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济源

3956浏览    1045参与
寄宿在日落

一样的蓝公子?!

魏无羡加深灵力,随便飞到半空,下方拉力猛然加深,魏无羡神色一变,右手随意一抓一柄长剑紧握手中,剑柄乃是以经过密法炼制的纯银所锻造,剑身极薄,澄澈透明,散发着冰雪寒气,却削铁如泥,因此整把剑看似轻灵,似有仙气飘逸,实则极有分量,等闲之辈甚至根本无法挥动。

魏无羡拉着聂怀桑的手臂,两人一跃跨上避尘,稳步向上飞,把随便收了起来。

“泽芜君,是水行渊,先行回去吧。”

“多谢魏兄了。”

“聂兄这就客气了,是我把你拉来的,怎么说也得让你安全。”

聂怀桑不在说话,只是笑了笑,等着和魏无羡一起落到岸边。

“……等等。”魏无羡止住了动作,把聂怀桑交给蓝曦臣:“泽芜君,麻烦你载一下聂兄,水里好像有别的...

魏无羡加深灵力,随便飞到半空,下方拉力猛然加深,魏无羡神色一变,右手随意一抓一柄长剑紧握手中,剑柄乃是以经过密法炼制的纯银所锻造,剑身极薄,澄澈透明,散发着冰雪寒气,却削铁如泥,因此整把剑看似轻灵,似有仙气飘逸,实则极有分量,等闲之辈甚至根本无法挥动。

魏无羡拉着聂怀桑的手臂,两人一跃跨上避尘,稳步向上飞,把随便收了起来。

“泽芜君,是水行渊,先行回去吧。”

“多谢魏兄了。”

“聂兄这就客气了,是我把你拉来的,怎么说也得让你安全。”

聂怀桑不在说话,只是笑了笑,等着和魏无羡一起落到岸边。

“……等等。”魏无羡止住了动作,把聂怀桑交给蓝曦臣:“泽芜君,麻烦你载一下聂兄,水里好像有别的东西,我去看看。”

“魏公子,还不知是何物,不可莽撞。”

“魏兄……”

“我能感觉到,他对我没有恶意,而且……,他对我很重要。”魏无羡攥着心口的衣物,微敛着眼睑,让人看不清神色。

“曦臣哥哥,魏兄。”

魏无羡对着聂怀桑和蓝曦臣笑了笑,转身向湖中心掠去。

脚踩避尘,手拿随便,挥向不断攻击着自己的黑雾。黑雾不断的蔓延,在打破,黑雾不断,魏无羡的灵力却在消耗,有时会打到身上,划下一指宽的口子,直到一阵蓝光直冲云霄,所有黑雾瞬间销声匿迹。

所有人都被蓝光刺的忍不住遮住了眼,唯有魏无羡直愣愣的看着前方。

强光退散,一条冰蓝色的长龙在天空中盘旋,长龙渐渐靠近魏无羡,幻化成一名男子模样。




阿基师

求父母爱情的文

有没有人写克劳德的爱情故事呀,求求了,好像要啊。😭😭😭😭😭

有没有人写克劳德的爱情故事呀,求求了,好像要啊。😭😭😭😭😭

九璃夜

大概算得上是古文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深山老林,隐居避世,原是无人之境 ,倒大有“人”在


一袭青衫,白衣胜雪,那人折扇轻摇,言笑晏晏,古琴声铮铮,清茶浅尝,琵琶声切切,好一曲琵琶行,台上伶人水袖舞,唱罢锁麟囊,台下叫好声连绵不绝,一人浅笑不以为意,伶人退台,四面忽闻虞姬悲切声,原是一曲霸王别姬. 


转台下,说书人面带笑容,明为一届书生却开口与那虞姬相应,凤眸中折出锋利锐气,隐隐竟有腾龙之势,风水师的寻龙尺直指那人,口中念叨旁人听不懂的话语,一曲唱罢 说书人拱手致歉道“多有冒犯”,台上的虞姬走下牵住那人的手隐去.


台旁一家酒馆酒旗飘扬,小二忙着倒酒,身后有着狐尾虚影,九尾灵狐居于此间,...

深山老林,隐居避世,原是无人之境 ,倒大有“人”在


一袭青衫,白衣胜雪,那人折扇轻摇,言笑晏晏,古琴声铮铮,清茶浅尝,琵琶声切切,好一曲琵琶行,台上伶人水袖舞,唱罢锁麟囊,台下叫好声连绵不绝,一人浅笑不以为意,伶人退台,四面忽闻虞姬悲切声,原是一曲霸王别姬. 


转台下,说书人面带笑容,明为一届书生却开口与那虞姬相应,凤眸中折出锋利锐气,隐隐竟有腾龙之势,风水师的寻龙尺直指那人,口中念叨旁人听不懂的话语,一曲唱罢 说书人拱手致歉道“多有冒犯”,台上的虞姬走下牵住那人的手隐去.


台旁一家酒馆酒旗飘扬,小二忙着倒酒,身后有着狐尾虚影,九尾灵狐居于此间,对着那人道一声久等了.


小二直起身子望着深山中的竹林,风吹竹叶朔朔,水淋山石哗哗,万物有灵,林中一木屋传出悠扬笛声,琴瑟和鸣,宛若一幅水墨画,丹青之色映帘,八卦镜照出浮世繁华,幽冥游此间,风水师执手乾坤观阴阳,待穿堂风吹过,笑道,原来如此,缠山藏风解在关锁,天道触动落惊雷,然那人举止从容,提笔刻木:


寻龙千万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关门若有千重锁,定有王侯居此间. 

司马面条

我来shi了


妈蛋填可久以前的坑了

有能力的小伙伴能来b站看看人吗→BV1eK411n75b

😫😫😫

我来shi了


妈蛋填可久以前的坑了

有能力的小伙伴能来b站看看人吗→BV1eK411n75b

😫😫😫

愿九欢

这周五,我们班三个“基佬”中的一个突然跟我说:“了昨天帅(化名)把泽(化名)弄哭了,没哄好。”

        我:What? 

        “那家伙不哄,让我哄,昨天没哄好,今天再来哄哄。”

        excuse me? 是我想多了,还是你说多了? 

这周五,我们班三个“基佬”中的一个突然跟我说:“了昨天帅(化名)把泽(化名)弄哭了,没哄好。”

        我:What? 

        “那家伙不哄,让我哄,昨天没哄好,今天再来哄哄。”

        excuse me? 是我想多了,还是你说多了? 

云深不知处.

丁墨

丁墨大大的文有目共睹的好,剧情与肉并存,星际文设定吸引人,有些故事涉及黑道之类的,比较黑暗。用词也很大胆,肉香四溢,但剧情同时在线。文风属于开放型的,格局较大,悬疑探案写的很好,故事转折也很巧妙,一环扣一环,偶尔有小清新文,发挥空间大,一个字,棒

🈶+推荐 

《慈悲城》黑道文(麻辣)强强

《独家占有》星际文,混血外星人男主+时光族可爱女主

《枭宠》星际黑道结合版,故事从女大学生苏弥在陌生星球醒来开始,讲述了她与暗黑强势的男主从强取豪夺的宠物,发展到互相试探的上下级,最终成为真心相爱的情侣的感人故事。同时也是一部恢弘壮丽的战争英雄传奇。【复制编辑文案】

《他来了,请闭眼》悬...

丁墨大大的文有目共睹的好,剧情与肉并存,星际文设定吸引人,有些故事涉及黑道之类的,比较黑暗。用词也很大胆,肉香四溢,但剧情同时在线。文风属于开放型的,格局较大,悬疑探案写的很好,故事转折也很巧妙,一环扣一环,偶尔有小清新文,发挥空间大,一个字,棒

🈶+推荐 

《慈悲城》黑道文(麻辣)强强

《独家占有》星际文,混血外星人男主+时光族可爱女主

《枭宠》星际黑道结合版,故事从女大学生苏弥在陌生星球醒来开始,讲述了她与暗黑强势的男主从强取豪夺的宠物,发展到互相试探的上下级,最终成为真心相爱的情侣的感人故事。同时也是一部恢弘壮丽的战争英雄传奇。【复制编辑文案】

《他来了,请闭眼》悬疑探案

。。。等等

薄野景行

小帆的购物分享第一弹- ̗̀(๑ᵔ⌔ᵔ๑)

和我的小姐妹们分享一下最近购入的好物8!

本期购物分享主要是护肤类的喔!

🍓🍓P2:是绽妍的控油平衡水乳(绿色壳壳的),我查了一下成分,比较安全可靠,因为前段时间刷酸把脸弄烂了,靠这个来修复一下下,效果着实不错,修复力max!推荐烂脸期姐妹们试试!(尤其适合油皮+敏感肌)!

🍓🍓P3:脸脸修复差不多的时候,还是没忍住购入水杨酸洁面5555,又油又敏感真是太难啦[哭惹R],这个洁面我买的是分装(刚买的时候怕太刺激,想先试试),Cerave家好像有个缓释技术什么的,反正我用下来没有感觉很刺激,清洁力也狠棒!会回购!

🍓🍓p4:域发家的洗发水和护发素,买之前做功课的时候发现评论两...

和我的小姐妹们分享一下最近购入的好物8!

本期购物分享主要是护肤类的喔!

🍓🍓P2:是绽妍的控油平衡水乳(绿色壳壳的),我查了一下成分,比较安全可靠,因为前段时间刷酸把脸弄烂了,靠这个来修复一下下,效果着实不错,修复力max!推荐烂脸期姐妹们试试!(尤其适合油皮+敏感肌)!

🍓🍓P3:脸脸修复差不多的时候,还是没忍住购入水杨酸洁面5555,又油又敏感真是太难啦[哭惹R],这个洁面我买的是分装(刚买的时候怕太刺激,想先试试),Cerave家好像有个缓释技术什么的,反正我用下来没有感觉很刺激,清洁力也狠棒!会回购!

🍓🍓p4:域发家的洗发水和护发素,买之前做功课的时候发现评论两极分化,但是为了我滴油头还是买了hhhh。总体用下来还是蛮棒滴,没有踩雷,因为我的头发属于头天洗第一天就有点油那种类型,这个控油和清洁能力都不错。洗发水没有什么味道,护发素有淡淡的花香,给人一种安心的感jio。

🍓🍓P5:水之蔻的脱毛膏和Kosmea的小紫瓶。

先来说说脱毛膏8。本“毛手毛脚”又怕痛星人终于尝试脱毛膏啦!!简直是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好吗!这个也没踩雷!我现在腿上试了一下,脱毛效果还可,味道没有很刺鼻,会尝试回购!

接着是Kosmea的小紫瓶。这个小紫瓶是被我超爱的一个博主种草滴,买之前也好好做功课啦,好像是集美白与修复于一体的精油。怎么说呢,美白暂时没看出来(用了五分之一),但是修复能力杠杠滴,姐妹们啥也别说,冲就是了。但是油皮要注意用水油水的方法好好让精油吸收哦~不然会长小闭口滴!

好啦~今天的购物分享就是这样啦,姐妹们下期再见啦~




Shimokoshi

【yys乙女】我在幼儿园当助教

ooc警告

内含茨木童子/鬼切/玉藻前

百 鬼 幼 儿 园

求个欢乐评论


茨木童子


百鬼幼儿园的大家都知道。

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总是形影不离。

跟连体婴相比只有生理上的不同。

一白一红两个团子每天总是凑在一次嘀嘀咕咕,时不时发出嬉笑声。

当然,嬉笑声过去,就会有酒吞愤然捶打茨木的怒吼声和茨木软软求饶的声音。


此时作为助教的你只能上前劝架,好笑地看两个小团子一个气鼓鼓一个泪汪汪。

“呜、呜呜……”茨木一手捂着脸,“挚友、挚友……”

“哼。”酒吞童子皱着眉闭上眼睛,扭头不愿看他。


“呜呜……”茨木...

ooc警告

内含茨木童子/鬼切/玉藻前

百 鬼 幼 儿 园

求个欢乐评论






茨木童子


百鬼幼儿园的大家都知道。

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总是形影不离。

跟连体婴相比只有生理上的不同。

一白一红两个团子每天总是凑在一次嘀嘀咕咕,时不时发出嬉笑声。

当然,嬉笑声过去,就会有酒吞愤然捶打茨木的怒吼声和茨木软软求饶的声音。


此时作为助教的你只能上前劝架,好笑地看两个小团子一个气鼓鼓一个泪汪汪。

“呜、呜呜……”茨木一手捂着脸,“挚友、挚友……”

“哼。”酒吞童子皱着眉闭上眼睛,扭头不愿看他。



“呜呜……”茨木童子泪汪汪地看向一旁看热闹的你,金色的眸子被水朦胧,眼角还泛着淡淡地粉色,在小朋友白嫩嫩的脸上格外明显。

“老师……”他松开了捂着脸的手,怯怯地去拽你的衣角,还左右晃动着,“老师、挚友、挚友他又生我的气了……”

说着还狠狠一抽鼻子,小嘴张开开始嚎。


你表示自己受不住着小团子的可爱暴击,慌忙揉了揉他蓬松的白发,低声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既然你们是挚友,那他一定会原谅你的嘛。”

“不过……”你还真是有些好奇,“你们两个是因为什么吵起来的呢?”



茨木小脸一红,小手开始攥着衬衫上衣的衣摆,局促不安地吞吞吐吐:“我、我……”

“嗯?”



“我跟挚友说,老师收下了我之前送给老师的花,但是红叶姐姐没有收下挚友给他的花。”小团子一本正经地抬起头对上你的眼睛,金眸里好像闪着精光,“所以,老师喜欢茨木,但是红叶姐姐不喜欢挚友!”

“所以挚友只要和我玩就好了!”他笑嘻嘻地歪歪头,“有挚友和老师……嘿嘿,好幸福。”




酒吞童子气不过又打了他一拳。

你则捂着嘴笑得很开心。

这小团子。








鬼切



初来乍到的他对于百鬼幼儿园的一切都很陌生,陌生之余,更有着对一切的警惕和过分紧张,身旁丝毫的风吹草动都能引起他一阵的紧绷,鎏金的眸子里满是严肃与警惕,连呼吸声都放轻了,肉乎乎的小手搭在腰间的佩刀上,俨然一个小小武士。


作为助教,你自然是听说了他来到百鬼幼儿园的原因。心疼之余还十分欣慰——这小崽子还挺乖巧的。

比其他崽子乖多了。

最起码吃午饭的时候,他是最乖的。


没有像面灵气小朋友那样需要抱着一口一口哄着喂,也没有像大天狗一样需要追着他不敢让他多吃,更没有像某两个连吃饭都要打一架的红白达摩团子一样。


鬼切会安安生生地端着自己的小碗,做得端端正正,一声不吭地埋头吃饭,肉乎乎的小脸会在塞满米粒的时候鼓起来,偶然间抬起来四处巡视一番,好似刚刚找到食物的小仓鼠,眼睛还在滴溜溜地转。

吃完饭后,跳下椅子嘚嘚朝你跑过去,双手递给你碗,小脸微微发红,眼睛里充满了期待与紧张:“老、老师!我吃完了……”



你笑着揉揉他的头发,接过碗:“切切真棒!”

他兴奋却又小心翼翼地笑了,脸涨的通红,眼睛也在闪着光,狠狠一点头便要跑开。

你却发现小团子白嫩的侧脸上还沾着一粒米粒,慌忙叫住他:“等一下,鬼切。”

他不解地转过头,随即柔软的触感抚过脸颊,那是他未曾感受过的柔软。

你用手帕擦去他嘴角的饭粒:“好啦,可以去玩了。”

说着还轻轻点了点他的鼻子:“小家伙。”



他的脸涨的通红,朝你几不可闻地说:“谢谢……”

然后快速一鞠躬,又快速跑掉了。

你捂着嘴笑看他慌忙离去的身影。







玉藻前


小崽子们的午睡时间就是你这个助教最惬意的时间,坐在榻榻米上一边扇着凉风一边翻着话本,偶尔抬头看看哪个小崽子踢被子了再起身帮他重新盖好,还能看着崽子们可爱的睡眼养养眼。

幸福。

你这样想着,愉快地将书翻到下一页。



玉藻前同学直愣愣地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开始掉眼泪。

“呱呱……”

他喃喃地说着,然后就开始小声地抽泣,甚至越哭越起劲儿,连肩膀都在抽动着,哭得很是伤心。

你心头一惊,悄悄走过去环住他的肩,轻声问道:“怎么了?玉藻前同学?”


他抬起头看向你,含着泪的鎏金色眼眸汪汪地看着你,眼角带上一抹殷红,好似是一滴一滴掉落的泪珠擦出来的痕迹。

“呜、呱、呱呱……”他的声音带上了鼻音和哭腔,求助性地攀上你的衣角,“呱呱被冻住了!呱呱、呱呱……”

你了然,一边顺着他的头发,一边轻声安慰:“没事的没事的,玉藻前是做噩梦了吧?呱呱已经得救了哦?没事了,没事了……”



他的情绪在你的安抚下渐渐平稳,回想起刚刚自己的失态不禁有些不好意思,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尖:“老师、我……”

你调皮一笑:“玉藻前同学是真的重情重义哦。”


他脸微微红:“才、才没有呢!”

说完气鼓鼓地重新摔回到被子里闷闷地说:“我要继续睡觉了。”


你不禁好笑地附和他,正起身准备回去看自己的话本,却又被小手抓住衣角。

玉藻前的眼神飘向远处又飘过来:“我好像……睡不着了。”


你强忍着大笑出声的念想,颤抖着声音:“啊,这样吗……”

他紧紧闭着嘴看你,手上的力道又重了几分。

你叹了口气:“枕在我腿上睡吧,我哄你睡觉,好不好?”



他愉快地将小脑袋移到你的大腿上,安安分分地闭上了眼睛,颤抖的睫羽显出他此刻内心的紧张,但也强硬着语气:“那、那就麻烦你了。”

你轻声给他唱着歌,拍打他的背。


不一会儿啊,幼稚鬼睡着了。



TBC.

切——切——太——可——爱——了——

大舅的新衣服我好爱

百鬼幼儿园冲冲冲!!

Shimokoshi Riko

【文野乙女】优等生

ooc警告

200fo侧侧

武侦宰×国中优等生你

腿 交 颜 🐍

见评论


夏季的天气自然多变无常,明明已经阳光明媚了一大早,到了下午却又变了天。蔚蓝的天空渐渐被阴沉的乌云遮盖,天边的晚霞却又染上一层粉,泛着温暖的光。

太宰治好整以暇地在街上溜达,靠在路边的树上,扬了扬下巴看向路对面坐落的学校。

“还有……20分钟左右?”他心里默默算着,嘴角慢慢提了起来。


还有20分钟左右,他就可以接自家小姑娘回家了。


昨天收到你的信息的时候,他是惊讶的。


“明天我爸妈出差哦?可以去你家借宿一晚吗?”

“哎...

ooc警告

200fo侧侧

武侦宰×国中优等生你

腿 交 颜 🐍

见评论






夏季的天气自然多变无常,明明已经阳光明媚了一大早,到了下午却又变了天。蔚蓝的天空渐渐被阴沉的乌云遮盖,天边的晚霞却又染上一层粉,泛着温暖的光。

太宰治好整以暇地在街上溜达,靠在路边的树上,扬了扬下巴看向路对面坐落的学校。

“还有……20分钟左右?”他心里默默算着,嘴角慢慢提了起来。


还有20分钟左右,他就可以接自家小姑娘回家了。



昨天收到你的信息的时候,他是惊讶的。



“明天我爸妈出差哦?可以去你家借宿一晚吗?”

“哎是吗,那太好了——”他回复道,“我好想小姐了呢,小姐学业太繁忙,都一直没法见到小姐呢。”

“抱歉抱歉,最近在准备升学考QAQ”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好好学习吧小姐,不过不要太勉强累到自己哦,我会心疼的。”


太宰治撑着头看着屏幕笑开了,他甚至能想到在另一端的你脸颊微红神采飞扬的样子,还要故作严肃地清清嗓子。

真是可爱啊,小姐。



一声清脆的放学铃声拉回他的思绪,太宰治站定身子,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朝校门口张望。三三两两的人群渐渐从校门口涌出,宁静的校园也在此刻恢复了生机与热闹,繁忙了一天的学子们或是笑着或是蹙着,谈笑风生之间洋溢着满怀的激昂。

太宰治眼睛一亮,摇了摇手。


你自然是看见他了,和身旁友人告别,在友人一脸玩味的表情中快步朝他跑来,连人带书包扑进了他双臂张开的怀抱。

“辛苦了,小姐。”他拎过你的书包,一手牵起你的手十指相扣,朝你眨眨眼,“学习了一天很辛苦吧?要和我一起殉情吗?”

“我要喝波子汽水——”你习以为常地忽略他的殉情邀请,晃了晃他的手臂催促他赶快回去,“快点走啦,周末有很多练习要做哦。”

“好好。”他又攥紧了几分你的手,语气夹杂着几分宠溺,“我的优等生小姐。”

你朝他吐了吐舌头,低头看地砖上投射出你二人被夕阳拉长的影子。

肩靠着肩,并肩而行。





你本觉得就算不去买波子汽水,只在街上和他一起漫步就很开心了,结果突然的下过来的一场暴雨打乱了你们的行程,他带着你在雨里奔跑着,躲到路边便利店的门口。

“啊嚏!”你弯腰打了个喷嚏,下意识搓了搓胳膊。身上布料本来就透的校服衬衣被雨水冲刷后紧紧贴着身体,被风一吹一股寒意边从外到内包裹住你。

你在心里暗骂到,又搓了搓胳膊,刚想叫太宰治快点买完东西好快回家洗个热水澡,一抬头就对上了一个令你作呕的目光。


一个秃顶的中年男子站在不远处,他的目光好似虎皮膏药一样紧紧贴着黏着你的身躯,黏着你被湿透的衬衫勾勒出的优美的身体曲线。他脸上挂着猥琐的笑容,暧昧又毫不掩饰地打量你的胸前和校服短裙下露出的白花花的大腿,令你恶心地想吐,又有一时不知所措。



“小姐很冷吗?”太宰治轻声说着,边说边脱下大衣搭在你的肩上,顺势将你挡个严严实实,揽过你的肩。

你感激地看向他,却发现他的视线死死地盯着那个男人。

大概是气场的作用,那个中年男子感受到了太宰治所散发出来的不好惹的气息,不满地收回了眼神,“哼”了一声推门离开。

太宰治圈在你肩上的力道又加了几分。


“给,波子汽水,刚刚帮你拿好了。”他放轻了语气递给你瓶子,“回去吧。不然一会儿改感冒了哦?”





一到家你便大呼小叫着跑进浴室,顺手拎过自己上一次过夜时留下的换洗衣物,清清爽爽地洗了个热水澡,半湿的长发还披在脑后,摇摇晃晃地让太宰治帮你吹头发。

他表示乐意至极,只不过需要报酬。


你略微红着脸亲了亲他朝你贴过来的脸颊,然后害羞地推开他还在向前凑的俊脸:“一下就够啦!”

“哎——怎么会够呢?”他朝你闪着一双无辜的鸢眸,委屈地好似被欺负了的小孩子,手上的行动却不像一个小孩子会干出来的事。

不久后,他心满意足地摆弄着你的长发,而你则顶着滚烫的脸闷闷翻书,手掌无意识地贴着刚刚被他细细吻过一遍的脸侧和脖颈。

嘁,大坏蛋。

你在心里暗暗骂着,可看到他俊脸上绽开的明媚笑脸,却又无话可说。




夜晚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你和他躺在一张床上,你侧躺在他怀里,脑子里还盘旋这方才复习到的知识点,耳畔则是太宰治平稳的呼吸声,一呼一吸,平和稳定,听得你慢慢混沌了意识,下意识又向他怀里缩了缩,含糊地呢喃着:“晚安……”

“嗯,晚安。”他几不可闻地回复,手指在你发丝之间来回穿梭着,眼帘垂下,长长的睫羽遮挡住眼中暗流的万千情愫。

今日在便利店里的插曲他不论如何也不能忘。他转个头拿瓶波子汽水,回过头却看见自己家的小姑娘被其他人露骨地打量着想入非非。那一刻他的内心是愤怒的,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不满。


你是他的女友,是他一个人的,不许任何人侵占,不许任何人遐想,除了他。



太宰治轻点你的鼻尖,手指又滑落到你的嘴角。他很喜欢你的唇形,不管多少次接吻,他总是会圈画你的唇形,轻咬你的嘴角。少女的口腔之中总是弥漫着甜甜的味道,好似牛奶糖,又好似橘子的清香,他爱得不得了。

还有你修长白皙的脖颈和肩颈,小巧精致的锁骨随着呼吸的动作微微凹陷,白嫩的皮肤很大程度上激起了他的破坏欲,引诱着他去舔弄,去轻咬,去烙下自己的标记。

再往下,便是他还未涉及过的未知领域,当他能够想象得到,能够想象的到你随着他动作摆动时,胸前白兔的晃动,红樱会高高挺立邀请他品尝,纤细的身躯会染上情动的淡粉。还有你的眼眸,那双他很喜爱的黑眸,绝对会春水一般盈盈望着他,红唇张合之间吐着气,还会向他求饶。

太宰治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下身的欲望已经有了反应,耀武扬威地挺立着。



他叹了口气,再一次把无奈又夹杂着些许委屈的目光投射到你恬静的脸上,心中再三对自己强调你还未成年自己不能做太过分的事,轻手轻脚地要爬起来,去浴室冲个凉静个心。

“要不我还是去睡沙发好了……”你轻轻出声,到是吓到了他。

“嗯?”他才发觉自己的嗓音已经因染上情欲而发哑。



你一愣,抬头便对上他灼热的目光,鸢眸中好像升起了一团火光,灼烧着,炙烤着,周遭空气渐渐升温,你觉得自己有点呼吸困难,下意识活动了一下蜷着的腿,膝盖却正好蹭到了他挺立的灼热。


你一下子僵住了身子。


他缓缓地倒抽一口气,又缓缓吐出,语气中带上几分无奈的笑意:“小姐你还真是会添柴火……”

他几不可闻地呢喃:“不怕擦枪走火吗?”






你一时手足无措地张了张嘴,又悻悻地合上,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太宰治默默瞥开了看着你的视线,他对你委屈的表情毫无抵抗力。


“好了哦,小姐你先去睡吧,我去冲个凉……”他晃晃悠悠地坐起身子,朝你安抚性地笑笑。

“等等。”你犹豫了一下,拽住他的手腕,后又坚定了一下眼神,抬眸看他,“我帮你。”


他哑然失笑:“你帮我?小姐你是在开玩笑吗?温馨提示一下哦?小姐你还没有成年……嘶。”

你伸手去探了探他的坚硬,大眼睛还朝他眨巴眨巴:“真的不用吗?”

“……”他屏住了呼吸直愣愣地盯着你看。

你被他看得发毛,心里有些犹豫要不要继续,刚想要收回手就被他反握住。




“我本来是不想这么做的……”他慢慢贴近你,温热的呼吸尽数扑撒至你的脸,你看着那双蕴着万千情愫的鸢眸越来越近,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随着他话语到来的是一个漫长而急促的吻。

“是小姐你诱惑我的哦。”




我妹有你憋瞎说 


薄野景行

捕捉你的 #城 市 落 日#

捕捉你的 #城 市 落 日#

当年明月
真是醉了,深夜交车,顺便高价收...

真是醉了,深夜交车,顺便高价收车,短短几分钟就白白丢了2000大洋,这520过得…………

真是醉了,深夜交车,顺便高价收车,短短几分钟就白白丢了2000大洋,这520过得…………

万紫千红小炒肉

害,画完了

过程B站:縼月_

画世界:云断澄霜月

(没错我快凉了所以来打广告)

害,画完了

过程B站:縼月_

画世界:云断澄霜月

(没错我快凉了所以来打广告)

Shimokoshi

【yys乙女】鬼王之宴

ooc警告

内含安倍晴明/烬天玉藻前/铃鹿御前

芭莎男士太会了


安倍晴明


你忐忑不安地摆弄着自己身上初次见面的大摆裙,滑溜溜的布料贴在身上有些发凉,平日里习惯了利索短打服饰的你此刻觉得浑身不适。

但是,这件裙子你却不得不套上。

因为你是他的女伴。


你小心翼翼地朝大厅看了一眼,那个熟悉笔挺地立着,待你看清他的装束的那一刻,你感觉一股电流从心口漫上大脑,几乎无法呼吸。


安倍晴明换去了平日里繁琐的狩衣,也只有手腕上缠绕的佛珠未去下,身上的打扮全都变了样。

一头银丝在脑后松松地挽起来,只留三两缕垂在脸旁,勾勒着俊美的面容,一双蓝眸在灯光的照射下...

ooc警告

内含安倍晴明/烬天玉藻前/铃鹿御前

芭莎男士太会了






安倍晴明




你忐忑不安地摆弄着自己身上初次见面的大摆裙,滑溜溜的布料贴在身上有些发凉,平日里习惯了利索短打服饰的你此刻觉得浑身不适。

但是,这件裙子你却不得不套上。

因为你是他的女伴。


你小心翼翼地朝大厅看了一眼,那个熟悉笔挺地立着,待你看清他的装束的那一刻,你感觉一股电流从心口漫上大脑,几乎无法呼吸。


安倍晴明换去了平日里繁琐的狩衣,也只有手腕上缠绕的佛珠未去下,身上的打扮全都变了样。

一头银丝在脑后松松地挽起来,只留三两缕垂在脸旁,勾勒着俊美的面容,一双蓝眸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唯独眼角那抹殷红,好似云雾缭绕的山谷钟盛开的一束桃花,含着笑意。



你平复了一下心情,拎起裙摆慢慢走下楼梯。

他的眼神如丝如线地缠绕着你,随着你落步的动作缠绕着,你怯怯地扫了一眼他,直直地看上了那被裁剪得体的衬衣映衬着的腰线,默默地吞了口口水。

你在他面前站定,抬眸看向他的眼。

安倍晴明发出一声轻笑,随即向后退了一步,一只手随着欠身的动作背到身后,另一只手朝你伸来,好似英国街头漫步的绅士,朝心爱的小姐发出共餐的邀请。



“愿意和我共赴鬼王之宴吗?”

你脸微红,手搭上他伸来的手。

“乐意至极。”









烬天玉藻前




你窝在他的怀里,手指无意地转着案上的酒杯,在被他自然而然地换成茶水后,索性收回了手,专心致志扒拉着狐狸被你强行要求放到前面的尾巴。


“可是觉得无趣?”

他在你耳边轻声问道。

你摇了摇头:“若是玉藻肯让我喝酒的话,可能会更加有趣。”

一旁的鬼王酒吞童子听到你的话爽朗地笑了几声,刚准备招手递给你酒杯,却被烬天玉藻前一个眼神打断。

他收回眼神轻抚你的头发:“不可。”

你赌气地不理他,仰起头死死地看着他来表示自己的不悦。

烬天玉藻前面不改色地弹了弹你的额头。

你没好气地揉着额头,一边愤愤地在心里骂着,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换上了久违的男装的烬天玉藻前。

烬天玉藻前的美是惊心动魄的,这你很清楚。

换上男装后更是如此,举手投足都有着风情万种。



你看着他时不时抖动的狐耳,心里的愤然之气渐渐退去,转身环住他的腰:“我困了。”

他的大手覆上你的双眼,轻轻在你耳垂落下一吻:“累了便睡吧。”







铃鹿御前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你,棱角分明的下巴微抬,异瞳微微眯起,看不清的情绪在眼中冲撞。

你则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漂亮又有些眼熟的大姐姐,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她兴许是见你良久不开口,略微气恼地站起身子,几步走到你面前,白玉般的手指在夜空中好似闪着光辉,轻轻勾了勾。

你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感觉自己腰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着,飘到她面前。

你手足无措地样子极大地取悦了她。

铃鹿御前看着你慌张的眼神轻轻笑了笑,你则看着大美人突如其来的微笑更加不知所措,楞楞地看着她好看的笑容,傻傻地跟着笑。



铃鹿御前抬手勾起你的下巴。

“真是可爱的小姑娘。”她轻快地说,“要加入我海国的行列吗?”




TBC.

姐姐康康我——


当年明月
坐坐免费的公交

坐坐免费的公交

坐坐免费的公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