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海口

11.6万浏览    34985参与
淵

一个片段

摘自「赞德的奇妙事故」


“嘿!来跟着我念,‘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又在抽什么风啊?你当然是我最好的朋友啦,虽然你没我帅吧……”

“啊?快跟着我念啦!”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现在对着上天发誓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现在对着上天发誓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不对不对!要用肯定句!再来再来”

“现在对着上天发誓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嗯!这才对嘛,现在我们是好朋友啦!”

“我们一直是好朋友啊,果然还是你有问题……”

“既然我们是好朋友,那我可以用这个和你换你的光圈吗,我好喜欢那个”

“我们是朋友,想要就给你咯~但是你的东西要给我漆成黑色的!”

“......

摘自「赞德的奇妙事故」





“嘿!来跟着我念,‘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又在抽什么风啊?你当然是我最好的朋友啦,虽然你没我帅吧……”

“啊?快跟着我念啦!”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现在对着上天发誓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现在对着上天发誓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不对不对!要用肯定句!再来再来”

“现在对着上天发誓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嗯!这才对嘛,现在我们是好朋友啦!”

“我们一直是好朋友啊,果然还是你有问题……”

“既然我们是好朋友,那我可以用这个和你换你的光圈吗,我好喜欢那个”

“我们是朋友,想要就给你咯~但是你的东西要给我漆成黑色的!”

“好耶!”

------------

「我现在已经彻底从你手中将他夺走了」

「现在的你是什么表情呢」

「我已经得到了我一直想要的东西,至于其他的就不重要了」

「你的话……真的很想看看你如果看到这件事的时候你脸上所表现出来的表情啊」

「放心,我会好好珍惜这位来之不易的朋友哦~」

「你就老老实实地感受我的孤独吧,直到你的这位“朋友”死去前」



----达成结局

HE『“朋友”』


徒步来客

2022年5月22日:夜步


毛毛雨,海岸边没了露营的人气。不见房车,移动咖啡屋也只剩一辆。路人跟老板娘商量:“要不撤了吧?一会儿城管又来了。”

2022年5月22日:夜步


毛毛雨,海岸边没了露营的人气。不见房车,移动咖啡屋也只剩一辆。路人跟老板娘商量:“要不撤了吧?一会儿城管又来了。”

徒步来客
2022年5月22日:5.22...

2022年5月22日:5.22


端了个白蚁窝,踩了只蟑螂,拍死30只蚊子🦟,你自己说这个国际生物多样性日过得亏心不亏心?

2022年5月22日:5.22


端了个白蚁窝,踩了只蟑螂,拍死30只蚊子🦟,你自己说这个国际生物多样性日过得亏心不亏心?

三岁要吃喵罐头

近期画的琼,全部都发上来算了

美人鱼是我的设啦。。

p1-p4都是我的设

p5-p6分别是@铭 的鲨鲨琼和@活死人 的章鱼琼

p7海口三亚

p8全拟注意避雷

近期画的琼,全部都发上来算了

美人鱼是我的设啦。。

p1-p4都是我的设

p5-p6分别是@铭 的鲨鲨琼和@活死人 的章鱼琼

p7海口三亚

p8全拟注意避雷

淵

把坑码住下辈子再写(确信

大伙就看着玩玩,别当真

反正我也不写

把坑码住下辈子再写(确信

大伙就看着玩玩,别当真

反正我也不写

音子

我✘老闺 聊天瞬间

微微轻轻抚过脸颊,我和老闺在一起聊天


我:老实说,戴眼镜好难找到男孩子啊!

老闺:……谁说的,有一些很有气质的戴眼镜小姐姐就有啊,所以你不要愁了。


我:因为好看,有气质。而我因为丑所以愁,因为愁所以丑。嘤嘤嘤嘤嘤

老闺:……所以这不是戴眼镜的问题,这是你自己的问题。


我:……你TM的,太伤自尊了。

老闺:总要面对现实😌

微微轻轻抚过脸颊,我和老闺在一起聊天






我:老实说,戴眼镜好难找到男孩子啊!

老闺:……谁说的,有一些很有气质的戴眼镜小姐姐就有啊,所以你不要愁了。





我:因为好看,有气质。而我因为丑所以愁,因为愁所以丑。嘤嘤嘤嘤嘤

老闺:……所以这不是戴眼镜的问题,这是你自己的问题。




我:……你TM的,太伤自尊了。

老闺:总要面对现实😌

夏了谁的夏天

海南清补凉是风靡热带海南岛的传统特色甜品,用很多种食物在里面,如空心粉,绿豆,西瓜,椰奶,芋头,凉粉等等。

富含多种维生素、性质温和、有下火消暑、清热解毒、润滑肠道、健脾、补肺、减少脂肪、美容等功能。甜而不腻、爽滑润喉、冰凉可口。

之所以叫清补凉是里面大多数是凉食,还有一些补品鸟蛋 红枣。 这些食物在海南旧时也算主食。

分类为椰奶清补凉、沙冰清补凉、椰汁清补凉。


历史典故:

清补凉是海南岛经典的小吃之一,历史悠久,极具海南特色。较为有名的一个典故是,公元一〇九七年,北宋著名文学家苏东坡流放海南期间,品尝过当地百姓制作的椰奶清补凉后极为称叹,当场盛赞:椰树之上采...

海南清补凉是风靡热带海南岛的传统特色甜品,用很多种食物在里面,如空心粉,绿豆,西瓜,椰奶,芋头,凉粉等等。

富含多种维生素、性质温和、有下火消暑、清热解毒、润滑肠道、健脾、补肺、减少脂肪、美容等功能。甜而不腻、爽滑润喉、冰凉可口。

之所以叫清补凉是里面大多数是凉食,还有一些补品鸟蛋 红枣。 这些食物在海南旧时也算主食。

分类为椰奶清补凉、沙冰清补凉、椰汁清补凉。


历史典故:

清补凉是海南岛经典的小吃之一,历史悠久,极具海南特色。较为有名的一个典故是,公元一〇九七年,北宋著名文学家苏东坡流放海南期间,品尝过当地百姓制作的椰奶清补凉后极为称叹,当场盛赞:椰树之上采琼浆,捧来一碗白玉香。此后,苏东坡在琼期间每日必食一碗,堪称东坡最爱。

在结束的香港人最喜欢的海南旅游产品评选中,海南粉、清补凉、热带果肉食品等海南特色美食入选“香港人最喜欢的海南十大美食”。

“香港人最喜欢的海南十大美食”依次为文昌鸡、东山羊、加积鸭、文昌抱罗粉、和乐蟹、临高乳猪、海南鸡饭、海南粉、琳琅满目的热带果肉食品、清补凉。

香港是海南省主要的入境客源市场,为了加大海南旅游对香港的宣传促销力度,扩大香港的客源市场份额,让更多的香港人了解海南特色旅游产品,深化琼港“一程多站”式合作格局,吸引更多的香港市民及访港外国人到海南旅游,海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与香港《文汇报》联合举办的首届“香港人最喜欢的海南旅游产品”评选活动于7月1日在香港正式拉开帷幕。


制作方法:

传统的海南清补凉主要是以红豆(绿豆)、薏米、花生、空心粉等做成,放置冷却或加入冰块后及成为一碗正宗的海南清补凉。

现如今,因为食材品种的多样性,大部分地区(海南各地区口味又不同)都开始加入了如椰肉、红枣、西瓜粒、菠萝粒、鹌鹑蛋、凉粉、“冬瓜”等多种配料,又为了照顾多众人的口味,增加了椰汁、糖水和清水可选项。

其比较正宗的多为夜市或者小摊的清补凉,海口就有非常多家这样的小店因为历时悠久,广受大众所喜爱。


拍照吧

酒吧拍照丨抚媚感

上邦清吧随手咔擦!

就是说,被姐妹一整个好看住了!

才发现原来清吧那么容易出片~

#拍照 #约拍 #相机 #来拍照了 #拍照姿势

酒吧拍照丨抚媚感

上邦清吧随手咔擦!

就是说,被姐妹一整个好看住了!

才发现原来清吧那么容易出片~

#拍照 #约拍 #相机 #来拍照了 #拍照姿势

徒步来客
2022年5月4日:中山路

2022年5月4日:中山路

2022年5月4日:中山路

刺头激推人

肚子好饿,准备开饭了家人们

肚子好饿,准备开饭了家人们

三岁要吃喵罐头

海口和三亚那篇好像没了,我重新发一下

p2梗源

海口和三亚那篇好像没了,我重新发一下

p2梗源

[Adventure]

【原创】Sleepless in Tokyo

Tonight, we sleepless in Tokyo.


东京的雨下得太急,下得太快,下得如此不留情面。不论是富得流油的商业巨贾,还是穷的叮当响的平头百姓,不论是地位显赫的达官贵人,还是一无所有的社畜上班族,都在暴雨平等的拥抱下湿了个体无完肤。


Kiyoshi一边咒骂着东亚的夏天,一边快步走到电梯前,用近乎是砸下去的手劲按下了呼梯键。顺便在一边等电梯的时候一边把湿透了的外套给脱了下来。


到了这栋公寓的最顶层,他快步走出电梯,朝着那个熟悉的门牌号走去。然而几秒之后,当他站在那扇白色的门前,并下意识的摸口袋时,他才觉出些不对劲来。又过...

Tonight, we sleepless in Tokyo.


东京的雨下得太急,下得太快,下得如此不留情面。不论是富得流油的商业巨贾,还是穷的叮当响的平头百姓,不论是地位显赫的达官贵人,还是一无所有的社畜上班族,都在暴雨平等的拥抱下湿了个体无完肤。


Kiyoshi一边咒骂着东亚的夏天,一边快步走到电梯前,用近乎是砸下去的手劲按下了呼梯键。顺便在一边等电梯的时候一边把湿透了的外套给脱了下来。


到了这栋公寓的最顶层,他快步走出电梯,朝着那个熟悉的门牌号走去。然而几秒之后,当他站在那扇白色的门前,并下意识的摸口袋时,他才觉出些不对劲来。又过了几秒,他差点没气得暴起。因为他才想起来,自己的家门钥匙,已经被忘在了费洛拉军营办事处,自己的办公桌上。


“真是活见了鬼!”他愤愤地咒骂道,不管怎么着今天晚上是肯定进不了门了,但总不能睡在门口苦挨一夜,于是他转身,往这层楼除他以外的唯一一户人家走去。


Kiyoshi住在这栋楼的最顶层已有很久了,不过这层楼除了他以外还有一户人家,那就是他的下属兼暗恋对象Alec。


说来也巧,Alec搬来这栋公寓的那天,Kiyoshi正好锻炼身体回来。本着礼尚往来的原则准备上前打声招呼时,才惊讶的发现这位新来的邻居是Alec。随便寒暄几句之后,Kiyoshi主动提出要帮他把东西抬上楼,Alec倒也爽快地同意了。


后来他们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才把所有的东西全部搬到楼顶Alec的新房里。分别的时候Alec还把一串钥匙塞给了Kiyoshi,并且告诉他如果以后有什么事,随时可以过来。可惜这串钥匙和Kiyoshi家的钥匙一起忘在了办公桌上了。


那么现在就只能碰碰运气了吧。Kiyoshi想着,手已经不自觉地敲了敲那扇深色的橡木门。如果他也不在的话,那我也就只能到门底下去睡一宿了。他想。


很幸运,门打开了。Alec的脑袋从门后探了出来,看上去他也是刚回家。他一只手搭着门把,一只手拿着几乎湿透了的外套,看上去他像是要把那件外套挂到门口的衣帽架上去。


“Captain Kiyoshi, Sir.”他马上把身体绷得笔直,脚跟立定站好,一如从前在费洛拉军营里那样。


“行了行了,别来军队里面那套形式主义了,外面我可消受不起,”Kiyoshi一边挥挥手,一边说道,“我家门钥匙不见了,应该是丢在办公室里面了,能不能让我进来借宿一宿?”


“当然可以,Captain Kiyoshi。”Alec说着把Kiyoshi拉进了门,然后把门关上,走进了厨房。而Kiyoshi也坐在了Alec家里置办没多久的新沙发上,慢慢打量着这间他从来没有进过的房子。


房子是标准的三室两厅,不大也不小,客厅十分宽敞舒适,但角落放着的一个大架子占用了不少空间,甚至让Kiyoshi觉得有点难以下脚。最顶上的一层密密麻麻的放了一堆装饰用的小物件,有好些都已经落了一层很厚的灰。而下面的一层则摆满了一堆印着密密麻麻的严肃的字母的大部头书,Kiyoshi甚至还在这里面意外发现了两本作者署名是他的书,抽出其中的一本,他认出这是在费洛拉战役中写成的战地日记,战争结束后他就将这本战地日记结集并上交给了费洛拉军营。不过苍天在上,这本日记原来只不过是他为了研究费洛拉战役的史实,但是他没有想到会被出版,搞得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本日记被竞相传阅,颇有洛阳纸贵之势。想到这里,他不禁感叹唏嘘起来。在这本战地日记里出现过的人,除了他,还有Alec等少数人以外,其他的人现在都已经不在了。


不过现在,先把这段叙事放一放,接着讲我们的故事。Kiyoshi把那本日记放回架子上,转头看见Alec端着两杯热气氤氲的牛奶走了过来。


“哦……没事的,Captain。就是学习学习,瞎看看嘛。”Alec似乎也发现了Kiyoshi的一举一动,支支吾吾的嗫嚅着,连Kiyoshi都看见了他脸上泛起的两片粉红。


“没有什么的,想看就看。”Kiyoshi一边说一边自然的接过杯子,然后开始啜饮里面的牛奶。Alec就这么坐在他的旁边,拿着装满了热牛奶的杯子看着他,以至于忘了把慢慢有一点冷却的牛奶喝掉。


有那么长的一段时间,他们坐的很近,却一句话都没有说,整个屋子陷入了难堪的寂静。最后还是Kiyoshi率先打破了沉默,他把早已喝空了的杯子放到了茶几上,然后站起来问道:“你家有干净的睡衣吗?我今天来的有点匆忙,没有带衣服。”


“呃,啊……”Alec如梦方醒似地回过神来,“干净的睡衣放在卧室里的第一个柜子的下面一层,找不到的话可以让我来找找。”


“不必了,谢谢你的好意。”Kiyoshi说着朝Alec的卧室走去,他一边走,一边注意到窗外仍然下得很急很大的雨,心里估计着可能这几天都别想好好回家了。


几分钟之后,随着他走进浴室,打开淋浴头,让温热的水流洒在自己的皮肤上时,一切的顾虑似乎都已经被舒适的热水冲洗掉了。


当他走出浴室时,天已经非常非常黑了,哗哗啦啦的雨在夜色的掩护下,非但没有半点停歇的迹象,反而还越下越大。他走进客厅,发现Alec不在而房间的门却关着,想来他应该在工作吧。他也没有多想,拿起一本书就看起来。


墙上挂钟的分针和时针在12的数字上重合,但他丝毫没有注意到。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的注意力一点都没有集中在书上那一行又一行严肃的大部头文字。他的大脑似乎违背了他的意志,一次次的往Alec的房间门瞟了过去。这时,他突然想起Alec是他暗恋的人的事实,他的心里也一直不断的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去把Alec追到手。


“啊,真的好想抱抱他,好想占有他,让他清清楚楚地知道他是我的!”Kiyoshi小声地将那些想法付诸语言,可就算是说出来他也免不了吓了一大跳。一想到自己对Alec那龌龊的感情(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觉得的),他就没来由地感到心里烦躁不安。


当墙上的挂钟宣布的时间已经越过午夜一点钟的时候,他索性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也不管明天会不会晚起而因为旷工的理由又要挨上级骂就走去拿放在沙发上的毛巾被和枕头,然后躺下。但是脑子里那些“龌龊”的想法和画面,先前还只是比较模糊的一团,这时却反而越来越清晰了。Kiyoshi烦躁地翻了个身,大约折腾了一个多钟头之后,他的意识才开始渐渐的模糊了。迷迷糊糊中,他感觉到有什么柔软的东西碰触到他的脸颊,可他也没顾得起床查看一下,便坠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正如Kiyoshi所料,昨天晚上的大雨,到今天早上便发展成了在东京都极为罕见的大暴雨。Kiyoshi早上起来听见滂沱的大雨声,下意识地拿出了手机,结果发现费洛拉军营给他发的复工的信息,差点没让他飙出一口字正腔圆的佛琳娜粗口。他一边穿着昨天那套好不容易才弄干的衣服,一边随手从Alec冰箱里拿了瓶牛奶和半袋子面包,心里盘算着这一来一回下来,又得淋一次雨,搞不好估计是要感冒了。


结果到晚上回到自己的家时,他不仅淋了个全湿,甚至还额外带了重感冒回来。Kiyoshi把那件又湿了个透的外套直接丢进了洗衣机,然后便脱力瘫坐在浴室的地板上。


这时,门铃发出了一声极其清脆的“叮咚”,这让他有点不爽,出去开门想看看是谁非要在他不爽的时候给他找不痛快时却看到了全身湿透的Alec,这次他的钥匙也丢在办公室里了,因此他请求Kiyoshi给他在Kiyoshi家里留宿一宿。Kiyoshi想都没想,便同意了。


Alec一进门就发现了Kiyoshi家跟他家的区别。客厅很大,装潢也非常有西式现代的风格,但是没有放多少东西,顶多也就只有一个长沙发和一张小桌子,占地最大的也不过只是一台新添置的大冰箱和一个跟它差不多大的书架而已,总体来说还是比较空旷的。但是相较于客厅,卧室可真算得上拥挤了。一张双人床和衣柜就已经占去了这间小卧室大部分的空间,床尾的地方又添置了一套电脑桌,其空隙顶多也就只能让一个人挤过去。窗帘按照他以往的习惯一直拉着,颜色也是他眼睛那较深的绿色,Alec猜想着Kiyoshi拉上窗帘是不是因为工作的保密性质然后走出了卧室。


等到他走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茶几上正摆着Kiyoshi给自己冲的一大碗热气腾腾的姜糖水,而浴室里也传来一阵阵水声。Alec毫不客气的端起碗,将那碗姜糖水一饮而尽。顿时一股热流似乎从他不知道的地方流进了血管,然后又往全身各处流去,原本因为淋雨而发冷的身体又有了久违的暖意。


他把身上所有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只留下了一件湿得不是很严重的短衬衫和一条内裤,接着,他禁止往浴室走去,但是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才想起ki yoshi还在里面洗澡,于是他改变方向走到了暖气遥控器前,一边打开暖气一边在沙发上坐下来等待Kiyoshi洗完澡。


这时,他脑海里却不由自主的回想着对Kiyoshi的那种朦胧而又迷茫的情感,尤其是想到了那天晚上自己躲在房间里做的那种事。


(此处有删减,完整版见群文件)


幸好那天晚上Kiyoshi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否则让Kiyoshi知道他的下属在房间里躲着自我安慰而且自慰对象还是他的话,到头来自己得到的可能就是一纸调令或者辞退令,而他也可能也会对自己产生厌恶吧,那不还是什么都没有得到吗。想到这里,负罪感在Alec的心头油然而生,并且还在以惊人的速度疯狂生长。


要不我还是在远处看着他就好了吧,我连关系都搞不清楚啊。他是我的上司,我是他的下属,我怎么能够妄想着接近Kiyoshi?如果给他带来的困扰远远多出了给他的爱,那不还是在让他痛苦,在伤害他吗?但我也不想让他爱的那么痛苦啊!Alec越想越觉得委屈,眼泪也开始从眼睛里流下。


突然,他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了他的头顶。抬头一看,发现Kiyoshi已经洗好澡出来了。而他的眼睛里流露出了少有的温柔,那样的温柔是任何事物都无法企及的。


Alec赶紧站了起来,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脸比上次红的还要厉害了,但他只是支支吾吾地说:“啊……那个,……Kiyoshi长官已……已经洗好了吗,那……那……那我就去洗澡了……”说完Alec慌忙抓起丢在沙发上的湿衣服,低着头跑进了浴室,砰的一声,关上了浴室门。


而Kiyoshi也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回到卧室,把房门关上。一时间,客厅寂静无比,只有哗哗啦啦的雨还在下个没完。


等到Alec洗好澡,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时间也差不多接近了午夜。他把衣服换好,然后偷偷溜到了Kiyoshi房间的门口。他估摸着这会儿Kiyoshi已经睡着了,这么一想,刚才在浴室里的思考又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最终还是决定放弃Kiyoshi了,他打算将这段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感情,埋在心底任由其腐烂,也不会允许它再一次萌芽。


(此处有删减,完整版见群文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