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浙江

88723浏览    9622参与
洛云
1996年10月,《湿地公约》...

1996年10月,《湿地公约》第19次常委会议决定,将2月2日确定为世界湿地日。每年的2月2日,在不同主题倡导下,各国政府机构、非政府组织及社会团体都以各种方式举办科普宣教和纪念活动,宣传湿地的功能和价值,提高公众保护意识。保护地球,人人有责💪

1996年10月,《湿地公约》第19次常委会议决定,将2月2日确定为世界湿地日。每年的2月2日,在不同主题倡导下,各国政府机构、非政府组织及社会团体都以各种方式举办科普宣教和纪念活动,宣传湿地的功能和价值,提高公众保护意识。保护地球,人人有责💪

朋友  看乐可不
  看图猜人物✧(≖ ◡ ≖✿...

  看图猜人物✧(≖ ◡ ≖✿)

  看图猜人物✧(≖ ◡ ≖✿)

开学了我还活着 (

苏浙/“一枝兰花 赠予心上人。”

  懒得画画(悲 写点文吧

  小学生文笔 触雷请礼貌走开

  请勿上升真实省市!

  创到你了我很抱歉但请你爬开 别在评论区里刷创到了之类的评论我雷s谢谢

  我只管自己写的开心 所以设定很创正常

  没有问题就go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我是个不太会表达的人,我只希望,我可以成为他身边唯一的 独一无二的…”

  

  “他在我心中像兰花那般纯洁美丽。”

  

  冷风微抚过浙凌乱的发丝,苏轻轻地理了理了浙的头发,眼里满是温柔。浙嘴角微微上扬:“谢谢你啊。”苏不敢对上浙的眼神,立马瞟到一旁,浙见状,笑...

  懒得画画(悲 写点文吧

  小学生文笔 触雷请礼貌走开

  请勿上升真实省市!

  创到你了我很抱歉但请你爬开 别在评论区里刷创到了之类的评论我雷s谢谢

  我只管自己写的开心 所以设定很创正常

  没有问题就go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我是个不太会表达的人,我只希望,我可以成为他身边唯一的 独一无二的…”

  

  “他在我心中像兰花那般纯洁美丽。”

  

  冷风微抚过浙凌乱的发丝,苏轻轻地理了理了浙的头发,眼里满是温柔。浙嘴角微微上扬:“谢谢你啊。”苏不敢对上浙的眼神,立马瞟到一旁,浙见状,笑出了声。

  

  “怎么?你在躲什么?”

  

  “不,没有……”

  

  “我不知怎么表达我的心意,我只希望他能多看我一眼罢了。”

  

  悠悠晃晃 来到浙的家,温馨又舒服,一眼便可看出江南韵味。

  

  “喝点茶吗?”浙轻轻问了一句。苏一向不怎么拒绝浙:“嗯。”心爱的人坐在自己身边,怎不是这世上最美的事?苏小心瞟着浙,却对上了眼,四目相望,苏下意识咳了咳,浙也马上瞟走。

  

  一会儿,茶香溢满整个房子,浙轻轻晃着杯子,小声地问:“喜欢喝茶吗?”苏顿了顿,望了望浙,浙低看头看着茶杯,头发散落下来,苏又帮忙轻轻理上去:“当然。”

  

  “当然,更喜欢你啊。”苏在心里默念,也许吧,苏会把这份心意埋在心里,无论怎样,浙未来是别人的,但他的年少却永远印在苏心中,不是吗?

  

  又一次相见,离上次已过去了两三年。苏依然在风中拥抱着自己心爱的人∴“这么久了,你想好怎么补偿我了吗?”浙笑了一声:“你想要什么?”苏低下了眼:“去湖边看看吧。”

  

  风一阵一阵吹来,把两人的头发吹得凌乱,洁白的花瓣落在苏的头发上,浙轻轻踮起脚尖,像苏之前一样,抚下花瓣,苏脸微微泛红,碰了碰浙的脸,浙笑着推了推苏的手,苏虽然还在笑,眼中却泛起一丝忧伤。

  

  “他永远是我心中的兰花。”

  

  苏确实希望浙能明白自己的心思,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啊,而对方却对此事一无所知吗……

  

  苏和浙坐在湖边椅子上,风又轻轻吹了过来,苏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浙的身上:“你体质差,裹好了。”浙推了推:“别把我当小孩了,自己穿着吧。”苏无奈地笑了笑,点了下头。

  

  又是一天,浙找到了苏:“苏,送你个东西。”浙小心地拿了出来:一把折扇,苏展了开来,欣赏了一阵子:“好看。”苏扶了扶眼镜,微笑着。苏拿出了一个耳坠。“这是?”“戴上吧,好看,配得上你。”“哈哈,是吗?”

  

  晚上,苏望着月亮,月光洒在苏的头上,衣服上,眼中…沐浴在月光中,苏又想起了浙清秀的面孔,不是,晚上怎么还想着他呢!苏把眼镜摘下,在心里一遍遍回想起与浙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他从未说过爱我。”

  

  第二天,两人依旧像平常一样出来。浙把苏送的耳坠戴上了,蓝色的,非常符合浙的气质。浙忽然看见了苏耳边的耳坠,是的,一模一样,简直就是情侣耳坠!

  

  浙撩起苏的耳坠,又指了指自己的:“你这是?”苏抿了抿嘴,有些紧张地把浙拉到一旁。

  

  “抱歉,有些事情我不敢说,但…”苏停了一下,“是的,我确实…喜欢你…”苏拿出一朵兰花,小心地别在了浙的发丝间,紧接着,又抱住了浙:“可以…答应我一次吗?”

  

  浙推开了苏,苏有些惊异,更多的是失望。

  

  浙小声地在苏耳边说:“你回去看看昨天我给你的扇子吧。”说完,轻笑了一声,便远去了。

  

  回去的路上,苏感到紧张,更多的是期待,以至于打开扇子时都有些擅抖。

  

  是的,当打开扇子时,苏仔细观察才看到,扇子角落的一行小字。

  

  “赠予心上人。”

  

  无脑写的,双向暗恋啦!

  

  

给他家炸了
  《论某教育洼地看到自家学子...

  《论某教育洼地看到自家学子考了全省第一be like》

  《论某教育洼地看到自家学子考了全省第一be like》

速看视讯
女子年后开工收到老板的万元红包,激动拆开看后崩溃:玩不过老板
女子年后开工收到老板的万元红包,激动拆开看后崩溃:玩不过老板
津二爷的快板儿

  这是什么 阿浙 吃一口这是什么 阿浙 吃一口(bia唧bia唧bia唧bia唧

  最后一张阿浙被P了表情包嘿嘿嘿嘿嘿(快板同志要当bt嘿嘿嘿

  这是什么 阿浙 吃一口这是什么 阿浙 吃一口(bia唧bia唧bia唧bia唧

  最后一张阿浙被P了表情包嘿嘿嘿嘿嘿(快板同志要当bt嘿嘿嘿

洛云
不为了新白娘子传奇,为了千乩之...

不为了新白娘子传奇,为了千乩之白蛇传说,可惜播不了了,也是很好的剧

不为了新白娘子传奇,为了千乩之白蛇传说,可惜播不了了,也是很好的剧

苏家兔子

论意识体选秀会发生什么(2)

【】是弹幕

cp目前:浙苏,沪宁

应大家要求把赣和闽请来了,不过戏份不多

全员男相

ooc预警


江曲一首歌唱完,无功无过。主持人拿起话筒,准备说出下一位选手的曲目时,一位工作人员走上台去,朝主持人耳语几句,塞给他一张稿子便匆匆离开了,主持人倒也是个见过大场面的,朝观众席鞠了躬,脸不红心不跳的念起了稿子。


“尊敬的观众朋友们,对于有观众反映选手曲目重复等问题,为了能让节目为您带来更好的观感,所以我们接下来我们将单人单曲的选秀模式更改为多人合唱模式,目前工作人员在和我们的选手沟通,请你们耐心等待片刻,谢谢。”


【这要遇到个猪队友就好玩了】

【所以...

【】是弹幕

cp目前:浙苏,沪宁

应大家要求把赣和闽请来了,不过戏份不多

全员男相

ooc预警




江曲一首歌唱完,无功无过。主持人拿起话筒,准备说出下一位选手的曲目时,一位工作人员走上台去,朝主持人耳语几句,塞给他一张稿子便匆匆离开了,主持人倒也是个见过大场面的,朝观众席鞠了躬,脸不红心不跳的念起了稿子。





“尊敬的观众朋友们,对于有观众反映选手曲目重复等问题,为了能让节目为您带来更好的观感,所以我们接下来我们将单人单曲的选秀模式更改为多人合唱模式,目前工作人员在和我们的选手沟通,请你们耐心等待片刻,谢谢。”



【这要遇到个猪队友就好玩了】

【所以投票怎么投,投一个团吗?】

【怎么我总感觉没那么简单】

【楼上上,官博已经给出投票方案了,快去看】




后台内,工作人员在和安徽交谈,“皖先生,由于你的曲目太过独特,加上其他选手已经有搭档了,您看……”


“知道,”安徽端着一脸假笑,“我自愿申请独唱,与节目组没有任何关系,行吧。”


“当然当然,”工作人员得到了满意的答复,赶忙回去汇报了。


“哥,”上海一脸复杂的看着他,“刚才来了个太子爷,还有一些新选手,要去看看吗?”


安徽站起身:“走吧,去凑个热闹。”


“凑什么热闹,”江苏走了过来,“哥,来人了。”


“什么?”安徽看向江苏后面的南京,内心诧异,当他看向更远方时,江西冲他挥了挥手,旁边还站着福建。


安徽:我没记错的话京爷是叫我们卧底节目组而不是架空节目组吧。


江苏像是看穿了他内心所想,笑道:“长话短说,赣闽粤互坑,阿宁被小苏京爷一起弄上来的,明白了?”


“当然,”安徽却问道,“那粤呢?”


“他啊,”江西闻声赶来,“被闽报名《男生女生向前冲》现在正自闭呢。”


安徽看起来还想说什么,但马上到自己上台了,无奈,只好走到台前。


“大家好,我是皖溪丰,”安徽站在舞台中央,看向镜头。


【?他和苏竹泉是什么关系】

【不会是双胞胎吧】

【救命他们一家都好好看】


白莺显然也注意到安徽的样貌,“可以说一下您和竹泉的关系吗?”


“哦,他是我弟弟。”安徽拿起话筒,“弹幕上能不能消停会儿,我是被坑来的不是炒作。”


此话一出,弹幕瞬间炸了,但安徽不管了,伴随着稚嫩的童声念出歌词:

“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


他拿起话筒:

“前世不修今世修,苏杭不生生徽州。十三四岁少年时,告别亲人跑码头。”


【这是唱的戏曲吗?什么戏啊?】

【回答楼上,是黄梅戏】

【我不知如何评价,我只能说他们一家都是唱戏的好苗子】


“徽州徽州梦徽州,多少牵挂在心头在心头。徽州徽州梦徽州,举头望月数星斗,句句乡音阵阵愁。”

安徽静静的唱着,眼底的悲凉之色愈发浓烈。

“句句乡音阵阵愁~”


“前世不修来世修,转世还要生徽州。十三四岁少年时,寻着前辈足迹走。”


【救命,忽然就泪崩了,有谁知道安徽当年就是因为穷才走南闯北去行商的。】

【可是现在大家连徽商都不知道了,要知道以前安徽最出名的就是徽商了!】

【呜呜呜我的眼泪不值钱】


“徽州徽州梦徽州,做个女人空房守,空房守。徽州徽州梦徽州,举头望月恋星斗,夜思夫君泪沾袖,夜思夫君泪沾袖~”


【我怎么感觉一个男人唱这个不太合适啊】

【楼上,戏曲只要唱的好,不分男女。】


“啊啊啊啊啊啊,前世不修来世修,转世还要嫁徽州,书香门第也富贵,忠孝节义美名留。”


“徽州徽州梦徽州,书香门第也富贵,忠孝节义美名留,忠孝节义美名留。”


安徽放下了话筒。


稚嫩的童声再次响起:

“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 

白莺看着安徽,表情跟捡到宝似的,“你的黄梅戏非常正宗,《徽州歌谣》这首歌唱的也十分用心,很精彩的演出。”


“谢谢,”安徽朝评委席鞠躬,随后走下台去。










作者碎碎念:因为我要提前开学,所以就把这个还没码完的半成品匆匆收个尾给大家看,以后更新的话就随缘吧,实再不行暑假再统一更新。沪宁是节目中途上海表白的,不是像浙苏一样老夫老妻的,等剧情吧,反正我答应过就会写,不骗人<(`^´)>








开学了我还活着 (

 我流小杭很会做饭(?

 平时高冷对家人温柔又能干的小杭谁不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含微量苏浙  

 我流小杭很会做饭(?

 平时高冷对家人温柔又能干的小杭谁不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含微量苏浙  

明月不照山茶花
  我信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我信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我信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榆桐.

【浙苏】呓语

 今天没有太阳,天阴沉沉的一片,风刮树叶子直向一边倒,风大得显得楼顶上的人更单薄了些。

  

  苏把被风刮到前面来的长发别到脑后,改坐在天台边缘,他很久没有戴耳饰了,毕竟他之前都是一直戴着的。只穿一件病号服的他独自坐在天台,像一片落叶似的,好像下一秒就会掉下去。

  

  天台的门“嘎吱”一声响了,有人上来了,苏也没管,自顾自坐着,来者走到了苏身后。

  

  “在这干嘛?”浙清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跳楼。”苏极为不爽地回他

  

  “呵,你要跳不早跳了?”浙也不恼,理了理身上的大衣。

  

  苏在一年前确诊了精神分裂症,一向温柔谦逊的他甚至开始在外面骂......

 今天没有太阳,天阴沉沉的一片,风刮树叶子直向一边倒,风大得显得楼顶上的人更单薄了些。

  

  苏把被风刮到前面来的长发别到脑后,改坐在天台边缘,他很久没有戴耳饰了,毕竟他之前都是一直戴着的。只穿一件病号服的他独自坐在天台,像一片落叶似的,好像下一秒就会掉下去。

  

  天台的门“嘎吱”一声响了,有人上来了,苏也没管,自顾自坐着,来者走到了苏身后。

  

  “在这干嘛?”浙清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跳楼。”苏极为不爽地回他

  

  “呵,你要跳不早跳了?”浙也不恼,理了理身上的大衣。

  

  苏在一年前确诊了精神分裂症,一向温柔谦逊的他甚至开始在外面骂人,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往往事后又开始自责,不得已进了精神病院。

  

  浙也在半年不到的时间跟苏做了病友。

  

  “浙?你在干嘛?下来!”

  

  又被发现了呢。

  

  浙总是和苏偷偷跑出来上天台抽风。

  

  “走了。”浙冲苏喊了一嗓子

  

  “哦。”苏嘴上说道,身体一点没动

  

  浙走过,不管身后主治医生的喊叫,拉上苏冰凉的手回头走。

  

  

  “沪医生,浙的病越来越严重了。”

  

  沪翻着手里的资料,没说话,许久,才小声道:

  

  “我知道。”

  

  

  “浙?你来精神病院找我了?”苏笑嘻嘻地看浙

  

  浙已经见怪不怪了,“对啊,谁让你不理我了?”

  

  “我才没有。”

  

  “嗯,你没有。”

  

  苏抱着被子,一仰头睡在床上,病房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并不好闻。

  

  “阿浙?”

  

  “嗯。”

  

  “浙?”

  

  “嗯。”

  

  “江禹杭?”

  

  “我在。”

  

  “……你会走吗?”

  

  “不会。”

  

  苏心脏停了一瞬

  

  “你不老实,留下来看你。”

  

  “哪有?”

  

  “没有吗?”浙转头看苏,又抬头作思考状,“是谁小时候喜欢乱跑被狗追……”

  

  “阿浙!”浙还没说完,苏就制止他

  

  苏:我不要面子的吗?

  

  浙看着苏苏恼羞成怒的样子,不禁想笑,人是自己惹的自己哄。

  

  “好了,不说,我错了。”

  

  苏把整个人蒙在被子里,有一种不想再理浙的气势。

  

  

  沪站在门外看着这一切,心里不由泛起一阵酸楚。

  

  皖给他打来电话

  

  “皖哥。”

  

  “……阿苏的遗物,怎么处理?”

  

  沪顿了顿:“留着吧”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瞬,“浙他……”

  

  “病情加重了。”

  

  “知道了。”

  

  挂了电话,沪把手机放回口袋里,收回手时碰到一个硬物,拿起来一看,是苏的 耳饰。

  

  那是苏生前最喜欢的,很简单,上面只有一个白玉珠子,下面挂着蓝色流苏,用一根银丝穿起来。

  

  沪没收回去,走进了病房,走到浙面前

  

  “浙哥……”

  

  “小沪?”浙依然是温柔的笑,“怎么了?”

  

  沪把 耳给了浙。

  

  浙先是安静了一瞬,“在这啊,怪不得他不带。”

  

  然后又对着身边病床说话。

  

  沪转头看着空荡荡的病床,眼神暗了暗,走了出去。

  

  出去时,听见几个护士议论。

  

  “那就是江禹杭啊?”

  

  “对,明明长挺好的。”

  

  “可惜患了幻想症。”

  

  沪从议论声走过,他无法阻止这些议论声,要是苏,要是苏还在,他一定会管的。

  

  他没病,他只是想他的爱人了。

END――――――――――――――――――

榆桐.

(黄昏3一定会写的,只是最近没灵感。

  

  

雨天不打伞发疯

溜了

溜了,滚去中考,中间应该不会更了


来一段无脑产品


宁波开枪的时候无锡也没躲,他们多希望还是和平常一样这发没有子弹


一声响声过后,无锡默默倒下没有任何挣扎,感受着血液溢出体外,身体逐渐轻盈,喘不上气,地面的冰冷蔓上全身


宁波缓缓走过去,抱住了自己曾挚爱过的人



溜了,滚去中考,中间应该不会更了


来一段无脑产品


宁波开枪的时候无锡也没躲,他们多希望还是和平常一样这发没有子弹


一声响声过后,无锡默默倒下没有任何挣扎,感受着血液溢出体外,身体逐渐轻盈,喘不上气,地面的冰冷蔓上全身


宁波缓缓走过去,抱住了自己曾挚爱过的人



洛云
西溪不能纯靠走,还是得靠游船,...

西溪不能纯靠走,还是得靠游船,或接驳车,游船有四个停靠点。逛着逛着才意识到东边的城市比内陆黑的早,早早光线就不行了,一时还不适应。

西溪不能纯靠走,还是得靠游船,或接驳车,游船有四个停靠点。逛着逛着才意识到东边的城市比内陆黑的早,早早光线就不行了,一时还不适应。

.Gullveig

「召唤巫术失误之后」5

  隆冬,南方少见地下了雪。

  

  浙和苏已经同居了半年多,这半年里浙在苏的帮助下几乎完美适应了现代社会,一人一猫也日渐熟稔起来。

  

  一个冬夜,苏的公寓里,浙放下手里的卷子,看着指向九点的时钟拧眉。

  

  暖空调已经开了半个小时,毛茸茸的毯子也在沙发上就位,醒酒汤在锅里温着。但是苏却还没有到家。

  

  这不对劲。

  

  苏今晚有饭局,是一起搭班的几个老师,说好了八点半回来。浙拿起手机正要询问,苏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电话那头人声嘈杂,夹杂着车辆的喇叭声,听得浙直皱眉。

  

  “浙?我是皖,苏他喝醉了,我们在xx饭店门口,你来接一下...

  隆冬,南方少见地下了雪。

  

  浙和苏已经同居了半年多,这半年里浙在苏的帮助下几乎完美适应了现代社会,一人一猫也日渐熟稔起来。

  

  一个冬夜,苏的公寓里,浙放下手里的卷子,看着指向九点的时钟拧眉。

  

  暖空调已经开了半个小时,毛茸茸的毯子也在沙发上就位,醒酒汤在锅里温着。但是苏却还没有到家。

  

  这不对劲。

  

  苏今晚有饭局,是一起搭班的几个老师,说好了八点半回来。浙拿起手机正要询问,苏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电话那头人声嘈杂,夹杂着车辆的喇叭声,听得浙直皱眉。

  

  “浙?我是皖,苏他喝醉了,我们在xx饭店门口,你来接一下。”

  

  皖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皖是苏的同事,两个人搭班教高三。

  

  “马上。”浙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拿上外套和钥匙就出了门。

  

  饭店并不远,浙很快就到达目的地,皖正搀着苏对他招手。浙几步上前,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把苏扔到他怀里。

  

  “快走快走,一身酒气。”皖嫌弃地摆摆手。

  

  浙向他点头致意,然后第一时间低头看向苏:“感觉还好吗?能不能走?”

  

  苏的酒品其实很不错,喝醉了除了浑身没劲之外不哭不闹,乖的很。

  

  他迷迷糊糊地抬头,对上一双隐含担忧的眼睛,一向面无表情的脸突然露出一个略有些傻的笑来:“猫猫!”说完还往浙扶着他的手上蹭了蹭。

  

  浙感到酥麻的感觉从手一直传到心里,心跳不自觉地加快,他随即触电一样把手移到别处,也笑起来:“猫猫接你回家。”

  

  浙的左手从苏的腿弯绕过,用抱小孩一样的方式单手把他抱起来,然后让小醉鬼圈住他脖子防止掉下去,抬腿走向车。

  

  苏把脸埋在浙的头发里,蹭来蹭去地闻味道,然后满足地在兰花香里安分不动了。

  

  浙由着苏在他头上作威作福,鼻尖萦绕着茉莉花的味道,他打开车门把苏放进去,然后伸手去给他系安全带:“抬手,小醉鬼。”

  

  浙以平生最大的毅力克制自己不去看他的饲养员先生绯红的面颊和可怜巴巴的杏眼,礼貌地拉过安全带。

  

  苏乖巧地抬起手,看着浙逐渐靠近,喝醉的魔法师先生脑子里一团浆糊,他盯着浙的脸,从额头的碎发一直盯到两片薄唇。

  

  好像刚刚在饭店里没吃够的小布丁。

  

  魔法师先生敢想敢做,仰头把自己的唇贴了上去,还试探着咬了几口。

  

  浙感受着唇上突然的温热,整只猫大脑宕机。被咬的感觉很清晰,眼前人的唇如他无数次想的那样软糯,茉莉花香浓的几乎让他窒息。

  

  感觉到味道不像小布丁的苏委委屈屈地瘫回副驾驶座位上,低着头生闷气。

  

  浙呆呆地看着亲完人就不管的苏,深呼吸压下喉头的干涩,碰的关上了车门。

  

  他要疯了。

  

  浙一路上都没敢看一眼苏,车开得风驰电掣,把人从车上抱回家的动作都很僵硬。

  

  浙现在很后悔在车上他怕冻到苏没敢开车窗给自己发热的头脑降降温,好不容易哄着人喝了醒酒汤,他站在苏的床前,喝醉的人现在不讲道理地挂在他身上不下去。

  

  “睡觉,明天起来洗澡,好不好?”浙偏头温柔地哄着。

  

  苏勉强睁开眼睛,盯着浙看了两秒,然后猝不及防伸出手呼噜呼噜浙的头发:“猫猫,听话。”

  

  浙还没反应过来,苏手脚一松,整个人仰面掉进被褥里,眼睛一闭睡死过去。

  

  浙叹了口气,认命地把他刨出来裹进被子里,又把床头柜上的小台灯调好亮度,然后轻手轻脚地出去关上了门。

  

  苏的身影被门隔绝的一瞬间,浙抑制不住地扬起一个笑来。

  

  好了,这只猫猫有主了。


———————————————————————

  苏醒来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

  

  他迟钝地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儿,意识到自己安全地待在房间里,这才慢悠悠地起身去洗澡。

  

  洗完澡的苏正用毛巾擦着头发,心里给浙点了个赞——真是养猫千日用猫一时,优秀的猫猫已经会接饲养员回家了!

  

  不过还得归功于我酒品好,要不是我——苏的手猛然顿住,脑海里清晰地闪过浙瞪大的双眼和唇上温热的触感。

  

  擦头发的毛巾掉在床上,苏保持着见鬼的表情整整思考了五分钟,然后认清了一个事实——他对他家猫猫,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

  

  要不跑吧?苏眼睛瞄着窗户,心里开始规划要跑到哪里去。在苏完整想好第一个方案的时候,敲门声规律地响起。

  

  苏保持着思考的表情下意识去开,看见浙含笑的脸的一瞬间,手快过脑子“砰”地甩上了门。

  

  “阿苏。”浙的声音清润,带着点无奈。

  

  苏闭了闭眼,认命地打开门,把额头往浙肩窝一磕,不想说话。

  

  “吹头发,别着凉了。”浙偏头哄着他。

  

  苏由着浙拉他到床边坐下,吹风机的轰鸣声在耳边响起,他时不时抬头看看浙,然后又迅速低下去,看起来纠结得要死。

  

  浙在心里叹了口气,克制着不着痕迹地摸摸苏的头发,做好了饲养员翻脸不认猫的准备。

  

  “阿浙,谈恋爱吗。”

  

  吹风机的声音猛地消失,苏没有听到浙的回答,正要抬头整个人就被向后一推倒在被褥里。后颈覆上了一只手,迫使他不得不仰头,然后铺天盖地的吻就落了下来。

  

  吻来得过于强势又凶狠,一不小心就被趁虚而入,只能任由侵略者胡作非为,侵占每一寸呼吸的空间。苏感觉自己浑身都软了,推在浙肩上的手毫无力气。

  

  “唔……阿浙……停……”


  身上的人几乎是立即就停了下来,与他头抵着头喘气,茉莉花香和兰花香交织在一起缠绵,浙的喉头滚动,眼神始终落在苏有些红肿的嘴唇上。

  

  “谈,怎么不谈。”苏听见浙低低地说,笑意毫不掩饰。

  

  苏偏头不敢看他的眼睛,他感觉灼热的视线快把他盯穿了。

  

  有什么东西缠上了他的腰,接着锁骨处传来细微的痛感。

  

  “盖章了,饲养员先生。”浙微微直起身来,拨开他散乱的头发,又低头在他额头上郑重地落下一吻。

  

  看着苏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浙垂眸将他一并拉了起来,伸手给他理好衣服,然后摸摸他的头发:“我去把早饭热一下,男朋友。”

  

  如愿看到苏通红的耳尖后,浙满意地离去。

  

  苏坐在原地,直到唇上的微微刺痛拉回他的心神。

  

  披着猫皮的狗,呸!

  

  *彩蛋是亲友@xLepo 画的以为老婆翻脸不要他的委屈浙猫猫

  *别🍎了求求你求求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