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济慈

4800浏览    164参与
正司几太

最近还是在重读小济,原来是想趁着学期结束写点什么的结果突然又来了考试😅只能先放一放再说了

这是我冲浪的时候看到的(好像是弗吉尼亚大学做的?)一个济慈编年史和关系网,为了方便放大看放成图片了:D

后面选的一些文字是1820-1821的片段,也就是他病重和死前的一段日子。

还是我的想法:1)天啊我知道小济有妹妹,但是很少看见和他妹妹相关的信息TT,居然也叫fanny啊。。。还说小济在他小的时候很保护她,临终时也想到这个小妹妹。fanny keats有些像tom,不知道是指fanny是个偏高挑的姑娘还是说也是温和幽默的孩子XD,居然还做过小济和另一个fanny的传话筒(?)哈哈哈哈...

最近还是在重读小济,原来是想趁着学期结束写点什么的结果突然又来了考试😅只能先放一放再说了

这是我冲浪的时候看到的(好像是弗吉尼亚大学做的?)一个济慈编年史和关系网,为了方便放大看放成图片了:D

后面选的一些文字是1820-1821的片段,也就是他病重和死前的一段日子。

还是我的想法:1)天啊我知道小济有妹妹,但是很少看见和他妹妹相关的信息TT,居然也叫fanny啊。。。还说小济在他小的时候很保护她,临终时也想到这个小妹妹。fanny keats有些像tom,不知道是指fanny是个偏高挑的姑娘还是说也是温和幽默的孩子XD,居然还做过小济和另一个fanny的传话筒(?)哈哈哈哈太可爱了

2)tom真的很像john,,,除了tom比较高(草)不复述图片了否则会严重地痛苦😖

3)如果tom和小济有些像兄弟和朋友,george和他就很乐子哈哈哈哈去美国创业结果一场空只能回家过一段吃estate的时间,小济还深深怀疑了一下弟弟的动机......这段时间的发言也灰灰的,非常好笑

4)关于济慈和fanny,还有他的朋友brown,也并不完全像明亮的星那部电影一样的感觉。brown和小济要更为亲密,小济那段“即使是在纸上我也写不动什么告别了我通常笨拙地鞠一躬道别”(类似)的话就是说给brown的,而且brown非常supportive。Fanny比电影里面表现的还要不适合济慈的阶级啊(笑)会说德语和法语,完全就是中层人士的即视感。而且济慈和她的最后一段日子绝对绝对不会那么平静,这个我要单独放在第五点说

5)逛隔壁中唐诗歌和文学史的时候,经常会遇到“诗人们就是我的信仰!”这类可爱的发言,很能理解这样喜爱的心情。但我觉得搞史同,尤其是文史,神化、或者哪怕理想化推都是一种有些“失去色彩”的举动。尤其是泛泛了解那些出名的、已死的天才的时候我们总会被一种极模糊又理想的形态困惑住。感觉不断地了解这个人,去读他的作品和信件也是揭开那种面纱的过程啊。小济在后世给大家的感觉,和那部《明亮的星》的电影里给大家的感觉是很抽象的,一个浪漫主义诗人,一个生命里充满了爱与苦难的人,或者“a poet all too ready to accept death”(complete poems of John Keats前言语)。实际上他本人,和他和fanny的爱情绝对不是像但丁和贝缇丽彩那样“天使般的女性”的感觉,而是很激烈、很深刻、非常痛苦但是又难以让人忘记的。

济慈一直有“chronical sore throat”,而且是一种进行性的症状,甚至到了1820他咳血前有时因为这个都没法出去散步。而整个(我应该贴上来的)长段的编年史里充满了对于他症状的记录,那些症状哪怕是想象出现在一个人身上都是非常可怕的。反复的咳血、发热、胸闷和焦虑以及痛苦。他也并不是,哪怕身为(前)医学生,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从那些记录的话里可以看到他难得的质问和埋怨(疾病横在你(指fanny)和我之间)等等,不过最终他还是接受了。与其说是他选择了“爱与死”这样的浪漫主义母题,不如说这个母题选择了他。

最近我在重读和试着翻译一些不太会有人注意的济慈关于爱情的小诗。之前我一直get不到叶芝那个schoolboy的比喻,翻完三四首之后想起那个比喻就想痛哭流涕(笑)小济的爱情诗歌,和拜伦的那种风姿绰约和雪莱读完不禁让人想问你还好吗那样的感觉完全不同,有些蹩脚,但是非常真诚又可爱,塞得满满当当的。我个人很喜欢看济慈处理韵脚,因为他的韵一般都像唱歌一样,但是他的爱情诗完全就是打油诗啊哈哈哈哈,真的是schoolboy。一直以来我都挺喜欢sharing Eve's apple那首,非常简洁轻快,但是也很 露骨?(If you smile the blushing while,then maidenheads(virginity) are going)哪有成熟男性写这么幼稚又可爱的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另一方面,济慈对于爱情、不如说强烈感情的期待和接受度是可怕的。我读的时候想天啊他的女朋友真的需要非常非常投入爱意。(不理智同人女我:猫塑!猫塑!猫塑!)这人写过一首小诗(modern love?)大意有些像是啊罗密欧都满大街了但是对我来说不行。济慈让我觉得他把一些很重要的期许与恳求都放在了两种他仰仗的、有些学生气的自认解决方案上面:爱情和死。所以会有那些乍一看让人眼前一黑(?)的话:没了你我就没法呼吸 没了你就没什么意义了 我是爱的信徒也是你的信徒 不要再玩弄我啦把整个你和爱都给我吧——《否则我就去死,或者做为你的奴隶而活着》 两样东西让我非常(忘记原文了),和你在一起的时光和the hour of my death。这种感情绝对超过了“浪漫”的范畴,这是、、这太intense了。(不理智同人女我:猫塑!猫塑!猫塑!)

所以乍一看关于济慈和fanny后期关系那种“bitterish”的描述还有些惊讶,但是仔细一品真的很创人......济慈曾经把他的创作心路历程概括为“feverish attempt”,现在他的爱情也像是一种“feverish attempt”.......我概括不出来我的感觉,我记得黑塞有写过一个少年将死前的梦的故事,那很像济慈给我的感觉。如同其实是悼念自己的“阿多尼斯”,他的恩底弥翁也很像他。不禁很想让人知道当这一切过去、假如恩底弥翁可以从长梦中醒来的话——然后很神奇地、又是很让人痛苦地,我们也在他的背后看到了死。那不是一个温和的、空泛的形象。

感谢你愿意阅读我一时兴起的废话!果然我还需要时间整理思路啊XD。倒不是济慈和fanny的爱情故事有什么给我印象的改动,不如说是变得更具体了吧……这整个编年史因为太详细了看得我如得狂病,(大笑)也使得济慈相关的relationship加入了a harsh dose of reality

y的三次方

bright star,虽然但是,济慈必须得是红发!!!!!!!(半恼)

(就是说,,除了选角,电影很赞

bright star,虽然但是,济慈必须得是红发!!!!!!!(半恼)

(就是说,,除了选角,电影很赞

正司几太

一段济慈和拜伦的奇妙互动

浏览汤,看到一段关于小济的:

“keats was only just over five foot tall,and very sensitive about his stature. Upon reading a favourable review of arch-rival Lord Byron's work,he is said to ...

浏览汤,看到一段关于小济的:

“keats was only just over five foot tall,and very sensitive about his stature. Upon reading a favourable review of arch-rival Lord Byron's work,he is said to have exclaimed:'you see what is to be six foot tall and a Lord!'”

然后拜对此的辣评:“...of the praises of that little dirty blackguard KEATES in the Edinburgh...(中略)...Why don't they review and praise ' Solomon's Guide to Health' it is better sense——and as much poetry as Johnny Keates”

我直接笑爆了……对此的看法:1)小济真的好小只🥺虽然自从读他的打油诗开始我就想方设法猫塑他,但是这段话太娇了以至于严重地加重了我的这种愿望,同人女何在(大声尖叫)这种话真的太可爱了了吧orz

2)拜伦,你的嘴真的好辣,怎么还给我读出点sassy的感觉😇little dirty blackguard,Solomon's Guide to Health和Johnny Keates,我觉得都能看到济慈被你回踩的那种表情了(大笑不止)这是什么猫打架啊(...)

3)尽管自从明亮的星(both 诗和电影)和小济那些完蛋玩意情书之后我成为了一个关于济慈/芳妮的坚定bg人,但是读完这段佚事之后回头看拜济......点一首法扎吵架歌送给他们吧(笑)


最后放一张也是汤上面看到的,ode on melancholy


一池

*塞勒涅与恩底弥翁。

*以西结的异象。

*画不完的。

*塞勒涅与恩底弥翁。

*以西结的异象。

*画不完的。

大白喵绝不认输

【摘抄】“我的爱是自私的”

13th October, 1819

College street


My dearest girl,


This moment I have set myself to copy some verses out fair. I cannot proceed with any degree of content. 


I must...

13th October, 1819

College street


My dearest girl,


This moment I have set myself to copy some verses out fair. I cannot proceed with any degree of content. 


I must write you a line or two and see if that will assist in dismissing you from my mind for ever so short a time. 


Upon my soul I can think of nothing else. 

The time is passed when I had power to advise and warn you against the unpromising morning of my life. 


My love has made me selfish. I cannot exist without you I am forgetful of every thing but seeing you again.


My life seems to stop there I see no further. You have absorbed me. 


I have a sensation at the present moment as though i was dissolving. 

此时此刻,我有一种销魂蚀骨的感觉。


I should be exquisitely miserable without the hope of soon seeing you. I should be afraid to separate myself far from you.

想要很快见到你——如果无望,我会痛苦不已。

我害怕与你分隔太远。


My sweet Fanny, will your heart never change?

我亲爱的芳妮,你的心永远不会变吧?


My love, will it?I have no limit now to my love.

我的爱会变吗?我的爱如今已彻底敞开。


Your note came in just here.I cannot be happier away from you. It is richer than an argosy of pearls.

你的短笺我刚收到:“离开你甭提我有多痛快了,比得到一大船珍珠还开心。”


Do not threat me, even in jest. 

不要威胁我,哪怕是开玩笑。


I have been astonished that men could die martyrs for religion. I have shuddered at it. 

我一直对那些为宗教而殉道的人感到诧异,我为此不寒而栗过。


I shudder no more i could be martyred for my religion.

如今我不再战栗了,我也可以为我的宗教殉道。


 Love is my religion. I could die for that. 

爱情就是我的宗教。我可以为它去死。


I could die for you. 

我可以为你献身。


My creed is love and you are its only tenet. 

爱情是我的信条,而你是它唯一的教义。


You have ravished me away by a power I cannot resist; and yet I could resist till I saw you; and even since I have seen you I have endeavored often to reason against the reasons of my love. 


I can do that no more; the pain would be too great. 

My love is selfish. I cannot breathe without you. 


Yours for ever

John Keats



EDITH

The Fall of Hyperion

Keats最后的残篇

On he flared, 他燃烧着,直到消逝


墨水:sailor 静冈茶

The Fall of Hyperion

Keats最后的残篇

On he flared, 他燃烧着,直到消逝






墨水:sailor 静冈茶

Wake

       《明亮的星》

         爱情可以跨越阶级,也可以成为永恒,只要彼此相爱。

       《明亮的星》

         爱情可以跨越阶级,也可以成为永恒,只要彼此相爱。

江月年年

《明亮的星》

一个不管是演员还是画面还是台词都绝美的电影

约翰济慈算是我比较喜欢的欧美诗人(鲁迅的杂文里也提到过他就很emmmm没想到)

一个很简单且怎么剧透都不算剧透的故事

因为几乎所有人在提到济慈的时候都会想起他25年的短暂的生命

和这首《明亮的星》

其实比起本喵,艾比的演技可能更加惊艳到我

特别是影片的最后她在雪地里背诵《明亮的星》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温暖的电影,济慈生前遭遇的批判带来的打击被弱化了,更多体现的是人性的温暖和友善

可是命运就是这样,在一个温暖祥和的大体氛围中逐渐走向那个注定的悲剧结局

《明亮的星》

一个不管是演员还是画面还是台词都绝美的电影

约翰济慈算是我比较喜欢的欧美诗人(鲁迅的杂文里也提到过他就很emmmm没想到)

一个很简单且怎么剧透都不算剧透的故事

因为几乎所有人在提到济慈的时候都会想起他25年的短暂的生命

和这首《明亮的星》

其实比起本喵,艾比的演技可能更加惊艳到我

特别是影片的最后她在雪地里背诵《明亮的星》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温暖的电影,济慈生前遭遇的批判带来的打击被弱化了,更多体现的是人性的温暖和友善

可是命运就是这样,在一个温暖祥和的大体氛围中逐渐走向那个注定的悲剧结局

婉婳.

I could die for you. 

My creed is love and you are its only tenet.

我愿为你葬送一切

炽热的爱意是我的信条,而你是它唯一的教义

  —Keats's Letter to Fanny


济慈这句喜欢好久了终于有时间写出来🐼

p2调高亮度会发光(

I could die for you. 

My creed is love and you are its only tenet.

我愿为你葬送一切

炽热的爱意是我的信条,而你是它唯一的教义

  —Keats's Letter to Fanny


济慈这句喜欢好久了终于有时间写出来🐼

p2调高亮度会发光(

正司几太

一个脑洞

最近在背骨骼名称,于是想到

济慈,绝对是会在绝望期末里面用nutella(一种巧克力酱)去押patella(髌骨)的人......然后写很可爱的打油诗(就像他的oh blush not so那首或者写他自己的...a little boy was he那一首)

(类似于他的weighty和eighty,太可爱了!!!!

最近在背骨骼名称,于是想到

济慈,绝对是会在绝望期末里面用nutella(一种巧克力酱)去押patella(髌骨)的人......然后写很可爱的打油诗(就像他的oh blush not so那首或者写他自己的...a little boy was he那一首)

(类似于他的weighty和eighty,太可爱了!!!!

LeSoir

无情的美人(同上一篇)

La Belle Dame Sans Merci

BY Arthur Hughes & Frank Cadogan Cowper

无情的美人(同上一篇)

La Belle Dame Sans Merci

BY Arthur Hughes & Frank Cadogan Cowper

LeSoir

美丽的女人没有怜悯(无情的美人)

La Belle Dame sans Merci, 1902

BY Frank Dicksee

基于济慈的民谣创作,详细请看上一次写的介绍:戳我

美丽的女人没有怜悯(无情的美人)

La Belle Dame sans Merci, 1902

BY Frank Dicksee

基于济慈的民谣创作,详细请看上一次写的介绍:戳我

轩辕云初
圣亚尼节的前夕 1 圣亚尼节的...

圣亚尼节的前夕  


1

圣亚尼节的前夕——多么冷峭!

夜枭的羽毛虽厚,也深感严寒;

兔儿颤抖着瘸过冰地的草,

羊栏里的绵羊都噤若寒蝉;

诵经人的手冻僵了,拿着念珠,

嘴里不断祷告;他呵出的气

像古炉中焚烧的香,凝成白雾,

仿佛向天庭飞升,不稍停息,

袅袅直抵圣母的画像,又飞上去。


2

把祷告做完了,这耐心的僧侣

便拿起灯盏,抬起双膝,赤着脚,

他苍白而清癯的,缓缓走去,

重又走上教堂座间的夹道;

在两旁,死者的雕像好似冻住

在那黑色的、净狱界的围栏中;

骑士、淑女,都正在默默地跪伏,

他走过去,也无心去想他们

披着甲胄和披肩,...

圣亚尼节的前夕  


1

圣亚尼节的前夕——多么冷峭!

夜枭的羽毛虽厚,也深感严寒;

兔儿颤抖着瘸过冰地的草,

羊栏里的绵羊都噤若寒蝉;

诵经人的手冻僵了,拿着念珠,

嘴里不断祷告;他呵出的气

像古炉中焚烧的香,凝成白雾,

仿佛向天庭飞升,不稍停息,

袅袅直抵圣母的画像,又飞上去。


2

把祷告做完了,这耐心的僧侣

便拿起灯盏,抬起双膝,赤着脚,

他苍白而清癯的,缓缓走去,

重又走上教堂座间的夹道;

在两旁,死者的雕像好似冻住

在那黑色的、净狱界的围栏中;

骑士、淑女,都正在默默地跪伏,

他走过去,也无心去想他们

披着甲胄和披肩,不知怎样僵痛。


3

他向北走,从一扇小门走出,

还不到三步,清婉乐音的金舌

就把苍迈老僧的眼泪勾出;

唉,够了!——他的丧钟早已敲过;

他此生的欢乐已经数尽、唱完:

在圣亚尼节的前夕,只有忏悔

是他的份:他换条路走,转瞬间

他已坐在灰堆上替灵魂赎罪,

也为了造孽的世人,整夜在心悲。


4

老僧人所以听到委婉的前奏

这是因为,很多人来来往往

使门户透进了乐曲。而不久

银铃般刺耳的号声开始激荡:

一排房间被灯火照得通明

等着接待成千的宾客:许多天使

雕刻在飞檐下面,都睁大眼睛

永远向着上空热烈地注视,

头发往后飘扬,胸前交叠着双翅。


5

终于,辉煌的盛会开始了,

到处是毛羽、冠冕、盛装与银饰,

灿烂得仿佛少年人的思潮:

无数幻影和古代传奇的韵事

都在那里聚集。但撇开闲言,

且让我们叙说有一个少女:

呵,那整个冬季,她的心不断

冥想着爱情,想着圣亚尼天使,

因为老乳媪对她讲过了很多次。


6

乳媪说,在圣亚尼节的前夕

姑娘们都能看到恋人的影像,

只要她们遵守正确的仪式,

在甜蜜的午夜,她们的情郎

就会在梦中对她们情话绵绵;

她们必须不吃晚餐就上床,

将百合似的玉体仰卧朝天,

不准斜视或后顾,只面对天堂,

只对上天默念她们的一切愿望。


7

梅德琳的脑中充满着幻想:

乐声虽高,像天神痛苦的呻吟,

她却没听见;仕女熙熙攘攘

行经她跟前,但她虔诚的眼睛

只垂向地板,丝毫不曾看到。

多少钟情少年朝她踮脚走来

又悄悄退回;并不是她骄傲,

而是看不见:呵,她的心早已不在,

为了圣亚尼的梦,飞往九霄云外。


8

她淡漠而茫然地和人舞蹈,

唇干舌燥,呼吸短促而迫急:

庄严的时辰快到了,她直心跳,

既听不见鼓声,也无意拥挤

去与人愤慨地低语,或者说笑;

爱与恨、无礼与轻蔑的世相

都被幻想蔽住,不再使她看到,

除了圣亚尼和她的一群羔羊,

还有午夜的欢乐在眼前荡漾。


9

就这般,她耽延着,每一刻

都想走开。但这时,驰过荒原,

少年波菲罗心里满是情火,

朝梅德琳来了。他立于门边

守在月阴处,暗向圣徒祷告:

但愿得见梅德琳,哪怕是等它

漫长的几点钟,只要能悄悄

注视她一会,甚或还对她谈话,

下跪、接触、亲吻——膜拜一刹那。


10

他侧身走进来:唉,千万可藏好,

谁也不准看见,要不然,百把剑

就刺穿他的心,那爱情的碉堡;

对他说,这里好似一伙生番,

是鬣狗似的仇敌,愤怒的暴君,

连他们的狗都会对他的门楣

吠出诅咒。他们没有一个人

对他心怀仁慈;整个爵府内,

只有一个老媪能以笑颜相对。


11

呵,巧得很!正是那老媪来了,

拄着象牙头的拐杖,蹒蹒跚跚;

他站脚的地方,火炬照不到,

又挡在门柱后为人所不见,

也远离欢笑与嘈杂的喧声:

老媪猛吃一惊,但立刻认出了

是他,便把他的手握在手中,

说道:“天呵,波菲罗!快快逃跑;

他们全在这儿,谁见你也不饶!


12

“快走!快走!矮子西尔得勃兰

最近生过热病,病中还咒骂

你和你的一族,你整个的家园;

莫理斯爵爷虽然是一头白发,

也对你心怀不善——唉!跑吧!

跑得无影无踪。”——“不,老婆婆,

这儿足够安全的;你且坐下,

告诉我——”“天哪!别在这,别在这;

跟我来,孩子,不然你免不了灾祸。”


13

他跟着她,穿过低矮的走廊,

他的缨毛擦过了蛛网灰尘,

来到一间小屋,屋里有月光

从窗格透进来,苍白、寂静、阴森,

有如坟墓。老媪这才把心松开。

“现在告诉我吧,”他说,“哪儿是

梅德琳呀?噢,告诉我,请看在

那神圣的织机面上(只有修女

在那上织出圣亚尼的绒衣)。”


14

“呀,圣亚尼!这是圣亚尼前夕——

可是就在节期,人们还是杀戮:

除非你能叫筛里的水不滴,

要不能把妖魔鬼怪都管住

怎敢到这里?呵,你多叫我心惊,

波菲罗!——竟在今晚跟你见面!

今晚呀,我的小姐要祭神明,

但求天使帮忙,把她骗一骗!

我要笑笑,伤心可有的是时间。”


15

她微弱的笑在月光里荡漾;

波菲罗尽望着老媪的面孔,

仿佛是老婆婆坐在炉火旁

戴上眼镜,而小顽童目不转睛

望着她,等她讲解一本奇书。

但一待她说出小姐的心意,

他双目立刻灼亮,却又忍不住

流下眼泪,想到在如此寒夜里,

梅德琳要照古代的传说安息。


16

突然有个念头,像玫瑰花开,

红透了他的鬓角,又在他心中

搅起一片紫波:而等他说出来

这个计谋,老婆婆却吃一惊:

“呀,不料你这么放肆、荒唐;

好姑娘,尽她自个去祷告、做梦

和好天使做伴吧,千万别让

你这种坏人来打扰。去去!如今

我看你再也不像从前那么好心。”


17

“我绝不惊扰她,呵,神明在上!”

波菲罗说,“如若我不守誓言,

动了她柔发一丝,或对她面庞

投上无礼的一瞥,就让老天

对我临死的祈祷堵住耳朵:

好安吉拉呵,凭这眼泪,请相信

我的真诚吧,不然,就在此刻

我要大声嚎叫,唤出我的仇人,

我要一拼,尽管他们比虎狼还凶。”


18

“咳!你何苦让我这老命残生

跟着你担惊受怕?黄泉不远,

不到午夜就许敲出我的丧钟;

还不是为了你,我每天早晚

都默默祷告!”她说完这番话,

波菲罗立刻也放软了语气;

他是这么难过、悲哀、心乱如麻,

安吉拉一口答应:她必尽力

帮助他,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19

那就是,她要偷偷把他领到

小姐的闺房,把他藏在壁橱里,

这样,他就可以从帷后悄悄

窥伺着美人,以称他的心意。

而如果那一夜,有成队的妖仙

舞于被面,使她的眼受到魔祟,

他也许就缔结了美满姻缘。

呵,自从莫林将宿债偿还了魔鬼,

还不见有情人今夕如此相会。


20

老婆婆说,“一切都依你的话。

我要快把糖果和糕点摆好:

她的琵琶就挨着刺绣绷架,

你就会看到。哦,我可得去了;

你看我又老又慢,体力不支,

这摆席的大事可糊涂不得:

你且耐心等一会吧,我的孩子

求求天:你和小姐一定能结合,

不然,就让我死后魂无归所。”


21

说完,她蹒跚地去了,满心惶恐。

恋人的时光真漫长而迟缓;

老乳媪回来了,附在他耳中

说道,“跟我来吧”;她惊惶的老眼

生怕暗中有人,不住地张望;

他们穿过了许多阴森廊道,

走到少女幽静的丝帏绣房,

波菲罗快活地在室内藏好,

他的向导也走开,脑中在发烧。


22

正当安吉拉的颤巍巍的手

扶着栏杆,在暗中摸索楼梯,

中魔似的梅德琳恰巧上楼

要来度过她圣亚尼的佳夕:

手执着银烛,她转头将老婆婆

小心扶下楼梯,扶到了平地上。

呵,现在,幸福的少年波菲罗:

准备好吧,快注视那一张绣床;

她来了,又来了,像飞鸽不断回翔。


23

她匆匆进来,烛火被风吹熄,

一缕青烟散入了银灰的月光;

她闭起房门,心跳得多么急,

呵,她已如此临近仙灵和幻象:

别吐一个字,不然就大祸临头! 

可是呵,她的心却充满了言语,

一腔心事好似有骨鲠在喉;

有如一只哑夜莺唱不出歌曲,

只好窒闷于胸,郁郁死在谷里。


24

三层弧形的窗棂十分高大,

有精巧的花纹镂刻在窗顶,

果实、枝叶和芦草缠结垂挂;

窗心嵌着各种样的玻璃水晶:

缤纷的五彩交织,奇光灿烂,

好像虎蛾的翅膀映辉似锦;

在这幽暗如层云的花纹中间,

在天使的荫蔽下,立着一面盾,

像被帝王和后妃的血所浸润。


25

寒冷的月色正投在这窗上,

也在梅德琳的玉洁的前胸

照出温暖的绛纹;她正在合掌

向天默祷,像有玫瑰复落手中;

她那银十字变成了紫水晶,

她的发上闪着光轮,有如圣徒:

又好似光辉的天使正待飞升,

呵,波菲罗已看得神志恍惚:

她跪着,这么纯净,似已超然无物。


26

但他又心跳起来:晚祷完毕

她就除去发间的珠簪和玉针,

又将温馨的宝石一一摘取;

接着解开芳馥的胸兜,让衣裙

蟋地轻轻滑落在她膝前,

这使她半裸,像拥海藻的人鱼;

沉思了一会,她睁开梦幻的眼,

仿佛她的床上就睡着圣亚尼,

但又不敢回身看,生怕幻象飞去。


27

只片刻,她已朦胧不甚清醒,

微微抖颤在她寒冷的软巢里;

接着来了睡眠,以罂粟的温馨

抚慰了她的四肢,让神魂脱体

好似一缕柔思飞往夜空,

幸福地脱离了苦乐,紧紧闭住

像一本《圣经》在异教徒的手中;

不但忘却阳光,也不沾雨露,

仿佛玫瑰花瓣开了、又能收束。


28

偷到了这天国,满心是狂喜,

波菲罗尽望着她脱下的衣裙;

又细细聆听,是否她的呼吸

已在睡神的温柔乡里苏醒;

呵,确系如此;他谢过了神明,

舒了口气,便蹑足出了壁橱,

像荒野中的恐惧,寂静无声;

他悄然走过地毡,轻踮着脚步,

掀开丝帷只一瞥:呀,她睡得多熟!


29

靠近床边,正有暗淡的月光

投下银灰的朦胧,他就在那里

轻轻放下桌子,又小心地铺上

绣花桌布(朱赤、金黄兼墨玉);

从远处,午夜的宴会不断传来

喧腾的笑闹声、笙箫与鼓号:

噢,但愿梦神的护符能隔开

这刺耳的杂音,尽管如此缥缈;

他关上了堂门,一切复归静悄。


30

她覆盖着喷香的雪白被褥,

正安享为蓝眼睑锁住的睡眠;

波菲罗这时从橱柜里搬出

蜜饯、苹果、青梅和木瓜多盘,

还有各种果酱,滑腻似乳酪,

透明的果子露含有肉桂味,

还有各种香糕,以及自摩洛哥

运来的蜜枣、仙果,无一不备,

无论是沙马甘、或黎巴嫩的珍贵。


31

这些珍品有的摆在金盘上,

有的盛以银丝编就的筐篮,

它们堆列着,闪着豪华的光芒,

清香四溢,没入幽静的夜寒。

“呵,现在,我的爱,我美丽的天使,

醒来吧!”波菲罗在床边低语:

“你是我的天堂,我是你的隐士:

睁开眼睛呵,别把今宵虚掷,

不然,我就心痛得在你身边长逝。”


32

喃喃着,他以温暖无力的肘

支在她柔软的枕上。层层黑帷

遮起她的梦:是午夜的魔咒

像冰川一样裹住梅德琳沉睡。

晶莹的盘子放射月光的明辉,

宽阔的金线闪在毛毡边沿:

呵,仿佛那封住她双眼的梦魅

他将永远、永远无法给驱散;

他沉思片刻,也堕入悠悠的梦幻。


33

他醒来,把她的琵琶拿到手,

弹出了一支久已沉寂的哀曲,

悠扬的——曲调是那么轻柔,

在普罗旺斯,人称“无情的妖女”:

这乐声在她耳鬓不断回旋,

她动了动,发出轻微的呻吟:

他停住手,看她喘息——而突然

她受惊的蓝眼睛大大睁开:

呵,他跪下了,像石像一样的苍白。


34

眼睁开了,可是她明明看见

梦中的景象,并未因醒而飞去,

只有一点不同了,这使她心酸,

因为她那梦中纯净的欢愉

似乎已经不在了!——她不由得

泪珠盈眶,不断呻吟和叹息;

她把两眼仍旧注视着波菲罗,

而他呢,两手紧握,满目怜惜,

却不敢惊动她,也不敢言语。


35

“波菲罗呵!”她说,“怎么,我听到

你的声音刚才还那么甜蜜,

你的誓言还在我耳边缭绕,

那多情的目光多么神采奕奕:

呀,你怎么变了!这么苍白、冰冷!

我的波菲罗呵,请再还给我

你那不朽的眼神,喁喁的话声!

爱,别离开我,使我一生难过,

要是你死了,我岂不永远漂泊?”


36

听了这情意绵绵的话,他立刻

站起身,已经不似一个凡人,

而像是由云雾飘起,远远沉没

在那紫红的天际的一颗星。

他已融进了她的梦,好似玫瑰

把它的香味与紫罗兰交融;

但这时,西北风在猛烈地吹,

刺骨的冰雪敲打窗户,给恋人

提出警告:节夕的月亮已经下沉。


37

天昏地暗,冰雪敲打得急骤:

“这不是梦呀,我的爱,我的新娘!”

天昏地暗,寒风在横扫和嘶吼:

“这不是梦呀,唉!唉!我真悲伤!

波菲罗竟让我在这儿一个人。——

多狠心!是谁引你来到这里的?

但我也不怨尤,因为这颗心

已溶进你的了,即使被你遗弃,

像失散的鸽子,扑着病弱的羽翼。”


38

“哦,我的梅德琳!你多会做梦!

你说,我能否永远受你的福祇?

能否作你的盾牌,牌心涂上朱红?

银色的庙堂呵,我愿安息在此,

我,长期朝拜的香客,饥饿、疲劳,

终于碰见奇迹了。但请放心,

梅德琳呵,我虽找到你的香巢,

我不偷别的,只要你的金身,

要是你允许我对你全心笃信。


39

“听呵!这是仙灵送来的风暴,

它虽然凄厉,却似对我们祝福,

起身吧,起身吧!一会就破晓;

那些酗酒的人绝不会拦阻

让我们快走吧,亲爱的姑娘,

这时决没人看见,没人听到,

他们都被蜜酒送进了睡乡,

起身吧!起身吧!爱,不要胆小;

为了你,我在南方早把家园置好。”


40

她匆匆跟随他,万分地害怕,

因为强暴的人就在四周歇息,

也许正持矛在幽暗里巡察

他们从漆黑的楼梯摸索下去

整个府邸里寂然不闻人声。

每个门前,垂挂的灯在闪烁;

壁上的画帷在狂吼的风中,

人、马、鹰、犬都随着风抖索;

在风过处,地毡一角也时起、时落。


41

他们像是幽灵,潜行到厅堂内;

像是幽灵,他们来到了铁门前;

守门人正蜷伏在那里酣睡,

一只空肚的酒瓶在他身边;

惊醒的狗站直,摇摇全身的毛,

但立刻认出了是主人走近;

门门轻易地——滑出门道,

铁索堆在石板上,守着寂静;

钥匙转动了,大门吱纽了一声。


42

于是他们逃了:呵,在那远古

这一对情人逃奔到风雪中。

那一夜,男爵梦见不幸的事故,

他的勇武的宾客也都被噩梦

久久地纠缠,看见妖魔、鬼怪

和墓穴中蠕动的长条蛆虫。

老安吉拉瘫痪死去,早已不在;

那诵经老僧,诵过了千遍经文,

也寂然坐化在他冰冷的火灰中。



——济慈

轩辕云初
伊莎贝拉 (或“紫苏花盆”)...

伊莎贝拉


(或“紫苏花盆”)

——取自薄伽丘的故事——


1

美丽的伊莎贝尔!真纯的伊莎贝尔!

罗伦左,一个朝拜爱神的年轻人!

他们怎能并住在一所大厦里

而不感到内心的骚扰和苦痛;

他们怎能坐下用餐而不感到

彼此靠近在一起是多么称心;

呵,是的!只要他们在同一屋檐下睡,

必然就梦见另一个人,夜夜落泪。


2

每一清早,他们的爱情增进一步,

每到黄昏,那爱情就更深刻而温馨;

他无论在哪里:室内、田野或园中,

他的眼帘必充满她整个的身影;

而她呢,树木和隐蔽溪水的喧哗

无论怎样清沥,也不及他的声音;

她的琵琶时时把他的名字回荡,

她的刺绣空下一半,也...

伊莎贝拉


(或“紫苏花盆”)

——取自薄伽丘的故事——


1

美丽的伊莎贝尔!真纯的伊莎贝尔!

罗伦左,一个朝拜爱神的年轻人!

他们怎能并住在一所大厦里

而不感到内心的骚扰和苦痛;

他们怎能坐下用餐而不感到

彼此靠近在一起是多么称心;

呵,是的!只要他们在同一屋檐下睡,

必然就梦见另一个人,夜夜落泪。


2

每一清早,他们的爱情增进一步,

每到黄昏,那爱情就更深刻而温馨;

他无论在哪里:室内、田野或园中,

他的眼帘必充满她整个的身影;

而她呢,树木和隐蔽溪水的喧哗

无论怎样清沥,也不及他的声音;

她的琵琶时时把他的名字回荡,

她的刺绣空下一半,也被那名字填上。


3

当房门还没有透露她的身影,

他已经知道是谁的手握着门环;

朝她卧房的窗口,他窥视她的美,

那视力比鹰隼的还更锐利、深远;

他总是在她做晚祷时仰望着她,

因为她的面孔也在仰对着青天;

一整夜他在病恹的相思中耗尽,

只为想听她清早下楼的脚步声音。


4

就这样,整个漫长而忧郁的五月

使恋人的脸苍白了;等到六月初:

“明天,我一定要向我的喜悦俯首,

明天,我要向我的姑娘请求幸福。”——

“呵,罗伦左,我不愿再活过一夜,

假如你的嘴唇还不把爱曲倾诉。”

这便是他们对枕头的低语;唉,可是

他的日子还只是无精打采地消逝;


5

直到伊莎贝拉的孤寂的面颊

在玫瑰该盛开的地方黯然消损,

清癯得像年轻的母亲,当她低唱

各种样的催眠曲,抚慰婴儿的病痛:

“呵,她多么难过!”他想,“尽管我不该,

可是我决意明白宣告我的爱情:

若果容颜透露了她的心事,我要吻干

她的眼泪,至少这会逐开她的忧烦。”


6

在一个美好的清晨,他这样决定了,

他的心整天都在怦怦地跳;

他暗中向心儿祷告,但愿给他力量

使他能表白;但心中炽热的浪潮

窒息了他的声音,推延他的决定——

美丽的伊莎贝拉越是使他骄傲,

在她前面,他也就越腼腆如儿童,

可不是!当爱情又是柔顺,又是沸腾!


7

于是,他又一次睁着眼挨过了

充满相思与折磨的凄凉夜景,

假如说,伊莎贝尔的敏锐的目光

并没有看清他额际的每一表征,

至少她看到,那前额苍白而呆滞,

她立刻红了脸;于是,她充满柔情,

嗫嚅着:“罗伦左!”——才开口便又停顿,

但从她的音容他读出了她的询问。


8


“呵、伊莎贝拉!我不能十分肯定

是否我该把我的悲哀说给你听;

假如你曾有过信心,请相信吧:

我是多么爱你,我的灵魂已临近

它的末日:我不愿以鲁莽的紧握

使你的手难过,也不愿使你的眼睛

因被注视而吃惊;可是呵,我怎能

活过另一夜晚,而不倾诉我的热情!


9

“爱呵:请领我走出冬季的严寒,

姑娘!我要你引我到夏日的地方;

我必须尝一尝在那炎热的气候

开放的花朵,它开放着美好的晨光。”

说完,他先前怯懦的嘴唇变为勇敢,

便和她的嘴唇,像两句诗,把韵押上:

他们陶醉在幸福里,巨大的快乐

滋生着,像六月所抚爱的艳丽花朵。


10

分手时,他们好像走在半空中,

好像是被和风吹开的玫瑰两朵,

这分离只为了更亲密的相聚,

好使彼此内心的芬芳交互融合。

她回到她的卧房,口里唱着小曲,

唱着甜蜜的爱和伤心的情歌;

而他呢,以轻捷的步子登上西山,

向太阳挥手告别,心头充满了喜欢。


11

他们重又秘密地相聚,趁暮色

还没有拉开它的帷幕,露出星星;

他们每天秘密地相聚,趁暮色

还没有拉开它的帷幕,露出星星;

藏在风信子和麝香的花荫里,

躲开了人迹和人们的窃窃议论。

呵,顶好是永远如此,免得让

好事的耳朵喜悦于他们的悲伤。


12

那么,难道他们不快乐?——不可能

只怪过多的眼泪寄予了有情人,

我们对他们付出过多的叹息,

在他们死后又给了过多的怜悯;

我们看到太多的哀情故事,其实

那内容最好以灿烂的金字标明;

除非是这一页故事:隔着波浪

忒修斯的妻子枉然把丈夫盼望。


13

是的,对爱情无需有过多的报酬,

一丝甜蜜就能抵消大量的苦涩;

尽管黛多在密树丛里安息了,

伊莎贝拉忍受了巨大的波折,

尽管罗伦左没有在印度苜蓿花下

安享美梦,这真理依旧颠扑不破:

连小小的蜜蜂,向春日的亭荫求布施,

也知道有毒的花朵才最富于甜汁。


14

这美人和两个哥哥住在一起,

祖先给他们留下了无数财产;

在火炬照耀的矿坑,在喧腾的工厂

多少疲劳的人为他们挥汗;

呵,多少一度佩挂箭筒的腰身

为鞭子抽出了血,在血里软瘫;

多少人整天茫然地站在激流里,

为了把水中金银矿的沙石提取。


15

锡兰的潜水者为他们屏住呼吸,

赤裸着全身走近饥饿的鲸鱼;

他的耳朵为他们涌着血;为他们,

海豹死在冰层上,全身悲惨的

射满了箭;成千的人只为了他们

而煎熬在幽暗无边的困苦里:

他们悠游着岁月,自己还不甚清楚:

他们是在开动绞盘,把人们剥皮割骨。


16

他们何必骄傲?因为有大理石喷泉

比可怜虫的眼泪流得更欢腾?

他们何必骄傲?因为有美丽的橘架

比贫病者的台阶更易于攀登?

他们何必骄傲?可是因为有红格账本

比希腊时代的诗歌更动听?

他们何必骄傲?我们还要高声询问:

在荣誉的名下,他们有什么值得夸矜?


17

但这两个佛罗棱萨商人却自满于

淫侈的虚荣和富豪者的懦弱,

像是圣城的两个吝啬的犹太人,

他们把穷人当奸细一样严防着;

他们是盘旋在船桅间的鹰,是驮不尽

金银与古老谎骗的衣冠的马骡;

会向异乡人的钱袋迅速伸出猫爪,

对西班牙、塔斯干、马来文一律通晓。


18

像这样算账的人们怎会窥察出

伊莎贝拉的温柔乡的秘密?

他们怎会看出罗伦左的眼睛

有什么在分神?让埃及的瘟疫

扑进他们贪婪而狡会的眼吧!

这种守财奴怎会处处看得详细?

但竟然如此,——就像被追赶的野兔,

凡是正经的商人都必左右环顾。


19

哦,才气磅礴的、著名的薄伽丘!

现在,我们需要你慷慨的祝福,

请赐给我们盛开的番石榴香花

和玫瑰一一如此为月光所爱抚;

赐给我们百合吧,它变得更苍白

因为不再听到你的琴声低诉,

请原谅这鲁莽的词句,它拙于

表现这段阴郁而沉默的悲剧。


20

只要受到你原谅,这故事一定会

顺利地开展下去,有条有理;

我虽然拙劣,却没有狂安的意图

想把古代文章化为更美的韵律:

它之所以写作——无论好或坏——

只为了敬仰你,对你的天灵致意;

只为在英文诗中树立你的风格,

好使北国的风中也回荡你的歌。


21


从很多征象,这兄弟俩看出了

罗伦左对妹妹有多深的爱情,

而且妹妹也热爱他,这使他们

彼此谈论起来,感到异常愤恨:

因为他,他们商务中的一名小卒,

竟然享有了自己胞妹的爱情,

而他们正谋划怎样劝诱她接受

一个富豪的贵族,和他的橄榄树!


22

有很多次,他们在嫉恨地商议,

有很多次,他们咬着自己的嘴唇,

终于想出了最可靠的办法

要叫那年轻人为他的罪过抵命;

这两个凶狠的人呵,简直是

用尖刀把圣灵割得碎骨粉身,

因为他们决定,要在幽暗的树林里

杀死罗伦左,并且把他掩埋灭迹。


23

于是,在一个晴和的早晨,正当他

在园中倚着亭台上的栏杆

把身子探进晨曦里,他们便走过

露水凝聚的草地,来到他面前:

“罗伦左呵,你像是正在享受

适意的恬静,我们很不愿扰乱

你平静的思绪,可是,假如你高兴,

骑上你的马吧,趁天空还这么冷。


24

今天,我们想,不,这一刻我们要

骑马向阿本奈山地走三英里远;

请你下来吧,趁炎热的太阳

还没有把野玫瑰的露珠数完。”

罗伦左,像他经常一样的儒雅,

躬一躬身,听从了这蛇蜴的呜咽,

便赶忙走去了,为的是装备停当:

扎上皮带、马刺,穿好猎人的服装。


25

而当他向庭院走近的时候,

每走到第三步,便停下来留意

是否能听见他的姑娘的晨歌,

或听见她轻柔的脚步的低语;

于是,正当他在热情中流连,

他听到嘹亮的笑声来自空际:

他抬起头来,看见她光辉的容颜

在窗格里微笑,秀丽好似天仙。


26

“伊莎贝尔,我的爱!”他说,“我多苦,

害怕来不及对你道一声早安:

唉!连这三小时的分别的悲伤

我都无法抑制住,假如我竟然

失去你怎么办?可是,我们将会

从爱情的幽暗得到爱情的白天。

再见吧!我就回来。”“再见吧!”她说;——

当他走去时,她快乐地唱着歌。


27

于是,兄弟俩和他们谋杀的人

骑马走出佛罗棱萨,到阿诺河;

到那河边,河水流过狭窄的山谷,

以欢跃的芦苇把自己摇摆着,

而鲫鱼逆着水滩前行。两兄弟

在涉过河时,脸上都苍白失色,

罗伦左却满面是爱情的红润。

他们过了河,来到幽静的树林。


28

罗伦左就在那儿被杀害和掩埋,

就在那林中,结束了他无比的爱情;

噢,当一个灵魂这样脱出躯壳,

它在孤寂中绞痛——不能宁静

一如犯了这种罪恶的恶狗们:

他们把自己的剑在河里洗净,

就策马回家,马刺被踢得歪扭,

每人由于当了杀人犯而更富有。


29

他们告诉妹妹,罗伦左如何

由于商务的急切需要和紧迫,

而他们又没有别人可信靠,

便派了他匆匆搭船去往外国。

可怜的姑娘!披上你寡妇的哀服吧,

快逃开“希望”的该诅咒的枷锁;

今天你看不见他,明天也不能,

再过一天你还得满心是悲痛。


30

她独自为了不再有的欢乐

而哭泣,直痛哭到夜色降临:

而那时,唉!痛苦代替了热恋,

她独自一个人冥想着欢情:

在幽暗中,她仿佛看见他的影子,

她对寂静轻轻地发出悲吟;

接着把美丽的两臂向空中举起,

在卧榻上喃喃着:“哪里?哦,哪里?”


31

但“自私”——“爱情”的堂弟——并不能

在她专一的胸中永远点着火焰;

她原为期待黄金的一刻而焦躁,

急切不安地挨过孤寂的时间——

但没有许久——她心上就来了

较高贵的情思,更丰富的欲念;

来了悲剧:那是不能抑制的真情,

是对她的恋人突然远行的悲痛。


32

在仲秋的一些日子,每逢黄昏,

从远方就飘来了冬的呼吸,

它逐渐给病恹的西天剥夺了

金黄的色彩,并且奏出死之曲

在灌木丛间,在簌簌的叶子上;

它要使一切凋落,然后才敢于

离开它北方的岩洞。就这样,

伊莎贝尔的美色逐渐萎谢、无光,


33

因为罗伦左不曾回来。常常地

她问她的哥哥(她的一双眼

因为矜持而无光),是什么鬼地方

把他拘留这么久?为了使她心安,

他们回回编个谎。他们的罪恶

像新诺谷中的烟在心中回旋;

呵,每一夜,他们都在梦里悲鸣,

看见妹妹似乎裹在白色的尸衣中。


34

而她呀,也许到死都茫然无知,

要不是有一个最难测的东西:

它像是偶然饮下的强心的药

使病危的人可以多一刻喘息,

不致立刻僵毙;它像是长矛

以残酷的一刺使印度人脱离

云雾中的楼阁,使他重又感到

一团火焰在心中和脑中啮咬。


35

这就是梦景。——在深沉的午夜

和昏睡的幽暗里,罗伦左站在

她的床边,落着泪:林中的坟墓

把他的发间一度闪烁的光彩

弄暗了;给他的嘴唇按上了

冰冷的毁灭;使他凄凉的声带

失去柔和的曲调;在他的泥颊上,

又割出一条细渠使眼泪流淌。


36

幽灵开口,发出奇怪的声音,

因为它那可悲的舌头很想要

发出它生前所惯用的口音,

伊莎贝拉细细地听那声调:

它仿佛老僧以麻木的手弹破琴,

不合音符,又似无力而飘摇;

就从那口里,幽灵的歌曲在呜咽,

像是夜风飒飒穿过阴森的荆棘间。


37

幽灵的眼睛虽然悲伤,却仍旧

充满爱情,露水一般地闪亮,

这明光奇异地逐开恐惧的暗影,

使可怜的少女能略带安详,

聆听幽灵讲起那恐怖的时刻——

那傲慢与贪婪、那谋杀的狂妄,——

松林的荫蔽处,一一水草的洼地,

在那儿,他无言地被刺倒下去。


38

他还说,“伊莎贝尔呵,我的爱!

我的头上悬有红色的越橘果,

一块巨大的磨石压在我脚下;

还有山毛榉和高大的栗树,洒落

叶子和果实在我四周;对岸有

羊群的咩叫从我榻上飘过:

去吧,对我头上的野花洒一滴泪,

那将使我在坟墓中得到安慰。


39

“唉,天哪!我如今是个影子了!

我独自在人性的居室外边

徘徊,独自唱着谢主的弥撒,

听生命的音响在我周身回旋;

光泽的蜜蜂日午飞往田野,

多少教堂的钟声在报告时间;

这些声音刺痛我,似熟而又陌生,

而你却是远远的,处于人世中。


40

我记得过去,对一切都有感觉,

哦,我必发疯,如若我不是魂魄;

虽然我丢了人间幸福,那余味

却温暖了我的墓穴,仿佛我

从光明的苍穹有了一位天使

作为妻子;你的苍白使我欢乐;

我渐渐爱上你的美色,我感到

更崇高的爱情在我魂中缭绕。”


41

幽灵呻吟道:“别了!”——接着消隐,

给幽暗的空气留下轻轻骚动;

好像当我们在午夜不能安眠,

想到艰难的经历,无益的苦辛,

我们会把眼睛埋进枕头缝隙,

看见闪烁的幽暗在翻动、沸腾:

悲哀的伊莎贝拉正是感到眼皮痛,

天刚破晓,她忽地坐起,睁开眼睛。


42

“哈哈!”她说,“谁懂得这冷酷的人生?

我曾以为最坏的不过是灾难,

我以为命运只使人快乐或挣扎,

不是活得愉快,就是一命归天;

想不到有罪恶,——有哥哥的血刃!

亲爱的幽灵呵,你教我变为成年:

为了这,我要去看你,吻你的眼,

每早每晚,在天空中向你问安。”


43

在天光大亮时,她已盘算好

怎样可以秘密地到树林里去;

怎样可以找到那珍贵的泥土,

就对它唱一支最近的安眠曲;

怎样使她的暂别不为人知道,

好把她内心的梦景加以证实。

决定以后,她就带了老乳妈一人,

走进那阴森的灵棺似的树林。


44

看呵,她们沿着河边悄悄走去,

她不断地对那老婆婆低语;

在环顾旷野以后,她拿出了

一柄刀。——“是什么烈火在你心里,

我的孩子?——究竞有什么好事

又使你笑起来?”——暮色在凝聚;

她们找到了罗伦左的睡乡:

那儿有磨石,有越橘树在头上。


45

谁不曾徘徊在青青的坟场,

让自己的精灵,像一只小鼹鼠,

穿过黏土的地层,坚硬的沙石,

去窥视脑壳、尸衣、棺中的枯骨?

谁不曾怜悯过那被饥饿的“死亡”

所蚕食的形体,想看它再次恢复

人的心灵?唉!这感觉却不算凄惨,

比不得伊莎贝拉跪在罗伦左之前!


46

她凝视着那一抔新土,仿佛

只一瞥已完全看出它的隐秘;

她清楚地看出来,清楚得像在

明亮的井中认出苍白的肢体;

她完全呆住在这谋杀的场所,

好似百合花扎根在幽谷里:

突然,她拿起小刀往地下掘,

她掘得比守财奴还更心切。


47

她很快就挖出一只脏手套,

那上面有她绣出的紫色幻想,

她吻着它,嘴唇比青石还冰冷,

接着又把它放在她的心胸上,

就在那儿,它冻结了一切能止住

婴儿哭嚎的甘蜜,和她的幻想;

于是她又放手去掘,不稍间断,

只有时把遮面的发撩到后边。


48

老乳妈站在一旁,奇怪地望着:

这凄凉的景象、这墓穴的掘挖,

使她的心深处充满了怜悯;

于是她跪下来,披散一头白发,

用她枯柴的手也尽力帮着

做这可怕的工作;她们直向地下

掘了三点钟,终于把墓穴摸到,

伊莎贝拉既不顿足,也不哭嚎。


49

噫!为什么尽是这阴森的描述?

为什么这支笔把墓门说个不完?

古老的传奇故事是多么文雅!

想想行吟的歌,那单纯的哀怨!

亲爱的读者,还是请你读一读

原来的小说吧,因为,在本篇

它实在讲得不够好:读读原作,

听乐音如何流贯那暗淡的景色。


50

她们的钢刀不及珀耳修斯的剑,

割下的头也不是畸形的魔妖,

而是这样一个人,他死后依然优雅,

有如生时。古代的竖琴曾唱道:

爱情不朽,它是主宰我们的神;

但它也许是化成肉身,而且死了,

伊莎贝拉正是吻着这肉身伤悲。

这正是爱情;呵,死了——却没有退位。


51

她们急急把它秘密地带回家,

于是它成了伊莎贝尔的宝藏:

她用金梳子梳着它散乱的头发,

又在每只眼睛的阴森孔穴旁

把睫毛梳直;她以眼泪(它冰冷得

像石穴的水滴)把泥污的脸庞

洗拭干净:一她一面梳,一面叹息,

整天不是吻着它,就是哭泣。


52

以后她用一方丝巾(它因有

阿拉伯的奇花的露水而香甜,

并且沾有各种神异的花汁,

仿佛刚从那幽冷的脉茎涌现,)

把它包裹了;又找出一个花盆

当做坟墓,就把它放在里面;

于是她铺上泥土,把一株紫苏花

种植下去,用她的泪水不断浇洒。


53

从此,她忘了日月和星辰,

从此,她忘了树梢上的青天,

她忘了流水潺潺的山谷,

也忘了冷峭的秋风飞旋;

她不再知道白天几时消逝,

也看不见晨光升起:只不断

静静地望着她甜蜜的紫苏,

并且把泪水滴滴向它灌注。


54

就这样,由于她的清泪的灌溉,

它繁茂地滋长,青绿而美丽;

它比佛罗棱萨所有的紫苏花

都更芬芳,因为它还从人所怕的

吸取到营养和生命,还从那

掩复着的、迅速腐蚀的头颅里;

所以,这珍宝就从密封的盆中

开出花来,又把嫩叶伸到半空。


55

唉,忧郁!在这儿稍停一会吧!

哦,乐音,乐音,请哀哀地呼吸!

还有回声,回声,请从渺茫的

忘川的岛屿——对我们太息!

悲伤的精灵,抬起头来,微笑吧;

精灵呵,把你们沉重的头抬起,

在这柏树的幽暗中闪一闪亮,

把你们的石墓染上银白的光。


56

到这儿呻吟呵,所有的哀辞,

请你们离开悲剧女神的喉咙

从青铜的竖琴上悒郁而行,

把琴弦点化为神秘的乐声;

请对轻风悲哀而低回地唱,

因为呵,真纯的伊莎贝尔已不能

活得很久了:她枯萎有如那芭蕉:

印度人要为了香汁把它砍掉。


57

呵,任由芭蕉自己去枯萎吧;

别再让严冬冷彻它临终的一刻!——

也许不会——但她那膜拜金钱的

哥哥,却看到她呆枯的眼睛洒落

不断的泪雨;不少好事的亲友

也在奇怪,为什么在她将要充作

贵族的新娘的时候,却不惜

将大好青春与美的天赋委弃。


58

而且,更使她的哥哥诧异的是,

为什么她总垂头坐在紫苏前,

为什么花儿盛开,像具有魔力,

这一切都给他们提出了疑难;

的确,他们不能相信,这一盆

渺不足道的东西,竟能截断

她美好的青春,窃取她的欢愉,

甚至霸占她恋人远行的记忆。


59

所以,他们观察许久,想解答

这一个哑谜;但都归枉然;

因为她很少到教堂去忏悔,

也很少感到饥饿的熬煎;

她每次离房,都很快就回来,

好像飞开的鸟要回来孵卵;

她也和雌鸟一样耐心,面对着

她的紫苏,任泪珠朝发丝滚落。


60

但他们终于偷到了紫苏花盆,

并且把它拿到暗地里仔细考察:

他们看到青绿而灰白的一物,

正是罗伦左的脸,分毫不差!

呵,他们终于得到了谋杀的报酬:

两人匆匆离开了佛罗棱萨,

从此不再回来。——他们的头上

戴着血罪,从此流落在异乡。


61


唉,忧郁!移开你的视线吧!

哦,乐音,乐音,请哀哀地呼吸!

还有回声,回声,请在另一天

从你的忘川之岛对我们太息!

悲伤的精灵呵,暂停你的丧歌,

因为甜蜜的伊莎贝尔将死去;

她将死得不称心,死得孤独,

因为他们夺走了她的紫苏。


62

可怜的她望着无感觉的木石,

尽向它们追问她失去的紫苏;

每看到游方的僧人,她就带着

凄苦而清朗的笑声向他招呼,

并且问道:为什么人们把她的

紫苏花隐藏起来了,藏在何处;

“因为呵,”她说,“是谁这么残忍,

竟偷去了我的紫苏花盆。”


63

就这样,她憔悴,她孤寂地死去,

直到死前,总把紫苏问个不停。

佛罗棱萨没有一颗心不难过,

不对她的哀情表示怜悯。

有人把这故事编成了一支

凄凉的歌曲,这曲子传遍全城;

它的尾声仍旧是:“呵,太残忍!

谁竟偷去了我的紫苏花盆!”



——济慈


轩辕云初
“在寒夜的十二月里” 1 在寒...

“在寒夜的十二月里”


1

在寒夜的十二月里,

呵,快乐的、快乐的树!

你的枝干从不记得

自己的绿色的幸福:

北风夹着冰雹呼啸,

却摧不毁你的枝权,

融雪后的冷峭也不会

把你冻得绽不开花。


2

在寒夜的十二月里,

呵,快乐的、快乐的小溪,

你的喋喋从不记得

阿波罗夏日的笑意;

你带着甜蜜的遗忘

经历过结晶的约束,

对于这冰冻的季节

从来、从来也不恼怒。


3

唉!但愿许多青年男女

也能够和你们相同!

但对于逝去的欢乐

可有谁不心中绞痛?

尽管人感到了无常,

没有办法医治这创伤,

而又不能自居为草木,

这却从不曾表于诗章。...


“在寒夜的十二月里”


1

在寒夜的十二月里,

呵,快乐的、快乐的树!

你的枝干从不记得

自己的绿色的幸福:

北风夹着冰雹呼啸,

却摧不毁你的枝权,

融雪后的冷峭也不会

把你冻得绽不开花。


2

在寒夜的十二月里,

呵,快乐的、快乐的小溪,

你的喋喋从不记得

阿波罗夏日的笑意;

你带着甜蜜的遗忘

经历过结晶的约束,

对于这冰冻的季节

从来、从来也不恼怒。


3

唉!但愿许多青年男女

也能够和你们相同!

但对于逝去的欢乐

可有谁不心中绞痛?

尽管人感到了无常,

没有办法医治这创伤,

而又不能自居为草木,

这却从不曾表于诗章。



——济慈

轩辕云初
仙灵之歌 不要悲哀吧!哦,不要...

仙灵之歌


不要悲哀吧!哦,不要悲哀!

到明年,花儿还会盛开。

不要落泪吧!哦,不要落泪!

花苞正在根的深心里睡。

擦干眼睛吧!擦干你的眼睛!

因为我曾在乐园里学会

怎样倾泻出内心的乐音——

哦,不要落泪。


往头上看呵!往头上看!

在那红白的花簇中间——

抬头看,抬头看。我正欢跳

在这丰满的石榴枝条。

看哪!就是用这银白的嘴

我永远医治善心的伤悲。

不要悲哀吧!哦,不要悲哀!

到明年,花儿还会盛开。

别了,别了!——我飞了,再见!

我要没入天空的蔚蓝一一

哦,再见,再见!


——济慈

仙灵之歌


不要悲哀吧!哦,不要悲哀!

到明年,花儿还会盛开。

不要落泪吧!哦,不要落泪!

花苞正在根的深心里睡。

擦干眼睛吧!擦干你的眼睛!

因为我曾在乐园里学会

怎样倾泻出内心的乐音——

哦,不要落泪。


往头上看呵!往头上看!

在那红白的花簇中间——

抬头看,抬头看。我正欢跳

在这丰满的石榴枝条。

看哪!就是用这银白的嘴

我永远医治善心的伤悲。

不要悲哀吧!哦,不要悲哀!

到明年,花儿还会盛开。

别了,别了!——我飞了,再见!

我要没入天空的蔚蓝一一

哦,再见,再见!



——济慈

轩辕云初
罗宾汉 ——致一友人 是的!那...

罗宾汉

——致一友人


是的!那个时代消逝了,

它的时刻已经苍老,

它的每一分钟都埋在

多年的落叶下,任未来

把它践踏一遍又一遍;

多少次了,冬季的刀剪,

冷峭的东风,北国的严寒,

带给林中落叶的华筵

一阵骚动,呵,早自人类

还不知道有所谓租税。


是的,喇叭已经不响了,

铮鸣的弓也没有了,

角笛的尖声已经沉寂,

越过荒原,没人群山里;

林中再也听不见大笑——

一脉回音断续地飘,

使哪个村夫感到诧异:

荒林深处有谁在打趣!

在六月的美好的时光,

你可以趁着太阳、月亮、

或七颗星座的光明,

或借着北极光的指引,

尽你去走,你不会遇见

勇敢的罗...

罗宾汉

——致一友人


是的!那个时代消逝了,

它的时刻已经苍老,

它的每一分钟都埋在

多年的落叶下,任未来

把它践踏一遍又一遍;

多少次了,冬季的刀剪,

冷峭的东风,北国的严寒,

带给林中落叶的华筵

一阵骚动,呵,早自人类

还不知道有所谓租税。


是的,喇叭已经不响了,

铮鸣的弓也没有了,

角笛的尖声已经沉寂,

越过荒原,没人群山里;

林中再也听不见大笑——

一脉回音断续地飘,

使哪个村夫感到诧异:

荒林深处有谁在打趣!

在六月的美好的时光,

你可以趁着太阳、月亮、

或七颗星座的光明,

或借着北极光的指引,

尽你去走,你不会遇见

勇敢的罗宾,或小约翰;

你不会遇到任何好汉

用手弹着一只空铁罐,

沿着绿径自在逍遥,

口哼一支猎人的小调,

去找他的女主人“欢乐”,

在纯特草原边上经过;

因为呵,他已经遗留

一个快乐的故事下酒。


完了,化装舞会的欢腾,

完了,甘米林的歌声,

完了,那无畏的强盗

不再在绿林里逍遥;

一切去了,一切都不见!

即使罗宾汉呵,突然

跳出他青草的坟头,

即使玛丽安又能够

在树林里消磨时光,

她会哭的,而他会发狂,

因为他所有的橡树

都已成为造船的大木

在咸涩的海上腐烂,

她会哭泣,因为再也不见

蜜蜂对她歌唱——多惊奇!

没有钱就得不到蜂蜜!


好吧:但让我们唱一遍

纪念那古老的弓弦!

向角笛和绿色的森林,

向林肯镇的布衫致敬!

唱一唱弓手的神箭,

还有短小精悍的约翰

和他那马儿。且让我们

向勇敢的罗宾汉致敬,

他正在灌木丛里安眠!

还有他的姑娘玛丽安,

和舍伍得的一伙好汉!

尽管他们的日子不再,

让我们唱支歌儿开怀。



——济慈

轩辕云初
颂诗 歌唱“情欲”和“欢乐”的...

颂诗


歌唱“情欲”和“欢乐”的诗人

人间留下了你们的灵魂!

你们是否也逍遥天上,

同时生存在两个地方?

是的,你们的在天之灵

成了太阳和月亮的知心,

伴着神异的喷泉喧响,

和雷的鸣声一起振荡;

你们和天庭的树叶低语,

你们彼此会谈,恬静地

坐在极乐园的草地上,

以蔚蓝的花朵作屏障;

在那儿,月神的鹿在吃草,

雏菊发出玫瑰的味道,

而玫瑰另有一种香气

是人间未曾有过的馥郁;

夜莺在那儿所唱的歌

不是毫无意义的欢乐,

而是悦耳的至高的真理,

是智慧的悠扬的歌曲,

是金色的历史和掌故

把天庭的秘密一一吐露。

呵,就这样,你们住在天空,

但在地面你们...

颂诗


歌唱“情欲”和“欢乐”的诗人

人间留下了你们的灵魂!

你们是否也逍遥天上,

同时生存在两个地方?

是的,你们的在天之灵

成了太阳和月亮的知心,

伴着神异的喷泉喧响,

和雷的鸣声一起振荡;

你们和天庭的树叶低语,

你们彼此会谈,恬静地

坐在极乐园的草地上,

以蔚蓝的花朵作屏障;

在那儿,月神的鹿在吃草,

雏菊发出玫瑰的味道,

而玫瑰另有一种香气

是人间未曾有过的馥郁;

夜莺在那儿所唱的歌

不是毫无意义的欢乐,

而是悦耳的至高的真理,

是智慧的悠扬的歌曲,

是金色的历史和掌故

把天庭的秘密一一吐露。

呵,就这样,你们住在天空,

但在地面你们也生存;

你们的遗魂告诉了世人

怎样前去把你们访寻,

寻到灵魂的另一个居处,

看你们欢乐,从不餍足。

在这儿,你们尘世的灵魂

还在叙述自己的一生,

讲着那短短的一个星期:

爱和恨,忧伤和欢喜,

讲着自己的耻辱和光荣,

什么慰藉,什么在刺痛。

就这样,你们每天都教人

智慧,虽然早已飘逝无踪。

歌唱“情欲”和“欢乐”的诗人,

人间留下了你们的灵魂!

你们是否也逍遥天上,

同时生存在两个地方?



——济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