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流光银刀

43569浏览    807参与
海浪天空66

太太,太太,我……我想吃粮!_(:з」∠)_

太太,太太,我……我想吃粮!_(:з」∠)_

洛千翊-今天摸鱼了吗

大概是2019年终总结
约的梦图和文稿,自己的摸鱼,亲友的赠图还有其他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很高兴又和你跨进新的一年
经历了很多事情遇见了很多人也尝试了很多新的东西
想为你做点什么但还是远远不够的我
也不配不上说是真爱
实在不会讲什么深情的话
总之,真的谢谢你

最后两个流光都有框框啦要好好相处都不许打架!

大概是2019年终总结
约的梦图和文稿,自己的摸鱼,亲友的赠图还有其他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很高兴又和你跨进新的一年
经历了很多事情遇见了很多人也尝试了很多新的东西
想为你做点什么但还是远远不够的我
也不配不上说是真爱
实在不会讲什么深情的话
总之,真的谢谢你

最后两个流光都有框框啦要好好相处都不许打架!

逢魔白汞
【【梦间集我流无剑出没注意】】...

【【梦间集我流无剑出没注意】】
【【流光银刀×私设无剑前提】】

流光其实可以说林被我都还没满技呢但是他没有【。】
汞汞:好久没画流光了好难画x
十五分钟后汞汞:好的白澒更难画【。】

↓↓↓近期开始补完tag,欢迎同担屏蔽x

【【梦间集我流无剑出没注意】】
【【流光银刀×私设无剑前提】】

流光其实可以说林被我都还没满技呢但是他没有【。】
汞汞:好久没画流光了好难画x
十五分钟后汞汞:好的白澒更难画【。】

↓↓↓近期开始补完tag,欢迎同担屏蔽x

洛千翊-今天摸鱼了吗
【2016.12.7——201...

【2016.12.7——2019.12.7】
流光银刀步入梦境三周年

——“以后也会一直喜欢你。”

到这种时候总是不知道说点什么好orz

一切都太仓促了,中间也出了很多岔子

想了想还是发出来了
我该打……迟到了这么久【跪】

【2016.12.7——2019.12.7】
流光银刀步入梦境三周年

——“以后也会一直喜欢你。”

到这种时候总是不知道说点什么好orz

一切都太仓促了,中间也出了很多岔子

想了想还是发出来了
我该打……迟到了这么久【跪】

痴心妄想
阴属性...你们有共用美发师?...

阴属性...你们有共用美发师?玉箫你太不合群了哈哈

阴属性...你们有共用美发师?玉箫你太不合群了哈哈

草水各各各各嗝
私设无剑x流光注意 紧赶慢赶但...

私设无剑x流光注意

紧赶慢赶但还是很糙,是晚到了两个小时的生日快乐!!!

游戏a了挺久,但还是一直喜欢着流光。

生日还刚好挨在一起就私心画了


私设无剑x流光注意

紧赶慢赶但还是很糙,是晚到了两个小时的生日快乐!!!

游戏a了挺久,但还是一直喜欢着流光。

生日还刚好挨在一起就私心画了


洛千翊-今天摸鱼了吗

【梦间集乙女】如是流光

文前预警:

cp:流光银刀 x 我流无剑♀(子翊=我)

梦向相关,同担拒否,禁止任何自我代入发言,婉拒ky

是找文手太太的约稿!由于太太是圈外人,于是采用了脱离梦间集背景的杀手paro设定,有梦间集之外的原创角色出没【?】

【好像并没有什么关系】

糖分大概是三分糖?

觉得没问题的话那么我们开始吧x!↓

——————————————————————————————

 

 

 

 

他从一袭黑帘中缓步走来,同子翊伸出了手,轻声问道:“可有大碍?”

 

子翊只当没听见身后人在喊她的名字,从人群熙攘中左右穿梭速速离开,所幸了...

文前预警:

cp:流光银刀 x 我流无剑♀(子翊=我)

梦向相关,同担拒否,禁止任何自我代入发言,婉拒ky

是找文手太太的约稿!由于太太是圈外人,于是采用了脱离梦间集背景的杀手paro设定,有梦间集之外的原创角色出没【?】

【好像并没有什么关系】

糖分大概是三分糖?

觉得没问题的话那么我们开始吧x!↓

——————————————————————————————

 

 

 

 

他从一袭黑帘中缓步走来,同子翊伸出了手,轻声问道:“可有大碍?”

 

子翊只当没听见身后人在喊她的名字,从人群熙攘中左右穿梭速速离开,所幸了她没有那人一样出挑的个子,很快就在人群里淹没了自己的身影。

“公子,面具要吗?”子翊这才发觉自己倚在了一家小摊前,摊主正在摆放着那些稀奇古怪的面具,她深吸了一口气,总觉这都不是她能接受的审美范围,却看上了青纱的一顶帷帽。

“我要那个。”摊主顺着她的手去看去,倒是颇为为难,犹豫时子翊已经塞了银两给他,顺手抄起帷帽就又隐去了踪迹。

转角又一位少年匆匆赶到还未曾回过神的摊主面前,施施然道:“阁下可曾见过一位姑娘?”

“姑娘没见过,奇怪的小公子倒有一位。”流光颔首问了方向,摊主却摇摇头,他都没看清子翊去了何方,又如何告知于他。流光叹了口气,嘱托道:“若这位小公子一会还经由这里,烦请告知请他速速归家。”

摊主手里又收下了一把银两,眼前的人又不见了身影,真是奇怪得很。

子翊趴在屋檐上,瞧着流光走远了这才纵身跃下,又将摊主吓了一跳,忙退后了几步。

“老板,你这最丑的面具是哪个?”子翊低头瞧了一眼,却发觉每个面具都丑的很,什么妖魔鬼怪都能绘在上头了。

“便这个吧。”子翊还要给钱,摊主却不敢再要了,莫名其妙收了一大堆银两,可不怕自己折寿,子翊也不坚持,将面具揣了起来就离开了。

想来这也不是子翊第一次溜了出来,这对于她而言实在是太习以为常了,有个始终在自己身后跟随着的人实在是让她感到不自在,不过自然也没有什么是可以拦得住她的,她叼了一根冰糖葫芦,戴着个丑的吓哭了三四个小孩的面具。

甚是无趣。

转身欲走,却被钳制住了手腕,他轻声道:“别跑了,别躲着我了,回去吧。”

子翊回头,却好似跌入万丈深渊,眼前尽是无穷尽的黑白之境。

 

做梦时忽冷汗涔涔,于是坐了起来,屋子里还点着几明烛火,快燃尽了。

“没睡的话,就起来吧。”

子翊掩上衣襟,拿了佩剑,推开了檀木门,流光正在廊口立着。

“我不是同你说过,不要再跟着我了吗?”

“没有我带路,真怕你跑到天涯海角去。”

“嘁。”子翊撇过头去,也不回去睡了,纵身一跃从栏杆上跳了下去,流光紧随在她身后。

“别跟着我。”

“不行。”

“我的事我自己处理。”

流光止住了步子,没再跟上。

没人知道流光是什么时候跟在她身后的,连她自己也不太清楚,或许不过是因为她已经太长久地忽略了身边的一切,她往心里深深扎了一处根。她只晓得握着一把剑,已然成了麻木的傀儡。

唯一能沾染些许触觉的,怕是只有滚烫的热血蹭过她的手腕,鲜血一滴,一滴,躺在灰尘里,她看过许多人死之前的模样,有些瞪大了眼不肯闭上,有些脸上还挂着方才未曾缓上的笑颜,还有一些还在梦中,就已经去往了极乐世界。

杀完人后,她喜欢坐在屋檐上数星星,流光就是在一个没有星星的晚上出现的,那天天公洒了些迷蒙的小雨来,于是她就去数雨滴。谁料雨下的却是越来越大,她本来并没有在意什么,偏偏有人盖了个斗笠在她身上。

雨夜赏雨,倒也别有一番风味呢。所以果不其然隔天身上衣服都还没干的子翊,便是被自己一个喷嚏惊醒的。

醒来后她看了看身旁那人,眯着眼似在打盹,可他身上却没有被淋湿,倒真是奇了个怪。恍然间,她好像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影子,子翊用剑抵着他的脖子,他仍是没有动静,她便更凑近了几分,那人伸出手指轻轻拨开剑刃,闭着眼道:“什么时候才准备回家呢?”

“我何曾有过家?”

子翊是生气了,将破斗笠扔了回去转身就走,那人也没来追她。

 

子翊接的最后一单,是去杀个大人物,听闻那曾是数十年前的江湖盟主,而今早早就隐退了,不知道同谁结了仇怨,总有人想索他那已然苟延残喘的命。但人到底是曾经的天下第一,二十年前打不过的,如今也不会能够打得过,于是有人悬赏,不能算是高价悬赏,可得算得上是个天价的悬赏了,供人七八辈子看来都不是太大的问题。

山脚下开了个破落的小客栈,临时搭起来不少的马厩,外头也放了几张样式花色皆是不同的桌子,错落着的有大汉,有少妇,总之都带着一股子难以挥去的血味儿。也不知是来杀人的,还是互相残杀的,子翊这么想着,掩了掩帷帽,手上晃悠着才买的面具。

“小二,客房还有吗?”

“哎呦这位姑娘,您来的不巧,咱这这两日客满为患,估计实在是容不下您这尊大佛了啊。”

“我不挑,柴房也行,给个地睡就行。赶路许久,方圆几里也空荡荡,”子翊指了指外头那群大汉,“再走下去天也得黑了,您总不见得使我一小姑娘,半夜三更流落在外头吧。”

小二为难着,子翊也不多言,先给了一块银锭:“这样,您先给我上碗阳春面,再来碗利市酒,这天好不冷呵。”

见了银锭,小二眼睛都眯不起来了,笑呵呵带着子翊入座,子翊觉得有人在看她,她向上望去,谁也没有看见。

虽然这地方既偏远又破,阳春面却一样的手艺好,子翊记忆里有这么一道阳春面,于是她杀人前都喜吃上一碗。半杯酒下肚,她环顾了四周,气氛很是凝重,她大概知道了这些人都是什么来头。前面光着膀子挂着大佛串的,八成就是那些被少林赶出来的野和尚,一旁背着双剑的粉衣女子,多半是秀坊的女儿,还有些太极门的,拎着拂尘喝着热茶。在座诸位都神经紧绷,估摸着也只有子翊一个人乐呵着在吃面了。

……

“此去,若不归……”

“又与你何干?”

……

她背着剑的,所以自打她走进这家店,无数的目光便都凝聚在她身上。她吃碗面,筷子一放,小二跑来应和:“姑娘上后厢房去吧,老板娘愿将自己闺女的屋子借予姑娘一晚,不过可就只能一晚。”

“谢过老板娘。”子翊点头,随着小二去了,临踏出门前,回头朝着外头那些人道:“诸位还是,莫要互相猜忌的好啊。”

堂中数人诧然,子翊却径直离开了。

 

月上梢,帘入夜,子翊尚未准备出门,先听得自己房前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此处已然是店家的住处,想来未必是老板娘好心施舍地方给她住,估摸也是知道了半成今夜必有一场血战,所以一家人围在一起罢了。子翊挥手掩灭了烛火,外头隐约能看到几个身影。

房梁上率先跳下来两名女子,一人抱着琴,一人使着双剑,正预靠近子翊所在之处,其中一人忽然大叫一声倒地,是抱琴的女子,琴还在她怀里,子翊抿抿嘴,预备好了看这样一场好戏。

侧门隐着一名男子,使得估计是暗器,三人见状都警惕起来,那女子受了伤,却不致命,于是撑着身子拨弄起了琴弦,子翊见状赶忙推开门。

“半夜三更的,你们这是做什么呢?”子翊可不敢让那女子下手弹琴,那人使一手七弦琴,上可杀人无形,下能斩叶断花,就算是正面较量也未必能占得上风,更何况她人在明己在暗。

三人见到子翊,先是一愣,而后三把剑都对准了子翊,子翊还要好好说话,男子的暗器先飞了过来,她出来时佩剑放在桌上,忽然来一暗器,下意识竟是用手去抵挡。

刀光一明,白衣男子不知从何处现身,对子翊道:“快跑。”

子翊撇撇嘴,看到是流光,也不理会他,回屋戴上帷帽拿上佩剑就从后窗跳走离开。

子翊倒是不太在乎流光能否抵得过那三人,眼下刚好那三人被缠住,想来其他几人也未必能顺利抵达目标所在之处,她也不多想,就向着目标奔去。

沿途果真见到了几具尸首,还温着的,是几名道士,拂尘都已经秃撸了皮,四周竹林被震断了不少,想来是一场恶战。

子翊立在原处,那几人伏地而亡,她就这样凝视着那几人,忽然有刀鞘顶在了她腰间,子翊心下一惊,握紧了剑,冷声道:“阁下何人?”

“别去。”是流光的声音。

子翊转身,流光素白的衣裳上染上了一片殷红的血迹。

“那三人呢?”“俱死。”

“……倒是没想到,你还下的是狠手。”

“未曾。只是没料到他们不太禁受得起。”

子翊无言,若换做是她,那三人虽不易击败,但使点小法子总是能胜的,她倒是真不知道此人到底武艺在何等高度之上,只知他姓名——这还是他自己来告诉她的。

“你到底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你不记得我。”流光说出这话时,并非是疑问,而是肯定的语气。

子翊摊手:“想必我应该要记得你?”

“应该要记得我的。”流光点点头。

“那我现在不记得,你奈我何?”

流光愣了一下,摇摇头。

“行了,就这样吧,红尘紫陌,总有点儿东西是我们这些小人记不住的,要是不重要,索性也不要再想了,尘归尘,土归土,随风而逝也好。”子翊转身要走,却又被拉住,“你干什么呀?”

“你不要去。”流光蹙眉,“那人你当真打不过,武林盟主,哪怕早已落没你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你暗里都不一定能敌他三分。耍写小伎俩更是无用,那是老江湖,在这江湖上混了大半辈子才退隐的,要真那么容易死,早死在江湖不知名的犄角旮旯里了。你且不怀疑?为何这地方如此好找,谁放的风声,又是谁下的赏?”

“怀疑过,但只要白花花的银两是真的,我也不论到底是为民除害还是助纣为虐,你不懂我,你不会懂我。”子翊听流光了一大通,旨在拦她去拿那笔赏金罢了。

“我……不懂你?”流光突然沉默,手也撒开了,子翊一挣脱便要走,走了两步突然又停了下来。

“我真的不记得你是谁,可你真的也不懂我。我有记忆起,只在路边捡菜叶,啃生面馒头,那是人家没发酵起来的死面,菜叶被人踩了好几脚,有些上头还挂着菜青虫。我吃过最好的一顿,是一人唤我去把一小包药倒进另一人的杯中,我倒了,那人喝了茶,顿时吐血而亡。我见了那人假意惊慌失措,一桌人都愣住了,有人从死人身上摸出了几张银票,便说那人死得其所……

“后来他们都气愤走了,我上了桌。那人死前留了一碗阳春面,真是香。”  

子翊背着身,说完这些,就转身去了。

 

子翊从来没有同人讲过这些,当真也是鬼使神差般,她竟然对流光讲了这些,讲完后自己心口也难受的紧,像是缺了一块,那一块无论是泥巴还是黄金,都难以去弥补。

流光似乎没有要追来的意思了,子翊也不去理会。

世道若是真如表面上那么坦荡,黑夜又怎么会如期而至?

天许是有意,下起了朦胧小雨,子翊藏匿于一棵榆树上,血腥味随着微风袭来,她攥紧了剑鞘,这山庄很大,与山脚下如此破落的小客栈完全算是两个境界。

西南方有火光燃起,越来越明亮,快要探破了整个天空,子翊纵身一跃落在了一处柴穗里。

……

“你不怕死吗?”

“我活着,与死了无异。”

……

不该这样,不该被扰乱心绪。

杀人前,最不该的事情就是被旁的心绪扰乱了自己的专注。

她侧身听着外头的动静,却只听到了自己心脏的跳动声,第一次,她竟然有些害怕。窸窣的声音贴近,她提剑刺出,却只有空气,惊得回身,一少年正立在她身前,两把剑都指着她,剑刃上滴着血,正顺着剑尖一滴,一滴淌下去。

随后有人跟着提了灯笼过来,数十人提着剑,子翊的身后也站满了人。

“你是今天第五个能够进来的人。”

“……是了,大概也会是最后一个。”

“哦?外面的杀手都死了吗?”那人的剑划伤了她的脸,血腥味涌入她的鼻尖。

“没死也差不多都被你杀完了吧。”子翊冷笑一声,手里的剑被人卸了下去。

那人点点头:“确实,差不多了。”

“你便是武林盟主吧。”

子翊与他对视,那人轻笑一声:“你倒是个聪明的,也能死的明明白白。”

“所以便是你发的悬赏。”

“你凭什么这么断定?”他收了剑,有人递上丝帕,他把剑刃上的血抹了一道,却仍有凝固的血在上头。

“若所有人都来杀你,却都有去无回,还有谁敢来动……返老还童的武林盟主?”

“哈哈,我喜欢你这个小丫头。”那人又笑了,“很久没见过这么机灵的丫头了,从前有个小童也如你一般机灵,只可惜你没机会见他,他也没机会见你。”

“好。”子翊闭了眼,人生总归要有一死,何时死,对她而言,并不太重要……

 

没有剑刺入的声音,只有剑落地的声音,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那双手带着雨滴,冰冷冷的。

“流光?”子翊下意识就喊出了他的名字,睁眼果真见到的是他。

“可有大碍?”流光手握得更紧,将剑踢了起来递给子翊,“拿上。”

“你为什么要来啊!”子翊突然受不住了,声音里带了些哽咽,“你为什么要来……”

流光揽住她的肩,那人眯着眼看了看流光,流光道:“如果你不记得我,没关系,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哈哈,是流光啊,倒是许久未见。”

流光作揖:“莫竹前辈,许久未见。”

“不错,还记得我呢。”莫竹虽然在笑,剑却十分警惕地举了起来。

“不敢忘。”流光颔首,“多亏莫前辈,才让我家破人亡,满门只剩我一人。”

“这种小事,何足挂齿。”莫竹还是在笑,但剑已然刺了过来,“当年没杀了你这么机灵的小鬼,真是老夫此生一大憾事啊。”

“前辈放心,您必然会——抱憾而去的。”流光说这话虽平淡,字里行间却尽数挂着狠意。

莫竹挑眉,也不言语,流光将子翊护在自己身后:“那些喽啰,你打得过吗?”

“可以。”子翊尚未能从方才的情绪中分离开来,应下后又扯住了流光的衣袖,“你打得过吗?”

“如果不能与你同生,便要与你同死。”

“我可没那空闲等你们扯东扯西。”利刃率先刺来,流光侧身躲开,莫竹反身便又是一剑,子翊用剑鞘抵住,而后出剑,众多人一拥而上。流光与子翊背靠背,两人一致对外,所有人的眼神都盯在他们的身上。

莫竹冷笑道:“我倒是小瞧你,当年能跑,但却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当年你为一己私利便灭我满门,如今我也不想赶尽杀绝,这也有不少无辜的人,今夜也已经沾染了太多了鲜血。只要你放我们走,我们的帐,日后有的是时间再算。”流光刀锋直指莫竹,刃上还残存些暗红的血迹。

“放了你们?”莫竹嘴角上扬,突然开始大笑,笑了片刻后指着周围道,“你是觉得你能逃走,还是觉得我这么些人杀不了你?”

流光摇头:“我只是觉得,今夜杀的人已然够多,不想再杀。”

“竖子!”莫竹又一剑刺来,子翊替流光挡开,流光揽住她走上前一步,与莫竹相视:“如此,莫怪晚辈无礼了。”

子翊在一旁无言,有人按捺不住,冲上前来,子翊一剑便刺向那人腰间,随后闪至那人身后,剑刃从身后穿过胸前,那人瞪大了眼,倒在了地上。其他人见状,赶忙冲上前与子翊相搏。

唯有莫竹和流光对峙,谁也没有先出手,流光唯一分神的点就在子翊身上,莫竹见状想要趁机突刺,却被流光拦了下来。

“你很在意你的那位小姑娘。”

“那倒不必,我只是怕你的手下们死的太快。”

莫竹恼羞成怒,剑锋一指,被流光挡下,不料他暗中又使出一枚镖,流光见状忙松了一只手去拦下镖,镖划破他的手,几点血沁了出来。

“前辈必然涂了毒的。”流光淡然笑了一下,一脚将莫竹踹了出去,正巧落在子翊身旁,子翊立下将剑送上了莫竹的脖子。

“哈哈,也不错。”莫竹点点头,抬头望向子翊,“你以为你赢了,不,你没想到我……我……”子翊并不想听他废话,剑刃贴近,莫竹便看到自己的血,铺满了自己的眼……

“他方才说什么?”子翊收剑,剩下无几的侍从见此情景都收剑四散跑开了,子翊要去追,流光拉住了她的手。

“别追了,别走了。”

子翊默然,沉默良久,只答了一句:“好。”

 

后来有传闻,悬赏令是假的,武林盟主退隐也是假的,莫竹修炼入了魔,后被两位侠士所灭,自此天下太平许久。

流光听得此般传闻时,正端了两碗白花花的汤圆儿,递给了子翊一碗,子翊戳戳他,仰头笑道:“他们在说我们欸!”

“嘘,吃吧,芝麻馅的,可甜了。”流光将勺子递给了子翊。

子翊撇撇嘴,又开口道:“你说你认识我, 那你再多说一点嘛,以前我是什么样的?是聪明的呢,还是傻的呢?对了,你以前长什么样子啊,那个家伙说你很聪明,和我一样,那你是有多聪明呢……”

流光塞了一勺汤圆进子翊的嘴里,子翊被烫得说不出话,流光见此大笑道:“食不言,烫到自己,可不能怪我。”

子翊提起剑便要打他,流光却早已退开半步躲开,子翊也不管还要半个圆子没吃完,紧紧跟在流光身后。

漆夜有了辰星,才不会令人孤独至极。

凡尘多苦难,苦难终会了。

 

 

——————————————————————————————

【文末胡言乱语】

很久之前找太太约的了现在才拿到手2333

记得当初和太太讲的是想要表达被他拯救的意思,事实也是如此,文中也与我想要表达的基本一致:

在没有星星的晚上,我遇到了我的星星。

有人也许会觉得文中流光的人设存在ooc,但是我觉得这才是真实的他吧,在自己在意的人面前才会表现出来的内心温柔细腻的他。

太太真的太会了我可真是个靓仔......被鸽了大半年真的一点都不亏!【神志不清】

洛千翊-今天摸鱼了吗
【我流无剑,注意避雷】动作参考...

【我流无剑,注意避雷】
动作参考人体素材
睡前狂草摸鱼

“果然还是吃醋了嘛w”

逆雪强娶失败的最后抽到了他,有人说他是来安慰我的但我总觉得反而是吃醋的原因更多一些?【bushi】

……毕竟逆雪露脸之后我一直都在🐔叫【小声】

【我流无剑,注意避雷】
动作参考人体素材
睡前狂草摸鱼

“果然还是吃醋了嘛w”

逆雪强娶失败的最后抽到了他,有人说他是来安慰我的但我总觉得反而是吃醋的原因更多一些?【bushi】

……毕竟逆雪露脸之后我一直都在🐔叫【小声】

汪酱
摸个新头像(◍ ´...

摸个新头像(◍ ´꒳` ◍)

摸个新头像(◍ ´꒳` ◍)

汪酱
突然摸旧图╰(*´...

突然摸旧图╰(*´︶`*)╯

我还是好菜,但是我从只会一个头进化到了半身ヽ(•̀ω•́ )ゝ
再努力努力就有腿了(?)

突然摸旧图╰(*´︶`*)╯

我还是好菜,但是我从只会一个头进化到了半身ヽ(•̀ω•́ )ゝ
再努力努力就有腿了(?)

斑子海豹Benyamin
#畫你的本命 #ファロワーさん...

#畫你的本命

#ファロワーさんの推しが描きたい 


在FB上開放給追蹤者的點圖九宮格,
其中葉修或李澤言這種路人造型的,對我來說特別困難…

#畫你的本命

#ファロワーさんの推しが描きたい 


在FB上開放給追蹤者的點圖九宮格,
其中葉修或李澤言這種路人造型的,對我來說特別困難…

非白_

今日正片结束!
虽然几乎还是被假发挡住了,
但是p3耳夹必须拥有姓名
自拍镜像!

今日正片结束!
虽然几乎还是被假发挡住了,
但是p3耳夹必须拥有姓名
自拍镜像!

逢魔白汞
【存在有流光银刀×...

【存在有流光银刀×私设无剑发言】

感觉好像经常画这个表情【?】
我们底迪很适合被玩头发。而且他好适合红色,他是什么漂亮红山茶【语无伦次】
想看他跳伊吕波歌。【就想吧。】

姬友:你好烦,人家都说不要玩头发辽
汞:玩头发和阴五花选一个。
       自觉点自己把头伸过来!!!!

为什么mjj的鱼都不上色,因为我不会画银色头发。【】

【存在有流光银刀×私设无剑发言】

感觉好像经常画这个表情【?】
我们底迪很适合被玩头发。而且他好适合红色,他是什么漂亮红山茶【语无伦次】
想看他跳伊吕波歌。【就想吧。】

姬友:你好烦,人家都说不要玩头发辽
汞:玩头发和阴五花选一个。
       自觉点自己把头伸过来!!!!

为什么mjj的鱼都不上色,因为我不会画银色头发。【】

北国有拾柒
亲吻情人节快乐 我们的婚礼企划...

亲吻情人节快乐 我们的婚礼企划终于完成啦

感谢各位太太的参与

单人立绘指路各位太太主页

流光、君子 @逢魔白汞 

绿竹、淑女 @玖木支 

晖刃 @大海啊你全是水 

幽谷 @星藏 

曦月、归一 @白茶茶 


(其实我们鸽了好几个人)

我们下期再见(不知道会不会有下期)

亲吻情人节快乐 我们的婚礼企划终于完成啦

感谢各位太太的参与

单人立绘指路各位太太主页

流光、君子 @逢魔白汞 

绿竹、淑女 @玖木支 

晖刃 @大海啊你全是水 

幽谷 @星藏 

曦月、归一 @白茶茶 

  

(其实我们鸽了好几个人)

我们下期再见(不知道会不会有下期)

仲有最靓嘅咸鱼仔
突发小脑洞,源自微博刷的沙雕动...

突发小脑洞,源自微博刷的沙雕动图,想了想还是不想再续写了。

突发小脑洞,源自微博刷的沙雕动图,想了想还是不想再续写了。

一条日常自闭的咸鱼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٩(๑^o^๑...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٩(๑^o^๑)۶本来想画个全家福的,但是最近作业太多,赶不完,就挑了几个画(ノ_ _)ノ,最近的上色是真的越来越丑了
下面是我摸这张图的一点小脑洞,还请别嫌弃(›´ω`‹ )
毒龙:师傅!看,我第一次做的粽子哦,快尝尝٩( ๑╹ ꇴ╹)۶
玉箫:嗯。。。还可以
凌波剑:师弟,快来吃粽子*罒▽罒*
流光:哼
飞燕:尊。。。尊上,要吃吗?
灵蛇:哼,凡人的东西,不过既然是飞燕给的就勉为其难的吃一下吧
圣火令:哈哈哈,大家都很开心呢,是不是啊紫薇~
紫薇软剑:。。。请把我的名字叫全
金铃索:喵~喵~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٩(๑^o^๑)۶本来想画个全家福的,但是最近作业太多,赶不完,就挑了几个画(ノ_ _)ノ,最近的上色是真的越来越丑了
下面是我摸这张图的一点小脑洞,还请别嫌弃(›´ω`‹ )
毒龙:师傅!看,我第一次做的粽子哦,快尝尝٩( ๑╹ ꇴ╹)۶
玉箫:嗯。。。还可以
凌波剑:师弟,快来吃粽子*罒▽罒*
流光:哼
飞燕:尊。。。尊上,要吃吗?
灵蛇:哼,凡人的东西,不过既然是飞燕给的就勉为其难的吃一下吧
圣火令:哈哈哈,大家都很开心呢,是不是啊紫薇~
紫薇软剑:。。。请把我的名字叫全
金铃索:喵~喵~

逢魔白汞

图透一下快乐企划试图勾引大家来参加【?】
点这里→ 一起快乐呀

救救本圆脸儿童画不会上色选手汞。x

根据立绘画新衣服真的很爽。我觉得我小饰品的审美受到了梦百的极大影响【没什么用但是花哨的小部分好多啊。x】

本来想画绣球花,但是觉得婚礼.ver绣球花是不是有点奇怪,【?】然后……然后就不知道自己画了什么【】
而且表情实在是想不出来要画什么样的哈哈哈哈哈哈x P2欧欧西警告!!!!!!!我选了三个角色都是不怎么笑的我枯了……
因为他整体的颜色都很浅【?】所以转png以后发现有好多边边角角没擦干净【】

再说一次请来和我们玩!!!!!

图透一下快乐企划试图勾引大家来参加【?】
点这里→ 一起快乐呀

救救本圆脸儿童画不会上色选手汞。x

根据立绘画新衣服真的很爽。我觉得我小饰品的审美受到了梦百的极大影响【没什么用但是花哨的小部分好多啊。x】

本来想画绣球花,但是觉得婚礼.ver绣球花是不是有点奇怪,【?】然后……然后就不知道自己画了什么【】
而且表情实在是想不出来要画什么样的哈哈哈哈哈哈x P2欧欧西警告!!!!!!!我选了三个角色都是不怎么笑的我枯了……
因为他整体的颜色都很浅【?】所以转png以后发现有好多边边角角没擦干净【】

再说一次请来和我们玩!!!!!

逢魔白汞
【【不是腐向】】 【是进度。】...

【【不是腐向】】

【是进度。】

欢迎大家来古墓吸猫x

都是小野猫x凌波是破耳流光是折尾……

好摸不亲人但会撒娇x

【【不是腐向】】

【是进度。】

欢迎大家来古墓吸猫x

都是小野猫x凌波是破耳流光是折尾……

好摸不亲人但会撒娇x

逢魔白汞
【啾化出没注意】 不会画鸟!【...

【啾化出没注意】

不会画鸟!【你什么都不会。】 @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我还是贯彻我的推歌博主人设好了x

“「あぁ あなたとの存在は
   「啊啊 与你一起的存在
    合縁奇縁の以下ではない」
    并不输于天作之合啊」”

                  ...

【啾化出没注意】

不会画鸟!【你什么都不会。】 @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我还是贯彻我的推歌博主人设好了x

“「あぁ あなたとの存在は
   「啊啊 与你一起的存在
    合縁奇縁の以下ではない」
    并不输于天作之合啊」”

                           ——《愛及屋烏

这首歌有互歌,特别可可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