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济源

3858浏览    1050参与
当年明月
真是醉了,深夜交车,顺便高价收...

真是醉了,深夜交车,顺便高价收车,短短几分钟就白白丢了2000大洋,这520过得…………

真是醉了,深夜交车,顺便高价收车,短短几分钟就白白丢了2000大洋,这520过得…………

万紫千红小炒肉

害,画完了

过程B站:縼月_

画世界:云断澄霜月

(没错我快凉了所以来打广告)

害,画完了

过程B站:縼月_

画世界:云断澄霜月

(没错我快凉了所以来打广告)

Shimokoshi

【yys乙女】鬼王之宴

ooc警告

内含安倍晴明/烬天玉藻前/铃鹿御前

芭莎男士太会了


安倍晴明


你忐忑不安地摆弄着自己身上初次见面的大摆裙,滑溜溜的布料贴在身上有些发凉,平日里习惯了利索短打服饰的你此刻觉得浑身不适。

但是,这件裙子你却不得不套上。

因为你是他的女伴。


你小心翼翼地朝大厅看了一眼,那个熟悉笔挺地立着,待你看清他的装束的那一刻,你感觉一股电流从心口漫上大脑,几乎无法呼吸。


安倍晴明换去了平日里繁琐的狩衣,也只有手腕上缠绕的佛珠未去下,身上的打扮全都变了样。

一头银丝在脑后松松地挽起来,只留三两缕垂在脸旁,勾勒着俊美的面容,一双蓝眸在灯光的照射下...

ooc警告

内含安倍晴明/烬天玉藻前/铃鹿御前

芭莎男士太会了






安倍晴明




你忐忑不安地摆弄着自己身上初次见面的大摆裙,滑溜溜的布料贴在身上有些发凉,平日里习惯了利索短打服饰的你此刻觉得浑身不适。

但是,这件裙子你却不得不套上。

因为你是他的女伴。


你小心翼翼地朝大厅看了一眼,那个熟悉笔挺地立着,待你看清他的装束的那一刻,你感觉一股电流从心口漫上大脑,几乎无法呼吸。


安倍晴明换去了平日里繁琐的狩衣,也只有手腕上缠绕的佛珠未去下,身上的打扮全都变了样。

一头银丝在脑后松松地挽起来,只留三两缕垂在脸旁,勾勒着俊美的面容,一双蓝眸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唯独眼角那抹殷红,好似云雾缭绕的山谷钟盛开的一束桃花,含着笑意。



你平复了一下心情,拎起裙摆慢慢走下楼梯。

他的眼神如丝如线地缠绕着你,随着你落步的动作缠绕着,你怯怯地扫了一眼他,直直地看上了那被裁剪得体的衬衣映衬着的腰线,默默地吞了口口水。

你在他面前站定,抬眸看向他的眼。

安倍晴明发出一声轻笑,随即向后退了一步,一只手随着欠身的动作背到身后,另一只手朝你伸来,好似英国街头漫步的绅士,朝心爱的小姐发出共餐的邀请。



“愿意和我共赴鬼王之宴吗?”

你脸微红,手搭上他伸来的手。

“乐意至极。”









烬天玉藻前




你窝在他的怀里,手指无意地转着案上的酒杯,在被他自然而然地换成茶水后,索性收回了手,专心致志扒拉着狐狸被你强行要求放到前面的尾巴。


“可是觉得无趣?”

他在你耳边轻声问道。

你摇了摇头:“若是玉藻肯让我喝酒的话,可能会更加有趣。”

一旁的鬼王酒吞童子听到你的话爽朗地笑了几声,刚准备招手递给你酒杯,却被烬天玉藻前一个眼神打断。

他收回眼神轻抚你的头发:“不可。”

你赌气地不理他,仰起头死死地看着他来表示自己的不悦。

烬天玉藻前面不改色地弹了弹你的额头。

你没好气地揉着额头,一边愤愤地在心里骂着,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换上了久违的男装的烬天玉藻前。

烬天玉藻前的美是惊心动魄的,这你很清楚。

换上男装后更是如此,举手投足都有着风情万种。



你看着他时不时抖动的狐耳,心里的愤然之气渐渐退去,转身环住他的腰:“我困了。”

他的大手覆上你的双眼,轻轻在你耳垂落下一吻:“累了便睡吧。”







铃鹿御前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你,棱角分明的下巴微抬,异瞳微微眯起,看不清的情绪在眼中冲撞。

你则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漂亮又有些眼熟的大姐姐,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她兴许是见你良久不开口,略微气恼地站起身子,几步走到你面前,白玉般的手指在夜空中好似闪着光辉,轻轻勾了勾。

你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感觉自己腰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着,飘到她面前。

你手足无措地样子极大地取悦了她。

铃鹿御前看着你慌张的眼神轻轻笑了笑,你则看着大美人突如其来的微笑更加不知所措,楞楞地看着她好看的笑容,傻傻地跟着笑。



铃鹿御前抬手勾起你的下巴。

“真是可爱的小姑娘。”她轻快地说,“要加入我海国的行列吗?”




TBC.

姐姐康康我——


当年明月
坐坐免费的公交

坐坐免费的公交

坐坐免费的公交

我是一只喵

一小姑娘与德云社(四十七)

私设预警         时间线记不太清了             垃圾文笔          轻点批评             请勿上升正主

周六...

私设预警         时间线记不太清了             垃圾文笔          轻点批评             请勿上升正主

周六早上九点,换了身轻便的衣服,拿着手机就出门了。篮球场也不远就溜达着过去,路上问了问吴炎到哪了,催了催楚涵钰,就到了。早上九点多,天气不错,太阳没有很大,还刮着微风,篮球场上沈泽顾风还有几个人已经到了,他们在压腿热身。顾风直起身子拍了拍沈泽的肩膀,“嘿,哥们,别紧张,放轻松。”沈泽深呼吸,告诉自己不紧张,瞟见你了,对你露出虎牙笑,挥挥手“嘿,王若芸!”

大好的天气,还有这一群阳光帅气的小哥哥,这个景色真是赏心悦目,让人心情更好了。你走过去,看他们人应该到齐了,你们这就你来了,有些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我们迟到了。”沈泽赶紧说“没有没有没有!”顾风好笑的搭上沈泽的肩,“若芸,你们没迟到,是这哥们让我们八点多就来了,不是你们的事儿。”你听顾风说这话,有些疑惑的问,“你来那么早干什么?早上这儿的早点好吃吗?”沈泽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不是第一次约女生出来玩么,不能迟到。”你听出来这哥们是想留个好印象,就开玩笑说“女生?这儿哪有女生?”看他们迷惑的眨着眼睛,“奥,对,我闺蜜是女生。我好像也是。”沈泽刚才有些紧张现在被你一开玩笑好些了。

你跟沈泽他们聊天,有十来分钟,那两位皇上才姗姗来迟,吴炎跟楚涵钰是一块儿来的,他俩到的时候,也没有十点,你们都是专门提早来的,就是有人提的太早了。他俩来的时候,你扭过去接他俩了,没看到顾风一直用胳膊捅咕沈泽。“介绍一下,这是我搭档吴炎。”吴炎跟沈泽顾风上次见过了,就只简单的打了个招呼,但是你总莫名觉得吴炎对沈泽有点意见,吴炎看沈泽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善啊。“这是我闺蜜,叫楚涵钰。”楚涵钰在没有那么熟的人面前,那也是乖乖的小仙女,顾风先打了招呼,笑的一脸人畜无害,“姑娘你好,我叫顾风”还拉了一下沈泽,“这是我哥们”撞了一下沈泽,沈泽赶紧说“我叫沈泽。”楚涵钰对他俩笑了笑,“你们好。”没人注意到沈泽红了的耳朵,除了,吴炎。

吴炎第一次见沈泽,没有多说几句话,还把聊的正嗨的你拉走,后来在学校几次遇见他,吴炎也只是礼貌的回应沈泽的招呼,偶尔有一次你们一起的时候还是会刻意提醒你,让你别再聊了,因为他不喜欢对面沈泽顾风看你时非常兴奋的目光,这让吴炎觉得他们是在打你的主意,所以对他们的态度可能会有一些不温柔。但是刚才,你没看见顾风捅咕沈泽,他可是看见了,还有那个谁也没注意到的沈泽红了的耳朵,是因为楚涵钰对他笑了,看到这吴炎心里的防线才放下来,“原来不是打王若芸的主意啊。”

楚涵钰是一个血统非常纯正的体育白痴,她只是喜欢看帅气小哥哥而已,顺便来给你俩加油的,只不过这油加得有些敷衍而已。你们在哪比得热火朝天,坐着的楚涵钰撑着头,眼睛冒星星的犯花痴,就差没流口水了,“啊,好帅啊!”顾风那边也很崩溃啊,“大哥!你能不能别老往那边看!人没跑!好好坐在那呢!!”恨不得一巴掌呼他脸上让他清醒清醒!

休息的时候你还纳闷,沈泽今天怎么有些不在状态的样子,感觉顾风就要被逼疯了。从楚涵钰手里拿过水,“怎么样?小爷我帅不帅?”楚涵钰非常敷衍的说“帅,很帅,非常帅。”你很不爽的问,“那几个小哥哥呢?”“我的妈呀!”然后捂脸犯花痴,等她抬起头就看到你一脸幽怨的看着她,赶紧摸摸头,“他们都是浮云,你才是正宫。”你傲娇的撇开头,“哼。”旁边的吴炎,“为什么三个人的电影我却不能拥有姓名。”

后来沈泽恢复正常了,是因为顾风添油加醋的给他描绘了,他上半场心不在焉打的有多难看,让他瞬间恢复正常。主要就是怕在楚涵钰面前丢人。打球打了一上午,吴炎心里没有警戒线了,对他们也像跟正常朋友一样了,楚涵钰也跟他们熟了,你心里本来就没啥事也很开心,沈泽见到了楚涵钰,还有了微信,乐的跟花一样,顾风完全是一副老父亲看到自己儿子出息了的自豪样。一句话,大家玩的都很开心。

搭档小剧场

初中的时候,你跟吴炎不是一个班的,见得机会不多,但是感情还是很好。

那时候你们班有个男生特讨厌,整天嘴里不干净,看见谁都是一副酸不拉几的样子,不说好话,天天议论这个议论那个,遇到他之前你都不知道一个男生嘴竟然可以这么脏。你属于那种挺招人喜欢的,跟老师同学的关系都挺不错的,真的每次都可以听到那个男生“有什么可拽的,也不知道一天天装啥呢,觉得自己可厉害了是吧。”这还是能听的话,别说那些不能听的了。

你都忍了,想着不想跟这种人计较,掉分儿,谁知道这人特么得寸进尺,在外面也对你说那些难听话,还当着你的面,你真的受不了了,“你特么是不是有病!”你刚骂了一句,还没干什么呢,吴炎就不知道从哪出来了,揪住那男生的衣服,“你特么把嘴巴放干净点!再乱说话我让你好看!”你都不得不说,那时候吴炎简直A爆了!看看现在,你摇摇头,那个霸气侧漏的人绝对不是吴炎。

大家肯定已经知道沈泽的定位了,哈哈哈,你们都没有猜对哦,这个其实你仔细看就能发现前面有提示的,这个真的不是我心血来潮定的,写之前就想好了的。这章是可以磕到搭档cp糖的呢!请搭档cp粉们高调磕糖,不用掩饰!

新人卑微求点赞评论。拜托拜托拜托拜托拜托!!!!

寄宿在日落

姑苏地处江南,入耳之声皆是绵软绵软的。两艘船迎面撞到了一起,翻了几坛子糯米酒,连两个船家理论起来都仿佛莺莺呖呖。

云梦多湖,却少有这种水乡小镇。魏无羡看得稀奇,掏钱买了两坛子糯米酒,递了一坛给聂怀桑,道:“姑苏人说话嗲嗲的。这哪是在吵架,去看看云梦人怎么吵架的,能把人吓死。喝吗?

不多作停留,乘了十几条细瘦的小船,朝水祟聚集地划去。渐渐地两岸民居越来越少,河道也静谧起来。魏无羡聂怀桑占着一条船,边比谁划得快,边听此地水祟相关事宜。这条河道通往前方一片大湖泊,名叫碧灵湖。

彩衣镇数十年来从未有水鬼作祟,近几个月却有人在这条河道和碧灵湖频频落水,货船也莫名沉水。

前几日,蓝曦臣在此布阵撒...

姑苏地处江南,入耳之声皆是绵软绵软的。两艘船迎面撞到了一起,翻了几坛子糯米酒,连两个船家理论起来都仿佛莺莺呖呖。

云梦多湖,却少有这种水乡小镇。魏无羡看得稀奇,掏钱买了两坛子糯米酒,递了一坛给聂怀桑,道:“姑苏人说话嗲嗲的。这哪是在吵架,去看看云梦人怎么吵架的,能把人吓死。喝吗?

不多作停留,乘了十几条细瘦的小船,朝水祟聚集地划去。渐渐地两岸民居越来越少,河道也静谧起来。魏无羡聂怀桑占着一条船,边比谁划得快,边听此地水祟相关事宜。这条河道通往前方一片大湖泊,名叫碧灵湖。

彩衣镇数十年来从未有水鬼作祟,近几个月却有人在这条河道和碧灵湖频频落水,货船也莫名沉水。

前几日,蓝曦臣在此布阵撒网,本以为能捉住一两只,谁料想一连捉了十几只水鬼。将尸体面目洗净带往附近镇上询问,竟有好些尸体没人认领,当地无人认识。

昨日再次布阵,居然又捉住不少。魏无羡道:“要说是在别的地方淹死,顺水飘到这里来的,也不大像。水祟这东西认域,通常只认定一片水,便是他们淹死的地方,很少离开的。”

蓝曦臣点头:“不错,我也觉得此事非同小可。”

魏无羡道:“泽芜君,水鬼都聪明得很。这样划船慢慢找,万一它们一直躲在水底不出来,岂不是要一直找下去?找不到怎么办?”

蓝曦臣道:“找到为止。职责所在。”

魏无羡道:“就用网抓?”

…………(不想复制了)

此时,船只已飘至碧灵湖的中心。湖水颜色极深,墨绿墨绿。忽然,魏无羡微微抬头,道:“现在立刻回去。”

蓝曦臣道:“为何?”

魏无羡道:“水中之物是故意把船引到碧灵湖中心来的。”话音刚落,所有人感觉船身猛地一沉。水流迅速蔓延入船,魏无羡忽然发现

,碧灵湖的湖水已经不是墨绿色了,而是接近黑色。尤其是接近湖中心的地方,四周不知不觉生出了一个巨大漩涡,十几只船都顺着漩涡正在打转,边转边往下沉,就像要被一只黑色的巨嘴吸下去!出鞘声铮铮响成一片,各人陆陆续续御剑而起。

魏无羡一把抓住聂怀桑的手,带到剑上。

多带了一个人,他脚下剑身陡然一沉,然而仍在上升。可没上升多久,那边忽然传来一股大力,险些把魏无羡从剑上拉下来。

那个黑色漩涡里,漩涡愈转愈急,从碧灵湖里传来的吸力越来越大,魏无羡这把剑胜在轻灵奇巧,恰恰弱在力量不足,几乎生生被压到了逼近湖面的低空。

魏无羡连忙稳住身形,对身后的聂怀桑道:“抓稳了。”

魏无羡加深灵力,随便飞到半空,下方拉力猛然加深,魏无羡神色一变,右手随意一抓一柄长剑紧握手中,剑柄乃是以经过密法炼制的纯银所锻造,剑身极薄,澄澈透明,散发着冰雪寒气,却削铁如泥,因此整把剑看似轻灵,似有仙气飘逸,实则极有分量,等闲之辈甚至根本无法挥动。

魏无羡拉着聂怀桑的手臂,两人一跃跨上避尘,稳步向上飞,把随便收了起来。

“泽芜君,是水行渊,先行回去吧。”



寄宿在日落

一连过去十几天,期间魏无羡抄了无数次家规,却依旧孜孜不倦的犯蓝氏家规,让人很难理解,同时还帮聂怀桑一众人做小抄,度过了默写。

今日聂怀桑竟大喜过望地来找他:“魏兄,你真真鸿运当头,老头子昨夜就去清河赴我家的清谈会啦。这几日不用听学了!”

“当真?走,叫上他们,我就不信蓝家这座山上还找不出几只小山鸡来。”人勾肩搭背,路过云深不知处的会客厅雅室,魏无羡忽然“咦”了一声,顿住脚步,雅室中迎面走出数人,这几人身穿蓝家校服,个个素衣若雪,缓带轻飘。为首之人身长玉立,腰间别着佩剑,神情温文尔雅。可魏无羡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蓝曦臣道:“这位是?”

魏无羡行一礼:“云梦魏无羡。”

蓝曦臣还礼,聂怀...

一连过去十几天,期间魏无羡抄了无数次家规,却依旧孜孜不倦的犯蓝氏家规,让人很难理解,同时还帮聂怀桑一众人做小抄,度过了默写。

今日聂怀桑竟大喜过望地来找他:“魏兄,你真真鸿运当头,老头子昨夜就去清河赴我家的清谈会啦。这几日不用听学了!”

“当真?走,叫上他们,我就不信蓝家这座山上还找不出几只小山鸡来。”人勾肩搭背,路过云深不知处的会客厅雅室,魏无羡忽然“咦”了一声,顿住脚步,雅室中迎面走出数人,这几人身穿蓝家校服,个个素衣若雪,缓带轻飘。为首之人身长玉立,腰间别着佩剑,神情温文尔雅。可魏无羡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蓝曦臣道:“这位是?”

魏无羡行一礼:“云梦魏无羡。”

蓝曦臣还礼,聂怀桑声如蚊讷:“曦臣哥哥。”

蓝曦臣道:“怀桑,我前不久从清河来,你大哥还问起你的学业。如何?今年可以过了吗?”

聂怀桑道:“大抵是可以的……”他如打了霜的蔫瓜,求助地看向魏无羡。

魏无羡嘻嘻而笑:“泽芜君,你们这是要去做什么?”蓝曦臣道:“除水祟。人手不足。”

魏无羡忙道:“慢慢慢。捉水鬼,我会呀,泽芜君捎上我们成不成?这几天又不用听学。”

蓝曦臣笑着道:“也好,那多谢了。准备一下,一同出发吧。怀桑可同去?”

聂怀桑虽然想跟着一起去凑热闹,但遇见蓝曦臣便想起自家大哥,心中犯怵,不敢贪玩,道:“我不去了,我回去温习……”如此作态,巴望下次蓝曦臣能在他大哥面前多说几句好话。

“哎呀,聂兄这就不对了,捉水鬼也是可以锻炼的,聂宗主知道了,不会说你的。”

“魏公子说的是。”

“那,到那时,魏兄可得保护好我。”聂怀桑说完,魏无羡耳边传来了一句:“还请含光君好好保护我这个柔弱男子喽。

“当然。内个,请问泽芜君,蓝家,有没有一个叫蓝湛的人?”魏无羡看着蓝曦臣道。

“蓝湛?没有。”

“多谢泽芜君,我们先回去准备了。”

寄宿在日落

一只脚跨过墙岩翻身坐在屋檐上,一身紫衣,一手拿剑,一手提着两坛天子笑,在四处张望,不知在瞧什么,眼中的光芒暗淡下来。

突然,心口传来的疼痛让他脸色一变,手中的天子笑脱手,沿着屋檐滚下,跌落在地,酒撒了一地。手死死的攥着胸前的衣襟,额头上的冷汗直冒。

酒打碎的声音引来了不远处巡查的蓝氏子弟。

“夜归者不过卯时末不允入内。”

魏无羡看着眼前身着蓝氏校服的子弟,耳边回荡起几句话:“夜归者,不过卯时末不得入内,把脚收回去。”

“云深不知处禁酒,罪加一等。”

“蓝湛。”魏无羡呢喃道,眼前一黑,从屋檐上滚了下去,蓝氏子弟连忙去接。

“思宇,去请一个医师。”为首的弟子扶着魏无羡,对身后的弟子道...

一只脚跨过墙岩翻身坐在屋檐上,一身紫衣,一手拿剑,一手提着两坛天子笑,在四处张望,不知在瞧什么,眼中的光芒暗淡下来。

突然,心口传来的疼痛让他脸色一变,手中的天子笑脱手,沿着屋檐滚下,跌落在地,酒撒了一地。手死死的攥着胸前的衣襟,额头上的冷汗直冒。

酒打碎的声音引来了不远处巡查的蓝氏子弟。

“夜归者不过卯时末不允入内。”

魏无羡看着眼前身着蓝氏校服的子弟,耳边回荡起几句话:“夜归者,不过卯时末不得入内,把脚收回去。”

“云深不知处禁酒,罪加一等。”

“蓝湛。”魏无羡呢喃道,眼前一黑,从屋檐上滚了下去,蓝氏子弟连忙去接。

“思宇,去请一个医师。”为首的弟子扶着魏无羡,对身后的弟子道。

“是。”

…………

“这位公子有众多暗伤,虽然现今没有大碍,但是郁结于心,如果不把这心结解开,恐怕,会牵连旧伤发作,为时就难说了。”

“多谢医师。”

“继续去巡夜。”

“是。”

wegduvj
画不出来东西了OVO

画不出来东西了OVO

画不出来东西了OVO

当年明月

5.4青年节恰好是今天,今天起的比较早,天气不冷不热,虽然前两天已经回过家,但今天还是要提醒一下自己,30了

5.4青年节恰好是今天,今天起的比较早,天气不冷不热,虽然前两天已经回过家,但今天还是要提醒一下自己,30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