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洪湾

1805浏览    18参与
哇呜呀嘿哟诶啊子小

【APH】呆毛公主(2)

※CP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王湾

※非典型童话设定

※无脑文,看着开心就行

※人物属于本家,ooc属于我

※开学前最后一发,各位,咱有缘再见!

上篇请走呆毛公主(1)

正文:

伊丽莎白·海德薇利,一位优雅端庄的贵族淑女,就在刚才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被欺骗了。
“所以说你不是公主?”
王湾点头。
“而且那个巫师还是你亲哥哥?”
“对。”
“那么也就是说,即使我把你救出来也不会有什么奖励?”
王湾眨眨眼很是无辜,“我不知道啊。”
“哦。”伊丽莎白盯着王湾,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转身朝王湾挥挥手,“既然如此那就再见了。”
王湾抱着小狼,呆愣着注视伊丽莎白的背影愈来愈远,“等等!”...

※CP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王湾

※非典型童话设定

※无脑文,看着开心就行

※人物属于本家,ooc属于我

※开学前最后一发,各位,咱有缘再见!

上篇请走呆毛公主(1)



正文:

伊丽莎白·海德薇利,一位优雅端庄的贵族淑女,就在刚才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被欺骗了。
“所以说你不是公主?”
王湾点头。
“而且那个巫师还是你亲哥哥?”
“对。”
“那么也就是说,即使我把你救出来也不会有什么奖励?”
王湾眨眨眼很是无辜,“我不知道啊。”
“哦。”伊丽莎白盯着王湾,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转身朝王湾挥挥手,“既然如此那就再见了。”
王湾抱着小狼,呆愣着注视伊丽莎白的背影愈来愈远,“等等!”王湾突然大喊一声,等到伊丽莎白疑惑地转过头时她才举起手弱弱地说了句,“那个伊丽莎白小姐,你知道怎么回去吗?我不识路,而且……那塔太高了,我自己上不去………………”
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一脸无奈,最后看着装作纯真无辜实际上眼睛里笑得像只狐狸似的王湾无奈地叹了口气,认命般走到王湾面前,俯视坐在石头上的王湾,语气听起来一点儿也不友善,“说吧,你想干什么。”
王湾眨眨眼,“我能干什么呢?我只是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姑娘。”王湾怀里的小狼适时的瑟缩一下,侧面证实了王湾的“弱小可怜”。
伊丽莎白认命的摆摆手,“好吧好吧,我会带你到王城的。”
“为什么是王城?”王湾有些不解。
“那当然是因为——”伊丽莎白森然一笑,把刀插进了地里,“我要去刺杀国王啊。”
“噢。”
王湾冷漠的反应让伊丽莎白感到无趣,她耸耸肩,“好吧,是开玩笑的……虽然你不是公主,但国王那个傻x又不知道,所以我当然要去领赏咯。”
“噢。”
伊丽莎白扶额,“你这小丫头怎么那么冷漠?”
“我这不叫冷漠,是对无关紧要东西的不在意。”王湾一本正经的解释着,“我不在乎你去王城要干嘛,我只在乎你带不带我去玩。”
得,一个被亲哥压抑了天性的熊孩子。
伊丽莎白毫不费力的给王湾下了个定义,顺便心疼了一波不知道在哪里的巫师。
公主虽然不是真公主,但却也有着公主吸引小鸟小动物的奇异能力。在第不知道多少次赶走飞到王湾身边的猫头鹰后,伊丽莎白终于忍不住问道,“这些猫头鹰怎么回事?你家养的吗?一只只看见你和看见主人似的黏上来。”
王湾看着伊丽莎白颇为惊讶,“你怎么知道这是我家养的?”
对不起我还真不知道。
王湾见伊丽莎白没接话,自己接了话茬,“我哥怕我一个人待在塔上无聊,就养了几只猫头鹰来陪我。”
“那你哥呢?怎么不陪你?”
伊丽莎白不问这句还好,一问就看见王湾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在篝火下一双眼睛隐隐泛着水光,“朋友,你知道留守儿童这几个字怎么写吗?”
❈❈❈
江湖上一直都流传着一个传说,真正的公主自幼就会被女巫捉走或者诅咒,没有女巫那就会有可怕的继母。长大后不能吃苹果,因为可能有毒;不能乱梳头,因为梳子上可能有毒;不能乱拿陌生商贩的发带,因为可能这个商贩没有营业许可证,卖的是假冒伪劣产品,有毒;还要远离纺锤、森林、青蛙、……一不留神还会被大山深处的龙给抓回山洞打扫卫生,很惨。但是公主也很美好,公主们永远都是那么的美丽、优雅,穿着漂亮的裙子,在舞会上翩翩起舞。真正的公主即使睡在几百层天鹅绒的垫子上依旧感觉的出来垫在下面的一粒豌豆,真正的公主永远穿的是水晶鞋,真正的公主身上永远都有让鸟类以为她是棵树然后来落在枝头的debuff……
对此王湾表示,公主一定是什么珍惜保护动物。
“能够在这样苛刻的条件下存活下来的,已经不算是公主了吧……这整个就是一勇士啊!”
当然王湾在说出这句话时候根本就没有发现身边的“贵族淑女”伊丽莎白脸上的异样。
——TBC——


笵途安饭团
别人的点图我好怕打雷了

别人的点图我好怕打雷了

别人的点图我好怕打雷了

笵途安饭团

p1是别人点的洪湾

p2是魔法罢工少女~

p1是别人点的洪湾

p2是魔法罢工少女~

哇呜呀嘿哟诶啊子小

【原创】魔女与猫(0)

※主洪湾副中露(王耀×安娜·布拉金斯基)

※似乎童话向

※ooc严重,文风不知道跑哪去系列

正文:
“请问有人吗?”年幼的小女孩轻叩房门,用稚嫩的童声询问同时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敲着木门,“请问有人吗?请问有没有人在家?”一遍又一遍地询问,女孩软糯的声音逐渐飘散在了轻柔的风里。
“嘎吱——”
这是木门被推开的声音,女孩踮起脚尖好奇地张望着屋内,却只看见一片漆黑。
“女孩,你是在找我吗?”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女孩一跳,她环顾四周却怎么也找不到人,“我在这里,女孩。”女孩抬起头,这才发现了躲藏在木门后面的人,她只露出一双森色的眼睛和一缕棕色的鬈发,其余全部隐藏在黑暗里面,与黑暗融为一体。
女...

※主洪湾副中露(王耀×安娜·布拉金斯基)

※似乎童话向

※ooc严重,文风不知道跑哪去系列

正文:
“请问有人吗?”年幼的小女孩轻叩房门,用稚嫩的童声询问同时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敲着木门,“请问有人吗?请问有没有人在家?”一遍又一遍地询问,女孩软糯的声音逐渐飘散在了轻柔的风里。
“嘎吱——”
这是木门被推开的声音,女孩踮起脚尖好奇地张望着屋内,却只看见一片漆黑。
“女孩,你是在找我吗?”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女孩一跳,她环顾四周却怎么也找不到人,“我在这里,女孩。”女孩抬起头,这才发现了躲藏在木门后面的人,她只露出一双森色的眼睛和一缕棕色的鬈发,其余全部隐藏在黑暗里面,与黑暗融为一体。
女孩有些害怕,握着竹篮的小手抓得更紧了,她鼓起勇气举起竹篮,怯生生地说道:“您——您好,哥哥和我刚刚搬到这里,这是哥哥做得点心,特别好吃……那个……哥哥告诉我说好吃的东西要和别人分享……我……这个……”声音越来越小,女孩的头也越来越低,最后干脆听不到她在说什么。女孩的大眼睛里面泪水在其中打转,她感觉自己好像把这件事情搞砸了,对方也不喜欢自己。
长久的沉默之后,对方终于发出了声音,这是一个无比温柔的声音,就像来自林间轻柔的风,“所以是特地送给我的是吗?”伴随着木门的嘎吱声,女孩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穿着森绿色长裙的少女。少女蹲下身子,从女孩手里接过篮子,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谢谢你!”
“没……没关系的!”
“女孩,你叫什么名字?”少女用手撑着脑袋,笑眯眯地问道。
“王……王湾……”
“王湾是吗?我记住了。”少女微侧着头,好像在倾听森林那端的声音,“你听见了吗?好像有人在找你。”
女孩也在认真听着,突然她朝着外边跑去,一边跑一边回过头向少女打招呼,“是我哥哥来找我了!小姐姐你叫什么名字?改天我再来找你玩!”
“******”
“嗯?小姐姐你叫什么我没听清楚?”
少女朝女孩挥了挥手,然后走进了小房子里,随着木门的缓缓闭合,少女再也没有出过这栋房子。
……
又是暴雨夜。
王湾抱着双腿坐在床上,双眼无神地盯着自己的脚趾。屋外的暴雨疯狂地砸在屋顶,混杂着鹤唳风声撞击着这个不大的小木屋。
哥哥走的时候也是这般情景。
回想起王耀离开的那个夜晚,王湾的眼眶又不禁红了起来。
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TBC——

十八日的

高中生日常01


伊丽莎白把窗帘拉开,曙光微曦。
已经6:30了。
无论是什么季节都让人很嗜睡啊。
床上的林晓梅因为身侧被窝突然钻进的空调冷气而瑟缩了一下,随即一扯被子把自己裹成个茧,睡。
伊丽莎白知道自己此刻绝对叫不醒自家恋人,惯例先迅速收拾好自己,再慢慢解决这只大懒虫。
“今天的幸运色...是蓝色呢。”正当伊丽莎白纠结于深蓝和浅蓝的内衣哪个适合林晓梅时,被子里传来软糯的声音。
“伊莎伊莎。”露在被窝外的呆毛精神的抖了一下,而其主人还蜗在大茧里。
“嗯?你醒啦。”
她蹲在床边,正想撩起被子,却不料被人先一步。
“啾~”
少女特有的体香和晨起的慵懒味道杂糅在一块,入口都是甜腻。
伊丽莎白只觉得抱着了一块温软香玉,还吃到了一块蜂蜜。
“...


伊丽莎白把窗帘拉开,曙光微曦。
已经6:30了。
无论是什么季节都让人很嗜睡啊。
床上的林晓梅因为身侧被窝突然钻进的空调冷气而瑟缩了一下,随即一扯被子把自己裹成个茧,睡。
伊丽莎白知道自己此刻绝对叫不醒自家恋人,惯例先迅速收拾好自己,再慢慢解决这只大懒虫。
“今天的幸运色...是蓝色呢。”正当伊丽莎白纠结于深蓝和浅蓝的内衣哪个适合林晓梅时,被子里传来软糯的声音。
“伊莎伊莎。”露在被窝外的呆毛精神的抖了一下,而其主人还蜗在大茧里。
“嗯?你醒啦。”
她蹲在床边,正想撩起被子,却不料被人先一步。
“啾~”
少女特有的体香和晨起的慵懒味道杂糅在一块,入口都是甜腻。
伊丽莎白只觉得抱着了一块温软香玉,还吃到了一块蜂蜜。
“早,上,好!”林晓梅绽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笑靥如花。
阳光正巧照进室内,暖暖的钻进俩人之间。
“早,早上好。”绯红爬上脸颊,伊丽莎白控制不住自己上扬的嘴角,托住怀里人的脑袋,也回了一个早安吻。
这回轮到林晓梅害羞了,一头栽进伊莎的肩窝。
“帮我穿衣服。”
“深还是浅?”
“浅蓝!”
指尖在白皙的肌肤上游走,随伊丽莎白的动作抬胳膊伸腿,自己则美美的睡了个回笼觉。
等穿好了衣服,梳好了头发,林晓梅才悠悠转醒。
“嗯哼。”细不可闻的鼻音,阳光暖得她眯着眼睛伸了个懒腰。
美好的画面。
“最喜欢伊莎啦。”
“再不走可就要迟到了哦。”
“嗯嗯。”


“湾湾。”
“嗯?”
“告诉你个秘密。”

“我也最喜欢你啦。”

———————我是甜饼的分界线—————
开新坑 反正是傻白甜日常૧(●´৺`●)૭

十八日的
#之前的万圣贺文#第一次写oo...

#之前的万圣贺文
#第一次写ooc注意
#主cp腐女子组,混有极东,亲子分,味音痴,软绵绵,雪肌姐妹,水油组,避雷注意
#想扩洪湾同好!!!大佬们看我!!

今天是万圣节.
一个愉快的节日,但是我们可爱的晓梅并不打算出门.
“啾 万圣到了!”林晓梅趴在床上,然后翻了个身,在FB与大家都道了万圣节快乐,一抬眼却瞧见了挂在衣架上今天本来打算扮演的吸血鬼装扮。
林晓梅不打算出门的原因很简单,她要在家里等待伊丽莎白。伊莎跟她说过今天会回来。
林晓梅开心的在床上左右翻滚,心里仿佛有只小鹿在乱撞,40多厘米长的呆毛因为翻滚被压在身下无数次,但是在她的主人在听到欢快的门铃后,马上精神的弹了起来。
“是伊莎吗——”整理一下被弄皱...

#之前的万圣贺文
#第一次写ooc注意
#主cp腐女子组,混有极东,亲子分,味音痴,软绵绵,雪肌姐妹,水油组,避雷注意
#想扩洪湾同好!!!大佬们看我!!



今天是万圣节.
一个愉快的节日,但是我们可爱的晓梅并不打算出门.
“啾 万圣到了!”林晓梅趴在床上,然后翻了个身,在FB与大家都道了万圣节快乐,一抬眼却瞧见了挂在衣架上今天本来打算扮演的吸血鬼装扮。
林晓梅不打算出门的原因很简单,她要在家里等待伊丽莎白。伊莎跟她说过今天会回来。
林晓梅开心的在床上左右翻滚,心里仿佛有只小鹿在乱撞,40多厘米长的呆毛因为翻滚被压在身下无数次,但是在她的主人在听到欢快的门铃后,马上精神的弹了起来。
“是伊莎吗——”整理一下被弄皱的衬衫,火速冲了过去,说实话比她的本子带货后冲出去拿的速度还要快.
“不给糖就捣蛋哦!”一开门是本田菊的声音,他扮演的是丧尸,白色的长衣上沾满了血迹,身后好像还跟着一个贴着符的僵尸,林晓梅一眼认了出来。
“湾湾!我和小菊来找你要糖了啊鲁!”
林晓梅展开一个笑容,有那么一瞬间的失落,从篮子里拿出糖果,不忘调侃一两句。
“老师居然也跟着他们一起来闹,真是难得呀。”
王耀抱怨了一两句湾湾长大了都敢调侃大哥了,本田菊则害羞的道了声林桑万圣快乐,剩下的林晓梅没听清,但是她看到了王耀牵起了本田菊的手,就像小时候本田菊扯住王耀衣角那样,在道了别后他们的身影在南瓜灯闪烁的街道上渐行渐远,直到消失在尽头。
林晓梅关上门,坐在回廊的阶梯上,安静的等待着下一位来客以及她的爱人。
“叮咚——”这次的来客是两位欧洲人,相同的绿眼眸,在灯下反着好看的光,左边小麦色肌肤的男人先开了口
“你好哦!可爱的林小姐,我是安东尼奥,万圣节快乐!”右边的男生有着上翘的呆毛,原本进门时不屑的表情,在知晓主人是一位女士后,立马转变了态度,然后骂了安东尼奥一声混蛋。
“混蛋,和女孩子交流才不是这样啊!”他抢在安东尼奥前面,“亲爱的小姐嗯.... 我是说....今天是万圣节....我们...我们.....噢岂可修!”因为被林晓梅略带笑意的琥珀色大眼眸注视着,不知不觉就红了脸,默默骂了声岂可修后被安东尼奥救了场
“噗噗罗维诺你这个样子好像一个番茄”安东尼奥发出爽朗的笑声,然后受到了罗维诺一万点头锤攻击。
林晓梅在一旁看的笑了出声,从篮子里抓了一把糖果,递给他们
“糖果在这里,最后祝你们万圣快乐,拥有一个愉——快的夜晚哦!”
残血的安东尼奥给林晓梅一个让人担忧的微笑,在罗维诺的骂骂咧咧声中走出了房门。

接下来林晓梅家里还迎接了同样扮演吸血鬼的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值得一提的是亚瑟用魔法给林晓梅变出来一个很大的蝴蝶结,她费了点力气才把它们搬进里屋。
还有弗朗西斯和马修,那个法/国人今天居然穿上了衣服还是帅气的西装,听他自己说是因为他并不喜欢那些什么鬼怪,比起这些还不如让马修在家里好好照顾熊二郎,不过马修执意要出来他只能一起。林晓梅能从弗朗无奈的眼神里看出一些其他什么东西。
冬妮娅和娜塔莎也出来了,他们穿着同样的女仆装,林晓梅明明记得娜塔莎没有他哥哥是很少出来的,以及平时根本不会穿上的女仆装,娜塔莎的宽容,在她姐姐面前,好像完全展露无遗。也许她平时就是这样一个温柔的人。
以及吵闹的基尔伯特,你不敢相信罗德居然也出来了。两个极端的人相处在一起,让林晓梅的耳朵一边充满keseseses一边则是大笨蛋先生
基尔伯特甚至还直接碰了碰罗德的呆毛,惹的那个贵族小少爷红了脸,林晓梅也许能明白为什么伊莎平时会那么头疼了。

迎接完所有的人,林晓梅还是坐在了回廊的阶梯上,她有点失落,伊丽莎白没有回来,她甚至开始怀疑伊莎说的话的真假。
“回去睡觉吧....”指针已经快要指向12,困意袭来,在她站起身想要回去的时候,门铃再一次响起来。
林晓梅再次开门,这一次,她等到了她想要的人。
“伊莎,你终于回来了!”粟色的卷发,绿宝石一般的眼眸,挂着淡淡的笑容,这一切都让林晓梅心跳。她兴奋的扑过去,埋在了她爱人的胸,闻着令人安心的气味,她闭上了双眼。
伊丽莎白因为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向后退了一步,但还是紧紧抱住了小小只的女孩“湾湾....太抱歉了,上司那边突然有任务,不能好好陪你了”伊丽莎白歉意的拍拍她的背,她的鼻息间都是香香软软的味道,一脸宠爱的感受着怀里的人蹭来蹭去,却没有阻止的的瞧着左右乱晃的呆毛,然后将她抱了起来,垂眸凝视她爱人的脸颊。
“万圣节过得好吗?”
林晓梅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小小声的说
“没有伊莎的万圣,不是一个完整的万圣,所以‘好’也是不完整的”
伊丽莎白在听见这话时愣了一下,随即便笑了出来。
“噗湾湾真可爱。”伊丽莎白将头低了下来,靠近林晓梅粉嫩的唇“所以我回来了.”
"万圣快乐,我的爱人"两唇相封,弥漫在空气中有两种味道
一种是糖果.

一种是爱.


END.



ps:尽管洪湾冷可这就是我本命啊!自割腿肉老开心了一点都不疼/微笑






哇呜呀嘿哟诶啊子小

2017年文更计划

关于毕业后或许会写的文,怕自己记不住先屯着,占tag抱歉。

其他未标明完结的文会在中考结束后恢复更新

1.When In Paris

cp:美食组(王耀×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

食用说明:①背景为20世纪40年代的法/国/巴/黎
②弗朗索瓦丝烟花女设定,不喜误入
③脑洞来自余秋雨的《文化苦旅》中某一章
④预览:

许多年以后,弗朗西斯坐在自己的餐厅里同附近年轻的居民讲述着大半个世纪前的往事,他一面回忆着一面用连贯的带着沧桑的声音诉说着,“我见过的最怪诞的人是一个中/国留学生,他的生活来源是考博士的奖学金,为了生活他一个一个的考,所考取的专业跨度很大,但他却乐此不疲,后来莫名其妙的,他似...

关于毕业后或许会写的文,怕自己记不住先屯着,占tag抱歉。

其他未标明完结的文会在中考结束后恢复更新

1.When In Paris

cp:美食组(王耀×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

食用说明:①背景为20世纪40年代的法/国/巴/黎
②弗朗索瓦丝烟花女设定,不喜误入
③脑洞来自余秋雨的《文化苦旅》中某一章
④预览:

许多年以后,弗朗西斯坐在自己的餐厅里同附近年轻的居民讲述着大半个世纪前的往事,他一面回忆着一面用连贯的带着沧桑的声音诉说着,“我见过的最怪诞的人是一个中/国留学生,他的生活来源是考博士的奖学金,为了生活他一个一个的考,所考取的专业跨度很大,但他却乐此不疲,后来莫名其妙的,他似乎对考博士失去了兴趣,离开了学校不找工作,就在巴/黎的下层社会瞎混,三教九流都认识,就连最下等的妓/院都了如指掌。后来不知怎么的,他成了妓/院区小教堂的牧师,成天拯救着巴/黎烟花女和嫖客的灵魂,我去看过他的布道,那情景十分有趣,从他的喉咙里发出带有明显的中/国口音的法语,竟显得那样神秘,只是,除了神秘,我还听出来了寂寞和潦倒……到现在我还记得他布道时的眼神坚定,双眼未曾染上一丝一毫的俗世尘埃,但是,每当他结束了布道,他的眼睛总是不经意的瞟向那个经常倚靠在墙上穿着廉价又庸俗艳丽的衣服的漂亮法/国女人,那个女人看上去对他的布道兴致缺缺,打着哈欠没多久就转过身走进她在的那家妓/院,当然这个女人还带走了他所有的目光……”


2.与君同行

cp:牡丹莲+耀湾

食用说明:①此文两条线,明线为耀湾,暗线为牡丹莲
②前半部分主要是耀湾,后半部分为牡丹莲
③结局可能会有菊湾出没,雷者注意
④耀湾年龄差12岁,师生设定,牡丹莲师兄弟设定
⑤预览:

马上就要检票了,王濠镜背着包站在检票口,呆呆的一动也不动,他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王耀,嘴巴张开却又合上,喉咙像被东西堵着一般发不出声音。王耀把行李箱交到他手里,伸出手拍了拍王濠镜的肩,也没说些什么。拍过了,也就转过身往着出口迈开步子,王濠镜就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身影渐渐走远,终是死心。回了头,王濠镜感觉他的眼睛有些泛酸,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其他原因,他发觉自己胸口闷得慌,尤其是心脏这,总有种说不出来的痛苦。临行前,外公告诉王濠镜,头一回独自到国外比赛,陌生的环境,不熟悉的人,这些必然会让他感到孤独难受。但是此时,王濠镜不明白他究竟是因为对外面恐惧而难受,还是因为王耀。
“濠镜!”
王耀往前行进了大概百来步,还是调回了头,他喊了欲检票的王濠镜一声,王濠镜就看着早该离去的王耀朝他小跑过来,面上带着惊讶。紧接着,王濠镜稍微低下头看着面前的王耀,王耀原地站了几秒钟,随后张开双臂抱住了像个木头呆愣站着的少年,王濠镜脸上表情更是错愕,眼睛盯着怀里人的头顶,过了好一会儿才干巴巴地问道:“师……师兄,你这是?”
“别说话,让为兄把毕生的功力传授于你。”王耀抱了一会就松开了,看着王濠镜露出灿烂的微笑,“比赛加油。想吃什么告诉我,等你回来时我给你做。”

王耀的步子迈得很大,王湾小跑才能勉强跟上。今天夜里难得下了雪,在路边灯光的照射下,雪花从天上飘飘扬扬落到地上的画面实在美丽,但王湾她知道,这雪不单单落在地上,更是飘进了王耀的心里。
她好不容易抓住了王耀的袖子,先弯下腰喘了口气,然后抬起头看着王耀,想起家里发生的种种,王湾咬住下唇,帮着母亲解释道,“阿耀,你冷静点!我妈她……她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王耀的声音异常冷静,“我明白夫人的意思,我这个人没用,三十多岁的人了,却连自己都养不活,还靠着你家发的工资生活。是啊,你有个体面的工作,还年轻,为什么要嫁给我这个连乞丐都不如的穷卖画的呢?我给不了你安全感,更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


3.魔女与猫

cp:洪湾+红色组(王耀×安雅·布拉金斯基)

使用说明:①童话向
②主洪湾,伊丽莎白女巫设定
③预览:

“小猫,你知道我的哥哥在哪里吗?”王湾蹲在地上,抱着膝盖轻声问着面前这只异常粘着自己的纯黑色的猫。黑猫蹭着王湾的腿,听见声音后抬起头用它那双漂亮的猫眼睛盯着王湾,大眼瞪小眼,然后歪了下脑袋“喵呜”一声,也不管王湾接着继续用它的脑袋开心地蹭着。
王湾叹了口气,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内心责备自己心急,竟然傻到问一只猫。狠狠地敲自己脑袋。
王湾,你是疯了吗?
黑猫似乎蹭够了,迈着优雅的步子,抬起那个好看的头颅,当走到王湾的面前时把头一转,静悄悄地把屁股放下,抬起自己的猫爪,眯着眼睛探出嫣红的舌头舔着猫掌十分享受的样子。“喵——喵呜——”黑猫冲着王湾连续叫了好几声,直到引起了她的注意才停下,重新站起来,眼睛看着王湾,伸了个懒腰紧接着就越上了墙头,在跳下墙之前还回过头冲着王湾叫了几声,似乎在督促着王湾赶紧跟上。
看着这只猫,王湾莫名觉得跟着它一定可以找到自己的哥哥。慌慌张张地支楞起自己的身子,连粘在裙子上的灰都没有来得及拍掉就跟着那只黑猫跑了出去。
王湾跟着这只猫穿过了一片花丛,踏过了一块草地,走过了一个小木桥,来到了一片森林。漂亮的长裙被路边的荆棘划破,细嫩的肌肤被树枝划伤,小道旁的苍耳勾在了她的衣服上,柔顺的长发变得乱糟糟,头上的梅花发卡也不知遗落何方……
狼狈的模样,跟在黑猫的后面,树木参天,投射在地上的阳光愈来愈少,寒气带着目的钻进了王湾的身子里,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前,手搓着自己的臂膀用以寻求温暖。
终于,这只猫跳进了森林深处的一个小房子的窗户里面。王湾迟疑了一会儿,小房子前的天竺葵开得旺盛美丽,一看便知它们被人精心打理过。也不知是不是天竺葵给了她勇气,王湾最终还是推开了小房子的门。
“请问……有人在吗?”探出脑袋朝里面张望,王湾看见那只黑猫蹲坐在房屋的正中间位置,纯黑的皮毛与昏暗的房间融为一体。王湾喵喵了几声试图引起黑猫的注意,小心地迈着碎步,朝黑猫靠近。
“砰——”再次回头,大门已经关上,怎么也打不开。王湾慌乱地转过头却见那只猫悠闲地抬起后脚搔挠着自己的头,“喵——”叫了一声,紧接着就灵敏地越上了一个人的怀里,灯一下子打开,那个人穿着黑色的长袍,头上黑色的宽檐帽遮住了她绝大多数的脸,露出衣服的皮肤异常白皙,身形姣好,棕褐色的长卷发直至腰间,怀里的黑猫扭着头,漂亮的猫眼里满是王湾的样子。那个人用手轻轻抚摸黑猫柔顺的皮毛,似乎不经意地发问,“你是想找到你的哥哥是吗小姑娘?”
“是,是的。”王湾抬起头直面离她越来越近的女人。
“我可以帮助你。”女人说着扬起她漂亮的嘴唇,“但我有个条件——”
“是什么!只要可以找到哥哥我都能接受!”
“别急嘛小姑娘~”女人的手依旧在抚摸着那只黑猫,猫也享受似的眯上眼,“说实话,我还蛮喜欢你的。我一个人待在这里也挺无聊的,要不这样,找到你的哥哥后你过来,当我的一只猫陪着我。”
“猫?”王湾有些不可理解,伸出手指了指女人怀里的黑猫,“你不是已经有一只了吗?”
“现在没了。”说着女人甩了甩手,怀里的黑猫渐渐化成了黑烟,逐渐消失,“意下如何?”
“……好……我答应你。”
女人笑了笑,摘下头上的宽檐帽露出一双森绿色的眼睛,她的双眼似乎有着特殊的魔力,让人一看就忍不住心安,“契约达成。你好,我是伊丽莎白·海德薇莉,以后请多关照,王——湾——”


4.王家大院

cp:亚细亚亲情向

食用说明:①背景民国时期
②前五章为单独的人物介绍,从六章开始往后进入主线
③日常向,大概就是讲讲大院里耀、港、澳、湾和菊长大成人最后走向不同道路的故事
④暂无预览


如果有比较感兴趣的可以评论留言一下,到时可能会根据评论区留言多少决定发文时间先后啥的xx_(:з」∠)_

哇呜呀嘿哟诶啊子小

【原创】呆毛公主(1)

※主洪湾 副金钱 占tag抱歉
※似乎童话向????
※那一天子小终于回想起她是冷cp推广公司的员工

呆毛公主(1)
弯弯的小路通往幽深的森林,森林的深处有着一个高高的塔,塔里面住了一个有着长长呆毛的公主。
公主是个漂亮的小姑娘,长发飘飘的还有一根特别长的呆毛,有多长呢?可以从塔上一直垂到地面。
公主并不是一出生就在这座高塔上的,听说她是三四岁的时候被一个东方的巫师拐到这里的。这个东方的巫师有着一双黑中杂着琥珀色的眼睛和一头过肩的长发,每天中午,巫师都会提着装满食物的篮子小心翼翼地来到高塔下面,朝塔上喊道:“湾湾!湾湾!”这个时候公主便会把自己的呆毛伸下去,勾着把篮子提上去,至于那个巫师嘛,只是偶尔上去看...

※主洪湾 副金钱 占tag抱歉
※似乎童话向????
※那一天子小终于回想起她是冷cp推广公司的员工

呆毛公主(1)
弯弯的小路通往幽深的森林,森林的深处有着一个高高的塔,塔里面住了一个有着长长呆毛的公主。
公主是个漂亮的小姑娘,长发飘飘的还有一根特别长的呆毛,有多长呢?可以从塔上一直垂到地面。
公主并不是一出生就在这座高塔上的,听说她是三四岁的时候被一个东方的巫师拐到这里的。这个东方的巫师有着一双黑中杂着琥珀色的眼睛和一头过肩的长发,每天中午,巫师都会提着装满食物的篮子小心翼翼地来到高塔下面,朝塔上喊道:“湾湾!湾湾!”这个时候公主便会把自己的呆毛伸下去,勾着把篮子提上去,至于那个巫师嘛,只是偶尔上去看看她。
公主在高塔里生活了十几年,她经常透过窗户望向外面的世界,她的哥哥——也就是那个巫师答应过她,等到公主18岁那年就会带她出去,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公主很期待,但又有些害怕——对未知的外界充满恐惧与好奇。
不知道为什么,这高塔上有着被巫师抓走的美丽公主的流言传播了开来。美利坚国的国王阿尔弗雷德·F·琼斯本着就算不关我事我也要掺合的态度昭告全国,“如果谁能够把高塔上的公主救下来,谁就可以获得王国最高勇士的称号,当然还附赠一万金币。”对此,巫师先生表示:excuse me?
之后呢,公主就有了一个爱好——每天早上醒来后就坐在小窗户前看着下面络绎不绝前来拯救自己的“勇士”。
“诶呀,勇士一号先生真不小心居然被大龙给捉走了。”
“咦?勇士二号先生不是来救我的吗?怎么和女巫姐姐走了???”
“啧啧,勇士三号居然掉进哥哥捕猎的陷阱里去了,要不要让哥哥把他救上来?”
……
春去秋来,公主已经不知道数了多少号勇士,吃着巫师带来的食物,公主在篮子里头找到了封信——
亲爱的湾湾:
我要去和那个混蛋国王谈谈人生,教他做人,最近可能不会过来,好好照顾自己。
你的兄长 王耀
公主看着信深深叹了一口气:哥,你早说啊!我面包都快吃完了!
此时的阿尔弗雷德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黑袍巫师嘴角上扬,他张开双臂像是热情拥抱自己许久未见的朋友:“嘿耀!hero我就知道你回来找我!”
王耀嫌弃地用手推开阿尔弗雷德忽然凑近的脸,嘴角向下一扯,整张脸顿时感觉阴郁了不少,“阿尔弗雷德·F·琼斯!你到底想干嘛?”
“嗯?????”瞧见阿尔弗雷德一脸懵逼的样子,王耀认定这个年轻的国王是在装傻,他实在是太熟悉阿尔弗雷德了,就像对自己身上的每一部分般了如指掌。王耀呵呵笑了,嘴角勾起绘尽了刻薄的神色,“得了吧阿尔弗雷德·F·琼斯!你敢说你不知道那个所谓的被巫师软禁在高塔的公主是我的妹妹?”阿尔弗雷德·F·琼斯表示他很无辜,他是真的不清楚这件事,支支吾吾了半天却让面前这人火气更大,“其实……这个我可以解释……诶等等!王耀!”阿尔弗雷德站在原地,内心不住地咒骂着这个东方人不爱听人解释的性子。
此时的公主感觉自己要死了——饿的。她原本柔顺光亮的秀发变得粗糙,就连长长的呆毛也变得萎靡不振,她趴在窗台上,连看勇士的心情都没有了。
“湾湾——湾湾——”公主听见塔下有人在喊自己,“湾湾——湾湾——”公主往下看去,只看见了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女人,脸全部隐在黑暗中,看上去有些像森林边缘的女巫,公主想了想垂下头朝她喊道:“女巫姐姐是哥哥让你来的吗?”
“是啊!你哥哥猜到你食物快吃完了,特意叫我带吃的给你!”下面的人也抬起头大声喊起来,同时抬高自己手中的篮子晃晃,以保证高塔上的那位确信自己没有在说谎。
公主看见了篮子放下了自己的呆毛,“女巫姐姐,把篮子放上去就可以了。”女巫小姐试探性地拽了拽呆毛,有些好奇,“你的呆毛难道不会断吗?这不科学呀!”
“女巫小姐,认真你就输了!”公主的手撑在窗沿探出头朝着下面说道。“哦是吗?”女巫小姐轻声说着随后手猛地往下一扯,公主的身子本就向前倾,这么一拽重心不稳从高塔的小窗那跌了下来,女巫小姐看准了伸出手接住了她,“搞定。”
公主一脸茫然地看着女巫小姐,全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女巫小姐笑了笑,掀开戴在头上的黑色斗篷帽子露出一张秀丽的脸,一双森绿色的眼睛盯着公主,笑眼盈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伊丽莎白·海德薇莉,是来拯救你的‘勇士’。”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自称是一名端庄美丽的贵族淑女,但是王湾根本就不信。“公主啊,我原本真的是一个端庄的淑女,无奈世事无常。”王湾看着伊丽莎白一边用匕首轻而易举地杀死扑过来的猛兽,一边微笑着用轻快的语调说着让人难以信服的话。王湾拖着自己的呆毛小心谨慎地跟在伊丽莎白身后,同时眼睛还好奇地四处乱瞟,看见有意思的就忍不住用手触碰,一路上给伊丽莎白·海德薇莉惹了不知道多少麻烦。伊丽莎白扶着额头,闭上眼似乎有些不忍心看见王湾无辜的模样,她叹了口气,“那个……公主,你是不是对周围的东西有些……太好奇了?”
“抱歉给您添麻烦了。”王湾的语气十分诚恳动作却与言语完全不符,她的手轻轻抚摸着怀中幼兽的皮毛,而在她的怀里一只没多大的小狼正瑟瑟发抖,“这么多年我都待在高塔上,下了塔有些兴奋。”
伊丽莎白闻言挑挑眉,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那么公主,你被那个巫师拐到高塔上这么多年难道不难过,不伤心?”
“嗯?哈?啥?”王湾一连串的疑问语气词弄得对面的伊丽莎白有些懵,“海德薇莉小姐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从来没有承认过我是一名公主。”
那一刻,伊丽莎白感觉自己被整个世界欺骗。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一个端庄优雅的贵族淑女,此时正高举着锋利的匕首妄图刺杀美利坚国年轻的国王,当然如果不是王湾死死抱住她的腰不让她往前一步的话恐怕这妄想已成现实。
——TBC——


云消千里梦

脑洞

一对腐女助攻别人然后发现彼此真心的故事。

最近百合魂熊熊燃烧啊
然后说到腐女组就想到黑塔利亚的洪湾啊。可是感觉好冷。
一对腐女助攻别人然后发现彼此真心的故事。

最近百合魂熊熊燃烧啊
然后说到腐女组就想到黑塔利亚的洪湾啊。可是感觉好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