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洪熙

291浏览    6参与
古波罗的中侍奉橡树的神

盛世。盛世?

p1永乐p2洪熙p3宣德

永乐能文能武:文能写大典武能打建文平安南,搞外交还特别有一手,因此个人比较自大;很崇拜洪武爹地,所以穿衣风格上尽量模仿了洪武的风格。

洪熙只有一年竟然也有拟人可真是奇迹

咳咳,洪熙因为只有十个月,所以比较娇小(但综合国力来看并不弱);眼睛被蒙上布是因为用二十年的太子监国和不到一年的皇帝换来了仁宣之治的开始(简单的说就是用力过猛有了后遗症);由于看不见平时都由宣德照顾;很善良,但有原则。

宣德是集太爷爷、爷爷和父亲的爱于一身的幸福孩子;发带是永乐爷爷送的,当时觉得带上去太像女孩子了就没怎么戴,现在感觉好像已经离不开它了;围巾是父亲送的;很能干,很...

盛世。盛世?

p1永乐p2洪熙p3宣德

永乐能文能武:文能写大典武能打建文平安南,搞外交还特别有一手,因此个人比较自大;很崇拜洪武爹地,所以穿衣风格上尽量模仿了洪武的风格。

洪熙只有一年竟然也有拟人可真是奇迹

咳咳,洪熙因为只有十个月,所以比较娇小(但综合国力来看并不弱);眼睛被蒙上布是因为用二十年的太子监国和不到一年的皇帝换来了仁宣之治的开始(简单的说就是用力过猛有了后遗症);由于看不见平时都由宣德照顾;很善良,但有原则。

宣德是集太爷爷、爷爷和父亲的爱于一身的幸福孩子;发带是永乐爷爷送的,当时觉得带上去太像女孩子了就没怎么戴,现在感觉好像已经离不开它了;围巾是父亲送的;很能干,很热心,但是因为做了点教育普及事业而被骂了几年(现在大家大多原谅他了)

仁宣的金色橄榄枝代表【盛世】

永乐的星火代表建立起的燕王皇室一脉,并将大明继续发展;洪熙在此基础上添砖加瓦;在宣德时星火成型,大明国运到达顶峰。

现在一看洪武的衣服好简陋啊

咳咳,是个人的穿衣风格而已,而且这只是参考,之后会画人设的

你也是VOX的狗吗(景明/东风)

大足石刻的几个明朝的碑

依次是万历,嘉靖,洪熙

万历那一块碑其实已经糊得快平了

嘉靖那一块还很清晰

洪熙只是拓本

大足石刻的几个明朝的碑

依次是万历,嘉靖,洪熙

万历那一块碑其实已经糊得快平了

嘉靖那一块还很清晰

洪熙只是拓本

北冥兰郁

【朱允炆×朱高炽】纸鸢

(副标题:难道还有人跟我一样磕这么冷的CP?但是他俩真好磕啊!)


01

夕阳晕开一片余影,年幼的皇长孙坐在台阶上,双手托着下巴,嘟着小嘴闷闷不乐,孤独的影子伴着瘦弱的身躯,被夕阳拉伸得颀长。东风倒是惠畅,金色的光斑融融,映着皇城的红墙与琉璃瓦,一片祥和安泰之景。

不过是《尚书》背错了一个字,便被四叔嘲笑了一番,皇爷爷还生气地罚他不许吃晚饭。

朱允炆气鼓鼓地抬脚踢开了一块石子:“他懂什么呢?!”

肚子咕咕叫起来了。好饿……

此时却有一只胖墩墩的小手伸了过来,手中攥着小半块糖饼。

转头望见朱高炽红彤彤的脸庞。

“给你。”近乎是羞赧地笑了一下。

“那你呢?”

“我不饿。”朱高...

(副标题:难道还有人跟我一样磕这么冷的CP?但是他俩真好磕啊!)


01

夕阳晕开一片余影,年幼的皇长孙坐在台阶上,双手托着下巴,嘟着小嘴闷闷不乐,孤独的影子伴着瘦弱的身躯,被夕阳拉伸得颀长。东风倒是惠畅,金色的光斑融融,映着皇城的红墙与琉璃瓦,一片祥和安泰之景。

不过是《尚书》背错了一个字,便被四叔嘲笑了一番,皇爷爷还生气地罚他不许吃晚饭。

朱允炆气鼓鼓地抬脚踢开了一块石子:“他懂什么呢?!”

肚子咕咕叫起来了。好饿……

此时却有一只胖墩墩的小手伸了过来,手中攥着小半块糖饼。

转头望见朱高炽红彤彤的脸庞。

“给你。”近乎是羞赧地笑了一下。

“那你呢?”

“我不饿。”朱高炽眼巴巴望着糖饼咽了一口口水,却摆了摆另一只小手。

“谢谢。”朱允炆接过糖饼。朱高炽在他身旁踉踉跄跄坐下。同样的姿势,托着下巴,嘟着嘴。

本来自己有一整个糖饼的,却被朱高煦抢走了大半块。朱高煦还将他推倒在地上,开玩笑却耀武扬威地举起手中的糖饼,冲他吐舌头,坏笑嘻嘻地说:“来追我呀!”朱高炽艰难地支撑着自己的身躯爬起来,泪眼盈盈望向父亲,父亲却丝毫没有理会的意思。

瞬间心灰意凉。泪珠啪嗒啪嗒落到手背上。他扭过脸去,不敢让父亲看见。

此刻,两位小小少年并肩坐在台阶上,抬头望着天空中的晚霞,忧郁的绚烂。

不知何处飞过一只纸鸢。

朱允炆托着腮,眉额轻蹙,懑懑地说:“四叔好坏!”

朱高炽身体微微向朱允炆挪了挪,低下脑袋小声嘟囔了一句:“就是!”

 

02

夜色朦胧,冷漠、凄清、惆怅,年轻的皇帝不眠于寝殿,细细思索着徐辉祖的话。

“陛下,燕王早就有不臣之心,此次燕王派燕世子前来祭祖,这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绝好机会,万不可放虎归山!”

他何尝不明白,但这一次,他却做不到了。

烛火幽幽蒸着心坎,帘幕飒飒。

他无法做到。

他不想囚禁他。

次日,他下令:“放他们回去吧。”

“陛下三思!……”

“不要再说了。”

他逐渐握紧拳头,转过脸去。

一步无比艰难的抉择,他明白,许多人将扼腕,也会有人窃喜。殿堂上耿耿忠臣,他不敢面对他们凄恻的眼睛。

亦不肯自私,亦自私。终无法讲得清、解得通的情结,便不求得到谅解。后果降临的那一刻,他会独自承担。

即使,即使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也相信,你,朱高炽,会成为比我更好的一代明君。那时,我又有什么遗憾呢?

朱高炽、朱高煦和朱高燧临行的那一天,他去送行。白驹过隙,他的三位堂弟如今都已乘着漠然的时光长大。婢女搀扶着朱高炽上车,朱高炽却推开了她们,独自抖了抖长袍,蹒跚着在他面前跪了下来。

“保重。”

这是唯一能说出口的话了。

后来,他记得那日的天空高而空旷,却不记得是否柳絮纷然,遮掩了他的目光,还是素白的风吹拂他额前的碎发,让他没能好好看清他的面容。

 

03

“李景隆五十万大军,为何攻不下北平!”

卷册散落在地,年轻的君主龙颜大怒,殿宇萧瑟威严。

“是谁在守北平?”

“回禀陛下,是燕世子。”

他坐到皇位上,顿时沉默下来,一瞬竟是虚弱苍白。

想不到,我们终有一天陌路相逢,站在对立的两段,持剑相向。

他写了一封策反书,交差使递给朱高炽,许给他封王。

那日,北平猎猎悲风,朱高炽驻守在高高的城头,月亮压得很低,月光穿透亡灵冰冷的躯体,冻结了鲜血。

他望向南方一片渺远,山色氤氲虚无。

手中的书信被汗水浸透。

“世子殿下不拆开看看吗?”

他摇摇头,无力地笑笑:“不了,你将它原封不动去带给我的父亲。”

他隐约猜测得到信中写了什么。

剑已出鞘,他没有回头路了。

况他生性仁孝,绝不会背叛他的父亲。

此夜,城头的明月太凄冷。

此刻应天府中,他是否也在望着明月不眠呢?

片云天共远,永夜月同孤。

 

04

终是江山易主,他也终是坐上了原本属于那个人的皇位。

他忘不了那天皇城呼啸喧嚣的大火,席卷吞没天地般穿梭于宫廊。熊熊烈焰中的廊柱轰然倾塌,跌落在他生命的轨迹里。

梦里交迭起两双眼睛,一双沉着坚毅又幽深狠戾,是父亲的,另一双内敛忧伤而屈从坚忍,是朱允炆的。

他不相信朱允炆死了,就像朱允炆入他梦中时,披着月光离开皇城,背影阑珊,回首时黯然微笑,瞳孔中雨雾淋漓。

他伸出手,什么都挽留不住,连梦都不能。

待他登基后,第一件事,便是为朱允炆的忠臣平反,昭雪冤屈,赦免那些被他父亲罚为奴隶的大臣的家属,发还没收的财产。他提升翰林学士的权力地位,与朱允炆为政的手段不乏些许相似之处。

他相信,山河一角,他终能看到。

思善门外,弘文馆建成,儒臣们可终日在此地谈论经史。当时,他为弘文馆的名字举棋不定,终究还是定下了这样一个名字,既沿袭了唐风,又简洁明了。

除此之外——建文,弘文。

心里总归留存着他的一方席位。

心里总归留存着那日应天府的黄昏,他们排排坐在台阶上,夕照温柔,影子都染上了余温。

他递给他一半糖饼。

他默许了他万古江山。

他好想再回到应天府看一看,回到故人曾在的地方。闭上眼睛那一刻,心愿寄托给长风,折成一只纸鸢,逐他而去了。

雾芽娉婷

明朝皇帝x你(苏一苏有益身心健康)

突然脑洞,我就是想苏一苏嘛!【死皮赖脸】ooc肯定有的。顺便没有重八和棣棣【打死】

建文

“你说四叔……真的想杀了我吗?”
“不,事到如今说这些也没用了,你不用担心。我逃与不逃,都是天命。”

洪熙

“父王……如今该称父皇了。父皇到底是喜欢二弟的。但瞻基深受父皇宠爱,这就够了。我只怕我死后……瞻基……还望你助他一臂之力。”

宣德

“是我废了皇后,你又能如何?我早已长大了,不需你挑剔指摘。”

“……我知道你想让我当个明君,你可满意么?这十年,实在太短了。”

正统

“今天弟弟终于要进宫了!嗯……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呢,你说我要准备些什么?”

“我已命弟弟监国,就算我在此有所不测,京城也...

突然脑洞,我就是想苏一苏嘛!【死皮赖脸】ooc肯定有的。顺便没有重八和棣棣【打死】

建文

“你说四叔……真的想杀了我吗?”
“不,事到如今说这些也没用了,你不用担心。我逃与不逃,都是天命。”

洪熙

“父王……如今该称父皇了。父皇到底是喜欢二弟的。但瞻基深受父皇宠爱,这就够了。我只怕我死后……瞻基……还望你助他一臂之力。”

宣德

“是我废了皇后,你又能如何?我早已长大了,不需你挑剔指摘。”

“……我知道你想让我当个明君,你可满意么?这十年,实在太短了。”

正统

“今天弟弟终于要进宫了!嗯……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呢,你说我要准备些什么?”

“我已命弟弟监国,就算我在此有所不测,京城也不至于——你说什么?弟弟他……称帝了?”

景泰

“皇兄在瓦剌受苦,我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不行,就算拼尽一切也要把皇兄救回来!”

“你想让他回来?国不可有二主,你是想让他回来把我置之死地吗?”

天顺

“你说我太过无情?呵……我在南宫这些年他可有顾虑过我们的兄弟之情?!人的七情六欲,你是不会懂的。”

成化

“……我害怕……父皇……父皇到底在哪里?明天有宫女会来?我不会一个人了……?”

“你让我怎么节哀顺变……我与她相处多年,我早已离不开她了……上天垂怜,才让我不至于后继无人。”

弘治

“你是谁?我……我一直都是这样啊,明天要见父皇?嗯……”

“不必选妃嫔了,我只要她。我想就算所有人都劝我纳妃,至少你不会。”

正德

“先生好凶,天天盯着我背那些什么四书五经……我想出去玩嘛!你跟父皇求求情好不好?我不要背书……”

“一切都是我的错,世人责骂,就随他们去吧。我到底不能像父皇那样……你怪我吗?”

嘉靖

“我好好当个藩王,才不要当什么皇帝呢!”

“我想给父王上尊号都不行,还如何能统御这个朝廷?”

“你说……如果我真的能长生不老该多好……就能一直看着你陪着你了。”

隆庆

“唉……穷啊。户部已经一年没有发银钱了。先生……我的高先生……你说他去找严——唉,好吧。”

“内阁又吵起来了,可惜我没有父皇的手段……随他们闹去吧。嗯?我自然是——不,我这就去问问高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别误会我完全没有想去后宫,完全没有!”

万历

“张先生和大伴母后一起逼着我学这学那,这个不能做那个有失大体,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我没有讨厌张先生,只是……唔,连你都把我当小孩子!我已经十五了!”

“你问我是不是恨他?是啊,我恨他,恨他欺骗我这么多年,他还不是干着和严嵩一样的勾当!我知道,你喜欢他。你和他认识的时日比我长的多,可你拦不住我!”

泰昌

“什么?和见深一样是什么意思……?唔,没关系,你待在这里不会有人发现的,因为父皇几乎不来啊。我知道,父皇喜欢三弟。”

“父皇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就因为我是宫女所出?够了……大不了这太子之位给三弟就是了……”

“果然……皇位不是我能坐的。大限将至,这新年号是用不上了。”

天启

“父亲呢?什么登基?父亲一个月前明明好好的……你骗我,一个月前皇爷爷才殡天,父皇怎么可能——”

“七年……我也倦了。让信王进来吧……你不必离开,有些话我也想和你说。”

崇祯

“魏忠贤?我明白。”

“辽东不可复……么。我大明……当真大厦将倾?”

“区区流寇——呵,原来如此,你早就知道了,是么?”

“二百七十六年……多谢你。”

end

意识流再次上线,因为是男神x你,所以【你】为了方便跟着一茬一茬(?)的皇帝走设定【你】是长生不死的,或者说是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二百七十六年,多谢【你】
万历那个有一点点的张居正x你(太岳粉的私心www)

多谢你们给历史留下了这么多精彩。
下次应该会有文臣武将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