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济南

14.4万浏览    99650参与
与夜游

雪后水气蒸腾的护城河

雪后水气蒸腾的护城河

老虎酱油狼

山东城拟/年终话剧之辛德瑞拉和七个小矮人

  预警:济青(前后无差),泰聊,徐枣

              

  

  参演人物:

  白雪公主:聊城

  恶毒后妈皇后:济南

  魔镜:青岛

  小矮人老大:潍坊

  其余小矮人:淄博,临沂分饰多角

  猎人:烟台

  没什么用的国王:威海

  恶毒的大姐:日照

  有点恶毒的二姐:东营

  同样恶毒的三妹:滨州

  仙女教母:菏泽

  辛德瑞拉早逝的母亲:济宁

  无辜路过的野猪:德州

  同样没什么用的王子:泰安

  主持人/...

  预警:济青(前后无差),泰聊,徐枣

              

  

  参演人物:

  白雪公主:聊城

  恶毒后妈皇后:济南

  魔镜:青岛

  小矮人老大:潍坊

  其余小矮人:淄博,临沂分饰多角

  猎人:烟台

  没什么用的国王:威海

  恶毒的大姐:日照

  有点恶毒的二姐:东营

  同样恶毒的三妹:滨州

  仙女教母:菏泽

  辛德瑞拉早逝的母亲:济宁

  无辜路过的野猪:德州

  同样没什么用的王子:泰安

  主持人/旁白:枣庄

  

  ps:为了方便阅读,枣庄念的旁白用[]代替了

  

  大家的关系类似公司职员,但都是很好的朋友

  

  

----------------分界线-------------------

  

               -相亲相爱一家人-

                        19:46

  鲁:快准备快准备!马上就到你们了

  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济南把腰封带反了

  聊:这高跟鞋它也穿不上啊

  枣:准备好了,我可以上台了

  鲁:5分钟之内,所有人员穿戴整齐,后台集合!

  鲁:小枣在台上帮忙撑几分钟

                        

  

  枣庄第三次把领带拆开又重新系好,第五次扯了扯并不存在的褶皱,才深吸一口气踏上舞台,站在红色的幕布前,看见徐州站在着摄影机后头冲他招手

  

  “……让我们欢迎鲁家大型话剧——辛德瑞拉和七个小矮人。”枣庄看着墙上的时钟挪到了八点,东扯西扯了半天,草草结束了自己明显在拖延时间的话题,退到舞台右角处,心里骂临沂不是个东西,把他的主持工作推给自己,他又跑去当一个混时长的小矮人,然后开始规规矩矩的念起自己的旁白。

  

  

  第一幕

  卧室里)

  [很久很久以前,漂亮的姑娘辛德瑞拉有着一个美好的家庭……]

  

  红色的幕布缓缓向两边揭开,聊城盘腿坐跪在床边,一抽一抽好像犯了癫痫似的哭道:“济……母亲……”

  

  [……辛德瑞拉的父亲征战四方,成为国王,可他发妻的身体却一日不如一日,请了无数神医治疗,最终病逝。]枣庄念道

  

  “你别晃我胳膊,快给我胳膊扭下来了。”济宁躺在床上,病殃殃的说

  

  聊城一脸悲痛:“再见了,母后”然后把济宁用被子一蒙,推着床下场。

  

  [国王悲痛欲绝…]

  

  

  第二幕

  城堡楼梯旁)

  [次年,王国迎来了新的皇后,这位皇后还带着三位长姐,都貌比……呃这个……潘安]枣庄看不懂,但枣庄大为震撼,然后枣庄面无表情声情并茂的朗读着

  

  “辛德瑞拉!和我们一起出门捡垃圾保护环境吧!”恶毒的二姐东营掐着嗓子喊道

  

  “不要再忙着抬高房价了!”这是三姐滨州在喊话

  

  [后妈带来的恶毒三姐妹整日欺压可怜的辛德瑞拉,不允许这位令人怜爱的姑娘去做她想做的事,而强迫她去打扫卫生!多么丧尽天良啊]

  

  “辛德瑞拉!看看你的房间,都乱成猪圈狗窝了!空气环境能好吗”

  

  [好在辛德瑞拉是个坚强的姑娘,他绝不向恶毒三姐妹屈服]

  

  “我绝不……”聊·辛德瑞拉·城·白雪公主说

  

  大姐日照递过10块钱

  

  “为区区10元钱……”

  

  恶毒后妈济南递过了一张闪闪发光的百元钞票

  

  “我一定会认真打扫卫生的。”聊·坚强不屈·城如是说

  

  [辛德瑞拉公主在邪恶的后妈皇后的威胁下暂时妥协了]

  

  

  第三幕

  皇后卧室内)

  [国王这位新继任的皇后有面魔镜,每日,皇后都会提出一些问题,这位魔镜就会认认真真的回答]

  

  “魔镜魔镜,我问你,山东的省会是谁”皇后面无表情道

  

  “当然是青……”

  皇后举起了榔头

  “济南啦!”

  

  [魔镜是个有话必答的神奇镜子]

  

  “魔镜魔镜,我问你,世界上最美丽的人是谁。”

  

  [今天皇后又在向魔镜询问问题了]

  

  “当然是风流倜傥貌比潘安的济南……”

  皇后再次举起了榔头

  “是聊城……济南皇后陛下,现在最美的人是聊城。”

  

  “太好了。”皇后道“现在魔镜已经没用了。”

  

  济·皇后·后妈·山东省会·南又双叒叕举起了榔头

  

  青·魔镜·岛逝世,享年5分16秒。

  

  [恶毒的皇后发现现在世界上最美的人是白雪公主,心下嫉妒,于是雇佣了一位猎人,想要除掉辛德瑞拉公主]

  

  “烟台,我听说你是世界上最为出色的猎人,请为我砍死辛德瑞拉公主吧,带着他的尸体来向我交差,我会给你丰厚的报酬。”

  

  舞台另一边)

  [辛德瑞拉公主正在皇宫花园里工作,一位穿着蓝色蓬蓬裙的仙女菏泽在他身后缓缓降临]

  

  “你的美貌……”

  

  整日被恶毒三姐妹折磨的,并且此时刚刚摘下来一朵花的辛德瑞拉公主一蹦三尺高,柔柔弱弱礼貌地开口,道:“蛙趣你走路怎么没声,吓死我了。”

  

  温柔仙女菏泽把白眼翻上天:“我们仙女都是用翅膀飞行。”好巧不巧,塑料翅膀突然掉下来半片

  

  “……你的美貌被王后所嫉妒,她将要杀死你,快去森林里躲避灾祸吧,有人会帮助您的”菏泽带着他的一个半翅膀,再次飞走了。

  

  [神仙教母提醒了公主所将要面临的危险,并帮助她逃走。]

  

  另一边)

  济南拿起小半块魔镜,真情实意的晃悠了几下,真情实意的询问辛德瑞拉公主现在跑去了什么地方,然后不等一旁心碎成渣渣的镜子精开口,便扭头向猎人说道:“公主刚刚逃去了森林,去那里找她吧。”

  

  “……是。”烟台标准微笑,烟台说宁高兴就好

  

  [于是猎人烟台踏上了森林,寻找白雪公主]

  

  

  第四幕

  森林中)

  [辛德瑞拉公主在森林中漫无目的的走着,周围的小动物都围在她身边,陪伴着她]

  

  “这个兔子真好rua。”聊城把头埋在兔子毛茸茸的身上,想

  

  [正在这温馨的时刻,猎人突然来到了公主身后]

  

  “我是猎人烟……”

  

  一个兔子突然被扔到了烟台肚子上,烟台赶忙用手托住,发现是个毛很软和的玩偶,于是也没忍住,rua了两下。

  

  “你们走路怎么都一点音儿没有,吓死个人。”刚才还温温柔柔的抚摸着兔子的聊城道

  

  “……”麻烦维持一下人设啊,吐槽役烟台再次标准微笑。

  

  “皇后雇佣我来杀您,可您实在是个善良可爱的姑娘,您请快逃走吧。”不然我会忍不住真的杀了你。

  

  “可是任务没完成怎么办?”聊城觉得烟台似乎要冲上来砍他了。

  

  “我会砍一头野鸡去向皇后交差,反正都差不多。”烟台道

  

  [猎人被公主的善良所感动,决定放过公主]

  

  一头无辜的野鸡德州路过)

  

  猎人烟台手起枪发,无辜的野鸡德州倒在了地上。

  

  

  第五幕

  小矮人家)

  [辛德瑞拉公主惊慌失措下跑到了森林深处,却意外发现了一座形似一个巨大蘑菇的屋子]

  

  聊城看着蘑菇屋,弯下腰去,敲了敲面前的门,门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自动打开了,于是遵守礼仪的聊城大大方方的走进门去,立刻惬意的歪在了大门左边的沙发上,然后和在蹲在屋里混时长凑人数的临沂来了个脸贴脸。

  

  “您好。”聊城把自己从沙发上拽起来,做作的行了一个“臣妾告退”的礼,道“我是辛德瑞拉,不小心误闯私宅,请问这里是…?”

  

  临沂道:“不好意思,我只是一个花盆,我什么都不知道。”

  

  此时,王宫内)

  [猎人此时正在王后的卧室内,献上了一个盒子。]

  

  “王后陛下,我已顺利完成了您的任务,这是辛德瑞拉公主的尸体。”

  

  王后济南掀开盖子,看见里面已经被做成扒鸡的……辛德瑞拉公主,短暂的震惊了一下,心里为德州作出的贡献也同样短暂的哀叹了一秒,道:“完成的真是……太棒了。”棒个p,剧组已经连假心脏都没钱买了吗。

  

  济南王后挥了挥手:“报酬我会给你的。”言下之意是,拜拜了您嘞。

  

  [王后知晓了辛德瑞拉的死讯,心里很是满意,于是再次向魔镜发问]

  

  “魔镜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回王后,是辛德瑞拉公主。”心已经碎成了渣渣但肉体坚强的魔镜青岛如是说。

  

  “那么,她在哪里?”

  

  “在森林深处小矮人的屋子里。”

  

  [王后向魔镜发问,却发现辛德瑞拉公主还活着,于是决定亲自动手,除掉辛德瑞拉]

  

  济南看了看桌子上的被魔镜啃了一半的苹果,果断砸向魔镜,让魔镜好不容易拼了一半的心再次碎成渣渣,随后果断揣起扒鸡,放到篮子里大摇大摆的走出门去。

  

  [王后心里嫉妒,于是扮成老婆婆的样貌,想要用毒苹果害死辛德瑞拉]枣庄在一旁把白眼翻上了天

  

  小矮人屋内)

  [小矮人老大潍坊和淄博刚刚出门工作回家,看到发现了辛德瑞拉,于是他们愉快的交谈了一会]

  小矮人潍坊道:“我和淄博要一起去搬砖了,记得不要给任何人开门。”

  

  临·花盆·沂道:“我也去。”

  

  [可是两个小矮人加一个花盆前脚刚走,后脚王后就敲响了门]

  

  聊城一秒也没有犹豫,打开了门,然后就看见了一点也没有变装的王后和半路折回来的花盆

  

  花盆撇撇嘴:“我就知道你不会听的。”

  

  聊城对着济南道:“按照剧情,你应该换一身妆造。”

  

  王后打开了盒子:“这是我精心准备的苹果,请吃掉吧”

  

  [王后哄骗辛德瑞拉公主吃下毒苹果,辛德瑞拉公主就这么死去了,几位小矮人悲痛欲绝,于是抬着水晶棺去下葬]

  

  潍坊道:“公主好沉啊,要不就地把她埋这吧。”

  

  花盆临沂道:“我只是个花盆啊,为什么要来抬棺材”

  

  老实人淄博:“……”

  

  [白马王子出现了]

  

  泰安看着水晶棺里的聊城,道:“你也有今天。”

  

  聊城猛的哆嗦了一下

  

  刚刚打开棺盖的泰·王子·无辜·安:“哎哎你别突然诈尸啊,吓我一跳。”

  

  聊城冲他翻翻眼皮 

  

  于是随着泰安伏下身去,红色幕布再次被拉上。

  

  [于是王子和公主就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

  

  枣庄念完最后一句话,向台下鞠了个躬,顺便替其他几人祈祷一会 不会因为这精彩绝伦的演出而被鲁训一顿。

  

  END .

  

  

  小彩蛋:

  幕布拉上后)

  随着泰安俯下身去,灯光也暗了下去,他看不太清聊城的表情,但是他还是闭上了眼,唤醒他的公主

  

  

  作者:啊啊感觉小彩蛋里的泰聊好纯爱,都是会害羞的哈哈哈( *ˊᵕˋ)✩︎‧₊,其实泰和聊的脸已经红了

  最后结尾有点潦草(想不出该怎么结尾了QAQ)

  大家凑合看吧

  还有就是彩蛋里的东西很短,可以不看的ʕ  •ᴥ•ʔ

  

  

泉崽

我看看是哪个21天假期还没写完寒假作业的怨种?😭

哦,原来是我💦

(本以为完成114个网课内容写完学案练习就结束了,结果又一堆试卷发过来了💦)

我看看是哪个21天假期还没写完寒假作业的怨种?😭

哦,原来是我💦

(本以为完成114个网课内容写完学案练习就结束了,结果又一堆试卷发过来了💦)

学生君
MCU下一阶段谁登场的可能性较...

MCU下一阶段谁登场的可能性较大?

1.艾丽卡

2.恶灵骑士

3.惩罚者

4.夜魔侠/超胆侠

5.刀锋战士

6.神奇四侠

7.毒液

8.黑凤凰

9.金刚狼10.死侍

MCU下一阶段谁登场的可能性较大?

1.艾丽卡

2.恶灵骑士

3.惩罚者

4.夜魔侠/超胆侠

5.刀锋战士

6.神奇四侠

7.毒液

8.黑凤凰

9.金刚狼10.死侍

底色太阳

第一次登上华不注山,看到了整个济南城

第一次登上华不注山,看到了整个济南城

ID1275120959

亿博会展17852565100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生活有进有退,输什么也不能输了心情。只要持续地努力,不懈地奋斗,就没有征服不了的东西。





 生活有进有退,输什么也不能输了心情。只要持续地努力,不懈地奋斗,就没有征服不了的东西。

别整烂活。

两张的风格都很喜欢就都发了。

两张的风格都很喜欢就都发了。

芬吹真的很爱国

完了这个夏天怎么过!

我现在在我家窗边穿着短裤短袖晒太阳,现在可是冬天(虽然快过去了),已经快热死了

救命,我真的不适合待在温带,有生之年一定要去寒带呆一阵[图片]

完了这个夏天怎么过!

我现在在我家窗边穿着短裤短袖晒太阳,现在可是冬天(虽然快过去了),已经快热死了

救命,我真的不适合待在温带,有生之年一定要去寒带呆一阵

ID1275120959

亿博会展17852565100

在最需要奋斗的年华里,你应该爱一个能带给你动力的人,而不是能让你筋疲力竭的人。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在最需要奋斗的年华里,你应该爱一个能带给你动力的人,而不是能让你筋疲力竭的人。




为什么没大葱高😭

  双济

  呼哈哈,纯情修男生

  摸摸鱼😋

  好丑😇

  双济

  呼哈哈,纯情修男生

  摸摸鱼😋

  好丑😇

聿棠子

【鲁A鲁B】“不分”地区都可以放烟花

又名《豫鲁大战时,内讧的山东双子!》


可以理解为友情向亲情向

(为了过审俺这几天删了千字左右


本来写的过年,后来改成跨年了,那时候和谐友爱山东诸城当然是聚在一块啦


01.


“或许我们该讨论一下今年烟花爆竹的管控了,青岛。”

“你也知道的,上面要求严查。”


……


“有在听么,青岛?”


“嗯!?哦,嗯嗯,在听的在听的”

“老鲁肯定不能让咱放嘛~”


“……你好好的。”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这事儿保证没问题”

“那些‘打非治违’什么的文件早就都发下去啦,担心啥嘛~”...



又名《豫鲁大战时,内讧的山东双子!》



可以理解为友情向亲情向

(为了过审俺这几天删了千字左右


本来写的过年,后来改成跨年了,那时候和谐友爱山东诸城当然是聚在一块啦






01.



“或许我们该讨论一下今年烟花爆竹的管控了,青岛。”

“你也知道的,上面要求严查。”




……




“有在听么,青岛?”




“嗯!?哦,嗯嗯,在听的在听的”

“老鲁肯定不能让咱放嘛~”




“……你好好的。”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这事儿保证没问题”

“那些‘打非治违’什么的文件早就都发下去啦,担心啥嘛~”




随着青岛亲昵的搂上来,济南还是把到嘴边儿的那句“你最好是”给咽了回去。虽然有时候青岛吊儿郎当的,但办起事来倒还靠谱,这点他南哥百分百相信他。




看看,什么才叫山东兄弟情。





02.

跨年日




“这次都严加看管哈,咱山东可不能掉链子。”

“记住了都,能放烟花的就东营和滨州。”




鲁颇为“慈祥”地看向山东诸城,实则心里开始苍蝇搓手手,这次谁再不听话一个逼斗送上天做齐鲁最美的烟花。




看着面前的一个个用劲儿点头拍胸脯,鲁也浅松了口气。

都这么听话多好,啊,多好呐。





跨年夜



鲁舒舒服服的窝在济南办公室的皮沙发上,小口嘬着茶水,突然又咂咂嘴向济南感叹:




“现在过年,年味儿是少了哈”

“我现在都还记得以前咱一块儿放鞭炮的时候”

“青儿刚回来那时候怕生得很。”

“咱几个大年三十那天晚上带着他出去放炮,还记得不?”




“害,记得。”总算从文件堆中脱身的济南颇为意外的看了鲁一眼,很久以前的事了。

“咱那天是在烟台那来着吧,下老大雪。”




“哈哈是,我给他买了好几盒儿摔炮,可高兴嘞。”

“玩着玩着就冲咱咧嘴笑,嘿嘿,这小傻孩儿。”鲁又露出了与当年如出一辙,那副贼稀罕小孩的表情。说着说着又突然从外套里变戏法似的掏出几罐儿青啤来,“诺,济南,来口来口。”




有些疲软的瘫在办公椅上,拉开啤酒拉环,放松一下也好,鲁的几句闲聊,轻而易举勾起了济南的回忆。



1922年那个隆冬,他到现在都记忆犹新。当年那小孩儿未曾见过这些对于他来说的新奇玩意儿,傻傻站在那不会玩,杵在那僵的像块木头。冻得指尖发红发僵的手紧紧攥着,沁出的汗水硬生生把摔炮浸的发了潮。




有些尴尬的看着他那些哥哥们拿着仙女棒四处乱舞。





……或许当年不该给他们发仙女棒的。











嗐,别想那些了,快零点了,还是打个电话给青岛吧。




“喂,青岛”


对面好不容易接通了电话,却像是炸麦的感觉,那头好像有咚咚脚步声,但嗡嗡作响听不真切。


…这小子大晚上不在家的干嘛呢?





“喂?青岛,哪儿呢你?”


“青岛?”




“喂,喂济南,我在我在”

“昂,哈哈没啥事,我…我晚上出来遛个弯儿。”




又嘻嘻哈哈的,倒也懒得跟他计较,济南直接进入主题。


先是说了好些将来山东发展的远大目标,“做大做强再创辉煌”诸如此类云云,甚至于让青岛有些恍惚,怎么突然开始线上年会了,他南哥不是一直严于律己么,今天是怎么了,喝酒了?谁让他喝的??



“…23年啊,咱山东也都好好的,一齐向前走看,大步向前走。”说完这句话后,那边声音顿了顿。


“跨年快乐,青岛。”




“…啊哈哈,跨年快乐,快乐快乐”像是被突然点到名的学生,急忙答道。



但青岛不得不在心中抹泪,某种意义上他终于能在济南心中跟文件一争高下了,往年可都是他在零点给济南消息轰炸的,今年不容易,他南哥居然给他先打了电话,真是可喜可贺。【帅哥抹泪.jpg】




“刚刚你鲁哥还说,小青长这么大,都不粘人了。”




…………为什么

济南我现在不帅么不帅么不帅么我帅死了好吧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想着我小时候!!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咳咳咳”

“老鲁?别告诉我恁俩又窝在办公室里”

“南哥,实不相瞒,像你这样的老年人吧就得多出来活动活动,天天窝在办公室里算个什么事?”




济南听不清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对面实在太吵太喧闹,但八成也猜着了,这小子,天天别扭死,也不知道到底在较什么劲儿。嘶,你再这样早晚有一天别扭的扭成麻花,青岛。





03.



在听完济南像个老家长一样“慈祥”的转述后,青岛对于鲁在小娃儿身上有强烈执念的印象又深了一层。果然,老鲁还是惦记着当年那个不谙世事的他。



啧,他青岛现在不帅么?

超帅的好吧,都可以迷的济南走不动道…

……越想越心虚了,啊…可以用GDP迷一迷试试。




还有当年那炮,青岛到现在都不愿意再回忆第二遍,他像罚站一样站在那,看着他们跳舞。谈不上憋屈,但他亲爱的哥哥们有多高兴,他心里就有多煎熬。






在那一年多后,交谊舞的被引进让青岛得以在舞池里游刃有余,那身段漂亮而优雅,在青岛心里,他暗戳戳觉得多少捡回点面子。




装作自以为风度翩翩的样子向济南伸出了手,心里却是忐忑又有些激动,南哥会答应他么,尚且青涩的青年努力挺直脊背,故作绅士的样子。



济南纵使提前学了这西洋舞步,但真到了舞池还是不免的心里有些不稳,也不知是当时灯光太耀眼,还是被青岛笑容迷了眼,那副样子过于美好,神使鬼差把手递了出去。




“咳,你跳女步?”

“谁跳女步?”



……



“我不会。”

“我不会。”




两个高大的山东男人在舞池里面面相觑,但立马错开了目光,偏偏又身高醒目,杵在那里惹尽了目光。




用一个通俗的词语来概括的话:


傻大个儿,而且还是两个。




别想了,哪里捡回面子了…









04.



“话说,你那有没有放炮的,这几年虽然禁了,但总还有些放的。现在不比当年,放烟火随心所欲。”

“还记得你刚回来那年儿吧”




“哈?怎么,回忆起咱山东城像跳甩葱舞一样放仙女棒吗?”

“诶哟,没事没事,千万放心,怎么会忘呢我”

“我还期待着有朝一日,有幸看各位再跳一次嘞”




…………

青岛你小子,欺负老年人



“嘶,南哥,南哥啊,我还有事儿,先挂了哈”




?心虚什么,“不许挂”

“青岛,你要挂我电话么,嗯?”




“啊…没有没有,就是…突然有点事,挺急的,过会我一定再给你打过去,我保证!”

“南哥,哥,我保证,真的”




“想都别想,怎么我和你南哥现在什么事儿都不能知道了,嗯?小年轻”


!老鲁,坏了,忘了他们俩在一块搁着了,济南你什么时候开的免提!?






对面传来风的呼啸声,再一次像炸麦一样,忙乱的脚步声咚咚咚,像是被人揣在怀里飞奔。

到底在干什么?



山东与自家省会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最优的解答。




——烟火极具辨别性的爆炸声





……

“…青岛”

“是部分地区才可以放!”

“不是不分地区都可以放!!”

“清醒一点你小子!!!”



—————————————————————


青岛:我不要面子的么…


(其实阿青只是想零点跟南哥视频通话的啦)

太行虎哥

蟹爪兰花次第开,直催腊尽迎春来!

蟹爪兰花次第开,直催腊尽迎春来!

ID1275120959

亿博会展17852565100

学会自立自强,世态炎凉,世界并不善良。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学会自立自强,世态炎凉,世界并不善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