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济宁

16万浏览    26007参与
Dur Dlc

接纳自己的坏情绪与所有不好的时刻

与自己和解

也许是解放自己的第一步

接纳自己的坏情绪与所有不好的时刻

与自己和解

也许是解放自己的第一步

七月梧桐

有没有贺朝开挖掘机的文

蹲一个文😏


昨天睡着前,突然想起俞哥梦到朝哥去蓝翔开挖掘机,我当即就清醒了。

产生了个邪恶的念头😎,有没有类似的文啊?

蹲一个文😏


昨天睡着前,突然想起俞哥梦到朝哥去蓝翔开挖掘机,我当即就清醒了。

产生了个邪恶的念头😎,有没有类似的文啊?

凤莹迎凤

两个鲁家天气的图


p2是真的!

我们语文老师说,雨云在我们这都是路过,停一停就走了,偶尔会发发善心下几滴子雨(比方说这几天

两个鲁家天气的图


p2是真的!

我们语文老师说,雨云在我们这都是路过,停一停就走了,偶尔会发发善心下几滴子雨(比方说这几天

甭学英语。

微山湖的故事(无限流)

枣庄向来安分,他的积分是整个山东组最少的,穷的很稳定,但这不代表他的实力不行,从他在特殊强制型副本的优异表现也可以看出这点,只不过这人平常并不经常刷普通副本,就算高难度副本过了也会找各种理由把积分花了。

就算如此,他依然在排行榜一百名内,算是选手里的佼佼者了。

济宁刷一些副本时会带上枣庄,他的异能主攻输出,而枣庄的异能能提升敏捷和隐形,有这样的一个搭档在,无论刷什么副本都显得更加轻而易举 。

这次的副本难度为中,对新手来说太难,对老玩家来说太简单,也就是济宁眼中的普通副本,按理讲,这样的副本,济宁是不太可能叫上枣庄的,自己刷刷就行了,可这次的副本与微山湖有关,他们这几个微山湖畔...

枣庄向来安分,他的积分是整个山东组最少的,穷的很稳定,但这不代表他的实力不行,从他在特殊强制型副本的优异表现也可以看出这点,只不过这人平常并不经常刷普通副本,就算高难度副本过了也会找各种理由把积分花了。

就算如此,他依然在排行榜一百名内,算是选手里的佼佼者了。

济宁刷一些副本时会带上枣庄,他的异能主攻输出,而枣庄的异能能提升敏捷和隐形,有这样的一个搭档在,无论刷什么副本都显得更加轻而易举 。

这次的副本难度为中,对新手来说太难,对老玩家来说太简单,也就是济宁眼中的普通副本,按理讲,这样的副本,济宁是不太可能叫上枣庄的,自己刷刷就行了,可这次的副本与微山湖有关,他们这几个微山湖畔的城市不参与下怎么行呢。

枣庄进的非常快,同时进来的还有峄城和滕州,济宁也带了微山,几人刚见面就快速确认了对面的身份和异能,并交换了联络器密语方便远程联络。

[江苏组徐州,沛县,山东组济宁,枣庄,微山,峄城,滕州共七名玩家全部载入成功]

[微山湖自古以来皆为兵家必争之地,这片土地豪杰众多,民风粗犷,传说与现实交织,亲爱的玩家们,祝好运!]

峄城看向了自己的前任上司济宁,语气里满是不可置信:“先生,您为什么拉徐州?刚用六十积分一发抽中了复活卡打算试试效果吗?”

济宁抬头一看,身边几人都盯着他,个个都一幅不要命了别拉着我的态度,毕竟环徐州贫困带也不是说说而已,只有枣庄的态度还好些,不排除这是躺平躺久了已经不在乎会不会被坑死和己经习惯的可能性。

“不,我没拉他,算了,现在跑远点,说不走副本刷完了也碰不见。”济宁试图安慰道。

[请玩家们在天黑前来到木屋集合,以保证生命安全。]

济宁:“?”

滕州默默的在自己前任上司心口上扎了一刀:“感觉去不去生命安全好像都无法得到保障,哦,对了,济州兄,你们现在还会因为微山湖的事吵起来吗?”

微山看了看表,现在是四点,太阳差不多七点那会落下,满打满算,时间都不足三个小时。

枣庄也注意到了这件事,他眉头紧锁,好像在思考什么,别的不说,他身上一堆有的没的小东西非常多,都是拿积分换的,品质等级高的也不少,至少护着大家直接退出副本足够了,不过,枣庄进来前就看了看故事背景介绍下的奖励,百年煤矿纪念品和六十五积分。

谁都不能阻挡一个前煤城对煤矿纪念品的热爱,就像谁都阻挡不了世界灯塔对石油的爱恋。

泰山奶奶都挡不住,兰陵笑笑生说的。

微山的异能是探视,他可以靠水看见任何东西,当然,这里为了公平,空气中的水分子是不算在内的。

他摇头:“完全没看见什么木屋,都是原野,连个人影都没。”





甭学英语。

住院(中)

滕州掐了掐枣庄的脸,一脸不可置信地问道:“峄城,你是怎么带大他的?”

峄城刚给临沂转完帐,抬头就看见滕州在枣庄病床前吆五喝六的,又想起刚才看海时他拿自己手机擅自回复了临沂的消息,没什么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由于枣庄还在睡着,济宁也不好多说什么,拉着临沂就到病房外数落了起来:“他爬树你就不能拦着点?不是,现在刚五月,石榴九月成熟,他摘的啥?你别告诉我,他是爬自己家市花上头给你摘的石榴!那东西是随便乱摘的吗??你瞧瞧他现在这身子都成什么样了,他本来就没多大,打仗那几年又消耗的多,几十年了,晕都晕死了三四次了,发个烧都要住院观察几天,是滕州给你塞钱了么,你还带他浪?”

临沂反驳了几句,但无一例外...

滕州掐了掐枣庄的脸,一脸不可置信地问道:“峄城,你是怎么带大他的?”

峄城刚给临沂转完帐,抬头就看见滕州在枣庄病床前吆五喝六的,又想起刚才看海时他拿自己手机擅自回复了临沂的消息,没什么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由于枣庄还在睡着,济宁也不好多说什么,拉着临沂就到病房外数落了起来:“他爬树你就不能拦着点?不是,现在刚五月,石榴九月成熟,他摘的啥?你别告诉我,他是爬自己家市花上头给你摘的石榴!那东西是随便乱摘的吗??你瞧瞧他现在这身子都成什么样了,他本来就没多大,打仗那几年又消耗的多,几十年了,晕都晕死了三四次了,发个烧都要住院观察几天,是滕州给你塞钱了么,你还带他浪?”

临沂反驳了几句,但无一例外都被怼了回去,那样子,就像是被老师教训的委屈学生,烟台本想过去劝几句,又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让自己再被济宁训一顿,只好坐在德州床前给他削苹果。

德州的伤情比枣庄来讲只重不轻,他是直接翻海里去了,还不知怎么回事让身上划了一口子,左胳膊骨折,虽然他的本意并不是潮到撞军舰,但这次的事故的确是他与潍坊,青岛共同铸就的。

“济南说他与对面谈好了,一切损失对面来付,还有额外的精神赔偿,虽然那是公海。”德州的身体一动就疼,但这阻挡不了他用右手翻济南发过来的消息。

烟台用刀割了一小块苹果塞到了他嘴里:“大哥带山东舰过去谈的?效率那么高。”

德州将苹果咽了下去:“应该吧,还有威海说,他把潍坊捞起来了,现在正期盼着在青岛自己浮起来之前和微山找到他。”

烟台削苹果的手顿了下,然后默默在心里念了句阿弥陀佛,泰山奶奶保佑。

他打开手机,还好,热搜不是军舰撞渔船,或者青岛崩溃,只不过是……

北约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第23年周年。

英国欲解体?

俄罗期三色旗改苏联旗?

山东人真的有必要显示IP地址么?

枣庄增速山东第一,枣庄人表示有生之年系列??

济南倒数第二,山东省欲换首府??

烟台边看边震惊,刚削好的苹果都直接摔在了地上,这还不如军舰撞渔船呢!

刚训完人的济宁老夫子刚走进病房就看到了这一幕,脑袋里千言万语的询问都变成了一句话:“别浪费粮食,洗洗还能吃。”

隔壁病房里躺着的枣庄靠着他尚未退化的听力判断济宁走了后,立刻睁开了眼,诈尸速度快到把旁边的滕州都吓了一跳,峄城到是挺淡定,看样子应该是习惯了:“拿个第一挺能耐是吗?连自己市花结的石榴都敢摘了?”

七千年北辛文化的余威尚存,就算枣庄是峄城的顶头上司也不敢在他面前顶嘴,临沂刚进来就看见了这一幕,想起济宁刚才训自己的样子,一时间有了点这不还有比我惨得么的感觉。

“山东欲换首府?!!”

济宁的声音大到路过的护士小姐姐都不满地指向了墙上禁止喧哗的牌子。

隔壁枣临滕峄四位直接懵了,山东换首府这么大的事他们居然不知道?

半响,滕州才来了句:“别是青岛在海里造的谣。”

临沂一时间有点慌,要知道,山东省内一对一帮扶,帮临沂的就是济南。

这太艹了。


斯莱特林
追星追到了本地了啊!

追星追到了本地了啊!

追星追到了本地了啊!

张嘻嘻

在熙:“裕树先生,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在熙:“裕树先生,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Dur Dlc
希望好运将至 疫情快点退散吧

希望好运将至

疫情快点退散吧

希望好运将至

疫情快点退散吧

凤莹迎凤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凭什么?

凭什么?

凭什么!

凭什么没有化生历?!

3+3 20种组合怎么能减到9科?!

怎么能?!

这怎么做到的?!啊?!

我想考的专业就这三个最合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凭什么?!

占tag致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凭什么?

凭什么?

凭什么!

凭什么没有化生历?!

3+3 20种组合怎么能减到9科?!

怎么能?!

这怎么做到的?!啊?!

我想考的专业就这三个最合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凭什么?!

占tag致歉

种花家的鲁家兔子
画一个老家济宁的拟人 老家考神...

画一个老家济宁的拟人

老家考神保佑我全科优秀

画一个老家济宁的拟人

老家考神保佑我全科优秀

Phytos
解封之后,破败的旧楼前,老奶奶...

解封之后,破败的旧楼前,老奶奶坐在院子里,戴着口罩晒暖。一个女孩子蹲在地上捡着什么,简陋的篮筐很久没人使用过,褪色的柜子胡乱摆着,时间凝固在这一刻的快门里。#街头 #街拍 #街头摄影 

💡 拍摄灵感:解封之后,记录小城居民的日常

📷 摄影风格:没什么决定性瞬间,平平淡淡

🎨 后期修图思路:对比度+37,高光+74,阴影-58,白色色阶+31,白平衡偏暖,烘托午后安静的气氛

解封之后,破败的旧楼前,老奶奶坐在院子里,戴着口罩晒暖。一个女孩子蹲在地上捡着什么,简陋的篮筐很久没人使用过,褪色的柜子胡乱摆着,时间凝固在这一刻的快门里。#街头 #街拍 #街头摄影 

💡 拍摄灵感:解封之后,记录小城居民的日常

📷 摄影风格:没什么决定性瞬间,平平淡淡

🎨 后期修图思路:对比度+37,高光+74,阴影-58,白色色阶+31,白平衡偏暖,烘托午后安静的气氛

甭学英语。

住院(纯祸害枣庄)

枣庄住院了,钱是临沂掏的。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不过是为了摘石榴从树上摔下来骨折了而已,这点小伤,起初枣庄还不想去医院,在临沂面前强撑着站了起来,没多久,又壮烈摔了个狗啃泥。

临沂治这位兄长的倔脾气向来有的是办法,他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当着枣庄的面找到了济宁的电话:“咳,要么跟我去医院,要么我给他打电话让他来找你,自己看着办。”

枣庄举手投降,先生那张嘴,啰啰嗦嗦的,他都听了一千多年了,实在是受不住,要是他知道自己从树上摔下来了还不去医院,决对会从现在啰索到明年石榴花开的,相比之下,还不如跟着临沂去医院。

“医药费你掏对吧?”枣庄被临沂抱上车后问道。

临沂嗯了一声,将车门关上...

枣庄住院了,钱是临沂掏的。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不过是为了摘石榴从树上摔下来骨折了而已,这点小伤,起初枣庄还不想去医院,在临沂面前强撑着站了起来,没多久,又壮烈摔了个狗啃泥。

临沂治这位兄长的倔脾气向来有的是办法,他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当着枣庄的面找到了济宁的电话:“咳,要么跟我去医院,要么我给他打电话让他来找你,自己看着办。”

枣庄举手投降,先生那张嘴,啰啰嗦嗦的,他都听了一千多年了,实在是受不住,要是他知道自己从树上摔下来了还不去医院,决对会从现在啰索到明年石榴花开的,相比之下,还不如跟着临沂去医院。

“医药费你掏对吧?”枣庄被临沂抱上车后问道。

临沂嗯了一声,将车门关上,转头就给峄城发了消息:“你弟从树上摔下来了。”

对面的消息回的很快:“摔死了上报鲁爹,与我无关,我不出钱埋。”

临沂冷静了一下,还是决定自己掏钱,峄城的态度都这样了,他难不成还去指望滕州?

等枣庄被安置在病床后,临沂还是没从峄城的那句我不出钱埋走出来,他靠着病房外的墙,考虑要不买包烟抽抽清醒下脑子。

峄城的电话打了过来,突如其来的声响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电话接通了,对面是个温润的男声:“中心医院是吗?好,滕州你七叶子啊,越活越回去了是吧!别抢我手机!”

临沂忙答了句是,“305号,别走错了。”

峄城明显迟疑了一下:“305号?”滕州往前走了几步,转头便看见了临沂,这世界真够小的。

滕州一手拉着峄城,一手拿着一把花。

临沂瞅了瞅,目测是菊花。

304号病房里的人和你们有多大仇,拿菊花看病人?他嘴角抽了抽,一时间愣是没想到谁能比枣庄更讨他俩的嫌。

德州的声音从304号房传来:“枣庄怎么了?摔得重不重?”

是德州啊?那没事了。

济宁的声音在这时像个催命符:“怎么就从树上摔下来了?”

烟台的声音也挺响亮:“好歹比德州强,拿渔船撞军舰,家里没海也不能这么潮啊。”

临沂回头看了看在病床上熟睡的某市,还好还好。




今天实在更不下去了,明天写吧,算了,先发出来,有一点是一点,峄城指得不是峄城区,而是枣庄五区一市的五区!






九墨

轮回

第七章    天君墓,前世浮

视线转到一座宫殿里,“呐,小寒寒,这个方法挺不错的,要不我们试试吧”雷万海邪魅的声音响起,“滚!特么这方法你都试了几百遍了!老子现在还痛着呢!”不知道怎么又碍着雷万海事的某只炸毛了。“痛?来来小寒寒好好趴着,为夫帮你揉揉”“滚一边子去,老子还没答应你呢,哼!麻溜的赶紧过来揉揉!”…

自从上次白鹿源被凌龙宵教训了一顿后,这俩人几乎是天天没有不磨在一块的,看的林泽啧啧有声!

平静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即将而来的墓葬打破了这平静…

“凌龙宵,你可想好了?你当真要他进入墓葬?”一道有些担忧的声音响起,来人正是那风流公子易水...

第七章    天君墓,前世浮

视线转到一座宫殿里,“呐,小寒寒,这个方法挺不错的,要不我们试试吧”雷万海邪魅的声音响起,“滚!特么这方法你都试了几百遍了!老子现在还痛着呢!”不知道怎么又碍着雷万海事的某只炸毛了。“痛?来来小寒寒好好趴着,为夫帮你揉揉”“滚一边子去,老子还没答应你呢,哼!麻溜的赶紧过来揉揉!”…

自从上次白鹿源被凌龙宵教训了一顿后,这俩人几乎是天天没有不磨在一块的,看的林泽啧啧有声!

平静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即将而来的墓葬打破了这平静…

“凌龙宵,你可想好了?你当真要他进入墓葬?”一道有些担忧的声音响起,来人正是那风流公子易水寒,不过现在,已经是一个乖宝宝了,至少在雷万海面前是…

“对”凌龙宵坚定而带点茫然的声音响起。

“可…”易水寒有些迟疑,“小寒寒,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凌这性子,他会让自己爱的人忘了从前和自己的一切吗,哪怕是前世?”邪魅声音响起,这不是雷万海是谁?

天居墓外

黑道众人,几乎全世界的习武修道之人全部聚集在墓外,这当然包括暗夜帝国和暗殿了,自从上次两大集团一站后,外界的人更是做起了cp粉,甚至对谁是攻谁是受讨论的不分上下。

所有势力齐聚墓外,一道金光包围众人,当这金光散开后,他们已是身处在另一片地方。

这里貌似是古战场,残肢断骸丛生,真真正正的一片荒芜之地,血色天空笼罩着这一方大地,唯一与这一片不同的地方便是前方那一个牌坊,血色的残碑上“天居墓”三个大字金光闪闪,却无缘无故的透着一丝丝杀意,令人毛骨悚然。

“我们终于进墓了”

“愣着干什么,赶快走啊”

“哈哈哈,我听说这里可是有不少宝贝的,这下发财了!”

“就是,还等什么?走!”

不理会那些势力杂七杂八的声音,凌龙宵带着白鹿源消失在原地。

“啧啧啧,万海哥,若是白鹿源恢复了记忆,还不知道是福是祸嘞!”易水寒装作老者的样子,抚摸着下吧,意味深长的道。

雷万海一挑眉毛,“呦,小寒寒,怎么不见你对为夫这么上心啊,为夫吃醋了,需要小寒寒的亲亲抱抱才能好。”

易水寒脸色一扭曲,直接朝雷万海身后踹了一脚,“滚一边子去”……  ……

凌龙宵带着白鹿源进入某宫殿面前,只见这里宛如人间仙境,和外面全然一副不同的模样。

“美人~这里有什么吗?”白鹿源直接呆。

“小鹿,我…”不待凌龙宵说完,一道金光袭来,眉间那一株曼珠沙华便消失不见,凌龙宵的身体也慢慢的变得透明起来,仿佛要烟消云散般…

“等等…美人?凌龙宵?不…不!凌龙宵!你给我出来,你给我出来啊…!”看到这一幕的白鹿源慌了,赶忙伸出手想抱住凌龙宵的身体,但终归是没抱住…

白鹿源看着自己的手,摔坐在地上,任由泪水在脸上滑落…这一刻的他哪有人前的张扬肆意的潇洒,有的只是无尽的恐慌…无助…恍惚间,白鹿源听到了凌龙宵的声音“小鹿?小鹿,别哭,没事的,别慌,我马上就来找你,别哭,没事的…”白鹿源急急忙忙站起来,四处寻找凌龙宵的身影,却突然感到头一阵刺痛,无数的记忆向他涌来…

混沌初开,天地生一妖魅邪莲,传说得此者,便能修大道。

但邪莲毕竟是天地意识所生,有自己的思想。于是乎,邪莲来到三千世界,只为寻找与他有缘之人。未成想,被那些自诩为正义之人追杀,身受重伤,被凡界的天君所救,邪莲本以为天君救他只是为占有他,但并非如此,天君并为占用邪莲,而是用一身修为治好他的伤,并用几千年的寿元构筑一个结界保护邪莲。

就这样,邪莲在这结界中度过了几百年甚至是几千年,这期间,邪莲与天君暗生情愫,许诺就算地狱黄泉也要一起闯。

但好景不长,天君用寿元构筑的结界日渐崩塌,终于这天,结界破碎,天君用尽毕生修为和外来者同归于尽…那天…天君失约了…

绝望…杀意…恨意…笼罩着天地,风云为之变色。

邪莲怀着满腔仇恨在斩尽仇人后,便穿梭玉各个世界,只为找到天君的转世之人。

白鹿源跪坐在地上,泪水划过脸颊滴在地上,穿透了这些记忆,他,现在只想找一人“宵?宵?你在哪…”突然从身后传来一道令白鹿源惊喜的声音“小鹿,来”转过身,还是那三千白发,还是那一身狂傲妖冶的气质,不同的是,那一株曼珠沙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如血一般的邪莲。

白鹿源飞身抱住凌龙宵,任由眼泪从心中淌过,“宵,对不起,我来晚了”嘴角勾起一抹醉心的笑“不晚,幸好你来了”

“凌龙宵,我说过,黄泉彼岸也要一起闯,哪怕血色忘川,也休想阻止。”

                                                    ————白鹿源

“小鹿,前世你保护我,今生,换我来守护你,我愿用我的一切来换你安好,为了你,我愿负了这天下。”

                                                     ————凌龙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