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海伦娜·亚当斯

6916浏览    507参与
小盲小圆脸

"我认为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海伦娜正在饶恕你。

"别妄想伤害贝克先生,你这无礼之徒!"

*玛尔塔·贝坦菲尔挡住了路!

"我认为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海伦娜正在饶恕你。

"别妄想伤害贝克先生,你这无礼之徒!"

*玛尔塔·贝坦菲尔挡住了路!

若歌不是若鸽子

【第五人格乙女向】我的眼,我的光

还债4/14

盲女专场

@aaaa.柳忆 的点文

OOC警告

做她的眼睛梗

在天上让你们恩爱~(被打

食用愉快


忘我就是快乐。因而我要把别人眼睛所看见的光明当作我的太阳。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你能听到吗?”我听到有人呼唤着我的名字。我努力地睁开我几乎粘在一起的上下眼皮,一束暖色的柔光和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几乎同时涌入我的视线和鼻腔。“海伦娜...?”我迟疑地呼唤着她。

“是我。”

我一怔,海伦娜不是已经离开了吗?

时间倒流回那个发生车祸的冬季。

海伦娜正抱着一袋面包匆匆往家赶,霜打在她的发丝上,凝成一片花。绿灯亮了,她走过斑马线,却在快...

还债4/14

盲女专场

@aaaa.柳忆 的点文

OOC警告

做她的眼睛梗

在天上让你们恩爱~(被打

食用愉快


忘我就是快乐。因而我要把别人眼睛所看见的光明当作我的太阳。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你能听到吗?”我听到有人呼唤着我的名字。我努力地睁开我几乎粘在一起的上下眼皮,一束暖色的柔光和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几乎同时涌入我的视线和鼻腔。“海伦娜...?”我迟疑地呼唤着她。

“是我。”

我一怔,海伦娜不是已经离开了吗?

时间倒流回那个发生车祸的冬季。

海伦娜正抱着一袋面包匆匆往家赶,霜打在她的发丝上,凝成一片花。绿灯亮了,她走过斑马线,却在快走过的时候被一辆无牌车撞到了。

面包散落在地上,舔舐蚕食着她受伤流出的温热猩红的液体。

过了一段时间,海伦娜的伤基本恢复了,但是她失明了。不仅如此,还有另一个坏消息。

那辆车的司机逃逸了。

得知消息后,海伦娜只是静静地坐在病床上,没有说话,反而在听到我的低声啜泣后让我坐到她的身边,轻轻环住我,轻拍着我的后背告诉我没事了。

海伦娜还是那么温柔啊......我想着,眼泪又不争气地溢满眼眶,晕湿了海伦娜干净的病服。

窗外的枯枝冒出了嫩芽,地上被践踏过的积雪也被新落下的薄雪轻轻地覆盖并开始融化。

我听见清雪滑落发出的轻微声音,和我对海伦娜轻声的一句。“让我做你的眼睛吧。”

出院后,海伦娜没有对她失去了光明太过悲伤,只是有些不习惯。“呐,你听得到吗?”她柔声道。“你听到雪融化的声音了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哦。”

雪在枝梢摇摇欲坠,见证了两颗心的联合。

春天到了,我陪着海伦娜下楼散步。几个小女孩看见我们坐在一边,不知为何拎着手里编成的花环朝我们奔了过来。

“这个姐姐为什么闭着眼睛啊?”

我伸手接过花环,摸了摸她的头后将花环小心地戴在了海伦娜的头上。她感觉到了我的注视,微微笑了一下。

“哪怕她闭着眼睛也能看到哦,我就是她的眼睛。”

她也轻轻地环住了我。“你就是我的太阳。”

时间回到现在。

海伦娜因为一场疾病离开了我。而我现在也得了那个症状。

那个记得伴侣姓名就会死的疾病。

“海伦娜...”她来接我啦。

她喃喃地低语着,同从前一般温柔。“我的眼睛...我亲爱的眼睛,我来接你一起走了......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哦。”

“好…”我轻轻地吁出最后一口游丝般的气息,拥抱住了那缕残影。

“海伦娜。”

29号床的病人没有了生命体征。


小盲小圆脸

是自家私设小盲。跟着b站一个太太的教程画的。p2是拜托我妹搞清晰的麦麦...真的太感性我妹了。哭哭

是自家私设小盲。跟着b站一个太太的教程画的。p2是拜托我妹搞清晰的麦麦...真的太感性我妹了。哭哭

I'm a piece of shit

瓶颈期了 草

一样,不允许发到QQ群

可以当上色 只要你愿意)

瓶颈期了 草

一样,不允许发到QQ群

可以当上色 只要你愿意)

Identity V*角色互动号
:更新了动态。 ξ ξ _ ⊕...

:更新了动态。


ξ ξ  _ ⊕ `:能帮到忙…我很高兴…波本小姐请不要喝酒了…。

(-⊕∧⊕-):水桶——、小心!

|,,⇼,,|:希望它们能快点长大♪快快长大♪

ξ´⊕ x ⊕`⎝:已经开始忙…为什么还有人在喝酒?!

੪(⊗◡.⊖´੪:难得的好日子不喝一点吗?


<植树节快乐!>

回复截止。


:更新了动态。


ξ ξ  _ ⊕ `:能帮到忙…我很高兴…波本小姐请不要喝酒了…。

(-⊕∧⊕-):水桶——、小心!

|,,⇼,,|:希望它们能快点长大♪快快长大♪

ξ´⊕ x ⊕`⎝:已经开始忙…为什么还有人在喝酒?!

੪(⊗◡.⊖´੪:难得的好日子不喝一点吗?


<植树节快乐!>

回复截止。




Rinne和葳兒喵
忽略背景雜物plz 之前送給朋...

忽略背景雜物plz

之前送給朋友的卡片

背景再見(不

忽略背景雜物plz

之前送給朋友的卡片

背景再見(不

️水无月麻子

幸运儿、机械师和盲女的ep2事前摄影照片和推特截图wwww

幸运儿、机械师和盲女的ep2事前摄影照片和推特截图wwww

暮色晨曦
海伦娜&middot;亚当斯...

海伦娜·亚当斯 海西遗风

临摹预警


海伦娜·亚当斯 海西遗风

临摹预警

 

匆匆十载

灯火阑珊

ooc致歉,这里的裘克不是小疯子。


裘克个人情感向,所以很短小。


请让我在灯火阑珊之处找到你。


契?


乞。


她在那时是我的一抹刺眼光耀,可也在那天后,我再没见过她。


她是我生命中一次转瞬即逝而绚烂夺目的光,令我无限向往。


我不清楚我对那时的她的感情究竟该命名为什么。


我曾向如今的周边好友提及,而他们都是笑着对我说,...


ooc致歉,这里的裘克不是小疯子。

 

裘克个人情感向,所以很短小。

 

 

请让我在灯火阑珊之处找到你。

 

 

契?

 

 

乞。

 

 

 

她在那时是我的一抹刺眼光耀,可也在那天后,我再没见过她。

 

 

她是我生命中一次转瞬即逝而绚烂夺目的光,令我无限向往。

 

 

我不清楚我对那时的她的感情究竟该命名为什么。

 

 

我曾向如今的周边好友提及,而他们都是笑着对我说,

 

 

“那不过是你的自我感动罢了。”

 

 

她是位盲人,如大多数盲人一般,一生靠盲杖而活。

 

 

她是位盲人,却又不如大多数盲人一般颓废,一生努力而活,绽放光辉。

 

 

我是位断了只腿的哭泣小丑,相对其他小丑,要凄冷得多。

 

 

哭泣小丑是否能为别人带来欢笑,即使蹩脚?

 

 

那是之前困扰我良久的问题。

 

 

我的每一场表演,观众寥寥无几。

 

 

每次到了表演尾声,现场的臭鸡蛋与坏青菜总是惹一片狼藉。

 

 

它们像是在宣告我表演的不成功,我似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其他小丑那边收获的是一片笑声,鼓掌声接连不断,讨论声绵亘不绝。

 

 

“是不是我真的很惹人厌?”

 

 

我曾在我的一次表演中问过一位特殊观众。

 

 

“并不是的,裘克先生。”

 

 

“真正的艺术往往不被人欣赏。”

 

 

“可你看不到我的表演。”

 

 

“我能感受到。”

 

 

那是我经历无数冷眼唾弃后的,第一抹象征为救赎的光耀。

 

 

她是第一位肯定我的观众,即使她的先天条件不能称之为“观众”。

 

 

“我能问问你的名字吗?我的小观众。”

 

 

“海伦娜·亚当斯。”

 

 

此后我的每一场表演她都有来,即使她不知道我的表演怎样糟糕透顶,她还是会送上鼓掌。

 

 

周边的杂乱物仍砸在了我的身上。

 

 

“裘克先生,周边怎么了吗?”

 

 

“没怎么,很平常。”

 

 

我用残破的躯体抚慰她当时不安的心境。

 

 

她的世界已是灰暗无光,我不必再让她领略人间冷漠。

 

 

有年秋季,云儿闲逸,风儿微凉。

 

 

“裘克先生,我要随父母离开这座城镇了。”

 

 

她找到我。

 

 

一时间,我竟什么也说不出口。

 

 

她是我唯一的观众,唯一的,支持我的观众。

 

 

不舍的心绪堵塞,我却没能说出一句挽留的话语。

 

 

“好。”

 

 

即便我说了那句“不要走”,她也不会因我的挽留而改变些什么。

 

 

“你会回来吗?”

 

 

她攥紧了手中的盲杖。

 

 

“也许,我会。”

 

 

“可以让我给你一个拥抱吗?”

 

 

我开了口。

 

 

“可以的。”

 

 

她并未回绝。

 

 

我蹲下,做出拥抱的姿态。

 

 

她的身体相比我来说纤弱得多,个头也比我小了不少。

 

 

这位盲人女孩就在那次拥抱后离开了。

 

 

在她离开后,我也选择了离开这份令我痛苦的工作。

 

 

我之所以这么多年坚持从事这份令我厌恶至极的工作,大概是因为每天找一个能看见她的理由吧。

 

 

像我这样的人呐,从出生就陷入淤泥,只是活着,便已经用尽了全部力气。

 

 

而今过了这么多年,我仍然记得她的名字——海伦娜·亚当斯。

 

 

我从不敢光明正大地思念她,也许我也不敢将这举动称之为思念,我本就是一位卑微到骨子里的人。

 

 

此后我从未见过她,可我仍记得她的温柔之举。

 

 

人生本就走马观花,所记住的事不过寥寥,我知道,哪有什么刻骨铭心。

 

 

但我仍从心底里发问道。

 

 

她是否还会记得一位叫裘克的哭泣小丑?

 

 

这份执着萦绕着我,直到老年。

 

 

阳光透过窗框折射在我的身上,我记得她所有的故事,却忘了她的名字。

 

 

我没能找到她,她也没法找到我。

 

 

我在纸上一遍一遍描摹她的容颜,却怎么也不像。

 

 

“海伦…娜?”

 

 

恍惚间我想起了她。

 

 

“裘克先生,久违了。”

 

 

在一片万家灯火中,我看到了她。

 

 

“久违…”

 

 

 

 

其实最后裘克没有见到海伦娜,最后的场景是他的幻想。

凋の攻~
海伦娜&middot;亚当斯...

海伦娜·亚当斯

*寒冰法师

*怕冷

*皇家巫师

海伦娜·亚当斯

*寒冰法师

*怕冷

*皇家巫师

安忆南
#春游记 大晚上糊的。我太垃圾...

#春游记


大晚上糊的。我太垃圾www

#春游记


大晚上糊的。我太垃圾www

小盲小圆脸

【蝶盲】返生。其一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小猫小狗打着哈欠经过没人的街道,随便找个花丛趴下,惬意地半眯着眼睛歇息。A镇的下午永远是这样,让人总想沐浴着温暖的阳光躺进被窝睡个懒觉。 

美智子工作的地方就在这街角,一家名叫"The truth"的咖啡店。在美智子上班前,店长贝克大叔总笑盈盈地亲手为她冲泡一杯摩卡——那是他的拿手绝活。于是美智子就捧起她专属的马克杯,坐在吧台细细品尝店长的心意。 

然而她可不是服务生或厨师一类的角色。她的工作时间在夜晚九点,那时这个咖啡厅就会摇身一变成为酒吧"Russian"。美智子将在众人面前身着红衣翩翩起舞,以舞...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小猫小狗打着哈欠经过没人的街道,随便找个花丛趴下,惬意地半眯着眼睛歇息。A镇的下午永远是这样,让人总想沐浴着温暖的阳光躺进被窝睡个懒觉。 

美智子工作的地方就在这街角,一家名叫"The truth"的咖啡店。在美智子上班前,店长贝克大叔总笑盈盈地亲手为她冲泡一杯摩卡——那是他的拿手绝活。于是美智子就捧起她专属的马克杯,坐在吧台细细品尝店长的心意。 

然而她可不是服务生或厨师一类的角色。她的工作时间在夜晚九点,那时这个咖啡厅就会摇身一变成为酒吧"Russian"。美智子将在众人面前身着红衣翩翩起舞,以舞姿招揽更多的顾客。 

"美智子小姐的舞跳得越来越好看了。" 

就连调酒师黛米也会在闲暇之余侧目欣赏美智子的演出,并为她调制好恢复体力的饮料。 

"您过誉了。"每当她喝了黛米的饮料便会收起倦容对黛米温和地笑,仿若那饮品能够在瞬间扫除她的所有疲劳一般。 

这舞姬便是这么一个温柔的人。 

镇子上唯一一家孤儿离镇中心的"The truth"有将近半小时的车程,孩子们的抚养费都是由一个经济也十分拮据的胡子男人省吃俭用攒下来的。但他并不经常出现在孤儿院中,有传闻那位慈善家因盗窃被关进了监狱。 

海伦娜自这家孤儿院长大。她常常扶着低矮的围墙走到门边,双手抚着门栏用那双盲眼"凝望"远处风景。从来到这里的四岁,到这一年的十八岁。 

"生日快乐,海伦娜。"年迈的院长先生笑吟吟地递上一个购物袋,上面印着镇上最好的饰品店的LOGO。小家伙们就围在海伦娜身边,看她摸索着拆开礼物的包装,一双双眼睛里像有星星。 

"哇——是顶粉红色的小帽子!" 

"和海伦娜姐姐的衣服好配!" 

平日里院长先生连面包都快吃不起,此刻看着她的笑容却也认为一切都值得了。 

海伦娜小心地捧起那顶可爱的帽子戴在头上,低低的帽檐遮挡住柔软的红棕色散发,看起来极其可爱。她脸红红地抬起手掩着不住微笑的唇,小声向院长先生道谢。 

"既然今天是海伦娜成年的日子,那就让她见见更大的世界吧。"院长先生拍拍海伦娜帽顶,眼里尽是温柔与宠爱。他递给身旁已成年的小女孩一些旧旧的纸钞和零散的硬币,叮嘱她们一定要看好海伦娜。 

多么令人兴奋,难得有一次踏出孤儿院去享受城市的机会!两个姑娘拼命保证定会完成任务,才让院长打开哐当作响的铁门放三个孩子出去。 

"必须要注意安全。" 

"知道啦知道啦,这么大一个人也不会平白无故人间蒸发。"两个女孩笑嘻嘻地牵着海伦娜的手向院长告别,看着老先生担忧地又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城市里是什么样子。海伦娜想。她憧憬散发着糕点香味的蛋糕店,街头报童的叫卖声,她希望偶然撞上临经此地的东方人,在空地上摆好小摊专卖异乡的美味。海伦娜是个拥有美丽眼眸的姑娘,深棕色的瞳眸总能像一汪清泉映出人影,充满期望时更是如此。 

公交车颠簸着,街道并不吵闹的气氛让海伦娜感觉十分舒服。如果现在就拄着小盲杖在太阳下、在街道上暖暖地走上一会儿,烤面包和奶油的香味萦绕在鼻尖,脚边有几株青绿的狗尾草,前方是更加宽阔的路...这让她想想就幸福起来。



 题外话。

背景是架空世界的现代,想要讲述一个如蝶翼般翩舞于空中、飘飘忽忽地落在花瓣上一般美妙动人的故事。想要传递"像我这样的人也可以做到"的信念。想要成为温柔的写手。 红蝶并没有皮肤设定。盲女是可爱的粉意白加零钱包。希望两个姑娘能欢笑着走下去。

小盲小圆脸

告白之夜(机皇) 其一

摩恩市大多种植常青植物,所以这个地方的人即使是在凛冽寒冬中也能看到城市中多多少少的绿意。每当大雪纷飞,人们就能看见绿叶顶着棉花糖似的积雪,互相映衬得娇嫩可爱。 


但A镇和其他镇子不同。在A镇,人们最喜欢的植物还是银杏,甚至在镇子的西北角有一座种满了银杏树的小山,旅游季到来时成为了很多登山爱好者的最佳去处。 


每年银杏叶变黄落下、于风中飘零时,我便会带着我的盲杖,花上半个小时徒步走到山脚下歇息。微风会吹着我的脸庞,飘落的树叶会落在我的身上。午后的阳光暖得正好,让人忍不住伸起懒腰想要小睡一觉。 


"海...


摩恩市大多种植常青植物,所以这个地方的人即使是在凛冽寒冬中也能看到城市中多多少少的绿意。每当大雪纷飞,人们就能看见绿叶顶着棉花糖似的积雪,互相映衬得娇嫩可爱。 

 

但A镇和其他镇子不同。在A镇,人们最喜欢的植物还是银杏,甚至在镇子的西北角有一座种满了银杏树的小山,旅游季到来时成为了很多登山爱好者的最佳去处。 

 

每年银杏叶变黄落下、于风中飘零时,我便会带着我的盲杖,花上半个小时徒步走到山脚下歇息。微风会吹着我的脸庞,飘落的树叶会落在我的身上。午后的阳光暖得正好,让人忍不住伸起懒腰想要小睡一觉。 

 

"海伦娜。" 

 

伊莱总会跟在我身边,像个职业保镖——他总说希望保证我的安全。 

 

"怎了,伊莱?" 

 

"...没。只是想问你,是否还在想钟表店家女儿的事。" 

 

他长叹了一口,愁思不断似的。 

 

列兹尼克家世代经营的机械钟表店远近闻名,现在的掌门人是第三代传承者。据说他的作品十分优秀,店内更是干净得能照出人影,一尘不染。 

 

特蕾西就是那家钟表店主人的女儿。和父亲一样,她也热衷于研究机械造物,其狂热模样任谁见了都会觉得可爱。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特蕾西吗...?" 

 

我忍不住发愣。她的声音和身上特别的味道于脑海中浮现,把我拖进绵长的回忆里。 

 

那是我读大二时的一个雨天。我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触摸着费了大力气才找来的盲文资料一点点试图理解讲台上老师的话。生涩的词汇让我皱起眉头,我使用小打字机的手指稍有停顿。 

 

课已经上到一半,却还剩下一堆词汇令我困惑。这让我一瞬之间慌了神,完全不敢走神认真地听着老师的言语。 

 

身侧传来门被打开的声音,有谁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那人努力抑制着不让喘息粗重,踮着足尖,生怕影响了其他人似的。我便也对这个神秘的家伙好奇起来,悄悄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那大概是个女孩儿。她小心地拉过桌前的椅子坐下来,把背包放在腿上。她身上有一股并不好闻的机油味儿,但那也不会让我生出任何讨厌的感觉,反而更加想要了解,了解这个开学第一堂课就迟到的奇妙的女孩。 

 

"Hey!不好意思..."没想到是她先开口打了招呼。她压低声音往我身边凑了凑,打开她的小书包开始准备上课要用的东西。"请问...这堂课的内容怎么样?难不难?" 

 

"对于我来说,是的...因为还有很多点我没有弄懂。"做好笔记我把打字机放在另一侧,摸着书上凹凸不平的质感暗自叹息。"也许课后及时询问教授会让我感觉好一点。" 

 

窗外的雨哗啦啦下着,偶尔会传来青蛙欢畅的叫声,使人忍不住走了神。 

 

这节课的知识,还是课后做处理吧。 

 

旁边的姑娘撑着头昏昏欲睡惊醒了三次,每次醒来她都茫然地发出闷哼,而后接着睡觉。也许是个可爱的孩子...?我不知道,但我想要得到答案。 

 

"Hmm...那谢顶老师讲的课好无聊。你是不是也这样想,亚当斯?" 

 

"啊、嗯...的确是。"邻居家温柔的姐姐前不久替我在校服上绣了我的名字,说着是只绣名字,但她还是加了其他可爱的东西上去。她挠挠头笑着说这样我才不会弄丢衣服。而现在这件校服也成了我的姓名牌,让我成为校园独一无二的风景线。 

 

"但,您知道了我的名字——我也想知道您的!" 

 

她笑了笑,叮叮当当摆弄手里的机械制品。 

 

"特蕾西·列兹尼克。叫我特蕾西吧?" 

 

列兹尼克...这个姓氏代表着全镇最大的机械钟表铺,听到它就会令人想到钟表清脆的滴答、大钟沉闷的咚咚,和终日沉浸在钟表修理之中的列兹尼克先生。 

 

原来特蕾西是钟表铺家的女儿... 

 

"亚当斯,你知道——地心引力吗?" 

 

她突如其来的问话让我有些猝不及防。地心引力...牛顿? 

 

"嗯——怎么了?" 

 

我的问句刚落下尾,她就挠着脸尴尬地笑,呆呆傻傻的。她凑我很近,胸口的悸动似乎都能传达给我似的。那样刻板的老先生居然会有这样可爱的女儿,想到这儿我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虽然知道,但也只是知道一点点。Um...特蕾西,你知道莎士比亚吗?我比较偏科,只有文科比较好..." 

 

"莎...什么?" 

 

她明显十分困惑,我知道她是被这个名字难住了。 

 

"...还是我先来为你讲解这个吧!很简单的,比如说这样——" 

 

小书包被她翻来翻去,终于她拿出了草稿纸平铺在桌面上。当听到她草纸哗啦声响时,我便知道定是瞒不住了。 

特蕾西摁出笔尖画着草图,而后递到我的面前—— 

 

"这原理真的很简单啦,像亚当斯这样的优等生肯定是一看就会!你瞧,这就是..." 

 

我根本不敢抬头。她停顿得那么突然,想必是看见我失神的双眼了。 

 

而后是她和我两人不自然的沉寂,很久很久。老师依旧讲课,青蛙依然蹦跳,大雨依然下,一切都一如既往,可我总感觉有些异常。胸口仿佛被什么压住,无法自由呼吸。

柏梓青、Judas(期待评论,详情看置顶)

裘盲·情人节贺文·关于厨房

"三分熟"x甜心蛋糕 

双角度描写 

推荐BGM : Fuerteventura——Russian Red 


接过从屠夫那买来的猪肉,三分熟丢下几先令后背着鼓鼓囊囊的一个布袋回到了餐馆。 

洗净的五花肉"啪叽"一声被扔到砧板上,刀锋反复刮过肉皮表面带下细碎的猪毛。 

舀水倒进大锅,猪肉冲净后丢进大锅,大火开烧。趁着烧开水的空隙,"三分熟"又搓开一些大蒜,撒在砧板上,拍的砰砰作响。 

锅盖上冒出丝丝热气,三分手抽出锅炉下...

"三分熟"x甜心蛋糕 

双角度描写 

推荐BGM : Fuerteventura——Russian Red 

 

接过从屠夫那买来的猪肉,三分熟丢下几先令后背着鼓鼓囊囊的一个布袋回到了餐馆。 

洗净的五花肉"啪叽"一声被扔到砧板上,刀锋反复刮过肉皮表面带下细碎的猪毛。 

舀水倒进大锅,猪肉冲净后丢进大锅,大火开烧。趁着烧开水的空隙,"三分熟"又搓开一些大蒜,撒在砧板上,拍的砰砰作响。 

锅盖上冒出丝丝热气,三分手抽出锅炉下的一些柴火,温炖着白肉,剥落一地蒜衣。两把厨刀在砧板上此起彼伏开剁,浓烈的蒜味迷人双眼。 

厨房外是食客们大声的嚷嚷,端菜的小伙忙进忙出,"可可豆"继续炮制他新学的菜品,杂七杂八的厨房垃圾散落一地,嘈杂和混乱早已成为这里的常态。 

 

 

"准备好六个鸡蛋,蛋清蛋黄相分离后,往蛋黄里加入三茶勺的白砂糖打化。再加入烘焙油打匀,把细筛好的面粉倒进去重新翻拌。" 

顿了顿,海伦娜又碎碎念一般的补充道:"面粉应该是翻拌成蛋黄糊,不能画圈圈。" 

"把事先准备好的打发蛋白分次加进去,对了,这次也是要翻拌!" 

海伦娜翻拌了一会后凭着感觉停了手,摸了摸盆身,从一边拿过模具把打好的蛋糕糊倒了进去。静止一会后在父亲的帮助下把蛋糕放进了烤箱里。 

洗净了手,海伦那边守在店面窗前静静等待,在无光的日子里,时间已经成了长久的存在,无论是看书或者是烘焙都只是一种消磨时间的方式,她乐在其中。 

 

 

大锅冒出层层热气,"三分熟"拿起一根筷子插向煮的颤动的肉块。 

"好了好了……" 

他粗声粗气的说道,拿起铲子把煮的滚烫粘腻的肉铲出,丢在砧板上。 

"嘶……" 

被肉烫到手后,"三分熟"也只是甩了甩手,拿起菜刀,一手按着白肉一手快速的切动。 

晶莹剔透的猪皮,淡褐色的肉,"三分熟"吸了吸鼻子,随着他下刀的动作,猪肉的肉香开始四处飘散。 

第一次尝试异国的菜肴,看起来还不算太糟糕,他勾着嘴角,吹起口哨。只不过切肉的过程还是有些繁琐,按照"三分熟"的性格,他真想把面前的肉块直接剁开,而不是耐着性子切成薄薄的一片。 

切好的肉片,迎着阳光,几乎透明还在轻轻晃动。 

"不过这样,也挺好看的。" 

"三分熟"拎着一块肉片赞叹到,断断续续的口哨声中,薄薄的肉片在白盘中被厨师大喇喇的摆成一摞。淡黄色的蒜蓉混合着深色的调料汁一起淋下,再由传菜员端桌,隔得老远,"三分熟"都能听见食客们大快朵颐后的赞叹声。 

"食物是否美味并不取决于他来自哪里,而是在于他是否能让人开心。" 

这一点,"三分熟"无比坚信。 



挂在墙壁上的旧钟表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午后的暖阳也让人有些困倦,海伦娜放下书,伸了一个懒腰,随即勾起嘴角。 

她已经闻到面粉和鸡蛋混合后烘烤的香气,烤箱中各色面包与热气的深入交融,在她的脑海里有了鲜明的形象。 

海伦娜通过飘散的香气分辨出烘烤面包的不同种类,浓郁面粉中带着淡淡咸味的是咸面包,是所有人都不会拒绝的味道 ; 坚果香气其中混杂着淡淡甜香的的是送给特丽莎·曼顿的夫人的混合欧包 ; 而蛋奶香气中带着一丝颤颤糯动的则是蛋糕坯。 

虽然不能视物,但海伦娜总是能通过不同的香气分辨出不同的面包种类,父亲总是称赞她对于面包香气的诗意形容。 

"你对于面包的形容总是令人食指大动,我的小诗人!" 

去掉多余的蛋糕坯边,沾上奶油的刮刀在蛋糕坯上反复涂抹均匀。 

簌簌声中,多余的奶油被装入油纸筒,在奶油平面上绘画出斑斓的花朵。 

厨刀切开各色的莓果,依次装点在蛋糕上,平凡无奇的蛋糕瞬间化为一件艺术品。 

"平凡无奇的食材总是通过漫长的等待和合适的装点才能蜕变成真正的艺术品。" 

海伦娜总是把这一条奉为圭臬,无论是烘焙还是人生。 

 

 

 

 

 


凤立梧桐

第五小段子,排位ban谁

使徒安能进入排位的第一天

佣兵:“这局ban谁?”

先知:ban安吧,她追击能力有点强,我怕失误”

机械:“你敢把夫人放出来?”

咒术:“ban邦邦吧,如果奈布残血人我救不下来”

盲女:“ban美智子吧,我看不见被贴脸就没了”

..............

监管者那里

安:“排位ban谁?”

众屠夫:“佣兵、机械”

使徒安能进入排位的第一天

佣兵:“这局ban谁?”

先知:ban安吧,她追击能力有点强,我怕失误”

机械:“你敢把夫人放出来?”

咒术:“ban邦邦吧,如果奈布残血人我救不下来”

盲女:“ban美智子吧,我看不见被贴脸就没了”

..............

监管者那里

安:“排位ban谁?”

众屠夫:“佣兵、机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