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浮里奥罗曼

29浏览    1参与
咕粥舟咕

绯缘(浮里奥bg)

作者有话说:ooc预警,文笔渣慎入。

本文含微量罗德里戈cp线(罗德里戈就不单独写了)

  浮里奥·罗曼过分热情直率的性格时常给他带来麻烦,尤其是在和埃斯梅拉达交往以后,他第一次感受到被强势的人管束的滋味。尽管习惯于自由自在的他对这段半推半就的关系也并不这么主动。

  “她是个很优秀的人,既热情又开朗。”众所周知,浮里奥从未对任何人发出不满的评价,他是个善于隐藏情绪的人,同时常常保持着心平气和的状态,但不置可否的是,在跟埃斯梅拉达相处的过程中,浮里奥总有点忧心忡忡的情绪——她似乎也有某种超乎常人的洞察力,只不过他还不足以界定其范......

作者有话说:ooc预警,文笔渣慎入。

本文含微量罗德里戈cp线(罗德里戈就不单独写了)

  浮里奥·罗曼过分热情直率的性格时常给他带来麻烦,尤其是在和埃斯梅拉达交往以后,他第一次感受到被强势的人管束的滋味。尽管习惯于自由自在的他对这段半推半就的关系也并不这么主动。

  “她是个很优秀的人,既热情又开朗。”众所周知,浮里奥从未对任何人发出不满的评价,他是个善于隐藏情绪的人,同时常常保持着心平气和的状态,但不置可否的是,在跟埃斯梅拉达相处的过程中,浮里奥总有点忧心忡忡的情绪——她似乎也有某种超乎常人的洞察力,只不过他还不足以界定其范围。

  另一方面,这个条件优越的女孩儿似乎也没有太把他放在心上。浮里奥对此隐隐有感觉,她是个热衷于社交的人,痴迷于旅游,爱好结识新朋友,对于这段已经在双方的朋友圈半公开的恋情,作为当事人的浮里奥·罗曼也不总是保持着乐观的心态。

  “……你为什么不说话?”电话里传来她不满的声音,彼时埃斯梅拉达不知道自己的男友正因为其观察到的种种迹象而感到心烦意乱,但少年的自尊心使他继续维持着倨傲的一面,对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

  “你没事吧?”他按捺住满腹疑惑,试图用爱与和平的理念说服自己。埃斯梅拉达大概是能够想象得出他的表情,嘴角上扬,用平常的语气回应道:“是风声,”然后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你就是太敏感了。”从语气判断,她对他的性格颇有微词。

  面对浮里奥的支支吾吾,埃斯梅拉达倒也没闲着,她悠悠然地擦好指甲油,不紧不慢地提醒道:“所以,你有什么心事吗?”说话间,她已经躺在了床上。

  被人看穿的感觉让浮里奥极其不适应。面对自己苦心追求的女友,他紧张地找不出合适的表达,但埃斯梅拉达不把他的沉默当谨慎,反倒觉得是一种敷衍。

  “浮里奥,你最近的表现让我常常想把那个词脱口而出。”坐立不安的人根本无心判断分析,但她说话的口吻里蕴含的淡漠让他知道这场对话应当结束了。

  “你早点休息吧。”埃斯梅拉达没有推辞,直接挂了电话。浮里奥一个人在客厅里踱步,想道:可恶啊啊啊,为什么观察力这种东西在埃斯梅拉达身上一点也行不通呢!他疲倦地仰躺在沙发上,把自己一头柔顺的金发揉得乱七八糟。发带被不经意地扯落,露出光洁而窄窄的额头。他一面梳理着自己前额的乱发,一面重温自己表白成功的那副景象。怎么就会不相称呢?他懊恼地思考着,她一定想说分手吧……

  对于分手这个话题,埃斯梅拉达有几次试图探讨,但浮里奥从来都是顾左右而言他。毕竟,这是他浮里奥自己追到手的第一个女友,他对她有种患得患失的情绪也实属正常。

  其他人或多或少都对此有所察觉,但埃斯梅拉达本人对此却绝口不提,仿佛她从未给浮里奥造成过困扰。

  “她一定认为是你想太多了。”当浮里奥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的知己时,她这样轻描淡写地回应。对浮里奥正在发作的疑心病起到了添油加醋的作用。

  “玛莎,认真点吧。”他郑重其事地说,但玛莎显然也是个心大的人,直接了当地挑明了:“要么你就换个女朋友,”她的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个人是贝思•尼莫,前不久浮里奥为了追求埃斯梅拉达而拒绝了她;另一个人是伊迪丝•希瑟,是个面容姣好但心思缜密的女孩,浮里奥认真地回应过她的告白,只不过不是以接受为答复。

  “认真点想对策。”浮里奥竭力强调道,却也耐心地听完了玛莎的东拉西扯。他转移了话题。

  “如果你不肯认真回答我的问题,我只能找别人了。”其实他心里没有足够的底气。

  玛莎看着浮里奥的黑眼圈,心里感到好气又好笑。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即将被分手的假设,她想,最好别给感性的人火上浇油。

  她话锋一转,问:“埃斯梅拉达是不是今天回来?”浮里奥吃力地计算着时间,恍惚地点了点头,玛莎胸有成竹地接口道:“那就,按照我说的做吧。”她冲着他眨眼,“这件事只需要我和两个当事人知晓并参与,保守秘密哦。”

   正在此时,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

Part 1

顾虑

   “浮里奥,我们得谈谈。”埃斯梅拉达说着便拉开椅子坐下,浮里奥自然地坐到了她对面。听了玛莎的建议,他的紧张情绪已经消散了大半。现在他盯着埃斯梅拉达深色的瞳孔,想要预测她的下一个要求。

  埃斯梅拉达不习惯被直勾勾的注视着,面对浮里奥毫不避讳的目光,她先是开了个玩笑:“就算好看也要适可而止。”心虚的神色很快被浮里奥按捺住了,但他的视线转向了旁边。埃斯梅拉达呼了一口气,望着浮里奥硬朗的侧脸线条。

  “我觉得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她说,“我想给你一点空间。”

  面对已经预料到的话题,浮里奥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惊讶,他用一副温文尔雅的态度表示对她的尊重,同时快速地眨眼,掩饰自己失落的情绪。埃斯梅拉达看不到他被睫毛挡住的瞳孔,对他内心所承受的煎熬一无所知,又或者是刻意视而不见。

  浮里奥•罗曼此时的内心活动可谓是千奇百怪,他一方面想挽留,一方面又向往洒脱;他也意识到自己需要空间自我调节,可这样的阶段会不会把她越推越远?他有困惑,却无法明确地提出。在意识到埃斯梅拉达正试图尽量减少与他的眼神交流时,浮里奥自发地垂下了眼睑,反复调整眸光中可能蕴含的情绪之后,才再次和她的视线交汇。

  他不想让她看到自己恋恋不舍的模样。

  “这是,有时限的吧?”他小声地问了一句,又企图用自己平和的笑容掩饰那一丝不确定带给他的困扰。

  埃斯梅拉达发现了这一点,她没有戳穿,反倒是带点感激地望着他。

  “如果你有更合适的对象……”不,不会有的,听到这句话,浮里奥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会错过她,他陷入了无规律的回忆。从追求成功的那束花开始,到昨晚的电话中她淡漠的口吻,每一帧画面都让他感受到不稳定却有吸引力……“你可以告诉我,我们……”她顿了顿,没有往下说。

  可是我希望你能够等我一段时间。他始终无法说出这句话,因为他放不下自己的心高气傲。他只是用一种坚定的目光看着埃斯梅拉达,以期给对方传递出一种决心。

  “你为什么要跟他提分手?”另一方面,埃斯梅拉达的好闺蜜朱莉安娜对此也十分关心,要知道,浮里奥和埃斯梅拉达的这段关系可是在她的见证下成长起来的。但她绝不是第一个提出这个问题的人。面对埃斯梅拉达的白眼,朱莉只是说:“他对你很上心。”

  朱莉的好话没有打动埃斯梅拉达,她只说:“你们是不是都被浮里奥收买了?”

  “你就不能安心谈恋爱吗?”

  埃斯梅拉达闻言,放下了手中的报纸。她无声地看向朱莉,用一种遗憾的、不被理解的表情摇了摇头。

  朱莉知道她另有所指。

的确,如果说浮里奥和埃斯梅拉达走到一起后,前者常常患得患失,那后者就时常心神不宁。浮里奥会不自觉地窥探别人的情绪秘密,但他自己却鲜少流露出关于情绪方面的蛛丝马迹。这一点让埃斯梅拉达很不安。她不由得回忆起他在电话里转移话题的那些时刻。其实,但凡他能认真听她把话讲完,她便不至于抱着近乎分手的目的回程。但浮里奥就是浮里奥,正因为有通过冰山一角推断出整体的能力,使得他对自己过于自信了。埃斯梅拉达至今还记得他们上一次见面时他刻意的动作和表情。

  她赞成他爱与和平的理念,这对团队是有益的。但是她希望他能给予自己足够的信任。不过,她似乎根本不愿去考虑造成信任隔阂的原因。

  “……你说话呀!你是不是根本不喜欢他啊?”朱莉安娜是个急性子,在埃斯梅拉达沉溺回忆的时候,她一直在试图用自己不善于分析的脑筋给这件事找出一个合理的理由,

  她不相信自己的闺蜜是随意玩弄别人感情的人,但她无法想到更为通情达理的解释。

  埃斯梅拉达无奈地看着自己上窜下跳的闺蜜,平静地说:“或许没有他喜欢我多吧,”她郑重地凝视着朱莉安娜的眼睛,“但是绝对谈得上喜欢。”

  突然,埃斯梅拉达的手机屏幕亮了。

Part 2

惊魂

  浮里奥心事重重地走下台阶,想着已经一个月没见的女友。

  现在已经是十月末,万圣节就快到了,是埃斯梅拉达最喜欢的节日啊,他一个人悻悻地想。他还记得自己是在去年的万圣节前夜向她表白,隔天便带她去了万圣主题乐园。那时是他记忆中埃斯梅拉达最明媚的时刻,他们的关系似乎也是一片光明。

  “嘿!想什么呢,浮里奥•罗曼。”玛莎突然悄无声息地拍了拍他的后背,他一眼就注意到了她手里捏着的以黑色为底色的门票,上面刻画着南瓜的图案。

  “这是……游乐券?”

  “看你最近情绪不高,就带你去玩吧。”

  浮里奥本想拒绝,却被玛莎拦了回去,她神秘兮兮地笑着对他说:“你怎么知道不会有惊喜呢?”他看着她眼里所蕴含的精明神色,突然间恍然大悟:“你是不是……”“嘘,既然是谜,就要走到最后才揭晓谜底。”

  “罗德里戈为什么要约你?”

  “不知道,他说有关于浮里奥的重要情报要跟我说。”

  朱莉安娜对此嗤之以鼻,“我早说过这人不能处,连队友的消息都出卖。”她愤愤不平地站起身来,在房里转来转去,而后又趴在沙发上,眼巴巴地望着沉思的埃斯梅拉达,“你猜猜会是什么事?”

  “他要和我分手。”“什么,不可能!不可能………”朱莉震惊了一霎便冷静下来,“他不可能找罗德里戈当说客,那就是激化矛盾……我看你还是别去了。”她一脸真诚地建议道。

  “去啊,为什么不去?”埃斯梅拉达心里和朱莉一样疑惑。再说,这可是万圣主题乐园的门票,她的目光扫过桌上的硬壳纸张,嘴角泛起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

  

  昏暗的灯光在漆黑一片的环境中闪烁,胆大的埃斯梅拉达凭借着直觉在黑暗中摸索。在鬼屋这种压抑的氛围中,她时不时能听到有孩子在其间窜来窜去的声响,零散而轻微的响动非但无法吓到她,反倒能助长她的勇气。

  罗德里戈感到很尴尬,由于埃斯梅拉达和朱莉安娜需要彼此依靠,他只能贴着角落前行。实际上,因为小时候玩了太多探险游戏的关系,罗德里戈对鬼屋之类的恐怖娱乐设施早已麻木了。他不只觉得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很吵闹,也担心听不到同行两个人的反应。于是他一面走,一面侧耳倾听。

  “罗德,你在等什么?”埃斯梅拉达的询问中带有一丝捉弄的意味,“鬼屋没什么可怕的吧。”她问朱莉安娜,后者在一旁瑟瑟发抖。但仍然昂首阔步地挽着自己的闺蜜朝前走。

  罗德里戈没有回答,但他的呼吸声突然变得紧张又急促。埃斯梅拉达似乎很满意,拉着朱莉的手快走了几步,这让他瞬间显得有些慌乱。

  “等一下。”雄浑的男声在幽暗似隧道的建筑物中响起,埃斯梅拉达不知何时又回到了和罗德里戈并肩的位置。

  “我把她送出去了……”埃斯梅拉达顿了一下,“坏处就是她什么都知道了。”

  罗德里戈不屑地“嘁”了一声,他和朱莉向来看不惯彼此。“她在这儿会碍事的。”“反过来,隐瞒闺蜜也很痛苦。”

  罗德里戈不吭声,埃斯梅拉达知道他不认同自己的想法。

  在彼此看不清脸的黑暗和人声嘈杂的双重作用的加持下,罗德里戈觉得自己对要问的问题似乎并不感到难为情。他在喧闹的人群中清了清嗓子,埃斯梅拉达不由得提高了警觉。

  结果还是老生常谈。

  “你有一个月没找浮里奥了吧。”

  “劳烦你记得。”语气中满是讽刺。罗德里戈情不自禁地解释道:“倒也不是刻意去记,只是浮里奥那家伙天天念叨你。”“对你?”她脸上的惊讶混合着调侃,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中难以得见。

  不合时宜的解释接二连三。“不,我是我们队伍中派出来交涉的代表。”埃斯梅拉达的笑声和“不给糖就捣蛋”的喊声混合在一起,再加上室内的回声,显得悠长而诡异。

  罗德里戈似乎没有心情和她东拉西扯,他看出她这是在藐视自己的能力。想到她一直回避这个话题,他似乎就有了结论:“你跟浮里奥只是玩玩,对吧?”

  埃斯梅拉达的笑容僵在脸上。无法说出一句“你怎么看出来的”,只是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颊,说:“有些事情不该你管就不要管。”这在她已经是一种温和的警告了。但罗德里戈可不是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人。

  “如果你玩弄他的感情,作为队友,我们——我肯定是不会允许的。”

  “我真害怕你又代表全队成员。”埃斯梅拉达根本没把这种宣称放在心上,在她心里,这段关系只涉及到两个当事人。

  不过,既然他们是队友,埃斯梅拉达盯着罗德里戈模糊的轮廓,突然生出一个想法,那种深入结交并了解新人的愿望又浮上心头。

  “罗德,陪我过万圣节吧。”实际上,看不见对方是有好处的。埃斯梅拉达若是看见罗德里戈一副困惑而又有些动摇的表情,一定会忍俊不禁。

   但他只是稍微调整了一下心态,揉了揉发烫的脸颊,说:“我们现在不是就在一起吗?”“所以你为什么要去想我和浮里奥的事?”对于埃斯梅拉达来说,任何感情上的挫折都不比享受当下的重要性。

  “你们,在一起了?”出口处传来一个失望而克制的声音,埃斯梅拉达霎时间便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过去,罗德里戈阴沉着脸,被远远甩在后面。

  “浮里奥•罗曼!”她看见他的双手无力地耷拉着,手里的花束几乎要落地了。于是身体立马做出前倾的动作,捏住包裹茎叶的部分接住了它。

  埃斯梅拉达没想过会在出口处见到浮里奥,她迅速走上前去搂住他的脖子,把嘴唇贴在他的耳边呢喃道:“我本来打算过了今夜就去找你的。”他有些呆滞地问:“找我……干嘛?”“求你原谅。”她说,却发现他的视线越过了自己,一直死死地盯着罗德里戈。

  埃斯梅拉达后退一步,挡在两个人中间。为了缓解沉默而尴尬的氛围,她不得不率先开口。

  “浮里奥•罗曼似乎不知道你们——你的计划。”她不想把西班牙队其余人牵扯其中。她发现罗德里戈求救般点了点头。

  “这是个误会……”

“结束了。”浮里奥眼神一凝,罗德里戈打了个冷颤,埃斯梅拉达不为所动。她笃定他镇定自若的态度下隐藏着他隐秘的真实意图。只不过现在不适合逼他承认。浮里奥干笑了几声,和埃斯梅拉达擦肩而过——万圣节的喧嚣氛围让她错过了他眼里一闪而过的失望的情绪。

彼时,埃斯梅拉达才注意到玛莎,因为对方以一种责备的眼神盯着她,这让她很不自在。不过,这次埃斯梅拉达没有避重就轻,她撇着嘴对玛莎点了点头,把目光从浮里奥若隐若现的背影上移开,飞快地拉着罗德里戈从她眼前消失了。

“真是,最糟糕的万圣节了。”埃斯梅拉达一面递给罗德里戈一罐冰可乐,一面恶狠狠地抱怨道。她可受不了一个男子汉在自己面前扭扭捏捏——罗德里戈的嘴唇蠕动着,含混不清的嗯嗯呀呀的音节从他的口中一个一个地蹦出,埃斯梅拉达仔细地分辨着,露出一脸困惑的表情。

“你怎么连话都说不清楚?”埃斯梅拉达看着罗德略显老成的轮廓,舔了一下自己的舌尖,调侃的话语接踵而来:“看来罗德你只是个行动派啊。”他面露愠色,显然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回忆,埃斯梅拉达的腔调变得有些俏皮:“这样也好,别学浮里奥,油嘴滑舌不着四六。”罗德里戈的紧张情绪缓和了不少,他笨拙地想要争辩两句:

“其实,罗曼是个可靠的人。”

“这难道不是作为副将最基本的吗?”她望着他笑,眼睛眯了起来。“洞察人心,热情直率,大气活泼……你能想象的最阳光的少年都适合去做团队中的润滑剂。”“可你似乎不喜欢他这样。”罗德里戈用一种很正经的腔调说。

埃斯梅拉达想了一下,问道:“如果浮里奥把我甩了,你觉得仅凭今天的缘分,你会和我交往吗?”默不作声是罗德里戈最坚决的拒绝,但这家伙今天偏偏频频输出,似乎是怕埃斯梅拉达因为他的反应而受到打击,他笨嘴拙舌地阐释原因;“我希望我的女朋友只归我一个人保护,有任何事都首先和我分享,永远会和别的异性保持距离……”“个人隐私也很重要不是吗?”

这就是埃斯梅拉达的顾虑,她眼里的浮里奥和别人眼里的她自己其实并无二致。她不怯于承认自己爱玩的天性,也愿意表露自己的洞察力和良好的异性缘。但是她很介意在自己交往的对象身上看到这些特质。埃斯梅拉达曾对玛莎妒火中烧,想到此她又仰头灌了一口可乐,即使现在她依旧只能用克制的情绪来面对她,关于这点,浮里奥的所作所为从未让她感到安心。

罗德里戈专心致志地倾听着埃斯梅拉达的烦恼,夜幕的阴影和远处篝火的光芒在他的面部来回游走,最终交汇在他深棕色的瞳孔里。他似乎是很冷静地听完了她的叙述,在埃斯梅拉达意料之中的是,他还是认为是她理亏。

“所以我们注定无法成为朋友。”听她的语气倒有些惋惜。

“你干嘛借题发挥啊?”玛莎用洞悉一切的目光盯着浮里奥的肩膀。

他轻微地颤抖了一下。有些抓狂而无赖地低吼道:“我就希望她不要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低沉的嗓音里含有一丝委屈的情绪,仿佛一个闹别扭的小孩子:“每次我都满怀期待,可是……”他开始拼命捣鼓自己柔软蓬松的头发,“你看看她和罗德谈笑风生的样子,根本没把我放在心上!正常情况下不是应该很心虚地求我原谅吗?啊啊啊,我真是搞不懂女人。”他蓦地看向玛莎,对方立刻回避了他的视线,一个微妙的表情再度创伤了浮里奥的自尊心。他自顾自地对空荡荡的街巷泄愤,“我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肯定也和他们一样觉得我是个花花公子,对我有过很多女友的传闻深信不疑。我凭什么受这委屈!”埃斯梅拉达是浮里奥所追求的第一个女孩,在此之前,旁人已经给他捏造了许多个不同版本的女友。心思单纯的浮里奥根本未曾料到这竟会阻碍他真正的恋爱。现在,他只是蹲在地上,难过的表情占据了他的全部面容……

“结束了。”他喃喃道,内心生出一丝愧疚。从她没有追上来,也没有一个解释的那一刻起,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再对这段关系抱有希望。

啊,我为什么要逃离?浮里奥·罗曼蜷缩在墙角,仿佛一个迷路的小孩儿。他没注意到玛莎突然不知所踪,只是专注地自责自己这种贪图速度的心性。我还是不够了解她,想到此,他的脑海中又不断地勾勒出她的形象。浮里奥揪着自己的耳朵,试图将自己从万圣乐园的嘈杂的回响声中抽离出来。我甚至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他有些戏谑地想,当时只能感受到自己看到罗德那家伙站在旁边的愤怒。

浮里奥想了很久,直到他发觉气温渐渐转凉了。他瑟缩着站起身来,才发现整条小路上只有自己一人。

无所谓,他目光凝重地望着眼前笔直的道路,努力忽略心里那一丝丝细微的苦恼与烦闷。所有的忧愁都会过去,他强迫自己乐观一点面对现状,爱与和平无处不在。

这种想法现在听起来有些讽刺吧。浮里奥努力在纷乱的思绪中整理出些许逻辑,他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信心又一次瓦解了。

“可恶!为什么偏偏是罗德那家伙?”他用指尖掐住了砖墙的缝隙,纠结无比的内心又多了一重不适的感觉。

要怎么面对罗德而不是一味地将过错归咎于他?浮里奥的理智渐渐被这个问题带入了理智的框架内。他仰起头望向夜空,似乎没有觉察到眼底微微泛起的酸涩感。算了,他收回视线,微微地晃了晃头,试图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他想好尽力避免面对罗德,以期平复自己矛盾的心神,稀释自己的负面情绪。

Part 3 缘本

人与人之间本无缘分,只是其中一方用情至深。这是埃斯梅拉达很喜欢的一句情话,她把它刻在书签上送给了浮里奥——那天他们度过了至今为止的唯一一个情人节。

那张晶莹剔透的叶脉书签如今静静地躺在浮里奥的掌心,他已经完全忘却了罗德里戈的打岔,眯起眼睛想念自己即将落空的恋情。他心神不宁地盯着手机屏幕,不断地刷新着埃斯梅拉达的社交平台发布的文字。

——看推文的傻瓜,到窗台来。

浮里奥满脸疑惑却又忍不住对号入座。那双平日里充满了爱与和平的眼眸如今流露出紧张的神色。他缓缓地走到露台上,瞥了一眼房屋面前寂静的小道,刚才突然消失的玛莎正在车道上冲他招手,他看到她似乎在将某样会反光的物什交给旁边的人影。可他只看清了那人的轮廓,一种惴惴不安的情绪猛烈地敲击着他五味杂陈的心口。

被异性好友深夜造访的浮里奥急匆匆地奔下楼梯,眼尾又一次不知不觉显现出了绯色的印记,但他自己没有注意到,毕竟,会用眼尾的绯色来调侃他的桃花运的人,此刻应该业已记挂着别人了。

浮里奥感到眼周一片刺痛,他的视线在适应客厅里的光源。

“你怎么在这?”看着眼前的人,他有些失态地问,裹紧了自己天蓝色的睡袍。

罗德里戈:“如果我说,你家里的钥匙是玛莎主动给我的,你会不会报J把我俩一起抓走……”

兼具痞气与帅气的神情简直让浮里奥血压上涌,难道埃斯梅拉达就喜欢那家伙的那副表情吗?他的脑海中突然生出这么一个问题。

玛莎似乎不乐意和罗德里戈捆绑在一起。“没有我俩,只有你和我。”

“你们,”浮里奥震惊之余,不由得摆出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如果不解释清楚,就属于私闯民宅哦。”他看起来已经完全从昨夜的打击中恢复了,玛莎和罗德里戈相视一笑,但解铃还须系铃人,埃斯梅拉达的声音兼具清冷而甜美的特质,在偌大的客厅里激起了回响:“听我解释,浮里奥·罗曼。”她直直地从罗德里戈和玛莎中间穿过,走到目瞪口呆的浮里奥面前,伸手按了一下他的肩头,松松散散的睡袍便立刻凹了一部分下去。

他很紧张。不是由于他们在看他,而是由于她的目光一刻也不离开他。浮里奥起初试图回避那双灵动的眼眸,但她眼里的善意让他仍旧相信这是种和爱相关的情感。于是他清了清喉咙,把这个词的尾音拖得很长。

“好吧。”

埃斯梅拉达突然对他行了贴面礼。“Surprise or Shock?”她眯着眼笑道,在浮里奥的手心里放了满满一堆心形巧克力。

浮里奥·罗曼突然放松下来了。他的视线越过埃斯梅拉达,先定格在了玛莎身上,而后扫过罗德里戈,又停驻在埃斯梅拉达绯红的脸颊上。

好可爱!他盯着她的脸想,其他人一定会说浮里奥·罗曼真的是个没有原则的家伙,尤其是——他目露怀疑地瞪了一眼罗德里戈。但是对方是埃斯梅拉达,他不需要再三思考就已经决定:当然是原谅她啦。但是——

浮里奥愤愤不平地盯着叛变的玛莎和罗德里戈,心中有一种“终究是错付了”的悲鸣。

“你们俩给我出去!”浮里奥严肃的时候也是很有威慑力的。至少罗德里戈是真的准备走了。

“留下来吧。”埃斯梅拉达自作主张替两人解了围。浮里奥甚至还没来得及发作,就被一句“我有礼物要给你”堵了回去。

埃斯梅拉达的礼物是一块精致的巧克力蛋糕。

“草莓口味的卖完了,所以买了这个。”她小心翼翼地将纸盒拆开,把精巧而贵重的蛋糕放在茶几上。“听罗德——罗德里戈说,这是你最常光顾的甜品店的热销款,因为赛程的缘故已经很久没有机会品尝了。”她躬下身子把三角形托盘举起来,面对着浮里奥逐渐浮现出的感动神色,一本正经地问道:“虽然万圣节已经过去了,还是想送给你。”但是浮里奥迟迟没有伸手去接,举着托盘的埃斯梅拉达感到有些为难。

她偷偷地瞥了罗德里戈一眼,想看出他是不是戏弄了自己。

这个举动打消了浮里奥的犹豫。他的手指穿插在埃斯梅拉达的发间,轻轻地拨了拨她额前的碎发,然后给了在座两人一个回避的眼神。罗德里戈立马心领神会站起身来,推着玛莎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嚷嚷:“这种时候就不要分彼此了。”

拜托,这种事情浮里奥会不懂吗?他好像还真不懂。

“说真的,你的反应挺出乎我意料的。”看着男友接受了求和的礼物,埃斯梅拉达内心窃喜。

“惩罚不是到此为止。”浮里奥自负地说道。他那种带点莽撞而温和的神情才是埃斯梅拉达最喜欢的。

“不过说真的,你不能怪罗德……罗德里戈。”

“你再提他我就让他加练。”埃斯梅拉达住了嘴。浮里奥悄无声息地做起了另一件事……

埃斯梅拉达感受到额头上一丝丝的暖意,这是他嘴唇的温度。她抬眼,发现他眼尾绯红的色泽愈发浓重了。

“傻瓜,才不是这样呢。”她把头摆得更低,用嘴唇去触碰他的下颌,两个人痴痴地笑了起来。

暗中观察二人组:“傻瓜,你也没好到哪里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