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洲钧纬

76浏览    3参与
南知凤_HAN

【周齐唐】子不语·罗刹鸟

·主纬洲,纬钧,思洲,阿蒲友情出演

·听歌时的激情产物,甄短小预警

·朝代应该不一样请忽略emmm......这时候应该比雍正年间要早emmm还是穿汉服的时候请忽略

·魔改原文,超雷慎入

·古风架空世界观,玄幻故事

·没细了解过罗刹鸟,只是听说了一丢丢,所以私设如山

·ooc算我,纯属娱乐勿上升蒸煮

·同性恋合法,男男可生子

·幼儿园文笔,没有逻辑,不喜勿喷勿喷万分感谢!

·推荐bgm:《子不语·罗刹鸟》-祖娅纳惜 ...

·主纬洲,纬钧,思洲,阿蒲友情出演

·听歌时的激情产物,甄短小预警

·朝代应该不一样请忽略emmm......这时候应该比雍正年间要早emmm还是穿汉服的时候请忽略

·魔改原文,超雷慎入

·古风架空世界观,玄幻故事

·没细了解过罗刹鸟,只是听说了一丢丢,所以私设如山

·ooc算我,纯属娱乐勿上升蒸煮

·同性恋合法,男男可生子

·幼儿园文笔,没有逻辑,不喜勿喷勿喷万分感谢!

·推荐bgm:《子不语·罗刹鸟》-祖娅纳惜 




01.




“内城某为子娶媳,女家亦巨族,住沙河门外。新娘登轿后,骑从簇拥,过一古墓,有飙风从冢间出,绕花轿者数次,飞沙眯目,行人皆辟易,移时方定......”




蒲熠星合上案桌上那本敞开的书,心想这现实当中哪有书上说的这么邪乎。他又向床上躺着的那具尸体望去,那尸体平躺在床上,双手放于胸前,如果抛去他脸上的两行血泪的话还算是走的安详。




一一他被人挖了眼睛,然后暴毙而死。




不,或者说,是他自己挖了自己的眼睛。




蒲熠星疲惫的闭上了双眼,右手抚上他紧缩的眉头。他踉踉跄跄地走到茶桌前,慢慢地用手撑住身体坐在了木椅上,把自己的身子完完全全交给了木椅,双手耷拉下来,身子一点一点滑下去,形成了一个懒散又令人发笑的姿势,俗称葛优躺。




蒲熠星现在超级想骂人,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提司,为何上任第一天,就要接手这样一个复杂的案子。自己搁着查半天了,除了那本破书一丁点线索也没有,命运啊......




床上躺着的那人是当今左丞相的儿子周峻纬,左丞相打小就很器重这个儿子。周峻纬生得俊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性格又温文尔雅,很是讨喜。周峻纬的母亲是朔华长公主,虽不是皇上的亲姐姐,但自幼跟皇上一起长大,算是青梅竹马,但因家族原因未能与皇上结为夫妻,就封了长公主。但皇上念旧情,心中一直惦记着她,便处处照顾着左丞相一家。周峻纬也经常随父亲母亲一同去宫里,这一来二去,周峻纬与皇家也有了极大的关系。他这一死,好家伙,周家,文武百官,后宫娘娘们都急着要给他讨个公道,而自己又恰恰接了这个案子,莫法,脑壳痛。




蒲熠星像个行尸走肉一样不情愿的再次拿起那本书,读了起来:




“梁上栖一大鸟,色灰黑,钩喙巨爪如雪,目光如青磷。墟墓间太阴,积尸之气,久化为罗刹鸟,如灰鹤而大,能变幻作祟,好食人眼......”





天色渐暗,夜凉如水,晚风扶起窗前的薄纱,带来一丝凉意,配上诺大空寂的周家院和躺着的一具尸体,凉意化成了死寂,未免有些诡异,令人毛骨悚然。




淡定如蒲......个屁!这情景是个人都会怕的好不好!蒲熠星不禁打起哆嗦来,手上下撸动着胳膊,努力的把竖起的汗毛和忽然激起的鸡皮疙瘩压下去。他赶紧起身推开门向大院走去,小跑着往门口听着的马车钻去,突然间听见了一声鸟叫,眼前浮现出两张个人来。




这两人长相极为好看,可以说蒲熠星从未见过如此好看之人,虽生的极其相像,但细看又有所不同。左边的清秀些,右边的美艳些;左边的挽着一个发髻,戴玉冠,用精致的银簪别住,额前几缕碎刘海,右边的则是用红色发带扎起一个高马尾,两缕龙须长至下颌;左边身穿白色真丝宽袖,青色纱质大袖衫上绣着洁白的玉兰花,衬托出他清冷儒雅的气质,腰间别着一个弯月玉佩,双手拖住一个凤首箜篌,神情有些茫然无辜;右边身穿一身艳红飞肩窄袖,黑色下袍,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袖口用黑色皮质护腕扎住,腰间别着一把横笛,嘴角微微勾起,似乎是阴计得逞后得意的笑容。




蒲熠星吓得一个脚滑从马车台阶上摔了下来,屁股着地,疼。蒲熠星浑身冒冷汗,“无神论者”这个绰号怕是戴不住了。莫非这周府...真是被那邪祟缠身?那声鸟叫,会不会就是那本书上所写的罗刹鸟的叫声?此地不宜久留,蒲熠星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麻溜的爬起来,钻进马车把帘子都拉上,还让一两个侍卫在马车里陪着他,从小到大他还真没像今天这样怂。嘘,咱蒲公子要面子。




蒲熠星让车夫快着些,不一会儿就到了自家府邸。蒲熠星下了马车直奔寝室,没胃口吃晚饭,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换了睡衣就是往床上一倒,还唤了几个随从在寝室里陪同。蒲熠星躺在床上瞪着双眼,惊魂未定,浑身是汗,心脏如同要跳出来一般。




奇怪......这周府怎会如此诡异......








02.




蒲要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不停回放着周府的事儿,干脆直接把来龙去脉捋了一遍。




周峻纬弱冠那年,娶了一妻一妾。




妻名唤唐九洲,是右丞相的小儿子。十六岁进门,清新俊逸,玉树临风。性格顽皮可爱,又心善,甚得左丞相欢心,与周峻纬也很是恩爱。喜穿白衣,又正衬他气质,看见他便会想起一句诗:“除去君身三尺雪,天下谁人配白衣”。




唐九洲自小就是家里的娇宝宝,右丞相的大儿子年少有为,大唐九洲六岁,处处宠着他。右丞相和右丞相夫人都很喜欢他,也处处惯着他。唐九洲并不是很有才能,没有读过太多的书,画的画也不是多么惊艳,但唯独下棋技艺精湛,据说右丞相都没能下的过他。古琴只会一点点,却擅箜篌,若是听他弹上一曲儿,就如同神仙一般快活。




唐九洲自幼就是用药汤子灌起来的,小时候经常感染风寒,就落下了病根子,因此未能习武。右丞相见此情况,也就打消了将来唐九洲娶妻的念头,干脆早不早的为他择婿。这时唐九洲正值二八年华,左丞相向来与右丞相是竞争对手,周峻纬恰巧到了娶妻年纪,右丞相想着若是把唐九洲嫁去左丞相家,在朝廷之上与左丞相相处也不会再出什么大问题了。




唐九洲也懂事儿,一听是为自家爹爹做事,也便答应了。




妾名唤齐思钧,是周峻纬的贴身随从,他们二人可真是竹马成双,神仙爱情。齐思钧大周峻纬两岁,从小就像大哥哥一般照顾着周峻纬。周峻纬跟齐思钧的感情出于亲情,始于感恩,最终走到一起却是因为爱情,可以说,周峻纬从小最亲的人,就是齐思钧。




齐思钧虽是家仆,却更像一位风流倜傥的少爷。齐思钧处事圆滑,知书达理,能文能武,长的又极为好看,若不是身份低了些,真可谓是十全十美,因此很得左丞相器重。齐思钧并不擅长书画,唯独喜欢吹笛子,笛子吹的也是整个京城数一数二的好听,许多富家公子都不及他。




齐思钧陪着周峻纬读书,写字,上课,参加各种大场面的宴会,也学了许多知识,见了许多人。周峻纬特别喜欢黏着齐思钧,在别人面前是大名鼎鼎的周公子,但在齐思钧面前却是只会给小齐哥哥撒娇的小周弟弟。




可这小时候还好,长大了再这样未免会被人说闲话。尤其是周峻纬和唐九洲定下婚约之后周峻纬还天天跟齐思钧缠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有人说齐思钧是个狐媚子,打跟着周峻纬就意图不轨,仗着自己生的好看,想要勾引周峻纬。




谁知不久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竟发现齐思钧身上的胎记和当年走失的三王爷之子的一模一样。经过许多次验证后发现齐思钧就是三王爷失散多年的儿子。




这下倒好,齐思钧的身份一下子拔高了。周峻纬也承认自己喜欢齐思钧,齐思钧也喜欢周峻纬。左丞相想,既然两情相悦,那便结为夫妻吧,还能和皇家扯上关系,对周家有利。可周峻纬和唐九洲的婚约都定下许久了,眼看着婚期也快到了,总不能让齐思钧做妾吧?




左丞相亲自去找了三王爷商议此事,齐思钧宽宏大量,说自己不在乎这些事情,只求能与意中人白头偕老,唐九洲既然和周峻纬有婚约,自己做妾也没有什么。左丞相一看这情况,也就答应了下来。不过往后的日子,唐九洲正妻这个位置坐的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既然如此,周峻纬与唐九洲和齐思钧便再同一天成亲。那婚礼办的可真隆重,齐思钧虽是妾,但却和唐九洲一样穿着华丽的红装,戴着一样的冠子。二人本就长的有些神似,这一打扮,一时间竟分不出谁是谁了。下轿子的时候,两人同时盖着红盖头,同时走到周峻纬身边,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对孪生兄弟呢!




之后的日子,没有最幸福,只有更幸福。本以为齐思钧和唐九洲在同一屋檐下会撩起火花来,谁知他们相处很是和睦,整天有说有笑的,据说唐九洲让裁缝做了件新衣裳,都要给齐思钧看看呢。




有很多人都羡慕周峻纬,娶的媳妇一个乖巧可爱,一个贤惠温柔,一个是丞相之子,一个是王爷之子,既能坐享齐人之福,又不愁自己将来的前程,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人生赢家”吧。




可好景不长,成亲后的第二年,唐九洲给周峻纬生了一个小公子,谁知小公子一岁生日时竟因病而死。自此之后,唐九洲一直郁郁寡欢,曾经的小太阳花一直蔫了吧唧的。第三年,齐思钧有喜了,周府上上下下都把他例为了重点保护对象,谁知还是没能逃过小产的命运。




从那时开始,就有人说周家被邪祟缠身,还有人说是上天不可能让周峻纬事事如意,一生中肯定会有所坎坷。




在这件事情发生后的不久的一天午时,突然间听见一声鸟叫,是从周峻纬的寝室那边传出来的。众人赶紧去找周峻纬,推开门时只剩下了一具冰凉的尸体,就像现在这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面上两行血泪。齐思钧和唐九洲一夜失踪。




据值班的家丁说,当晚他在瓦片上看见了一只大鸟,颜色是灰黑色的,嘴巴如钩子一般锋利,爪子尖锐如雪,眼神发青,看起来十分可怕。当时他吓得两腿发软,忘了叫人,一眨眼那大鸟扇扇翅膀,飞走了。




当晚所有人都听见了鸟叫,看见了抱着箜篌的唐九洲和别着笛子的齐思钧。左丞相和丞相夫人吓坏了,连忙搬了出去,报了官。




要是照书上所说,这鸟应叫罗刹鸟。“色灰黑,钩喙巨爪如雪,目光如青磷。墟墓间太阴,积尸之气,久化为罗刹鸟,如灰鹤而大,能变幻作祟,好食人眼”哪一条都符合。




要这样说,那案子不就破了嘛,罗刹鸟杀的呗。醒醒阿蒲,你是个无神论者!皇上是让你来破案的,不是让你来看神话小说的!




蒲熠星脑子嗡嗡的,他直感觉自己脑子不好。算了,睡觉,明个儿再说。






03.




第二天一早,蒲熠星用完早膳便飞奔来到了唐九洲的房间。好在是白天,阴森气氛没那么严重,但霉味是真的严重。




蒲熠星仔细搜索了一番,发现了一把凤首箜篌,上面积了厚厚的灰。只是这凤首...好奇怪啊。仔细想想书上对罗刹鸟的描述......等等,这不就是罗刹鸟吗!又发现了几件小孩子的衣裳,这大概是他早夭的儿子的衣服吧。




这时,蒲熠星眼前浮现出一个白衣男子怀里抱在一个婴儿的场面。他吓坏了,往后退缩了两步。蒲熠星相信这里有鬼了,这里的鬼就是那只罗刹鸟。而且他可以大胆的猜测,那只罗刹鸟就是齐思钧和唐九洲其中的一个。




到底谁是罗刹鸟?




其它也没什么线索了,除了文物瓷器就是笔墨纸砚,要么就是各种棋,各种画,各种书,他都一一仔细翻过了,没什么可以用到的。




他又去了齐思钧的房间。







04.




齐思钧的房间的风格倒是和唐九洲截然不同。风格豪放些,不像唐九洲那样文雅。




却比唐九洲的房间看起来舒服些,许是多了几分烟火气吧。




桌上放着的书还是敞开的,那一页是写如何制作糖渍金桔杏香蜜饯。整个屋子搜来搜去,无非是些生活必须品,或是周峻纬赏赐的锦衣绸缎。唯独桌上已经干枯的梅花,格外夺目。




蒲熠星走进梅花,眼前浮现的是一位蓝袍男子和红衣男子的背影,那是一个热闹的街头。




“公子,天儿晚了,咱回去吧。”




“小齐哥哥,你看那梅花盆栽,好看吗?”




“公子,您要是喜欢,便买了吧。”




“行啊,买了,我赏给你。”




“啊?这...不合规矩吧...?”




“有什么规矩不规矩的,本公子想赏什么就赏什么。”




“那,小齐谢过公子啦!”




“小齐哥哥...我好想把自己也赏给你啊......”




耳边响起的话语让蒲熠星好像拾起了周家的某些记忆,这大概是齐思钧还没嫁给周峻纬时的一些零散记忆。




又是一个耀眼的红盖头,眼前浮现的则是齐思钧和唐九洲一同嫁入周家的情景。




蒲熠星又在床底下的最深处找到了一张揉成一团的纸,为了这张纸他整个人都趴地下了,吃了他一嘴灰,洁白的衣摆染上了灰尘。唉,生活不易,阿蒲叹气。




他小心翼翼的把纸团打开,上面写的字令他震惊:




“赤青罗刹鸟,又名双生罗刹鸟。此鸟本身为赤红罗刹鸟,其分身唤青彧罗刹鸟。二鸟样貌极其相像,且极为俊美,化人形后可用美色取利。赤青罗刹鸟为罗刹鸟之奴隶,罗刹鸟可利用赤青罗刹鸟为其所用。可通过进入人身体进行杀人。”




话音未落,眼前浮现出青衣男子拉着红衣男子的手的场面。




“小齐哥,我们...我们能不能不要让峻纬变成瞎子.....”




“为什么?”




“我...我......”




“你是不是真的爱上了他?你怕不是忘了,我们来这里接近他是为了什么?为的就是他眼里的那两个眼珠,若是你完不成任务,真以为罗刹鸟们会放过我们?”




“我...我下不去手......”




“你若是真的爱他,把我置于何地?你别忘了,将来娶你的人,是我。”




红衣男子吻上了青衣男子的唇。




蒲熠星一时间愣住了,他又把视线转到手中的纸上,他把纸翻过了,哦,背面还有一句话呢。




“赤青罗刹鸟其分身会与本身相爱,并且命定之人必定是本身。”




那这不就解释通了嘛。不过...为啥还有点心疼周峻纬呢......





眼前的画面继续上演。




红衣男子放开了青衣男子,在青衣男子的耳边轻声道:




“若是你实在放不下他,我们便杀了他,让世界上除了我们,没有人能够得到他,他的心,也只能爱过我们,在意过我们。”




接着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以几声鸟叫开头,两具尸体结尾,那两具尸体正是唐九洲和齐思钧。




那也就是说,周峻纬的妻妾不是唐九洲和齐思钧,而是这只赤青罗刹鸟?




那么他们叫什么?




唐寅楠,齐岱泽。




他的大脑突然间闪出这两个名字。




这是齐思钧和唐九洲告诉他的。




一切都串通了。




真相大白了。




蒲熠星苦笑了几下,他们三人的爱情故事,也是真的很凄美啊。




蒲熠星转身踏出周家门,回头再看时,眼前是周峻纬齐思钧他九洲三人箜篌横笛古琴合奏的场面,以婉转的琴音将这段故事收场。






05.




“欲将箜篌配古琴,又把一曲横笛错。”

南知凤_HAN

没空写,记个梗

是周齐唐,架空世界观,一点点复古味道。小周是富家公子,小唐是他的贴身仆人,小周一开始不喜欢小唐,处处欺负他,小唐只好默默忍受。小周奉家族命令娶了小齐之后突然某一天觉得小唐长的好漂亮(渣男无疑),小唐也逐渐爱上了小周,于是小周纳了小唐为妾。


齐思钧的装聋作哑之道使小齐装作看不见,依旧是笑脸相迎(其实也是觉得小唐不像是个狐媚子,挺好一小孩儿),小唐也对小齐印象不错。之后俩人暗生情愫,就...那啥了,把小周绿了。


得知自己的大老婆和小老婆搞到一起了之后的小周不知如何是好,结局如何emmm...我还木有想好😂

是周齐唐,架空世界观,一点点复古味道。小周是富家公子,小唐是他的贴身仆人,小周一开始不喜欢小唐,处处欺负他,小唐只好默默忍受。小周奉家族命令娶了小齐之后突然某一天觉得小唐长的好漂亮(渣男无疑),小唐也逐渐爱上了小周,于是小周纳了小唐为妾。


齐思钧的装聋作哑之道使小齐装作看不见,依旧是笑脸相迎(其实也是觉得小唐不像是个狐媚子,挺好一小孩儿),小唐也对小齐印象不错。之后俩人暗生情愫,就...那啥了,把小周绿了。


得知自己的大老婆和小老婆搞到一起了之后的小周不知如何是好,结局如何emmm...我还木有想好😂

南知凤_HAN

【全员向】杀戮游戏Killing game(序言)

·内含纬洲,纬钧,南北,蒲萄唐,思洲,以及周齐唐,蒲韬唐大三角

·所有cpbe,全员死亡

·挺虐的吧...应该

·原创背景,大概有点血腥.....还有点色/...emmm慎入

·ooc预警,看好预警再进

·所有人A炸预警

·幼儿园思想,没有逻辑,文笔巨烂勿喷勿喷万分感谢!

·推荐bgm《寒鸦少年》-华晨宇 


Welcome to "Death Paradise"


欢迎来到“死亡天堂”


Here...

·内含纬洲,纬钧,南北,蒲萄唐,思洲,以及周齐唐,蒲韬唐大三角

·所有cpbe,全员死亡

·挺虐的吧...应该

·原创背景,大概有点血腥.....还有点色/...emmm慎入

·ooc预警,看好预警再进

·所有人A炸预警

·幼儿园思想,没有逻辑,文笔巨烂勿喷勿喷万分感谢!

·推荐bgm《寒鸦少年》-华晨宇 


Welcome to "Death Paradise"


欢迎来到“死亡天堂”


Here you will play a "killing game"


在这里你们将进行一场“杀戮游戏”


You will abandon all grudges


你们将抛弃一切恩怨瓜葛


Here, you can enjoy the carnival of death


在这里,你们可以尽情的享受死亡的狂欢


No matter what friendship you had before the game started, from now on, you are all strangers


不管你们在游戏开始之前有过什么情谊,从现在开始,你们皆是陌生人


You're just a bunch of loveless killers


你们只是一群没有感情的杀手


Only complete the daily killing mission


只有完成每天的杀人任务


To live to the end


才能活到最后


Are you ready


准备好了吗


The game starts now


游戏开始一一




“咚咚一一”


又是那个敲门声......


又是他...他又来了...


不...不可能...


他舍不得让我死!


只剩最后一分钟了...


那么,同归于尽吧




“为了让你活下去,我愿意去死。”


“别,九洲,回来!”




“我没有哥哥了......”




当匕首刺向他的胸膛时,他张开双臂,努力咽下喉咙处翻涌上来的鲜血,笑着对拿着匕首的人说:“宝贝,生日快乐。”




“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我即将面临死亡,而是我致死,都是站在你的对立面。”




“我爱的人不是你。”


“我知道。”




“你是爱我的对吗?”


“你愿意为了我去死,对吗?”


“蒲熠星,你说话啊...”


“说你爱我,说啊,你说啊!”


“蒲熠星...你醒醒...”




谁能想到,最后的最后,竟无一人生还......




“好啊...这个局做的好啊,你可费了不少心思吧?”


“为了他,你值吗?”




沾满鲜血的双手,死死拽住那人的袖口,拼尽了全身的力气站了起来,在他干裂的嘴唇上落下一吻。



Game over


游戏结束一一





知凤废话
:是的你们没有看错就是我我又来开新坑了


开学第一天荣幸中奖,发烧了光荣请假


一共歇七天已经过去几天了,这篇算是记个脑洞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填


剧本杀没有脑洞,大概要鸽一段时间了emmm...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