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派蒙

56.8万浏览    9012参与
杏感阿胡
派蒙:真后悔当初被你钓上来!
派蒙:真后悔当初被你钓上来!
不吃咸鱼

『原神观影体』2

今天会有新的人来空间哦

散厨,所以会偏向散一点

小学生文笔,无cp,全员友情向,雷左上角


慕菡“咳咳,我们今天给散兵一个惊喜” 

荧“惊喜吗?给散兵的,我还挺期待她会给散兵什么惊喜”

派蒙“我也是我也是”

散兵“惊喜吗…呵,那还真是感谢啊”

散兵刚说完这句话身后就传来了声音

???“这是哪?我不是死了吗?不知道倾奇者怎么样了”

???“我怎么在这?我不是被一刀斩了吗?”

???“这里是哪…?我好害怕…那个大哥哥呢?”

散兵愣住了,他缓缓回过头,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丹羽,桂木,小男孩,全都回来了

散兵“丹羽…?”

丹羽“倾奇者?原来你也在这,那太好了,...

今天会有新的人来空间哦

散厨,所以会偏向散一点

小学生文笔,无cp,全员友情向,雷左上角


慕菡“咳咳,我们今天给散兵一个惊喜” 

荧“惊喜吗?给散兵的,我还挺期待她会给散兵什么惊喜”

派蒙“我也是我也是”

散兵“惊喜吗…呵,那还真是感谢啊”

散兵刚说完这句话身后就传来了声音

???“这是哪?我不是死了吗?不知道倾奇者怎么样了”

???“我怎么在这?我不是被一刀斩了吗?”

???“这里是哪…?我好害怕…那个大哥哥呢?”

散兵愣住了,他缓缓回过头,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丹羽,桂木,小男孩,全都回来了

散兵“丹羽…?”

丹羽“倾奇者?原来你也在这,那太好了,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

桂木“原来是倾奇者啊,不过你穿成这样…哈哈,还挺好看的,没想到你还有了神之眼,出息了啊!”

小男孩跑向散兵“大哥哥!”

他跑到散兵身边“大哥哥,我好想你啊”

散兵回答“嗯…我也想你,想了几百年…”

不过后面小男孩没听见

小男孩指了指散兵的神之眼,询问道“大哥哥,你胸口的这个宝石是什么啊?”

散兵“这个啊,这是神之眼哦”

丹羽“没想到你有了神之眼,真厉害,这样的话你也算是个人了吧,神认可了你”

散兵也回应了,他们三个也聊了起来

温迪看到这一幕,欣慰道“不错不错,真感人啊,这时候就得喝上一杯好酒,这么感人的故事指定要被我写进诗里啊”温迪感叹道“那位小姐居然可以把人死而复生,真厉害啊,不知道可不可以把他……”温迪想起了一位朋友

影看到这一幕,笑了笑,接着她又想到了她的姐姐:真,笑又收了回去

慕菡“好了,寒暄到此结束,开始今天的观影吧”

慕菡“今天观影的是…【散兵】执行官的一天”

散兵“?勿cue”

@嵛羽 就是这位大大

至冬宫内,公鸡正在和达达利亚交谈,而散兵在旁边看着,嗤笑了一声“愚蠢”,这时候身后传来了令散兵厌恶又熟悉的声音“斯卡拉拇齐”散兵转过身,果然是多托雷,他看着多拖雷,只感到恶心,问道“怎么?又要做实验?”多托雷看向散兵那光滑的胳膊“是的,我想你能接受下一次实验了”

柯莱“实验?难道?!”柯莱大概猜出来那是什么实验了,她捂着头,想起了以前一些不愉快的回忆,提纳里在一旁安慰着她

散兵嗤笑道“前面几次实验全部都失败了,要是你能保证实验的效率,就不要浪费我时间”

被质疑了能力的多托雷笑容褪去,“斯卡拉拇齐”

散兵“老时间,我会去实验室”

散兵回到房间,他一头栽在床上,用斗笠遮住脸,深吸一口气,像是在为等会的实验做心理准备,他想到了等会的实验,记忆翻涌了出来,身体被尖锐的力气划开,

冰冷的器械被置入,带着诡异彩色的液体输送进来,冰冷过后带来灼烧的痛,随后疼痛遍布全身。

而这些记忆也被播放到屏幕了,所有人看到这都倒吸一口凉气,这得多疼啊,这不折磨人吗?有些人捂住小孩子的眼睛,不想让小孩子看到;有些人别过去脸,不想看到。

散兵记忆被播到大屏幕上的那一刻,丹羽很心疼他“你在愚人众就是这样的?”他抱住散兵,散兵自嘲道“是啊,那时候的我为了证明我自己,接受了大量实验,呵,真蠢”丹羽听到后,把散兵抱的紧紧的

忍住颤抖的反应,他讲斗笠拿开,再睁眼就只剩下决绝的神色了

来到多托雷的实验室门口,散兵短暂的停顿一下,随后走了进去,多托雷已经在等他了,他放下了装着不知名的液体的试管,转身拿了针,手术刀和管子,将它们码在托盘里,散兵娴熟的褪去身上的衣物,然后躺在手术床上,手臂碰到冰冷的床栏,不禁握了握拳,但又立马松开。

头顶冷白的灯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刺眼,随后传来了脚步声,散兵知道是多拖累,但没有看他,只是用余光打量着托盘里的东西,多了几管黑色的溶液,不是好东西就对了,还有比以往更粗的管子,要是要连接身体,大概得用刀把连接的地方开的更大吧,不过只要能达成目的,短暂的疼痛他都不介意

多托雷伸手抚过他之前被手术刀划过的痕迹,感叹道“你真是我见过最完美的实验品,无论对你做什么,你都能恢复如初”

散兵打掉他的手,斜眼看他“再好的实验品,失败了,都是徒劳,希望你这次有所长进”

“呵呵”多托雷没再多说,拿起一旁的针管

看到浓黑的液体被推入试管,散兵将手臂伸了过去,一点刺痛后,浓黑的液体被推入,刚开始是短暂的冰冷,冰冷过后便是灼烧的痛,他闷哼了一声,看向多托雷,多托雷脸上是恶意的笑

疼痛达到顶峰,这让散兵觉得眼前的事物有点模糊,这时候一个装着浓黑液体的试管映入眼帘,不清晰的声音传来“把这个喝下去”

无暇分神想这是什么东西,他抓向试管,却因为模糊抓了个空

“嗯?是剂量太大了吗”

散兵咬了咬牙,视线清晰片刻,他一把夺走了多托雷手里那装着浓黑液体的试管喝了下去,喝完之后就感到寒冰往全身渗着冷意,但灼烧痛一点也没减去,反而时冷时热

冷热相撞,让他颤栗,余光瞟到多托雷已经拿起了手术刀,他知道,最痛最重要的来了,他忍着疼痛,将后背对着多托雷

酒精棉球涂在他背上,只不过涂抹的面积比以往的大,下一秒,后背传来了一阵锐利的疼痛,皮肉被划开的声音在他脑海中炸开,他觉得眼前血红一片,强忍着,竭尽全力不发出声音,因为药剂,所他的意识十分清醒,他能感觉到手术刀在皮肉间搅动的痕迹,知道手术刀拿开,他屏住呼吸,管子被暴力的推进那个缺口,这让散兵的身子不禁往前倒,随后又直起身。

肩胛骨下方有如法炮地置入的两根管子,随口咔哒一声传来,和管子连接的机器开启了,源源不断的力量被灌入,随之而来的是如滔天般的疼痛,这让散兵忍不住嘶吼

躁动的元素力在散兵身体里爆发,多托雷站在一旁,看着无差别的攻击,流露出得色,将数据一一记录下来

但好景不长,最初的爆发以后,散兵痛苦的弯起身子,将自己环抱住,身体忍不住颤抖,外来的力量在体内盘踞无法释放出去,好像找不到出口一般,多托雷沉下表情观察了一段时间,随后失望的关掉机器,将管子拿了下来“又失败了”,散兵将蜷缩的身体松开,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

多托雷“这次药剂的剂量和机器的功率都比以往大,可能对你身体的负荷大,我可以叫人送你回去”散兵对这虚假的关心讥笑一声“与其在这虚假的关心我,还不如去研究一下你的数据和实验,居然会失败这么多次”说完,便撑着无力的身子走出实验室,一直走到了房间,他才趴倒在床上,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他连握拳都做不到,他紫色的眸子看向窗外,眼里竟然是迷茫和无助“到底……什么时候才能…”


【结束】

看完后的荧气的拿着天火狼末就要去砍博士

荧“博士你给我出来!看我不砍死你!”

而博士根本不怕,因为空间不让打架

影“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实验”现在影只想一刀砍了博士

钟离看了这实验也不禁啧了一声“这种实验……啧”

而温迪则是忍着怒气喝着酒,丹羽气愤,更多的是心疼

空间一片哗然

“这个博士居然拿同事做实验?!还是不是人了?”

“这人或许从那人来做实验的时候就不是人了我看!”

柯莱“果然……是那种实验,没想到博士又去祸害了其他人”

赛诺“我记得这个博士以前好像被逐出过教令院,没想到…”

卡维“我*,居然连人偶都不放过?”

芭芭拉“姐姐…他…愿风神护佑他”

琴“嗯,愿风神护佑他,就算之前是愚人众”


写的时候老是忘记后面的剧情,服了

执着于自己
  我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

  我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

  我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

啾咪仙人掌_
  派蒙:“旅行者……这个,是...

  派蒙:“旅行者……这个,是我送你的礼物。”

  “我没有很多的摩拉,买不起什么很好的东西能送给你…”

  旅行者:(呜呜…)

  “但是!这些东西都是派蒙最珍贵的!想要都送给旅行者。”

  “谢谢旅行者从旅途开始照顾我到现在。我知道我经常拖后腿,还经常贪吃,要花好多好多摩拉。”

  旅行者:“________”

  “谢谢小派蒙给我的礼物,我会珍惜它的!”

  派蒙:“嗯!谢谢你旅行者!海灯节快乐!”

  旅行者:“海灯节快乐(笑”

  ——

  呜呜呜小派蒙好喜欢你,把自己最好的给旅行者了啊😭😭😭

  (上方填空大家有兴趣可以参与一下!😋)

  !!!下篇......

  派蒙:“旅行者……这个,是我送你的礼物。”

  “我没有很多的摩拉,买不起什么很好的东西能送给你…”

  旅行者:(呜呜…)

  “但是!这些东西都是派蒙最珍贵的!想要都送给旅行者。”

  “谢谢旅行者从旅途开始照顾我到现在。我知道我经常拖后腿,还经常贪吃,要花好多好多摩拉。”

  旅行者:“________”

  “谢谢小派蒙给我的礼物,我会珍惜它的!”

  派蒙:“嗯!谢谢你旅行者!海灯节快乐!”

  旅行者:“海灯节快乐(笑”

  ——

  呜呜呜小派蒙好喜欢你,把自己最好的给旅行者了啊😭😭😭

  (上方填空大家有兴趣可以参与一下!😋)

  !!!下篇更小派蒙送的东西🥰🥰

  

  

草方块~(小号)
  和闺蜜去两元店看到的垃圾玩...

  和闺蜜去两元店看到的垃圾玩意,这对cp到底是哪个碳基生物想出来的😅

  和闺蜜去两元店看到的垃圾玩意,这对cp到底是哪个碳基生物想出来的😅

元柏

【帝诗】重逢(1)

  璃月的海灯节即将到来,风再次来到了他的身边。

  

  

  *帝诗向,微北凝,荧魈号。

  *有私设,ooc有。

  *写点两个千岁老的恋爱

  *时间线为须弥主线过完。

  *海灯节剧情笑死我了,赶紧过来自给自足😭太太们会写就多写点,我这纯自嗨产物。

  

  

  

  可怜的元柏啊,因为没办法吃到更多帝诗粮气的内心崩溃,又哭又闹,呜呜呜呜好可怜啊……

  

  

  

  太阳悄悄溜走,无奈的月亮被迫接班。

  往生堂的堂主在忙活一天后,终于想起某位客卿。不过,今日并没有寄来账单。

  “钟离先生把账单寄往了北国银行。”听到这话,胡桃挑了一下...

  璃月的海灯节即将到来,风再次来到了他的身边。

  

  

  *帝诗向,微北凝,荧魈号。

  *有私设,ooc有。

  *写点两个千岁老的恋爱

  *时间线为须弥主线过完。

  *海灯节剧情笑死我了,赶紧过来自给自足😭太太们会写就多写点,我这纯自嗨产物。

  

  

  

  可怜的元柏啊,因为没办法吃到更多帝诗粮气的内心崩溃,又哭又闹,呜呜呜呜好可怜啊……

  

  

  

  太阳悄悄溜走,无奈的月亮被迫接班。

  往生堂的堂主在忙活一天后,终于想起某位客卿。不过,今日并没有寄来账单。

  “钟离先生把账单寄往了北国银行。”听到这话,胡桃挑了一下眉,伸了个懒腰道:“知道了,快去休息吧。”

  侍女缓缓退下,胡桃看着漆黑的夜空,觉得自己貌似忘记了什么,但还是摇摇头快乐地回到房间扑向温暖的小床,为明天的“推销”做准备。

  

  与此同时,钟离先生还在安静的街上晃悠。

  “清香微涩,回味无穷,实乃上品。”钟离自说自话,回忆着下午在茶馆喝到的茶,点点头。

  “今日的摩拉让北国银行处理了,嗯……下次一定会带……”

  帝君突然眉头一皱,看向石门的方向。四顾无人,便身形一晃消失不见。

  “欸嘿。”

  ……钟离在心底叹了口气,果然是他。

  满身绿色的家伙提着两壶苹果酿,大摇大摆的走在桥上,嘴角噙着笑:“老爷子,来的可真快啊。”

  “好久不见,老友。”钟离瞥间温迪腰上挂的一壶酒,有些无奈。

  温迪内心突然有点不爽,这石头怎么都过了这没久还不开窍,对他都突然到访也一点反应也没有。

  男人顺手接过东西,两人自然地在老周叔的摊子旁坐下。

  “这里的大碗茶,极具璃月特色,值得一尝。”钟离请老周叔端上两碗大碗茶,轻轻推过去一碗给温迪。

  对方的脸有一瞬间皱成包子,他上次喝的时候,差点没把他苦到吐,“话说……老爷子你带摩拉了吗?”

  “……这个,确实没带。”不过兜里有一枚,也只有一枚……

  温迪身子往后一仰,“我也没有摩拉。”

  四目相对,两人“尴尬无比”。

  “能……赊账吗?”

  老周叔无语地看着他们,“喝个茶还需要赊账吗……”

  “可以寄北国银行吗?”“不行。”“往生堂呢?”“?不行。”

  “不如,让旅行者过来帮忙一下?”吟游诗人坏笑着,手上已经开始了动作。

  钟离轻咳一声,算是默许了。

  

  另一边。

  “派蒙!你已经偷吃两份蜜酱胡萝卜煎肉了!”旅行者站在尘歌壶中央,气的给了白色漂浮灵一个脑瓜崩,又不解气似的嘴上威胁着派蒙:“再让我发现,我就真的把你当成我的应急食品了!”

  “呜哇!不要啊旅行者,我错了。”

  荧把派蒙抱到腿上,轻轻为派蒙揉着肚子,“真不知道你这么小的肚子怎么装下那么多食物的,撑了又该难受了。”

  派蒙被荧老练的手法按摩的舒服极了,不一会儿就睡了。过了一会儿,两人路过冒险家协会时被凯瑟琳叫住,原来是有了新的委托。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委托内容:有两个可怜的人在石门附近因为没有摩拉被困住了,还请正义的旅行者去帮助他们。

  委托报酬:一颗苹果和一枚摩拉。

  “唔啊!这是什么奇怪的报酬啊!诶……等等,怎么感觉有点熟悉……”派蒙气愤的说道,突然眼睛一眯,发现事情不对劲。

  “好啦……走吧,这一看就是那两个人的委托。派蒙你想想,这个世界上,出门不带摩拉,还喜欢苹果的人除了他们还有谁?”

  荧也是一脸无语,他们俩真的是没有当神的自觉。

  “啊,是那个男人。他们俩居然在一起。”

  难怪会接到这个委托呢…

  

  旅行者和派蒙到老周叔这里时,天黑的有些可怕,路上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小灯,别添几分味道。

  温迪枕着手臂,趴在冰冷桌子上,旁边是淡定品茶的帝君。地上有一个明显是蒙德风的空酒壶。

  “麻烦了,他们俩没您回家吧。”荧一脸歉意,把摩拉给老周叔后道。

  “这位蒙德的小哥好生俊俏,在这喝酒的样子很是养眼,给老头子我带了不少客人呢。”老周叔笑笑,看到年轻人有活力也是很慈祥,也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有没有开心快乐的生活。

  见旅行者付过账,钟离面无表情地拉起某人的一条胳膊,准备拖着他走,吓得荧连忙拦住他:“停!钟离!这样是会死人的!”

  是会死神的。

  钟离“一脸单纯”地盯着荧,显然他是想对这个烂醉的酒鬼做些惩罚。

  “旅者可有什么好办法?”

  后者无奈的扶额,说:

  

  

  

  

  

  

  下一章见啦😚

  

  

注水的林檬
  画了爷午睡意外醒来的场景

  画了爷午睡意外醒来的场景

  画了爷午睡意外醒来的场景

TRTR
  终于画了这俩纯情大傻子。这...

  终于画了这俩纯情大傻子。这对真的一点也不拉郎,一点也不邪教啊,互动又多又纯情,一斗传说,小鹿传说,层岩间章,试胆大会。不是所有爱情都要跟那档子事挂钩,如果这俩不真那没有真CP了😭

  终于画了这俩纯情大傻子。这对真的一点也不拉郎,一点也不邪教啊,互动又多又纯情,一斗传说,小鹿传说,层岩间章,试胆大会。不是所有爱情都要跟那档子事挂钩,如果这俩不真那没有真CP了😭

萩风
重发一下,这张没有热度真的好不...

重发一下,这张没有热度真的好不甘心啊……画了好长时间

重发一下,这张没有热度真的好不甘心啊……画了好长时间

SCENOGRAPH
  整个小活hhhhh   管...

  整个小活hhhhh

  管他好不好吃,帅就完事了

  (谢谢你喜欢 欢迎抱走捏)

  整个小活hhhhh

  管他好不好吃,帅就完事了

  (谢谢你喜欢 欢迎抱走捏)

狐狸等星星酱

【魈荧】谁会为了抱抱而故意溺水呢?

⭐又名《荧:我真的不是故意溺水的!》、《魈:我不是故意的!》、《温迪:要我帮忙的话……献上供奉吧~》、《钟离:嗯,我的失误。》

⭐内含:主魈荧,内含魈/温迪/钟离


  


【1.什么叫抱出感情来了?!】


  尘歌壶里,一室冷寂。


  “旅行者……”派蒙看看你,又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冷着脸的魈,默默地飞得离他远了一些,小声规劝道:“你还是不要再故意落水了……魈看起来好生气呀。”


  你抱着手臂瑟瑟发抖,还要承受这样的污蔑,当即打了个打喷嚏。


  你撇了撇嘴,委屈巴巴地缩成一团,抬头喊冤:“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啊!”


  然而在场两人显然不怎么相信你。......

⭐又名《荧:我真的不是故意溺水的!》、《魈:我不是故意的!》、《温迪:要我帮忙的话……献上供奉吧~》、《钟离:嗯,我的失误。》

⭐内含:主魈荧,内含魈/温迪/钟离


  


【1.什么叫抱出感情来了?!】


  尘歌壶里,一室冷寂。


  “旅行者……”派蒙看看你,又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冷着脸的魈,默默地飞得离他远了一些,小声规劝道:“你还是不要再故意落水了……魈看起来好生气呀。”


  你抱着手臂瑟瑟发抖,还要承受这样的污蔑,当即打了个打喷嚏。


  你撇了撇嘴,委屈巴巴地缩成一团,抬头喊冤:“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啊!”


  然而在场两人显然不怎么相信你。


  “是真的!我明明在床上睡得正香,稀里糊涂地出现在狄花洲的水里,我也被吓了一跳,我也很苦恼的。”


  魈不说话。


  派蒙看着你,一副“我差点儿就信了你的鬼话”的表情,微笑着道:“是呀,这都三次了,到底是为什么每次都恰好在魈附近的水域溺水呢?一来二去,都快和魈抱出感情来了吧。”


  派蒙说的话你很不同意,虽然身上湿漉漉的,冷得你瑟瑟发抖,你还是底气十足地反驳道:“什么抱出感情来了?派蒙,你不要乱说。”


  你的眼神飘向沉默地看着你,明显心情不佳的魈,眨了眨眼睛,道:“谁说我们的感情是抱出来的?明明是有感情之后才抱的。”


  派蒙一时间无话可说。


  而当事夜叉也只是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也不知道他藏在头发里的耳朵尖尖红了没有?


  不过,这次他面对你的调侃都不慌张了……嗯,看来是真的生气了,这种时候要哄哄吗?


  只会逗他,从来没哄过他的你陷入了程思。


  你看着魈,魈垂眸注视着他自己脚底的阴影。


  派蒙左看看,右看看,在空中转体三百六十度,还翻了几个跟头,发现完全没有吸引到你和魈的注意力之后,忍不住叉腰用力地“哼”了一声。


  “反正魈在这里,我就只能在你心里排第二位,我走了!不理你了!”


  在你看过去的时候,她叉着腰飘向了自己的房间,不过关门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说了句:“我觉得生气一个晚上!明天早晨要是没有大餐可以吃,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2.仙人并非肉体凡胎】


  派蒙走了,尘歌壶的客厅里只剩下安静的呼吸声。


  “魈——?!”你挪到了魈的身边,还没喊完他的名字,就从天而降一块毯子披到了你的身上。


  魈声音冷冷地道:“既然知道冷,就不要在做这样让人担心的事。”


  你像是一只海豹一样,拱了半天才从毯子里露出了头,裹紧了小毯子,可爱又无奈地叹了口气,魈也不相信你是无辜的吗?


   你想了想,换了个问法:“所以,你也觉得我是故意出现在你必经的水域里,等着被你这位‘好心的仙人’来救救吗?”


  魈侧过头,唇角向下,“我并不是什么‘好心的仙人’。”


  好脾气的你从善如流,道:“那么,那这位‘不是什么好心的仙人’的仙人,请问我一个肉体凡胎的凡人是怎么准确掌握你的踪迹的呢?靠心灵感应吗?”


  你的话把魈问住了,和你认真对视着的这双漂亮眼眸闪过困惑,蹙起了眉。


  面对他的疑惑,你只是捂着嘴打了个哈欠,眼角泛着困顿的泪花。


  两天中溺水三次被救起,虽然每次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你还是累了。


  你拍了拍魈的肩膀,揉着眼睛道:“凡人不像仙人,肉体凡胎的凡人该去休息休息了,至于溺水的事……仙人哥哥下次也要记得及时救我呀。”


  如是说着,你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洗漱一番之后自顾自地睡了,把作为客人的魈留在客厅里,可谓是将不敬仙师发挥到了极致。


  或许正是你这不敬仙师的行为让哪路神仙看不下去了,所以才睡着没有多久的你就又在水里醒来了。


  万幸,这次是在你尘歌壶修建的温泉池子里。


  水温很舒服,如果不是有一双烫人的手在捧着你,你觉得你还可以翻个身继续睡。


  你无奈睁眼,一睁眼看到的就是闪烁的群星,以及眸光闪烁,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的魈。


  一看他这个样子,你心里就明白他有头绪了,眉头轻挑。


  哦吼,看来你是为某位仙人背了锅了。


  “所以……这位‘并非什么好心的仙人’的仙人,我为什么会总在水里醒来呢?”你歪着头,十分自在的躺在降魔大圣的怀里,还有兴致用双手划水玩儿。


  温热的水珠飞溅到魈的脸颊上,让只是稍微试验了一下就召唤出了你的降魔大圣全身僵硬。


  魈:“是我的问题,我……帝,钟离……”


  魈一句话没说完就开始断断续续,结结巴巴。


  “算了,我先下来,你继续说。”你本想等着他说完再说的,但是实在受不了他持续升高的体温,只好先从他的怀里跳了下来,坐在温泉的池壁上。


  足尖轻点水面,默默感受着温泉升高的温度,你内心感叹仙人果然并非肉体凡胎,害羞都这么有杀伤力。


  在你忍不住研究探讨《论夜叉害羞时的体温能否使五十度的温泉沸腾》这一课题之前,魈落荒而逃了。


  只留下一句——“我会解决。”


  被独自留在温泉中的你和星星一起眨了眨眼睛,眼睛弯成了月牙。


  不过,这笑容没有保持几秒,你误入水中的脚就被烫得一哆嗦。


  离开了温泉池水,你一边打着哈欠回房,一边为以后的夫妻生活而担忧。


  ……


  浑身冒着热气的某夜叉一路狂奔,到了岩王帝君的住处之后却迟疑了。


  只有路过的夜风知道,这一夜,站在往生堂门口的夜叉耳朵红得像是在燃烧。



  

【3.风神需要的供奉】


  魈离开之后,你睡了个安稳觉。


  然而一醒来,便被某位不正经的吟游诗人吓了一跳。


  你拍拍自己的胸脯,将附身在你上方看着你的笑的温迪推到另一边,从旁边拿起那两朵因提瓦特戴在头上,然后才转头看向顺势倒在你床上耍赖的某位吟游诗人。


  “再说一遍,男女有别,你要是再偷偷看我睡觉,我就——再也不送你苹果了!”你恶狠狠地威胁着不着调的风神。


  温迪委屈,“可是风神需要看顾他的宠儿啊。”


  “那请问在风神看顾下的宠儿怎么会半夜溺水呢?”你没好气地拉了拉被子,把趴在床上的某人抖到地上。


  温迪眼眸有一刻变得深邃,然后又变回了那副笑嘻嘻的模样,他说:“没办法,风神弱小得可怜呀。”


  明明是平常的语气,你却听出一种咬牙切齿的语调来。


  你打量着温迪,觉得如果光看外表的话,他确实弱小又可怜,只不过……你才不信呢!


  果然,下一刻,他便道:“不过,如果你愿意向风神献出供奉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更努力一点儿哦~”


  你回头,看到的是他温润眼眸中亮闪闪的期待。


  你微微挑眉,心有察觉,亦作不解地道:“那就太可惜了,我背包里已经没有苹果了。”


  说着,便要推门出去。


  可是,这次的温迪可不是以往的他,既然已经冒着被那位老爷子修理的风险,怎么也想从你的嘴里撬出些好听的话来,如果没有的话……那他也不是不能自取。


  他轻盈地凑近你,从身后快速移动到你的身前,相近的身高让他能勉强挂在你的脖颈上。


  绿松石般美丽的眼眸本该最是纯净,但此刻却带上了些许引诱的意味。


  神明献身,亲自诱惑不解风情的旅人,他与你额头相贴,薄唇微启,“如果没有苹果的话,一个甜蜜的吻也不是不能代替——”“旅行者——!”


  “砰!”


  “砰——!”


  温迪身后的门开了又关,派蒙尴尬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那个,魈,钟离,旅行者正在忙着——呃,反正正在忙,我们还是等一会儿吧!哈哈,哈哈哈哈。”


  你:“……”


  如果不是你刚才已经和门口的魈对上视线了的话,你可能会很感谢派蒙为你打圆场。


⭐隐藏结局:【4.导致你溺水的罪魁祸首?】(微微修罗场,字数:1900+)

柒鲤

  这个剪纸真的好漂亮,忍不住存了

  这个剪纸真的好漂亮,忍不住存了

莱曦.

之前逛超市的时候看到的,放出来创一创大家(被打)

之前逛超市的时候看到的,放出来创一创大家(被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