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浅峡组

17399浏览    165参与
超级无敌大帅哥

可能以后会在这个账号发的东西

我流浅峡,无差,但偏中///——台(民时期)

是类似于意识穿越

提前屏蔽我较好

可能以后会在这个账号发的东西

我流浅峡,无差,但偏中///——台(民时期)

是类似于意识穿越

提前屏蔽我较好

何时能放假

p1

最近过得怎么样?

……还行。


p2

我当然知道你过得有多落魄。但我又不是圣人,怎么会盼着你好。我巴不得你过得穷困潦倒,每晚咒骂着我的名字入睡。


p1

最近过得怎么样?

……还行。

































p2

我当然知道你过得有多落魄。但我又不是圣人,怎么会盼着你好。我巴不得你过得穷困潦倒,每晚咒骂着我的名字入睡。


木勿木每
《我和我的冤种陆仔朋友》 和w...

《我和我的冤种陆仔朋友》

和ww朋友的初见()

《我和我的冤种陆仔朋友》

和ww朋友的初见()

HX(很忙别烦)
这个烂活终于画完了 秃:老子不...

这个烂活终于画完了


秃:老子不是无性吗?!

兔:安啦安啦,那我不也变女的了吗?


我:我就要整活你管我?

然后被揍了(bushi


这个烂活终于画完了


秃:老子不是无性吗?!

兔:安啦安啦,那我不也变女的了吗?


我:我就要整活你管我?

然后被揍了(bushi


清清烟岚
战后。 “以后不许再那么莽了,...

战后。

“以后不许再那么莽了,你先逼我抗日的,不许还没胜利就挂了。”

战后。

“以后不许再那么莽了,你先逼我抗日的,不许还没胜利就挂了。”

瀋作鳥

唐突在這理髮店。(夜深了記得睡覺)

唐突在這理髮店。(夜深了記得睡覺)

Helen.红鸾君.

【那兔同人】寒春的黎明(七)

兔秃兔,本是建党100周年的贺文。

乡下大哥兔和军阀少爷秃,可腐可不腐,秃子第一视角。 


——————


从最高的楼层上望下去,四周光华璀璨,成了灯的海洋;而这光华由近向远逐渐褪去,直到零落的几点星星。


呼,一块区域突然黑了下来,好像水晶盘缺了一角似的。分区停电开始了,没有电,“飞龙”的电台就成了睁眼瞎。


呼,又是一块区域。电报足够长——我们估算了一下,那么多的信息,至少也要十分钟。


呼。看来也不在那里。仅剩的区域好像表盘上最后几个数字,拿捏着胜负分晓的倒计时。


呼,呼,呼。“这次能捉到‘飞龙’,你可是立了大功啊!我一定向上峰报告,给你请功!”站在...

兔秃兔,本是建党100周年的贺文。

乡下大哥兔和军阀少爷秃,可腐可不腐,秃子第一视角。 


——————


从最高的楼层上望下去,四周光华璀璨,成了灯的海洋;而这光华由近向远逐渐褪去,直到零落的几点星星。


呼,一块区域突然黑了下来,好像水晶盘缺了一角似的。分区停电开始了,没有电,“飞龙”的电台就成了睁眼瞎。


呼,又是一块区域。电报足够长——我们估算了一下,那么多的信息,至少也要十分钟。


呼。看来也不在那里。仅剩的区域好像表盘上最后几个数字,拿捏着胜负分晓的倒计时。


呼,呼,呼。“这次能捉到‘飞龙’,你可是立了大功啊!我一定向上峰报告,给你请功!”站在身边多时的处长拍了拍我的肩。我摇摇头:“多谢处长厚爱,可属下还是……”“哎。”他摆摆手,“我知道,你还是想上前线,是吧?年轻人嘛,谁不想杀敌立功,扬名立万呢?我还是那句话,莫说是枪炮无眼,就是依着委员长命令的‘攘外必先安内’,你在哪里不是为党国做贡献哟?”


有个人走过来,在处长耳边不知说了什么,那和蔼可亲的笑容瞬间一变,急匆匆地去了。


我回去睡了一觉。一大早我就接到消息,道是段仁办事不力,还诬告我们情报出了问题。城已经封了,“飞龙”已是瓮中之鳖,可这茫茫人海,上哪找去?


那时年轻,只想着赶快结了案子,好上战场打鬼子去。脑子里迷迷糊糊地想,醒过神一看,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把窗帘拉开了。我正自嘲,越急越饿,结果脑子转到馄饨上去了;忽地,一个想法伴随着模模糊糊的记忆,电流般一闪——


昨晚看时,夜色如墨,哪里有李三的踪迹?


后来的事情意外地顺利。本想碰碰运气,不料歪打正着,虽然不知是不是“飞龙”,但那李三果然有问题。


彼时,我还没有亲眼见过共产党;立刻便有些兴致。走在通往审讯室的路上,手下人绘声绘色地给我讲述着抓捕的经过:进餐馆的时候,那李三正从后厨出来,见了带枪的,鬼鬼祟祟想跑。“他个瘸子还想往哪逃?妈的,并着同伙抓了三个,可惜折了我们几个兄弟!”


我忍住恶臭,透过走廊边巴掌大的铁窗朝里望去。那李三浑身血污,蓬头垢面地趴在茅草里,铁链在手脚上缠了不知几圈。但这不是我管辖范围内的事,所以我也就只是跟着一起到审讯室里,旁观一番。


屋那头的破椅子上坐着一个面黄肌瘦的家伙,头上稀拉拉几根黄毛,一双眼睛四处乱转,凭衣服可看出他还没有受刑。据调查,这家伙是个外来的,刚进城不久。我端起茶杯,身边人已经开始了:“再问你一遍,说不说?”


那黄毛哆嗦着:“说……说啥?长官,额真的啥也不知道呀!”


“别装糊涂!你是谁,你的上级又是谁?”


“额,额是来奔亲戚的呀!北边……”


外面的哀嚎声戛然而止,不一时,有人进来报告,说是有个死活不招,结果没扛过去,刚刚咽气了。审问的两人交头接耳一番,其中一个换上一副笑容:“你看,兄弟,人生苦短啊。你今天说了,明天就能出去,往后跟着兄弟们混,大把的票子还不是唾手可得?开洋车,抽洋烟,吃香的喝辣的,想干什么不行?也不用说多少,一点点就够了。这一本万利的买卖,再上哪找去?”


这红白脸早已不是什么新鲜把戏,不过对付黄毛这种低级小卒绰绰有余。不出所料,黄毛咽了咽口水,眼里有几分动摇。


“你还年轻,正是成家立业的时候。还没娶老婆吧?孤家寡人一个,怪可怜的不是。何必白白扔到乱葬岗上喂野狗呢?”


黄毛还在犹豫,另一个猛地一拍桌子:“不说是吧?很快就轮到你!拖出去!”


几个人一边去捉他,门也开了。远远瞅见那死尸,黄毛就杀猪般挣扎起来,口里大喊大叫:“段黎科长!段黎科长!饶命啊!”


为了与段仁区分,下级们往往叫我段黎科长,准是被这家伙听去了。


“秃哥!秃哥救我!咱们小时候一起玩过啊!秃哥啊!”


我心里一惊,赶忙叫他们停下。黄毛满头大汗地瘫在地上,我盯着他的脸仔细看了一会儿,想起来了——


“那你也是因为没饭吃,所以掉头发的吗?”


那个小孩如今依旧头发枯黄稀疏,而我早已是一头浓密的乌发。千种情绪涌上心头,我屏退众人,问了最想知道的问题:“兔子哥呢?”


黄毛喘了口气,突然爬起来,扑向旁边的铁窗。空旷的走廊将他的声音无限放大:


“兔子哥!兔子哥!你醒醒呀!秃哥来救咱们啦!”


我的脑袋轰然炸裂!



——未完待续——


果泥圈投稿bot

【No.51】

最近刷浅峡组tag发现基本没几个真把秃画秃的→←我想看原汁原味的铜仁感觉难遂来(

另外我喜欢cb向不要冲我(

【No.51】

最近刷浅峡组tag发现基本没几个真把秃画秃的→←我想看原汁原味的铜仁感觉难遂来(

另外我喜欢cb向不要冲我(

青翠的竹子

那兔 兔秃 囍 (1)

那兔同人

全员普设小姑娘

cp:浅峡组

兔子:华燕春 秃子:华溪浅 小绿:华桉青(名字都是字典随机翻出来的,没有考虑别的)

先婚后爱的俗剧情

应该会是个连载

不要上升真正的国家

不喜勿入

如果接受那就开始(ฅ>ω<*ฅ)

壬寅年六月初八,种花村里锣鼓喧天,热闹非凡。村口的妈妈婆婆一边干活一边讨论着今天的话题,男人们一边劈柴一边调侃漂亮的那对新娘,连一群只知道玩的小孩子都在谈论。

"村东头的两个姐姐要结婚了!"

"唉,我还以为她们会各自嫁个良人,没想到是嫁给对方啊。"

"叹什么气啊!你难道以...

那兔同人

全员普设小姑娘

cp:浅峡组

兔子:华燕春 秃子:华溪浅 小绿:华桉青(名字都是字典随机翻出来的,没有考虑别的)

先婚后爱的俗剧情

应该会是个连载

不要上升真正的国家

不喜勿入

如果接受那就开始(ฅ>ω<*ฅ)

壬寅年六月初八,种花村里锣鼓喧天,热闹非凡。村口的妈妈婆婆一边干活一边讨论着今天的话题,男人们一边劈柴一边调侃漂亮的那对新娘,连一群只知道玩的小孩子都在谈论。

"村东头的两个姐姐要结婚了!"

"唉,我还以为她们会各自嫁个良人,没想到是嫁给对方啊。"

"叹什么气啊!你难道以为燕春姐姐会等你长大嫁给你啊!"

"我也只是随口说说嘛……还是祝福燕春姐姐和溪浅姐姐的!"

"哎哎哎小娃们都跑一边玩去!不要拦在这儿挡路,过一会就有两副轿子来这了!"

天色渐晚,孩子们却还不肯上铺睡觉,像是不等到那两位新娘子就不罢休。

终于,娶亲的队伍浩浩荡荡来了,铜锣敲得响当当,但不让人厌烦。与别的娶亲队伍不同,这回有两座轿子。乍一看还以为一模一样,但很快就会发现,哦!前面的是热烈的红,后面的就淡了几分。不过甚是奇怪,论精美程度,还是后面的更胜一筹。


两座轿子继续被抬着,等到了礼堂前面才终于被放下。在轿子旁边的小丫鬟掀开红布帘,搀扶着自己这边的新娘下了轿子。

"请下来吧,燕春姑娘。"

"请下来吧,溪浅姑娘。"

闻声,就见两个盖着红盖头的身形相仿的新娘从轿子下来。

一个新娘一下轿子就想去拉另一个新娘的手,但却被她给躲开。如此这般,她大也明白了,便默默收回,端庄的放在腹前,让小丫鬟给扶着走向礼堂。

应是到了地点,小丫鬟们就推到一旁,留下两个新娘站立在那。

有人扯着嗓子高喊:"一拜天地!二拜高堂!"新娘们就照样做。可等到那声"夫妻对拜!" ,一个新娘就攥紧了手,呆愣在那,迟迟不肯弯下腰。大家都有些为难,纷纷窃窃私语。

"这是怎的一回事啊?好好的堂突然就不拜了。""毕竟同为女子,但却被擅自划分夫妻之位,溪浅肯定不高兴啊。""哎听说原本溪浅这孩子死活不肯答应,但迫于燕春家的财力和权利才勉强接受。""我之前听人说是燕春和溪浅迷迷糊糊滚了床单,溪浅要讨个说法,原本打算只需赔偿点金银首饰什么的,但没想到燕春直接把自己赔给了她。""哎呦这可真是不得了!""本来女孩结婚就不是什么好事,这一下,我看八成要凉。"……

这些话听着越来越难听,家长脸上也挂不住。只见一个新娘轻轻抓住另一个新娘的手,往自己的红盖头移,意思是让她掀开,她还有些犹豫,但也照做了,原本的那个就去掀她的红盖头。在那时,两个新娘的真面目总算出现。

她们都打扮的倾国倾城,但是风格不同,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各有各的美。华燕春是开朗热情的姑娘,华溪浅是平淡冷漠的美人。

最后终于拜完堂,成亲也算圆满。"送入洞房!"大家都起哄道,华燕春很开心,连连附和感谢。华溪浅皱着眉头,没有反应。


大红色的婚房,墙上贴着囍字,婚床换上了朱红的被单和蚊帐,中国结悬挂床头,喜庆得很。

华溪浅面无表情的坐在榻上,微微抬头问华燕春。

"今天很尴尬,你打算怎么惩罚我呢?"

"反正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燕春笑盈盈地回答。

"卑鄙。"溪浅攥紧手中的帕子。

"只要和你在一起,那我卑鄙也没事。"

"……你不要碰我。"

华溪浅从未见过华燕春这样的人,虽然都姓华,但却这样不要脸。之前纯属意外,现在她就算便宜给狗也不会便宜给华燕春了!

"是我之前弄疼你了?所以你才会如此抵触。"华燕春凑到华溪浅身边,华溪浅黑了脸悄悄往旁移了一点。华燕春见了也没罢休,孜孜不倦的找话题,每说一句话就往旁边移点,华溪浅不想跟她腿靠腿,也往床旁移动。几次下来,华燕春和华溪浅就到了床里边。

"娘希匹。"华溪浅暗暗道,华燕春的手趁机附上她的手腕,随后钳制住,将她压倒在榻上,吻上了说不出好话的唇。

华溪浅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发出"唔唔"的抗议声,像一条刚打捞上来的鱼在挣扎,不过因为从小就病殃殃的,也使不出什么力气,反倒给了华燕春更进一步的机会。

她试探的伸出舌头,轻碰一下舌尖,随后更加放肆的往里处探,好一阵舔弄。


良久,华燕春才算是满足退了出来,但还是有些意犹未尽。

华溪浅像条软骨鱼瘫在榻上,双眼无神的盯着袖子,没有那种生的希望。

华燕春也不是很开心,她原本以为就亲一下不会有多大反应,反正早就做过了,结果却事与愿违。

"娘子……"华燕春试探的说,成功得到华溪浅一个有气无力的"滚"字。她难受的叹气,才亲一下就被讨厌了,那更别提洞房了。唉,好好的洞房花烛夜竟然搞砸成这样,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

华燕春掉头一看,发现华溪浅已经倒在榻上两眼一合睡着了。


哎呦,华溪浅平时不动嘴妥妥的冰冷美人。她皱皱眉头都让人心神荡漾,一张嘴可把她的颜值给拉下来了。

她不喜的人不骂骂都不痛快,一骂骂上个三天,而且以前都不避讳,直到家道中落病情加重才收敛许多。

她虽然嘴毒,不过光是美貌也让人垂涎三尺,十八岁那年,每隔几日就要有色贼偷偷爬进闺房,就为了她的初夜,结果却被华溪浅给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原来她枕头底下藏着两三把利索的小刀和剪子,甚至有榔头,这些个工具使上去,不死也半残,次数多了大家也都不敢。

谁知道平时看着手无缚鸡之力的华溪浅竟然用起工具来那么厉害!

所以直到之前华溪浅都还是处女之身。


华溪浅的妆容还没卸掉,暖色调的打扮让她的皮肤白了好几个度,尽管闭着眼睛没凹造型,但看着就是在勾引人。

华燕春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犯花痴了这么长时间,罪过罪过,吖不对啊我老婆我看多久时间也不犯罪!


她脱了绣花鞋,爬上婚床挤在华溪浅旁边。

"你真漂亮,幸好是我的。"华燕春自顾自说了一句话,见华溪浅一点反应都没有,就把她的手从被子里翻出来,小心翼翼的与自己的手十指相扣。"娘子,好喜欢你。"


天亮了,院子里的公鸡报告这个消息。华溪浅朦胧着眼,还不是很清醒,华燕春见她有醒的迹象赶忙爬起来套上绣花鞋去做早饭。

等做好早饭,华燕春就端着豆浆油条来到婚床边,"咔嚓"一声,碗碎了,豆浆油条撒了一地。"人呢!"


华溪浅睡眠有时浅,有时深,但听见做饭时那热闹的动静就醒了。身上的婚服,坐着的婚床,大大的囍字都在提醒她,你现在是燕春的娘子了,你们昨晚拜过堂。这个现实就仿佛鞭子一下一下的鞭打她,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了,心里只有跑这一个念头。于是当机立断离开了婚房。


跑啊,跑啊,华溪浅也不知道自己在跑什么,反正跑不出种花村。她在种花村里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家也认得她是华燕春的娘子,估计都以为她们入过洞房了,最后必定是被送回去。到时候关系更僵。

华溪浅停了下来,她不安的四处扫视,观察有没有什么可疑分子。

这一扫视就看见了在后面躲着的华燕春。

"出来吧,躲着干什么。"

"娘子你发现了……"

"我又不瞎!"华溪浅没好气的说,认命的垂下头跑到华燕春旁边。

"走吧,无论是什么惩罚我都认了。"

华燕春听了这番话觉得奇怪的很,自己的娘子怎么了天天惩罚惩罚挂嘴边,早饭也不吃就到处乱跑,不过只跑出一百米就是了。

"娘子你要是想出去玩那可以跟我说,我带你游山玩水,这样乱跑会磨脚。"华燕春体贴的给华溪浅台阶下,华溪浅这才正眼看她。床上那么粗暴,没想到平常还挺温柔嘛。

"我脚都磨破了。"华溪浅顺着华燕春的话走,"所以呢?"华燕春有些哭笑不得,自己的娘子小想法可真多。"你背我!"华溪浅十分的理直气壮,华燕春很开心,小娘子有什么想法就告诉她,不像以前死气沉沉不搭理她,还以为是从棺材里跑出来的,只要她能搭理自己,那别提什么要求,就算是星星华燕春都会想办法摘下来!

华燕春缓缓蹲下,"来吧,我背你回家。"华溪浅震惊了!她只是随口一说,并不奢求华燕春真的做到,也许……也许华燕春对她是真心的?

但等华溪浅上来时她后悔了。好好的背她为什么华燕春要摸她的大腿啊!是小腿不能抓吗?你占我便宜做什么!"啧,你手老实点!""啊?我手怎么啦?"华燕春装傻充愣的本领很强,华溪浅差点都信了。"哎哎哎你还好意思说!你干嘛摸我屁股!哎呦你还拍……不要脸……"随着华燕春动作尺度变大,华溪浅的声音也软了下来,耳根子都红了,这人她丢不起!


回了家,华溪浅就看见她妹妹华桉青在院子里等着她们。

"老姐!你可算回来了!"华桉青扯着嗓子喊,张开双臂就扑向她。

华溪浅还以为老妹总算懂事想老姐了,也张开双臂。但没想到华桉青口中所说的老姐其实是华燕春。当时的气氛就很尴尬,华桉青抱着比她高半个头的华燕春,华溪浅被遗忘在旁边。

华溪浅:"MD你们关系可真好啊!"

华燕春:"娘子你听我解释!"

华溪浅:"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华桉青:"我好像让姐姐们的关系雪上加霜了。"

华燕春明白妹妹没有老婆重要的道理,把缠在自己身上的华桉青扔到花岗岩凳子上,转身去哄脸色一沉的华溪浅。

"娘子莫生气莫生气。""哼!"华溪浅一副本宝宝生气了,没有亲亲抱抱举高高哄不好的那种样子。华燕春侧了下身子迅速在她嘴上小鸡啄米似的吻一下子,华溪浅当时没反应过来,后知后觉最为可怕,脸当场就红了。

华桉青:"无语了家人们,举报有人当众虐狗。"

"我,我饿了!"华溪浅被华燕春这突然的举动给吓得结巴了,华燕春在内心窃喜,娘子不反感自己的亲密行为,这看似是一小步,实际是一大步!"没有问题,我现在就去准备。"

"那个,老姐我也饿了。"华桉青捂着单薄的肚子说,"哦。"华燕春这回答要多敷衍有多敷衍,果然不要跟新婚妇妻呆在一块,因为三人行必有一人是单身狗。而现在单身狗无疑肯定是华桉青小朋友,让我们恭喜她。

华燕春急匆匆跑进厨房,过了一会儿看见她端着一碗热乎乎的豆浆和几根湿漉漉的油条出来了。华桉青仿佛饿死鬼投胎,抓起一根油条就咬。华溪浅并不想吃油条,但架不住打鼓抗议的肚子,但手还没碰到盘子就被华燕春握住。她皱了眉头,"怎么?我连吃东西的资格都没有?"华燕春俯下身凑到耳边说:"那些油条掉到地上了,不干净。我给你做了绿豆糕和白粥,跟我去厨房偷偷吃。"华溪浅咧开嘴笑了,桉青怕不是捡来的妹妹,吃的是掉地上的,华燕春竟然会为她准备单独的早餐,很有心了。

华燕春见华溪浅微微一笑,顿时觉得周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她的娘子,笑起来可真不是一般的美,终于明白周幽王为什么要烽火戏诸侯,唐玄宗派人快马加鞭送荔枝图啥。

华桉青:"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华燕春和华溪浅以吃早饭的名义秀恩爱引起了华桉青的不满,所以她要向这对新人公布剧本暴露自己万事通的身份问问题。


"老姐,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事情?"

"老姐,你还不跟溪浅表明当初绑架案救她的人是你吗?"

未完待续

浅峡组成亲啦!所以各位手上的份子钱……拿来吧你!不过我原本是想写古代韵味风格的,怎么到后面就变味了……如果老福特脾气好还有你们份子钱给的够多,那我就能把压箱底的车拿出来。


何时能放假

一件衬衫

   梅雨时节的台北总是润着水汽,窗外又淅淅沥沥下了场小雨,顺着不锈钢管下渗的雨滴不时蹦出清脆的金属响声。

  七点五十九。秃子像往常一样,在闹铃响前最后一刻关掉了它。

  ……

  于是像往常一样,秃子在这富有节奏感的雨声中不紧不慢的口号衬衫上的一行小扣,随手挑了条深蓝色的领带,软而厚的面料在指关节的灵活作用下齐整的贴在他的胸前。


   本该如此。


   可惜漫长的雨季将他的衬衫毫不留情的晾在家中,...

  

   梅雨时节的台北总是润着水汽,窗外又淅淅沥沥下了场小雨,顺着不锈钢管下渗的雨滴不时蹦出清脆的金属响声。

  七点五十九。秃子像往常一样,在闹铃响前最后一刻关掉了它。

  ……

  于是像往常一样,秃子在这富有节奏感的雨声中不紧不慢的口号衬衫上的一行小扣,随手挑了条深蓝色的领带,软而厚的面料在指关节的灵活作用下齐整的贴在他的胸前。


   本该如此。


   可惜漫长的雨季将他的衬衫毫不留情的晾在家中,刚换下的衬衫还被某恶劣的路人甲粗暴的扯坏,成了一块绝不能被穿出门的破布。

   这可糟透了。

   虽然秃子除了清一色的白衬衫外还有许多便服,但衬衫对于秃子来讲,可不止是一件正式点的衣服。它让秃子在沉重的屈辱感中重新抬头,只有穿上了它——整洁,体面,秃子就重新变成了高傲的秃子先生,扬着从容的微笑面对他人的推崇与敌意,挖苦与问好。可他的一切就将要这么轻易的被打碎……不,等等!还有一件,还有一件!

   秃子跑向了储物间,手忙脚乱间找到了沉默的贴在角落不被问津的箱子。他的瞳孔随着箱子的打开同时放大——果然,里面安静的躺着一件做工精美的衬衫。

   那是一件通体浅蓝的衬衫,边角处落了几朵湛蓝针脚绣出的梅花。秃子记得很清楚,这件衬衫是1992年会谈后兔子私底下送给他的。秃子托起他,指尖轻轻摩挲着上面的绣梅。

   ……是件好衬衫。阅衫无数的秃子忍不住在心下赞叹着。

   可他并不想穿,否则这件衬衫也不会在角落吃了二十年灰。天知道那只绿蛙会不会借衫发挥在媒体上又一阵狂轰,那时全台人民又将怎么看待他。而且更重要且主要的是,这是兔子送的东西。秃子对跟兔子有关的东西本能性的排斥,说的确切些,是厌恶。兔子,兔子……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雨夜,兔子掐着他的脖子死命的往上拽,他也握着腰刀往兔子背上乱捅。淋漓的鲜血被冰冷的雨水点晕,汇聚又不住蔓延开来……


  秃子打了个冷战。

  等等,呼吸太重了。溺水的感觉不住袭来,他发现自己快要喘不过气了。

  半晌,秃子将目光投向现实,现实是不管他痛苦挣扎了多久,说到底他还是光着膀子,眼前的衬衫还是安分的躺在手中。虽然看上去奇怪了不少。秃子想了想,然后从心底的尊严和表象的体面中选择了后者。但这绝不代表着他认同了兔子。他极快的套上衬衫,拉过领带随手理成协调的样式。要来不及了——但在那之前还是先来几粒奥氮平片……还是算了。秃子先生是清楚且清醒的,一切都是兔子和他送的衬衫的问题。

   就这样,秃子先生有些匆忙的下了楼,再以稳健的步伐走在柏油路上。一路上秃子先生总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明明是夏天,他却直觉得发冷,如果不是额头浸着冷汗,大约秃子先生真会以为自己该披件外套。路上有人向他挥手,先生早上好啊。“早上好。”秃子先生微笑着点点头。


   少骗我了你们这种人表面奉承心里肯定也是想着怎么背叛我吧。


   笑容消失在转身之后,秃子先生一边赶路一边用余光盯着那些长者扭曲面容的人们扬长而去。真是虚伪。果然这种人不管在什么年代都一个德性。


   地铁站的人很多,秃子先生看见人们谢睨着他露出讥讽的笑容,反正肯定又是在嘲笑我这副落魄的怪样吧。要是在当年他们怎么敢……秃子先生走到那些人面前,看到他们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转头假装在讨论股市的涨跌情况。


   好恶心……要不是这件衬衫作怪一切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秃子先生本来计划在站内买份快餐,不过他现在想吐得要命,便改变了计划只是去买杯咖啡润喉。秃子先生有点尴尬的穿过高峰期拥挤的人群,在星巴克排了十三分钟的队后点了份美式咖啡。一定是这件衬衫带来的诅咒,秃子先生在经历了被众人嘲笑,差点在人群中摔倒之后又遇到了不幸的事——他的咖啡杯盖由于店员的一时疏忽没被拧紧,又碰上赶着上班的人匆忙间的一肘。然后它便掉到了地上,理所当然的溅了秃子先生一身,包括那件做工精美的诅咒衬衫。碰倒咖啡的人说了声抱歉快步走了,留下凌乱的脚步声,和嘈杂的人声,刺耳的嗡鸣声一起盘旋在秃子先生脑中。秃子先生还听见店员一个劲的说着些什么,大概是“非常抱歉”,之类的吧?你明明是故意的吧……

   先生,先生您没事吧?店员看着秃子先生脸色铁青,直楞楞处在原地,关切的提醒他。

   “啊、我……”秃子先生咽了咽口水。

    “没事……”

    “哟。秃子你在这儿啊。”熟悉的声音从背后想起。


         躲不掉了。这是秃子先生脑中首先也是唯一浮现的想法。


      男人语气上扬,自顾自走上前,环着秃子先生的肩拍了两下:“怎么兄弟叫你你都装没听见…哦,咖啡撒了啊,运气有够差的。还弄脏了我送的衬衫。”兔子看着秃子脸色不太好,叹了口气,“算了算了,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咱们走……”他拉着秃子的手想带他离开,面前的人却还是一动不动。

      

       进来的兔子先生穿着光鲜又体面,衬衫熨烫的不带一丝褶皱。和身旁狼狈的秃子先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人模狗样的家伙又来卖弄你那点虚假的善意了。


    “都是你设计好的是吧?”秃子先生语气僵硬。

     “秃子……?”


    糟了。秃子感觉眼前天旋地转,兔子的脸由错愕渐渐扭曲成了狞笑。

   

   “我说你,故意赶到这来看我的笑话是吧?耳边的嗡鸣声更厉害了,他看见兔子张口好像说了什么,但是不重要了。“你到底……”

    全身上下被仿佛落水的冷汗浸透了,和上次在南京的感觉一模一样。兔子居高临下的望着他狼狈的样子。秃子咬牙:“你到底……”


    “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啊!!”

     几乎是脱口而出,秃子先生突然觉得轻松了许多,众人惊异的望着他们,但秃子先生——不,是秃子,已经不在乎了。


    “毁掉了我的名誉,抢走了我的资产,叫我苟延残喘到现在,你还要把我最后仅剩的一点尊严和体面都夺走,还装成什么无辜的慈善家!”


   ……

   …………


   

   秃子看到兔子少见的沉默了,是被说中之后无地自容了吧?报应叫你也有一天这样被人当面扯掉伪善的外衣……诶?

   沉默之下,兔子突然伸出手。

   抱住了他。



    秃子再一次楞住了。

    兔子简单的向店员告别,人家早盼着他俩走人忙应着好。然后兔子拉着秃子的手,在众人的注视下从高压中走了出来。


     “稍微没处理好,这就可会变成大新闻啊……”兔子走在前面头疼不已。“我说你今天吃……”

      “噗。”秃子忍不住笑了。他笑得前仰后俯,一张脸憋得通红∶“哈哈……这下、你再也不能在人们面前故作清白了。”兔子看向秃子笑望的地方,原来他干净的衬衫也沾染了咖啡的深黑色。


      兔子看着秃子颤抖着用手指擦掉笑出的眼泪,突然很想给他来上一拳。











借喻有,但我写得太烂估计也没人看。

思想扭曲,精神也不太正常的哥哥发病实录罢了(啊?




   



浮光掠金
“秃子,看镜头” “死兔子,挪...

“秃子,看镜头”

“死兔子,挪开你的臭脸”

“不要嘛不要嘛”(贴得更紧了)

“……操”

“秃子,看镜头”

“死兔子,挪开你的臭脸”

“不要嘛不要嘛”(贴得更紧了)

“……操”

山我
秃子收到了一封来自大陆的信,信...

秃子收到了一封来自大陆的信,信上说“啥时候回来一块包粽子啊亲”

同学点的浅峡,虽然赶不上末班车了(被打)

秃子收到了一封来自大陆的信,信上说“啥时候回来一块包粽子啊亲”

同学点的浅峡,虽然赶不上末班车了(被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