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浙江城拟

54142浏览    791参与
Down

迫害一下小舟;无恶意,就是很早之前想填的一个坑罢了X

甜过初恋的覆盆子

迫害一下小舟;无恶意,就是很早之前想填的一个坑罢了X

甜过初恋的覆盆子

时纪

一堆涵设杭…后面有浙和杭好几张

一堆涵设杭…后面有浙和杭好几张

时纪

发一下城拟:

P1是三个喜欢的苏州美女!从左到右是:@别忘了戴眼镜 家的苏州,涵设苏州,中华女子学校的苏州

P2到P4是我设衢!

P5是@滑稽ghost 的婺,上次漏发一张

都是城拟一起发!

发一下城拟:

P1是三个喜欢的苏州美女!从左到右是:@别忘了戴眼镜 家的苏州,涵设苏州,中华女子学校的苏州

P2到P4是我设衢!

P5是@滑稽ghost 的婺,上次漏发一张

都是城拟一起发!

疯帽子小姐

画不动手书图于是画了浙江人

最后一张是霞老师的舟山,还有两张没画完就还是下周再说吧……

画不动手书图于是画了浙江人

最后一张是霞老师的舟山,还有两张没画完就还是下周再说吧……

滑稽ghost

突然混更,浙城堆堆

p1画了想画的处妹拔剑

p2时纪酱家的衢,她很可爱于是再放一遍(而且衢处要放一起🥰

p3我流金义,家乡君x2

p4、5同一张,又画了甬哥和舟舟(宁波舟山港什么的莫名很有爱瓦

p6给同学画的温州君,是个想考温州大学的宝

p7是之前画的女校杭(混更ing)(其实是没打浙城tag再发一次)

p8是给台州人前桌画的台州!

p9是p6那位同学送我的生贺婺婺子!过于美丽了呜呜呜🥺🥺🥺

突然混更,浙城堆堆

p1画了想画的处妹拔剑

p2时纪酱家的衢,她很可爱于是再放一遍(而且衢处要放一起🥰

p3我流金义,家乡君x2

p4、5同一张,又画了甬哥和舟舟(宁波舟山港什么的莫名很有爱瓦

p6给同学画的温州君,是个想考温州大学的宝

p7是之前画的女校杭(混更ing)(其实是没打浙城tag再发一次)

p8是给台州人前桌画的台州!

p9是p6那位同学送我的生贺婺婺子!过于美丽了呜呜呜🥺🥺🥺

白昼梦退散
拼一下自家的温,台的设定,搞的...

拼一下自家的温,台的设定,搞的比较多(?)

拼一下自家的温,台的设定,搞的比较多(?)

苡乾Kate

【城拟/杭苏/GL】发光剂硫化物虚拟燃放半价(1)

*没啥剧情比较慢热,铺陈了很多背景的写法是我第一回尝试,一直担心会不会扯离题来来回回改,可能要成为一个中长篇...

*赛博朋克世界观但大多展现了温和的一面,因为希望祖国的赛博化不会有太大贫富分化,否则我会写的很伤心

*一些城市建设等等都是我的想象啊不代表任何观点,毋须当真

*此篇比较无差苏杭苏,不过我个人偏杭苏,求求对家别来轰我(泪)我cp已经这么冷了可怜我没饭吃自割腿肉来创人

开始了↓↓↓


杭州看到下飞艇的苏州时简直吓了一大跳,手里的咖啡都失手掉落,满眼不可思议又是庆幸不已,“天呐......谢天谢地你安然无恙到了......”她好气又好笑,连忙伸手接苏州下来又拉上摩托...

*没啥剧情比较慢热,铺陈了很多背景的写法是我第一回尝试,一直担心会不会扯离题来来回回改,可能要成为一个中长篇...

*赛博朋克世界观但大多展现了温和的一面,因为希望祖国的赛博化不会有太大贫富分化,否则我会写的很伤心

*一些城市建设等等都是我的想象啊不代表任何观点,毋须当真

*此篇比较无差苏杭苏,不过我个人偏杭苏,求求对家别来轰我(泪)我cp已经这么冷了可怜我没饭吃自割腿肉来创人

开始了↓↓↓




杭州看到下飞艇的苏州时简直吓了一大跳,手里的咖啡都失手掉落,满眼不可思议又是庆幸不已,“天呐......谢天谢地你安然无恙到了......”她好气又好笑,连忙伸手接苏州下来又拉上摩托车后座,利落娴熟像是完全适应了新兴时代。“你这一身仿古丝绸,一看就是钱多得没处花的富家小姐。现在空中管制系统还不完善,真被人盯上了截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苏州还没摆脱晕眩感乍一触地站立不稳,整个人重心基本全倚杭州身上了。她抬了抬眼皮勉强挤出笑:“反正咱死不了,没准顺路抓几个不良分子还算除暴安良了。”

“就你这小身板,身上也没装一块义体,防住身就算走运了。”杭州边吐槽边戴好头盔。

“说白了阿杭就是吓唬我嘛,听说杭州治安不错的,比起打劫你苏姐被搭讪的概率更高吧?”苏州贱贱地甩甩头发,好像自己是不是后座的而是驾驶的。

“走啦,先给你换身衣服。”

开启飞行模式的智能共享摩托在空气动力学的完美设计下逐渐阶梯式爬升高度,随即加入了空中交通晚高峰拥挤的车流,按照杭州预设的路线加快速度风驰电掣般穿梭在灯牌闪烁的高楼大厦间,沿途甩下一路呼啸狂风......和苏州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慢点啊阿杭你是我爱人还是我仇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苏州在风中颤抖的哭嚎很快被降噪系统处理而变得断断续续却仍保留了一份尖细,“你你你们飞起来时就都无视我啦!就像上边开会一样,他们上个世纪拒绝给我建机场,现在又把我的大型飞艇场计划搞砸了——你知道苏州的交通变革进度比你家慢些,我们仍然需要飞行高度不至于影响二层私人飞行器的大型飞艇来实现大规模货运——他们的理由竟然是——啊啊啊啊啊我要吐了——苏州现有小型载具保有量过多而且苏南硕放飞艇场可以满足需求!!!!真是气死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有让你开慢点吧杭州女士!!我这旗袍高开衩的!!!要飞了!!!!!!!”

杭州往后瞟了一眼夸了句身材不错,看苏州已经想杀人了就说那你别站着啊???后座设计了给你坐的好不好。苏州回击说那我不是难得来玩一趟想感受感受国家计算机起源地的晚风仔细看看女朋友家发展的怎么样嘛~~杭州噗嗤一笑打断了:“有的是机会,我开快点儿节省时间玩得才顺心,坐下吧你!”苏州撇撇嘴只好坐稳了紧紧搂住杭州的腰,嘟囔道账我自己付啊。这时她触摸到对方贴身高分子织物下的腰腹,才忽然发觉所及之处均是钢蓝色机械的冰冷。苏州一时说不出话只是微微发怔蜷缩了手指。杭州敏锐地感受到恋人的失措,却没事人般笑笑解释说很正常的,政府保护措施,为个别部位更换了加强材料的义体——都是些小手术。苏州答我晓得,作为城市意识体的我们总归要呈现与时代同步发展的状态,我们都会。总有一天。她加大了拥抱的力度,贴在杭州身上,扭头去看下方的城区。

拔地而起的高大建筑玻璃幕墙反射了黛紫与诡魅,映出沉沉夜色中五彩斑斓的明亮车灯犹如点点火光。紧接着刚刚昭告了杭州人间天堂的广告牌光栅变换颤巍巍显现出城区最新的房价。在大写的惊叹体文字旁,数名诱人的纯欲风亚洲模特作为配图正挨个向屏幕外暗送秋波。她们大都满足了信息技术高度发达的娱乐时代中多快好省的大众审美需求。可苏州知道,这些完美的女孩儿只是也只能是连睫毛长度都被严格预设调控的仿生机器,被制造的唯一原因是其不吃不喝不闹罢工更不会耍大牌的适应能力。苏州为她们惋惜,因为她们是一堆为人利用的二进制数据,而且那人工塑造的身材还没有自己的好。

想到这里她满意地审视自己没有义体手术疤痕的完整躯体——有些过于娇小却有这流线型的弧度,就像目前苏州城市的建设格局一样有无缝衔接的美。记得很久以前,一些前沿城市建设开始从灰色的钢筋水泥森林转向霓虹闪烁的赛博朋克风格(那时它还只是个网络流行词)时,苏州从未与此沾边。时代、科技与审美的改变没有让她同沪杭、川渝类似的翻建道路,以魔幻现实主义的高饱和蓝红色彩交织装点酸雨滴滴答答的南方钢铁都市。恰恰相反,设计师抛弃了繁复又精密的无机质机械叠加组合,而选择以黑白水韵曲线衬以简洁几何体骨架,赋予其捉摸不透的未来感,像多年前贝聿铭先生设计的苏州博物馆(它现在被沉到苏州地下B区六层进行限量预约开放,以节省地面空间让位于中国第二大移民城市庞大的住宅需求),像军事上的六代战机,也像上上世纪科幻作家刘慈欣笔下外星的骇人探测器“水滴”,用简单到过分的几何形态绽放摄人心魄的流畅完美。

不过,苏州也承认赛博艺术的美感极具侵略性和征服力。当摩托减速下降至地面时,杭州改造过的电子瞳孔放映出触控式的蓝色屏幕。“到了,去那家店里挑件喜欢的,不用付钱我这账上这自动扣。”杭州摘下头盔划拉了几下结束导航,屏幕又收了回去。苏州咽着口水心想义体果然还是有好处。虽然自个儿清楚自家每一条道路。

所剩不多的服装实体店里大都是智能助手,苏州只发现了一个真人的导购小姐。她的热情差点把苏州扣在店里。她又惊喜地呼唤出柜台后几个花一样的女孩子,叽叽喳喳地讨论起苏州身上那丝质的缎料。她们知道这样罕见的衣物要么躺在走了后门才可挤进去一睹真颜的博物馆里,要么只被想显示高雅品味的有钱人收藏。科技发展早取代了这种依赖于自然经济的养蚕缫丝工艺,据她们所知,即使是两个世纪前,那最后仍在大规模生产丝绸的工业化文明时代,这种生产效率和材料性能也不及当下高分子材料的百分之一。这些导购小姐征求了苏州的同意,用她们人类的双手颤抖着轻抚她们只在历史书上见过的旗袍,丝绸的质感是信息库最新的扫描仪、模拟器也无法记录渲染的。她们并不知道苏州的身份,但也都像供着宝一样小心翼翼地递给她最好的高分子衣物,屏着呼吸从那件仿古旗袍边退开,像是咂摸品味着她们唯一的高光时刻。还有一位怅然若失摸了摸义体的双腿。

“小姐,您真是穿什么都好看......我这样的腿,一定不适合穿上那样美的东西。”

“罗敷你在说啥呢,我们怎么配穿这么高档的艺术品呢。”

“菡汐说的对,我们可是挣扎在生死线上的打工人啊,还得跟一帮铁脑袋抢工作。”

“小姐,您的木簪真美,芝芝这么大第一次看见实物的木制品呢。”

“小姐。您这件衣服一定可以买下我们这个牌子,再加上城区一套三室两厅的全款。”

苏州向杭州模仿着那些女孩儿艳羡的目光和梦幻的语调。杭州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还是觉得你比衣服好看。苏州很是受用地红了脸,踮脚在杭州脸上啄了一口。她的嘴唇贴合了杭州软软的脸颊,也掠过后者植入电子系统的双眼。它们都是温暖的、湿润的、她爱的。


未完待续ING

是疯叶啊

[甬舟]五更之时

搞搞历史向(不是)

(文笔烂,逻辑乱注意)(请不带脑子看,因为真的很烂)(废了)

私设岛杭台突然想起了往事

❗️甬舟❗️其他友情向谢谢

随机掉落姓名彩蛋~:

明路海(宁波) 岛榆(舟山) 越萧瑾(绍兴) 杭君潮(杭州)陈初汐(丽水)

bug指出马上改!!

521快乐~


“叩叩叩”

门外脚步声匆乱,紧接着响起了急促无律的敲门声。

半梦半醒的明路海悠然睁眼,他刚远航回来,正想好好休息一下,却被猛然惊醒。

到底是哪个小却桑(小鬼)半夜不睡来敲门的?明路海慢悠悠的前去开门,只见一个天蓝色的身影窜了进来,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

“呜呜呜呜甬哥呜...

搞搞历史向(不是)

(文笔烂,逻辑乱注意)(请不带脑子看,因为真的很烂)(废了)

私设岛杭台突然想起了往事

❗️甬舟❗️其他友情向谢谢

随机掉落姓名彩蛋~:

明路海(宁波) 岛榆(舟山) 越萧瑾(绍兴) 杭君潮(杭州)陈初汐(丽水)

bug指出马上改!!

521快乐~



“叩叩叩”

门外脚步声匆乱,紧接着响起了急促无律的敲门声。

半梦半醒的明路海悠然睁眼,他刚远航回来,正想好好休息一下,却被猛然惊醒。

到底是哪个小却桑(小鬼)半夜不睡来敲门的?明路海慢悠悠的前去开门,只见一个天蓝色的身影窜了进来,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

“呜呜呜呜甬哥呜呜呜呜”

又来了。

明路海无奈扶额,这小崽子真的是,做梦都可以划船过来,是该感慨他艺高人胆大呢,还是责怪他不小心呢?

浙家人都知晓水性,连四面环山的陈初汐也被杭君潮拐去学了游泳,从小他就看出了岛榆在水中的天分,虽然知道他不会出什么大事,但心里总归是不放心的。

“你呀你……”本想打下去的手落下,却成了亲昵的安抚,这孩子打小就比较内向,他们这些做哥哥做姐姐的,也都宠着他,远在浙北的莲柯瓯也时不时来看望他,生怕一不小心岛榆又不认识他们了。

“这孩子认生的很,恐怕还要你多照顾一下了。”这是浙领着岛榆来时的第一句话,从那以后,明路海身边就一直带着一个天蓝色衣服的孩子。不过现在倒外向了不少,但有的时候晚上还会来找明路海,也算是岛榆的一个噩梦罢了。

待到岛榆睡熟后,明路海起身去了隔壁,收拾出一间房间,等他心里慌张的时候,便可以来住,也不至于没地方睡,占了他的屋子。

明路海收拾完刚抬头,就看见门口倚着越萧瑾,一双漆黑如渊的眼眸,似笑非笑地盯着他,见他起身,便给了他一个“我懂”的眼神。

明路海不想跟他解释,反正要吵也吵不过他,问:“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早?”慵懒的烟嗓夹杂着浓重的鼻音,看来是刚睡醒没多久,“不早,我在乌篷船里睡了一觉,忘拉绳了,飘到这里,便想着来你这看看”

这人倒还是那么随性。

“稀罕啊,难得说了这么多话。”明路海打笑道。

越萧瑾无奈:“起这么早?”

“啧……昨天晚上没睡……”明路海眯了眯困的不行的眼睛。

“觉还是要睡的,不睡觉精神不好,还有怎么就穿这么点?东洁儿乌苏(冻九捂四)晓不晓得?……”越萧瑾一边啰嗦一边走进了室内。

“……”明路海无奈闭嘴。

“阿甬!你这边情况怎么样?”说话音未落,门外便传来杭君潮的声音。

“又怎么了?”明路海开口问到。

“阿台那里不太好,心绪不太稳定,好在瓯已经过去了。”杭匆匆的讲述着前因后果,“岛呢?怎么样?”

“声音小一点,还睡着。”

杭君潮了然的点了点头,余光瞥到了室内半靠着的越萧瑾,吓了一大跳。

“越哥!你怎么也在这?”

越萧瑾懒懒的向杭君潮点了点头,杭君潮早已习惯了越这副样子,还好自己来之前遮了一下黑眼圈,不然又要被唠叨了。杭君潮这么想着,不由得在心里为自己竖了个大拇指,却不知越萧瑾早就看出来了,只是懒得说,反正说了他也就答应一声,也不会改。

杭君潮在屋内寻了一张板凳坐下,问“最近到底是怎么了?一个接一个的出事。”

明路海耸了耸肩,道:“不是非常清楚,不过阿台……是因为大陈岛吗?”

“有道理,大陈岛对阿台打击是挺大的……”

“这……这怕不是回忆起了以前的事情?”明路海不安的在屋内来回踱步。

杭君潮“蹭”的一下站起来,“不行,我去问一下浙哥阿宁那边的情况。”

“嗯,我去守着小岛,啊欠……”明路海说着就打了个哈欠。

“……你去他边上放张床吧。”越萧瑾无奈道。

“啊……有道理……”明路海说着便摇摇晃晃的走出了门,去到隔壁,又像是突然记起了什么,远远的说了一句“越萧瑾……啊……你也注意点。”

“怕什么。”越萧瑾毫不在意的扒拉了一下甬种在庭院里的山茶,这树长的相当茂盛,都伸到窗子里了。

“多久前的事儿了……不过杭,你别去了”

声音拽回了杭君潮准备踏出门口的脚,“为什么?”

“睦”

“……行吧”

“我去禾那,有事去她那找我”越萧瑾拽下一片茶花叶,冲杭摇了摇。

“啧,不知道谁前几秒还说不怕的呢?”

杭君潮小声嚷嚷到。

“哗啦”

叶片扯动的声音惊动了屋里的人,“別拽我茶花叶!”怒吼声从里面传出来。

越萧瑾悠哉悠哉的摆着手中的叶子,抛出一个字来。

“岛。”

里面马上噤了声,只听得见风拂过茶花叶“沙沙”的响声。

越萧瑾对明路海的反应非常满意,回头看了看还愣在院子里的杭君潮,提步过去,拍了拍他的肩,道:“那你去阿湖那吧,让小婺去阿台那里看——”

“睦……睦阿姐——”越萧瑾尾音还未落下,杭君潮就扑了上去。

“咳……”

越萧瑾差点没站稳,赶紧伸手扶了一把身上的八爪鱼杭。

真好,甬,你没觉睡了。越萧瑾心想着,敲开了里屋的门。

甬第二次在快睡着时被叫起来,非常不爽,尤其是看着越萧瑾一脸“哇哦你好惨还好不是在我家”还强装淡定的表情,脸更黑了,连带着庭院里的山茶树也跟着抖了抖。

“需要帮忙吗?”越萧瑾笑眯眯的看着明路海。

“……”明路海伸手把越萧瑾推出了门外:“……我谢谢你,我可不想照顾三个人。”

门口传来越萧瑾爽朗的笑声,明路海放弃了睡觉的打算,认命的起床,准备洗漱。



ps:浙江台州椒江大陈岛,1955年,国民党当局裹挟1.8万名大陈岛居民退守台湾,使大陈岛变成了一座“荒岛”。而且,在他们撤退前不仅炸毁了所有设施和民居,还在大陈岛埋了无数的地雷。

ps:想用这个搞温台……又没有脑洞……先立个flag吧……

ps:沙雕的历史向……是不是……很乱?表喷我!

ps:我不会说是由520推到521的……

哇哦这个人没饭吃诶好可怜喔

简单脑一下我流海丝组的社畜pa

鲤:上班不积极下班团建第一名,不服领导且恨自己不是领导,天天和晋江商量着要么跳槽要么咱俩篡位当领导。做报表之余天天琢磨辞职信怎么写,不知不觉塞满一抽屉,打算辞职那天一股脑全甩在傻逼领导脸上。

一下班就生龙活虎活蹦乱跳,KTV里的麦霸存在,代表作爱拼才会赢。但是酒量极差,醒酒药是宁波汤圆。

穗:来公司体验生活的富二代,明明是天赋型选手但总是摆烂,不过就算摆烂也是销冠。对于风水迷信得要死,办公桌一周换八个方位。桌上摆满招财猫,每天对着招财猫拜拜烧香。

办公室万人迷,具体表现是销冠带头摸鱼请同事喝下午茶。看起来很潮很青春活力,实际上可口可乐瓶里装板蓝根。扮猪吃老虎的典型,表面上唯唯诺诺对对对领...

鲤:上班不积极下班团建第一名,不服领导且恨自己不是领导,天天和晋江商量着要么跳槽要么咱俩篡位当领导。做报表之余天天琢磨辞职信怎么写,不知不觉塞满一抽屉,打算辞职那天一股脑全甩在傻逼领导脸上。

一下班就生龙活虎活蹦乱跳,KTV里的麦霸存在,代表作爱拼才会赢。但是酒量极差,醒酒药是宁波汤圆。

穗:来公司体验生活的富二代,明明是天赋型选手但总是摆烂,不过就算摆烂也是销冠。对于风水迷信得要死,办公桌一周换八个方位。桌上摆满招财猫,每天对着招财猫拜拜烧香。

办公室万人迷,具体表现是销冠带头摸鱼请同事喝下午茶。看起来很潮很青春活力,实际上可口可乐瓶里装板蓝根。扮猪吃老虎的典型,表面上唯唯诺诺对对对领导说得对,转头思考要么让自家吞并公司要么直接让它破产。

甬:唯一一个好好干活的,勤勤恳恳作报告做财务分析,力不从心的时候把数学高材生妹妹拉过来做假账。但是也同样痛恨傻逼领导,郁结于心回家吃汤圆排解愤怒,把自己给噎死。

团建废物一个,谈到团建面如死灰,被鲤逼着唱爱拼才会赢的时候负责把鲤跑到外太空的调给拉回来,生无可恋地想着今晚回去又得吃多少汤圆才能平复怨气……大冤种甬参加完团建负责把不胜酒力的鲤拖回去,愤怒吃宁波汤圆的时候顺便给鲤也塞两个,然后就酒醒了。

易秋夜

今天是520,所以来一些涩涩吧(。)

可以说画得我感觉很羞耻。

so有雷(是这样的罢),CP是苏杭。百合向。

​吴——今江苏苏州。

​朱方——今江苏镇江。

​余杭——今浙江杭州。

​会稽——今浙江绍兴。

​可能画得有点怪(?)有一个杭视角的短打可以看看:

​这是一条带子。它下坠了。吴大人在我上面,她看着我,我看着她。我奉会稽大人之命来吴地,为的是转移吴大人的精力。可是我好像傀儡一般,我没有自己的思想。难道这样是对的么?没有人告诉我要怎么做,他们都说着自己的想法,谁能教教我应该怎么做?吴大人现在很喜欢我,我献出自己的身躯,这样就可以了么?我便是一块肉,任人宰割的肉。吴大人的眼眸忽......

今天是520,所以来一些涩涩吧(。)

可以说画得我感觉很羞耻。

so有雷(是这样的罢),CP是苏杭。百合向。

​吴——今江苏苏州。

​朱方——今江苏镇江。

​余杭——今浙江杭州。

​会稽——今浙江绍兴。

​可能画得有点怪(?)有一个杭视角的短打可以看看:

​这是一条带子。它下坠了。吴大人在我上面,她看着我,我看着她。我奉会稽大人之命来吴地,为的是转移吴大人的精力。可是我好像傀儡一般,我没有自己的思想。难道这样是对的么?没有人告诉我要怎么做,他们都说着自己的想法,谁能教教我应该怎么做?吴大人现在很喜欢我,我献出自己的身躯,这样就可以了么?我便是一块肉,任人宰割的肉。吴大人的眼眸忽闪,我的带子坠落地面。仔细一看,吴大人亦面容姣好。那么,吴大人,请问您可以告诉我该怎么做吗?不,她也不会告诉我。不过躲避于吴地可以获得片刻的安宁和快乐,因为吴大人待我不薄。所以我的带子与另一条带子交融在了一起。会稽什么时候会来,她来了,我又将如何呢?

易秋夜

呜呜,没有很多粮,所以自割腿肉。这次的九张出现苏宁杭润越甬。

里面CP有苏杭。

和史实相差甚远(是这样)。

回忆里:会稽——今浙江绍兴,鄞——今浙江宁波,余杭——今浙江杭州,吴——今江苏苏州。

未完待续……

呜呜,没有很多粮,所以自割腿肉。这次的九张出现苏宁杭润越甬。

里面CP有苏杭。

和史实相差甚远(是这样)。

回忆里:会稽——今浙江绍兴,鄞——今浙江宁波,余杭——今浙江杭州,吴——今江苏苏州。

未完待续……

Down

不接ask不接ask不接ask

还没有清完还没有清完还没有清完

不接ask不接ask不接ask

还没有清完还没有清完还没有清完

易秋夜

一些宁杭苏甬沪禾润越。

江南好风光。

这次是没什么内容的。

未完待续……

一些宁杭苏甬沪禾润越。

江南好风光。

这次是没什么内容的。

未完待续……

大国疯范

浙哥——浙哥——


新设的浙江城拟,王禹辉

“呦嘿!吃饭了吗!★”

浙哥——浙哥——



新设的浙江城拟,王禹辉

“呦嘿!吃饭了吗!★”

哇哦这个人没饭吃诶好可怜喔
小楼一夜听春雨,明朝深巷卖杏花...

小楼一夜听春雨,明朝深巷卖杏花


下了好久的雨,虽然已经入夏了

午睡梦见江南水乡,想画船听雨喝青梅酒……

小楼一夜听春雨,明朝深巷卖杏花


下了好久的雨,虽然已经入夏了

午睡梦见江南水乡,想画船听雨喝青梅酒……

十年灯。
我流越娘的证件照。 少见的长发...

我流越娘的证件照。

少见的长发和女性设定,眼镜可有可无,我嫌饰品太少才用的。


是捏脸。

我流越娘的证件照。

少见的长发和女性设定,眼镜可有可无,我嫌饰品太少才用的。



是捏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