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洪荒

13.1万浏览    1790参与
无

反套路

以下文章,请务必不要带脑子看,如果接受得了智障剧情的话,那就请向下翻。


一天风和日丽。

玉清和通天走在河边,突然间,通天一个脚滑,成功摔倒河中。

这边岸上的玉清刚准备来一个英雄救英雄,就听一声“啪"

通天游在水边,双手趴在岸边,头发紧贴身上,用十分平静眼神看着准备下水的玉清。

“我虽然体弱,但不代表我是个废人。"


又是一天风和日丽。

元始和龙玉走到马路上,两个的衣服十分惹人注目。

突然间,一辆失控的车向两人撞来。

元始下意思的想推开龙玉。

却见龙玉拉着元始,随机找了两个正看着他们的幸运儿,交换了位置。

“有法力不用,你这教主...

以下文章,请务必不要带脑子看,如果接受得了智障剧情的话,那就请向下翻。












一天风和日丽。

玉清和通天走在河边,突然间,通天一个脚滑,成功摔倒河中。

这边岸上的玉清刚准备来一个英雄救英雄,就听一声“啪"

通天游在水边,双手趴在岸边,头发紧贴身上,用十分平静眼神看着准备下水的玉清。

“我虽然体弱,但不代表我是个废人。"


又是一天风和日丽。

元始和龙玉走到马路上,两个的衣服十分惹人注目。

突然间,一辆失控的车向两人撞来。

元始下意思的想推开龙玉。

却见龙玉拉着元始,随机找了两个正看着他们的幸运儿,交换了位置。

“有法力不用,你这教主的脑子要看看了。"


又双是一天风和日丽。

这里的龙玉成功被当成替身。

收了人家定金的龙玉:笑容僵硬

不过,龙玉惊奇的发现了一件事,这个人家对自己真的好过头了。

什么稀有的药材就是向龙玉身上堆,有些连龙玉都没见过。

有人曾经问过龙玉,你不好奇自己是谁的替身吗?

正在大吃海吃的龙玉:?

“好奇什么?是好奇人家定金给的不够多吗?还是好奇他们出手不大方?这种活我还能再接十个!"


又双叒是一天风和日丽。

这里的玉清找来龙玉当替身。

什么稀有药材就是向龙玉身上堆,有的也是玉清最近找到的。

有人问过玉清,你为什么要对替身这么好?是不是把替身当成他了?

正在调试药材的玉清:?

“第一,他的身体状况与通天最近。第二,这些药材有些说不定还是毒药,需要找人先试。第三,你哪只眼睛见到我对他好了?他身上的伤有些是我弄的,做试验。"


又双叒叕是一天风和日丽。

我想不出来了:>



关于玉清和元始称呼不一样一事。

龙玉方称元始是因为元始全称元始天尊

通天方称玉清是因为玉清全称玉清元始

龙玉为了分别两人,所以取全称的前两字。

太上同上。

(别问为什么不叫老子,问就是同学吐嘈过一次,老子和老子看起来没什么区别,总是有种奇奇怪怪的感觉)

龙玉那里没有封神一说,并且与西方教的关系良好。

但有三教大战一说法


貘萧
搞了两天终于把鞋面大型搞出来了

搞了两天终于把鞋面大型搞出来了

搞了两天终于把鞋面大型搞出来了

无

这个金丝雀意外的强悍

在天时,地利,人和下,某只一直呆在玉虚宫中的金丝雀成功逃出。

通·金丝雀·天:其实就是被长生拉去凡间玩了。

阴·不务正业代掌教教主·玄:完玩,师尊跑了,我教圣人现场发飙,急,在线急。

于是,聪(智)明(障)机(无)智(比)的阴玄想出一个好办法,为什么不让龙玉来呢?

另     一      边

玉·被道祖强行拖到地府轮回·清:笑容mmp中,于是找来元始帮忙照顾“通天"

元始刚刚应下玉清请求,......

在天时,地利,人和下,某只一直呆在玉虚宫中的金丝雀成功逃出。

通·金丝雀·天:其实就是被长生拉去凡间玩了。

阴·不务正业代掌教教主·玄:完玩,师尊跑了,我教圣人现场发飙,急,在线急。

于是,聪(智)明(障)机(无)智(比)的阴玄想出一个好办法,为什么不让龙玉来呢?

另     一      边

玉·被道祖强行拖到地府轮回·清:笑容mmp中,于是找来元始帮忙照顾“通天"

元始刚刚应下玉清请求,这次总不可能又是龙玉了吧。

待     相     遇     时

龙玉:“妈的,怎么他喵又是你?"

玉清:“三弟?你怎么也下凡历练了?"


放个小脑洞

策舟

全洪荒都听说东皇有喜了

作者:鱼危   视角:主受   进度:已完结     上辈子被成仙的雷劫劈死,楚东本该魂飞魄散,但是阴差阳错的穿越一回,让他从渡劫期晋级为了洪荒的先天神祇。

这辈子他有一个神话中赫赫有名的新身份。

——东皇太一。

妖族的二把手,实力横行上古巫妖时期。

刚忧喜交加没多久,楚东完全没想到东皇太一腹内会有异动!

这穿越的节奏不对啊!


★CP李微的本体(地府番外有剧透,不想知道的别提前看)。

★本文非系列文,独立故事线,请勿代入其他小说。

作者:鱼危   视角:主受   进度:已完结     上辈子被成仙的雷劫劈死,楚东本该魂飞魄散,但是阴差阳错的穿越一回,让他从渡劫期晋级为了洪荒的先天神祇。

这辈子他有一个神话中赫赫有名的新身份。

——东皇太一。

妖族的二把手,实力横行上古巫妖时期。

刚忧喜交加没多久,楚东完全没想到东皇太一腹内会有异动!

这穿越的节奏不对啊!


★CP李微的本体(地府番外有剧透,不想知道的别提前看)。

★本文非系列文,独立故事线,请勿代入其他小说。

策舟

全洪荒都知道魔祖在闹离婚

作者:鱼危   视角:主受   进度:已完结      穿成人生赢家,罗睺也有不满的时候。

前世,他是洪荒文写手,为笔下的主角各种牟利,可是轮到自己,他才发现金手指不是那么好开!苦思冥想之下,罗睺打算先解决自己的人生大事。

他果断把高岭之花的鸿钧追到手。

原以为有了道祖当伴侣,什么劫难都没了,结果婚后生活告诉他——鸿钧性冷淡!

罗睺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决定离婚,过自己的神仙日子去!


【魔祖cp道祖,婚后的甜宠生活。】

PS:主角颜值高,力量强,不在洪荒抱大腿......

作者:鱼危   视角:主受   进度:已完结      穿成人生赢家,罗睺也有不满的时候。

前世,他是洪荒文写手,为笔下的主角各种牟利,可是轮到自己,他才发现金手指不是那么好开!苦思冥想之下,罗睺打算先解决自己的人生大事。

他果断把高岭之花的鸿钧追到手。

原以为有了道祖当伴侣,什么劫难都没了,结果婚后生活告诉他——鸿钧性冷淡!

罗睺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决定离婚,过自己的神仙日子去!


【魔祖cp道祖,婚后的甜宠生活。】

PS:主角颜值高,力量强,不在洪荒抱大腿也是一个天花板级别的人物。

软兔奶糖

【推文】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文案

一贫如洗的段佳泽毕业后继承了一家私人动物园,并(被)签下一纸契约,迎来了陆压、妲己、白素贞、黑熊精等“动物”。

从此,他做梦都在担忧客流量。

从此,第一家实施分级制的动物园出现了,21岁以下不能参观陆压。

从此,末法时代的妖魔鬼怪、和尚道士都沸腾了。

……

多年以后,段佳泽和陆压在年会上模仿了一段相声。

段佳泽:陆压小学都没上过,做了几万年无业游民,后来找了份工作,在灵囿动物园当动物。

陆压:…………

指路排雷:逻辑服务于剧情,有苏有爽有金手指,还有粗长的剧情中作者顽强挣扎的感情戏。去留由君,砖花随意。

标签:洪荒 古典名著 ......

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文案

一贫如洗的段佳泽毕业后继承了一家私人动物园,并(被)签下一纸契约,迎来了陆压、妲己、白素贞、黑熊精等“动物”。

从此,他做梦都在担忧客流量。

从此,第一家实施分级制的动物园出现了,21岁以下不能参观陆压。

从此,末法时代的妖魔鬼怪、和尚道士都沸腾了。

……

多年以后,段佳泽和陆压在年会上模仿了一段相声。

段佳泽:陆压小学都没上过,做了几万年无业游民,后来找了份工作,在灵囿动物园当动物。

陆压:…………

指路排雷:逻辑服务于剧情,有苏有爽有金手指,还有粗长的剧情中作者顽强挣扎的感情戏。去留由君,砖花随意。

标签:洪荒 古典名著 现代架空 爽文

主角:段佳泽 ┃ 配角:动物们、游客们

无

  天地混气初分,盘古以身化万物。

  “三弟。”正在晒太阳中的通天突然听到元始的声音。

  还以为是幻听,闭着眼不理会。

  “三弟?"声音越来越近,通天总是睁了眼。

  元始拿着一棵树苗,半跪在通天身侧,疑惑歪着头看向通天。

  通天也歪着头看向元始。

  过了一会儿

  太上走出来时,便看见两个人影围在一起,其中一个人拿着青萍高举,对着另一个半跪着的人。

  好家伙,这才刚化形几日,你们就打起来了吗?你们上次轮回不还好好的吗?太上吐槽jpg

  虽是这么想,却急忙的走上前去,阻止悲剧的诞生,毕竟之前有过只有二清的轮回。

  “二弟,三弟。”

  两人齐齐抬头,却发现......

  天地混气初分,盘古以身化万物。

  “三弟。”正在晒太阳中的通天突然听到元始的声音。

  还以为是幻听,闭着眼不理会。

  “三弟?"声音越来越近,通天总是睁了眼。

  元始拿着一棵树苗,半跪在通天身侧,疑惑歪着头看向通天。

  通天也歪着头看向元始。

  过了一会儿

  太上走出来时,便看见两个人影围在一起,其中一个人拿着青萍高举,对着另一个半跪着的人。

  好家伙,这才刚化形几日,你们就打起来了吗?你们上次轮回不还好好的吗?太上吐槽jpg

  虽是这么想,却急忙的走上前去,阻止悲剧的诞生,毕竟之前有过只有二清的轮回。

  “二弟,三弟。”

  两人齐齐抬头,却发现举着青萍的是元始,而半跪在地上的是通天,两人洁白的衣服上沾着泥土。

  “二弟”太上语重心长的说“囚禁可以,但不可以弄残”

  “兄长眼里,我是如此…变态?”

  太上点了点头,表情严谨,仿佛这是一个真理一般。

  元始深吸一口气

  随后

  只有通天默默拿着青萍挖土坑,埋树。

  太上和元始去哪了?

  昆仑山中正在疯狂奔跑中的两个人影就是他们。

  其中一个人影拿着如意追着另一个人影,而另一个人影手持拂尘,以一种开了心智的生灵无法想象的姿势,向山下跑去。

  有多无法想。

  那种双腿疯狂摆动,身体微向后弯去,头向天看着,头发肆意飞舞,手中拂尘上下随意舞动。

  可偏是,那人容颜极好,双唇微张,眼眸下垂,给人静冷之感,如不是这动作,怕是引得生灵所喜。

  从这天以后,昆仑流传了一个古老的传说。

  山顶是万万不可去,可以使人神智不清,如若智障。

  虽然说,后来有生灵登山顶,却无任何事情发生,但是昆仑山顶是十万公里内,生灵稀少。

  倒是给三清一个清静了。

  等二人冷静下来后,又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般,平静上了山顶。

  生灵见他们,便是一个弹射起步,逃走了。

  “兄长”元始轻声说“对不起,是我意气用事了。”

  “无事”太上低着头,闷闷的声音传出。

  “喵~”一声猫叫打破了尴尬的氛围。

  一只白猫从树的一边走来,到了太上脚下,用耳朵轻轻的蹭着衣摆,随后将身体歪一下,又用后背蹭衣服,最后尾巴轻微的勾了下摆。

  太上轻笑,将那只白猫抱起。

  “兄长就这么确定,它是猫耳少女吗?”元始疑惑的问。

  “就凭我们现在在昆仑的名气,它能不逃离我们,就可以确定了。”太上平静摸了摸白猫的耳朵。

  元始尴尬的垂了垂眸,将嘴唇抿紧,一句话也不说。

  “兄长,二哥”通天早已将树种好,站在山顶处等着两人归来。

  两人相视一笑,都是回了句“嗯。”

  太上抱着白猫走入炼丹房,元始走上前去抱着通天。

  “三弟,你说这树叫何名?”

  被抱着的通天也不反抗,懒懒的依在元始身上。

  “生命树吧。”

  元始含糊的嗯了声,将通天打横抱起,走入房间中。

  太上和元始房间隔的近。

  没过一会儿,太上就可以隐隐听到低喘声。

  太·单身狗·上:我很高兴,真的。

  太上深吸一口气盘坐着,心中默念,兄恭弟敬。

  下一秒就设了结界。

  刚刚戴上铃铛的白猫慢慢走过来,铃铛声静脆,跳上太上盘坐的腿中,便眯着眼睡去。

  太上缓缓摸着白猫耳朵,耳朵上的铃铛声也阵阵作响。



  自我感觉是甜的了,如果再不甜,我也没办法了(虐文写手沉默)

  

貘萧

衣服完成,接下来就是鞋子和饰品了

衣服完成,接下来就是鞋子和饰品了

无

龙玉与元始奇怪的相处方式

被强行定义为入魔的龙玉,此刻正被囚禁在玉虚中。

真的,龙玉感觉十分离谱,若是玉清,他也不说什么。关键是吧,这次是他的哥哥。

就,疑惑两个字就差写在他脸上了。

“师叔,你不是去另一方世界了吗?怎么被师尊拉着铁链回来了?"广成子日常的送药,顺带过来听个八卦。

“我怎么知道,你不如借我问问?"龙玉打趣的说道。

广成子当场拒绝三连。

“龙玉。”这一声把广成子惊的直接站起。

“师…师尊好。"可能因为说话太急了,还咬了口舌头。

“无事的话,徒儿就先走了。"看见元始不说话,广成子就感觉不对劲,准备逃离将变成案发现场的地方。

元始点头。广成子默默为龙玉告了声哀,直接小跑走开了。

见广成子离...

被强行定义为入魔的龙玉,此刻正被囚禁在玉虚中。

真的,龙玉感觉十分离谱,若是玉清,他也不说什么。关键是吧,这次是他的哥哥。

就,疑惑两个字就差写在他脸上了。

“师叔,你不是去另一方世界了吗?怎么被师尊拉着铁链回来了?"广成子日常的送药,顺带过来听个八卦。

“我怎么知道,你不如借我问问?"龙玉打趣的说道。

广成子当场拒绝三连。

“龙玉。”这一声把广成子惊的直接站起。

“师…师尊好。"可能因为说话太急了,还咬了口舌头。

“无事的话,徒儿就先走了。"看见元始不说话,广成子就感觉不对劲,准备逃离将变成案发现场的地方。

元始点头。广成子默默为龙玉告了声哀,直接小跑走开了。

见广成子离开,元始也开门见山。

“我听闻,入魔修的人,以精液修炼。”

很好,很清冷的语气,很沉稳的陈述一件事实,但是,这话从他口中说出来,就像是当场告诉龙玉不周山成为周山了,还补上一刀,给龙玉一张图片那种。

“啊…哈哈,你从那里听的?”我去给那人来上一剑,龙玉尴尬摸了摸鼻尖。

毕竟这个谣言事,和龙玉有着十分大的关系。

龙玉的教意是自由,他教下的弟子多是不为世人所容的,如:妖修,用阳气,用精液,用血,离谱点的还有感情。所以龙玉的教也被称为“大型魔修聚集地”

并且入龙玉的教,大多是以双修形式修炼的,所以,这个谣言完全是龙玉散开的,不过他本人并不知道而已。

“龙玉。"元始突然声音有些沉了下去“如果。"

“如果你想,我可以做为你双修的道侣。”

龙玉一脸见鬼,当场爆粗口。

“我艹,你tm一个三清之一,还是一教之主的人对我一个妖怪这么说???”

元始有些闷郁道“你也是三清之一。"

“可我现在不是了。"龙玉平静的回复。

“龙玉,你真的不想试下吗?"这下好了,这就等于对龙玉说,玉清不喜欢通天一事一样,还他喵拿出证据摆在他面前。

龙玉:三观正在破裂,勿cue

“我有个问题。"

元始歪着头,黑发顺着脸划下,眼神明亮,很难想象,这是刚刚说是那番话的人。

“你是不是被夺舍了?”

元始咳了一声,用极低的声音说道。

“我之前从不知道,圣人也会有情劫。"说情劫还是太文雅了,不如说发  情。

“所以你就打算祸祸我了吗???"

震惊龙玉一整个轮回jpg

见元始有些迷之低沉,龙玉思考了下。

“也不是不可以,这里另外的价钱。"一个阐教的金库都归我的价钱。

“可以。”你真的都不思考一下的吗???我价钱还没说的诶!!!龙玉眼孔地震。

现在的问题是。

(以下大型开车现场,非战斗人员请撤离)











元·处男如果不是情劫,都还不知道有双修和男欢女爱一事·始

龙·虽然举行过大行群p现场,并且有看过画册,但其实一窍不通·玉

“谁上谁下?"龙玉十分认真的问

“不是都可以吗?”元始发懵中

“原来你玩的这么开啊,我亲爱的哥哥。"还特地在尾句加重声音。

过程中

龙玉完美感受到什么是痛苦,真的,元始是真的一点也不会。

最终忍不住,打算自己展示一番。

结果弄了自己一手,元始很不厚道的笑了声。

随后,元始也完美感受什么是痛苦。

“别别别,别咬。”声音带上了颤抖,仿佛是十分难以忍受一样。

昔日平静的脸,此刻已经染上绯红,眼角带着一点泪。

“没想到,你既然不行。”龙玉日常挑衅。

却令元始有些恼羞成怒了。

“等会儿,可不要说痛。"

弄完后,两人身上多少带着些血,问就是咬的和抓的,特别是是龙玉,常年不修炼,所以更容易受伤。

龙玉:我跟你说,这个元始就是个屑。

后来广成子照例去送药,都不经说声。

“师叔,你是不是…在找死?"

龙玉呵呵两声,一句话也不说。

“你再去拿些治外伤的药。”刚刚洗完的元始从房间走出。

广成子也是“好眼色"

当场说了句“师尊和师叔双修了?"

被龙玉一枕头砸了眼。

“如果想看眼睛,我这里免费帮忙。"龙玉趴在床上恶狠狠的说

“好了,莫动气。"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双修完后,对龙玉多少有些愧疚,语气也是软下很多。

广成子一脸吃到了惊天大瓜的表情,一下就跑出去拿药了。

“说的和你不动气一样。"

元始轻笑,不表态,十分平静的手下一狠,骨折声传出。

“我们讨论个事,你下次再断我双腿时,和我说声好吗?”龙玉表情多少有些扭曲。

“没办法,毕竟你太爱向外跑了,并且还需养伤,不极端一点也不行。”

元始声音依然平静。

你还知道这是极端啊,龙玉疯狂吐槽。

几  日  后

“元始徒儿?"道祖突然到来,惊的元始把茶杯扔出。

“师尊为何会在此时来?"

“听说徒儿的情劫过了,就好奇是哪家姑娘。"道祖一脸吃瓜表情,直接坐到椅子上,撑着手看向元始。

“哦,对了,通天,应该说是龙玉这孩子修复根基的方法找到了,就是神交。"

元始沉默,元始震惊,元始表示不想说话。

“因为龙玉修的魔修,所以动用邪术时十分伤神,根基受损的原因也在此处。”

元始低着头,用手轻轻摸着杯子上的纹路,眼眸一直低着,不曾抬起。

“徒儿,你莫要告诉为师,那家‘姑娘’是你家的。”道祖敏锐的发现不对劲。

元始半阖着眼,依然不说话。

“那就祝徒儿双修生活幸福了,因为这次的情劫,是会令圣人喜欢上那家姑娘的…”道祖本怕会有人抛弃,谁曾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元始深吸一口气,慢慢祭出如意。

“师尊。"他抬了眸“我们做作一场吧。"


广成子爱吃瓜的性格是道祖教的(确信

生命树明天再说吧(我摆了





无

生命树

“生命树是什么意思?”


“当一对爱人相爱,他们将会种下一棵树,代表他们的爱情。"


“如果这对爱人中其中一方死去,活方将砍下树,把树做成死方棺材,再在上面种上一棵小树,代表爱情的延续。”


“为什么爱情要被说成生命树?”


“因为,有人一出生就爱上对方。”


又想开了,加油这次可以写完吧

十分的“甜

cp:元通、太上x猫耳少女(感觉应该是亲情向)

嗯…就这些吧

“生命树是什么意思?”


“当一对爱人相爱,他们将会种下一棵树,代表他们的爱情。"


“如果这对爱人中其中一方死去,活方将砍下树,把树做成死方棺材,再在上面种上一棵小树,代表爱情的延续。”


“为什么爱情要被说成生命树?”


“因为,有人一出生就爱上对方。”






又想开了,加油这次可以写完吧

十分的“甜

cp:元通、太上x猫耳少女(感觉应该是亲情向)

嗯…就这些吧

菜咕噜咕噜.兮

之前无聊画的(´ε` )♡洪荒哥哥组

之前无聊画的(´ε` )♡洪荒哥哥组

无

观影体 封神演义

我可能跟封神杆上了(沉

元通向

文笔烂,语句不通


“什么,封神?"龙玉疑惑看向长生。

“对,你感不感兴趣?"长生神密密的说,还挥了挥手中的录像带。

龙玉点头

“那就明日午时见。"语气笑意,狐耳动了几下,龙玉无故的感觉自已被坑了。


明日午时

龙玉来到约定的地方,却发现三清都在此地,连带着西方二释,他们居然没有打起来,好是稀奇。

“龙玉。”通天挥了挥手,“到我旁边坐着吧。"

“长生呢?"龙玉走到通天身旁,疑惑的问。

“应该还没有来,不过阴玄到了,你可以问她。"一边元始接了话,有些冷漠看着龙玉。

“各位好啊。"声音突然传出,众人看向白屏,屏幕上映出封神演义四个...

我可能跟封神杆上了(沉

元通向

文笔烂,语句不通




“什么,封神?"龙玉疑惑看向长生。

“对,你感不感兴趣?"长生神密密的说,还挥了挥手中的录像带。

龙玉点头

“那就明日午时见。"语气笑意,狐耳动了几下,龙玉无故的感觉自已被坑了。


明日午时

龙玉来到约定的地方,却发现三清都在此地,连带着西方二释,他们居然没有打起来,好是稀奇。

“龙玉。”通天挥了挥手,“到我旁边坐着吧。"

“长生呢?"龙玉走到通天身旁,疑惑的问。

“应该还没有来,不过阴玄到了,你可以问她。"一边元始接了话,有些冷漠看着龙玉。

“各位好啊。"声音突然传出,众人看向白屏,屏幕上映出封神演义四个金灿灿的大字。

阴玄从一边走出,“因为长生出了点变故,所以就由我来代替她。"边说边看向龙玉。

龙玉满脸问号,先是被玉清冷眼,又是被阴玄无故看着,今天是出门没看黄历吗?

“去掉一些无用的东西,我们直接看各位打架斗法的时候吧。"阴玄笑眯眯的说

在场众人:?你礼貌吗?

画面播放,阴玄手中的录像正是龙玉初上场时。

当然,在场的人并不知道

通天一身白衣飘飘,站于万仙阵中阵眼处,用着极为挑衅的声音说道

今日,本座便立下毒挚,白衣不红,是不下场。

这边的龙玉沉默了下

通天动作僵硬的捂脸

“不要羞耻嘛,在场的谁没有中二过。”阴玄宽慰中

一边的太上和元始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自已好像也说过什么来着。

画面继续播放

一边的太上缓缓开口

此地岂吾等久居之所?

元始有些疑惑看向太上,但很快又反映过来

贤弟,我与你三人共立‘封神榜’,乃是体上天应运劫数。你如何反阻周兵,使姜尚有违天命?

阴玄在小本子上记上一笔

元始和太上台词说反

转头便看见两人一脸核善的看着自已

阴玄直接一把火烧了自已的本子

害怕jpg

通天并没有表态,冷着眼看着四人,口中吐出一串模糊不言的话

万仙阵与万杀阵,一法之差。

画面十分清晰,甚至可以看见龙玉眸中闪过的血红色

“这画质,怕是怼到脸上拍的吧。"准提发出问题

阴玄表示这只是长生的记忆片段

准提get到新知识点

“那么,是否可以将自己传法的画面现出?”接引问道

通天突然插了句

“不然我是怎么传道的。”

两位一直志立于向外传法,每到一处就亲身下去传,结果好长一段时间不想再讲法的圣人:笑容沉默

“好啦,各位,这只是开味菜,今日就到这吧。”阴玄一把将录像掐断。

众人疑惑

“长生刚刚传音于我,龙玉方的两位圣人也要来了,各位若是感麻烦,就在此居住下来吧。”

入夜

元始找到通天

“三弟,白天时,你和龙玉的状态好像不太对。"语气中的关心不语而知

通天并没有说什么,将自己外衣褪下,用着较僵硬的动作坐在床上。

“二哥。"通天歪了头“你是想要我,还是想知道真理?”

元始垂低眸,并没有说话

淡淡的檀香味散出,房间云雾缭绕,两人的脸也模糊不清。

“二哥。”

“嗯。”

通天起身将元始拉到床上

“如果可以醉生梦死,又为何要知道真像呢?”

元始摇头,“醉生梦死只是浪费时间。"

通天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

“那你又为什么要囚禁我呢?”

“这不一样!"似乎是为了掩饰自已的心虚,声音不经提高了些。

“嘘,二哥,这房间隔音并不好。"通天笑道

随既将元始扑倒在床上,整个人也趴在他身上,用手玩着元始头发

元始终于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想缓解脑袋的发昏。

“上当了!”阴玄轻快的声音传出

“师尊,我就说可以的吧,这檀香可是龙玉特供,依他言,他之前举行大行群p现场时点过的。"

“师尊?”

“???您为什么也???”

随后,在元始只剩的理智中,阴玄将一乌黑面具放在此地,就缓缓退出房间。

“碰-”伴着门的关上,名为理智的线帮崩了。

(艹了,我想写车了,这个cp实在没有车车啊)

旁人太上的一晚上

今日月夜风亮,很是适合修练。

太上刚刚盘坐下来,便听到一声

“这不一样!”应是元始说的

太上思考了下,可能他们正在为教派而争吵。

随后便是"碰一"一声

这吵的好激烈,要不要去劝一下。

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声音。

随后是一点点哭泣声,和像是被掐脖而发出的唔唔声,像是通天,太上不经皱了眉头,还是去劝一下吧

太上刚站在房门,却又听见元始的闷哼声,因当是通天反击了,思考了一番,又回了自己房间中。

之后一晚上,太上都留心于一边,生怕出了点意外,如今可是法治社会。

不过总比拿青萍和如意打好,肉体之间的博弈会好很多。

明天为他们准备点丹药吧,真是不省心的弟弟。





貘萧

感谢列表友情提供意见,服设快完成了,就差裤子腰带发带和鞋子了,打算鞋子发簪和腰饰用建模弄,六魂幡当发带,青萍当发簪,诛仙四剑当腰饰,教主排面啊

感谢列表友情提供意见,服设快完成了,就差裤子腰带发带和鞋子了,打算鞋子发簪和腰饰用建模弄,六魂幡当发带,青萍当发簪,诛仙四剑当腰饰,教主排面啊

无

@不正经的凯莉吖 两圣人加了亿点自己xp

感觉只有头好看(。


真的我发现两圣人图完成度都高

画一次,两晚上(沉


但凡私信可以发图,我也不至于拿个要注销的号发图(痛苦

@不正经的凯莉吖 两圣人加了亿点自己xp

感觉只有头好看(。


真的我发现两圣人图完成度都高

画一次,两晚上(沉


但凡私信可以发图,我也不至于拿个要注销的号发图(痛苦

貘萧
发现比例不对重做一天的产物

发现比例不对重做一天的产物

发现比例不对重做一天的产物

彼岸花开~

千年棋局二

上期:(不是吧,现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还能在这聊天?(法))

———————————————

“不过这次你好像出来的早了许久吧。”王耀“不应该在下一个庚子年吗?”

【也没有吧!就早了一会啊啊。】

“不是一庚子年是多久啊,你们谁能告诉hore啊?”阿尔弗

“不知道”亚瑟

“万尼亚也是o”伊万

“也就六十年而已你们有什么好奇的”王耀“再说了这件事也轮不到你们知道。”

【不是吧?你真不想他们知道啊?】

“要不然呢?都是一群小屁孩能干嘛?”王耀

“不是吧。wanghore怎么就不能帮忙了?”阿尔弗

“就你?”王耀

“就hore,怎么了?看不起hore”阿尔弗

(就是啊,是不是看不......

上期:(不是吧,现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还能在这聊天?(法))

———————————————

“不过这次你好像出来的早了许久吧。”王耀“不应该在下一个庚子年吗?”

【也没有吧!就早了一会啊啊。】

“不是一庚子年是多久啊,你们谁能告诉hore啊?”阿尔弗

“不知道”亚瑟

“万尼亚也是o”伊万

“也就六十年而已你们有什么好奇的”王耀“再说了这件事也轮不到你们知道。”

【不是吧?你真不想他们知道啊?】

“要不然呢?都是一群小屁孩能干嘛?”王耀

“不是吧。wanghore怎么就不能帮忙了?”阿尔弗

“就你?”王耀

“就hore,怎么了?看不起hore”阿尔弗

(就是啊,是不是看不起我们祖国,果然中国就没有一个好人。竟然欺负祖国(美))

(但我觉得这件事你们祖国真的帮不上忙)

【其实阿尔先生你真的帮不上忙,准确来说在做的各位都帮不上忙。(毕竟这也算是他的家事吧。而且这局中可没有你们呢。)】

“不过你说的那件事究竟是什么呢?哥哥我可是很好奇呢。”弗朗西斯

【也没什么就是灵气复苏这些吧(怎么可能只有这些啊)】

“应该不止这个吧,要不然你怎么可能把我们叫过来”王耀

【泽,本来还想瞒着你们的,好吧灵气复苏刚开始的时候有些“人”来了】

———————————————

(这个系统刚刚说了什么是灵气复苏对吧?我没听错对不对?)

(没错没错我也听到了这是真的吗?)

(不就是个灵气复苏吗?你们有什么可兴奋的)

(楼上是哪国人啊?)

(我吗?我是美国人怎么了吗?)

(原来是美国吗,那我就理解了毕竟你们的历史就那么点啊)

(不是这和我们的历史有什么关系啊)

(难道只有我不知道灵气复苏是什么吗?)

(楼上我来告诉你,因为建国以来灵气衰落,导致无法修仙,现在只出现在仙侠里了,但灵气复苏就意味着我们可以修仙了)

(我来补充楼上,灵气复苏之后我们就可以御剑飞行,瞬移,飞行,

还可以修行功法,修到一定境界之后就可以长生不老,然后对于我们来说的最高境界那就可以与天道齐平)








林木子孖

《[洪荒]天道逼我谈恋爱》

《[洪荒]天道逼我谈恋爱》

作者: 南陶

文案:

       【有生子,无过程,梦中下蛋,生而知之,无带娃过程】

       方苍梧,龙族太子,祖龙亲子,他上能跃阶杀敌,下能统率一族,手握洪荒剧情,准备随时拳打西方二人组,脚踢天庭封神榜。

       然而,就在他刚破壳的时候,天道强行给他绑定了一个道侣——通天,被迫闪婚...


《[洪荒]天道逼我谈恋爱》

作者: 南陶

文案:

       【有生子,无过程,梦中下蛋,生而知之,无带娃过程】

       方苍梧,龙族太子,祖龙亲子,他上能跃阶杀敌,下能统率一族,手握洪荒剧情,准备随时拳打西方二人组,脚踢天庭封神榜。

       然而,就在他刚破壳的时候,天道强行给他绑定了一个道侣——通天,被迫闪婚

       以为只需要带龙族这一个菜鸟的方苍梧差点心肌梗塞,于是礼貌地提出和离,并且劝道:强扭的瓜不甜。

       然而他那道侣轻轻地看了他一眼,低声道:强扭的瓜爆甜!

       方苍梧:???

       方苍梧觉得通天的脑子可能被自己给砸坏了。


       ————————


       生而为龙,腾于九天。方苍梧要诸天神佛再也不敢轻慢龙族,要龙族的荣光万古长存,要天道再也不敢算计龙族!然后他就在洪荒建了论坛开了淘宝,当起中间商赚起了差价。

       方苍梧: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老子写的《五千年大罗,三千年准圣》你值得拥有!元始炼的废品今日八折!龙族新上架了鲛绢云裳,各位女修姐姐不来一件吗?

       方苍梧:所以还会出现龙肝凤胆这道菜和九龙沉香辇吗?

       通天:!!!我这就去把我哥的沉香木给劈了!

       元始:???


       本文又名《道侣和我第一次见面就要离婚》《你以为的菜鸟其实是大佬》《天道给你发对象》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历史衍生 古典名著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苍梧,通天┃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生而为龙,方腾于九天

       立意:反抗既定的命运,带领族人走向胜利


作品简评:

       穿越到洪荒,方苍梧成了龙族太子,看着倒霉模样的龙族,方苍梧和通天强强联手打造出一个前所未有的洪荒世界。于是洪荒有了网络,有了功能齐全的洪荒论坛,世界就变得奇妙起来,《五千年大罗,三千年准圣》畅销全网,三清收徒竟要先参加昆仑山入学考试,人人惧怕的封神榜竟然变成了炙手可热的公务员考试,一众小妖以吃公家饭为荣。

       本文主线明确,行文欢快活泼,情节跌宕起伏,主角常常以出其不意的方式改变洪荒中注定的命运。更有势力强大的大能们在一旁助阵,洪荒第一团宠实至名归。

悠亭

一点点关于本文的敖广初设

人物资料卡

姓名:敖广,道号苍渊

性别:男

年龄:不详

身高:191

本体:九爪金龙

种族:龙族

修为:圣人(魔圣)

身份:龙族族长,苍渊圣人

外貌:眉如远山,目若瀚海


【这是龙族真正的王,渊渟岳峙,威严莫测】

【敖广就算心里再不痛快,也不得不在遥华威胁的眼神下端起一个笑脸】 

【敖广冷酷无情,暴戾恣睢,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君,但也是龙族的庇佑者】

【敖广面上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麒麟族……可真是越来越出息了。”

孔宣总算知道敖广方才为什么那么开心了。

虽然麒麟族的遭遇要引以为鉴,但不妨碍他幸灾乐祸。

只要麒麟族不开心,他就开心。

‘果然,’孔宣......

人物资料卡

姓名:敖广,道号苍渊

性别:男

年龄:不详

身高:191

本体:九爪金龙

种族:龙族

修为:圣人(魔圣)

身份:龙族族长,苍渊圣人

外貌:眉如远山,目若瀚海


【这是龙族真正的王,渊渟岳峙,威严莫测】

【敖广就算心里再不痛快,也不得不在遥华威胁的眼神下端起一个笑脸】 

【敖广冷酷无情,暴戾恣睢,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君,但也是龙族的庇佑者】

【敖广面上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麒麟族……可真是越来越出息了。”

孔宣总算知道敖广方才为什么那么开心了。

虽然麒麟族的遭遇要引以为鉴,但不妨碍他幸灾乐祸。

只要麒麟族不开心,他就开心。

‘果然,’孔宣心道,‘敖广还是那个敖广,冷嘲热讽的本事仍然那么炉火纯青,半点也没有退步。’】

【强者才能得到尊重,弱者只能引来侵略和杀戮】

【那与他有着一模一样蓝色眼眸的俊美青年,眉如远山,目若瀚海,位高权重积威已久的迫人气势扑面而来,一个眼神便压的人喘不过气】

【龙族血气刚烈,风习强悍】

【只是仔细着别失了尊卑,乱了纲纪】

【我从来不认为野心勃勃是贬义词,不想当王的龙不是好龙】

【传令西海,让摩昂亲自带兵,把那碧波潭给我扬了!】

【他们是忘了剐龙台的由来吗?】

【他就不是一位事必躬亲的贤君】

【需得思虑清楚,结亲事小,但若是一不小心成了结党营私……那可就触了族长的逆鳞了,到时候就不好收场了。——北海龙王】

【敖臻忍不住跟弟弟嘀嘀咕咕:“说实话,我就没见过比咱爹还嚣张跋扈的。”】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敖广脸色如风雨欲来:“你来都来了不把命留下就走了,不太合适吧?”】

【没有雷霆手段,就不要有菩萨心肠。老虎退一步,饶了兔子,那叫心善。羔羊退一步,引豺狼进门躲雨,那叫蠢。】

【以战止战,以弱胜强。这——就是龙族的规矩】

【龙族公认,他们族长是位美人,还是大美人,平时安静坐在王座上就美得凛冽,仿佛杀气森然的利刃收敛了锋芒,代表着那至高无上的无边权势,令人望而生畏。只要他不开口。但是事实上,大部分龙族总会被他训地抬不起头来,以至于下意识忘记面前是一位足够赏心悦目的美人,而不是——暴君。】

【阿广,言不由衷啊——遥华】

【当你的敌人认为你有底牌的时候,你最好有】

【“久仰盛名了,妖皇陛下”】

【你还是别说了,没有一个字是我爱听的】

【“我看你这西海龙王是做到头了!”

“有关我自身之事,外人竟然比我先知道,我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一群废物点心!”

“我谢谢你啊。”

“你知道那些胆敢谋逆的叛臣贼子都是什么下场吗?”

“这事要是办不好,你也不必再回来见我了。”

“脸面是自己挣的,哪里靠儿子长脸,我要是你,我即刻自裁,我都没脸活在这世上!”

“我言而无信,麒麟子不知道吗?”

“有一个不情之请……”

“知道是不情之请还说什么?”】

【敖广在位时就对龙族把控极严,四海闻令而动,令行禁止,半点也不容忤逆。】

【你以为族长真的不知道吗?应龙卫的情报网遍及四海甚至洪荒,如同八方水脉,只要有水脉的地方都在控制之下,族长不需要做什么,只需坐镇东海水晶宫,便可知天下事。——南海龙王】

【龙有四海,东海为尊,族长之令,莫敢不从】

【龙凤初劫,祖龙殒落,尚且年幼的敖广在祖父亲信支持下执掌龙族,平息其余三海叛乱,铲除异己,培养亲信,收归四海权柄,甄选心腹组建应龙卫,近七个元会,布局谋划,隐忍蛰伏,彻底握住海洋权柄,坐稳族长之位,以龙族生死存亡为行为准则,从此开启了他说一不二的“暴君”生涯】

【“龙族虽付出惨痛代价但并未势微,得洪荒其余部族忌惮,你以为靠的是什么?是龙族?不,是族长!是将龙族这个烂摊子理清,是将这盘散沙拧成一股力量的族长!——妄想做什么叛臣贼子,忘了本了!”——西海龙后】



貘萧
简单把外衣和今天做的里衣套了下...

简单把外衣和今天做的里衣套了下,疯狂心动

简单把外衣和今天做的里衣套了下,疯狂心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