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浪人情歌

265浏览    15参与
Cui

最近喜欢的是伍佰

老歌总是不经意就入心❤️

最近喜欢的是伍佰

老歌总是不经意就入心❤️

ZP

突然就在家激情高歌( ̄^ ̄)ゞ

突然就在家激情高歌( ̄^ ̄)ゞ

99伴奏网

浪人情歌伴奏--张婉清|新歌声

https://www.99banzou.com/product/88406.html


浪人情歌 (Live) - 张婉清

词:伍佰

曲:伍佰

原唱:伍佰


不要再想你


不要再爱你

让时间悄悄的飞逝

抹去我俩的回忆


对于你的名字

从今不会再提起

不愿再承受


将我心占据


让它随风去

让它无痕迹

所有快乐悲伤 所有过去

通通都抛弃


心中想的念的盼的望的

不会再是你

不愿再承受

要把你忘记...


https://www.99banzou.com/product/88406.html

浪人情歌 (Live) - 张婉清

词:伍佰

曲:伍佰

原唱:伍佰

 

不要再想你

 

不要再爱你

让时间悄悄的飞逝

抹去我俩的回忆

 

对于你的名字

从今不会再提起

不愿再承受

 

将我心占据

 

让它随风去

让它无痕迹

所有快乐悲伤 所有过去

通通都抛弃

 

心中想的念的盼的望的

不会再是你

不愿再承受

要把你忘记

 

我会擦去 我不小心滴下的泪水

 

还会装做 一切都无所谓

将你和我的爱情

全部敲碎

 

再将它通通赶出

我受伤的心扉

 

让它随风去

 

让它无痕迹

所有快乐悲伤 所有过去

通通都抛弃

 

心中想的念的盼的望的

不会再是你

不愿再承受

 

要把你忘记

 

我会擦去 我不小心滴下的泪水

 

还会装做 一切都无所谓

 

将你和我的爱情

全部敲碎

 

再将它通通赶出

我受伤的心扉

 

让它随风去

 

让它无痕迹

所有快乐悲伤 所有过去

通通都抛弃

 

心中想的念的盼的望的

不会再是你

 

不愿再承受

要把你忘记

 

不愿再承受

 

要把你忘记

 

你会看见的

 

把你忘记

阿原

旅途

上火车的时候,她有意地看着路面上的年轻人。

她并不大,28岁。正当性欲勃发的年纪。

有一些情侣陆续进了车厢。

她进去的时候,大部分卧铺都占满了。她仔细核对了一下车票,走到5号车厢5号铺前面。

对面三张床铺上已经有人。下面和最上面的铺位也有人,那么,她就是中间一个了。

她利落地把行李放到了床位的后侧上方放行李的地方,那里正好有一个空位。

她用余光扫射了一下,这个小间六个床位上都是上了年纪的人。

对面一位三十几岁的女士穿着一件熊起来的毛衣,侧着脸,手拿一本故事书,正在读。没看她。

她把手包放进背包里,把背包放在床头,拿出手机捏在手上,顺着栏杆爬下来。她也脱掉了外套,穿着紧身的毛衣,...

上火车的时候,她有意地看着路面上的年轻人。

她并不大,28岁。正当性欲勃发的年纪。

有一些情侣陆续进了车厢。

她进去的时候,大部分卧铺都占满了。她仔细核对了一下车票,走到5号车厢5号铺前面。

对面三张床铺上已经有人。下面和最上面的铺位也有人,那么,她就是中间一个了。

她利落地把行李放到了床位的后侧上方放行李的地方,那里正好有一个空位。

她用余光扫射了一下,这个小间六个床位上都是上了年纪的人。

对面一位三十几岁的女士穿着一件熊起来的毛衣,侧着脸,手拿一本故事书,正在读。没看她。

她把手包放进背包里,把背包放在床头,拿出手机捏在手上,顺着栏杆爬下来。她也脱掉了外套,穿着紧身的毛衣,露出依旧苗条的身型。轻悄地坐在了靠窗的位置。

大部分人要么在搬东西,要么在走廊上东张西望,没有想立马坐下来“静静“的意思。

她拿着手机放眼前,一边看手机,一边看窗外的走景。

一滑滑的绿色线浪慢慢变成了笔直的线条,火车越开越快,渐入佳境。

列车员穿着笔挺的军装经过。也是东张西望,准备随时扶起要跌倒的小孩。

她的眼神淡漠。没有丝毫想要跟人搭讪的意思。

隔壁一绵绵的男声传来:噢,忘了,今天的日记还没写……

“日记”“写”这两个字眼嘣的一下落进了她的包围圈。她悠悠地转过脸来,想看看是谁说了这句话。

“昨天你写了?”一脆落的女声发问。

“写了。”那个男声回答。

她那个角度还是看不到到底是哪一对男女在交谈。

她不想表现出急切的样子,所以并没有把身子歪着去探视。

他走出来了。从隔壁床位间走到了走廊上。

一直盯着手机。一只手拿着,一只手在手机上蹦跳。

她看他,微胖的身躯,超过一米八的身高,穿着带中国国旗logo的白色T恤。靠在车厢走廊一侧,两只脚交叉,有人过去,就自然的歪一下身子。

她把脸转过去,继续看窗外的风景。

“你写了多少?”女生随后跟着走出来。

一头齐肩卷发,脸蛋上有2米开外能看得到的稀疏的雀斑。说话声音开朗大方。

女生坐在了她前面的位置。也就是挡住了她看他的视线。

女生和男生对面而坐。

她看其他地方的时候余光可以看到他一直看手机。

天慢慢黑下来。远方城市彩色的灯光稀疏地亮着。

城市里兴许有登对的恋人临窗对饮葡萄酒,看火车穿过黑暗。

她白色的毛衣映衬在窗户的反光镜上,格外显眼。她觉得有些凉了。

她站起来。发现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

她马上移开了眼睛。

心里连串的鼓点响起。

她继续看窗外的风景,把眼睛定格在别处。

她大意了。以为自己所在的六个床位上都是大年纪的人。

但那双眼睛在那一秒钟告诉自己,这是一双年轻的眼睛,深刻的眼睛。而且,兴许,它在观察自己。

她假装不经意地走到自己的床位下面。拿了背包里的纸巾,往厕所方向走去。

之前那位写日记的男生仿佛抬了一下头,在她走过的时候。

她匆匆地穿过车厢中间带,发现厕所门刚关上,三两位妇女正在排队。她又返回到车厢中间铰链地带,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靠着。想刚才那一瞥的眼睛。

那个男士就是她的下铺。

她模糊看到一身颀长的墨绿色军装,还有黑色的皮鞋没有脱。他斜躺在床上,眼睛直直地看着她。

其他细节,她什么都没看到。

那一撇的视力范围,似乎都集中到了眼珠的焦距上,一条直线,从这双眼珠的焦距到另一双眼睛的焦距,没有丝毫散射,把她的心也勾起来了。她受到了不小的震颤。

不,那不是欲动的眼睛。那是眼睛里、身体里的什么,透过那双黑色的眼珠在看。好像会穿透她,她的身体,射向飞逝的黑夜。

她稍微整理了下思绪往回走。

绵绵男生跟她点头。女生用一种“还不错嘛”的眼神微笑看她。她慎重地坐回原位。

而他,那个穿绿军装的下铺坐起来了。

而就在此时,绵绵男士闪身过来,坐在了她对面。

他侧身朝绿军装男士,说:你是当兵的吧?

男士说:是的。

随后说出自己的故乡,准备去一个气候恶劣的地方继续当兵。

而这个故乡正是她的故乡。

她默默观察男兵士。

刚才看自己的眼珠周边是一圈凹下去的眼圈。眼珠子鼓起来,但又文文静静的,后天肯定下了很大功夫。

他的军装很自然,即使两腿膝盖在胸腔位置,坐在床上,也一点不显得萎靡。伟岸的精神似乎能从他每一个动作里放射出来。让坐在灯光明亮处的她,显得暗淡极了。

男生和男兵士聊起了职业病。颈椎病。

她更惊奇了。她也是为颈椎病烦恼,这次出来旅行原因之一就是为了缓解每天早晨来自脖颈间的僵硬疼痛。

原来男生是一位文字工作者。在一个机关单位里写文书。

“颈椎病很顽固,需要下狠功夫。”男兵士利落地说。

“你也得过啊?”男生也把她的好奇问出来。

“我当兵以前就有。后来就一直吊单杠,吊了很长时间,它自己好了。好了我也一直做,现在也不反复。”他说。

她默默地记在了心里。“真是一个好办法。”

这时,女生叫男生去吃饭。他们要一起去中间的车厢餐厅里去吃。

他们走后。男兵士坐到了她对面来。

她紧张地不知道该看哪里。

餐车推到了他们侧面,男兵士问她要不要吃?

她看他正在掏钱包。她着急说:吃的。我这里有。

他们一人买了一盒。小小的餐桌正好放两个餐盒。

他走到自己床位边,从一个背包里拿出来一袋榨菜。

他挤出半袋榨菜放自己的餐盒里。将另一半递给她。

“谢谢。”她接过来。

“这个很好吃。”他说。

“是的。”

她想着他会问她点什么。

可是他没有。男兵士只是稍弯着身子吃饭。

她则是,在脸对脸的时候,硬挤着笑意。

继续吃饭。

当两个餐盒被收走以后。她有些无措地看手机和窗外。

他帮列车员把餐桌上垃圾收集完就坐回了床上。

吃完饭的男女生回来。男生直接坐到了她对面。

女生也挤过来坐到男生的大腿上。

“你去哪里?”女生在她朝他们微笑的时候顺势问。

“去乌鲁木齐,终点站。”她说。

“我们去兰州。”女生说。随后,她讲述了她是一个刚考上医学院的研究生,身边的男生则是送她去学校的男友,准备等女生开学以后自己返回沿海城市。

她问,男生是工作了吗?

女生说完“是的”,马上从床铺上拿了一本厚厚篆刻本给她看。

“他很厉害的,你看,这些都是他的作品。”女生送了一个“是吧”的眼神给男生。男生笑着看她。

她拿过本子,翻开,满满的古文,不同的象形字。

还有她不懂的篆刻图形。

他说,他很喜欢碑拓,从小就琢磨。很想拜师学艺,却一直找不到。

他说的那位想拜师的老师,她听闻过。就住在她工作的城市。

她没有说。

她看这些隽秀的篆刻图形,觉得眼前这个比自己年龄还小的男生不简单呐。它有一种天赋直觉,都藏在这些整饬的作品里。

“全是自己琢磨刻的吗?”她问。

“是的。很想攒足了钱去A城找工作。”

“你一定要去。”她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

“你去旅行?”男生问。

“是的。”

“你定好了回程票吗?”男生问。

“还没有,火车票已经没有了。”她说。

“那你打算几号回去?”他问。

“还不确定,可能玩好就走,买飞机票。”她说。对着他紧张的眼神微笑了一下。

广播里提醒大家一个小时后关灯睡觉。

男兵士洗漱回来,坐在床沿上和那位看故事会的妇女聊起来。

她站起来拿了洗漱用品往车厢一边走。

她再次站在铰链中间带,靠着窗户整理思绪。

她发现,一个傍晚她的处境完全转变。她没法当猎人了,而且极有可能,已经成为了别人的猎物。

她告诉自己要镇定。

她不能猎取男生,因为,男兵士铁一样的眼睛会看到。而她,不想那双眼睛看到她无聊的邪恶。

她像一个失了魂的兔子,突然被收进了铁笼子,动弹不得。

她无能为力。只能看一步走一步。

她洗漱完重回到床铺处。

男兵士依旧斜躺在床上,枕着白色的枕头看手机。

看到她回来,他又看她一眼。

那眼神里,充满着柔情、理解。

她不知道,那种眼神从何而来。她不知道,一个刚刚见面的人怎么会用那种眼神看对方。那应该是生儿育女砥砺齐眉甚至为更多事忍让以后才会有的夫妻对视的眼神啊。

她曾经在一对老人的金婚宴上看到过那样的眼神。

爷爷虽然从奶奶脸上缓慢地扫过,那扫视却溢满了整个画面,每一个眼睛看过去,都知道,那是爱啊。如一缕斜明媚了整条巷子,一个“不问”化解了各样眼睛探寻带来的不安。

“你准备睡了吗?”他们异口同声。

她尴尬地笑了。他也笑了。

他用手做一个“上去吧”的动作。

她犹豫地上到中间床位。

“你睡这里啊?”绵绵男生的声音响起。

她惊地回头,看到男生探了一个头过来。十分可爱。

“是的。”她回答。

男生本来手里拿着一张纸条,准备给她的时候,他的女友喊他了。

他匆忙地把纸条丢给她。然后示意她“看纸条”就不见了。

她看着这匆匆的一幕,想男兵士也看到了吧。“他怎么想呢?”

她此时很想把头探下去,问问男兵士,他在哪里下车。

她捡起落在被子上的纸条。纸条是横格子的纸张,应该是笔记本上扯下来的。男生还细心折了两道。

她把它放进了背包里。没有看。

下铺一点声音都没有。

“他睡了吗?”她心里嘀咕着。

这时候,列车员用一个塑胶的东西敲了一下床栏杆。

“5号下铺,换票。”

她脑袋“轰”的一下。“他要下车了?”

下铺的他坐起来。利落地把票递给列车员。列车员将一张纸质车票递给他。

“你几点下车?”列车员一走,她脱口而出。

“凌晨三点。”他说。听起来毫无感情。

许多个问题在她脑海里盘旋,她想问的太多了,以至于在他说完“凌晨三点”以后空气竟然变得极其安静,他们中间似乎隔着一片海。她如何也找不到合适的话接下去。

“你颈椎痛的话,可以按我下午说的那个办法试一试。”男兵士像破浪的人打破了这平静。只是这句话又太突然,让她再次陷入大海的潮声中,无法发声。

他紧接着用一句话做了告别:睡吧,晚安。

她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来得及说。

她一直没睡着。一直听着火车有节奏地撞击着铁轨的声音。

凌晨三点,火车缓慢停下。她的心跳似乎也要停止了。

她听到他整理行李的声音。他站起来,他的头就出现在她的胸前。

他一直没有转过脸来。

他在火车停稳以后,迈着轻悄的步伐往车厢一端走。

车站的远光灯打在车窗上,映出他朗俊的身型。他甚至都没有回身看一看有没有落下什么东西。

直到他的身影淹没进了寂静的车厢里,没有影子能让她目光再追寻后,她一直瞪着眼睛。

他没有说:再见。

铁轨再次震动的时候,她的泪水终于沁出了眼眶。一种酸涩感从眼眶蔓延到全身,车窗外除了灯光的余温,还有绵延的赤壁远山,在静静地远逝。

她隐约听到车站的广播响起:“列车已经出发,下一站……”

她翻了个身,摸手机的手摸到了那张滑滑的字条。


阿原

就一个人,穿着蹦黄的卫衣,帽子耷在头上。头很小,尖尖的,看起来衣服是耷在挂衣架上。

玲子走进来,拿着一碗鸡蛋炒饭,腾腾的热气冒着。窗户外的阳光也雀跃了起来。

接碗的手是那个人的。

他默默坐在沙发上。她还以为是来客栈住宿的。

原来是玲子早上念叨的神秘男友。

她再次朝他望了望。弥补刚才进来时没打的招呼。可是他拿着碗在吃饭,没看到。

窗棂上有干花和鲜花,太阳明亮的颜色就这么揪着它们。

等他吃完,自己把碗拿到厨房去了。回来坐下,与她微笑示意。通过玲子,两人都已知道彼此身份了。

玲子是这家客栈的义工,就要走了。她来接班。掌柜的去东南亚晒太阳看海去了。

玲子和他两人坐在沙发上看手机上的什...

就一个人,穿着蹦黄的卫衣,帽子耷在头上。头很小,尖尖的,看起来衣服是耷在挂衣架上。

玲子走进来,拿着一碗鸡蛋炒饭,腾腾的热气冒着。窗户外的阳光也雀跃了起来。

接碗的手是那个人的。

他默默坐在沙发上。她还以为是来客栈住宿的。

原来是玲子早上念叨的神秘男友。

她再次朝他望了望。弥补刚才进来时没打的招呼。可是他拿着碗在吃饭,没看到。

窗棂上有干花和鲜花,太阳明亮的颜色就这么揪着它们。

等他吃完,自己把碗拿到厨房去了。回来坐下,与她微笑示意。通过玲子,两人都已知道彼此身份了。

玲子是这家客栈的义工,就要走了。她来接班。掌柜的去东南亚晒太阳看海去了。

玲子和他两人坐在沙发上看手机上的什么,默默微笑,默默打趣,光明传情。

男子总是羞赧又直接的回答。不避讳也不过分。

她坐在沙发看掌柜在网上发的客栈资料。偶尔在电脑上打字。

熟黏的打字姿势和键盘上的落雨声,青翠欲滴。

“你过两天回甘孜?”她问玲子。

“是啊。你已经到了。”玲子说。她的义工期满,又要奔赴另外一个义工工作——去甘孜支教。

“那里那么冷,能适应吗?”她问。

“还好。孩子很可爱。还有喇嘛。”玲子说。

“孩子们听你讲的课,会不会向往外面的世界?”她说。

“不会。他们有自己的乐趣。”玲子说。

“是这样的,我会去跟他们讲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但是不说‘好’,因为好不好,是他们在知道情况之后自己的判断。”玲子后面和她谈论这个话题,以及和男朋友一拍即合的结论是这个。

她看着玲子,阳光突然洒满了屋子。陈旧小区的一楼,潮湿的气息弥漫出一股芬芳的味道。

他看看玲子,看看她,眼中也盛满了阳光。

原来,他是一眼湖水,不,应该是井水。清澈而幽静。

照的到玲子的美,也照得到校园以外的乱。

他还在读书,研究生,在本市最好的医院实习。

他和玲子夜里散步在这个充满鲜花和阳光流溢的城市角落,然后,他回到学校宿舍,玲子回到客栈,安顿客人,在上下铺的房间安睡。这是她从他们的讲述中了解的。

露水摇荡在绿萝的叶缘,颤颤巍巍的。阳光像一剂爱情,注满它的心扉。


“你们怎么认识的。”她问他。玲子去外面的间歇。

“我们是小学同学。以前不熟,后来大学以后在群里偶尔交流熟悉的。”他说。

“哦。网上传情?”她半开玩笑说。

“也不是,后来他去做义工,一般写信联系。”他平静地说。

“写信?”她有些惊讶。带着羡慕和赞赏。

“是啊。甘孜这种地方根本不能上网。“他补充说。脑袋看起来像插入深洞里的一把宝剑。

“那你,没想过找身边的女孩子?”她本来想问,但还是忍住了。

“我挺喜欢这样的,平平淡淡的。”他好像知道她好奇什么。

“你是编辑吧?”他问。

“哦,不是,我是无业游民。”她大笑。

他也跟着笑。


下午一起包饺子吃。给玲子践行。

他和玲子去超市买了素肉和蔬菜。她负责把它们切成饺子馅。

三个人在厨房轻巧地操作着。熟悉而客气。清新的空气从后院进来,缓慢而持久地萦绕在他们周边。有新到的客人来,她需要带客人去入住。

“我带你过去吧。”他说。他估计她刚来不熟悉。

“还是我去吧。”玲子有些紧张,说。放下手中的饺子皮。

“好。”她朝他感激地笑了笑,跟玲子一起去了。

“赶紧包哦,那一叠饺子皮可就是你的任务。”玲子走到门口,又回过脸去对他说。

他听出声音里,有一丝尴尬。


“我们还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玲子走着,突然说。

“还不是?”她有些惊讶。

“是的。我准备七月在拉萨搞定他。”玲子好像从一阵紧张中刚缓过来,用开玩笑的婉转声说。“哈哈,不错。”她笑。

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完成了任务。围裙上有些少的馅儿,手上也粘着是。腼腆地笑着。

后院的餐桌上整洁干净,上面摆放着玫瑰花。不灼灼,蕴着光。

他们围坐在一起吃饺子。

玲子讲述她支教的经历。

“那里什么都没有,厕所只有三面石头砌成的墙,风很大,上大号的一般屁股会冻僵。

周末要去很远的地方提水,储存一周的水。还要去干的地方捡柴火,防止下雪。”

他在身边看着玲子,边吃边微抿着嘴唇笑。偶尔看她。

“我以后的房子也要简单一点,不需要电视。是吧?”玲子抛了一个示意的眼神给他。

嗯。不要。他静悄悄地说。

她大笑,递了一个“你肯定能搞定”的眼神给玲子。

电话响,是玲子妈妈打过来,估计询问明天远行事情。

“你们很让人羡慕啊。像神仙。”她玩笑说。

“有吗!”他说。

“你们有没有想过以后的生活?”她沉着眼睛问。

“慢慢来吧。现在不着急。以后总有打算的。”他说。好像他知道她想问他们生计的事。

“你喜欢玲子什么?”她问,像是站在玲子家人一方。

“不知道,在一起很舒服吧。”他随口说。露出不好细说的笑容。

春光嫉妒地趴在玫瑰花瓣上。摇摇欲坠。

“哎,你们的故事都可以写一本书了。”她说。

“是吗!”他抿嘴,好像表示肯定。


玲子回来,继续聊着支教的事。

那是一笔多么大的宝库,我想任谁撞进去了,都能穷尽余生地在此中感念。

他默默地收拾桌子上的碗筷和卫生纸。默默去洗碗。

时间很快,太阳西斜,院子里一片光阴覆盖,东西都黯淡下来。只有角落里的洗衣机,仍在清洗着今天退宿客人的床单被套。发出嗡嗡声。

她把剩下的两盘饺子放到冰箱。

还剩这么多,怎么办呀。她开着冰箱门,一个人在那里嘀咕。

他拿着水果走进来。静的像一阵风。

“明天你过来,我们把它吃完吧。”她随口说。

“好啊。几点?”他问。

“啊。随时都可以啊。”她有些失措说。

他突然意识到什么,眼中滑过一丝沉默,默默走出了厨房。

第二天,天蒙蒙亮,玲子已经收拾好了一个登山包。里面塞满了她的日常所需。她需要在那个高原上生活两个月。

“他不来送你?”她问。

“哦,我叫他不要来的。”玲子说。

“为什么?”

“哈哈。有几次我们晚上散步到很晚,到了他坐公交回去的地方,350路公交来了,他就说等下一趟。来了,就说等下一趟。最后还是坐最后一趟回去的。”玲子的幸福溢满了这个熹微的清晨。

玲子上车走了。

“你们一定会是很幸福的一对。”这句祝福她没有说,总感觉是不愿意承认的事实一样在她的喉头紧紧的。

等啊等,他上午没来。他中午没来。下午没来。晚上没来。一天又一天,他没再出现过。


这个城市,她完全陌生。



酒香扑鼻

刚听了一个爵士翻唱版本,是新歌声上一位参赛女歌手唱的。

从网上人们对她演唱的评论中,我看到一个新造词:红酒嗓,而且已用在与其有关的文章标题上。

请问,什么叫红酒嗓呢?它和烟嗓有何区别?

不过,在我以为,从健康角度来说,红酒嗓一词要比烟嗓更值得推广,至于理由嘛就不用我再多加解释啦。哈哈!

刚听了一个爵士翻唱版本,是新歌声上一位参赛女歌手唱的。

从网上人们对她演唱的评论中,我看到一个新造词:红酒嗓,而且已用在与其有关的文章标题上。

请问,什么叫红酒嗓呢?它和烟嗓有何区别?

不过,在我以为,从健康角度来说,红酒嗓一词要比烟嗓更值得推广,至于理由嘛就不用我再多加解释啦。哈哈!

水美佳

浪人情歌——醉倾城

浪人情歌——醉倾城

浪人情歌——醉倾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