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流苏

64260浏览    2325参与
南音

闺蜜二三事

致我最爱的闺蜜@白诩–Aby @流苏 

(4)

     刚刚又看了一遍乔一写的《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乔一的青春被F君占了大半,我仔细想想,太难过了,我的青春流苏和白诩竟然占了大半时光! ​​​


(5)

     其实我一直都是嘴上嫌弃她们,但是我一直明白她们是除了我的家人外最重要的人,我的未来里满满的都是她们。她们不是我走下去的后盾,是我在很多时候快对世界失望的时候拉我一把的温暖,她们不是我走下去的动力,是我快要放弃的时候继续下去的勇气。...

致我最爱的闺蜜@白诩–Aby @流苏 

(4)

     刚刚又看了一遍乔一写的《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乔一的青春被F君占了大半,我仔细想想,太难过了,我的青春流苏和白诩竟然占了大半时光! ​​​


(5)

     其实我一直都是嘴上嫌弃她们,但是我一直明白她们是除了我的家人外最重要的人,我的未来里满满的都是她们。她们不是我走下去的后盾,是我在很多时候快对世界失望的时候拉我一把的温暖,她们不是我走下去的动力,是我快要放弃的时候继续下去的勇气。

     看过很多人的青春,大多数都和爱情相关,而我正好相反,我的青春是她们。

     小时候很孤僻,到了初中才开朗起来。周围人都说我高冷,只有我清楚,我是自卑,不懂得交朋友。还好,还好,初二那年她们走进了我的生活,把一个不爱笑,悲观的女孩变得开朗。我一直觉得她们身上有魔法,不然为什么不喜欢交朋友的我会那么在意她们。

     我们的友情有些磕磕绊绊,但是总体顺利。现在的我们不会再因为小事吵架,我们有旁人难比的默契。

     认识她们是我的三生之幸,是我未来一直想拥有的运气。

南音

闺蜜二三事

致我最爱的闺蜜@白诩–Aby @流苏 

(3)

     自从上了高中我掌管了自己的财政大权后,我们三个人里又多了一个爱点外卖的,而我的微信和支付宝又常年处于零资产状态,所以每天晚上都会出现我到处跟人借钱的尴尬场景。

     昨天晚上突然想吃刀削面,我兴致勃勃的去美团逛了一圈,然后又查看了一下零钱,对着1.6元等我余额很是头疼,最后内心挣扎了一番,在微信联系人的列表找人借钱。

     “白诩白诩,你有二十块吗?我好...

致我最爱的闺蜜@白诩–Aby @流苏 

(3)

     自从上了高中我掌管了自己的财政大权后,我们三个人里又多了一个爱点外卖的,而我的微信和支付宝又常年处于零资产状态,所以每天晚上都会出现我到处跟人借钱的尴尬场景。

     昨天晚上突然想吃刀削面,我兴致勃勃的去美团逛了一圈,然后又查看了一下零钱,对着1.6元等我余额很是头疼,最后内心挣扎了一番,在微信联系人的列表找人借钱。

     “白诩白诩,你有二十块吗?我好饿啊,想点外卖。😞😞”

     “那真的要恭喜你呢!我的微信和支付宝一毛钱都没有!”讲真的,要不是有求于她,就冲这语气,我特别想上手。

     “好吧好吧,我再看看。”

     最后我向我哥要了钱,别问我为什么不去向流苏借,她下午还跟我借点外卖呢!

陈小疯cure

时隔两年我又撸了这个小蔷薇,主要是我找到了另外一个角度的照片,最终确认大花应该有13个花瓣,然后我严重怀疑在小花苞背后还藏了一片小叶子,同时还缺掉了2片叶子(文物图上能明确看到一个空枝然后隐约还有一个空枝)。怀疑归怀疑我还是只做了那7片明显存在的叶子。现成的灯火琉璃叶在大小上还是变化不多,想去折腾热缩了,嘤嘤嘤【手:不,你不想】

时隔两年我又撸了这个小蔷薇,主要是我找到了另外一个角度的照片,最终确认大花应该有13个花瓣,然后我严重怀疑在小花苞背后还藏了一片小叶子,同时还缺掉了2片叶子(文物图上能明确看到一个空枝然后隐约还有一个空枝)。怀疑归怀疑我还是只做了那7片明显存在的叶子。现成的灯火琉璃叶在大小上还是变化不多,想去折腾热缩了,嘤嘤嘤【手:不,你不想】

南音

闺蜜二三事

致我最爱的闺蜜@白诩–Aby @流苏 

关于红包(1)

     和流苏白诩约好出去玩,我和流苏先到,流苏突然拿出一个红包说是给我的,我将信将疑的拆开,我知道她是要还我钱(毕竟某人欠我250块,呃……怪怪的)十分怀疑里面的是白纸,毕竟在我们三个之间,互相捉弄这件事,没少干过。

关于红包(2)

     小时候过年接红包特别懂规矩,往往要忍着内心的“贪婪”,推拒三番后才能心满意足的把红包收进口袋里,当然,现在的我在经历过一次现实的敲打后,决定做一个真实的人。现在只要过年...

致我最爱的闺蜜@白诩–Aby @流苏 

关于红包(1)

     和流苏白诩约好出去玩,我和流苏先到,流苏突然拿出一个红包说是给我的,我将信将疑的拆开,我知道她是要还我钱(毕竟某人欠我250块,呃……怪怪的)十分怀疑里面的是白纸,毕竟在我们三个之间,互相捉弄这件事,没少干过。

关于红包(2)

     小时候过年接红包特别懂规矩,往往要忍着内心的“贪婪”,推拒三番后才能心满意足的把红包收进口袋里,当然,现在的我在经历过一次现实的敲打后,决定做一个真实的人。现在只要过年有人要给我红包,我一定会表面云淡风轻,实则内心狂笑的毫不客气的把红包抓在手里,脸上始终维持着那副视金钱如粪土的高冷模样。

南音

闺蜜二三事

致我最爱的闺蜜@流苏 @白诩–Aby 
PS:以后都用第一人称描述啦
     春节的时候我和白诩流苏穿着汉服到街上炸街。
     我拿着手上的狐狸耳朵上下打量,扭头看了看妆发整齐的白诩和流苏,讲真,我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
     白诩和流苏拿着狐狸耳朵在我的头上摆弄,说实话,如果不是白诩夸奖我的语气特别真诚,而且白诩的妈妈也说好看(这是重点,我当然更相信阿姨呀!),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狐狸耳朵摔到地上。不过当得知那个看起来有点好...

致我最爱的闺蜜@流苏 @白诩–Aby 
PS:以后都用第一人称描述啦
     春节的时候我和白诩流苏穿着汉服到街上炸街。
     我拿着手上的狐狸耳朵上下打量,扭头看了看妆发整齐的白诩和流苏,讲真,我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
     白诩和流苏拿着狐狸耳朵在我的头上摆弄,说实话,如果不是白诩夸奖我的语气特别真诚,而且白诩的妈妈也说好看(这是重点,我当然更相信阿姨呀!),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狐狸耳朵摔到地上。不过当得知那个看起来有点好看又有点羞耻的耳朵居然要一百块,我恨不得把它供起来。
     我们三个打扮好,“婀娜多姿”的出去炸街,相信我,我真的在路人的眼中看到了惊讶,对着我头上的耳朵。
     炸街路过政府的时候遇到两个小女孩,两个女孩兴高采烈的抱住我们喊神仙姐姐,哈哈哈,她们还特别喜欢我头上的耳朵,哈哈,我的虚荣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两个女孩很可爱,很天真,抱着我问我:“大姐姐,你的耳朵好漂亮啊,是长出来的吗?”
     我真的不忍心欺骗两个小姑娘,还没开口解释,白诩就笑嘻嘻的搬上了她哄她妹的那一招,“当然啦,我们可是会魔法的。”
      “呵呵,是啊是啊,呵呵。”作为中国好闺蜜的我真的不忍心拆台,虽然我在心里骂了白诩千百遍,相信我,我绝对没有嫌弃她傻。
     “那你可以给我们变一下吗?”哈,现世报来得如此迅速。
     “呵,呵呵,我……”白诩尴尬的笑了笑,“我们的魔法是限时的,不能随便用,不然会被处罚的!”
     呵呵,我和流苏很默契的对视了一眼,真的很心疼白诩的妹妹,摊上这么个姐姐。
    

    

白糖做的棉花糖
清心铃看看有没有人想要,想出掉...

清心铃看看有没有人想要,想出掉一些,随机送些小礼物(蝴蝶结,云纹抹额之类的).大的18,小的8。要的可以评论下。

清心铃看看有没有人想要,想出掉一些,随机送些小礼物(蝴蝶结,云纹抹额之类的).大的18,小的8。要的可以评论下。

ZOOTEE:猪蹄手工

琴穗,檀香金色加琉璃绿。

如果你喜欢其他颜色,可以写备注。

地址

琴穗,檀香金色加琉璃绿。

如果你喜欢其他颜色,可以写备注。

地址

ZOOTEE:猪蹄手工

这是烟云灰加绀青色的琴穗.

如果希望定其他颜色的组合,请写备注.

地址

这是烟云灰加绀青色的琴穗.

如果希望定其他颜色的组合,请写备注.

地址

白泽

看看孩子吧!

流苏15块钱一个!

走微信!

爽快半包!

可定制!

看看孩子吧!

流苏15块钱一个!

走微信!

爽快半包!

可定制!

ZOOTEE:猪蹄手工

凤仙粉色挂坠。

这是珠冠挂坠。一般挂衣襟纽扣,也可以挂乐器,或是包包。

提绳长度是可以调节的。

地址

凤仙粉色挂坠。

这是珠冠挂坠。一般挂衣襟纽扣,也可以挂乐器,或是包包。

提绳长度是可以调节的。

地址

ZOOTEE:猪蹄手工

这是新的挂坠。做的是青瓷绿色。


地址


这是新的挂坠。做的是青瓷绿色。


地址


ZOOTEE:猪蹄手工

六出珠花款琴穗。浅枝绿错琉璃绿款。

这个款式的琴穗因为制作者仅有一人,所以预定的话时间会略长。

地址

六出珠花款琴穗。浅枝绿错琉璃绿款。

这个款式的琴穗因为制作者仅有一人,所以预定的话时间会略长。

地址

壑明无倾
11月做的,一直没发。 推荐一...

11月做的,一直没发。

推荐一个好朋友@壑明俊疾 她的桑梓(魏无羡个人向)超温馨。

11月做的,一直没发。

推荐一个好朋友@壑明俊疾 她的桑梓(魏无羡个人向)超温馨。

火火的狗哥呢

谁动了心

“宗主,这誉王每次来都要谈论几个时辰,烦不烦呐。”

“走吧。”

夜,苏宅主屋。

梅长苏看着腿上漆黑的发顶,无奈地道“上来吧。”

飞流欢喜地转过头,三两下蹬掉靴子跳上苏哥哥的床。梅长苏为他细细掩好被角,才回身躺下。只着亵衣的长苏被凉风一吹,没忍住咳了两声,飞流忙给他拍拍背,不想一着急手下没轻重,苏哥哥咳的更厉害了,飞流缩回手睁大眼睛看着苏哥哥。这下,梅长苏也顾不上咳嗽了,温柔地看着飞流,温柔的握住飞流不知所措的小手,温柔地道“苏哥哥很好,是风在调皮,不关我们飞流的事。”飞流反握住苏哥哥柔软的手,眼神清澈地道“嗯!”

梅长苏和飞流就这么十指交握着,熟悉的温暖让梅长苏想到誉王那条毒蛇的阴冷...

“宗主,这誉王每次来都要谈论几个时辰,烦不烦呐。”

“走吧。”

夜,苏宅主屋。

梅长苏看着腿上漆黑的发顶,无奈地道“上来吧。”

飞流欢喜地转过头,三两下蹬掉靴子跳上苏哥哥的床。梅长苏为他细细掩好被角,才回身躺下。只着亵衣的长苏被凉风一吹,没忍住咳了两声,飞流忙给他拍拍背,不想一着急手下没轻重,苏哥哥咳的更厉害了,飞流缩回手睁大眼睛看着苏哥哥。这下,梅长苏也顾不上咳嗽了,温柔地看着飞流,温柔的握住飞流不知所措的小手,温柔地道“苏哥哥很好,是风在调皮,不关我们飞流的事。”飞流反握住苏哥哥柔软的手,眼神清澈地道“嗯!”

梅长苏和飞流就这么十指交握着,熟悉的温暖让梅长苏想到誉王那条毒蛇的阴冷,誉王的臂膀尽数被折,恐怕瞒不住了。

飞流手上用劲,道“苏哥哥,开心。”

梅长苏被唤回神明,瞧飞流的小脸上写满担心,放松眉头笑道“好,苏哥哥开心,有我们飞流陪着,怎么会不开心呢。”

“苏哥哥知道,飞流是担心苏哥哥才偷偷过来陪着苏哥哥的。因为以前啊,飞流都是这样安慰苏哥哥的。别怕,苏哥哥只是被一条毒蛇缠住了一会儿,现在那条蛇已经被苏哥哥赶跑了,他不会再过来了,飞流放心。”

飞流的小脸终于放晴,一把揽住苏哥哥的腰,大声叫道“苏哥哥,睡觉。”

多年不和飞流同床,这时候才发现小飞流已经长那么大了,心里涌出一种莫名的感觉。姿势的原因,梅长苏不得不枕在霸道的飞流胸前,身体被火炉围住一般,习惯低温的长苏很快热出了汗,飞流的手一直抱着苏哥哥,苏哥哥身上的异常很快被察觉。飞流皱着眉松开手,小心地把自己这边的被子掀开,梅长苏以为飞流嫌热要回去,谁知飞流三两下脱光衣服又钻进被子,轻轻地帮长苏也脱了衣服,然后,继续抱着他,睡觉。梅长苏盯着飞流的胸膛,愣了下才想到,飞流定是觉得衣服穿着热,易出汗。梅长苏在黑暗里弯了眼睛,弯了嘴角,软了手自然地搭在飞流身上。

罢了,倒也温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