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派厄斯

66.4万浏览    6004参与
Yhone.L
  尽管上了很多次当了还是会买...

  尽管上了很多次当了还是会买😭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东西摆在文具店里就对我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好比从一堆沙子中淘金一样

  尽管上了很多次当了还是会买😭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东西摆在文具店里就对我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好比从一堆沙子中淘金一样

Yhone.L

 精神状态不好十生病手抖十压根没有参照还画错的摸🐟=答辩(开玩笑)

  之前被损没信心都删掉了,但想想还是放上来

  在我这儿,画就像找对象一样。互相看得顺眼就留下。只图娱乐,因我并非专业学习。如果要指出不对的地方,那么请用实力告诉我,笼统概括的话一律视为挑刺找茬。我们都活轻松一点

  

 精神状态不好十生病手抖十压根没有参照还画错的摸🐟=答辩(开玩笑)

  之前被损没信心都删掉了,但想想还是放上来

  在我这儿,画就像找对象一样。互相看得顺眼就留下。只图娱乐,因我并非专业学习。如果要指出不对的地方,那么请用实力告诉我,笼统概括的话一律视为挑刺找茬。我们都活轻松一点

  

番茄殃

派赞日常

 可能有点ooc

  突然想到的灵感,目前已同居,甜的。

   1、不爽

  一大早,厨房发出的声音,把派厄斯弄醒了,发现自己怀里的恋人已经离开,扑空的感觉让他有点不开心。

  又想到自己今天也要去去什么学校做老师,很麻烦,不想去。

  “派厄斯,早餐做好了,我要送拖油瓶上学,先走了。”

  赞德飞快的出门了。

  “啧。”派厄斯更加不爽了。

  又要送那个人上学,真讨厌,搞得派厄斯不能一直抱着赞德到自然醒。

  虽然吃到了赞德做的爱心早餐,但是……

  反正还是不爽。

  

  “赞德老师,体育老师还没来吗?”

  “?听说今天换了一个。”

  “老师,我这......

 可能有点ooc

  突然想到的灵感,目前已同居,甜的。

   1、不爽

  一大早,厨房发出的声音,把派厄斯弄醒了,发现自己怀里的恋人已经离开,扑空的感觉让他有点不开心。

  又想到自己今天也要去去什么学校做老师,很麻烦,不想去。

  “派厄斯,早餐做好了,我要送拖油瓶上学,先走了。”

  赞德飞快的出门了。

  “啧。”派厄斯更加不爽了。

  又要送那个人上学,真讨厌,搞得派厄斯不能一直抱着赞德到自然醒。

  虽然吃到了赞德做的爱心早餐,但是……

  反正还是不爽。

  

  “赞德老师,体育老师还没来吗?”

  “?听说今天换了一个。”

  “老师,我这里有题要问。”

  “先拿来吧。”

  然后很多人围着赞德。

  “呦,这么受欢迎啊!”

  他们虽然是学生,但是不知道保持距离吗?还有赞德你靠那么近干什么,我不在就这样的吗?!!

  熟悉的声音,赞德猛吸一口气,马上回头,对上了派厄斯那“温柔”的微笑。

  “哈,你怎么在这里!?”

  “我好想是那个什么体育老师。”

  派厄斯依然是笑着的,赞德后背在冒冷汗,派厄斯绝对生气了。

  但是为什么。

  “好了,体育课自由活动。”

  大家欢呼一声,都离开了。

  “赞老师,请你留下。”

  还故意把老师两个字咬的很重。

  之后,据那班的人说,下午赞德老师的课是赤星代的,并且这一代就是三天。

  此时趴在派厄斯身上的人:“你原来会吃醋啊。”

  派厄斯没有理他,而是掐了一下他的腰。

  

  2、浴巾

  同居后,赞德决定买情侣款的东西,比如毛巾,水杯,碗筷之类的。

  “派厄斯,你要哪一款的浴巾,来看一下。”

  派厄斯从书房走出来,抱着赞德坐在沙发上,头放在他的肩膀上,看着浴巾说:“红色的这个吧。”

  “那我要绿色的这个。”

  “为什么我们不能用同一个。”派厄斯有点撒娇的语气,头还不停地蹭了蹭赞德。

  这什么情况,浴巾不是不混用比较好吗?现在撒娇又怎么回事,不过好可爱啊。

  “咳,我这不是头发长嘛,怕占这时间长还是分开好。”

  最后下单了两条。

     东西到了之后。各自用来一天。

  第二天

  “派厄斯我浴巾呢?”

  “这里”派厄斯把赞德的浴巾裹在腰上。

  “你用我的吧。”

  最后,赞德一直在用红色的浴巾,派厄斯一直用绿色的浴巾。

  

  3、衬衫

  赞德一次下单了10多件黑色衬衫,最近到货。

  到货那一天,赞德出差,派厄斯代收。

  拿到货的那一天,派厄斯好心的打开,想帮自己的爱人整理好,结果这时,他突然灵感一闪。

  几天后,赞德回来了,由于太累,洗好澡的时候发现衣服忘记拿了。

  “派厄斯帮我拿一下衣服。”

  派厄斯递过去了一件黑色衬衫。

  “靠!派厄斯你干了什么。”

  赞德穿着衬衫站在派厄斯前面。

  衬衫有7个扣子,派厄斯剪了6个,留了一个扣子是在肚子那里的。

  现在的赞德v领,下面露出两条大白腿,刚被热水冲过的身上,泛着粉粉的颜色,很诱人。

  派厄斯可耻的硬了。

  “赞德,你真的很会诱惑人。”

  最后,赞德叫了一晚的老公都没能让派厄斯停下来。

  最后,派厄斯重新给赞德买了一堆衬衫,不过样式………

  

  

  end—

   第一次写这样的,有不好地方,希望体谅。

  话说,晚上灵感真的比较多。

  

  

  

   

一只卡玲

一明一暗,并蒂双莲2

屏幕再次翻转。“呦呦呦,创世神大人这次是真的怒了呢。这下你怎么办啊?”“哼,这只是个开始,我可从来都没有怕过他。马上我们就是这个世界新的主宰!”


“所以说,七神使是真的要谋权篡位吗……”“……谁知道啊……”


“喂喂,你们两个,快醒醒,艾蒂,埃尔!”力天使轻轻拍打着姐弟两人的脸颊。“喂喂!大小姐!你还要睡多久!还有埃尔,快起来!把你姐叫醒!”


站在一旁的骑士紧紧捂住自己的伤口,黑色的烟雾缭绕在他身边,他闭上眼调整呼吸,待烟雾消失后才缓缓睁开眼看着那个坐在地上的力天使。


“唔……”堕天使在听到呼喊时逐渐睁开双眼,迷迷糊糊看见一团红色的虚影。“老姐……”


“谁是你老姐!...

屏幕再次翻转。“呦呦呦,创世神大人这次是真的怒了呢。这下你怎么办啊?”“哼,这只是个开始,我可从来都没有怕过他。马上我们就是这个世界新的主宰!”


“所以说,七神使是真的要谋权篡位吗……”“……谁知道啊……”


“喂喂,你们两个,快醒醒,艾蒂,埃尔!”力天使轻轻拍打着姐弟两人的脸颊。“喂喂!大小姐!你还要睡多久!还有埃尔,快起来!把你姐叫醒!”


站在一旁的骑士紧紧捂住自己的伤口,黑色的烟雾缭绕在他身边,他闭上眼调整呼吸,待烟雾消失后才缓缓睁开眼看着那个坐在地上的力天使。


“唔……”堕天使在听到呼喊时逐渐睁开双眼,迷迷糊糊看见一团红色的虚影。“老姐……”


“谁是你老姐!看清楚了,是我,派厄斯!”力天使翻了个白眼,感到一阵无语。这时,堕天使摇了摇了头,视线逐渐清晰起来,他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力天使,被吓了一跳,他愣了一会,看见力天使怀里还躺着自家姐姐。


“红发?红眸?和老姐长的好像!”堕天使止不住胡思乱想“不,不会吧,这家伙不会是我和老姐的哥哥吧?等等,或者说这才是老姐的家人!那我呢?老姐不会不要我了吧……”堕天使表情逐渐崩溃,死死盯着力天使。


“……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快把你姐喊起来!”“哦!哦!好好的!”堕天使将自己的姐姐搀扶起来,附在她耳边说:“老姐,金在你旁边。”


堕天使话还没说完,天使立刻就醒了过来“在哪!我的白马王子在哪!”“呵,呵呵 这招百试不厌。”


“切……白·马·王·子……”


“埃尔!看好了,姐教你怎么收拾这烂摊子。”


“埃米……”


“老姐……”


在偌大的类似控制室的房间里,一个披着一头红发,头上顶着一个大呆毛的少女正站在控制器前操控,呆毛也一抖一抖,显得俏皮可爱。


“知道了,老姐!”这时从旁边走出来一个黑发男孩,笑的很开心,但又有点无奈,他站在一旁用着宠溺的眼神看着女孩。


少女拉着男孩,用手指着控制器,“听好了衰仔,马上就要重启凹凸大赛了,我们的任务就是要保证参赛者们的安全,同时,确保参赛者们被淘汰后可以平安把他们送回家。”少女说的兴高采烈,男孩只是站在一旁摸摸抿起嘴角。


大厅里一阵哗然,他们各自都盯着刚刚苏醒的姐弟两。


“看,我就说嘛,大家被淘汰后一定会被安全送回家的!”“果然,咋们怎么可能会被当成养料。”……类似于这样的声音逐渐传出。


“可是…明明之前,格瑞说过我们都会成为创世神的养料啊?”小兔子一如既往抓住重点。由于这句话,大厅里再次陷入安静。


就在姐弟两人说的正开心时,另一个红发的男人走了进来。“喂!艾蒂!干什么呢?不好好工作又在偷懒啦?”艾蒂转过身,盯着从门口走进来的男人,眼里充满厌恶,站在一旁的埃尔也在看见男人时眼里的宠溺变为鄙夷。


“关你p事,派厄斯!”艾蒂用戏谑的表情怼了派厄斯。肉眼可见,派厄斯的脸色瞬间崩了。“切,我看你也做不好,机器要受罪,特地来指导指导你。”派厄斯看着艾蒂,强忍着怒气走到一边的控制台边。“喂!那台是埃尔的!你个脆脆鲨!”“……好好好,大小姐,我换一台。”派厄斯以极其不愿意的表情走到第三台机器前,随即开始操控机器。


“……喂,艾蒂,你出去和埃尔玩吧,这里交给我就行。”派厄斯沉默了一会,缓缓说出口。“等会特蕾普来替你的班,我们和老创说过了,放心吧。”艾蒂在听到这句话后瞬间拉住一旁的埃尔,撒丫子就跑了出去。“谢了!回头请你吃呆椒!”


“噗,这姐弟俩怎么这么好玩。”“不知道,但是那个叫派厄斯的,真的好宠艾蒂。”“还有埃尔,我的天呐,好像有一个像他一样的弟弟。”


“等等……不觉得,那个叫埃尔的有点奇怪吗?一会出现,一会消失。”骑士突然抓住盲点,“没错,只有在那个红毛小鬼喊到埃尔或衰仔时才会出现。”海盗冷哼一声,突然召唤出雷电击到姐弟两人身边。派厄斯瞬间召唤出长矛,用蔑视的眼光看着海盗。“我说你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当年雷王星那个小鬼头啊!动我的人,就要做好受死的准备。”


“不不不,等会元力不是无法使用的吗!为什么他们还可以召唤出元力武器!裁判长呢!”大厅里的路人急忙呼唤裁判长,同时,也有一部分人也尝试召唤武器,但都无功而返,只有那一小部分人。


在操控室里,裁判球慌张的乱跑“唉唉唉!怎么回事!明明开启元力禁锢装置了,为什么没用啊!”“不不不知道啊!机器显示,有一部分人气息不稳定,无法屏蔽!”“怎么回事!气息怎么可能会不稳定!快呼叫丹尼尔大人”·“快呼叫!”“呼叫!”“呼叫!”……

裁判长盯着屏幕上能够召唤出元力武器又急忙收回去的几人陷入沉思。“你们……怎么也会……”


屏幕上在艾蒂跑出去后,控制室里的派厄斯,看着那个本该属于埃尔的位置,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他缓缓走到那个位置,轻轻点击上面的人物介绍,咬一咬牙,点击了注销。“你在干什么?派厄斯……”


屏幕并没有让众人看见那个说话的人,随即转向了一座花园,少女拉着男孩走在小道上,嘴里一直在不停的说,笑的很开心,两人周围的花朵在争相开放,似乎是在迎接这位美丽的天使,喷泉也在流出水来,激起片片涟漪,树上的花瓣飘落在水塘里,宛若精灵一般,脚尖落在水面上,优雅端庄。


“埃尔,快来!这里有我之前种的并蒂莲,快陪我看看还活着没!”艾蒂拉着埃尔,跑到一个小树丛前,她轻轻地从中间扒拉开一条小道后,一个小洞口冒出,她随即钻了进去“快点埃尔!不能让别人发现了!”


“艾蒂,什么不能被发现啊?”突然一名身着白色西装,棕色头发的男人突然出现在埃尔前方,蓝绿色的眼睛看着头发乱糟糟的艾蒂,语气温柔,标准的行了骑士礼,他每说的一句话,都能给人一种轻飘飘没有任何压力的感觉。“安迷修!你怎么在这!”艾蒂拉了拉身边的埃尔。“内个,艾蒂小姐,这座公园是在下负责打理的,哈哈。”“哦,对啊!我怎么忘了!”艾蒂一拍脑筋。“话说,艾蒂小姐,你又一个人来公园了,这里很危险,在下建议您,将并蒂莲转移一下,放到更安全的地方。”安迷修微笑着,用最温柔的语气,与艾蒂交谈。


“等…等等,明明是两个人,在下怎么可能会只向这位小姐行礼!”骑士越感不妙,他看着屏幕上的埃尔,心里的那份担忧似乎在逐渐成真。


“安迷修!我这次明明带了我弟弟!你没看见吗?”说完艾蒂拍了拍埃尔的肩膀,并将他推到自己前面。“看仔细了,我弟弟,埃尔!”埃尔并没抬起头,上面的安迷修感到一丝疑惑。


“艾蒂小姐,您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呢,在下明明只看到小姐您一人,并没有看到其他人啊!哼哼,小姐别闹了,赶紧出来吧,里面很危险。”安迷修依旧是一脸微笑,用着极其温柔的话喊着艾蒂,但这份温柔,似乎,不太对劲。


艾蒂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她用着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安迷修。“安…安迷修……你在……说什么呢……埃尔他……他明明……”突然艾蒂的脑海里突然闪出一幅幅画面,那是埃尔,浑身溅满鲜血的埃尔,以及,跪在地上,哭泣的自己,蹲在自己身边安慰着自己的派厄斯。艾蒂的身后突然涌出一大堆的黑色液体,死死包围住艾蒂。“艾蒂小姐!”安迷修瞬间跳下来召唤出武器,艾蒂的视线逐渐模糊,听不见任何声音,安迷修的话被滋啦滋啦的耳鸣声掩盖。“安……迷……修……”


——————————————————————————本文含有瑞金,雷安,佩帕,凯柠,银幻,雷祖,鬼莱,双卡,丹秋等cp,雷者请自行让道。文中会有作者自设乱入,不喜欢别看。双卡是指作者的自设和卡米尔。


哈哈哈,家人们,有没有想我啊!我回来啦!哇哈哈哈!本文只有派艾CP,安艾友情向!记住啦!提醒一下,下一篇……还是刀……不许打脸!3000字,补偿,不要打我,嘤嘤嘤,本来是昨天发的但遇到一点事,嘿嘿。

困=_=

你听,三年了

派厄斯抱着用牛皮纸包裹着的年货,里面有各种生肉堆在最底部,中间躺了几瓶酱料,还有一大把仙女棒斜着塞满最后的缝隙,仙女棒的一端支棱出来,挡住了派厄斯的视线,让他每走一步都觉得那木棒子要戳到眼睛,不得不慢下来让自己时刻与那棒子保持距离。


回家的路一点都不远,但慢吞吞走在寒风里的自己手早已经冻僵,即使肩头被一层白雪覆盖也不愿加快脚步。


派厄斯也知道他自己有多幼稚,故意放慢脚步是在害怕些什么,害怕面对空无一人的家吗,但是,一切都结束了。


穿过这条人行道就是他的花店,玻璃门让内里的一切一览无遗,每个下雪的冬天让他必须把平常摆放在外的花束全部收到里面,几箱几箱的玫瑰堆在一起,把过道都占满......

派厄斯抱着用牛皮纸包裹着的年货,里面有各种生肉堆在最底部,中间躺了几瓶酱料,还有一大把仙女棒斜着塞满最后的缝隙,仙女棒的一端支棱出来,挡住了派厄斯的视线,让他每走一步都觉得那木棒子要戳到眼睛,不得不慢下来让自己时刻与那棒子保持距离。


回家的路一点都不远,但慢吞吞走在寒风里的自己手早已经冻僵,即使肩头被一层白雪覆盖也不愿加快脚步。


派厄斯也知道他自己有多幼稚,故意放慢脚步是在害怕些什么,害怕面对空无一人的家吗,但是,一切都结束了。


穿过这条人行道就是他的花店,玻璃门让内里的一切一览无遗,每个下雪的冬天让他必须把平常摆放在外的花束全部收到里面,几箱几箱的玫瑰堆在一起,把过道都占满了,他养的猫也都如常四处分布打盹。


收银台上一直有一盆绿萝,它也照旧生机,可唯独就是少了那个趴在旁边写作业的身影。


派厄斯就站在玻璃门外望着那个本该有一个坐姿随意,现在应该扶着额头咬着笔头思考的小孩的空位。


他愣了神,恍惚间那个小孩还坐在哪里,那人发现了站在门外的自己,抬头像看傻子一样的对自己翻了个白眼,张口说道:“红毛鲨鱼,你是冻傻了吗,不知道自己开门进来。”


小孩说着就站起身要来给自己开门,派厄斯想要回应,自己握上不锈钢的门把手,刺骨的冷痛醒了他,他皱了皱眉,看了眼疼痛传来的源头,再抬头时眼前早已没了那人。


派厄斯无奈,又握紧了门把手朝里推,室内还是冷,和白雪纷飞的街道没有任何区别,他将怀里鼓鼓囊囊的牛皮纸袋放到了收银台上,仙女棒放在一边,开始清点食材。


就从这里开始,清点完食材,又洗肉,切肉,用竹签串好,到露天阳台上准备好烧烤要用到的所有工具,派厄斯一刻不让自己停下,最后插着腰满意的看着整齐摆放好的一盘盘烤串和烤架。


派厄斯笑了,这是他这几周的第一个笑,他突然又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好像又意识到了整栋楼只有他一个人,说给谁听呢,所以他又不笑了,垂着眸不知还是在看自己的劳动成果还是什么,就这样站了很久。


还飘着小雪的天空看不出时间,派厄斯下了楼,又让自己忙碌起来。


可是再怎么找事做也分散不了自己的注意力了,雷狮和他一起生活了三年,这个家的每个角落或许都曾经有一个雷狮站在那里冲他笑,或许是嘲讽或许是真的开心的笑,也可能雷狮只是走过,与他擦肩,什么也没说,但至少不是现在这样只有派厄斯一个人。


小孩毕业了,没理由再住在自己家,所以他回家了,他回去之后只打过唯一一通电话,向派厄斯报告自己平安到家,此外还说年后会回来看看。


不过小孩说的话怎么能当真呢,报平安后再无音信就是最好的证明,派厄斯也曾打开手机,看着屏幕上的一串号码,却不知道以什么理由拨通。


我都给你告白了,你的回复呢。


派厄斯靠在阳台的栏杆上,手里握着一部手机,他在想着雷狮的回复,其实也不是没有,那天雷狮竟然一点也不意外,他调侃的话派厄斯现在还能背出来,他说“派厄鲨老师,暗恋自己的学生这种事,只要我不当回事的当成笑料传出去,您还怎么混下去啊”雷狮当时越说越笑得轻浮,好像真的就不当回事,但他说完之后又收起了自己没心没肺的表情。


雷狮毫不闪躲派厄斯真诚的双眼,也大方回应了派厄斯的爱意,认真的说:“等我毕业,我再告诉你”


当时派厄斯就觉得这小孩好会吊人的胃口,虽然这之后他俩就跟情侣没什么两样了,但派厄斯仍然在意着雷狮承诺的毕业后的答复,他要他亲口说出来,说爱他。


手机屏幕一直亮着,原来是派厄斯定好了12点的提醒闹钟,他把手机放到木桌上,挤在一起报团取暖的猫咪们被他一个个拎出来,成排站好,整齐后,他就自顾自的开始数,从胖大橘开始一直到刚出生不久的小奶猫。


好,很好,都在。


倒回来的时候没忍住,伸手摸了一下大橘的脑袋,派厄斯冰凉的手触碰到温暖后仿佛被冻僵的意识解冻了,直起腰看着被自己拉出来排队吹冷风的猫们,他自己都觉得好蠢。


在数什么呢,哦,对,该数,少了紫色眼睛的那只。


一阵钢琴音响起,十二点了。派厄斯赶紧走上前去要关掉声音,点下“确认关闭”那一刻,各家各户蓄谋已久的烟花齐齐冲上天空,站在满是绽放着的烟花的天空下派厄斯终于忍不住了,他放任眼泪掉下来,但又不敢抬头看天空。


他是被丢了的花,是淋了雨的小狗。

Jui-九

当他误以为你背叛了他(6)

  派/赞x你

   

  

  “派厄斯,来看看吧,你的伴侣”

  

  小小的女孩子当时刚刚被创世神带来神的领域,胆子不大倒是充满好奇心,躲在神明大人的身后偷摸着看着前面站着的力天使大人。

  

  

  “开什么玩笑?我不需要那种东西”

  

  后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转着笔偏过头,甚至没拿正眼瞧了一眼小姑娘,脸上还有刚刚杀完的敌人的血液

  

  你有些郁闷——我也没招惹他,怎么就这么难搞呢?

  

  

  “你的力量需要稳定自己的情绪才能控制好,这孩子是天生的安抚者,是唯一与你有如此高的配对值的人,不管怎样,即便没有我的介入,你们也终究会喜欢...

  派/赞x你

   

  

  “派厄斯,来看看吧,你的伴侣”

  

  小小的女孩子当时刚刚被创世神带来神的领域,胆子不大倒是充满好奇心,躲在神明大人的身后偷摸着看着前面站着的力天使大人。

  

  

  “开什么玩笑?我不需要那种东西”

  

  后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转着笔偏过头,甚至没拿正眼瞧了一眼小姑娘,脸上还有刚刚杀完的敌人的血液

  

  你有些郁闷——我也没招惹他,怎么就这么难搞呢?

  

  

  “你的力量需要稳定自己的情绪才能控制好,这孩子是天生的安抚者,是唯一与你有如此高的配对值的人,不管怎样,即便没有我的介入,你们也终究会喜欢上彼此的”

  

  

  “我怎么不知道你一个创世神突然这么在意凡人所谓的科技配对了?倒不如直接给我造个百分百配对的家伙,比如像塞博拉斯那种的”

  

  “那可不能算上,总之,和你的挚爱打声招呼吧,是不是,小家伙?”

  

  身着西装的神明打了个响指换了瓶满的饮料,他随意的拍了拍派厄斯的肩,在你看不见的地方,那时警告的眼神

  

  “永远不要辜负这个孩子,否则你将步入最坏的发展”

  

  派厄斯嗤笑两声,嘴上回答的很随便,心里默默想着

  

  “我又怎么可能为一个不值得的凡人步入如此地步?”

  

  ……………………………

  

  

  事实证明,他不仅步入如此地步,还根本撑不住这后果

  

  

  

  你那幅被黑色围布盖着放在最阴暗角落里的画像现在被放在了力天使大人的房间里,正对着门,不管是房间里的什么偏僻角度都能清晰的望见

  

  画像里的你坐在自己房间的床沿边,没什么光彩的漂亮眼睛没有表情的看着前方,不像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情,倒是更像是为某事叹息

  

  当时本该与派厄斯本人一同被如此记录下美好,而力天使大人却面无表情的拒绝了你的邀请,并且当场去找了塞博拉斯,整整一周没有回去

  

  

  “…”

  

  他站在画像前,呆呆的试图和画像里的你对视,像他和你曾勉强相处愉快的那段时间一样,找着你关切的温柔

  

  可是连他这个对感情这样不珍的人都读懂了画中的沉默

  

  他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变得冷静,最终却发现没有你的力量和情绪安抚,自己现在连平静都做不到,怒火、不甘、窒息,那些许久不见的东西狠狠的撞击着他的底线,如同要冲破最后一层禁锢它们的碍事囚笼

  

  

  对啊,你离开了三个年了,安抚之力最后残存的力量也消耗殆尽,再也没有人能让他安静下来了

  

  

  他爱你,爱的无可救药,从你第一次靠近他给予他真正安抚的那一刻他第一次稳定下来,第一次感受到了其他原初拥有的感感情而不是无休止的杀意与暴虐时,他就难以自拔了

  

  

  他高兴极了,开始向你索求爱,开始不停的对你倾诉自己的情绪,自己的一切

  

  

  但是天使并不是神明,他也有失策的时候

  

  比起新来到的你,他更在乎自己的伙伴们,他开始对所有自己在乎的生命好,他将自己几百年几千年未曾拥有的“爱”“高兴”“喜欢”“热情”分给大家

  

  但是唯独忘记了你——安抚者

  

  

  于是,接下来的那么久,他都没有注意到你这位安抚者,时间一久他甚至产生了他不再需要你的错觉

  

  他开始冷淡,开始不在乎,开始将负面情绪全部挥洒在敌人和…你的身上

  

  被爱的人有持无恐,你温和却并不善与他打开天窗说亮话,在创世神莫名离开后,你发现好像再也没有人能在派厄斯手边守住你的安全了

  

  

  你没有了安全感,开始焦躁不安,就算是努力的将自己的安抚能力发到极致证明自己的价值,讨好他试图为自己获得自由又或者是让自己不用那么紧张的活着

  

  …果然,不用多久,得不到任何爱的你被凌虐的连一丝完整的皮肤都没有了

  

  

  混蛋、去死、妈的、傻逼、什么狗疯逼…

  

  你在心里连带着他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十八代祖宗统统用自己所知道的最脏的字眼骂了个遍,一边被虐待一边想搞死对面这个傻*

  

  …

  

  

  “…我会把你带回来的”

  

  他这样喃喃着,轻轻带上了蓝色的眼镜,睁开的瞳孔里是百年未见的暴虐。

  

  

🌶️

罗翔.jpg 派厄斯同时和八个老婆结婚而且同天办婚礼,各位觉得这构不构成犯罪。不构成,他就是让我们羡慕。


分身到齐了,现在就差本体回来凑齐八个老婆。

罗翔.jpg 派厄斯同时和八个老婆结婚而且同天办婚礼,各位觉得这构不构成犯罪。不构成,他就是让我们羡慕。


分身到齐了,现在就差本体回来凑齐八个老婆。

我没有腿。
是约的嘉派稿件。请勿拿。 是工...

是约的嘉派稿件。请勿拿。

是工房约的,画手是koibamboo。已同意丢到lof上来。祝食用愉快。

是约的嘉派稿件。请勿拿。

是工房约的,画手是koibamboo。已同意丢到lof上来。祝食用愉快。

更新随缘分(阿门)
派派你要不要这么可爱呜呜呜

派派你要不要这么可爱呜呜呜

派派你要不要这么可爱呜呜呜

十三.

哈哈哈我有病我不写文我去画画

可以猜猜分别是谁

应该不会很丑吧👉👈

哈哈哈我有病我不写文我去画画

可以猜猜分别是谁

应该不会很丑吧👉👈

mailer.p
  CP天使派x麻木雷。 记一...

  CP天使派x麻木雷。

 

记一个非常雷人的脑洞。

 

强制爱预警。

 

ooc致歉。

 

烂文笔预警自行避雷。CP天使派x麻木雷。 

 

记一个非常雷人的脑洞。 

 

强制爱预警。 

 

ooc致歉。 

 

烂文笔预警自行避雷。

  

  好了,我来更新了😁你们要相信我不是故意的,我把最后的存稿都给你们发了,这个是极限好不好?

  

  写这篇的时候找了一个和我关系好老师要灵感@苒嫣 。

  

  老师写的也很好😁......

  CP天使派x麻木雷。

 

记一个非常雷人的脑洞。

 

强制爱预警。

 

ooc致歉。

 

烂文笔预警自行避雷。CP天使派x麻木雷。 

 

记一个非常雷人的脑洞。 

 

强制爱预警。 

 

ooc致歉。 

 

烂文笔预警自行避雷。

  

  好了,我来更新了😁你们要相信我不是故意的,我把最后的存稿都给你们发了,这个是极限好不好?

  

  写这篇的时候找了一个和我关系好老师要灵感@苒嫣 。

  

  老师写的也很好😁各位就期待后面的剧情吧。(又没灵感)

  

  祝各位食用愉快。❤️

雷诺在水图😋🌹
  我我我,我只是想偷懒(?)

  我我我,我只是想偷懒(?)

  我我我,我只是想偷懒(?)

猫幼幼的一天

长矛

Part II.

  紫堂真与赞德完成任务正要回神殿向神使复命。

  

  “这次表现得不错啊小紫,功劳算你三成啊。”

  

  “呵,这么说,我还要对你说声“谢谢”?”

  

  紫堂真可真是被“气”笑了,他这搭档,别的不行,惹祸第一,烂摊子还得靠自己替他收拾,结果对方还是一副散漫无所谓的样子。

  

  “诶~谢就不用了,就是我们可不可以商量一下啊?”

  

  “……”

  

  紫堂真没有做出回答,继续走着,赞德绕到他面前:“以后能不能别对我使用巨化su……”

  

  “赞德!”

  

  几乎是同时!赞德猛地转身用重剑挡住从天而降的不明物...

Part II.

  紫堂真与赞德完成任务正要回神殿向神使复命。

  

  “这次表现得不错啊小紫,功劳算你三成啊。”

  

  “呵,这么说,我还要对你说声“谢谢”?”

  

  紫堂真可真是被“气”笑了,他这搭档,别的不行,惹祸第一,烂摊子还得靠自己替他收拾,结果对方还是一副散漫无所谓的样子。

  

  “诶~谢就不用了,就是我们可不可以商量一下啊?”

  

  “……”

  

  紫堂真没有做出回答,继续走着,赞德绕到他面前:“以后能不能别对我使用巨化su……”

  

  “赞德!”

  

  几乎是同时!赞德猛地转身用重剑挡住从天而降的不明物体!

  

  巨大的冲击力令他有些支撑不住,紫堂真立即使用法阵镇压,此物才得以平息。

  

  赞德喘了几口气,定睛一看,竟是一柄长矛。

  该死,要不是因为这破任务和巨化术消耗了太多体力,他怎么可能连一柄长矛都挡不住?!

  

  警惕的确认周围没有任何人后,紫堂真得出结论:“应该是由原本的目标发生了偏差正好飞向我们。”

  

  “呼,虚惊一场,还好我反应及时。”

  

  不过这柄长矛威力不小啊,要是紫堂真没有及时提醒,他反应再慢点的话…

  

  路上赞德没怎么说话,看着就像还沉浸在刚才的惊恐当中没能缓过来的样子,但实际上他只是在回忆长矛的投射方向。

  有些眼熟啊,有点像……

  

  “你刚才要商量的问题…我尽量。”

  

  “噢,嗯?你说什么?”

  紫堂真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赞德的思绪,他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

  

  “……”

  紫堂真没有重复刚才的话,毕竟仔细想想,“尽量”并不代表绝对,只是对不确定因素的慰藉罢了,说了也没意义。

  “前面,到了。”

  

  到达创世神殿,还没等两人进入,就看见一个身材高挑的身影从里面走出,双眼隐隐泛着红光。

  

  他同两人擦肩而过,招眼的红发配上头顶的角冠把人衬得十分猖獗,好似是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脸色肉眼可见的阴晦,现一看更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戾气。

  

  赞德快速瞥了眼对方,发现他手里好像握着一支钢笔,与其说是钢笔,倒不如说是一支缩小版的长矛。

  

  他想起来了!如果他没看错,之前那柄攻击他的长矛是从七神使神座之下的方向飞过来的,再结合从神殿走出来的人及手中的东西,也就是说,长矛原本的投射目标是神使!

  

  拥有反抗神使的权利与力量,也就只有可能是由创世神亲手创造的原初天使了。

  第一篇点这里:派厄斯与七神使发生了什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