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浮霜

400浏览    10参与
第七秩序
【浮霜/稷下学宫】 女鹅的立绘...

【浮霜/稷下学宫】


女鹅的立绘终于出来了!!!私设是天师堂的制服,衣服上有很多金色的彼岸花细节!!!

【浮霜/稷下学宫】

   

女鹅的立绘终于出来了!!!私设是天师堂的制服,衣服上有很多金色的彼岸花细节!!!

第七秩序
【浮霜】 是颜韵的新衣服!!!...

【浮霜】


是颜韵的新衣服!!!给稷下学宫那篇文的!


【浮霜】

   

是颜韵的新衣服!!!给稷下学宫那篇文的!

   


第七秩序
是女鹅颜韵的Q头稿子!可可爱爱...

是女鹅颜韵的Q头稿子!可可爱爱!

是女鹅颜韵的Q头稿子!可可爱爱!

温羡羡羡

【浮霜千世】人设:温羡

一个人设。

文笔退化产物。

-


温羡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在职天师。是纯种人类。长相很中性,但性别女。


虽是天师堂成员但常年在外,想法总比较特殊,喜欢接奇奇怪怪的任务。


成为天师前曾在外游历。为人潇洒不羁,行事爽快麻利,最恨背叛者,在狂妄的边缘疯狂徘徊。貌似什么事都不会往心上放,实则有自己为人处世的方式。她也有自己的立场和底线,与自己坚守的正义。


爱好喝酒。最大的长处是酒量好,最大的短处是酒品不好。真喝醉了就是疯子。


是从贫民窟里鬼混出来的孩子,为了能吃上饭和一群自称丐帮的叫花子们厮混...

一个人设。

文笔退化产物。

-


温羡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在职天师。是纯种人类。长相很中性,但性别女。

 

虽是天师堂成员但常年在外,想法总比较特殊,喜欢接奇奇怪怪的任务。

 

成为天师前曾在外游历。为人潇洒不羁,行事爽快麻利,最恨背叛者,在狂妄的边缘疯狂徘徊。貌似什么事都不会往心上放,实则有自己为人处世的方式。她也有自己的立场和底线,与自己坚守的正义。

 

爱好喝酒。最大的长处是酒量好,最大的短处是酒品不好。真喝醉了就是疯子。

 

是从贫民窟里鬼混出来的孩子,为了能吃上饭和一群自称丐帮的叫花子们厮混在一起。这群人第一次救了她。虽然穷但日子过得快乐,温羡与差不多大的小叫花子们相处的最好。难得的是她还能记得其中几个人的名字,与她最近的那个小姑娘眉心有一颗美人痣,她姓谢,单名一个菱字。

后来这一帮穷蛋里有人乞讨时多说了几句,靠着人多还动手打残了富家少爷,就此得罪了那户贵族。贵族手里多的是钱,命中缺钱的乞丐里就出了叛徒。他们花重金请来的杀手们要削了这些无权无势连饭都吃不饱的人很容易。大家都是成天跟野狗抢肉包子吃,谁没见过血,但那是温羡第一次见那么多为了钱成了兽类的疯子杀人,还杀了那么多人。年龄尚幼的她毫无战斗力,唯一做得了的就是为了命护住自己和谢菱。刀刃不长眼,她左臂上那道长痕就在那时候留下。

殷红色的血淌在谢菱的裙子上,一滴一滴,像有钱人家小姐衣服上的绣花。

最后只剩下几个瑟瑟发抖路都快不会走了都小孩。谢菱挣开她的手,为了活命,和吓傻了的孩子们跟着贵族的人一同走了。

温羡逃之前还看了一眼谢菱,谢菱却没再看她。

 

温羡溜的快,和她一起逃出来的人也少。两三个孩子像鬼魂一样日日在街头游荡 ,连走散带饿死,最后就剩了她自己。

 

她被一个天师救了,第二次重新活过来 。年轻的天师总带着她一起接委托。他教会她许多东西,比如怎样用刀剑,再比如怎么跟人打交道。甚至喝酒都是跟他学的。

而生活总喜欢给她两耳刮子。天师在一次任务里遭人陷害,最终战死。一切过后温羡将他葬于一处山脚下。她拾起这位天师的佩刀时,都还不知道他叫什么。

 

那把刀自此易主,一直跟着她。不知道刀原有的名字,所以她干脆叫它“无名”。

 

温羡逐渐知道这人世间最大的险恶不是吃不饱穿不暖,而是人心。她深知甚至无法反抗的自己能活下去已是最大的运气。第一次丐帮输给了弱小,第二次天师输给了心机。显而易见,其后最大的阴谋是背叛。

无论走多远,背叛都是挥之不去的阴影,就算她就是光明,这层阴翳也无法被遮蔽。

 

天师去后她已是少年,至少现在她知道,该靠自己活下去了。为了吃口热饭她要做的活计很多,夜里还要忙里偷闲学点刀法。

她要凭自己,一步步走出来。活下去,带着满身的疤活下去。

 

年龄足够后温羡带着无名去了天师选拔会。通过审核后,她正式成为一名天师。和救过她的人一样。

 

偶然间温羡路过都城的一间以花间作名的青楼,掀帘进去时楼里正热闹着。台上女子扬着水袖,和着古琴音律唱出一支曲。美人以纱遮面,眉间一朵菱花开得甚艳。

她一眼认出来, 那必是谢菱。而她四下问了一圈儿,人人均笑她初识风月场,竟不认得花间名妓谢水烟。坊间招牌鲜明的几个大字,竟刺的她眼痛。

 

闲时温羡总爱拿自己打趣,说自己越活越只愿随心。在她眼里,当年如同灭顶之灾的大祸早就过去了。深仇大恨和情深义重记得就是了,其他的都是过往。


余生便带着酒和刀,洒脱的活着吧。

 

 

“生为风流骨,死是倜傥魂。我心纵仍在,自谓逍遥人。”——温羡《自题》

 

第七秩序
是浮霜和天朝魔法学院使用手册里...

是浮霜和天朝魔法学院使用手册里的颜韵!这种画风好特别好戳我!女鹅太帅了!!!

是浮霜和天朝魔法学院使用手册里的颜韵!这种画风好特别好戳我!女鹅太帅了!!!

第七秩序

【浮霜千世】碎片

她支离破碎的躯壳被钉在落殇崖上,任由秃鹫与野兽蚕食。

她看见一个人徒手拔出钉在她身上的九把镇魂钉,双手被可刺穿灵魂的刀刃割得鲜血淋漓,她看见他像是对待某样绝无仅有的珍宝一样把她残破的身躯抱在怀里。

她看见他亲手用落殇崖的岩石为她雕凿出一块墓碑,用染血的双手刻下她的名字。

她想发出声音,她想喊出他的名字,可是她忘了自己的舌头早已经被拔掉了,因为他们害怕她说出的每一个字。

她曾经挚爱和穷尽一生守护的人因为她没有犯过的罪行而把她万剑穿心,她的宿敌抱着她的尸骸跪在落殇崖上亲手为她立碑哀悼。

“你们杀了颜韵,但你们根本不知道你们杀死的是什么。”辰亦飞笑了。“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会像...

她支离破碎的躯壳被钉在落殇崖上,任由秃鹫与野兽蚕食。

她看见一个人徒手拔出钉在她身上的九把镇魂钉,双手被可刺穿灵魂的刀刃割得鲜血淋漓,她看见他像是对待某样绝无仅有的珍宝一样把她残破的身躯抱在怀里。

她看见他亲手用落殇崖的岩石为她雕凿出一块墓碑,用染血的双手刻下她的名字。

她想发出声音,她想喊出他的名字,可是她忘了自己的舌头早已经被拔掉了,因为他们害怕她说出的每一个字。

她曾经挚爱和穷尽一生守护的人因为她没有犯过的罪行而把她万剑穿心,她的宿敌抱着她的尸骸跪在落殇崖上亲手为她立碑哀悼。

“你们杀了颜韵,但你们根本不知道你们杀死的是什么。”辰亦飞笑了。“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会像颜韵一样,愿意背负所有黑暗,倾尽一切去爱着你们和守护着你们。”

“你们杀死的是光。”

“临渊以前有一个心悦的姑娘,那个姑娘是个离经叛道的沧剑宗弟子,也是他的小徒弟。他们曾经一起出生入死,也曾共揽星月。他会为她绾青丝,点绛唇。”

桃妆漫不经心地用白如玉的指盘绕把玩着一缕银丝。

“后来有人说那个小姑娘会给浮霜带来祸乱,他就把小姑娘万剑穿心了。”

她唯一一件遗憾的事情不是死亡,也不是莫须有的罪名,而是她一直没能认认真真地喊一次他的名字,那个属于她的宿敌的名字。

“蚩尤。”


日晚江寒(中考,暑假归)

【浮霜千世】江涵人设

姓名:江涵(江风月)

性别:女

种族:妖族

性格特点:外人前冷漠,熟人前温柔,容易动情落泪。

最初聪明勤奋,受到打击后变懒了。曾经的理想是做一位治病救人,悬壶济世的大夫,业余时间学学乐器,养父和竹马死后心灰意冷。

内心其实不甘平庸,却因心结无法行动,需要人引导和激励。

武器:飞针(原来是用来针灸的,但后来发展成为了武器)

能力:精通药理,会制一点点香

并没有什么用的特长:萧

派别:解忧阁

背景:“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很久很久以前,一对少年男女两情相悦,一见钟情。然而他们的家族却是世仇,少女的叔父是少年的杀父仇人。不擅长手工的少女亲手绣了一张并蒂莲手帕送给少...

姓名:江涵(江风月)

性别:女

种族:妖族

性格特点:外人前冷漠,熟人前温柔,容易动情落泪。

最初聪明勤奋,受到打击后变懒了。曾经的理想是做一位治病救人,悬壶济世的大夫,业余时间学学乐器,养父和竹马死后心灰意冷。

内心其实不甘平庸,却因心结无法行动,需要人引导和激励。

武器:飞针(原来是用来针灸的,但后来发展成为了武器)

能力:精通药理,会制一点点香

并没有什么用的特长:萧

派别:解忧阁

背景:“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很久很久以前,一对少年男女两情相悦,一见钟情。然而他们的家族却是世仇,少女的叔父是少年的杀父仇人。不擅长手工的少女亲手绣了一张并蒂莲手帕送给少年,被少年的姐姐发现,手帕被绞成了两半,少年少女也被迫分离,少女拿着手帕的一半。少年私藏着另一半。

多年之后,少女长成女人,少年变成了男人。碍与家族阻隔,他们依然不能在一起。女人误入歧途,男人亲手杀了她,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男人悲痛欲绝,为女人立了“吾妻之墓”的墓碑,复原了当年的并蒂莲手帕。在女人一周年祭日之时自杀在她的墓前。

浸满女人相思之泪和两人心头鲜血的手帕化为一个女婴,被一位大夫收养,取名为江涵。江涵从小便跟着大夫学习医药,还略通制香之道。邻居家有一位乐师,他的儿子颇有音乐细胞,小小年纪精通各种乐器,和江涵是青梅竹马。他教江涵乐器,使她学会吹箫。

江涵进入稷下学宫之后,两人分居两地,13岁那年,大夫所在的小镇爆发了一场瘟疫。大夫也因此染病去世。没过多久,竹马也去世了,江涵用尽千方百计,也没能挽救他的生命。临终前,竹马将为江涵亲手做的萧,和未谱完的曲子赠给她。

养父和竹马接连去世的打击使江涵性格大变,她开始变得冷漠,治病救人用的针也该用做武器。

沁词碎碎念

【浮霜】人设

“作乱者,伏法罢!”


姓名:沁词

性别:女

种族:人

阵营:扶桑盟

武器:长枪

能力

可以消耗自身灵力使长枪附加一层火系术法提高伤害力。

性格


对待自己的工作时一丝不苟,能够很效率的把事情完成。对待事情一向公私分明,不管私交有多好,一旦涉及到公事上就会十分严肃,行事果断。由于行事严格按照既定律法去做,令人感到可靠和正直。在工作以外的话还是比较放的开,但依旧会谨言慎行,不让自己做出太出格的举动。但一旦谈到律法便会滔滔不绝的连说个十天都不会累。

但是她又过于执着于律条上的白纸黑字,在这方面古板又固执。在涉及触犯律法原则时,由于过度准守律法会显得她不尽人情...

“作乱者,伏法罢!”


姓名:沁词

性别:女

种族:人

阵营:扶桑盟

武器:长枪

能力

可以消耗自身灵力使长枪附加一层火系术法提高伤害力。

性格

 

对待自己的工作时一丝不苟,能够很效率的把事情完成。对待事情一向公私分明,不管私交有多好,一旦涉及到公事上就会十分严肃,行事果断。由于行事严格按照既定律法去做,令人感到可靠和正直。在工作以外的话还是比较放的开,但依旧会谨言慎行,不让自己做出太出格的举动。但一旦谈到律法便会滔滔不绝的连说个十天都不会累。

但是她又过于执着于律条上的白纸黑字,在这方面古板又固执。在涉及触犯律法原则时,由于过度准守律法会显得她不尽人情,不懂得变通。她对律法的执着甚至比自己的亲友更重要,曾经亲自逮捕了自己犯有盗窃罪的堂兄,在家人都几番劝说下无果,仍旧依法论以重罪。也因着这样的性格暗中树敌无数。

 

背景

沁词于扶桑皇室有着血缘关系,她的母亲是扶桑皇室的公主。她从出生开始就严格遵守着家族中定下的规矩,从不多问为什么。后来就读稷下学宫,在学宫里面她严格按照学宫的条例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这样的情况下,她逐渐对规矩有了一种莫名的崇敬感。在她看来,只要是规矩就应该去遵守,去维护。从稷下学宫毕业之后随兄长四处游历,目睹了各式各样疾苦和动乱的她,更加坚定的认为世间需要一套完备的律法来规范人们的行为,从而达到一个较为和平的状态。她认为天下的动乱皆是有人破坏法律造成的,只要完善了法律,就不会发生太大的动乱。她信仰法律,认为法律是天地间最重要的事物。她容不得那些践踏法律之人,于是后来加入扶桑盟的司法部,专门擒拿那些违法作乱的人,偶尔也会去做一些普法工作。为了体现自己对律法的尊崇,她甚至在自己的所有衣服上都绣上法条,以激励自己要更加根据法律严于律己。

第七秩序

【浮霜千世】主要人物

  

主要人物:

  

  

  

九歌:

  “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

  沉渊七楼的楼主,行事张扬狂妄,诡秘不定,捉摸不透。外表人蓄无害,身形和声线都似少女一般,举止言行也仿佛天真无邪的单纯孩童,却会用最甜美的声音说出最残忍张狂的话,无论何时都会保持着如同面具般完美的笑容。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不老也不死,能够使用四凶和九尾狐的力量。传言如九尾狐般长相极美,看一眼便能摄人心魄。

  

  


颜韵:

  “剑之所向,心之所往。”

  本是沧剑宗捡回...

  

主要人物:

  

  

  

九歌:

  “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

  沉渊七楼的楼主,行事张扬狂妄,诡秘不定,捉摸不透。外表人蓄无害,身形和声线都似少女一般,举止言行也仿佛天真无邪的单纯孩童,却会用最甜美的声音说出最残忍张狂的话,无论何时都会保持着如同面具般完美的笑容。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不老也不死,能够使用四凶和九尾狐的力量。传言如九尾狐般长相极美,看一眼便能摄人心魄。

  

  

       

颜韵:

  “剑之所向,心之所往。”

  本是沧剑宗捡回来的孤儿,从一名天赋平平的弟子一步步爬上内阁剑主的位置,为了镇压邪剑噬魂锁而历经千辛万苦成为其剑主,封印其力量以阻止噬魂锁残害天下苍生。

  性格刚正不阿,直爽豪迈,极具侠义之气,同时也非常固执,认定的事情就绝对不会改变。本质是个欢乐的憨批,喜欢口吐芬芳。离经叛道,独立独行,不在乎他人目光,和沧剑宗有些格格不入,也因此受到许多非议。

  厨艺高超,把沧剑宗的各种动植物都吃过一遍。

  

  司命衙曾做出两个和她有关的预言:“噬魂锁之主将为蚩尤宿敌”以及“噬魂锁之主终将乱天之道”。

  

    亲眼看见天下苍生被蚩尤从冥界引来的三途河水侵蚀,为了阻止他连通阴阳两界,把阿鼻地狱带到阳界,倾尽所有与他战斗,最终把蚩尤封印回三途河的彼岸。一生从未动用过噬魂锁之力,为沧剑宗铲除宿敌,忠诚地为宗门付出了自己的一切。

  但是沧剑宗认为司命衙的第二个预言必然成真,因此她的存在将会扰乱天道,违背宗门之旨,她在一切结束后被冠以罪名万剑穿心。

  死后灵魂被蚩尤从三途河畔引渡回来,以饕餮之肋骨重塑骨架,以穷奇之经络重塑经脉,取梼杌之肝脏,夺混沌之皮为肤,以曼珠沙华凝为血肉,再配以九尾狐之心脏,为她重塑了一具身体。

  重生以后失去了之前的所有记忆,被蚩尤送回到阳界,并赋予新的身份“九歌”。九歌建立沉渊七楼,如同预言般改变了天道秩序。

  

  (假如沧剑宗没有杀死无辜的颜韵,九歌也不会出现,其实是沧剑宗自己一手实现了预言。)

  

  

  

蚩尤:

  引魂道之主,诞生于红莲业火之中的冥界之主,生来就被定义为天道的对立面,被阳界之人排斥并视之为宿敌。

  不屈服于天道,认为天道应由自己书写而不是任何人去定义。致力于连通阴阳两界,把自己的势力带回阳界,夺回自己应有的权利,重新书写属于自己的历史和天道。

  性格深沉,心机极重,不择手段,待人处事永远温文尔雅,却透着压迫感和疏离感。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对于想要得到的事物永远不会放手。

  从司命衙的预言出现起就一直在等待自己的宿敌出现,亲眼看着颜韵成长,曾经伪装化名为云游剑士辰星接近她,并且一度建立极为亲密的联系,互相欣赏,互为知己。

  虽为宿敌,但对颜韵更多的是欣赏与理解,一直没有放弃说服颜韵加入自己的一方。但是忠心于沧剑宗和天下苍生的颜韵认定了蚩尤站在自己的对立面,最终还是走上了宿敌之路。

  把颜韵视为黑暗中的唯一一缕光,认为她与自己截然不同,又有着极为相似的命运:生来就被天道定义,又用自己的方式反抗天道。

  颜韵被沧剑宗杀死后,不惜一切代价复活了她,一笔一划亲手雕琢出九歌的皮囊。为九歌塑造了一个极为强大的身体,协助她建立沉渊七楼,只为这一次她足够强大到挣脱所谓天道的束缚。

  

  在复活九歌的途中创建了引魂道,一直在利用沉渊七楼和引魂道逐渐回到阳界。

  

  

  

临渊:

  沧剑宗现任宗主,断念剑剑主。

  为人正道,待人处事沉着冷淡,心思深沉,不拘言笑,理智永远高于情感,说一不二,半个闷骚霸道总裁。

  是沧剑宗最出色的内阁弟子,天赋异禀实力超凡,年纪轻轻便把宗内的记录全部刷新了一遍,加冠时便被指定为下一任宗主。

  颜韵进入内阁后成为她的师兄兼师傅,因为自小受到沧剑宗观念的熏陶,一度不满她的离经叛道和独立独行,但是又被她独特的行事风格吸引。虽然观念上有分歧,但曾被颜韵视为最崇敬和倾慕之人。

  曾与颜韵并肩作战对抗蚩尤,也曾同生共死。在沧剑宗因司命衙的预言而要处决颜韵时,曾被颜韵反问:“你会因为我没有做过的事而给我定罪吗?”

  但最终仍然选择了坚持沧剑宗的宗旨,亲手把颜韵万剑穿心。

  杀死颜韵后顺利成为沧剑宗宗主,但也从此性情大变,愈发冰冷深沉,不容反对,手段狠厉。

  

  

  

辰亦飞:

  “天生我材必有用。”

  天师堂最出色的弟子,被指定为下一任堂长。

  离经叛道,放荡不羁,直爽豪迈,没心没肺吊儿郎当,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个标准的侠客性子。极为厌恶束缚,视众生平等,想要去做的事就不会在意他人目光。本质是个欢脱的乐天派,满嘴跑火车。经常因为太浪被天师堂的堂长易水寒抓回来锤。

  为人类但拥体内有凤族血脉,出身不明,疑似因为战争而被遗弃的孤儿。还是个婴儿时便被人送到了天师堂门口,胸口有一个桃花状胎记,身上带有强大的妖族庇护和祝福。据说在他被送往天师堂的那天是隆冬,可是满城桃花灼灼,因此他也被人们视为吉祥的象征。

  天赋异禀,能力出众,相传真正实力堪比沧剑宗临渊。

  和颜韵互相救过对方的性命,并结为义兄妹。经常偷偷跑上沧剑宗和颜韵分享自己遇到的奇闻秩事,然后带她违反规矩看从未见过的风景,较大程度上影响了颜韵的性格。

  本与临渊在一场切磋后结为兄弟,但在颜韵死后与临渊决裂。因颜韵临死前的要求才放弃取临渊性命的行为,但从此发誓与沧剑宗成员再见即为敌。

  知道那股祝福了自己,把自己带到天师堂的力量一直守护着自己,也一直在寻找这股力量的源头。

  潜入解忧阁时无意撞见了正在起舞的阁主桃妆,惊鸿一瞥从此一生难忘。

  

  

  

桃妆:

  “一舞倾城,一念倾国。”

  解忧阁阁主,实力和过去都深不可测的桃花妖。

  

  “桃花妆自来,人面知不知。”

  千百年前一位拥有凤族血脉的男子精心种下一株桃树,并以心头血灌溉三日,赋予其灵气,并且每日都在树下对其倾吐心声,即使桃树从来不会回应。千百年后,桃花盛开,当最后一朵花瓣落第时,她终于化为了人形,可那名男子却再也不知去向。

  桃花妖记得很清楚,男子容貌清秀,但左脸上却覆盖着一块丑陋的胎记,因此他很孤独,每日只能与自己倾诉。桃花妖还记得他很勇敢,为了救一位无辜的狐妖少女得罪了浮霜权贵,被迫逃离这个地方。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刚刚能够化成人形的桃花妖几乎没有任何法术天赋,奄奄一息的她被醉胭楼的阁主收留,培养成为一名舞姬,并取名为桃妆。

  桃妆有着倾城的容颜,天籁的歌喉和无与伦比的舞技。当她起舞时,所有人的忧愁都会悉数散去,舞姬桃妆也因此名震浮霜,千金难求一露面。

  一步生姿,步步生莲,一颦一笑皆倾城。

  有无数人对桃妆倾吐着自己的爱意,为她倾尽一切,可是仍然不能博得桃妆一笑。她只想要寻找当年那个亲手栽种下她的男子,哪怕是回应他一句话也好。

  终于有一天,桃妆找到了他。他依旧带着那块丑陋的胎记,小心翼翼藏地在人群当中仰慕着她的舞蹈。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就是他当年亲手摘下的那株桃花。

  但他仍然一如既往地勇敢。“若是你不嫌弃的话,在下愿意带你走。因为在下能看出来,你不属于这里。”

  只要能够和他说上一句话,桃妆就已经很满足了。她知道浮霜的权贵可以接受她像个美丽的货物一样在醉胭楼展览,属于所有人却也不被任何人拥有;但是绝对无法容忍她属于某个人,比如她自己。

  “你走吧,醉胭楼不是你这样的人应该来的地方,我也不是你应该接触的人。”

  他笑了:“我名叫解忧,是一个天师,我早就看出你不是人类。”

  “我生来半张脸上就覆盖着丑陋的胎记,除了我的母亲没有人能够忍受我,就连我的父亲都因我的出生而抛弃了她。但是我的母亲没有放弃我,她给我起名解忧,寓意着我能解百忧,无论是我自己的,还是他人的。”

  “我希望我能够替你解忧,无论我们要面对的是什么。”

  解忧实现了他的诺言,即使付出了生命他也没有丝毫犹豫与后悔。

  贪婪而愚昧的人,总会想把得不到的东西毁掉。浮霜权贵无法容忍桃妆为他人所有,因此把她渲染为十恶不赦,魅惑人心,乱天道之妖魔,联合各大势力要围剿她,甚至惊动了沧剑宗。

  人们说,那一天,那个脸上被胎记覆盖的丑陋天师以一己之力拦住了浮霜权贵们的侍卫队,他的鲜血染红了舞姬桃妆华美的衣袍。

  人们说,那一天,桃花花瓣如雨如雾,好似满天星辰把醉胭楼笼罩其中,每一瓣都似利刃般锋利而致命。

  人们说,那一天,醉胭楼顶上立着一名银发粉眸的绝世女子,三千银丝随落花飞舞。

  “昔有朝歌夜弦之高楼,上有倾国倾城之舞袖。”

  人们说了很多很多,每一个版本却都以那个银发粉眸的舞姬屠尽浮霜权贵的军队为结局。直到今日这还是街头巷尾说书人津津乐道、妇孺老少百听不厌的故事。

  因为其实根本没有任何人得知那一天的详细情况,因为其实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从那片花雨中活着回来。

  人们只知道醉胭楼中无人生还,只知道那个总是脸上有胎记的善良天师再也没有出现,只知道舞姬桃妆不知去向,只知道从此浮霜大陆上有了解忧阁的传闻——

  只要支付得起代价,它就能替任何人消解任何忧愁。而它的代价永远都是你想不到的东西,情感、记忆、身体、灵魂、金钱——一切都有可能。

  “你没能够完成的心愿,桃妆来替你完成。”

  “从今日起,此阁名为解忧——”

  “解忧阁——解百忧,消百愁。”

  

  在颜韵奉沧剑宗命调查桃妆时二人相识。颜韵视她为姐姐,经常女扮男装混进醉胭楼看桃妆跳舞,给桃妆讲外界的故事,甚至差点打算给她赎身;桃妆也把她当成亲妹妹照顾。在浮霜权贵连同各势力围剿桃妆时,颜韵违背沧剑宗的命令保护桃妆和天师解忧,因此桃妆认为自己欠颜韵一条命。

  颜韵死后,只要是沧剑宗成员或与沧剑宗相关的委托,解忧阁要求的报酬都会是沧剑宗成员的一条命,并且高价悬赏临渊的人头。

  “一命换一命。解忧阁会把欠颜韵的,一点一点,全部拿回来”。

  

  桃妆等待多年寻找到解忧的转世,用自己的内丹赋予他祝福和庇护,并把还是婴儿的他送到了天师堂。

  

  

  

展跖:

  “我长得又不老。”

  千机会会长,总是随身带着一只名为“球球”的猫。

  性格沉稳安静,在不熟悉的人看来甚至有些木纳和闷骚,心思慎密,极少外露情绪。待人温和,处事圆滑,脾气出奇地好,忍耐性很强。对于冒犯到自己或是不喜的人和事只会一笑了之,但绝对不会理会,看起来似乎永远不会生气。

  爱猫如命,谁动了他的猫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最大的爱好是吸猫,吸猫和吸猫。

  浮霜大陆上大部分神器和武器的打造者,相传能够打造出世界上的任何物件,不需要经过锻造便可以让原材料直接成型。并且画技高强,能完美画出自己所见过的一切,能把物体藏入自己的画里。

  因为颜韵打造噬魂锁的剑鞘而与她相识,随后被她的厨艺折服。平时待人较疏远,但是对颜韵的忍耐度却非常高,是唯一一个能够让颜韵从暴躁状态下瞬间平息下来的人。

  明明长相很年轻,脸也很出色,却总被颜韵喊为“展叔叔”,并且自此以后所有人都这么喊他。不知道为什么,对此也很无奈,但还是由着颜韵去了。

  颜韵死后,一直为自己当时没能够帮到颜韵而感到愧疚。一向性情温和的他拒绝再向沧剑宗打造任何剑,以此作为弥补。

  察觉到九歌和颜韵之间的联系,想方设法见到了她,结果九歌虽然失忆了,开口的第一句仍然是喊他“展叔叔”。

  

  

  

李言蹊:

  “桃李无言,下自成蹊。”

  扶桑盟的副盟主兼将军,拥有龙族血脉。下一任盟主的候选人,运筹帷幄,料事如神。

  为人正直无私,沉稳冷淡,表面看上去甚至有些高冷,很少说话但是一开口就能直击要害,典型外冷内热闷骚男。重情义,情绪不外露,总是会在身后默默守护自己重视的人。

  天赋异禀,极为出色。毕业于稷下学宫,多年以来未有弟子能够打破他的记录。一毕业即成为扶桑盟的将军,领军作战从未输过,被世人誉为“战神”。以刚正不阿,正直磊落而闻名。

  曾经出手相助桃妆和解忧,因此解忧阁每年都会免费送他一条线索,不过他从来不直接接受,一直以礼相还。

  在稷下学宫和辰亦飞结识,并且辰亦飞一开始就单方面宣布和他结拜为兄弟。虽然他表面总是一副看不惯辰亦飞的模样,其实内心已经把对方视为亲兄弟。

  

  

  

白禅:

  “回眸一笑百媚生。”

  锦绣庄庄主,九尾狐妖。

  美得雌雄难辨,并且经常以不同性别的人形出现。处事圆滑,八面玲珑,嘴里没有一句真话,也没有一句假话。性子妖娆造作,搔首弄姿,阴阳怪气一把手,永远话里有话,脾气再好的人也能够被他用一句话激怒。

  为人利益至上,但又有自己的底线。只要不触及底线,在他眼里一切都是可以利用的,稍有不慎就会被他坑得血本无归。

  在稷下学宫与李言蹊相识,并且坑了他不止一次。但是在李言蹊需要时会一边搔首弄姿一边出手相助,即使是坑他也不会真的伤害到他。

  男女通吃,有女装搔首弄姿去勾引李言蹊的奇怪癖好,只因为知道对方是直男。

  与蚩尤做交易,用自己的心头血养出一颗新的九尾狐心脏以复活九歌,并因此与九歌相识。因为过于阴阳怪气和搔首弄姿,被对方抓起来揍了不止一次。

  

  

  

林紫嫣: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琳琅宫第一弟子,本是一柄千年琵琶,吸收日月灵气后化灵成人。

  性格正直善良,温婉柔和,善解人意,和她相处会令人感到如沐春风。外表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但其实有很活泼的一面,会对奇奇怪怪的事情感兴趣,喜欢做菜但是没有天赋,做出来的都是黑暗料理。

  修炼所选的器物为琵琶,其弦音可净化心灵,治愈伤痕,凝为护盾;也可化为无形音浪震碎山河,摧毁听者的理智。相传她能用琴音控制人心。

  偷跑出宫游玩时迷路,被颜韵收留,然后折服在对方的厨艺之下。

  与李言蹊是盟友和知己的关系。

  

  

  

九色:

  司命衙的掌管者,九色鹿一族最后的血脉。上半身为人,下半身为鹿,通宵过去与未来,相传可实现任何心愿。

  偶尔会现身留下司命衙的预言。

  

  


第七秩序

【企划】浮霜千世

背景:

  浮霜大陆为连接各个种族生灵的枢纽,在这片大陆上生长在一种独一无二的浮霜花,它只在最寒冷的冬日伴随着霜雪开放,形似晶莹剔透的冰霜花。浮霜花绽放时会浮于空中,宛如由万千落霜化为的繁星,这片大陆也因此得名。

  

  

沉渊楼:

  刺客组织,又名沉渊七楼,七座楼分别以北斗七星命名:摇光、开阳、玉衡、天权、天玑、天璇、天枢。一般只存在于传说故事中或是说书人口中,虽然其永不失手,但也从未有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

  

  

解忧阁:

  “解百忧,消百愁。”

  相传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秘组织,其势力遍布整片大陆。无论是钱财、情报、地位亦或...


  

背景:

  浮霜大陆为连接各个种族生灵的枢纽,在这片大陆上生长在一种独一无二的浮霜花,它只在最寒冷的冬日伴随着霜雪开放,形似晶莹剔透的冰霜花。浮霜花绽放时会浮于空中,宛如由万千落霜化为的繁星,这片大陆也因此得名。

  

  

沉渊楼:

  刺客组织,又名沉渊七楼,七座楼分别以北斗七星命名:摇光、开阳、玉衡、天权、天玑、天璇、天枢。一般只存在于传说故事中或是说书人口中,虽然其永不失手,但也从未有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

  

  

解忧阁:

  “解百忧,消百愁。”

  相传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秘组织,其势力遍布整片大陆。无论是钱财、情报、地位亦或是人,只要支付得起相应的报酬,就能替人消解一切忧愁。

  

  

天师堂:

  由不同种族共同建立的组织,是大陆上极具名望的存在。不论种族与出身,替天行道义之事,致力于维持各种族之间的和平。一般只会接受与不同种族相关的委托,极少参与权力纷争。

  

  

沧剑宗:

  大陆上实力最为强悍的门派,以修道之人为主。宗门派别规矩极为严格,对宗内弟子的要求也极高,宗内弟子一人一剑,剑在人在,剑损人殆。以维护天道斩妖除魔为己任,容不下任何沙子。除非重大事件,否则很少出山。

  

  

千机会:

  通晓机关之道、傀儡之术与易容之术的组织,相传能够打造出世间的任何物件。其千变万化,所有人都见过它,却又不知道它的真面目。其势力遍布整个大陆,但处世温和,与世无争。

  

  

扶桑盟:

  以扶桑皇室为首的盟会,同时也是大陆明面上的统治者脉,为人族的统领,但是相传皇室成员延有龙族血。有极为完善的统治机构和法律,并具备属于自己的独立军队。

  

  

锦绣庄:

  大陆上最大的商会,处世极为圆滑,八面玲珑。其成员多为貌美的妖族,并且拥有驭兽之力。势力遍布整个大陆,又与大陆上各势力皆有关联。

  

  

琳琅宫:

  与世隔绝的独立门派,极少涉世,以清心寡欲及刚正不阿而闻名,行事风格柔和温婉。弟子以器物为媒介进行修习,选定一件器物将会相伴终生,即是修习的媒介也会成为武器。门派弟子多为女子,相传其皆能歌善舞,国色天香。

  

  

司命衙:

  记录天下万事,通晓过去与未来的神秘部门,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从不涉世,但每隔一段时间会向世间透露一个预言或是警示。虽然没有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却在无形中掌控整个大陆的秩序。

  

  

引魂道: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以妖族、魔族和鬼族为首的神秘组织,相传能在阴阳两界穿梭,操控忘川河水与曼珠沙华的力量,能够召回逝去之人的灵魂,甚至复活已逝之人。一说其拥有夺人魂魄的能力,会要求以灵魂作为报酬。其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人知道它是如何建立的,目的又是什么。

  

  

稷下学宫:

  大陆上最大也最具声望的学宫,对所有种族开放,培养出无数名垂青史之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