣……Mean沉默了……

  昏黄的灯光下,两个身影重叠在一起,一个无声地哭泣,一个沉默地守护。

  假若他日相逢,我将以何贺你?以眼泪,以沉默。


  作者有话说: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文笔,凑合着看吧!

Space-17

meanplan<想你的N次方>

我的爱只能够让你一个人独自拥有520系列之MeanPlan

Mean十岁,Plan六岁。

“Mean,只是你弟弟,打个招呼。”

“你好。”Mean不屑的看着躲在父亲身后的小男孩,他是爸爸收养的孩子。

“哥,哥哥好。”Plan不安的看着Mean。

“Mean,以后由你照顾你弟弟。”

“哦。”Mean转身准备回房间,“跟我走吧。”

Plan握紧衣袖跟着Plan走进自己新的房间。


Mean十五岁,Plan十一岁。

“喂,你叫Plan是吧,听说你家很有钱,哥儿几个正好缺点钱,要不你贡献贡献。”几个小混混挡在Plan面前。

“我,我没有。”Plan很害怕,他从小就很害...

我的爱只能够让你一个人独自拥有520系列之MeanPlan

Mean十岁,Plan六岁。

“Mean,只是你弟弟,打个招呼。”

“你好。”Mean不屑的看着躲在父亲身后的小男孩,他是爸爸收养的孩子。

“哥,哥哥好。”Plan不安的看着Mean。

“Mean,以后由你照顾你弟弟。”

“哦。”Mean转身准备回房间,“跟我走吧。”

Plan握紧衣袖跟着Plan走进自己新的房间。

 

Mean十五岁,Plan十一岁。

“喂,你叫Plan是吧,听说你家很有钱,哥儿几个正好缺点钱,要不你贡献贡献。”几个小混混挡在Plan面前。

“我,我没有。”Plan很害怕,他从小就很害怕。

“哼,抢他的包!”混混头子发令。

“不行,这时我哥送我的。”Plan抱紧了包,被揍了一顿。

“你们在干嘛!”Mean来接他弟回家没想到看见Plan被打在地上的一幕。

“你是谁?”那个混混没有把Mean放在眼里。

“我是他哥。”

“哟,原来是哥哥啊,那你给两个钱?”

Mean没有说话,上去就揍了他一拳,然后掏出一沓红色的毛爷爷,“滚。”

“C,算你牛逼。”那些混混捡起钱就走了。

“哥。”Plan可怜兮兮的坐在地上。

“傻子,你怎么不跑啊。”Mean拿出手帕给Plan擦脸。

“我,我,他们要抢你送我的包。”

“那就给他们啊。”

“可,可是,那是你的送的。”

“下次就给他们,我再送你一个就是了,你自己要是再受伤,我就再也不理你。”

“嗯,好,谢谢哥。”

Mean二十二岁,Plan十八岁。

“喂?”

“哥,救命!”电话里传来Plan的呼救和其他男生的声音。

“别叫了。”“乖,哥哥会好好疼你的。”“你不是喜欢你哥吗。”“让你提前体验一下跟你哥一起的生活。”嘈杂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出,还有Plan的哭叫声。

“Plan你等我。”Mean飞快的冲出办公室,从手机上定位Plan的位置,是一个废弃的旧工厂,Mean一路闯红灯飙车到了那里。六七个男生正光着膀子围着Plan,Plan穿着扯破的校服衬衣,裸露着大白腿,坐在地上哭。

“Plan!”Mean冲过去。

“哟,他哥来了,快快快,先拍几张照,来不及上了。”几个男生赶紧对着Plan拍照。

“滚!给我住手!”Mean飞快的跑过去,脱下自己的外套裹住Plan,抱着他,Plan依偎在他的怀里,小声的啜泣。“Plan,你没事吧。”

“没,没事,他,他们,没,没把我,怎,怎么样。”Plan断断续续的说。

“嗯,如果你要是有事,我会撕碎他们。”

“嗯。”

“给我打。”Mean走出工厂,从旁边涌出一大群保镖。后面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嚎叫。

Mean把Plan抱到副驾驶,然后自己走到主驾驶,把车开到另一个僻静的地方。“Plan。”

“嗯?”

“他们说你喜欢我,是真的吗。”

“我,我,是,是真的。”Plan哭了,他最不想让他哥知道的事情还是被知道了。

“别哭,我也喜欢你。”

Plan哭的红肿的眼睛突然瞪大了看着Mean,Mean没有多说,他凑上前去吻了Plan。

晚上,他们回到家里跟父亲讲了Plan的事情,以及Mean怎么救了Plan,不包括两人开车到另一个地方后的事。父亲听完很气愤,让Plan从学校退学,在家里由Mean教他。

Mean二十六岁,Plan二十二岁。两人把他们的事情告诉了父亲,父亲并没有反对,反而打趣说“肥水不流外人田。”

Mean二十七岁,Plan二十三岁。两个人正式举办了婚礼,还去马尔代夫度了蜜月。

Mean三十五岁,Plan三十一岁。两人领养了一对六岁的双胞胎男孩。

Mean四十岁,Plan三十六岁。Mean和Plan联手创办了世界上最大的品牌,并向全世界公布了他们的关系。

Mean六十岁,Plan五十六岁。两人宣布退休,一起去了郊区的别墅养老。

Mean七十岁,Plan六十六岁。两人坐在阳台上晒着太阳。

Mean八十四岁,Plan八十岁。两人一起在夕阳下拥吻。

Mean九十八岁,Plan九十四岁。

房间里,“Plan,很高兴遇见你。”

“我也是。”

“Plan,我爱你,再,见。”Mean去世了,在自己的房间里,安安静静的。

“我也爱你。”Plan趴在Mean身上失声痛哭,“你让我去哪里和你再见啊。”

第二天,两个儿子在房间里发现了两位父亲安详的尸体。

Mean死后,奈何桥边。

“哎。”Plan叹了一口气,准备喝汤过桥。

“Mean!”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你?”

“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乘二。”

“我更想你,乘一百。”

“我最想你,乘一万。”

“我想你的N次方。”

 


你的宝贝添上线啦!

你比慕斯更加甜(二)

甜品店店长兼林乐杰小粉丝 洪天逸mean

X

退圈影帝总裁爱甜食林大佬 林乐杰plan


————————————————————

文/叶添


回来接管公司一点都不容易,尤其是对一个并不怎么熟悉业务的总裁来说。林乐杰根本没有时间去店里吃东西或者点单了,忙起来比一天三场动作戏还累。


半个多月了,林乐杰和洪天逸的交集也就剩下line上寥寥数语的历史聊天了。


好不容易抽空,再次想吃草莓慕斯时林乐杰到底还是自己亲自去了店里。


这段时间mean一直给自己道早晚安,不去见见似乎是对这个热情的小粉丝的一种敷衍和不屑。...

甜品店店长兼林乐杰小粉丝 洪天逸mean

X

退圈影帝总裁爱甜食林大佬 林乐杰plan


————————————————————

文/叶添


回来接管公司一点都不容易,尤其是对一个并不怎么熟悉业务的总裁来说。林乐杰根本没有时间去店里吃东西或者点单了,忙起来比一天三场动作戏还累。

 

半个多月了,林乐杰和洪天逸的交集也就剩下line上寥寥数语的历史聊天了。

 

好不容易抽空,再次想吃草莓慕斯时林乐杰到底还是自己亲自去了店里。

 

这段时间mean一直给自己道早晚安,不去见见似乎是对这个热情的小粉丝的一种敷衍和不屑。

 

这不行,林乐杰可宠粉了——尽管现在他不是明星。

 

没想到在店里能碰上自己的合作伙伴之一:tin metthanan。

 

俩人微微颔首示意,算是打了个招呼。

 

今天店里头人不多,只有一个老妇人和一对情侣……?

 

林乐杰觉得有点眼熟,好像是当红演员mew suppasit和一个同样俊气的男孩子。

 

他和mew不熟,对方没看到他林乐杰也不自讨没趣。自己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了。

 

tin和洪天逸似乎认识,因为四下安静,乐杰听见了他们对话的内容——

 

“你翘了我的会议来经营店铺什么意思?”tin总明显很生气。

 

“啊哈哈,”mean干笑几声,“你有对象了我还没有啊,我的年纪也不小了嘛……”

 

tin仍然皱眉。

 

洪天逸把一个袋子塞到tin手里,“你老婆点的哈密瓜味慕斯,拿了赶紧走,不要耽误我谈恋爱。”

 

顺着洪天逸的视线,tin看了一眼林乐杰。“他?那后天和TWOWISH的合约会谈你去参加。”tin说完就走了,也不管自己公司的销售总监愿不愿意。

 

洪天逸翻了个白眼,谁还不是个大爷,要不是家里老头子不同意他专注当一个碌碌无为的甜点师,谁稀罕拿着简历去tin公司面试。

 

害。洪天逸叹了口气。

 

“plan哥,你来了。”洪天逸端上来两份草莓慕斯,一份放在林乐杰面前,一份自己拿着坐到林乐杰对面。

 

林乐杰盯着他,原来你就是那个怎么也联系不上的项目负责人。

 

“好久不见。”大佬发话,眼神却不善。自己忙前忙后地工作,某贴心小粉丝有时间道早晚安却没时间工作?笑话!

 

mean心里有数了,plan哥肯定是听到了自己和tin总的聊天内容。“咳,plan哥你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林乐杰放下勺子,“追星适度,不要影响自己的生活。”

 

洪天逸急了,连连解释:“不是追星!啊不,算追星,我是想追你!”

 

林乐杰皱眉,“这俩有区别?”

 

洪天逸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想把你变成我男朋友……”

 

想桃子?

 

plan没开口,却觉得mean熟悉得很。像谁呢……他想不起来。

 

“反正下次有合作你可不要玩消失。我不喜欢这样的合作伙伴。”plan也不多说什么了,只是开口提醒。

 

洪天逸有口解释不清,怎么告诉他那天自己的手机因为存太多plan的照片爆满了打不开line,没收到tin的消息,才失了约。

 

最终只能说一句嗯。

 

 

 

苍天!林乐杰无语了。

 

洪天逸这家伙是什么脑回路,说要追他第二天就抱着九十九朵玫瑰花站在公司门口等他。

 

员工们起哄的声音让林乐杰微恼。

 

昨天自己没有明确拒绝某逸人以为自己默许了?

 

“nong mean!”

 

“plan哥你不喜欢玫瑰啊……”洪天逸不敢妄言,眼前的林乐杰看上去不怎么高兴。

 

林乐杰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我可想起你是谁了,沙 雕 洪 3 4 !”


(未完待续)


腐呂子

Meanplan(真人向)痛爱07

随着开拍的时间越长,演员们都开始熟络起来,同时自从捣蛋大王Plan遇上了Perth弟弟,剧组中便欢声不断,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不期八子中最年长的Earth 成为了 被他俩集中「关爱」的对象。


其实Earth 觉得这两个弟弟挺可爱的,如果他们不是一个正在锁着他的脖子,一个正在抓着他的腿⋯⋯


第一天:plan和志同道合的Perth弟弟,在剧组中横着走


第二天:plan打算去找perth商量计谋,却被告知perth去了煮虾还准备剥虾了


第三天:plan打算找Gun溜达,却被告知Gun被小腹黑拐走了...

随着开拍的时间越长,演员们都开始熟络起来,同时自从捣蛋大王Plan遇上了Perth弟弟,剧组中便欢声不断,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不期八子中最年长的Earth 成为了 被他俩集中「关爱」的对象。

 

其实Earth 觉得这两个弟弟挺可爱的,如果他们不是一个正在锁着他的脖子,一个正在抓着他的腿⋯⋯

 

第一天:plan和志同道合的Perth弟弟,在剧组中横着走

 

第二天:plan打算去找perth商量计谋,却被告知perth去了煮虾还准备剥虾了

 

第三天:plan打算找Gun溜达,却被告知Gun被小腹黑拐走了

 

第四天:plan打算去逗title,却被告知title跟着markgun吃狗粮去了

 

第五天:plan打算去找earth ,终于有一次能找到人了,可惜对方和男友聊得正欢

 

好吧! 没关系! 我还有手机⋯⋯手机0%电,强制关机

 

Plan耐不住心中的烦燥在拍摄地的足球场跑了起来

 

他跑着跑着被鞋带绊到,以一个只有偶像剧才会出现的场景,扑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第一时间他发现,对方是男的,还比他高,第二件事 ,他条件反射地双手合十道谢,但当他抬起头看见一个沙雕的笑容,他被吓到向后跌,对方像偶像剧男主角般拦腰接着他(好吧,这其实只是几秒之内的 事情

 

Mean:P’plan小心,幸好我反应够快

 

Plan的脸不争气地红了起来:mean,不好意思,没撞着你吧

 

Mean对plan的关心在这一刻胜过了害羞:没什么啦,反而是P’ 的脸那么红,难道撞到脸了,P’没事吧!

 

Plan被那轻抚着他脸的手吓到,然后低下头,mean成功令plan变成一颗熟透的番茄

 

此时mean依然未放开在Plan腰上的手,plan害羞的抱怨:mean,可以先放开我吗?

 

听到这句话mean终于意识到他们现在紧贴的身体,放开了手,退后了一大步

 

两人在烈日下满脸通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中暑了

 

但事实是,自从那天的吻戏后,他们看到对方都会羞红着脸别过头,不敢看对方,New还以为他们是因吻戏而感到尴尬,所以暂时停止了他们吻戏的部份 ,先拍其他人的场景。

 

但他们又不是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怎会只为一个吻而毁掉他们四、五年的感情呢

 

 所以plan没有告诉任何人,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不能像从前一样坦然地看着mean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和那双咪咪眼对视时会心跳加速

 

他拍了拍自己的脸頬,提醒自己和Mean只有兄弟关系,一切只是太过入戏

 

但心底里谁又不知每一次对视,每一次拥抱自己的确动了心,没错,不是接吻,也不是多亲密的接触,只是像兄弟般的互动,他也无可救药的心动了

 

但他也知道,不论有多入戏,他和mean也不可能像can和tin一样如此自由地去爱上对方

南橘果酱(🙃请滚去背书谢谢)

《我的日记》85


点子比较低

出门买个菜差点手机玩丢了☹️


今天废柴已经出门了

买菜=散步

《我的日记》85


点子比较低

出门买个菜差点手机玩丢了☹️


今天废柴已经出门了

买菜=散步

你的宝贝添上线啦!

你比慕斯更加甜(一)

甜品店店长兼林乐杰小粉丝 洪天逸mean

X

退圈影帝总裁爱甜食林大佬 林乐杰plan


————————————————————

文/叶添


新年伊始,马路两旁的灯忽明忽暗。漆黑的夜空中烟花绚烂夺目。


在这一天,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是影帝林乐杰宣布退圈接管家族企业的新闻。


谁也不明白一向追求快乐自由的大佬为何突然离去,也许……他累了。


林乐杰带着口罩和渔夫帽,在大街上无所事事游逛着。


没有目的地前行,寻觅一处可以安放失措的秘密花园。


家里长者年纪大了,父亲身体不好,他只...

甜品店店长兼林乐杰小粉丝 洪天逸mean

X

退圈影帝总裁爱甜食林大佬 林乐杰plan


————————————————————

文/叶添


新年伊始,马路两旁的灯忽明忽暗。漆黑的夜空中烟花绚烂夺目。

 

在这一天,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是影帝林乐杰宣布退圈接管家族企业的新闻。

 

谁也不明白一向追求快乐自由的大佬为何突然离去,也许……他累了。

 

林乐杰带着口罩和渔夫帽,在大街上无所事事游逛着。

 

没有目的地前行,寻觅一处可以安放失措的秘密花园。

 

家里长者年纪大了,父亲身体不好,他只能放弃梦想回去接管公司。

 

就当作,拿到了影帝就是实现了梦想,也该知足了吧。林乐杰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街角有一家看上去冷冷清清的甜品店,装修十分简单,和店长一样不喜浮华。

 

林乐杰看了一眼店名,“万物生长”,好像是一家网红店。

 

时间不早了,就当吃顿夜宵。反正……不当艺人了,就不必刻意保持身材了。

 

林乐杰走进店里,挑了一处靠近吧台的位置。

 

“你好,先生来点什么?”年轻帅气的店长拿着一份菜单走来。

 

当看清楚来者是林乐杰时,店长的眼睛亮了亮。

 

“一份巧克力淋面蛋糕,一杯卡布奇诺。”林乐杰递上卡。

 

店长点点头,片刻后端来了一份巧克力淋面蛋糕,一杯卡布奇诺,还有一份草莓慕斯,一杯柠檬水。

 

放下甜品,店长坐到了林乐杰对面。

 

“尝尝这份草莓慕斯吧,我的得意之作。” 店长的语气有掩饰不住的骄傲。

 

林乐杰打量了他一眼, “你对每一个顾客都这么热情?”

 

“这是新年。”店长笑着喝了一口柠檬水, “大明星不回家过年,这么晚了还在外游逛是因为心情不好吧。”

 

“哦?”林乐杰挑眉。

 

店长放下水杯, “你好,我叫洪天逸,是林乐杰的粉丝。”他递上自己的名片, “我的偶像最喜欢的是草莓慕斯,他只有在心情不好时才会吃巧克力。”

 

林乐杰接过名片,随手放进口袋里。舀了一口慕斯, “太甜。”

 

喜欢草莓慕斯,心情不好时才会吃巧克力,这是非常古早的一个采访了。他感动洪天逸对自己的喜爱和支持,但对于食物,太甜就是太甜。

 

洪天逸把卡布奇诺往林乐杰手边推了推,“搭配食用。”

 

咖啡的微苦和草莓的酸甜,还有慕斯绵密的口感

 

林乐杰不再言语。

 

“新年快乐。”当又一朵烟花绽开的声音炸响,洪天逸笑着给林乐杰递上了一只翻糖玫瑰,“plan哥,新年快乐!”

 

林乐杰有所触动。这似乎是近十年来第一次有人给他递上新年礼物,祝他新年快乐。

 

“谢谢。”林乐杰接过花,“洪天逸,你的花很好看,很香。”

 

这样的夸奖能给一个厨师带来比金钱更高的愉悦感。洪天逸把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plan哥喜欢就好。不管有什么不开心,吃了糖,就把它留在去年吧。”

 

“嗯。”林乐杰笑着点头。

 

鬼使神差般,林乐杰地上了自己的手机。 “加一下line吧,我想下一次我可以让你送货上门。”

 

面对偶像这样的邀请,很少有粉丝能够拒绝吧?

 

“乐意效劳。”洪天逸高兴地加上了林乐杰好友。“plan哥,叫我mean就好咯。”

 

mean?林乐杰觉得有点耳熟。“好的,nong mean。”

 

(未完待续)

———————————————————

LBC2不远了,几个月前想好的文才开始动笔。

这是写给敏敏和荚荚的甜文!


腐呂子

Meanplan(真人向)痛愛06

《不期而爱》开拍~

 《不期而爱》正式开拍,作为Tin的cp can这个角色,在mean开拍的第一天,plan也理所当然的出现在现场,只是令他们两人都没想到的是一场要拍的戏就是吻戏!  !  !

 New: Mean, plan 你们好,我是导演New

 plan:导演你好

 Mean:导演你好

 New:那我先来讲解一下今天要拍的场景,可能一开始就要拍吻戏会有些紧张,不过不用担心,第二次就习惯了

 Meanplan:!  ...

《不期而爱》开拍~

 《不期而爱》正式开拍,作为Tin的cp can这个角色,在mean开拍的第一天,plan也理所当然的出现在现场,只是令他们两人都没想到的是一场要拍的戏就是吻戏!  !  !

 New: Mean, plan 你们好,我是导演New

 plan:导演你好

 Mean:导演你好

 New:那我先来讲解一下今天要拍的场景,可能一开始就要拍吻戏会有些紧张,不过不用担心,第二次就习惯了

 Meanplan:!  !  !

 Plan一脸平静但大脑炸成一团浆「不是吧!!!要和这家火ki...ki.....ki....kiss!!」

 Mean也努力靠他的演技表现得一脸平静,但心脏不但没有慢下来,反而越跳越快

 New:那你们先站到那边吧! 我会透过这个耳机告诉你们要做什么,请带在镜头看不到的那边吧!

 Meanplan:ok

 当他们走到去场景的时候,周围的声音已被自己的心跳声盖过

 Plan:这⋯这样吧,你也不想要重拍多几次吧,这里我们一次过吧

 Mean:也⋯也是,听P’的吧!

 Mean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New:镜头准备好,灯光准备好,大家3 2 1 Action

 Plan看了看mean, mean领会到他的眼神,扭头亲了上去,不论是plan还是mean心跳得也跳得更快了,原先已无法停下的心跳也变得震耳欲聋

 「me...mean的嘴唇太强势了,完全被碾压过去了」

 「P’plan的嘴唇很软,原来男生的嘴唇也这么软的呀!意外地舒服,不想停下来」

 「mean你到是停下来呀!都多久了,我快喘不过气来了,快⋯快站不稳了~」

 New:cut, cut , cut

 Meanplan二人都因刚才长达20秒的吻在喘气

 New:我还未叫你们开始亲,你们怎么就亲了起来呢?

 Meanplan两脸懵逼

 New:不过见你们吻得这么起劲,放心这段会剪进去的,但台词还未说,还有几个角度需要拍,可能要麻烦你们再多亲几次

 Meanplan:⋯⋯⋯⋯⋯⋯

 感谢观看

tbc

磕西皮上头的某蛋

你看起来很好吃 ep7 法式布丁吐司

第七章  法式布丁吐司

“mean,”Alcibiade走进洪天逸的办公室,把手里的文件夹放到洪天逸的桌子上,“这是这次海选赛的入围名单,你再确认一下有没有什么问题。”

洪天逸打开桌子上的文件夹仔细的翻看着,修长的手指敲打着桌子发出规律的响声。

“mean,你最近怎么都不跟我一起吃饭了?” Alcibiade的两只手撑在桌子上,上半身倾向洪天逸问道。

洪天逸从文件中抬起头来,表情冷漠的看着眼前嬉皮笑脸的人,“周一周三的中午你跟ann一起出去了,周二是Lily,周四是……”

“好了,不要说了,” Alcibiade安分的坐回椅子上面,“如果你说你...

第七章  法式布丁吐司

“mean,”Alcibiade走进洪天逸的办公室,把手里的文件夹放到洪天逸的桌子上,“这是这次海选赛的入围名单,你再确认一下有没有什么问题。”

洪天逸打开桌子上的文件夹仔细的翻看着,修长的手指敲打着桌子发出规律的响声。

“mean,你最近怎么都不跟我一起吃饭了?” Alcibiade的两只手撑在桌子上,上半身倾向洪天逸问道。

洪天逸从文件中抬起头来,表情冷漠的看着眼前嬉皮笑脸的人,“周一周三的中午你跟ann一起出去了,周二是Lily,周四是……”

“好了,不要说了,” Alcibiade安分的坐回椅子上面,“如果你说你吃醋的话我可以拒绝她们的邀约跟你一起出去吃午饭。”

洪天逸没说话,只是继续翻动着手里的文件,筛选出来的厨师洪天逸都有印象,视频里面他们做的分子料理确实不错,但是目前一直没有看到自己期待的那个名字。一直翻到文件的最后一页洪天逸才看到自己心里想到的那个名字,不自觉的,微笑爬上嘴角。

“mean?”Alcibiade看着突然笑起来的洪天逸感觉身后一阵冷汗,“是谁又惹你了吗?”

恰在这时洪天逸看完手里的文件,直接把文件拍在了桌子上。

“那个……”Alcibiade从椅子上站起来,眼神四处瞟着,“我不打扰你了,我看时间不早了,你赶紧下班回家休息吧,我先走了,” Alcibiade说完连忙跑出办公室。

洪天逸看看手表确实时间不早了,自己也应该下班了,洪天逸已经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胃里面空荡荡的有一点抽搐的痛感,洪天逸站起身来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打开电脑,他还要继续编写文案。

洪天逸感觉今天晚上自己可能要熬个通宵,他打开手机给林乐杰发消息,原本就对食物很挑剔的洪天逸吃了林乐杰做的饭之后更加挑剔了,所以吃的更少了,洪天逸觉得既然林乐杰通过几道菜把自己的嘴养的更刁了那林乐杰就要对自己负责。

———————————————————————————————————————

林乐杰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通过了“全国分子料理大赛”的初赛,等待消息的这两天只要一有时间林乐杰就开始研制新品分子料理,因为他是代表个人参加的比赛并不是以餐厅的名义,所以餐厅并没有因此给他批假期,因此林乐杰只能在晚上下班的时候搞研发。

这两天洪天逸一直没有来打扰自己所以林乐杰忽然觉得有点不太习惯,但是有些人就是禁不住念叨,林乐杰在家里的厨房正忙活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接到了洪天逸发来的信息。

【讨厌鬼】我明天可以去你家吃早餐吗?

【plan】不可以!!!!

【讨厌鬼】比赛……

【plan】您说您想吃什么?几点来?我给您准备好。

【讨厌鬼】普通的吐司就行。

【plan】好嘞。

林乐杰把手机装回围裙前面的口袋里面,把研发到一半的东西放进冰箱,然后顺手拿出家里仅剩的两片吐司,最近自己又重新买了很多制作分子料理的机器和食材,钱包真的已经变得很瘪了,他感觉自己可能要再打一份工才能养活自己的这项手艺了。

林乐杰把鸡蛋、牛奶和蜂蜜放在容器里面一起打散,混合均匀之后放入家里仅剩的吐司片让吐司片的两面都充分吸收蛋液,然后用保鲜膜密封放进冰箱。

第二天一早,林乐杰还没睡醒就被门铃吵醒,三分钟之后洗漱完毕的林乐杰顶着鸡窝头穿着围裙出现在厨房,身后的餐桌旁坐着熬了一个通宵工作的洪天逸。

“催命鬼,来这么早还让不让人好好休息了,”林乐杰一边把冰箱里面的吐司片拿出来一边小声的嘟囔着。

“你在说什么?”洪天逸皱皱眉头。

“没事,没事,”林乐杰假笑着。

一小块黄油放在平底锅中融化,中火放入吸收满蛋液的吐司煎至两面金黄,吐司很软,所以翻面的时候有点困难,林乐杰抬起锅子轻轻一翻,吐司便乖乖的翻了一个身子。煎好的吐司放到预热好的烤箱中200摄氏度烘烤八分钟,然后便可以装盘加入刚刚切好的水果,然后淋上枫糖浆,林乐杰把吐司和牛奶放到洪天逸面前,然后在他对面坐下,大口吃着。

洪天逸皱皱眉头,用手里的叉子扒拉着吐司上面的水果。

“不想吃?”林乐杰抬起头看着一脸嫌弃的洪天逸问道。

“不喜欢吃水果。”

“吃掉,不要浪费,”林乐杰看着洪天逸,故作严厉的说道,“要是挑食的话以后就不要吃我坐的饭了。”

洪天逸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但是还是听话的叉起吐司上面的水果放进嘴里。“牛奶可以换成咖啡吗?”

“不可以,家里没有咖啡。”

“那我……”

“不行,”林乐杰拒绝道,“食不言寝不语,赶紧吃饭,不吃就滚。”

吃完饭,林乐杰把空盘子收拾到水槽中,手机里面房东又发来了短信,又到了交房租的日子,林乐杰有点发愁,“喂,”林乐杰转过头看着洪天逸,“我给你做了这么多顿饭,你难道准备吃白食吗?”

洪天逸看着一脸认真的林乐杰,嘴角勾起微笑,“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我的衣服好像……”

“算了,”林乐杰转过身去继续刷碗,他真的是脑子被驴踢了才跟洪天逸说这件事情。

腐呂子

meanplan(真人向)痛爱05

我原先看了mean的个人采访中说plan私下喜欢撒娇,但最后我还是下不了手( ゚∀ ゚),写到《不期而爱》正式开拍时应该两人对对方的感情也会开始发生 变化,我写的文比较慢热,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 ´•̥ו̥` ) 

 上期回顾:meanplan为庆祝能一起上演《不期而爱》约了一起吃饭,mean兴奋成憨憨,同时有mean小小的忧虑。

 Za:吼mean! 你这个黑眼圈是什么回事啦?

 Mean:就昨晚睡得不太好而已啦,用遮瑕膏遮一遮吧!

 Za:唉! 你...

我原先看了mean的个人采访中说plan私下喜欢撒娇,但最后我还是下不了手( ゚∀ ゚),写到《不期而爱》正式开拍时应该两人对对方的感情也会开始发生 变化,我写的文比较慢热,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 ´•̥ו̥` ) 

 上期回顾:meanplan为庆祝能一起上演《不期而爱》约了一起吃饭,mean兴奋成憨憨,同时有mean小小的忧虑。

 Za:吼mean! 你这个黑眼圈是什么回事啦?

 Mean:就昨晚睡得不太好而已啦,用遮瑕膏遮一遮吧!

 Za:唉! 你这大熊猫眼,遮瑕膏也救不了你

 Mean:不是吧! 今晚还要和P’plan去食饭呀!

 Za:算了,你先完成手头上的工作再想办法吧!

 Mean:(╥﹏╥)

 —————————晚餐——————————————

 Za:Plan! 好久不见了

 Plan:晚上好P’za

 Za:plan还那么乖巧可爱呀!

 Mean:p’za那我呢!

 Plan:哦! 你这黑眼圈是什么回事,昨晚不睡觉去做贼了吗?

 Mean:(还不是因为在想你的事( ´•̥ו̥` ))没有啦! 就睡得不好而已

 Plan:如果太累的话,我们就早点吃完饭早点回去吧!

 Za:不用担心他,别打消他的兴致,他可是很期待今晚能来和你吃饭的

 Plan:好吧! 那我们先点菜吧,P’za P’pupae你们想什么?

 Mean:我要吃肉! 我要肉!

 Plan+P’za:闭嘴臭小子!

 Mean:嘤嘤嘤~你们欺负我~

 四人笑成一团,在外人眼中就一家人一样其乐融融

 ———————————————————

 Mean:P‘吃饱了吗?

 Za:mean都只懂关心你的P’plan

 Mean:当然啦! 我最喜欢P’plan了

 Plan:既然你那么喜欢我,那这顿饭就由你来付钱吧!

 Plan用了一个玩笑来掩饰自己对那句直球的措手不及,pupae很流畅地接过了这个玩笑

 Pupae:那就拜托 mean弟弟了

 Za:(拍了拍mean的肩膀)那我们先走了

 Mean:吼! 你们又欺负我,还有你P’za,你究竟是谁的经纪人啊!

 今天的月光伴着笑声渐渐从云朵中探出头来,今天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在mean眼P’plan依然是他熟悉的那个P’plan。

腐呂子

Meanplan(真人向)04

上期回顾:mean和plam在试镜后一起吃晚饭,P’plan欲不知为何露出了不安的神情


[mean视觉]

 Mean今天刚收到导演传来的讯息,得知自己的角色后,第一件事是传讯见给P’plan

 {Hi P’在吗?  }...


上期回顾:mean和plam在试镜后一起吃晚饭,P’plan欲不知为何露出了不安的神情


[mean视觉]

 Mean今天刚收到导演传来的讯息,得知自己的角色后,第一件事是传讯见给P’plan

 {Hi P’在吗?  }

                                               {在,怎么了吗?}

                                                        

 {果然和P’说的一样,我得到了Tin这个角色}

                 

         {我真聪明\(^^)/哈哈! 恭喜你啊!要去庆祝一下吗?  }

 

{好啊! 好啊!  (☆∀☆)}

 {那P’是什么角色?  }

                                              {我是Can(・∀・)}


{我们是要组cp吗?这又被P’说中了呢!难道P’先知

《゚Д゚》}

                                       {你傻吗?当然不是啦}

    

                                         {你想去那里庆祝? }


 {P’你决定啦! 这次选你想吃的吧!  }

 {也算庆祝我们能再次一起拍戏(^^♪}

                                                       

                                                       {好啊!  }

 ——————————分割线———————————

 Za(经纪人):mean发生什么事让你笑成这样啊?

 Mean:我要和P’plan一起出去吃饭庆祝

 Za:我也好久没见过plan了,我可以去吗?

 Mean:也不错,多点人比较热闹嘛! 我先问问P’

 —————————聊天页面———————————

 {P’我又来了(*゚∀゚*)}

                                                        {?  ( ゚∀ ゚)}

 {P’za说也想和我们一起去吃饭}

              {我没问题,那我也叫P’pupae来( ´ ▽ ` )ノ}

 {那明天见(〜 ̄▽ ̄)〜}

 —————————结束聊天———————————

 Mean:P’za, P’plan说可以,P’za帮我想想明天要穿什么可以吗?

 

Za:好了,好了,你先完成今天的工作吧!

 

Mean:遵命! 速鸭!

 

然后mean在接下来的时间都笑得像吃了蜜般,甜滋滋地完成了所有工作。

 

「明天和P’去吃饭~明天和P’去吃饭~明天和P’去吃饭~明天和P’去吃饭~........」省略一千字

 ————————————————————————

 拖着一身疲惫回家时,洗刷一番后本想摊在床上好好休息,但撞入脑海的却是和P’plan试镜后吃饭时P’显得略嫌奇怪的情绪。


 Mean 又再次烦恼起来,难道我说错话了吗? 也不是呀! 我和平日也没两样。


 他又回想着P’plan的每一句话,「我只是怕我们明明是好友,但却要做这些亲密行为会很尴尬罢了⋯」想到这句,!  ! 难道P’不想和我组cp?  ! 怎么办? 是我不帅还是身材不够好,难道是因为我穷? 也不是呀,现在又不是选男友,怎么办呀! 是我演技不够好吗? 他想着想着,滚着滚着,最终也是输给了疲累的身躯。


请多多指教

tbc

腐呂子
「哈密瓜真軟呀!」「哈密瓜真甜...

「哈密瓜真軟呀!」「哈密瓜真甜呀!」「哈密瓜真好吃呀!」「我好像喜歡上cantaloupe (哈密瓜)了呢!」

「哈密瓜真軟呀!」「哈密瓜真甜呀!」「哈密瓜真好吃呀!」「我好像喜歡上cantaloupe (哈密瓜)了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