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流云借风真君

2530浏览    17参与
弗兰鸽斯坦
22.时光相机 弗兰的原神之旅...

22.时光相机 弗兰的原神之旅

首发于米游社id:弗兰鸽斯坦

22.时光相机 弗兰的原神之旅

首发于米游社id:弗兰鸽斯坦

wing
吐口水真君,是我想的那个吗……

吐口水真君,是我想的那个吗……

吐口水真君,是我想的那个吗……

怂

今天做了风起鹤归,感触颇多

p1.p2:这......萤火虫转世x2?(当然本人看得挺清楚)

p3.p4.p5:哈哈哈!我之前就看到有人剧透说有彩蛋还特地查了下位置终于给我碰到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6:早上(提瓦特时间)还在打地基晚上就建成了??????凝光大人这么牛批的吗??????

p7:闺蜜同款姿势get!芜湖~爷真可爱,不愧是前有魈宝空中抱,后有阿鹤为爷大战奥赛尔他老婆(忘记咋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p8:?凝光大人您这么舍得?真不会在砸了之后又哭又闹?(欸嘿)

p9:仙人您好幼稚啊哈哈哈

今天做了风起鹤归,感触颇多

p1.p2:这......萤火虫转世x2?(当然本人看得挺清楚)

p3.p4.p5:哈哈哈!我之前就看到有人剧透说有彩蛋还特地查了下位置终于给我碰到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6:早上(提瓦特时间)还在打地基晚上就建成了??????凝光大人这么牛批的吗??????

p7:闺蜜同款姿势get!芜湖~爷真可爱,不愧是前有魈宝空中抱,后有阿鹤为爷大战奥赛尔他老婆(忘记咋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p8:?凝光大人您这么舍得?真不会在砸了之后又哭又闹?(欸嘿)

p9:仙人您好幼稚啊哈哈哈

鸽子大户

流云借风真君

食用提醒:均私设,事实以官方为准。


“我已经记不得我多少岁了,不过倒是与帝君同一个地方来的,那就有六千多了吧。”


“怎么不放肆了?什么放肆?哦,我明白了,你多想了,你我之间哪需要那样相处。倒不是我有意为之,只是几百年前人们开始请求仙人实现他们的愿望,对于实在过分的一些人,我们便会摆出这幅样子,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你问我帝君的事?帝君的事,除了建立璃月的经历,之前的我一概不知。我们是在三千七百年前与帝君签订契约的,那时候璃月的大小,只有海港那一小块。不擅长的武艺的我们在混战时期不被看好,很多都选择了归山自保。但我选择了跟随帝君,开始了将近一千年的战斗。

我不过是一个幸运...

食用提醒:均私设,事实以官方为准。


“我已经记不得我多少岁了,不过倒是与帝君同一个地方来的,那就有六千多了吧。”


“怎么不放肆了?什么放肆?哦,我明白了,你多想了,你我之间哪需要那样相处。倒不是我有意为之,只是几百年前人们开始请求仙人实现他们的愿望,对于实在过分的一些人,我们便会摆出这幅样子,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你问我帝君的事?帝君的事,除了建立璃月的经历,之前的我一概不知。我们是在三千七百年前与帝君签订契约的,那时候璃月的大小,只有海港那一小块。不擅长的武艺的我们在混战时期不被看好,很多都选择了归山自保。但我选择了跟随帝君,开始了将近一千年的战斗。

我不过是一个幸运的人,恰巧活了下来罢了。仔细回忆,却仍有不少曾与我们并肩作战的仙人死去,包括我的挚友。想来我活着也算是苟活,要不是职责在身,也应该去多陪陪他们,只可惜,很多故人,连身塑像也找不到了,唉……这话题太沉重了,换个轻松点的吧,我可以给你讲讲甘雨小时候的故事。”


“你问甘雨是从哪来?这我不清楚,她是我在归山时故友托付给我的,说是他的孩子。我本想让他跟我一起归山的,但他言有不得不面对的事情,就再次离开了,便再也没见过。但好在仙兽寿长,即便甘雨这样的半兽也是如此,无亲之痛,终能忘却。她是在三千七百年前跟随我加入帝君的,又在一千多年前辅佐七星,融入人类在我们看来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也不知道她如今是什么模样。”


“降魔大圣?最初带回来的夜叉,居然也只剩下他了吗。夜叉的事我并不了解多少,但我们来到提瓦特大陆之前,曾听说他们其实心本向善。那被魔神控制的那些日子,不论身心,想来都十分痛苦。

帝君最初并没有与夜叉签订契约的想法,因为当时人类过于害怕他们身上的杀戮,因此他们被流放到了雪山一带。当我们一众仙人带他们回来时,他的身板就只有这么小了,但对付魔神残渣,实力却不见削减,这也正是夜叉一族的特点,实力强大。

最初他们一起时,还不用我们担心。但随着夜叉一个一个出事,最后只剩魈在坚持,我们便向七星要求,给他一个固定的地方歇息,就有了望舒客栈。最近他度过了业障缠身最严重的时候,又听说他很喜欢那里的一道菜品,最近过得,应该也算轻松吧。

很久以前的事了?那应该吧,能压抑魔神残渣的实力,想来也是位大人物,而我所知的大人物,最近的也在一千多年前了。嗯……我长居绝云间,不问世事,搞混黑灾的时间也算正常。其实璃月还有很多不在绝云间居住的仙人,有的在璃月港安家,有的沉睡在了不知名的地方,长寿对于我们来说,竟也成了一种折磨。”


“归终啊……她是个与众不同的魔神,但她同时又很温柔,聪慧。在我们征战时,是她坚持留下一部分仙人在璃月,一抵抗了那时的一次敌袭,二也与人类建立了友好的关系,才使我们管理璃月港时不那么费力。

她曾说她很爱帝君,当时我们还都不通晓爱的意思,只当她是对帝君的一种宣誓。现在想来,无论是带领子民加入璃月,给遭受重创的璃月一点喘息的机会,还是对帝君治理观念的影响,她这份爱,深沉又绵柔,是我这几千年在人类中难以找到的。果然,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她在我脑海中的印象,依旧是那温柔的笑。”


“七星……你知道七星名字的由来吗?他们都曾是璃月的功臣。当时的璃月,与人民对接的任务都是交给总务司的,七星大都出于分司司长,我所了解的,是负责对外组织千岩军三分司司长天枢在魔物来袭时的献身。当时的人类还十分弱小,武器仅仅就是一柄长枪,明知道只是拖时间等待仙人的援助,结果不过是他们一命换城内人一命罢了,却还是冲上前去。你应该知道,提瓦特大陆最初的人的样子,他们是不会有这样的精神的。自那天起,我才明白,帝君守护璃月的初衷。这应该,也是归终所在乎的地方吧,人类的精神,一直都在闪光。”


“我是否有过大不敬?你这可问对人了,在最初签订契约时,我可是直呼帝君本名的,因为我们同为魔物,而只有掌权者被人类称为魔神。我们并不在乎称号,因此那段时间,我一直把我们和帝君是放平的。

让所有人真正信服他的,是一次仙人暴动。不满于人类的贡品,不满于保护人类的条约,甚至有不满于帝君本人的,这些仙人,联合发动了一次暴乱。而我们中立派,大多选择避开,因为我们对权益无感,也没有必要为一个只有条约关系的盟友送命。更何况,强大的魔物之间实力相仿,而人类又没有抗争的实力,所以我们选择了观望,但还是有一部分人跟随帝君。

暴乱很快被肃清了,以我们想象不到的速度。帝君的实力在那次战争中被证实了,我们都很害怕他像其他领域的魔神一样,杀掉我们这些叛乱的,中立的,以及有威胁的,但他没有,对于叛乱的那些仙人,不,现在不应该称之为仙人了,帝君将他们流放了出去。而我们这些人,帝君没有说什么,只是重新和我们签订了一份契约,然后再次向我们展示了他对人类的期望,对我们的要求,以及我们的意义。

最初,这些事都是归终会做的事。而那次归终不管不问,如果当时归终说服我们,我们就一定会加入帝君阵营的。当时的迷惑不解,在这几千年来已经透悟了。

归终爱帝君,爱的是他的品性,在这份爱中,她不希望他成为一只玩偶,也不希望他成为像其他魔神一样残暴。她希望的帝君,是可以征战四方,保人类安平,又能审时度势,促进璃月发展的一位优秀的,受人民爱戴的统治者,帝君已经做到了。而正确处理统治者与统治阶层的仙人的关系,以及让我们正确看待人类,是一位统治者必修的内容。

那次暴乱证实了帝君在政事上的能力,文武双全,正是对他最好的描述。”





潇十木

为什么师尊定律在留云借风真君上没有出现,修仙师尊爱好者悲伤

为什么师尊定律在留云借风真君上没有出现,修仙师尊爱好者悲伤

离歌
这璃月港的烟火,是本仙第二喜欢...

这璃月港的烟火,是本仙第二喜欢的光景了。


这璃月港的烟火,是本仙第二喜欢的光景了。

还记得你小时候——

嗯?这里又没有别人,听我讲完。


——2022.02.07

这璃月港的烟火,是本仙第二喜欢的光景了。


这璃月港的烟火,是本仙第二喜欢的光景了。

还记得你小时候——

嗯?这里又没有别人,听我讲完。


——2022.02.07

乐乐侠

做任务时发现的

所以说啊

老爷子为什么抬头看流云借风真君时看起来拽拽的

做任务时发现的

所以说啊

老爷子为什么抬头看流云借风真君时看起来拽拽的

搞点吃的

想摸师姐妹


和很擅长聊天真君

想摸师姐妹


和很擅长聊天真君

世界第八偶像Blank 雨
关爱空巢老仙,从你我她做起。

关爱空巢老仙,从你我她做起。

关爱空巢老仙,从你我她做起。

0121

【授权搬运】

twi:@pun_rii

已获得太太的长期搬运准许

链接见P2

P.S.:因为我觉得并不是很难懂,所以就没有翻译,请见谅


【授权搬运】

twi:@pun_rii

已获得太太的长期搬运准许

链接见P2

P.S.:因为我觉得并不是很难懂,所以就没有翻译,请见谅


三千玉米片独爱bill
草,流云她真的很爱聊天

草,流云她真的很爱聊天

草,流云她真的很爱聊天

棕熊不吃香菜
流云借风真君,👴能拔你毛吗

流云借风真君,👴能拔你毛吗

流云借风真君,👴能拔你毛吗

Dead-poet

这不得赶紧实装一个,真君太可爱了

这不得赶紧实装一个,真君太可爱了

柠北

【流云借风x荧】珍珠翡翠白玉汤

★我流真君我流荧

★我哪知道我为什么写这个,但是病娇傲娇一体机不香吗!!!

★是百合,百合,百合

★以上接受?祝食用愉快!


    『行者当知何以解忧

  唯有千盏薄酒

  望前路百丈纵情去漂游』


  『行者无畏方敢逐梦

  纵使万丈离愁

  吟长歌一曲山水再重逢』

  


  “听说了吗?望舒客栈的公告板,上面有条很特别的留言,就像在诉说恋爱苦恼一样!”

  “是不是对旅行者的?那个描述可像了!”

  “好像是,诶,也不能下定论,不过这匿名留言是谁写的倒更令人在意啊……”


  这个传言在荧所不知道的时候传开了,...

★我流真君我流荧

★我哪知道我为什么写这个,但是病娇傲娇一体机不香吗!!!

★是百合,百合,百合

★以上接受?祝食用愉快!


    『行者当知何以解忧

  唯有千盏薄酒

  望前路百丈纵情去漂游』


  『行者无畏方敢逐梦

  纵使万丈离愁

  吟长歌一曲山水再重逢』

  


  “听说了吗?望舒客栈的公告板,上面有条很特别的留言,就像在诉说恋爱苦恼一样!”

  “是不是对旅行者的?那个描述可像了!”

  “好像是,诶,也不能下定论,不过这匿名留言是谁写的倒更令人在意啊……”


  这个传言在荧所不知道的时候传开了,直到这位筋疲力竭的旅行者从传送锚点踉踉跄跄冲回璃月港才知晓了一星半点。

  什么?啥?刚醒,发生什么事了?

  荧摇了摇脑袋试图处理有点大的信息量——自许久之前的帝君事件后她本人在璃月的话题热度就像踏了流云借风真君的风那样水涨船高,一度有走在风口浪尖的趋势。

  虽然方便办事,但真的很容易被盯上。

  荧对周围那些自以为藏的很好实际上啥用没有的直白视线感到非常无奈但又没有办法,毕竟好奇心谁都有,看她两眼也不犯法。

  于是荧只能顶着这样的氛围在灶台那边忙来忙去。

  此番从稻妻抽时间回璃月她是打算做点吃的送给流云借风真君的。

  就是字面意义上那位流云借风真君,三眼五显仙人之一,在帝君事件中荧与她结下了一些缘分,虽然这是个不太会找话题的真君,她的本心却非常好懂,好懂到荧闭着眼睛都能猜到和流云借风真君见面时她会说的每一句话。

  也不是说想打点打点关系,就是很单纯的,想起来该谢谢她在庆云顶附近送来的那些风。

  在帮助采集清心方面真的给予了超级多的帮助……!荧一边将完美烹饪的菜品装进食盒一边抹了一把被火蒸出来的汗,对自己难得后知后觉的感谢有点儿不好意思。

  至于之前听到的“有人对自己特别有好感”事件?——果然还是放以后再说吧!


  ……


  奥藏山锚点旁边就是一方碧波粼粼的水潭,其中横着一条玉带似的祥云石台,连接着流云借风真君的洞府。初见那会儿从高空看还以为这里不怎么大,等真的靠近后才发现绕一圈还是蛮累的,东西也很多。

  更别提风景了,几乎包纳四季,无数绚烂色彩将这里浸透了,扑面而来便是安宁祥和的氛围。

  “和流云借风真君本人的感觉并不一样呢!”那时候的派蒙是这么评价的。

  荧收起风之翼让自己慢慢降落到石台的尽头。

  自从来流云借风真君这里两三趟后她已经把这一带都摸熟了,再加上真君的默许,她现在进仙家洞府都不带知会的,走就完事了。

  所以其实流云借风真君她,对自己的感觉应该还可以吧?希望这次不会打扰到她——


  “——何人滋扰仙家清净?”


  啊哦,比想象中察觉的还早。

  荧于是露出了一个暖乎乎的笑来,抬了抬手里还热乎的食盒:“带了点自己做的午餐,想找仙人一起吃!”

  “是本仙给你惯的还是怎的?这般胡闹。”

  随着这句听起来像是责备的话,荧又听见了仙鹤振翅的声音,不多时一只通体雪白的鹤便落到了她面前。

  不管多少次都觉得很漂亮,既仙气飘飘也融于天地之间。

  荧其实不是不知道仙人多数不以人为形,像她接触的魈、萍姥姥已经是其中的极少数了,但她还是难免对流云借风真君感到好奇。

  毕竟据说仙人是可以改自己的形象的,那流云借风真君的人形又会是什么模样?

  荧很难说这次来找流云借风到底有没有包藏自己的小私心。

  “因为觉得仙人不会拒绝珍珠翡翠白玉汤。”荧说着,笑眯眯的在一边的石桌上打开了食盒的盖子,于是属于上等菜品的香气便在这个仙家洞府里飘了起来,馋得一边的派蒙都忍不住催荧快点摆碗摆筷了。

  “你倒是伶牙俐齿,”流云借风真君收拢翅膀,歪了歪头看向荧这边,细长的金喙后,眼睛稍微眯了眯,“本仙也不是不通情理,既是你一片心意,拂了你面子大家都不痛快。”

  说着就走了过来,走一步身上还变化一点,直到最后走到桌边的已是一位雪色长发的成年女性,浅蓝色的眼睛望向荧这边。

  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感觉在等自己夸她。

  于是荧眨了眨眼,笑着说了一句:“这样的仙人也好漂亮!比之前还漂亮!”

  “那就是说本仙之前不漂亮了?”

  还是一般无二的声音,明明用仙鹤的模样会令人拘谨不安,此时由一名貌美的女性说出来却总带点儿嗔怪的意思。

  ——这就是人形带来的亲近感吗,好奇妙!

  荧在心里赞叹了一声,也没忘记诚恳地回复一句“仙人不管怎么样都很好看”。

  “不如说更喜欢了,感觉这样的仙人离我更近了。”荧将白玉汤盛进碗里递给流云借风,后者有好一会儿没动,然后很快将碗接了过来,低头拿瓷勺慢慢搅着。

  “是吗?是吗……”

  隐约还能听见这样的话。

  “仙人怎么了吗?”荧侧目问道。

  “无事,喝你的汤。”

  这声音不管怎么听都带了点气恼。

  是哪里做错了又惹这位仙人生气了嘛?仙人们的心思可真难猜。荧小小地叹了口气,决定由自己开个话题。

  嗯……说什么好呢?璃月这边的话……要不就说说自己刚听到的传言吧!

  “对了,不知道仙人听说过吗?最近的坊间传闻。”

  “哦?传闻但讲无妨。”

  “也和我有点关系!就是我听说望舒客栈的公告板有人一边纠结一边喜……”

  “——咳咳咳咳咳!!!”

  “仙、仙人???呛到了?”

  “就当是,”流云借风抬手遮了遮嘴,问道,“你从何处听说的这个……坊间传闻?”

  “哦!璃月港的大家都在说哦!”

  “……”

  “其实我也有想过会是谁,望舒客栈嘛,那应该是璃月人,然后又得是我认识的,一见钟情不太现实,那么就得见面两三次以上……”

  流云-就是那个写公告的-借风感觉自己勺子都要拿不住了。

  什么叫坐立难安。

  一边害怕旅行者发现她自己暗藏的麻烦感情,一边又想知道她对这样的感情是怎么看待的,两相矛盾下绕是三眼五显仙人也不知道这题该如何解了。

  这大概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了?好复杂,就像干了一缸子醋,仙鹤扑腾扑腾就沉下去了,徒留水面上一两个泡泡啪嗒啪嗒的响。

  “那……咳,本仙是说,那么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嗯?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就是觉得挺可爱的,”荧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露出了有点儿不好意思的笑,“我虽然是尘世过客,但也不是不会幻想有人能喜欢我、陪着我冒险的……诶这么说还挺害羞,但是无论是谁都不会讨厌一个喜欢自己的人对吧?”

  “所以还蛮想认识一下的,”就像是接触到了什么比较让人不好意思的领域,荧也局促了起来,少女的耳尖都红了“要是真的还挺合拍……我觉得也不是、也不是不可以试一下?”

  “——”

  可恶这个旅行者就是在让本仙动摇!

  流云借风的勺子在汤碗里转了一圈又一圈,转得她脑袋也晕乎乎的。

  她有一种冲动,如果直接在这里说“那个公告就是本仙写的”,这个叫“荧”的小姑娘是不是就会带着自己一块儿冒险去了?

  她可是从降魔大圣那里听说了,荧去了稻妻,横渡重洋……那可是很远很远的地方,也不知道这个小姑娘在那边遇到了什么,有没有人像她一样会看着荧、在合适的时候托她一把?

  很短的时间里流云借风想了很多,可最后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荧和她应该是两个世界的人,她知道得很清楚,所以她不会轻易越界。

  同样,荧也是。

  “啊,好像扯的太远了!”

  浅金色发的少女指指流云借风面前的汤碗,提醒道:“仙人,汤再不喝就凉了喔?”

  “啊?”流云借风这才回神,然后轻咳一声,“本仙当然知道,不必催促。”

  不必催促,属于她们的时间还长。缘分既已结下就不会轻易断开,又何必强求这一时两刻。

  不过,还是心里火烧火燎就是了,看不得她和别人太亲近。

  流云借风这么想着,喝完了碗中汤。

  尚温,正好。


—END—


PS:这个cp叫啥,留荧?鹤荧???

PSS:关于流云借风的形象,就是内鬼暴过的那个白毛蓝眼睛小姐姐,好好看,啥时候进卡池啊老婆qwqqqq

社交失败者

【ALL荧】旅行者有了一个壶

私设预警!

人物ooc不可避预警

突发奇想→逻辑漏洞必有

内含魈、擅长聊天真君、烟绯、甘雨、钟离

可以接受的话那就开始啦


我在原神终于也有家啦!(好耶)


作为一个目前久居于提瓦特大陆上的旅行者,她慢慢习惯了在蒙德和璃月上以冒险为伴的日夜。


会在朝霞渐渐从天边泛起灿烂而浪漫的鲜艳色彩、撕破无边黑夜时攀上绝云间的陡峭山岩,摘下一株株带着清晨露珠的清心和滴落丝丝蜜汁的琉璃袋;会在骄阳似火、一轮烈焰高挂空中烘烤大地、卷起漫漫热浪之际携着人们的期待与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和捣乱作恶的怪物们奋苦作战。


本来一直是和着那只漂浮空中,性格开朗、贪吃的所谓应急食品在身心疲惫之时草草...

私设预警!

人物ooc不可避预警

突发奇想→逻辑漏洞必有

内含魈、擅长聊天真君、烟绯、甘雨、钟离

可以接受的话那就开始啦


我在原神终于也有家啦!(好耶)



作为一个目前久居于提瓦特大陆上的旅行者,她慢慢习惯了在蒙德和璃月上以冒险为伴的日夜。


会在朝霞渐渐从天边泛起灿烂而浪漫的鲜艳色彩、撕破无边黑夜时攀上绝云间的陡峭山岩,摘下一株株带着清晨露珠的清心和滴落丝丝蜜汁的琉璃袋;会在骄阳似火、一轮烈焰高挂空中烘烤大地、卷起漫漫热浪之际携着人们的期待与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和捣乱作恶的怪物们奋苦作战。


本来一直是和着那只漂浮空中,性格开朗、贪吃的所谓应急食品在身心疲惫之时草草找个简陋的场地随意歇息的。或是丘丘人营地、或是盗宝团的帐篷……又或者是随着乳白色的星河和时隐时现的明月停留在一颗足矣略略挡下视线的大树,就这样开始享受忙碌之后的一时安详。


客栈,旅馆是手上稍有余钱时的偶尔奢侈,是在神秘的遗迹里找到难得一见的宝贝时想要庆祝的不二选择。


总而言之,不是什么特殊情况,这位来自星海、追寻血亲的旅行者小姑娘是万万不会睡在屋檐之下。


被小姑娘帮助过的人们,一直都感激着她;听到小姑娘事迹的人们,一直都敬佩着她。


怎么样才可以帮到她呢?


一直都有注视着那抹金色跨过璃月山山水水的少年仙人愣了愣,收起还沾染着血气的长枪,微微垂下眸。


“……或许有一个地方能在她漂泊四方时,也能伴其长久……不失为一种选择。”


荻花洲的夜晚通常该是寂静无人的,却又潜伏着茕茕危机。


他在此处停留太久,早已习惯在无光的夜晚里只余他一个人在降妖除魔。除了可以折射出破碎月光的粼粼水光,地面再无其他光源。


但她来了之后,与他一同并肩作战之后,无光的昏暗夜晚也便有光了。


无论是在外表上渗透出的灿金色光芒,还是打内心里传递出来的暖意,都足矣照亮他周围的黑暗。


坦诚的仙人习惯了直来直往,但有一件事,这个常驻望舒客栈的夜叉仙人一直都没有说——


数月前的海灯节里璃月港升起了万家灯火,数不尽的霄灯泛着暖阳色的光芒在空中闪烁,在夜空中画出如梦如幻的美景。


他知道,他知道的。


但他更忍不住伫立在郊外望向被这般光景笼罩的、流露出喜悦的少女。


……如果可以让她稍微释怀点、舒心点,海灯节的意义也便就有了。


这般一直注视着少女的他明白她并不介意风餐露宿,但如果可以有一个放下所有戒备与疲惫的地方


她也可以更轻松的走到终点吧?











“你要本仙为那个外来的旅人筑造浮世一隅的洞府?”


“……是她的话,我也不是不能出手相助……毕竟她虽可以自在走在这璃月山河,但也十分脆弱 。”


“哼……她为璃月出了力,本仙自不会毫无所出。”


“此壶之设计本仙定会竭尽所能。”


那个爱住在自己洞府里修炼机关之能的白鹤仙人皱着眉头应下了,又皱着眉头把人都请了出去。


摸索着手中相伴百年的工具,她藏不住的笑容才敢稍稍表露出来。


她要开始为她心底里偷偷偏爱的小家伙设计出世界上最好的居所了。










“是那个击退魔神的旅行者吗?”


趴在办公桌上耷拉着眼皮的少女顿时来了精神,粉红色的刘海随着她的动作摇摆着,又服帖地贴回去“诶,这个主意挺好的嘛,找我是为了注册居住权?还是写地契?”


对面和她一样留着兽角的柔婉少女内敛地笑了笑,慢慢地道着她,不,是他们为了璃月的恩人秘密谋划的想法。


“就像是你所了解到的,她是一个非常可靠的伙伴。”


会在结伴同行的时候把最重要的警惕性放在她身上;会时时刻刻关心她有没有受伤,然后毫无顾忌地把背后交给她,自己一个人使劲向前冲;会在知道她不吃荤时绞尽脑汁摸索出新奇有趣的素菜哄她开心;会在她昏昏欲睡时让她躺到自己腿上时,就这样轻抚她的额发,听见风的歌声、嗅到花的抚慰,然后,思绪渐渐飘向远方……


啊呀,自己真的很喜欢被她牵着手,一起漫无目的的四处云游。


她最喜欢的,还是在相拥而眠的清晨醒来,她被小姑娘轻蹭着,嘟囔着追寻梦乡,在她怀里懒洋洋地躲着刺眼的光芒。


天上的太阳太耀眼了,直视它只会受到伤害。


所以她更愿意去追寻停留在自己怀里的阳光。


温暖的、充满希望的。


不知以何为报之时,碰巧机会就这样来到自己面前。


“想让她可以更快住上,想让她可以自在地赖赖床。”


懒散柔和的眼眸思索着,幻想着,又轻轻闭合起来。


想要赶快让那个无家可归的孩子看看璃月送给她的惊喜。


想要看看那个历尽劫难却又纯真无邪的少女再一次开心的笑起来。


空白的脑海里又一次浮现出那个溢满笑意的金色双眸。


所以要做快点。


所以要找多点人一起帮忙。


“我们需要你的帮忙,烟绯。”


阖上的双眼复而再张开,随之盈满了名为期待的情绪


“你说不定也会喜欢上她呢。”










“以普遍理性而言,这是件好事。”


明明是个风华正茂的模样,此刻男子俊朗的眉眼却一直专注地直望向说书人说书说得唾沫横飞的场景。


此番悠然的样子活像一个安然自若的老人。


凐灭了过往的历史长河中的杀伐果断,换上了一派祥和的姿态,他低低叹着茶的清香,缥缈的热气隔开那双灿烂而又内敛的鎏金色眼眸,就这样柔和了下来。古井无波的语气还是那般一如既往,对面被忽然送出惊喜的少女还在小心翼翼捧着那个流转着光华的茶壶,闪烁着星芒光华的眼眸不住划过笑意。


看来是没在听他说话。


穿着严谨的先生叹了口气,不动声色地回想起被同居城内的老友找上门的时刻。


“哦?给旅行者送一个尘歌壶?”


惯爱在玉京台赏花逗鸟的老伙计一如既往地穿着朴素,坐在茶桌前摩挲着不起眼的茶壶,被眼纹压垮的慈祥眉眼不住地透露出对那个小家伙的喜爱。


“咱们当仙人的,看着这璃月走过千百年了……看样子啊,它终于长大了,不需要咱们喽……”


“那孩子来的正是时候,璃月正阵痛着呢,这止痛药就来了。呵呵,缓着些好,缓着些好啊……”


“以普遍理性而言,我们确实还没有遵守‘公平’一词,向旅行者做出些什么实质性的报偿。”


“此事还麻烦帝君帮衬一二……那孩子上次来找我谈天说地的,我这才知道她居然一直在外面风餐露宿,这怎么能行呢?”


……


看来效果确实很好,至少他看得出来,这个惯常处事不惊、安静沉稳的女孩破天荒地表露出了藏不住的愉悦。


“先生您说,这壶这么大,我也住不下呀。”


少女眉眼弯弯,低头摆弄着这仙家显能,从他的角度来看,只能看到绒绒的发丝,反射着耀眼光芒:“可以住在山上,也可以住在海岛,就连浮空的岛屿也行!等我和阿圆一起建好了屋子,就找大家一起来做客——先生第一个来好不好?”


“能被小友优先考虑,这也是我的荣幸。”


他轻笑着点点头,外表望上去倒是冷峻的,就连眼角曼妙的绛色眼影也没办法为这掌管璃月千百年的魔神刻画上几分妩媚。但他又时时刻刻都挂上了微不可闻的笑意,生活足迹漫步在在璃月大大小小的闲暇场所。这样望过去,倒也染上了璃月人一派的烟尘气息了。


“你既然在这得此尘歌壶,也便就在这提瓦特有了个家,想必今后的日子也会……”


“还不是家呢。”


也会好过些…………?


被直白的话语夺过注意力。他罕见的表情中沾染上了不解,有些疑惑地回望过去,那个常在空闲时间里找他讨教历史与文化的小小友人,用着往常那般朝气蓬勃的神情抬头望向了有海的远方。


今天的天气很好,可以轻易地在港口内看清此刻平静宽阔的大海。


那是前往稻妻的方向。


“但它很快就会是了,等我走完七国,等我找回哥哥……”


“它就会是我的家了。”


“到时候叫上我一路上认识的朋友们过来,这就叫……‘欢聚一堂’,我没说错吧?”


看来在璃月玩得很开呢。


再一次抿上一口热茶,稍稍掩盖住心头涌上的一丝道不明的感动,他含笑又点了点头——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来自远方的旅行者一把就举起了那支陪她征战无数的剑,就这样直直地插进了群玉阁的核心,霎时间地动山摇!那座咱们看着一点点建起的华贵阁楼啊,就这样和海里的魔神同归于尽了!”


“后来呢?后来呢?”


被父母抱着的稚童努力伸长了脖子,眼睛里闪烁着向往的光芒,稚嫩纤细的嗓音急急地问着。


“那位璃月的恩人至今还在助人为乐,而后面的故事啊……”惊堂木“啪”地顺势响起:


“欲知后事如何,还请静待下回分解喽!”


故事未完待续,


重归寂静的茶桌上,有两杯还飘着清香的茶杯这样无声诉说着。


至少现在啊,追寻血亲的旅行者要再一次启程,开始再一次踏遍璃月的山河了。














碎碎念:甘雨姐姐你什么时候和擅长聊天真君进池子啊呜呜呜我好想你们啊

似是故人归

璃月纪事——甘雨篇

“这孩子就交给你照顾了,流云。她父母在战争中牺牲了。而当前战事紧急,我又不方便带着她,思来想去,还是你这里最为稳妥。”


“放心,我这里的机关可不是摆设,对了,前些日子送去的归终机可还有用。”


“虽然威力强大,却颇为消耗资源,目前战争非一时能结束,还是多留些战备资源为好。”


“这,说的也是。我没考虑到这点,之后我会对其再做改良,以便减少损耗。”


“辛苦了。”


“对了,你还没给我介绍,这孩子,是哪家的?怎么看上去如此瘦弱。”


“她是麒麟血脉。名字,就叫甘雨吧!”


“麒麟?麒麟不是……原来如此,是她啊,难怪这孩子只有一半的仙人血脉。”


“甘雨就拜托...

“这孩子就交给你照顾了,流云。她父母在战争中牺牲了。而当前战事紧急,我又不方便带着她,思来想去,还是你这里最为稳妥。”


“放心,我这里的机关可不是摆设,对了,前些日子送去的归终机可还有用。”


“虽然威力强大,却颇为消耗资源,目前战争非一时能结束,还是多留些战备资源为好。”


“这,说的也是。我没考虑到这点,之后我会对其再做改良,以便减少损耗。”


“辛苦了。”


“对了,你还没给我介绍,这孩子,是哪家的?怎么看上去如此瘦弱。”



“她是麒麟血脉。名字,就叫甘雨吧!”


“麒麟?麒麟不是……原来如此,是她啊,难怪这孩子只有一半的仙人血脉。”


“甘雨就拜托你照顾了,战事紧急,我就先回去了。”


“保重……”


“帝君……”此前一直不出声的甘雨却在此时拉住了帝君的衣角。


“怎么呢?”


顺着年幼半仙之兽的拉扯,高大的岩王帝君缓缓蹲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也随之变得柔和起来。


“可以,摸摸我的角吗?”那是母亲安慰她时会做的动作,可是上次见面后,母亲就再也没有回来。她很害怕,她害怕在那之后她最亲近的岩王帝君也同样会一去不回。



“别害怕,我在这里。”


他顺着孩童的话语摸摸她的角,试图挥去她心中的不安。


“我会常回来看你的,我保证。”


这是承诺,亦是契约。岩王帝君是契约之神,因此,契约已成,便无违背的可能。


此后数年,甘雨在留云借风真君的教导下成长,而帝君也没有违背承诺,时常会抽出一些闲暇来看她,给她讲这世间的故事。


数年过去,战事任在继续。


“打扰仙君了,我等是奉帝君之命前来领取战备。”


“不必客气,物资沉重,可需要我帮你们运送。”


“多谢仙人好意,我等已然足够。列阵:千岩牢固,重障不移。”


“这是,百无禁忌箓,原来已经投入使用了啊。”


“我等人类,虽无法比及仙人,却也有战斗的理由。”


“原来如此。对了,你们来的时候有看到甘雨,就是一个孩子,有点像你们人间的羊。”


“这……”


众人面面相觑。


“怎么了?”


“我等来的时候确实在路上看到一只类似羊的仙兽,不过它看到我们就跑了,我等现在也不知道它的去向。”


“那你们先行回去复命,我再去找找。这孩子真是的,到底跑哪儿去了?”


“帝君?你怎么会?你不是还在前线吗?”


“那几位千岩军回来后向我报告了这件事,我有些担心甘雨,就回来看看,找到甘雨了吗?”


“还没有,这山上机关众多,逐个排查还需花些功夫。”



“这样啊……”



“壁立千仞!”


岩元素在岩王帝君的控制下向周围扩散,于地下共鸣,探寻甘雨的气息。


片刻后,于山脚一处石头旁找到了还在哭泣的小甘雨。


“好了,不要害怕,跟我说说,你遇到了什么。”


帝君抚摸着甘雨的角,安慰她的情绪。


“帝君,有,有怪物。”


“怪物?”


“原来如此,是第一次见到人类啊,这倒是我的疏忽。竟然闹出这么大一出乱子。”



“甘雨,你知道人类吗?”


“人类?”


“人类和我们不一样,他们没有锋利的牙齿,没有坚固的鳞片,寿命也极其短暂。但是,他们却有着我们所不能及的能力,他们建造城市,建立贸易,花费一代又一代的人的努力,来改造自己生活的土地,创造出了我们也不能轻易创造的奇迹。”


“甘雨,今天看到的哪些,就是人类。”


“是的,我们所正在进行的战争,也是基于他们的生活方式的归属而战。我希望,他们可以在我们的一点指导建议下创造出更加恢宏伟大的奇迹。而我只需要再适时的时候,对错误进行更正,提出可供他们参考的建议。”


“帝君,对人类抱有很大的期望呢?”


“因为我见到过奇迹,总有一天你也会看到的。人类所创造的奇迹。”


“我一定会看到的。到时候,我也要和帝君一样,去帮助那样的人类。”


“好,就把这当做你我之间的契约吧。契约已成,违约者当受食岩之罚。”


“嗯,约定好了。”


“好了,去玩吧,注意不要摔伤。”


又过数年,岩王帝君方势力越发庞大,是当世最为强大的几位魔神之一,许多人类纷纷前往寻求庇护。


“我将百无禁忌箓进行改良,其中的力量也不会太过浪费了,若是多人列阵的话,还能形成封印,对付一些弱小的魔神,这东西应该就够了。”


“辛苦你了,流云。”


“帝君不必客气,比起战场的同伴,我已经是清闲了太多。”


这边正说着战事,两人都没注意到已经走到悬崖边上的甘雨。


“甜甜花……摘到了,唉?”摘了甜甜花,还没来得及欣喜,脚下一滑,就从悬崖上滚了下去。


“甘雨……”余光撇到这一幕的两位仙人急忙赶过去查看情况。



“摔疼了吗?”


“帝君,甘雨没事……”


“检查过了,她确实没受伤,可能是刚才摔下来的时候团成了一个球,将身体上容易受伤的部位都包起来了。”



“没事就好。甘雨,你刚刚怎么会摔下来?”


“啊,甜甜花,还好没事。帝君,这是给你摘的,好吃,甘雨喜欢。”



“谢谢你,不过,下次不要再去那么危险的地方摘花了,有危险的话,我们来帮你处理。”


“难怪最近觉得你胖了些许,原来是喜欢吃这种甜甜花啊。刚刚从山上滚下来也没事,果然是因为已经胖成了一个球啊。”


“胖?”刚刚从山上摔下来都没哭的甘雨,现在眼里却已经蓄满了泪水。


“流云,你就别逗她了。”


“好了好了,我不说你胖就是,你以后爱吃多少吃多少。”


听到这话,小甘雨哭的更严重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