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海城

13.2万浏览    6320参与
Trentequarante

【海城】To love and to be foolish/盲目爱侣 11

足球au


海城&一点点暗表游戏


依然请走嗷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338383/chapters/54644122


本来我在12点之前写完了,谁能想到嗷3加载速度太慢拖到了第二天呢!

祝大家身体健康!!!

足球au


海城&一点点暗表游戏


依然请走嗷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338383/chapters/54644122


本来我在12点之前写完了,谁能想到嗷3加载速度太慢拖到了第二天呢!

祝大家身体健康!!!

请问怎么还没到饭点

又是我没想到吧!dl剧情有感,很雷很无聊,只是我想画而已(梗在后面

顺便2020了有无活着的同好群能让我蹭蹭粮的(几个月前就想问但一直忘记的屑)

又是我没想到吧!dl剧情有感,很雷很无聊,只是我想画而已(梗在后面

顺便2020了有无活着的同好群能让我蹭蹭粮的(几个月前就想问但一直忘记的屑)

请问怎么还没到饭点
水tag的又来了 等早饭是我摸...

水tag的又来了 等早饭是我摸鱼的最大动力

水tag的又来了 等早饭是我摸鱼的最大动力

曲

【海城】什么叫过牌啊(战术后仰)

*社长的爱心陪练(?

*dl打牌系统

*在家憋着才会写东西

*我是打牌人


        城之内睡醒的时候,敲打键盘的声音还在响。 

   

  他有气无力的挪过去,整个人向前一倾挂在椅背上,侧过半边脸去看电脑屏幕,密密麻麻的数字和文字看的他头疼,于是又移开视线把脑袋搁在人肩处。 

   

  “重死了,下去。”海马用眼角余光瞥了他一眼,手上工作不停。 

   

  “你都...

*社长的爱心陪练(?

*dl打牌系统

*在家憋着才会写东西

*我是打牌人



    


        城之内睡醒的时候,敲打键盘的声音还在响。 

   

  他有气无力的挪过去,整个人向前一倾挂在椅背上,侧过半边脸去看电脑屏幕,密密麻麻的数字和文字看的他头疼,于是又移开视线把脑袋搁在人肩处。 

   

  “重死了,下去。”海马用眼角余光瞥了他一眼,手上工作不停。 

   

  “你都快搞一天了——也不陪我决斗!”城之内并没有听他的话反倒在人肩头发出抗议。 

   

  “反正又是什么无聊的卡组,非要浪费我的时间抽光卡牌才能弄出来你想要的。”海马习以为常的反击却也没再赶人,手上的动作逐渐慢下来——还差一点就完工了。 

   

  “才、才不是!这次我只带了20张!”前几次确实因为自己的贪心带了好多意义不明的卡,心虚的城之内连忙报道。 

   

  话说完心里忿忿的抬手去扯海马另一边脸颊,然后有点意外的发出感叹,“啊、好软。” 

   

  “……城之内,给你一秒钟的时间放手,不然我让你以后都没法决斗。”海马一顿,说话的声音因为被捏着脸颊听着有些好笑。 

   

  “别这么小气嘛!大不了我的也给你捏就算扯平了!”话是这么说城之内还是赶紧松开了手。 

   

  ——这家伙说的话百分之九十以上是真的… 

  ——我才不是害怕了呢…!只是…! 

  ——因为“捏了海马集团社长的脸”被禁止决斗也太丢人了! 

   

  海马轻哼一声,在城之内撇嘴转过身的时候扬起嘴角,敲完最后的文字保存好文件,推开办公椅起身。 

   

  城之内听见声响看过去,看见海马拿起了决斗盘戴上眨眨眼。 

   

  “你不先吃饭吗?” 

   

  海马用关爱傻子的眼神看回去,“难得想陪你决斗你竟然让我去吃饭?” 

   

  “这不是到晚饭时间了嘛…?” 

   

  “废话少说,打不打。” 

   

  “打!”城之内一秒起精神。 

   

   

   

  决斗开始 

   

  城之内先手,随便召唤了一个通常怪兽,盖了一张卡。 

   

  到了海马的回合,城之内盯着他。 

   

  海马抬手,海马抽牌,海马从手牌特殊召唤出了——占卜魔女 小地。 

   

  嗯??? 

   

  因为卡牌效果过了一张牌的城之内呆住,这不像是海马用的卡吧…? 

   

  海马又发动了一张永续魔法卡,城之内回神,再次呆住。 

   

  卡片商人——自己准备阶段可以换张卡牌。 

   

  嗯????? 


        城之内皱起眉头。

   

  海马又又发动了一张魔法卡,王牌圣杯,硬币成功投到了反面,城之内再次获得两张手牌。 


        城之内陷入思考。

   

  还没结束,海马最后通常召唤了光辉青苔,攻击他的时候城之内又得到一张手牌。 

   

  是陷阱卡,双方确认,光辉青苔变成守备表示。 

   

  海马结束了回合。 

   

  城之内还陷在懵逼之中。 

   

  怎么回事??? 

   

  这是在帮他过牌……? 

   

  海马看着城之内傻掉的脸,叉着手表情甚是得意,“怎么了庸才,手牌太多吓傻了吗。” 

   

  “你……”城之内终于找回了自己的魂,结结巴巴开口,“你怎么用这种卡组……?!” 

   

  “之前是谁非缠着我测试卡组,抽了一堆没用的卡召唤不出想要的不说,还理直气壮的「我要是有过牌还用在这和你抽卡吗!」” 

   

  “记得这么清楚你可真是小心眼……”


        城之内嘟囔,看着手里握着的那几张牌还是因为海马特意为他组了一套过牌卡组兴奋的笑出声。

   

        “哈哈!以后测试卡组就方便了!谢啦海马!”


  “哼,节省时间罢了。”海马语气好似不耐烦却也带着笑意,“想感谢我就赶紧结束,然后去做饭。” 

   

  “喔!” 

   

  接下来什么万宝槌占卜魔女换卡过牌一气呵成,城之内发誓自己从来没过牌过的这么爽过。 

   

   

   

   

  决斗结束,城之内把决斗盘小心翼翼的收好,跟着走到海马旁边,抬头刚要询问人想吃什么的功夫,两边脸颊就被人捏住。 

   

  “唔唔!”只能发出模糊声音的城之内再次抗议。 

   

  “这可是刚才的回礼,虽说是个庸才不过也算是好手感了。” 

   

  海马掐着人打算张牙舞爪的前一秒松了手,扬了扬下巴示意瞪着他的人开门。 

   

  “这才不是扯平!我只捏了你一边!” 

   

  城之内看上去凶巴巴的扭开门把手,心里暗暗要在晚上捏回去。海马只当狗狗闹别扭,迈开长腿走出去留下道声音。 

   

  “我想吃烤肉,去做。”

アキラ
放一张🐟 是给睡着了毫不知情...

放一张🐟

是给睡着了毫不知情的盐哥的(?

放一张🐟

是给睡着了毫不知情的盐哥的(?

アキラ

我好菜欧

大晚上应该人少吧x

我好菜欧

大晚上应该人少吧x

赞

奇妙的ooc骑士王子pa和一些诡异的小东西 主要是感觉其实pa很可爱就画了,但真的很ooc(抱头)

其实有想画海马晦涩的邀请城之内在他成为王之后做国王身边最近的人之一懂的都懂但被城之内一句“啊??你这是在怂恿我篡位吗我可不干”给打回去了

 但因为没图力了所以就这样吧!←你???

奇妙的ooc骑士王子pa和一些诡异的小东西 主要是感觉其实pa很可爱就画了,但真的很ooc(抱头)

其实有想画海马晦涩的邀请城之内在他成为王之后做国王身边最近的人之一懂的都懂但被城之内一句“啊??你这是在怂恿我篡位吗我可不干”给打回去了

 但因为没图力了所以就这样吧!←你???

Kensaki
前天向群裡取個小題材---一起...

前天向群裡取個小題材---一起吃蛋糕。

畫完才想對白……雖說已經過了情人節很久QWQ

因為社長廚藝令小動物顫抖QWQ所以不對題啊………非常抱歉(土下座)

之後有空會補上QAQ


21/2/2020 進行局部畫面修正…

前天向群裡取個小題材---一起吃蛋糕。

畫完才想對白……雖說已經過了情人節很久QWQ

因為社長廚藝令小動物顫抖QWQ所以不對題啊………非常抱歉(土下座)

之後有空會補上QAQ


21/2/2020 進行局部畫面修正…

请问怎么还没到饭点

是緑城!后面的发过了但我拎出来凑个数(喂)收下吧!这是我最后的摸鱼了,明天就要进入画稿地狱了,好怕老板追过来砍我(。

是緑城!后面的发过了但我拎出来凑个数(喂)收下吧!这是我最后的摸鱼了,明天就要进入画稿地狱了,好怕老板追过来砍我(。

Trentequarante

【海城】据说玩过这个游戏的人都分手了

海城,在职业联盟打牌空闲时直播玩各种游戏的业余主播城之内和偶尔出现的神秘社长男友海马。


是跟烛光老师 @请问怎么还没到饭点 聊天聊出来的主播paro!
OOC和bug属于我。
其实我看过的主播并不太多,玩过的游戏也不太多,有不严谨的地方欢迎指出!我先提前道歉了!(鞠躬)


请走嗷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798231


充分暴露了我的游戏池多浅多无趣()见谅!

我是在NS上玩的胡闹厨房,就很亏,Steam版比较便宜……

搞完这个我就继续去搞踢球了!真的去搞了!这就去!

祝大家身体健康!!!

海城,在职业联盟打牌空闲时直播玩各种游戏的业余主播城之内和偶尔出现的神秘社长男友海马。


是跟烛光老师 @请问怎么还没到饭点 聊天聊出来的主播paro!
OOC和bug属于我。
其实我看过的主播并不太多,玩过的游戏也不太多,有不严谨的地方欢迎指出!我先提前道歉了!(鞠躬)


请走嗷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798231


充分暴露了我的游戏池多浅多无趣()见谅!

我是在NS上玩的胡闹厨房,就很亏,Steam版比较便宜……

搞完这个我就继续去搞踢球了!真的去搞了!这就去!

祝大家身体健康!!!

糕少少

*带有一点cp要素的沙雕ooc条漫

*私设暗表同居,海城互相届不到

虽然情人节已经过了,但我还是忍不住迫害起了社长【

——————————————————

分享p2《届不到的友谊》,明明是美女合作双打但为什么整集看下来会那么好笑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很喜欢看大家和海马各种你届不到我我届不到你的互动,太生草了

【所以后期王样已经放弃和海马争辩了hhhhh行行行好好好你当我是对手我还当你是朋友

*带有一点cp要素的沙雕ooc条漫

*私设暗表同居,海城互相届不到

虽然情人节已经过了,但我还是忍不住迫害起了社长【

——————————————————

分享p2《届不到的友谊》,明明是美女合作双打但为什么整集看下来会那么好笑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很喜欢看大家和海马各种你届不到我我届不到你的互动,太生草了

【所以后期王样已经放弃和海马争辩了hhhhh行行行好好好你当我是对手我还当你是朋友

曲

【海城】拿错卡组了不要怕!只要握手和解就好了……吧!

*dl背景的真实事件(?

*在竞技场得到新技能的城之内拉着游戏娱乐局测试后,忘换卡组的故事

*虽说是海城但是没有很明显的dbq

*只是想把这件事写出来而已!


“可恶!猜硬币真的好难啊——!”城之内仰天长叹。


“猜一下午的硬币运气都用光了吧城之内君……”游戏面露疲色。


“但是很好玩嘛!明天再试一次!再试一次怎么样游戏!”


“不要啦、最近都不想看到那些效果卡了…!”


“怎么这样——————”


总算是结束了可怕的娱乐场,游戏松了口气。

再怎么说决斗的次数多了也会累的啊……


城之内只好撅着嘴表达自己的不满。


两人走出竞技场的时候,...

*dl背景的真实事件(?

*在竞技场得到新技能的城之内拉着游戏娱乐局测试后,忘换卡组的故事

*虽说是海城但是没有很明显的dbq

*只是想把这件事写出来而已!





“可恶!猜硬币真的好难啊——!”城之内仰天长叹。


“猜一下午的硬币运气都用光了吧城之内君……”游戏面露疲色。


“但是很好玩嘛!明天再试一次!再试一次怎么样游戏!”


“不要啦、最近都不想看到那些效果卡了…!”


“怎么这样——————”


总算是结束了可怕的娱乐场,游戏松了口气。

再怎么说决斗的次数多了也会累的啊……


城之内只好撅着嘴表达自己的不满。



两人走出竞技场的时候,天虽然还没完全暗下来,但是街边的路灯已经亮了,竞技场的大屏幕闪着荧光,重复播放着青眼白龙的卡面动画。


“嘁、那家伙该不会晚上睡觉还要抱着青眼卡吧!”城之内想起那张可恶的脸,扭头朝着游戏嘿嘿笑两声。


“啊哈哈……”游戏想了想那个画面总觉得不太和谐,只好打着哈哈糊弄过去。

——虽然我觉得最有可能那么做的是城之内君你啦……


“啊海马君,这个时间遇到真稀奇呢?”游戏抬头就看见了刚才亲友口中的人,小心翼翼的观察海马的表情,好像是没听见城之内刚才的话,心下松了口气。


城之内发出一声怪叫顿下脚步满脸警惕的盯着刚说完坏话就出现的人。


“…出来检测一下系统。”海马看了游戏一眼,又把视线转到城之内身上,“庸才就是庸才,放水都打不赢的话趁早放弃当决斗者,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什、你怎么知…不对你说什么混蛋!”

虽说一下午的确是游戏赢的更多,同样是低攻卡组,游戏不管是策略还是了解效果这方面都比他要强,他当然是心服口服,但被海马这家伙指出来就是很不爽。


“才、才不是放水啦!是为了互相配合才用的低攻卡组,城之内君也很强的!”游戏连忙出声解释。


“够了游戏,让我来教训一下这家伙!”城之内上前一步将亲友挡在身后,抬起胳膊亮出决斗盘。


“城之内君……”


“哼。”海马双手环臂不屑的冷哼一声,“游戏就算了,你连打发时间都不够。”


“少在那小瞧人了!我的决斗技术可是提升了不少的!海马!想和游戏打的话先过我这一关!”


“城之内君……!”


“没事没事!我绝对要打倒这家伙出口恶气!”


“可是……!”


“呵,稍微陪你玩玩也好。”海马不紧不慢的开启决斗盘,“就让你见识一下,城之内,什么是压倒性的力量!”


再一次被打断话的游戏看着对他比了个大拇指,在夕阳下笑的十分灿烂的亲友,已经预想到后面惨像的游戏欲哭无泪的侧过脸不忍心去看城之内的表情。




“可恶——!!!为什么忘换卡组了啊——!!!”

开局抽到卡的城之内爆发出呐喊。


游戏在心里为亲友默哀。


城之内的这套娱乐卡组是打不过海马的青眼卡组的,最高攻也只有2600,还是需要上级召唤,可他现在连怪兽都留不到场上就会被海马的青眼白龙粉碎。


虽说刚开始靠着几次好运气利用怪兽效果破坏了对方的怪兽,不过又会被海马新召唤出来的通常怪兽打压,血量所剩无几,只好被动防守。


就在此时,一张魔法卡过到了城之内手上。


友情  YU—JYO

「向对方邀请握手,如果对方回握,两人生命值相加后平分。如果手牌有【团结  UNITY】对方一定会回握。」


可是他现在手上根本没有UNITY这张卡!鄙视友情的海马濑人也绝对不会和他握手的啊!!


场上仅有一只守备怪兽,手上没有其他的牌可以打……反正也要输了!不如赌一把!


城之内清了清嗓子,捏着卡的手指紧张的不自觉用力将那张魔法卡拍到了决斗盘上。


“咳、那个……魔法卡发动……”城之内的声音越来越小,而后突然猛地仰头豁出去了似的大喊,“…来握手言和嘛海马…!!”


“……”海马的脸色肉眼可见的黑了下去。


“城之内君……”游戏捂脸。


海马抬起手,城之内眼睛一闪。


海马抬手在系统效果上果断点了拒绝。


整个决斗场的特效灰了一瞬,甚至还有一声清脆的碎裂声。


“……”

“……”

“……”


沉默真可怕。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城之内选手。


“小气!!怪不得你没有朋友!!turn end!!”


“蠢话到场下去说吧庸才!青眼白龙的攻击!毁灭的爆裂疾风弹!”



城之内克也,惨败。



“可恶!!竟然犯这种低级错误!!”城之内跪在地上恨不得把十分钟前的自己打清醒,“等我换回真红眼卡组绝对会战胜你的!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吧海马!”


“哼,无聊!城之内!你的水平就只适合那种城镇大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连卡组都不确认就上场比赛的家伙没资格和我决斗!”


自知理亏的城之内咬牙切齿,看着海马高高在上的脸恨不得扑上去咬他。


“嘛嘛,城之内君,只是意外,下次一定可以的!”游戏小跑两步把人扶起来安慰道。


“游戏——!”城之内感动的吸溜吸溜鼻子。




和海马算是和平分开的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迎面又遇上了圭平。


“怎么回事,今天系统漏洞这么多的吗?”城之内挠头。


“诶?才没有呢,哥哥做的系统怎么可能出问题!”穿着白大褂的小男孩不满反驳。


“啊嘞?可是刚才海马君说是出来检查…?”游戏指了指刚刚他们过来的方向。


圭平歪头瞅了一眼,小小声的“啊”了一下,见两个人都看着自己连忙朝两人挥手往他们先前的方向跑去。


“没事的!哥哥大概在办公室闷了出来转转吧!你们在这里慢慢玩啊!”


目送一溜烟消失的圭平,游戏和城之内摸不着头脑的互相对视一眼耸耸肩。


“海马君他们两兄弟也真辛苦啊。”


“是啊,但是既然海马不是来检查系统的,到底是来干嘛的?”





“哥哥!”


“圭平吗。”


“哥哥真是的!出来找游戏他们玩也不叫上我!”


“哼,打发闲暇时间而已。”


“诶——难道不是看城之内打牌打的那么开心,心痒痒想来看看了?”


“…啰嗦,无聊的话就不用说了。”


“是是、真是的,哥哥也稍微坦诚一点嘛!”


“圭平。”海马压低了声音示意。


“好啦好啦!我不说了就是了!”圭平吐了吐舌头。




早些时候。

在整理系统的时候不小心看到游戏和城之内对局的数据,因为熟人之间的好奇就点进去看,发现这场娱乐局意外有意思的圭平,把屏幕推到了海马面前。


自家兄长以一句“无聊,四流卡组”作为评语继续手头上的工作。


“但是城之内真的还蛮厉害的啊,这种卡组都能赢游戏几局呢。”


海马闻言瞥了眼过去,轻哼一声却暗暗记下了屏幕里那张阳光的脸。


身为兄长吹的圭平没有放过这个细节,忍着笑抱走屏幕回到工作岗位。


***


抱歉啦城之内,会被哥哥找上可不是我的错!

Trentequarante

【海城】And All the Noise/你与一切杂音 下

海城,向哨au

向导海/哨兵城

真的是海城!!!

含有一点(不太明显的)暗表游戏

私设和bug都很多,请注意


依然请走嗷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374631/chapters/54285232


赶在情人节结束之前搞完了!有bug过后再改了(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身体健康!!!


海城,向哨au

向导海/哨兵城

真的是海城!!!

含有一点(不太明显的)暗表游戏

私设和bug都很多,请注意


依然请走嗷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374631/chapters/54285232


赶在情人节结束之前搞完了!有bug过后再改了(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身体健康!!!


Yorkshire

【海城】只想保護你-番外(下)+(終)

本來要在橙汁生日更的下篇拖到現在oyz

字數太多只好拆兩篇,一起在2/14情人節更~~


前面劇情忘記的可以點下面傳送門


正文7章可至 合集 看,番外(上篇+中篇) → 


*許多偏離YGO原作之私設,不介意者再點入(記得按proceed)


下篇→ 

終篇→


──── 

──


ps.在城之內跟本田扭打時的杏子動作是動畫的這幕↓

[图片]

因為故事中的杏子真的在忍笑所以就借鑑被日本網友戲稱在偷笑的這幕(不


不知道為什麼這部寫特久,但終於完結了!

感謝每個看到最後的小可愛...

本來要在橙汁生日更的下篇拖到現在oyz

字數太多只好拆兩篇,一起在2/14情人節更~~


前面劇情忘記的可以點下面傳送門


正文7章可至 合集 看,番外(上篇+中篇) → 


*許多偏離YGO原作之私設,不介意者再點入(記得按proceed)



下篇→ 

終篇→

 


──── 

──


ps.在城之內跟本田扭打時的杏子動作是動畫的這幕↓



因為故事中的杏子真的在忍笑所以就借鑑被日本網友戲稱在偷笑的這幕(不


不知道為什麼這部寫特久,但終於完結了!

感謝每個看到最後的小可愛~~

祝你們情人節快樂!下篇見!!



阿瓦隆酒圣

Bis dann!(14)

都放暑假了,某位夫人到公司来送便当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海马社长如此斥责。

  

1

从决斗王国回来之后海马就开始收拾五巨头手下的人,贝卡索斯醒来后还甚是热心地把他所知道的五巨头势力名单作为补偿交给了海马。

时至今日,确实没有太大的必要再和那五个人维持矫饰的和平了,但海马近期还是把重心放在了决斗盘的改进上,没有太多搭理。毕竟为了真正撕破脸的那天,他还是得做好准备才行。五巨头自然也是这个想法。于是双方就处在这样微妙的局势之下得到了短暂的稳定状态。

忙碌归忙碌。

海马社长还是觉得,自家弟弟都难得地放假了,

他偶尔摸个鱼没什么问题。

  


2...

都放暑假了,某位夫人到公司来送便当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海马社长如此斥责。

  

1

从决斗王国回来之后海马就开始收拾五巨头手下的人,贝卡索斯醒来后还甚是热心地把他所知道的五巨头势力名单作为补偿交给了海马。

时至今日,确实没有太大的必要再和那五个人维持矫饰的和平了,但海马近期还是把重心放在了决斗盘的改进上,没有太多搭理。毕竟为了真正撕破脸的那天,他还是得做好准备才行。五巨头自然也是这个想法。于是双方就处在这样微妙的局势之下得到了短暂的稳定状态。

忙碌归忙碌。

海马社长还是觉得,自家弟弟都难得地放假了,

他偶尔摸个鱼没什么问题。

  

 

 

2

于是社长大人在办公室看起了决斗王国的决斗录像。录像带是在贝卡索斯的特护病房和五巨头的势力名单一起拿到手的。

“‘锵锵!’国际幻象社出品,绝无仅有,unique! brilliant! wonderful!”

说是要给他名单,美国人更为重视的似乎反倒是这一卷录像带。

海马皱着眉只接过了保存了名单的USB。他一直吃不消美国人的浮夸,之后更是一步也不愿意靠近病床,“我要这个干嘛。”

贝卡索斯抱胸诧异,“你不是一直想打败游戏boy,难道不应该好好研究一下?”

“哼。无聊至极。”海马转身就走,“就你那破岛上的决斗者水平,我可不敢恭维。”

贝卡索斯把头撑在床上桌上,掐着海马走出病房的最后一步悠悠道,“别那么说嘛,亚军好歹是贵夫人啊。”

青年如他所料地停下了步子。

贝卡索斯再心情甚好地补充着。

“High definition。”

青年快步回来一把拿走录像带,恶狠狠道,“闭嘴。”

  



3

“没错!这就是说在一回合前,攻守尚未互换的真红眼黑钢龙又复活了。”海马专心地看着自家爱人的决斗。尽管稚嫩,却进步神速,他不禁再一次感慨感性主义者直觉的天赋,以至于错过了那轻微的敲门声。

万幸外面的人还喊了一嗓子,“社长!”

海马濑人先生,这辈子第一次,但可能不一定是最后一次,手忙脚乱地点了暂停,光速地把桌面切回了决斗盘的设计稿,摸起了桌上的钢笔。

“进来。”海马咳了咳道。

“社长。”矶野鞠了个躬。

“什么事?”

“五位董事的夫人都来了。”

海马轻微地蹙了蹙眉,沉声问,“她们来这里干什么?”

“说是想请社长夫人喝茶。”

这不是五巨头第一次来打探城之内的身份了。海马嗤了一声就随口胡扯,“夫人在瑞士谈新基站的事。”

“好的社长。”矶野正准备退出去。

“等等,”海马又叨叨了几遍“夫人”的发音不怀好意地挑了嘴角,“就说夫人,”他加重了音道,点回了录像的页面,“明天会来公司给我送午餐。如果她们明天还想喝茶的话,可以带上他。”

“是,社长。”


  

 

 

4

“蛤!?”少年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海马濑人你的脑袋是被驴踢了吗?”

海马没理他,只是忍着笑面无表情地在手提电脑上敲敲打打,看背后的少年在电脑屏幕的反光里也颜艺得过分的表情,“我帮你请过假了。”

饶是城之内也知道这根本不是无法推脱的应酬,只是眼前人的恶趣味罢了,刚洗完的冰凉的双手顺势就掐上了眼前人的脖子,他甚至后悔为什么要擦干,应该直接把水淋进这个男人的衣领里。

海马早有所料,握住了他的双手,淡淡道,“凉凉的。”

“凉你个大头鬼,我不去!”城之内挣扎着抽手。

海马直接转过身来一把拉下他,按住城之内的后颈,对着爱人瞪大的眼睛,毫不留情地咬住了下唇。

少年呜咽着想往后退,却被脖颈上紧箍的力量按得动弹不得。

海马放过城之内的嘴唇,在少年的耳边厮磨,软下声音哄骗,“现在是关键时候,我需要一些事情引开五巨头的注意力。”

少年依旧觉得荒谬,反驳着,“哪儿有用这,”却又被堵住了唇舌,只能在喉间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

直到少年又被吻得七荤八素了海马才松了力道,摩挲着爱人泛着艳色的唇,低声道,“我现在在组织开发的东西是革命性的,也是绝对的商业机密,与其让他们想法设法地派间谍进来,不如我给他们留个口子瓮中捉鳖。”

“好吗?克也。”海马语气弱得不行,手却早就不安分地在伴侣腰侧的敏感点摩挲。

“啊,好...吧”被忽悠得五迷三道的城之内先生傻乎乎地答应了下来。

海马立刻停下手朗声道,“矶野!进来!马上带夫人去造型师那里!”

 冷却下来的城之内再次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海马,“海马混蛋?!美人计?!你怎么有脸!”但随即就被矶野带人拖走了,只能听到模糊的声音。

所有声音消失后,社长大人噔噔噔地跑上了楼去了淋浴间。

在浴室的水气间男人哑着嗓子喟叹,“难得这么成功,我少了一顿肉吃,也很亏的好吗。”

  

 

 


5

“大田夫人最近的皮肤可太好啦,是去哪里做的护理啊。”

“诶真的吗,是一个法国人新开的工作室。”

“是不是那个皮耶尔。”

“对对对。就是他。”

......

城之内生无可恋地参与着贵妇人们的对话,时不时微笑着发表一两句赞美和询问。

要命,他的脸皮快要笑僵了。

“社长夫人,”

发呆的城之内闻言光速回神,“啊,大冈夫人,怎么了。”

大冈兰被金发青年的笑晃了晃神,差点没想起来自己要问什么。青年有一副好皮相,被海马找来的造型师彻底地整饬过一番,又早从多年的打工经历中学会了装腔作势,想要唬人是真的简单。城之内自己都觉得即便在路上碰到游戏本田他们,都不会被认出来,更不要说眼前这几位不相熟的夫人们了。

大冈兰轻轻掩了掩鼻和大门佐和子交换了眼神,轻声慢语道,“之间一直没有空拜见社长和夫人,是我们的失礼。也是听闻最近社长忙得都不着家了,夫人才难得来了公司,倒终于有幸与夫人一见。”

城之内眨了眨眼,“是嘛?”旋即又轻飘飘地问道,“有吗?”他最上面的扣子故意没扣,有意无意地露出某些社长吃中饭时留下的露骨的吻痕来,“他这几日都是准时准点打卡上下班,只是我前段时间去了瑞士,今天才想来看看他。”

“是这样啊。”大冈兰的眼神飘忽不定起来,她属于十分保守的大家闺秀,看到那样不做掩饰的吻痕顿时有些不知该把目光放哪儿。

大门佐和子像是体贴般地悄声问,“公司里的人在传,倒也不一定是空穴来风。社长最近似乎一直在研究室里,不知道在忙什么?”

这就问得很直接了,城之内忍不住挑了挑眉。他故意揉了揉腰,带上了青年人的赧然摸了摸鼻子。

“实在是我们太久不见了,研究室...那里人比较少。”城之内·混蛋海马你欠我一座奥斯卡·克也对着大门夫人咬耳朵道。

 

 

请问怎么还没到饭点

祝两位情人节快乐!!!💙💛

后面两张应该算和封面有关系(喂

祝两位情人节快乐!!!💙💛

后面两张应该算和封面有关系(喂

独腿兔子
情人节也要早点睡嗷!!ᐕ)⁾⁾

情人节也要早点睡嗷!!ᐕ)⁾⁾

情人节也要早点睡嗷!!ᐕ)⁾⁾

伟大的蒋丞选手第二

(辽宁)临溟意怀三杯酒,澄州故梦一盏茶

 文言向 小情书  ☆辽宁☆鞍山☆海城☆

临溟亲启,乡人拜上:

展信安。

自与君相识至今,前尘隔海,往事如烟,恍然不觉竟近廿载,不由慨叹岁月流逝如杨柳炊烟缓缓静淌,终是万般悲喜,到头无踪无迹,时疫大行其肆,卿虽尚且安好,却亦心怀有怖,层层包裹,惟余暗中窥伺,方知卿心尚且柔软,意尚且长安,慨叹之余,偏生怜爱,适逢佳侣爱节,犹想以书一封,妄图搏君一笑,倒也无失无能携手策马同游之憾。


卿有个如此好听的名字,迫近水滨,是为临溟;归于沧海,是为澄州;而今化为点滴细流汇入其中,终于纳百川而享天下之大,是为海城;余心念之卿,自始,便剑眉横立,目似弯刀,鼻俊...

 文言向 小情书  ☆辽宁☆鞍山☆海城☆

临溟亲启,乡人拜上:

展信安。

自与君相识至今,前尘隔海,往事如烟,恍然不觉竟近廿载,不由慨叹岁月流逝如杨柳炊烟缓缓静淌,终是万般悲喜,到头无踪无迹,时疫大行其肆,卿虽尚且安好,却亦心怀有怖,层层包裹,惟余暗中窥伺,方知卿心尚且柔软,意尚且长安,慨叹之余,偏生怜爱,适逢佳侣爱节,犹想以书一封,妄图搏君一笑,倒也无失无能携手策马同游之憾。


卿有个如此好听的名字,迫近水滨,是为临溟;归于沧海,是为澄州;而今化为点滴细流汇入其中,终于纳百川而享天下之大,是为海城;余心念之卿,自始,便剑眉横立,目似弯刀,鼻俊如心高人一等,口如性情中庸之道,乌发长泻应是银河落从九天,衣袂轻摆该是星子撞入君怀,足下生风,来者不求去者不留,手把梨花,仗剑倚马畅饮落霞。垂眸,不知惹了多少川泽芳草,摇曳也随卿去了,落寞也随卿去了,碾作成灰还是随卿去了;颔首,何处招了蜂蝶虫鸟,叽喳鸣叫是对着卿的,婉转如歌是对着卿的,沉吟不语也是对着卿的。


十九年前,腊月十三,冬雪未尽,春晖未来,我睁眼啼叫,一头撞进你无边的夜色里,你不温柔,凌厉的北风吹的我颤抖不停;你不怜惜,冰冷的体温环的我五感尽失。



那是我和你的第一次相遇,我不了解你,只是怨恨,殊是人性本恶,我从未对你产生一丝温情,我对这个世界刚刚敞开怀抱,就堵在了你冷冽单一的冬夜里。



可君本就温情,到头,失了魂的是余,丢了魄的还是余,看清卿的黑夜不过粉饰的也是余,余心渐暖,剩下情爱诸事,你我之间,自是无需多言。



往后的事,我只讲三件吧,暗与你说,我藏了一坛好酒,三年前埋在桃花树下,等着与卿共饮一醉,而今应以浸有花香,想必更是酣甜如君。


卿不要笑我,余从不言花言巧语……


想来你笑也是好的,



卿笑一路春风渡,润香三杯酒正酣。

朱颜易老君常在,伴我舟人花下眠。


其一,愿卿心如碧玉,澄澈如佛前明镜,一如亘古长星,伊始不变。

其二,愿卿胸有河山,壮阔如天地尘寰,一如百川归海,俯仰世间。

其三,愿卿自怜自爱,俊俏如华夏五岳,一如料峭春寒,睥睨众生。


惟此三愿,卿或许嗔我不切实际,可我偏要如此,愿之所以为愿,是为其难以成真,适才为愿,倘若依据实际,方可尽凭人力,为何要求那老天?


庚子岁末,余便要离去,非是卿不好,乃余身不由已,倘若余愿助君修成,便非要离去不可,余思之盼之一日归来,定令卿刮目相看,卿彼时犹要备酒——今夜即可去备,待余回时,恰满四年,定是上好佳酿,又经卿之手,芳香应更甚…唔,埋那梨花树下,卿爱梨花,洁白不造作,风雅不妩媚,恰如余对卿心,隔千里星辰万里海,永恒不变。



卿心情会否好些?负担会否轻些?莫要无措,纵使天塌地陷,余与卿也是在一处的,卿每每彷徨,便默念三下余的名字,余倘若未外出,定能赶来……唔,倘若外出也是会赶来的。

我总觉着永久的事情太少了,尘世俊美,浮生碌碌,聚散离合,生老病死——

我知道,左右我去的干净,你也是在我身旁的;若是我去的仓皇,你也是在我心底的。


反正你我自打我第一次撞进你粉饰的黑夜中时,就紧紧融入彼此的骨血之中,分是再也分不开了。

如此,晚安,尊前安好,余此心不变,此生不渝……

唔,要睡了,别喝酒了,我为你温一盏茶吧……上好的黄山毛峰,你喜欢的……

                              2020.2.14

赞

情人节快乐!是很ooc的小东西 希望没有太过分,因为感觉有些地方没把控好有点过分(汗)总之就是情人节快乐!

情人节快乐!是很ooc的小东西 希望没有太过分,因为感觉有些地方没把控好有点过分(汗)总之就是情人节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