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洪武

676浏览    26参与
松铃

【119】洪武一去万民悲,景春归来已是秋

       沐春率军和思伦发一起返回云南不久,李景隆也受封征虏大将军,在河南练兵。

       却说沐春自从统帅四川、云南各路军队南下后,便命思伦发暂驻怒江,自己率军先行平缅,以防刀千孟再生异动。

       “春儿,你……”青岚如今已将昆明城中诸事安排妥当,便依旧陪在沐春身边,见他近日咳嗽不止,心中甚为担心。......


       沐春率军和思伦发一起返回云南不久,李景隆也受封征虏大将军,在河南练兵。

       却说沐春自从统帅四川、云南各路军队南下后,便命思伦发暂驻怒江,自己率军先行平缅,以防刀千孟再生异动。

       “春儿,你……”青岚如今已将昆明城中诸事安排妥当,便依旧陪在沐春身边,见他近日咳嗽不止,心中甚为担心。

       沐春转头笑道,“可能是从京中回来,一下子又不适应云南的气候了,没事的。”

       “那我们现在进军平缅吗?”青岚问道,见沐春面色还有几分苍白,突然又想起了二十多年前先夫人一直患有咳疾,心中更是没底。

       沐春摇了摇头,清了清嗓子,“皇爷爷说了,此番还是先礼后兵,你先派军队护送思伦发至金齿,檄令刀千孟前来迎接,若他不作答复,再发兵不迟。”

       可明军护送思伦发在金齿等了整整一天,刀千孟也不露头,沐春见状,亲自挑选了五千精兵,令何福、瞿能统领,命他们越过高良公山,直捣南甸。

       明军依照沐春的指令,果然大破叛军,瞿能更是亲手斩杀了刀千孟手下土酋名将刀名孟。何福见状,更起好胜之心,见南甸已破,便又回师攻打景罕寨,怎料穷寇莫追,叛军凭借着有利地形居高坚守,明军粮草将近,而叛军士气高涨,局势翻转不过须臾间。

       “报!征虏左将军何福陷于景罕寨,特来告急!”

       沐春闻讯后,片刻不敢耽搁,当即亲率五百精骑驰援,连夜奔袭抵达怒江,于次日黎明时分渡江,直达景罕寨前。

       虽然人数不占优势,可沐春直接下令骑兵在景罕寨前驰骋,顿时扬尘蔽天,五百人硬是造出了不下于五万人的气势。

       叛军听闻明朝援军已至,又想起沐春往日歼灭阿资等人的气魄,军心大乱,不到午时便举寨而降。沐春乘胜崆峒寨,寨中叛军听闻西平候大军来了,连夜溃逃。

       “传我令,叛军溃逃者,家中如有父母、如受刀千孟胁迫,不予追究,降后自当为其安排落户。”沐春如今灰色的眼眸更为浑浊,有的书信都不愿意再看,只让亲兵帮他念来,替他书写回信。

        只是如今西平候的大名已响彻云南,更兼沐府造福一方,听闻明军招降,前后来降者竟有七万人之多。

        何福当初跟叛军作战时,吃了不少亏,听闻如今不少叛军来降,便联合手下将士向沐春请命道,“侯爷,刀千孟所部向来反复无常,如若不杀,必将后患无穷。”

       沐春同沐英一样,向来连军中士卒犯了错,都要一一询问后才进行处罚,哪怕一杖也不多责,想来叛军依附刀千孟,或许也是无奈之举,更何况,那时七万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我说过了,降军不杀,若有违者,按违军令论斩。”沐春扶住手中的长枪,突觉喉中一阵恶心,只能强忍着回帐才吐了出来,只见一团紫黑色的血块落在痰盂中,沐春揉了揉眼睛,还未坐下便见青岚走了进来,忙上前道,“皇上怎么说?准刀千孟投降了吗?”

       “皇上说刀千孟此人狡诈又无常,不准他投降,命继续攻下南甸。”青岚见沐春嘴角的血迹还未擦干,又望见痰盂中浓厚的血块,忙扶他坐下,自责道,“前两日我回昆明见着甯正的时候,才终于知道你的病是怎么回事,都是青叔不好,没想到阿资真的如此歹毒,竟……我本来是……”

       “我知道,青叔。”沐春疲惫地靠在梨木矮椅上,“谢谢你这么多年的照顾,真的很谢谢你。”为了陪在父亲和自己身边,青岚的家眷仍全留在京城,算来已有十六年不曾回去过了。

       “可我……”

       “你千万不要自责,青叔,在我心里,你和冯诚舅舅是一样的,都是我的亲人。”沐春轻轻握住青岚的右手,温声道,“到时候若皇上诏令沐晟来云南了,你要代我好好辅佐他……”

       “春儿,你不要说这样的话好不好?你别这样!不要吓青叔,好不好?”青岚见沐春微微闭上了眼睛,气若游丝,将他紧紧地抱在怀里,生平第一次落下泪来。

       当初沐英去世的时候,他知道沐春年龄尚小,云南局势不稳,哪怕再伤心也不敢哭出来,不然春儿该怎么办?可沐春是他自幼看着长大的,眼睁睁见他从一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儿,因母亲病逝慢慢变得叛逆起来,再到少年时随父出征之后一点点的成长,一直到现在统镇云南、大修屯政的成熟稳重,怎么眼睁睁看着他英年早逝?

       沐春的脑袋渐渐失去了支点,缓缓靠在青岚怀里永远睡了过去。

魂兮归来!东方不可㠯托些。

长人千仞,惟魂是索些。

十日代出,流金铄石些。

彼皆习之,魂往必释些。

归来兮!不可㠯托些。

魂兮归来!南方不可以止些。

雕题黑齿,得人肉以祀,以其骨为醢些。

蝮蛇蓁蓁,封狐千里些。

雄虺九首,往来儵忽,吞人以益其心些。

归来兮!不可㠯久淫些。

魂兮归来!西方之害,流沙千里些。

旋入雷渊,爢散而不可止些。

𡴘而得脱,其外旷宇些。

赤蚁若象,玄蠭若壶些。

五谷不生,藂菅是食些。

其土烂人,求水无所得些。

彷徉无所倚,广大无所极些。

归来兮!恐自遗贼些。

魂兮归来!北方不可以止些。

增冰峨峨,飞雪千里些。

归来兮!不可以久些。

       “春儿!”冯文庙远远地站在滇池中央朝沐春招手,眉眼弯弯的样子如同夜晚的月牙,一袭青衣飘渺婀娜。

       沐春揉了揉眼睛,可越揉越模糊,再睁眼时便见冯文庙已站在了她身边,如今的沐春已比冯文庙高了整整一头,冯文庙习惯性地伸手过去捏了捏沐春的脸颊,笑道,“跟娘回去吧,你外祖父、皇奶奶、皇爷爷还有你父亲、静儿,他们都在等你呢!”

       沐春顿时泪如雨下,伸手抱住母亲哭道,“阿娘!”

归来兮!归来兮!

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魂兮归来,哀江南。

       洪武三十一年九月十二日,西平候沐春因积劳成疾而病逝,时年仅三十六岁。

       于此同时,京中也正乱成一团。

       自今年三月晋王朱棡暴卒之后,朱元璋悲痛欲绝,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本想着至少还有朱棡支持朱允炆,主持西北大局、藩王走向,怎知自己向来喜爱的三儿子竟先自己而去,只能强忍悲痛命晋世子朱济熺继承晋王之位。

       “陛下,如今朝鲜屡生事端,微臣认为,应当予以讨伐!”

       朱元璋强撑着悲痛去上朝,怎知众臣不关心今年黄河水患、百姓饥荒,只提一些无关紧要的战事,气道,“如今朝鲜仍是我大明属国,李成桂再怎么闹也都是朝鲜自己的事,何必多管?晋恭王刚薨不足两月,如今正是严防元军入侵之时,何故提什么朝鲜?!”

       说罢,朱元璋挥手让朱允炆上前宣旨道,“曹国公李景隆守备河南有功,特擢为太子太师,即日起,召回京师。”

       “启奏陛下,如今都督杨文跟随燕王朱棣,武定侯郭英跟随辽王朱植,均在开平守备,杨文、郭英乃至辽王俱受燕王节制,而晋恭王已薨,微臣只怕……”

       朱元璋低头不语,他何曾不知如今燕王领兵防备元军,日渐壮大,可辽王、宁王虽已就藩,可毕竟年龄尚小,如今晋王又走了,除了燕王,他再不放心第二个人镇守北平,打断道,“如今云南战况如何?”

       等到李景隆从河南返回京城,已是闰五月了,听闻皇上如今病情恶化,忙进宫求见。朱元璋听闻李景隆回来了,忙冲朱允炆招手道,“快!快让景隆进来!”

       哪怕平日里徐辉祖陪在朱允炆身边的时间并不比李景隆少,但毕竟李文忠和朱元璋之间多了一层父子之情,朱元璋心里难免还是偏爱李景隆的,听到李景隆隔老远便开始喊“皇上”,再也绷不住了,伸手向空中探去,待摸到李景隆的脸庞时,忽落下泪来,“九江,你怎么不喊我皇爷爷了。”

       “皇爷爷!”李景隆握住朱元璋的手,心中更是五味杂陈,不禁放声大哭了起来,“皇爷爷!”他又何曾不想回到幼时,那时父亲虽然常年征战在外,可皇爷爷从不曾疑他夺权。

       结果自从十八年前,一切就都变了,变得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了,父亲被软禁,继而暴毙,之后又是李荣被下狱,矛头直指曹国府,李景隆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可如今面对朱元璋发自心底的疼爱,又让他多了两分愧疚。

       朱元璋缓缓道,“景隆,你要好好辅佐允炆,就像当初你父亲那样,撑住朝堂,把持住军队,万不可让歹人再起二心!当如周公佐成王才是。”

       李景隆只觉有些讽刺,当初父亲一心一意为朝政考虑,却被疑大权独揽,如今却又让他帮朱允炆把持住朝局,那等朝局平稳了是不是还要让朱允炆再赐自己跟父亲一个一模一样的结局呢?

       见李景隆不答话,朱元璋只当他觉得身上的担子太重了,又拉过朱允炆的手跟李景隆的手放在一起,艰声道,“朕膺天命三十有一年,忧危积心,日勤不怠,惟愿百姓安康。奈何出身寒微,未有古人之博知,就连扬善惩恶也做得远远不够。”

       “如今朕命与万物同归,不必过于伤怀。皇太孙允炆仁明孝友,天下归心,宜登大位。文武百官、内外臣僚需同心辅政,以安定天下民心!”

       “丧祭仪物,不要使用金银玉器。”朱元璋眼睛越来越浑浊,紧紧抓着的手也不知道是李景隆的还是朱允炆的,继续道,“允炆,孝陵的山水要和当初你皇奶奶下葬时一样,保持原貌,将我和你皇奶奶葬在一块儿后,也不用改动。”

       “天下臣民,哀悼三天之后,全部脱去孝服,不要因为朕而影响百姓嫁娶之事。”

       “皇爷爷!”朱允炆真的哭了,他已经没有了父亲,没有两位最亲的叔叔,如今连祖父也丢下自己一个人走了,他很怕,很怕自己做不成一个好皇帝,对不起父亲,也对不起爷爷。

       朱元璋艰难地伸出胳膊朝朱允炆脸上探去,轻轻抚去他的泪痕,安慰道,“允炆不哭,允炆不哭,你如今马上就要当皇帝了,天下万民都是你的孩子,你是他们的父君,万不可再像小时候一样哭鼻子了。”

       朱元璋传下最后一道诏令,“诸藩王留在封地,未得新皇诏令,不得前往京师!此诏令魏硕之事,按诏令的意思酌情办理。”

       朱允炆见祖父缓缓闭上了眼睛,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紧紧握着祖父的手不肯松开。李景隆将朱允炆护在怀里,仿佛真的像亲哥哥一样能给他挡下外界的风吹雨打。

        “九江哥哥,”朱允炆靠在李景隆怀里,抓着他的衣襟抽泣道,“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

        李景隆神思还有些恍惚,紧紧揽住朱允炆,可脑海中又闪现出华中、李荣、郭英、朱樉等人往日的种种画面,袖中右拳紧紧握着,良久后才松开道,“我不会离开你的。”

       洪武三十一年,闰五月十日,朱元璋驾崩于西宫,终年七十一岁。

       七天后,朱元璋下葬于孝陵,追封为高皇帝,庙号太祖,朱允炆即皇帝位,大赦天下,定第二年为建文元年。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

       擢兵部侍郎齐泰为本部尚书,翰林院编修黄子澄为太常卿,同参军国政事。召汉中府教授方孝孺为翰林院侍讲,即刻出蜀入京,不得有误!”

       这三人是太祖在世时就给新帝留下的,众臣闻言也没有再说什么。朱允炆见状,又挥手命身旁的太监陈聪宣道,

       “加封曹国公李景隆为奉天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光禄大夫,赐左柱国,任其为监修国史都总裁官,主军国政事。”

       “加封魏国公徐辉祖为奉天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加拜太子太傅,监修国史。”

       “驸马都尉梅殷授凤阳留守司留守一职,赐白金五百两。”

        徐辉祖闻言,忙和李景隆、梅殷一起跪下谢恩道,“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历史剧
大明洪武皇帝:8次出兵塞外猎杀蒙古铁骑,唐宗宋祖做不到
大明洪武皇帝:8次出兵塞外猎杀蒙古铁骑,唐宗宋祖做不到
wagang狮子

明朝资料——朱元璋儿子

洪武二十二年(1389),鲁王朱檀因过度服食丹药而亡。朱元璋在谥册中回顾鲁王“之国以来,昵比匪人,怠于政事。屡尝屈法伸恩,冀省厥咎。乃复不知爱身之道,以致夭折”,将其谥曰“荒”。


洪武二十八年(1395),秦王朱樉去世。朱元璋:“朕自即位以来,列土分茅,封建诸子。尔以年长者首封于秦,期在永保禄位,藩屏帝室。夫何不良于德,竟殒厥身。乌乎!哀痛者父子之至情,追谥者天下之公议。义之所在,朕何敢私。兹特谥尔曰:‘愍’。”


秦王生前,怙恶不悛,屡次不将朱元璋的劝告放在心上。据《太祖皇帝钦录》记载,朱元璋在写给秦王的祝文中,更是气愤地表示其“昵比小人,荒淫酒色,肆虐境内,贻怒于天。屡尝教责,终...

洪武二十二年(1389),鲁王朱檀因过度服食丹药而亡。朱元璋在谥册中回顾鲁王“之国以来,昵比匪人,怠于政事。屡尝屈法伸恩,冀省厥咎。乃复不知爱身之道,以致夭折”,将其谥曰“荒”。


洪武二十八年(1395),秦王朱樉去世。朱元璋:“朕自即位以来,列土分茅,封建诸子。尔以年长者首封于秦,期在永保禄位,藩屏帝室。夫何不良于德,竟殒厥身。乌乎!哀痛者父子之至情,追谥者天下之公议。义之所在,朕何敢私。兹特谥尔曰:‘愍’。”


秦王生前,怙恶不悛,屡次不将朱元璋的劝告放在心上。据《太祖皇帝钦录》记载,朱元璋在写给秦王的祝文中,更是气愤地表示其“昵比小人,荒淫酒色,肆虐境内,贻怒于天。屡尝教责,终不省悟,致殒厥身。尔虽死矣,余辜显然”,且在祝文中痛陈其在藩时曾犯下的28条恶状。


《祖训录》:

凡亲王有过,重者,遣内使监官宣召。如三次不至,再遣流官,同监官召之至京。天子亲谕以所作之非,果有实迹,以王所差在京者及内使监官,陪留十日。其十日之间,五见天子,然后发放。虽有大罪,亦不加刑。重则降为庶人,轻则当因来朝面谕其非,或遣官谕以祸福,使之自新。

明明说历史
充满政治阴谋的“洪武三十二年”
充满政治阴谋的“洪武三十二年”
wagang狮子

明朝资料——明初定都

洪武二年(1369),明军平定陕西之后,出现了在何处定都的争论,主要围绕长安、洛阳、应天、汴梁、北平等地来展开。在讨论中,群臣出发点不同,分歧较大。如有人认为长安“险固金城,天府之国”;有人认为洛阳“天地之中,四方朝贡,道里适均”;有人认为汴梁为“宋之旧京”;有人认为北平为“元之宫室完备,就之可省民力”。


朱元璋听后说道:“长安、洛阳、汴京,实周、秦、汉、魏、唐、宋所建,但平定之初,民未苏息,朕若建都于彼,供给力役,悉资江南,重劳其民。若就北平,要之宫室不能无更作,亦未易也。今建业长江天堑,龙蟠虎踞,江南形胜之地,真足以立国。临濠则前江后淮,以险可恃,以水可漕,朕欲以为中都,何如?”...

洪武二年(1369),明军平定陕西之后,出现了在何处定都的争论,主要围绕长安、洛阳、应天、汴梁、北平等地来展开。在讨论中,群臣出发点不同,分歧较大。如有人认为长安“险固金城,天府之国”;有人认为洛阳“天地之中,四方朝贡,道里适均”;有人认为汴梁为“宋之旧京”;有人认为北平为“元之宫室完备,就之可省民力”。


朱元璋听后说道:“长安、洛阳、汴京,实周、秦、汉、魏、唐、宋所建,但平定之初,民未苏息,朕若建都于彼,供给力役,悉资江南,重劳其民。若就北平,要之宫室不能无更作,亦未易也。今建业长江天堑,龙蟠虎踞,江南形胜之地,真足以立国。临濠则前江后淮,以险可恃,以水可漕,朕欲以为中都,何如?”


由于受乡土情结的极大影响,朱元璋借此机会实现了个人的目的,将自己的“兴王之地”临濠(元时称濠州,洪武七年改为凤阳府)立为中都,“筑新城在临濠府旧城西二十里,于新城内营皇城,皇城内有万岁山,南有四门,曰午门、宣武、东华、西华。建宫殿,立宗庙大社。并置中书省、大都督府、御史台于午门东西。新城门十有二,洪武、朝阳、玄武、涂山、父道、子顺、长春、长秋、南左甲第、北左甲第、前右甲第、后右甲第。于洪武门外立圆丘,于左甲第门外立方丘”。如此,便形成了南京(应天)、北京(汴梁)和中都(临濠)三都一时并存的奇特情景。

小天说历史
明朝初期的三大盛世:洪武之治、永乐盛世、仁宣之治
明朝初期的三大盛世:洪武之治、永乐盛世、仁宣之治
wagang狮子

明朝官员休假

明朝官员的休假从缘由上大致可归结为两类:一类是规定性的,包括有法律效力和约定俗成的,另一类是随机性的。规定性的休假主要有例假、事假和病假。

  明朝官员的例假,就是法定的休息日,包括假日和节日。法定的假日也称休沐。明朝则根据官员身份地位的不同,给予不同的法定假日。如身份尊崇的庶吉士,“五日一休沐”;国子学的诸生,在每月的初一和十五休假。明朝也有过旬假制度,明宣宗曾实行过“每岁首许百官旬休”的制度。

  明朝的法定节日有:“凡每岁正旦节,自初一日为始,文武百官放假五日,冬至节本日为始,放假三日。永乐七年,令元宵节自正月十一日为始,赐百官节假十日。”另外,明朝的法定节日还包括端午、中秋等。...

明朝官员的休假从缘由上大致可归结为两类:一类是规定性的,包括有法律效力和约定俗成的,另一类是随机性的。规定性的休假主要有例假、事假和病假。

  明朝官员的例假,就是法定的休息日,包括假日和节日。法定的假日也称休沐。明朝则根据官员身份地位的不同,给予不同的法定假日。如身份尊崇的庶吉士,“五日一休沐”;国子学的诸生,在每月的初一和十五休假。明朝也有过旬假制度,明宣宗曾实行过“每岁首许百官旬休”的制度。

  明朝的法定节日有:“凡每岁正旦节,自初一日为始,文武百官放假五日,冬至节本日为始,放假三日。永乐七年,令元宵节自正月十一日为始,赐百官节假十日。”另外,明朝的法定节日还包括端午、中秋等。

  事假是休假制度的重要一项,范围广、规定严。明朝的事假主要包括省亲、祭祖、迁葬、治亲生父母丧、送老亲、送幼子以及完婚等事由的假期。事假的时间,在洪武年间规定为一个月,且视其路程的远近,给予往还路程的时间,后来时间有所延长,弘治年间规定,“两京给假省祭官员,除往回水程外,许在家两个月”。对于重大的事情,给予的假期则更长,如官员丁忧(官员为死去的父母守孝)的时间一般为二十七个月,不计闰月,这是官员守孝道的重要体现。一些官员的守制时间也有特殊规定,如钦天监官、匠官等。

  明朝官员的病假分类非常细,《明会典》卷十三“事故”条有着详细记载。京官、御史、进士、外官等的病假实行不同规定,且享有的权利各有差别,对其违制的处罚更是轻重不一。京官患病,根据嘉靖六年(1527)令,“吏部查验的实,照例放回。若托故诈病,扶同保勘,及病痊不赴任者,一体罢职”。到了隆庆年间,病假的申请手续更加烦琐严密,对于违制的京官,或勒令其致仕,或查办。外官患病,在洪武时期,无论大小,不许养病,到了成化年间,才有所改变。

  明朝官员随机性的休假主要是赐假,大多是皇帝对大臣的恩宠和赏赐。如洪武年间,朱元璋多次给刘基、宋濂等人假期归养。永乐七年(1409)正月,“赐朝参京官元宵节假,从正月十一日开始,至二十日,十天不上朝、不奏事,听民放灯,弛夜禁”,从此成为惯例。《皇明诏令》记载,宣德年间,“寰宇肃清,时和岁丰”,宣宗曾五次在法定假日之外赐假,两次在冬至节三日假期外加七日,三次在元宵节十日假期之外加赐,最长的在宣德九年(1434)元宵节为一个月。

  《明会典》卷五“给假”条记载:“给假,旧止有省亲、祭祖、迁葬,后有治本生父母丧、送老亲、送幼子及毕姻等项。”

首先,有严格的休假手续。给假经历了由松到紧、由简到繁的发展历程。如“洪武间定,内外官吏给假省亲迁葬者,俱自行具奏,取自上裁”,即官员可以自行上奏申请休假。后来,事务越来越多,官员请假的手续越来越严格,如“隆庆五年议准,两京给假省亲、送子、迁葬官员,俱要该衙门掌印官勘实代奏,方准题覆放回。六年议准,如遇掌印官无人代奏者,径自奏请”。官员假期期满,还要“俱给引照回”。可见,明穆宗时期手续发生变化,此后请假手续再无大的改变。明朝官员申请事假、病假必须履行严格的请假手续,否则将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其次,有资历的限定。明初对官员的资历限定不严,随着时间的推移,政治制度越来越完善,对官员的请假的资历限定也确立了。如官员省亲祭祖,“成化十一年(1475),令京官离家十年者,方许省祭。二十三年诏,两京文职,有离家六年,欲给假省亲,查无违碍者,听”。洪熙元年(1425)三月,令外官满三考者,许给假探亲,即九年才给假一次,除去往还路程时间,许在家两个月。嘉靖四十三年(1564)规定,只有考核三年后的官员才有资历迁葬。

  再次,有时限的管理。官员休假,无论是何缘由,都有明确的时间规定,如公休日,既有“五日一休沐”的情况,也有旬休的情况。节假日有休息三天、五天,若皇帝赐假,也有一个月的。休假时间最长的是事假和病假,事假视轻重,给假的时间也有长有短。病假的期限差别很大,取决于官员的病情、职位等诸多因素,长的可在三年以上,而且可以回原籍养病。但是也有不少官员因没有获准回原籍养病,无人照看,病死在任上,如成化年间的河南道御史伍骥就病死在任职上。

  复次,有对请假违制的惩处。如对官员丁忧的情况,就可以分为谎报父母丧、匿丧等情况,轻者停俸、降级,重者令其致仕或者发边关为民、充军。如“天顺二年,令官员以旧丧诈作新丧者,发顺天府昌平、遵化、蓟州等处为民,系顺天府者,发口外为民。若父母见在,诈称死亡者,发口外、独石等处充军”。为了防范官员在休假上出现舞弊现象,政府加强了给假制度的管理,这有利于增强政府办公效率,但也出现了许多弊端,致使一些官员受到不公的待遇,甚至会导致官员丧命。

  第三,休假中官员俸禄。

  休假官员俸禄的多少不仅要看官员的品级大小,还要视情况而定。官员停俸主要取决于以下情况。第一,官员休假时间的长短,如“成化三年奏准,内外文武官员,患病三个月之上,俸粮截日住支”,“景泰三年(1452),令军职官调各边者,患病十日之外即住俸”。第二,官员休假违限。弘治时期规定,“两京给假省祭官员……许在家两个月,违限一年以上者,住俸五个月,一年半以上者,送问”。

  官员拿全俸或半俸的情况,需要根据官员的考核情况而定。对丁忧守制而言,如果官员任职满一年且无过错,允许他得到一半的俸禄完成守制,如果官员任职满三年且无过错,允许他得全俸完成守制。官员在节假日也常常获得赏赐,如洪武时期,给国子学的赏赐就规定“正旦元宵诸令节,俱赏节钱”。可见,明朝官员在休假期间,如果不违制,可以拿俸禄,而且视情况而定,拿全额或者半额;如果在假期中出现违规,也会视情况轻重,受到一些惩罚。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明朝立国,朱元璋洪武初期的殿试,是如何的情景?

作者: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根据明人陆容的笔记记载,当日,他曾看到过明太祖(朱元璋)洪武四年(公元1371年)的御试(即殿试)录。

明太祖洪武四年(公元1371年),农历二月十九日,殿试举行。

农历二十日,在午门外唱名,张挂皇榜,并在奉天殿钦听宣论。同日,除授职名,并于奉天门谢恩。

农历二十二日,在中书省赐宴。

农历二十三日,在国子学拜谒先圣,行释菜礼。

第一甲,共三名,赐进士及第,其中:

第一甲第一名授予员外郎;

第一甲第二名、第三名授予主事。

第二甲,共十七名,赐进士出身,全部授予主事。

第三甲,共一百名,赐同进士出身,全部授予县丞。

松铃
Wabi sabi

太原·崇善寺·洪武铁狮(明),山门前立有一对铁狮,系洪武二十四年(1391)铸造。铁狮蹲踞于莲花宝座上,上部莲花,下部六角支撑的双层圆盘。整体加座通高2.54米,上下两部分分别被用泥范法整体铸造出。明代本身是我国铁狮存世最多的朝代,而山西又是拥有古代铁狮子最多的省份。太原地区狮子多公狮开口,雌狮闭口,这对铁狮铸造精美,是具有代表性的作品………

太原·崇善寺·洪武铁狮(明),山门前立有一对铁狮,系洪武二十四年(1391)铸造。铁狮蹲踞于莲花宝座上,上部莲花,下部六角支撑的双层圆盘。整体加座通高2.54米,上下两部分分别被用泥范法整体铸造出。明代本身是我国铁狮存世最多的朝代,而山西又是拥有古代铁狮子最多的省份。太原地区狮子多公狮开口,雌狮闭口,这对铁狮铸造精美,是具有代表性的作品………

地上走过来豺哥哥

大明太宗御制集卷二·碑文·儒部

目录:御制诗四首、大明孝慈昭憲至仁文德承天顺聖高皇后傳序。

碑文类:封山石刻3篇、赐满剌加碑文、赐日本國碑文、赐浡泥國碑文、赐柯枝國碑、大明孝陵神功聖德碑、御制宝山碑记、御制重修孔庙碑文、御制视学之碑、永乐十六年进士制策文。皇帝勑谕进士王志碑。祭文类:祭东镇沂山碑3篇、永乐四年祭中镇霍山文、西岳华山祭碑、遣翰林睨编修杨溥告靖难致祭炎帝陵文、永乐祭黄帝陵文、永乐十三年敕建北镇庙碑、永乐皇帝御祭广孝文。

御制诗四首

赐太子少师姚广孝七十寿诗二首 其一

寿介逃虚子,耆年尚未央。功名跻辅弼,声誉籍文章。

昼静槐阴合,秋清桂子香。国恩期必报,化日正舒长。

赐太子少师姚广孝七十寿诗二...

目录:御制诗四首、大明孝慈昭憲至仁文德承天顺聖高皇后傳序。

碑文类:封山石刻3篇、赐满剌加碑文、赐日本國碑文、赐浡泥國碑文、赐柯枝國碑、大明孝陵神功聖德碑、御制宝山碑记、御制重修孔庙碑文、御制视学之碑、永乐十六年进士制策文。皇帝勑谕进士王志碑。祭文类:祭东镇沂山碑3篇、永乐四年祭中镇霍山文、西岳华山祭碑、遣翰林睨编修杨溥告靖难致祭炎帝陵文、永乐祭黄帝陵文、永乐十三年敕建北镇庙碑、永乐皇帝御祭广孝文。

御制诗四首

赐太子少师姚广孝七十寿诗二首 其一

寿介逃虚子,耆年尚未央。功名跻辅弼,声誉籍文章。

昼静槐阴合,秋清桂子香。国恩期必报,化日正舒长。

赐太子少师姚广孝七十寿诗二首 其二
玉露滋芳席,奎魁照碧空。斯文逢盛世,学古振儒风。
未可还山隐,当存报国忠。百龄有余庆,写此寿仙翁。

永乐二年甲申,八月十三日

御赠廖均卿诗

忆昔当年杨救贫,此仙去后有谁人。

出去寻龙一身雨,回来跨鹤两袖云。

地理图中观地理,天文机上会天文。

一杯饯别顺天府,同昌山河乐太平。

太宗御赐题扇诗·赠廖均卿

江西一老叟,腹内藏星斗。断下金石鲤,果中神仙口。

赐官官不要,赐金金不受。赐尔一清风,任卿天下走。

太祖御题扇示胡日星(与上诗类似,录入仅作参考

有一古老叟,胸中罗星斗。许朕作君王,果应仙人口。

赐官官不愿,予金金不受。持此一握扇,四海遂行走。

大明孝慈昭憲至仁文德承天顺聖高皇后傳序(太宗撰)

昔朕皇考,太祖聖神文武欽明啟運俊德成功統天大孝高皇帝,應天顺人,廓清宇内,肇造鸿基,诒谋万世。皇妣,孝慈昭憲至仁文德承天順聖高皇后,天作之配,实左右成功。圣德母儀,曠古鮮俪;而嘉言懿行於傳者,十僅三二耳。朕常恨,當時女史紀載未备,史臣無由采錄,扼腕興歎。朝退之暇,皇后徐氏褘翟請曰:妾常奉执箕帚,亲承高皇后教训,耳聆善言、目覩仪範,蘊藏于心,弗能忘也。今高皇后傳與古后妃傳,同為一帙。惟古圣妃哲后,雖皆可師法;而傳記之繁,讀者未易周浃;曷若取法於高皇后,尤親且切。誦嘉言、仰懿行,如高皇后俨乎臨之以訓于我者;起敬、起慕、讵敢忽违。請以高皇后传,别為一帙;以訓、以式、以诒范於子孙悠久無穷。朕聞皇后之言,思昔者嘗請刻列女傳以终皇妣之志。今复请專刻皇妣傳,以為訓式。

於乎!皇后恪谨孝思,惟日靡懈,宫闱之内,诚能體是心,以敬承朕皇妣之道;则子孫万世,永应嘉庆矣。  永樂四年,二月朔旦序。

大明孝慈昭憲至仁文德承天顺聖高皇后傳序(徐后撰)

仰惟,我孝慈昭憲至仁文德承天顺聖高皇后,辅佐太祖 聖神文武欽明啟運俊德成功統天大孝高皇帝。奋起淮甸,備历艱难。有赞元斡化之功,参機运谟之力。遂平一六合,启造洪基,大德徽音,母仪天下。自古后妃,未有若我高皇后之盛者也。吾赋性不敏,幼蒙父師之教夙,備宫庭之选,获執箕帚。日侍左右,列诸妇之後,亲承儀範,獨被寵眷。高皇后尝誦詩书之典,與古今列女传;諄諄指训,示法古人。且谓:古列女传,采摭未精。恒請於太祖,以加删定;事将就绪,奄桑尊荣。每以未睹其成为憾。皇上纘紹大统,日隆孝思,深念先志未毕。吾备位中宫,亦嘗申请;謂《關睢》,著妃匹之;原《内則》,谨闺门之礼;《女德》,莫备於三代嘉言;间见於《七章》,采择宜精,以终高皇后之志。皇上於永乐元年秋,类辑古今列女傳,芟去繁、芜其訛舛、取其事;核分为三卷。比之於旧,过之远矣。首以《高皇后聖训》与古后妃之事为一卷,諸侯大夫及士庶人妻之事各一卷。锓之于梓,颁布中外;以广教化,以承高皇后嘉惠之心。吾朝夕佩诵,是訓、是式。觀古之圣妃、哲后、賢婦、貞女,嘉言、懿行皆可为法,尚虑卷帙之多,宫闱之内,讀者未易浃洽。請以高皇后传,刻為一卷,遍移内外,俾有所取法。盖求之於远,不若取之於近。求之於傳记,不若取之於耳目之所接。况高皇后之德,兼備唐虞以來妃后之盛而又過之;譬如日月之明,人皆仰見。

於乎!凡我子孫臣庶,其尚钦承于千萬世。

永樂四年,二月朔旦序。

典故解释:箕帚,畚箕和扫帚。皆扫除之具。操持家内杂务,借指妻子。这条是字典中的解释。本人解释:太祖故里的结婚习俗,成婚当天的拜天地。在中午酒席后,新郎端簸箕,新娘持炊帚(高粱穗捆扎的,专门用来打扫灶台,和扫把相似),打扫灶台(灶台上撒麦麸),寓意夫昌妇随,幸福美好。所以,这里的“执箕帚”,就是指代结婚。

太宗打仗时的封山石刻

玄石坡铭: 维日月明,维天地寿,元石勒铭,与之悠久。

擒胡山勒铭:瀚海為镡,天山為锷,一扫胡尘,永清沙漠。

广武镇勒铭:于铄六师,用歼丑虏,山高水清,永彰我武。

赐满剌加·西山镇國山诗

永乐三年九月癸卯。苏门答剌國酋长,宰奴里阿必丁;满剌加國酋长,拜里迷苏剌;古里國酋长,沙米的;俱遣使随奉使中官,尹庆朝贡。诏俱封為國王,给与印诰并赐彩币衮衣。十月丁丑,赐西洋古里、苏门答加、满剌加、爪哇、哈蜜等处使臣及归附鞑靼头目宴。

壬午,赐满剌加國镇國山碑铭。时,其國使者言:其王慕义,愿同中國属郡,岁郊职贡,请封其山為一國之镇。上嘉之,谕礼部臣曰:先王封山川、奠疆域、分宝玉赐藩镇;所以宠异远人,示无外也;可封其國之西山為镇國之山,立碑其地。上亲制碑文曰:(梁本实录39册-P101)

朕惟,圣德之君大有功于天地者。范围参赞,相协陶甄,日月星辰以之明,寒暑岁功以之成,天得以為天,地得以為地,各位其所而由宁。万物由是而化生,是其一心之运、经纶之妙有出于天地之外而大于天地者,不可以名言也。昔朕皇考太祖圣神文武钦明启运俊德成功统天大孝高皇帝,以圣人之位為三才之主宰;和调阴阳、保合造化,贯通宇宙之中、包括天地之外,智无不周、动与神会。凡在天地之中、有生之类,莫不阴受其赐;自生自育而不自知,四十余年於此矣。朕缵承鸿业,祗迪先猷,膺兹福庆,加会万邦。乃永乐三年九月,尔满剌加國王遣使来朝,具陈王意。以谓厥土协和、民康物阜、风俗淳熙、怀仁慕义,愿同中國属郡;超异要荒,永為甸服,岁岁贡赋。顿首请命,纯诚可嘉。实朕皇考余恩淑庆,延及尔土。用致于斯远,惟古先圣王封山奠域、分宝赐镇、宠异万國、敷文布命、广示无外之意,其封满剌國之西山為镇國之山,锡以铭诗,勒之贞石,永示其万世子孙國人与天无極。诗曰:(载於梁本实录)

西南钜海中國通,输天灌地亿载同。

洗日浴月光景融,雨崖露石草木浓。

金花宝钿生青红,有國于兹民俗雍。

王好善义思朝宗,愿比内郡依华风。

出入导仪张盖重,仪文裼袭礼虔恭。

大书贞石表尔忠,尔國西山永镇封。

山君海伯翕扈从,皇考陟降在彼穹。

後天监视久益隆,尔众子孙万福崇。

赐以铭诗:(万历野获编,社科院1973整理版)

西山钜海中國通,输天灌地亿载同。

日浴月光景融,两崖露日草木浓。

金花宝钿生青红,有國于兹乐雍容

王好善义思朝宗,愿比内郡依华风。

出入导从张盖重,仪文裼袭礼虔恭。

天书贞石表尔忠,尔國西山永镇封。

山君海伯翕扈从,皇考陟降在彼穹。

後天监视久益隆,尔众子孙万福崇。

按:相异部分取紫色字

日本·寿安镇國山诗  

按:此山既阿苏山。郝杰,李言恭《日本考·卷二·山川》。永乐二年,太宗命令亲信太监郑和,率明军水师十万东征日本。大军压境下,刚完成日本统一的幕府大将军足利义满,连忙保证一定杜绝倭寇,防止他们滋扰天朝;并接受大明册封,成為大明帝國的日本國王“源道义”。

永乐四年正月己酉。遣使赍玺书,褒谕日本國王源道义。先是对马壹岐暨诸小岛海寇劫掠居民,敕道义捕之;道义出师获渠魁以献,而尽歼其党类。上嘉其勤诚,故有是命。仍赐道义白金千两,织金及诸色彩币二百匹,绮绣衣六十件,银茶壸三,银盆四及绮绣纱帐、衾、褥、枕、席、器皿诸物并海舟二艘。又封其國之山,曰寿安镇國之山,立碑其地。上亲制文曰:

朕惟丽天而长久者,日月之光华;丽地而长久者,山川之流峙;丽于两间而永久者,贤人君子之令名也。朕皇考 太祖圣神文武钦明启运俊德成功统天大孝高皇帝,智周八極而纳天地于范围;道冠百王而亘古今之统纪;恩施一视而溥民物之亨嘉;日月星辰无逆其行、江河山岳无易其位;贤人善俗、万國同风表表于兹世,固千万年之嘉会也。朕承鸿业,享有福庆、極天所覆、咸造在廷、周爰咨询、深用嘉叹。惟尔日本國王源道义,上天绥靖、锡以贤智、世守兹土、冠于海东,允為守礼义之國。是故,朝聘职贡无阙也,庆谢之礼无阙也;是犹四方之所同也。至其恭敬栗栗如也,纯诚恳恳如也,信义旦旦如也,畏天事上之意、爱身保國之心、扬善遏恶之念,始终无间。愈至而犹若未至、愈尽而犹若未尽,油油如也、源源如也。迩者,对马、壹岐、暨诸小岛,有盗潜伏,时出寇掠。尔源道义能服朕命,咸殄灭之。屹為保障,誓心朝廷。海东之國,未有贤于日本者也。朕尝稽古唐虞之世,五长迪功,渠搜即叙,成周之隆;髳、微、卢、濮率遏乱略,光华简册,传诵至今。以尔道义方之,是大有光于前哲者。日本王之有源道义,又自古以来未之有也。朕惟继唐虞之治,举封山之典;特命日本之镇,号為“寿安”镇國之山。锡以铭诗,勒之贞石,荣示於千万世。铭曰(下诗為梁本实录,万历野获编本)

日本有國钜海东,舟航密迩华夏通。
衣冠礼乐昭华风,服御絺绣考鼓钟。絺,有绣的葛
食有鼎俎居有宫,语言文字皆顺从。
善俗殊异羯与戎,万年景运当时雍。
皇考在天靈感通,监观海宇罔不恭。
尔源道义能迪功,远岛微寇敢鞫讻
鼠窃蝇嘬潜其蹤,尔奉朕命搜捕穷。
如雷如电飞蒙冲,绝港馀孽以火攻。
焦流水上横复纵,什什伍伍禽姦兇。
荷校屈肘卫以鏦,献俘来庭口喁喁。
彤庭左右誇精忠,顾咨太史畴勋庸。
有國镇山宜锡封,惟尔善与山增崇。荣
宠以铭诗贞石砻,万世照耀扶桑红。,屹

赐浡泥·长宁镇國山诗 

按:郑和下西洋后,永乐六年八月,浡泥(即今文莱)國王“麻那惹加那”亲自朝见,甘為大明藩属,并请求将其國后山封為大明的镇國之山,太宗遂封其為“长宁镇國山”。

御制碑文:(实录卷八十六,1134)

上天,佑启我國家万世无疆之基;诞命太祖高皇帝。安抚天下,休养生息,以治以教,仁声义闻,薄極照临,四方万國,奔走臣服,充輳于廷。神化感动之机,其妙如此。

朕嗣守鸿图,率由典式。严恭祗畏,协和所统,

无间内外,均视一体。遐迩绥宁,亦克承予意。

乃者浡泥國王麻那惹加那,乃诚敬之至,知所尊崇,慕尚声教,益谨益虔,率其眷属、陪臣,不远数万里,浮海来朝,达其志,通其欲,稽颡陈辞曰:“远方臣妾,丕冒天子之恩,以养以息,既庶且安。思见日月之光,故不惮险远,辄敢造廷。”又曰:“覆我者天,载我者地。而几使我有土地人民之奉,田畴邑井之聚,宫室之居,妻妾之乐,和味宜服,利用备器,以资其生。强罔敢侵弱,众罔敢暴寡。皆天子之赐也。是天子功德加於我者,与天地同其大。然天仰则见之矣,地蹐则履之矣;惟天子远,而难见。故诚有所不通,是以远方臣妾,不敢自外踰历山海、躬诣阙下,以伸其悃。”朕曰:“惟天、惟皇考,付予以天下,子养庶民;天与皇考视民同仁,予其承天与皇考之德,惟恐弗堪弗若汝言。”乃又拜手稽首曰:“自天子建元之载,臣國和时丰;山川之藏珍宝者,流溢焉;草木之无葩蘤者,皆华而实焉;异禽和鸣而走兽跄舞焉。國之叟曰:“中國圣人德化所暨,斯多嘉应;臣土虽远京师,然实天子之氓;故奋矜而来觐也。”朕观其言文貌恭,动不逾则,悦喜礼教,脱略故习,非超然卓异者不能若此也。稽之载籍,自古逷远之國,奉若天道,仰望声教,身致阙庭者盖有之矣。至于举妻子、兄弟、亲戚、陪臣,顿首称臣妾于阶陛之下者,惟浡泥國王一人而已;西南诸蕃國长,未有如王之贤者也。王之至诚,贯于金石,达于神明,而令名传于悠久,可谓有光显矣。兹特锡封王 國中之山為长宁镇國之山,赐文刻石,以著王休 於昭万年,其永无斁。系之以诗曰:

炎海之墟。浡泥所處。煦仁漸義。有順無迕。

慺慺賢王。惟化之慕。道以象譯。遹來奔赴。导、胥

同其婦子。兄弟陪臣。稽顙闕下。有言以陳。

謂君猶天。遺其禮樂。一視同仁。匪厚偏薄。偏厚

顧茲鮮德。弗稱所云。浪舶風檣。實勞懇勤。

稽古遠臣。順來怒逆。以躬或難。矧曰家室。造

王心亶誠。金石其堅。西南番長。疇與王賢。

矗矗高山。以鎮王國。鑱文于石。懋昭王德。

王德克昭。王國攸寧。於萬斯年。仰我大明。

按:(诗录自万历野获编)(黑体梁本实录)

赐镇柯枝镇國山诗

永乐元年,遣中官尹庆赍诏抚谕其國,赐以销金帐幔、织金文绮、彩帛及华盖。六年复命郑和使其國。九年,王可亦里遣使入贡。十年,郑和再使其國,连二岁入贡。十四年十二月,柯枝使者请赐印诰,封其國中之山。帝遣郑和赍印赐其王,因撰碑文,命勒石山上。其文曰:(碑文,录自《明史柯枝传》)

王化与天地流通,凡覆载之内,举纳于甄陶者,体造化之仁也,盖天下无二理、生民无二心,忧戚喜乐之同情、安逸饱暖之同欲。奚有间於遐迩哉,任君民之寄者,当尽其子民之道。诗云:邦畿千里,惟民所止,肇域彼四海。书云:东渐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声教讫于四海。朕君临天下,抚治华夷,一视同仁,无间彼此。推古圣帝明王之道,以合乎天地之心,远邦异域 咸欲使之各得其所。盖闻风而慕化者 非一所也,柯枝國远在西南钜海之滨,出诸番國之外,慕中华而歆王化久矣。命令之至,拳跽鼓舞,顺附如归,咸仰天而拜曰:何幸中國圣人之教沾及于我,乃数岁以来國内丰穰,居有室庐,食饱鱼鳖,衣足布帛。老者慈幼、少者敬长,熙然而乐。凌励争竞之习,无有也。山无猛兽,溪绝恶鱼,海出奇珍,林产嘉木,诸物繁盛,倍过寻常。暴风不兴、疾雨不作、札沴殄息,靡有害菑。诚王化之使然也。

朕揆德薄,何能若是。非其长民者之所致欤。乃封可亦里為國王、锡以印章,俾抚治其民并封其國中之山為镇國之山,勒碑其上,垂示无穷,而絲以铭曰: 

截彼高山,作鎮海邦。吐烟出雲,為國洪龐。

肅其煩歊,時其雨暘。祛彼妖氛,作彼豐穰。

靡菑靡沴,永庇斯疆。優遊卒歲,室家胥慶。

山之嶄兮,海之深矣。勒此銘詩,相為終始。

按:本诗为三版合订。下诗出自明史。

截彼高山,作镇海邦。吐烟出云,為下國洪庞。

肃其烦歊,时其雨旸。袪彼氛妖,作彼丰穰。

靡菑靡沴,永庇斯疆。优游卒岁,室家胥庆。于戏!

山之崭兮,海之深矣。勒此铭诗,相為终始。

截彼高山,作镇海邦。吐烟出云,為下國洪庞。

时其雨旸,肃其烦歊。作彼丰穰,袪彼氛妖。

庇于斯民,靡菑靡沴。室家胥庆,优游卒岁。

山之崭兮,海之深矣。勒此铭诗,相為终始。(明实录)

截彼南山。作鎮海邦。吐烟出雲。為下國洪龐。

時其雨暘。肅其煩熇。作彼豐穰。袪彼妖氛。

庇於斯民。靡災靡沴。室家胥慶。優游卒歲。

山之嶄兮。海之深矣。勒之銘詩。相為終始。(国朝徵献录)

截彼高山。作鎮海邦。吐烟出雲。為國洪龐。

時其雨暘。肅其煩熇。作彼豐穰。袪彼妖氛。

庇於斯民。靡災靡沴。室家胥慶。優游卒歲。

山之嶄矣。海之深矣。勒此銘詩。相為終始。

本诗出自万历野获编,后文沈德符按:

蓋封外國山者凡四見。皆出睿製詩文。以炳耀夷裔。且詞旨雋蔚。斷非視草解、楊諸公所能辦。因思唐文皇兵力僅伸於漠北。而屈于遼水一海夷。如文皇帝威德,直被東南。古所未賓之國。屭贔宏文。昭回雲漢。其盛恐萬𥜥所未有也。

大明孝陵神功聖德碑2746字,朱棣撰,见才东校注点评

仰惟皇考,備大聖之德,當亨嘉之運,受上天之成命,正中夏文明之統,開子孫萬億世隆平之基,予小子棣恭承鴻業,夙夜靡寧,圖效顯揚,思惟罔極。乃永樂元年六月戊午,合臣庶之辭,奉冊寶,上尊謚。復命儒臣,纂脩實錄,編類寶訓,以紀成烈。載惟皇考,稽古創制,樹石皇祖考英陵,刻辭垂訓,予嘗伏讀,為之感激。矧自詩書所載,彝鼎所銘,皆古先聖王,稱頌祖考之德,用垂無窮,是亦繼志。述事之大者,不可以緩;謹頌述功德,勒之貞石,表揭于孝陵,以示子孫臣庶,永永無極。序曰:

皇考太祖,聖神文武欽明啟運俊德成功統天大孝高皇帝,姓朱氏,句容大族也。皇曾祖,熙祖裕皇帝,居泗州。皇祖,仁祖淳皇帝。居濠州。皇考生焉,聰明天縱,德業日崇,至孝純誠,動與天應。龍髯長郁然,項上奇骨隱起至頂,威儀天表,望之如神。及天下亂,豪傑相率來歸。乃焚香祝天,為民請命。發跡定遠。遂至滁州,進保和州,率眾渡江,由采石駐師太平,入居建康,親取寧國,下婺州,保境息民,以待天命。偽漢來寇,親擊敗之,復親征之,取江州,江西諸郡悉歸附。已而偽漢主圍龍興,自將徃救,大敗之鄱陽,偽漢主死。進攻武昌,其子以城降,封歸德侯,湖湘底平,繼取姑蘇,執偽吳主浙西。用靖命大將軍下山東,清中原;分兵取閩廣,一軍由杉關、一軍由慶元入閩;一軍入蒼梧、放乎南海;疆宇日廣,威德日盛,臣民勸進,凡三讓乃許。歲戊申春正月乙亥,告祀天地,即皇帝位于南郊。定有天下之號曰“大明”,紀元洪武,建社稷宗廟,追尊四代考妣為帝后,冊中宫,建皇太子,追封同姓。是歲,八閩肅清,廣海奠服,山東就降,河南順附。大將軍師次通州,元君夜遁,其下舉城降,諸將遂收山西。自龍門濟河,長安父老迎降,關隴悉定,元亡將屢為邊患,敗之定西,逐出塞外。復命將攻應昌,獲元君之孫,羣臣請獻俘于廟,不許,封崇禮侯。已而禮遣之歸漠北,元宗室及吐蕃皆降。命將征蜀,偽夏主降,封歸義侯,蜀平。元將以遼東降,因而任之。吐蕃別部寇邊,命將逐之,至昆侖山而還。西南夷作亂,命將征之,廓雲南地數千里,悉為郡縣。元主乘閒寇邊,命將征之,度大嶺之北,元主走死,余眾皆降。其命將出師也,必丁寧告戒,以不殺為務。率授成筭,舉無遺策,而恒歸功於下。由是羣雄殄滅,武功告成,天下歸一。 

至于崇君道、脩人紀、革胡元弊習,以復先王之舊者,其謨烈為尤盛。渡江首闢禮賢館,聘致賢士,與討論治道。雖祁寒盛暑不廢書,古經訓于殿廊,出入省觀,為監戒。采古明堂遺意,合祀天地,歲一享之;宗廟時享,至誠至敬。復建奉先殿于禁中,朝夕薦獻。每四鼓而興,昧爽臨朝,日晏忘餐,晡復聽政。日常居外,盜賊小警,終夕不寐。邊防武備,尤注意。臣庶有所陳奏,無間疏賤,皆得接見,虛心請問,從善若決江河。諭告臣民,

動引古道,自為詔勑,不待構思,洞達幽隱;性節儉,服御樸素,遇靡異奇巧之物,輒棄毀之;食不用樂,間設麥飯野蔬,四方異味,不許入貢;非宴羣臣,不設盛饌;無行宫別殿,苑囿池臺,不事遊獵;有司不得奏祥瑞。恒儆天戒,以脩庶政;遇災傷輒寬刑罰;尤重農事,語及稼穡艱難,或至出涕;親耕籍田,命守令勸課農桑,教民樹藝;脩陂池堤防,以備旱澇;屢賜民田租、弛坑冶之利;罷淘金網珠諸產;珍怪洞穴,塞而禁之。分天下為十三道,考古封建之制,冊諸子為王,以固藩屏。罷中書省,内陞六部,分理庶務。析五軍都督府,以掌兵政。置都察院,以司糾察。外置布政司統郡邑,都司統軍衛;而以按察司監臨之。外戚不預政,宦寺服掃除而已。自居建康,即有事于學宫;天下既定,乃建國學,親祀孔子,數視學講經。郡邑咸建廟學,春秋釋奠;下及里社,皆立學,分遣國子生教。北方郡縣,賜以經籍。詔天下,文體務崇古雅,毋泥聲律對偶。海外蕃國,皆遣子入學,太學生常數千人。召名儒,脩五禮,作九韶之樂,詠歌祖德,勒之金石。審天象,作地志,演繹經傳,定法律。親為祖訓,以示子孫。翊戴功臣,咸錫封爵鐵券,歿祀于廟。有軍功者,皆世其祿。古帝王忠臣義士,在祀典者,陵廟皆為脩治禁防。正山川百神封號,廢天下淫祠。元臣以死殉國者,咸命列祀典。詔天下置旌善申明亭,行鄉飲酒禮。凡先王所以教民成俗者,舉行無遺。維時戶口滋殖,年穀屢登,盜賊屏息,邊境晏然。東極海隅,西越流沙,南逾丹徼,北盡朔漠,重譯來朝者,無虛歲。聲教所及,罔不率服。

初,皇祖妣淳皇后,夢神饋藥如丸,燁燁(𤈼華)有光,吞之,既覺異香襲體,遂娠。皇考及誕之夕,有光燭天長遊。定遠道中遇疾,有紫衣兩人,飲食之與共,卧起疾愈,莫知所之。嘗夜陷麻湖中,遇羣童稱迎乘輿,叱之不見。渡軍采石,上有雲氣如龍文,貫牛渚磯;親征婺州,五色雲如盖,覆其軍;皇考皆不恃為祥,而臨事之際,恒存儆戒。

皇考年廿五,起率師;三十有四,為吳國公;三十九,即吳王位;四十有一,即皇帝位;在位三十一年。歲戊寅閏五月乙酉,崩于西宫,壽七十一。皇妣,孝慈昭憲至仁文德承天順聖高皇后,馬氏,宋太保默之後,追封徐王,馬公之子,坤厚含弘,同勤開創,化家為國,功德並隆,涂山有㜪,古今一揆。壬戌八月丙戌崩,壽五十一,合葬孝陵。陵預作于鐘山之陽,因山為墳,遺命不藏金玉,器用陶瓦。萬方哀悼,若喪考妣。皇子,男二十有四,女十四。男:懿文皇太子標,秦愍王樉,晉恭王棡,予小子棣,自燕藩入繼大統,周王橚,楚王楨,庶人榑,潭王梓,魯荒王檀,蜀王椿,湘獻王柏,代王桂,肅王楧,遼王植,慶王栴,寧王權,岷王楩,谷王橞,韓憲王松,沈王模,安王楹,唐王桱,郢王棟,伊王㰘。女:臨安公主,寧國長公主,崇寧公主,安慶公主,汝寧公主,懷慶長公主,大名長公主,福清公主,壽春公主,南康長公主,永嘉長公主,含山長公主,汝陽長公主,寶慶公主。孫:建文君允炆,皇太子高熾,秦隱王尚炳,嗣晉王濟熺,漢王高煦,趙王高燧,周世子有炖,楚世子孟烷,嗣魯王肇輝,蜀悼莊世子悦熑,代世子逊煓,寧世子磐烒,岷世子徽焲,谷世子賦灼,嗣韓王沖𤊨,餘悉封郡王。曾孫男瞻基,嗣秦王志堩,晉世子美圭,餘以次冊封。於戲!皇考皇帝,除暴救民,實有難于湯武者。自商周之後,享國長久稱漢唐宋。然不階一旅而得天下者,惟漢高帝;我皇考迹與之同,而功業過之。盖元氏入主中夏,將及百年,衣冠之俗,變為左衽,彝倫斁壞,恬不為怪,上天厭之,遂至大亂。皇考起徒步而靖之,脩復金甌(或坤舆),甄陶六合,重昏沈痼,一旦昭蘇。大功大德,在天地,在生民,固不待予小子之贊揚。然使後世有所憑籍儀式,以上繼英謨。石刻之意,有不可已者。

謹拜手稽首而陳頌曰:

天命皇考,肇基大明,混一輿圖,萬世理平。

天命皇考,誕降發祥,有光燭天,淵潜濠梁。

皇考神聖,與天同運,龍飛雲從,百神協順。

人之奔赴,如寒就溫,麾之益附,避之益親。

乃整師徒,東渡大江,仰觀俯察,綏靖寇攘。

天錫輔翼,多士祁祁,合而施之,小大具宜。

疇咨股肱,相臣將臣,非庸拓地,惟仁保民,

義旗所指,襁負來屬,浙左江西,俾藩俾牧。

偽漢來侵,徃覆其穴,宥而弗誅,俾自懲刷。

頑不革心。媮噬江西,皇考秉鉞,以訖天誅。

天休誘掖,慶闕攸徂,爰定荊楚,爰服三吳,

孰閩而守,孰海之逋,孰居嶺表,以沫自濡,

以吊以伐,于武弗究,旱望雲霖,迓降恐後,

茫茫中原,關河隴蜀,德威所臨,奔走俯伏。

不汙寸兵,農田賈肆,嚮懷義師,如饑之食。

天歷在躬,天眷日隆,四方勸進,弗謀僉同。

皇登大寶,聖作物覩,元主炳幾,退統其所。

天兵徐驅,不震不劬,不剪不屠,朔漠為墟。

乾坤定位,日月重輝,豈伊智力,天命人歸,

巍巍成功,本乎峻德,神武睿文,通明信塞。

賤貨貴德,不為遊畋,既絕旨酒,亦拜善言。

雍雍肅肅,顧諟天明,不以微隱,如臨大𨑲,

一民寒饑,謂己致之,乾乾夕惕,至于耄期。

允儉允勤,允孝允誠,禮樂文章,煥如日星。

廟祀有嚴,神天歆格,學教脩明,化洽蠻貊。

生齒日繁,年穀屢豐,民不知力,吏不言功。

視其法度,周官儀禮,相厥民風,關睢麟趾。

輿圖之廣,亘古所無,功侔開闢,式應貞符,

淇河載清,海不揚波,窮發編戶,鼓舞謳歌。

諸福畢至,不盈而懼,惟曰罔德,弗恃祥瑞。

極天所覆,極地所載,太和絪缊,賁若萬彚。

功成上賓,陟降帝所,式我子孫,惟德是祜。

思齊皇妣,貞順柔嘉,坤厚承天,徽音孔遐。

含章内美,以相以翼,民戴考妣,覆燾無極。

瓜瓞綿綿,螽斯詵詵,保我子孫,為王為君。

天作鐘山,永奠玄宫,世萬世億,福祿攸同。

永樂十一年九月十八日孝子嗣皇帝棣謹述。

注:颂诗“肇基大明”后应接江山一统之类的词语,永乐的个人文章中有:混一輿圖、混一區宇;也可能是带有种族歧视的词“驱逐胡元”。划线部分模糊,网料辨认错误,本处更真。本碑文为太宗作,但是可能经过宣德或诚孝张后润色。

理由如下:太祖子女多,朱棣所分父爱少。徐大元帅的女婿可没太祖的儿子多,朱棣在徐帅帐下习兵马;太祖没传位给朱棣。因此永乐对父皇还是有微词的,对徐帅的爱戴超越父皇。这块碑尺寸小於徐达那块,工部的人不应该犯这个错。

太宗的诗文远不如宣德;立碑时宣德年龄小,文风还没形成。朱棣的晚年六年里竟未给广孝立碑(写了碑文,立了空碑),各史料传抄中并无赞诗;宣德初镌刻的姚广孝碑,却有赞诗;显然朱棣是等日后由儿子或孙子为姚大师树碑。还有柯支国的镇国山诗,这首诗应该是朝堂上,外使提出后,永乐临场发挥的,其文采气势远不如另外三首镇国山诗。

太祖碑比徐达碑矮,皇家也发现了。宣德十年(宣德已驾崩,断碑的剧本应该是诚孝张后安排;碑文是宣德或张后润色),然后地方官来报,太祖神功碑断,立即命人修,实录中工期很短。

疑点:1、工期短,不可能拆碑亭,重立碑,盖碑亭。这个基本上是磨平重刻。2、所以竣工后的那两位督造大臣获封赏很少,因为就没做那么多事。3、从现存碑文拓本看,还是有众多粗白点,并不像风化,应该是有字没磨平。4、好好的碑怎么就断了?有碑亭,雷击也是电击到外部亭子上,伤不到碑。5、退一步讲,就算雷击伤了碑,恰好就少了那几公分;堂堂国朝,再立一块,怎么就这么将就着呢?

所以:此碑根本就未断,也未受雷击。

御制宝山碑记

嘉定瀕海之墟,當江流之會。外即滄溟,浩渺無際。凡海舶往來,最為沖要。然無大山高嶼,以為之表識,遇晝晴風靜,舟徐而入,則安坐無虞。若或暮夜煙云晦冥,長風巨浪,帆檣迅疾,倏忽千里;舟師弗戒,瞬息差失,觸堅膠淺,遄取顛躓;朕恒慮之。今年春,乃命海運將士,相地之宜,筑土山焉,以為往來之望。其址東西各廣百丈,南北如之,高三十余丈。上建烽堠,晝則舉煙,夜則明火,海洋空闊,遥見千里。于是咸樂其便,不旬日而成。周圍樹以嘉木,間以花竹,蔚然奇觀。先是,未筑山之前,居民恒見其地有山影;及是筑成,適在其處,如民之所見者。眾曰:是蓋有神明以相之,故其兆先見,皆稱之曰寶山。因民之言,仍其名而不易,遂刻石以誌之。并系以詩曰:

滄溟巨浸渺無垠,混合天地相吐吞。

洪濤駕山㠎嶫奔,巨靈贔屓聲噓歕。

揮霍變化朝為昏,駭神褫魄目黯眢。

蒼黃拊髀孰為援,乃起兹山當海門。

孤高靚秀猶昆侖,千里示表欎㶿燉。

永令汛濟無憂煩,寶山之名萬古存。

勒銘悠久同乾坤。   永樂十年五月初九日。

御制重修孔庙碑文

道原于天,而具于圣人,圣人者,继天立极而统承乎斯道者也。若伏羲、神农、黄帝、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圣人,相传一道而已。周公没,又五百余年而生孔子,所以继徃圣开来学,其功览于尧、舜,故曰自生民以来,未有盛于孔子者也。夫四时流行,化生万物,而高下散殊,咸遂其性者,天之道也。孔子参天地,赞化育,明王道,正彝伦,使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夫夫、妇妇,各得以尽其分,与天道诚无间焉。故其徒曰: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又曰: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在当时之论如此,亘万古而敢有异辞焉!

呜呼,此孔子之道所以为盛也。天下后世之蒙其泽者,实与天地同其久远矣。自孔子没,于今千八百余年,其间道之隆替与时陟降。遇大有为之君,克表章之则其致治有足称者,若汉、唐、宋致治之君可见矣。

朕皇考太祖高皇帝,天命圣智,为天下君,武功告成,即兴文教,大明孔子之道,自京师以达天下。并建庙学,颁赐经籍,作养士类,仪文之备,超乎徃昔。孔氏子孙世袭衍圣公,秩视二品,世择一人为曲阜令,立学官以教孔、颜、孟三氏子孙。尝幸太学,释奠孔子,竭其严敬,尊崇孔子之道,未有如斯之盛者也。朕纉承大统,丕法成宪,尚推孔子之道,皇考之所以表章之者若此,其可忽乎!乃曲阜阙里在焉,道统之系,实由于兹,而庙宇历久,渐见隳敝,弗称瞻仰。徃命有司,撤其旧而新之,今兹毕工,宏邃壮观,庶称朕敬仰之意。俾凡观于斯者,有所兴起,致力于圣贤之学,敦其本而去其末,将见天下之士,皆有可用之材,以赞辅太平悠久之治,以震耀孔子之道,朕于是深有所望焉。遂书勒碑,树之于庙,并系以诗。诗曰:

巍巍玄圣,古今之师。垂世立言,生民是资。

天将木铎,以教是畀。谓欲无言,示之者至。

惟天为高,惟道与参。惟地为厚,惟德与含。

生民以来,实曰未有。出类拔萃,难乎先后。

示则不远,日用攸趋。敦叙有彝,遵于圣模。

仰惟皇考,圣道日崇。礼乐治平,身底厥功。

曰予祗述,讵敢或懈。圣绪丕承,仪宪永赖。

岩岩泰山,鲁邦所瞻。新庙奕奕,饬祀有严。

皷钟锽璆,璆磬戛击。八音相宣,圣情怡怿。

作我士类,世有才贤。佐我大明,于斯万年。

永乐十五年九月十九日立石。

按:文录自<永乐实录>(LB50-97)十五年九月,丁卯脩孔子庙讫工,上亲制碑文。孔庙碑系列,没有收录本文;但是收录了《永乐十六年重建尼山庙记碑》,颜缙撰。碑中说,庙成於永乐十五年,夏。与本文所指同一碑。

御制视学之碑  根据实录校正

朕惟帝王之兴,必首举学校之政,以崇道德、弘教化、正人心,成天下之才、致天下之治。唐虞三代之盛,率由于兹。后世之君,其学政或备或否,是以治不古若也。

我皇考,“圣神文武钦明启运俊德成功统天大孝”高皇帝。龙飞淮甸,渡江首建学校,亲祀孔子。日引儒臣讲论经义,求古圣人之道。身体力行,既统有万方,即诏府州县皆立学。天下士子云集京师,复新作庙学于鸡鸣山之阳。亲制教条,颁布中外;又命天下增广生员,复其家;府州县皆用春秋有事孔子,赐以乐舞。德教广被,海外诸国及蛮夷酋长,并遣子入学,教化之隆,视古为盛。

朕缵承大统,恪遵成宪。乃永乐四年三月朔,躬亲庙庭,谒先师孔子。前期三日雨,将事之夕、霠云澄霁、星纬昭明;暨旦,天宇穆清、旭日鲜丽。舍采于庙,退,即彝伦堂,文武群臣咸侍左右,师儒在席,诸生序列堂下。命祭酒胡俨等以次讲经,成礼乃还。夫学,以明道也。道之体,广大光明,配乎天地、日月;而其实不离乎彝伦、日用之间。孔子明之,上以承尧舜禹汤文武之传,下以为后世植纲常、开太平于无穷;而世之极其尊崇之礼者,非于孔子有所增益,特以著明其道之至大,天下不可一日而无也。惟我皇考继统帝王,尊师孔子,举天下皆约之,使由于斯道。是以,治化之盛、沦浃周遍,薄海内外,罔不向风慕义。

朕景仰宏谟,夙夜祗敬思,惟继承之道,不敢怠遑。爰因亲学,谨叙述皇考所以致隆治化之本,勒碑于庙,俾我子孙臣庶,尚克钦承于千万年。

永乐四年三月

永乐十六年进士制策文

永乐十六年三月辛亥朔,上御奉天殿试,行在礼部选中举人董璘等二百五十人。制策曰:帝王之治,天下必有要道。昔之圣人,垂衣裳而天下治。唐虞之世,治道彰明。其命官咨牧载之于书,有可见已成周之官倍蓰唐虞;备存周礼其详得而数之周礼。周公所作也,何若是之烦?与较之,唐虞之无为盖有径庭。然其法度、纪纲至为精密,可行于天下、后世何至秦而遂废?汉承秦毙去周未远,可以复古,何故因仍其旧而不能变与唐?因于隋宋,因五季亦皆若是。有可议者人之恒言为治之道,在于一道德而同风俗。今天下之广,生齿之繁?彼疆此域之限,隔服食趋向之异宜。道德何由而一风俗,何由而同子。诸生于经史、时务讲之熟矣。凡有禆于治道其详,陈之毋隐。朕将亲览焉。

皇帝勑谕进士王志碑 (附真迹碑刻)

朕惟圣贤之学,终始无闲,德业大成,必资持久。

尔绩:学能文、克应举、荐省览、敷言良。深嘉叹兹,特命尔歸荣故乡,以成德业,副朕所期,毋自满而骄,毋自怠而纵,博学、慎问、慎思、明辩,笃行。求至希圣、希贤。俟朕有命,尔既来朝,钦哉。故谕。    永乐四年三月二十五日。

祭文类:

祭东镇沂山碑1

维洪武三十五年岁次壬午七月壬午朔越十五日丙申,

皇帝遣道士杨崇翊、熊启南致祭于东镇沂山之神,曰:

惟神职司东方,掌天地生毓之气,雨旸时若,灾沴不兴,神功有焉。载在祀典,历代咸遵。惟我太祖高皇帝,以神功定天下,崇奉礼祭,洋洋感格三十余载,黎庶雍熙。建文昏愚,奸臣窃柄,神明弗佑,四海离心。朕奉祖训,来清群恶,荷天地山川之灵,战无不捷,堂堂之阵,直抵京师。岂期建文阖宫自烬,朕以诸大臣再三推戴,于六月十七日躬即帝位,嗣守高皇帝大业,既已昭告于天地社稷,必当遍告于各大山川。兹特遣官祭以牲醴,惟神有知,体朕至意,尚祈灵佑,助我皇明。尚飨。

祭东镇沂山碑2

维永乐四年岁次丙戌七月子朔越二十日丁未,

皇帝遣道士吴宗显、监生张初致祭于东镇沂山之神,曰:

昔者奸臣构祸,屠害诸王以及于予,予不得已以兵自救。赖皇天眷佑,岳镇海渎效灵,获定内难,遂安宗社。爰自即位以来,休养黎庶,普天降土,均视同仁。今安南贼人黎季犛及子黎苍,骄盈凶悖,屡犯边疆,首侵思明府、禄州等处地方,予为宽容,不肯兴师问罪,但遣使取索,黎贼巧词支吾,所还之地多非其旧。还地之后,复据西平州,逼胁命吏,又侵宁远州地方,占管人民,杀掳男女。边境之人,数年之内,罹其荼毒,岂可胜言。况安南之人,受其祸害不遗一家;占城之地,被其劫掠已逾数岁。数遣人告谕,冀其改过,罔有悛心,益骄益盛。予为天下之主,恭天成命,安忍坐视民患而不之救?今特命将出师,声罪致讨,实出予之所不得已。心在救民,岂敢用兵,尚念兵士远行,离其父母妻子,山川险阻,岚瘴郁蒸,跋涉劳勤,易于致疾。予惟念此,深用不宁。万冀神灵鉴予诚悃,闻于上帝,赐以鸿庥,潜消瘴疠,大振军威,早灭渠魁,永安遐壤。今年七月十六日兵行,特遣人致香币牲醴,先诣神所谨告。尚飨。

祭东镇沂山碑3

维永乐五年岁次丁亥,五月甲寅朔越十五日戊辰。皇帝遣道士杨寿山、监生李俊致祭于东镇沂山之神。曰:

比者,安南逆贼黎季犛及子黎苍,呈凶肆暴,屡攘边疆,侵夺思明府、禄州等处地方。予为宽待,不肯兴师问罪,但遣使谕使还地,黎贼巧词支吾,所还地多非其旧。还地之后,复据西平州。又侵宁远州地方,逼胁命吏,占管人民,劫掠资财,杀掳男女。边境之民,受其残酷。安南之人并被其害,诛求百端,老幼不宁;占城之地,累年遭其劫掠。予数遣人告谕,冀其改过,而贼念恶日甚,罔有悛心。予为天下主,视民涂炭安忍弗救,乃命将出师,声罪致讨,志在吊民,岂敢用兵,实出于不得已。赖皇天后土眷佑,岳、镇、海、渎效灵,将士奋忠贾勇,悉扫荡其孽党,抚安其良善。尚念其将士暴露于外,离其父母妻子,山川险阻,道路迢遥。今天气炎热,恐嵐瘴郁蒸,起居失调,易于感疾。予夙夜念此,寝食弗宁。万冀神灵鉴于城悃,闻于上帝,赐以庥祥,潜消瘴疠,早降清凉,将土安宁,百疾不作。

特遣人赍香帛牲醴,诣神所祭告。尚飨。

永乐四年祭中镇霍山文

昔者,奸臣搆祸,屠害诸王,以及于予,不得已以兵自救。赖皇天眷祐,岳镇海渎效灵,获定内难,遂安社稷。自即位以来,休养黎庶,普天率土,均视同人。今安南贼人黎季犛,及子黎苍,骄盈凶悖,屡犯边疆,首侵思明府禄州等处地方。予为宽容,不肯兴师问罪,但遣使取索。黎贼巧词支吾,所还之地,多非其旧。还地之后,复据西平州,逼胁命吏。又侵宁远州地方,占管人民,杀虏男女。边境之人,数年之内,罹其荼毒,岂可胜言。况安南之人,受其祸害,不遗一家。占城之地,被其劫掠,已踰数岁。遣人告谕,冀其改过,罔有悛心,益骄益盛。予为天下之主,恭天成命,安忍坐视民患而不之救。今特命将出师,予之所不得已,心在救民,岂敢用兵。尚念兵士远行,离其父母妻子,山川险阻,岚瘴郁蒸,跋涉劳勤,易于致疾。予惟念此,深用不宁,万冀神灵,鉴予诚悃。问于上帝,赐以鸿休,潜消瘴疠,大振兵威,早灭渠魁,永安遐壤。今年七月十六日兵行,特遣人致香币牲醴,先诣神所。谨告。

西岳华山祭碑(碑在山西华阴)

洪武三十五年遣道士致祭于西岳华山之碑文:

维洪武三十五年岁次壬午七月壬午朔越十五日丙申,

皇帝遣道士鲁惟心、陈弘道致祭于西岳华山之神,曰:

惟神职司西方,掌天地收藏之气,雨旸时若,灾沴不兴,神功有焉。载在祀典,历代咸遵。惟我太祖高皇帝,以神武定天下,崇奉礼祭,洋洋感格三十余载,黎庶雍熙。建文昏愚,奸臣窃柄,神明弗佑,四海离心。朕奉祖训,来清群恶,荷天地山川之灵,战无不捷,堂堂之阵,直抵京师。岂期建文阖宫自烬,朕以诸大臣再三推戴,于六月十七日躬即帝位,嗣守高皇帝大业,既已昭告于天地社稷,必当遍告于各大山川。兹特遣官祭以牲醴,惟神有知,体朕至意,尚祈灵佑,助我皇明。尚飨。

遣翰林院编修杨溥告靖难致祭炎帝陵文[瞬帝祭文相同]

明永乐初年,成祖朱棣遣翰林院编修杨溥告靖难致祭祭文

仰惟神圣,继天立极,功被生民,万世永赖。予嗣承大统,祗严祀事,用祈佑我国家,永底升平。

永乐祭黄帝陵文

维永乐拾贰年岁次甲午,八月(辛丑朔)十八日戊午。皇帝谨遣延安府通判、臣刘骥致祭于黄帝轩辕氏。曰:

昔者,奉天明命,相繼為君,代天理物、撫育黔黎、彛倫攸序、井井䋲䋲,至今承之,生民多福。思不忘而報,特遣使斋捧香幣。命有司诣陵致祭。

惟帝英靈來歆、來格、尚享。

碑阴

钦差道士邢志安,延安府通判刘骥、本府典吏谌思通;

鄜州同知王便,中部县知县崔福、县丞曹儒、典史王纯,

儒学教谕郑盛,翟道驿丞杜荣。医学训科贾仲偎、署阴阳学阙。保

延安府儒学教授王循,训导程镳。镛

鄜州儒学训导徐遹、医学典科赵志礼。道、透。

阴阳学典术齐俭、直罗巡检李恭。道、宜

洛川县儒学教谕杨智、巡检司巡检萧□。

税课局大使翟伯通。

本县礼房司吏王钊、工房典吏杨真。

 

永乐十三年敕建北镇庙碑

北镇医巫闾山之神,自昔灵应彰显,而卫国佑民厥绩尤箸,独其庙宇颓毁,至今弗克修治,朕心拳切,夙夜弗忘。敕至尔等即择日兴工,建立祠宇,饬严祀事,以称朕崇仰之意。故敕。

永乐十九年三月初七日立

碑阴刊刻洪熙元年(1425年)立石官员名字

按:永乐十三年的敕,洪熙元年地方官立为碑。

永乐皇帝御祭广孝文(底本版)

維永樂十六年嵗次戊戌,三月辛亥朔,越三十日庚辰。

皇帝遣鎮逺侯頋興祖,諭祭于太子少師姚廣孝之靈。曰:

惟卿忠誠端謹,識量弘逺,早悟佛理,寄迹方外。事朕藩邸多厯年。所曩者,奸兇搆禍,朕舉義師,以清内難。

卿竭忠効謀,克殫心膂;識察天運,言屢有驗。一徳一心,弘濟艱難。輔成家國,其績居多肆。朕統承天位,圗任舊人,特授卿以宫僚之位,朝夕啔沃,資益良深。

比者,謁朕北京,相見之頃,詞氣藹然。詎期信宿,端坐而逝。訃音来聞,良深悼痛。嗚呼!死生者人事之常。惟卿道徳崇髙,功行弘深,精進圓脩,超登妙覺。生能盡忠扵國家,茂建偉績,復能享有夀考,兼備五福。一旦乗化超焉而逝,出有入無,逰戲三昧而不滅,與道長存。自昔以来,如卿者豈易得哉!今特追封卿為榮國公,賜謚曰恭靖。遣人祭以素羞。惟靈不昧,尚克鑒之。

 


双穹宇宙

青石

记青文胜
[图片]


    一个人自杀需要几步?


    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正站在宫门前。皇宫朱墙黛瓦,衬得他一袭洗得发白的青衫愈发寒酸。

    他面孔青涩,长相很乖,透着一股文静的书生气,是长辈们最喜欢的那类年轻人。他应该笑的,他笑起来一定很好看,是非常干净,非常舒坦的那种好看。可此刻他却把唇咬的发白,眉头紧锁成团聚拢的远山。

    犀带锦袍的权贵官宦们从他身旁经行过,却连掷给他一个轻蔑或疑惑的眼神都...

记青文胜




    一个人自杀需要几步?



    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正站在宫门前。皇宫朱墙黛瓦,衬得他一袭洗得发白的青衫愈发寒酸。

    他面孔青涩,长相很乖,透着一股文静的书生气,是长辈们最喜欢的那类年轻人。他应该笑的,他笑起来一定很好看,是非常干净,非常舒坦的那种好看。可此刻他却把唇咬的发白,眉头紧锁成团聚拢的远山。

    犀带锦袍的权贵官宦们从他身旁经行过,却连掷给他一个轻蔑或疑惑的眼神都吝啬。不过他也不在乎,只是兀自沉思着。

    头顶灼热的烈日,如残酷的命运,炙烤着他家乡的每一个人,也炙烤着他自己。

    荒芜的田野,百姓饥饿与绝望的哭嚎,上门催征的小吏贪婪的目光与粗暴的呼喊,数次上访却如石沉大海的回应……一切的一切化作凝在他眉间的山峦,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我还有什么?

    我还能做什么?

    我到底应该怎么做?


    他一遍又一遍叩问着自己,听心潮在行色匆匆的各色人等中给予他一个纯净而单纯的回答。

    可心只是问他,你其实知道答案的,不是吗?


    一个人的命,与千万人的命。


    明明还有很多事想做的,想去游学,想去祭拜先贤,想去访览名山大川,想去吃各色风味,想去看海,想升到很高的位置上用自己的双手改变世道,想活的很长寿,想为父母养老送终,和妻子白头偕老,看孩子成家立业,长成很好很好的人。


    一个人的命,与千万人的命。


    并不是不怕死,只是有了比活着更重要的事就要去做,有了比死更害怕的东西要去避免。

    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避也。


    一个人自杀需要几步?


    一场大灾,一群贪求政绩的官员,一众苦不堪言的百姓,一段颠沛千里的旅途。

    以及一步。

 

    踏出那一步,将下颚放到绳子上的那一刻,他在窒息中恍惚地想到,比我想象的还疼啊。

    阳光洒满青石,也洒满了他的身躯。

    当血液在身体里开始凝固的那个瞬间,他竟忍不住想问:这热血会否会化作清泉,滋润故园的田野呢?

    这问题没有人回答,他也在嘈杂的人声中渐渐冷却了身躯。

    他将自己的身躯亦化作静默无言的青石。

地上走过来豺哥哥

洪武聖德頌并序

按:今日太祖诞,上宣德皇帝的颂诗。

昔元政不綱,生民塗炭,海内沸騰,上天厭亂。

命我太祖高皇帝為生民主,肇跡淮泗,天戈一揮,豪杰響應。

既渡大江、都金陵、用兵四方,所嚮克捷。

十餘年間,削平僭偽,天下大定。

建號改元,薄海内外,無有遠遐,悉賓悉臣。於是

制禮作樂,興學育賢,教化旁洽,民物康阜,熙然大和。

在位三十餘年,功德之盛,巍巍煌煌,卓冠前古。

升遐之日,萬方哀悼。

肆朕纘承鴻業,恭思開創之難,永懷繼述。夏書曰:

明明我祖,萬邦之君。有典有則,貽厥子孫。

先聖後聖,其揆一也。

謹撰洪武聖德頌一篇,用以詠歌於不忘焉。其辭曰:

天厭胡元,啟我皇明。太租聖神,受命而興。...

按:今日太祖诞,上宣德皇帝的颂诗。

昔元政不綱,生民塗炭,海内沸騰,上天厭亂。

命我太祖高皇帝為生民主,肇跡淮泗,天戈一揮,豪杰響應。

既渡大江、都金陵、用兵四方,所嚮克捷。

十餘年間,削平僭偽,天下大定。

建號改元,薄海内外,無有遠遐,悉賓悉臣。於是

制禮作樂,興學育賢,教化旁洽,民物康阜,熙然大和。

在位三十餘年,功德之盛,巍巍煌煌,卓冠前古。

升遐之日,萬方哀悼。

肆朕纘承鴻業,恭思開創之難,永懷繼述。夏書曰:

明明我祖,萬邦之君。有典有則,貽厥子孫。

先聖後聖,其揆一也。

謹撰洪武聖德頌一篇,用以詠歌於不忘焉。其辭曰:

天厭胡元,啟我皇明。太租聖神,受命而興。

龍飛之初,有眾一旅。豪杰來從,雲龍風虎。

既渡大江。定鼎金陵。羣雄紛爭,載經載營。

偽漢恣睢,為我勍敵。大戰鄱陽,湖水為赤。

既殲其渠,勢若燎毛。江漢息波,安流滔滔。

還攻偽吳,士誠就縛。兩淅寧居,氛祲不作。

閩粵順附,東南廓清。長驅中原,西北悉平。

乃順民心,乃登九五。天地再新,聖作物覩。

日所出入,囿于幅員。無有遠邇,蟠地際天。

玉帛車書,咸統于一。四裔率服,九有寧謐。

雨晹順序,年穀屢登。邊徹烽燧,庫藏甲兵。

文教誕敷,治道聿隆。禮樂明備,絃歌渢渢。

靡賢弗庸,靡才弗育。載詠菁莪,載歌棫檏。

兆姓之繁,皞皞熙熙。

謳歌鼓腹,帝力何知。三十餘年,垂拱而治。

龍輿上賓,如䘮考妣。德合堯舜,功高禹湯。

聖謨孔昭,垂憲百王。皇祖中興,皇考善繼。

施及小子,式纘大位。

永惟開創,功德配天。敬作頌詩,播之萬年。


古波罗的中侍奉橡树的神

大明帝国和他的开创者。

消失在火中的皇帝。

捏人捏的,因为没想好设定就先随便捏来玩玩。

是年号拟人,带有亿点点玄幻因素。

p1洪武,p2建文。

洪武的眼白是黑色以及脸上的黑斑是因为杀大臣过多而积累下来的怨气;洪武的头发长度是大明帝国的生命长度。

建文脸上的红色印记是因为以一把火结束了自己而留下;戴面罩是因为自卑,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的印记。

手中捧着的星火是大明国运。洪武创造了大明,所以他手中是一点一点聚集起来的星火;建文的国运被永乐终端,所以星火被断开,象征太子一脉和皇位的断绝。

眼睛颜色是名字的偏旁。

绿色是木,红色是火,黄色是土,白色(灰色)是金,蓝色是水。

金色是洪武...

大明帝国和他的开创者。

消失在火中的皇帝。

捏人捏的,因为没想好设定就先随便捏来玩玩。

是年号拟人,带有亿点点玄幻因素。

p1洪武,p2建文。

洪武的眼白是黑色以及脸上的黑斑是因为杀大臣过多而积累下来的怨气;洪武的头发长度是大明帝国的生命长度。

建文脸上的红色印记是因为以一把火结束了自己而留下;戴面罩是因为自卑,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的印记。

手中捧着的星火是大明国运。洪武创造了大明,所以他手中是一点一点聚集起来的星火;建文的国运被永乐终端,所以星火被断开,象征太子一脉和皇位的断绝。

眼睛颜色是名字的偏旁。

绿色是木,红色是火,黄色是土,白色(灰色)是金,蓝色是水。

金色是洪武特有的瞳色哦~

(年号拟人大概只会搞明朝的那十七个年号惹)

绵绵
内心os:这是我当初吃的珍珠翡...

内心os:这是我当初吃的珍珠翡翠白玉汤吗

内心os:这是我当初吃的珍珠翡翠白玉汤吗

某不知名语擦选手

人不自轴枉少年!(?)

洪武三十一年春末,已渐入夏,足可微察蝉鸣,时喟然长叹,复垂首窥镜自视,见两鬓如霜,遂言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愈觉己之境况不佳等言,谁知后事竟一语成谶,朕果于今夏不慎染疾。

而今缠绵病榻,更感周身乏力,自知大限将至,本该就此抛却世间杂事,然允炆年幼,素性宽仁,藩王拥兵势大,他日恐为祸事,子孙如此,朕纵死难安。

今将辞世远行,暗数过往,朕平生所愿,亦不过百姓安乐,官吏廉洁,与妻偕老,子孙和美四者。朕尽此生,只得其一,少观佛家经典,中言因杀业过重所致,若问己心可曾有悔?必答无悔无愧。

朕年少坎坷,初为布衣,后入皇觉,再做行僧,遍地饿殍,白骨露于野,凄凉之余更怒天子无道,肉食者鄙,强征暴敛,苛捐杂...

洪武三十一年春末,已渐入夏,足可微察蝉鸣,时喟然长叹,复垂首窥镜自视,见两鬓如霜,遂言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愈觉己之境况不佳等言,谁知后事竟一语成谶,朕果于今夏不慎染疾。

而今缠绵病榻,更感周身乏力,自知大限将至,本该就此抛却世间杂事,然允炆年幼,素性宽仁,藩王拥兵势大,他日恐为祸事,子孙如此,朕纵死难安。

今将辞世远行,暗数过往,朕平生所愿,亦不过百姓安乐,官吏廉洁,与妻偕老,子孙和美四者。朕尽此生,只得其一,少观佛家经典,中言因杀业过重所致,若问己心可曾有悔?必答无悔无愧。

朕年少坎坷,初为布衣,后入皇觉,再做行僧,遍地饿殍,白骨露于野,凄凉之余更怒天子无道,肉食者鄙,强征暴敛,苛捐杂税,不顾百姓安危,此非明主所为。后身投红巾军中,蒙郭子兴元帅赏识,借此安身立命,领兵征伐。

民心所向,天命属朕,是以朕得天下,而方国珍、张士诚、陈友谅等人相继消亡。彼时四海将定,朕顺天命,于应天府称帝,国号大明,改元洪武。

既登其位,必主其事,朕向来不避布衣出身之实,更可感百姓所感,知百姓苦所苦,方能与之谋福。所谓民贵君轻,在乎民为水,君做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朕可以布衣之身登临帝位,除天命如斯外,即由此因所致,故民为重,而君次之。

刑错许严,杀业或重,朕百年之后不过白骨一具,身后功过任人凭说,朕自问无愧于心便可。唯盼他朝朕于青冥间俯仰,得见日月昭昭,而我大明立于万世之巅,如此,于愿足矣。

• 沧海遗珍  古董图库 •
  1. 明洪武暗印菊花纹盘
  2. 尺寸:直径15.5cm
  3. 品相: 先天窑裂如图

明洪武暗印菊花纹盘

尺寸:直径15.5cm
品相:先天窑裂如图 

藏品说明:洪武时期,朱元璋初定天下,定都南京,由于皇宫的需求,在景德镇珠山设立御窑厂,烧造皇家用瓷,此时的官窑瓷器并不落款,大多底不上釉,业内称米糊底。此盘撇口,斜削足,釉面白中泛灰,与明早期烧造工艺欠缺有关,内盘沿印模缠枝菊花纹,很典型的明早期的作品。  

明洪武暗印菊花纹盘

尺寸:直径15.5cm
品相:先天窑裂如图 

藏品说明:洪武时期,朱元璋初定天下,定都南京,由于皇宫的需求,在景德镇珠山设立御窑厂,烧造皇家用瓷,此时的官窑瓷器并不落款,大多底不上釉,业内称米糊底。此盘撇口,斜削足,釉面白中泛灰,与明早期烧造工艺欠缺有关,内盘沿印模缠枝菊花纹,很典型的明早期的作品。  

LCP

洪武朝皇权下乡 土地与税收

“天下之患在于土崩,不在于瓦解,古今一也。"

历朝历代都无法解决的问题,土地制度与税收

(以下没有褒贬,也不算感想,随便写写)

汉朝豪强割据、门阀遍地,致隋唐尚武定藩、大肆崇佛,后安史之乱、武装割据亡国,致宋尚文抑武、振兴理学,打不过蛮夷又死了,致元无政府主义,土地和财富迅速积聚到极少数人手中,海外贸易大行(但士人集团出路少,农民饿死甚多,政局无稳定性)。

朱元璋不算没有文化,其注《道德经》:"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当是时,天下初定,民顽吏弊,虽朝有十人而弃市,暮有百人仍为之,如此者岂不应经之所云?朕乃罢极刑而囚役之,不逾年而朕心减恐。"

《明太祖实...

“天下之患在于土崩,不在于瓦解,古今一也。"

历朝历代都无法解决的问题,土地制度与税收

(以下没有褒贬,也不算感想,随便写写)

汉朝豪强割据、门阀遍地,致隋唐尚武定藩、大肆崇佛,后安史之乱、武装割据亡国,致宋尚文抑武、振兴理学,打不过蛮夷又死了,致元无政府主义,土地和财富迅速积聚到极少数人手中,海外贸易大行(但士人集团出路少,农民饿死甚多,政局无稳定性)。

朱元璋不算没有文化,其注《道德经》:"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当是时,天下初定,民顽吏弊,虽朝有十人而弃市,暮有百人仍为之,如此者岂不应经之所云?朕乃罢极刑而囚役之,不逾年而朕心减恐。"

《明太祖实录》:“河北州县,时兵革连年,道路皆榛塞,人烟断绝”、”累年租税不入,租税无所从出“。

朱的土地政策一言以蔽之,即: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两票制都不行,我要一票(发票)制。

皇权归根结底是治理权和收税权,相权被分被灭,和贵族政治倒台不无关系(但这是另一个话题了),寒门擢士,形成文官集团,同样获取剩余价值和中间利益(不是说不好)。朱的办法,是皇权直插到底,直接对所有底层负责。其实他对底层更知道问题,不管谁都是土地能瞒就瞒。

元朝户籍制度极其混乱,朱于洪武三年定户贴,先把人定死,又经过十年对中间阶层的清洗,洪武十四年,朱决定开始清算土地,先于黄册清赋税,又于洪武二十年编鱼鳞图册,断断续续厘清全国土地。以前所有朝的粗放式管理达到史上无有的精细程度。不敢太贪(不贪不可能死也不可能)的官吏系统还保证了管理费用的低廉。

加上军屯(建设兵团)的发展,洪武后期全国耕地面积近九百万亩,元末几无人烟的华北(以北京为中)还有余粮。朱棣能起兵不能说无益。朱又于洪武二十八颁旨新垦田永不起科,再不征税。

打仗都是一时的,所有的复杂性都在这些田赋税收之后,这才是真正的斗争,朱花了几乎三十年做到这一步,就算利益集团再清洗,他的基本盘稳如泰山。

当然,朱标之死动摇了政治的基本盘,皇权让与和土地资本化继续不可避免,土木堡之变堪比安史之乱,中后期财政危机和商品经济的发展(尤其江南资本的持续反抗)促成了一条鞭法的诞生,但制度无解,回天乏力。究竟谁斗倒了谁,Tai Zu说,还是土地全部收||归||国||有吧(祥瑞)。

核桃蛋的博物馆
守军铜令牌 明洪武二十三年 辽...

守军铜令牌 明洪武二十三年 辽宁义县三沟村河套出土 义县文物保护管理所藏

Bronze Token of Authority of the Tizhou Wei/1390/Unearthed at Sangou Yixian,Liaoning China/Yixian Cultural Relics Protection Management Office

紫铜范铸 柄有系孔 正面周饰回纹 中刻令字 左刻 洪武二十三年造 右下刻 义字九号 背面刻 夜禁严肃巡缉奸邪 ...

守军铜令牌 明洪武二十三年 辽宁义县三沟村河套出土 义县文物保护管理所藏

Bronze Token of Authority of the Tizhou Wei/1390/Unearthed at Sangou Yixian,Liaoning China/Yixian Cultural Relics Protection Management Office

紫铜范铸 柄有系孔 正面周饰回纹 中刻令字 左刻 洪武二十三年造 右下刻 义字九号 背面刻 夜禁严肃巡缉奸邪 柄两面刻 义州 为明洪武年间义州卫守军用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