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海堂薰

30746浏览    775参与
暴富联盟--Jasmine茉莉
  卡带送谷子   带青学sw...

  卡带送谷子

  带青学switch游戏卡带

Tag:越前龙马,手冢国光,不二周助,乾贞治,菊丸英二,大石秀一郎,河村隆,海堂薰,桃城武

  卡带送谷子

  带青学switch游戏卡带

Tag:越前龙马,手冢国光,不二周助,乾贞治,菊丸英二,大石秀一郎,河村隆,海堂薰,桃城武

司馬蝶

【桃海】Momoの奸计 上


动作有参考

【桃海】Momoの奸计 上


动作有参考

小廢有點困.

p1冷脚哥

p2🐍哥

p3 kin酱

p4给村梦亲友画的村哥注意避雷

p1冷脚哥

p2🐍哥

p3 kin酱

p4给村梦亲友画的村哥注意避雷

忍岳生一堆

诸神时代by狸狸猫不停 186

大石前辈说过,这个世上没有人不爱猫咪,如果他否认,那一定是他嘴硬。

菊丸对此深信不疑。

一定是国助为了自己的男子汉气概而羞于承认这一点,他要把国助掰正过来,告诉他,承认喜欢猫咪不丢人。

因为对即将面临的挑战斗志满满,这天一早不用大石挖他他便醒了,催着大石赶紧收拾准备出发。大石将给国助备好的礼物放到后备箱,油门一踩朝不二家而去。

八点半,两人准时抵达。

“菊丸你怎么一大早就来了,吃过早餐没?”岳人觉得奇怪,这两人怎么挑这个点来了。

菊丸拽着大石坐到国助旁边,回道:“还没吃,一起吃吧。”

国助转着脖子看了下周围发现自己被这两人夹在中间,顿时有点不乐意了,他要跟不不熊一起吃饭。不二给了......

大石前辈说过,这个世上没有人不爱猫咪,如果他否认,那一定是他嘴硬。

菊丸对此深信不疑。

一定是国助为了自己的男子汉气概而羞于承认这一点,他要把国助掰正过来,告诉他,承认喜欢猫咪不丢人。

因为对即将面临的挑战斗志满满,这天一早不用大石挖他他便醒了,催着大石赶紧收拾准备出发。大石将给国助备好的礼物放到后备箱,油门一踩朝不二家而去。

八点半,两人准时抵达。

“菊丸你怎么一大早就来了,吃过早餐没?”岳人觉得奇怪,这两人怎么挑这个点来了。

菊丸拽着大石坐到国助旁边,回道:“还没吃,一起吃吧。”

国助转着脖子看了下周围发现自己被这两人夹在中间,顿时有点不乐意了,他要跟不不熊一起吃饭。不二给了他一个眼神警告,不许不礼貌哦。

“国助,我今天有给你带了很多礼物哦。”菊丸将国助的头掰了个方向让他面对自己,吧唧一口亲在他脸蛋上,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脸让国助回礼。

国助眼神挣扎地看向手冢,手冢摇头表示无能无力,示意他朝不二求救,不二笑眯眯看戏,显然不打算帮他,国助只能抬起头在菊丸脸上印了个吻。但菊丸得寸进尺,指着另一边让他继续。

“好了英二,别欺负国助了。”大石开口解救了国助。

“好吧,那待会儿我们再培养感情。”菊丸摸着国助的小脑袋又是一个响亮的亲亲落在国助脑门上。

岳人看得无语,“我说你今天是抽风了吗,没事折腾国助干什么。”

菊丸嘻嘻笑道:“我在跟国助培养感情。”

岳人:“你打算给他当后妈?”

“咳咳——”大石猛拍胸口,他被面包噎住了。

手冢和不二已经习惯岳人时不时的惊人之语,面色如常。

菊丸炸毛道:“你在胡说什么,我和不二才不是那种关系呢!我是要让国助承认他喜欢我!”

手冢和不二淡定地喝了口牛奶。

岳人比他更生气:“你疯了吗?!国助他还只是个孩子!”

大石劝架道:“好了这个话题就打住吧,不要吓到国助,英二,岳人,你俩都是同一个物种,怎么还有语言隔离呢,先吃早餐,吃完我们再说。”

吃完早餐,菊丸将自己的计划告诉岳人,岳人对他这不靠谱的行动不看好,说道:“国助连鱼钩和鱼线这么貌美的猫咪都不感冒,他宁愿看鱼竿玩毛线团都不愿意给它俩一个眼神,我劝你还是找点正事干吧。”

“那不一样。”菊丸信心十足。

“哪里不一样?”

“因为我可是菊丸英二!”

“好一句废话。”

菊丸将带来的礼物都堆到国助面前一个个拆开,首先是比他脸还大的棒棒糖。国助好奇地盯着那棒棒糖看,在菊丸递过来时不由自主凑近舔了一下,甜的,但是味道一般,所以他立刻没了兴趣。

不二解释道:“他对糖果的味道要求很高,我怀他时只想吃野生的蜂蜜。”

“听起来比手冢前辈娇气很多呢。”菊丸感慨道。

手冢翻报纸的手一顿,娇气?

菊丸拆开了第二个礼物,是一个棕熊玩偶,“喵这是你大石叔叔从国外带回来的,叫熊大还是熊二来着,据说限量一百个呢。”

国助抬起头看了眼,丑,不喜欢。

第三个礼物是一顶羽毛帽,据说欧洲的王子少爷人手一顶。国助接过来转手就送给了岳人,岳人看了眼那帽子的尺寸,安慰自己道:“可以拿来作装饰品。”

“那可是我最喜欢的一顶帽子……”菊丸有些泄气,他还特意买了一大一小凑了个亲子帽,怎么突然就变成了和岳人的队友帽,这要是让黑粉看见不得嘲笑他头大。

大石提醒道:“英二你不是给国助亲手做了一个礼物吗。”

菊丸立刻打起精神,从礼物堆里掏出一个红色的泡芙花球球包,那包包只堪放得下一个魔方大小,正面勾了条胖嘟嘟的白鲸,配上珍珠手提链,很是小巧可爱。

“喵这可是我亲手给你勾的,可以放你的小熊。”他将包包塞到国助怀里,满含期待看着国助。

国助显然对这夸张的颜色无从下手,犹豫了一会儿才拿起来,然后双眼茫然地看向不二,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

不二:“英二你可以教教国助怎么用吗?”

“没问题!”菊丸将包包打开,然后从国助兜里掏出金银小熊一个个放进去,再将拉链拉好,用力甩了几下,小熊没掉出来,非常安全。

国助看懂了,接过包包一边盯着上面的白鲸看,一边上手抠。

手冢:“国助是想去看29对吗?”

不二:“那我们找个时间去吧。”

岳人举手,“我也要去。”

菊丸举手,“我也去。”

大石:“英二你知道要去哪儿吗就举手。”

菊丸一把将国助抱到怀里,猛亲了几口道:“只要能跟国助在一起,不管去哪儿都行。”

手冢点评道:“这样的讨好话在如今的恋爱攻势里已经不太管用。”

菊丸朝他做鬼脸,又拿出一套仙人掌积木,上手给国助示范了一遍,国助果然被吸引,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的动作,没等菊丸催他便迫不及待拿起积木玩起来。

“喵早知道我就第一个拿出来了。”菊丸又郁闷又开心,原来这家伙像不二呀。

但礼物国助是收下了,对他的态度却是没什么改变。于是菊丸启动第二个方案,他要带国助去游乐场。这是能最快与孩子建立亲密关系的方式之一,在互动中会让孩子对你敞开心扉,增加他对你的依赖感。

大石向不二夫夫保证道:“我们一定会照顾好国助。”

不二:“这我们倒是不担心,只是如果英二哭鼻子的话请不要怪罪国助,他像他的爸爸,有一些注孤生的基因在身上。”

手冢:“不二,我不赞同你对我的指控,事实上我得到了最美好最珍贵的爱情,我的人生幸福而圆满。”

大石一看赶紧道:“关于这个话题你们慢聊,我和英二先走了。”

国助被菊丸抱在怀里,扭过头,大眼珠子盯着自己两位爸爸看,然后伸出手朝他俩挥了挥。

岳人:“完蛋,我怀疑这家伙没准真能把国助掰正过来。”

不二眉头微蹙,不赞同道:“别这么说,手冢前辈听到多难过,他现在一天不伺候国助就难受。 ”

手冢淡定道:“这都得怪你,不二,国助继承了你狡猾的基因才这般难以讨好,他的残忍、无情,都是你玩弄我的最好证明。”

不二满眼哀伤,“手冢前辈是年纪到了?倒打一耙可是不太好呢,我曾经为手冢前辈日夜流泪的日子好像就在眼前,怎么办呢,感觉自己太容易讨好了,应该像国助一样多折磨手冢前辈一段时间就好了,才不会在今天听到这些颠倒黑白的话。”

手冢正色道:“抱歉,关于我年纪这一点,我们可以关起门深入交流一下,但有一点我必须得告诉你,那就是非常感谢你对我的喜欢,请允许我用实际行动表达我对你的感谢。”

岳人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你们慢聊我也先走了。”

手冢抬手制止,“不必,我们走。”

说完扛起不二上了楼。

岳人:“……”

难怪都说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在打情骂俏,可恶又被秀了一脸。

德川的慈善晚宴定在周六晚上八点开始,每位出席的嘉宾将捐出一样东西进行拍卖,也可以家庭为单位,每家出一物,此次拍卖的所有所得都将捐给儿童基金会。

这次晚宴除了手冢等大热演员和爱豆,几大杂志的主编都来了,比上回不二他们参加的慈善晚宴更隆重盛大。德川在时尚圈很有人脉和地位,因为他的照拂,不二他们这些爱豆的时尚资源堪比一线演员,这引来了不少酸言酸语。

“你们来了。”德川亲自出门迎接他们,虽然他仍旧一副面瘫模样,但众人能感觉到他今天的心情很不错。

手冢和真田轮流同他握手,德川道:“没想到你们二位能来,是我的荣幸。”

真田:“早就想来了。”

手冢:“您客气了。”

幸村小声吐槽道:“没想到这木头也会说客套话。”

不二:“请不要同手冢前辈争娱乐圈孤儿人设,真田前辈只是在我们偶像圈人人喊打罢了。”

白石欲言又止。

凤凰对他们态度还是一样,嫌弃,不想交流,跟在德川后面连声招呼都不想跟他们打。德川一个眼神警告过去,他才举起手打了声招呼。

“臭小子们晚上好。”

谦也带着4U刚好到,立刻接话道:“凤凰导演晚上好,您最近要是有新电影要拍记得找我们4U啊,他们随时有空。”

凤凰瞥了眼切原的肚子,“你确定?”

谦也:“他可以演恐怖片里被惊吓到的孕夫,也可以演在急救车里痛苦生产的孕夫,只要角色对,他都能演。”

切原弱弱抗议道:“喂我干嘛要这么惨啊。”

德川看向切原道:“最近身体还好吗?”

切原点头:“非常好!”

海堂:“能吃能喝能睡,养头猪都没他省心。”

切原对这句吐槽欣然收下,莲二前辈说了他这叫福气,别人想要还没有呢。

凤凰突然道:“听说海堂你的厨艺很好,连仁王那个家伙都折服在你的厨艺下。”

海堂脸一红,“没有的事。”

谦也挺起胸膛,一脸骄傲,“那可不,柳生前辈现在恨不得把我们海堂供在他们家。”

日吉:“这句话有些晦气。”

财前:“我赞同。”

谦也没见过这么能拆台的,朝他俩摆手让他俩赶紧走,别耽误他谈工作。

凤凰:“有空的话也来我家作作客吧。”

海堂:“诶?”

其他人:“诶?!”

难怪今天的拍卖所得要捐给儿童基金会,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落在德川肚子上,德川露出一个浅笑,大大方方承认道:“嗯,已经两个多月了。”

海堂:“德川前辈也难受?”

德川摇头,“我是听他说你的手艺很好,就有些馋了,抱歉,给你造成困扰了。”

海堂:“没关系,我做的时候多做一些就行。”

德川:“那就麻烦你了。”

凤凰对海堂道:“我下部电影男一是你,做好准备。”

众人:“诶?!”

谦也完全不敢相信天降巨饼,这么草率,这么随意,这么任性,就因为一坛酱?果然,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这句话他一定要供起来。

众人纷纷恭喜海堂,海堂挠着头有点不太好意思,他只是帮了点忙而已。

幸村:“凤凰导演逐渐忍足导演化。”

不二:“看在男主是我的份上,我对忍足导演一些任性的行为不作评价。”

白石:“大哥说希望我和幸村饰演一对。”

不二:“能告诉我们他创作的心路历程吗。”

白石:“抱歉,这个问题可能需要你们自己去请教。”

幸村:“呵呵。”

Red Fairy一到就被谦也科普了一番刚才的喜事,四人纷纷恭喜,连桦地也罕见地夸了句是个不错的资源。

谦也:“侑士那家伙肯定以为我在戏耍他。”

桦地:“他现在还愿意接你的电话?”

谦也:“……”所以说他最讨厌面瘫脸了。

今天的慈善晚宴流程走得快,不扯虚的,主持人简单介绍了一下就到了拍卖环节,考虑到有些人番位癌严重,为避免不必要的争端,所以拍卖顺序由抽签决定。

男主持:“第一件拍卖的宝贝是一套签名写真,起拍价1万日元。”

女主持:“这套写真由佐藤三郎先生提供,让我们对佐藤三郎先生表示感谢。”佐藤三郎是二线男演员,入圈十多年。

众人怀疑自己听错了,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鼓掌。

幸村:“由此可知,手冢前辈的葛朗台人设名不副实。”一套签名写真,亏这人好意思拿出来,没见过这等抠门的。

不二再一次对手冢的不实传闻澄清道:“手冢前辈为人大方,是他们不了解他。”

凤凰人比较直接,对德川经纪人道:“这人下次让他滚。”

德川经纪人:“大哥是这小子的团队主动来接触我们,说这小子热衷慈善特别想为孩子们做点什么,谁曾想这小子漂亮话说一堆结果人一毛不拔。”

德川:“算了,有这个心就好。”

最终这套写真因为只有一人出价,所以成交价1万日元。众人都忍不住看向买家,发现是粉丝后心道难怪。

男主持:“第二件拍卖的宝贝是一条黑欧泊手链,起拍价一百万日元。”

女主持:“这条手链产自澳大利亚闪电岭,由日吉若先生提供,让我们对日吉若先生表示感谢。”

手冢肯定道:“他是故意的。”

不二:“手冢前辈请不要太focus拆家cp。”

桦地:“这条手链是迹部最喜欢的一条。”

岳人:“……”

丸井吐出一个泡泡,幸灾乐祸道:“哇哦,有热闹看了。”

小金举起叫价牌,“一百零一万。”

菊丸:“小金你怎么突然开窍了,大老板肯定会感动死。”

小金:“没有啊,我只是很喜欢这条手链而已。”

岳人:“桦地你还是赶紧出手吧。”

菊丸和丸井表示赞同。

因为其他人不敢得罪桦地,竞争对手只有小金一个,最终这条手链被桦地以一千万日元的价格买下。

菊丸:“喵小金你是凤凰导演请来的托吧?”

小金:“诶有吗?”

男主持:“第三件宝贝是一枚来自南非的钻戒,2.9克拉,起拍价1百万日元。”

女主持:“这枚钻戒由手冢国光先生和不二周助先生提供,让我们对两位表示感谢。”

丸井举牌,“一百零一万。”

另有几人叫价,丸井同他们一路竞价到一千万日元才停手,最终这枚钻戒以一千六百万日元的价格被拍下。

岳人:“这才是专业的托。”

此次拍卖所捐物品由手冢一人操办,同其他人一样,不二也是才知道是枚钻戒,他调侃道:“手冢前辈,看来你与那位珠宝商人还有联系。”

手冢:“嗯,他还送了些礼物给你和国助。”

“我开始怀疑他的身份。”

“请不要将精力放在无关的男人身上,我会吃醋。”

“好吧。”

反正他迟早会知道。

男主持:“第四件宝贝是忍足侑士老师所著小说《消失の恋人》,含签名,起拍价1万日元。”

女主持:“这本签名小说由忍足侑士先生提供,忍足先生今天没在场,但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对他表示感谢。”

众人:“……”

凤凰:“这小子跟谁学的一毛不拔?”

白石:“原来大哥说今年经济不行不是在开玩笑。”

谦也恨不得将脸埋到桌子底下,别看我别看我,我跟这人不认识。

4U四个面对镜头只能回以尬笑,碰上这么丢人的老板他们也不想的。因为嫌太丢人,四人集资以十万日元拿下了这本书。

男主持:“第五件宝贝是一盆珍贵的嘉兰百合,起拍价十万日元。”

女主持:“这盆嘉兰百合由真田弦一郎先生和幸村精市先生提供,让我们对两位表示感谢。”

不二:“这盆花当初幸村你以为养不活了,没想到让真田前辈又给侍弄好了。”

幸村嘴角扬起甜蜜的微笑,“是啊,这个笨蛋。”

白石:“这个寓意好,花的新生也给孩子们带来了新的希望。”

幸村:“他也是这么想的。”

最终这盆花被真田以五十万日元拍下。

“幸村,我认为这盆花更适合由你来照顾,其他人我不相信。”这是真田给出的理由。

幸村翘起嘴角:“笨蛋。”

男主持:“第六件宝贝是整整二十四套打歌服,起拍价一百万日元。”

女主持:“这些打歌服由Red Fairy提供,包含Red Fairy出道至今所有备受好评的经典打歌服,让我们对四位表示感谢。”

这些衣服是由桦地提供,Red Fairy同样不知情,听到主持人揭晓宝贝四人感动得当场抱着桦地哭嚎,太犯规了,为什么每次都做这种事。

桦地:“……别趁机往我衣服上抹鼻涕眼泪。”

小金下意识吸了吸鼻子。

大石拜托手冢道:“手冢,帮我竞价,我欠你一个人情。”

手冢:“你手上的叫价牌不是装饰。”

大石:“但是他们都怕你。”如果是他出价,这些人少不了要逗他一番。

不二:“我来吧。”说着举起牌子,“两百万日元!”

大石双手合十表示感谢。

菊丸感动得猫眼泪汪汪,“不二他好爱我啊。”

岳人不服气道:“为什么不能是爱我。”

桦地举起牌子,“一千万日元。”

菊丸和岳人同时扑过去把他牌子抢了,不许阻止不二表达对他们的爱意。

“这个不算!”两人朝台上挥手。

凤凰:“把这两个红头发给我扔出去。”

德川:“你也一起出去?”

凤凰哼了声闭嘴。

最终这二十四套打歌服被不二以两百万日元拿下。

男主持:“第七件宝贝是两双XXX限量版球鞋,起拍价二十万日元。”

女主持:“这两双球鞋由白石藏之介和忍足谦也夫夫提供,全球限量200双,让我们对二位表示感谢。”

财前举起牌子,“三十万。”

谦也瞪大眼珠子,财前这是要干嘛。

白石也举起牌子,“四十万日元。”

谦也:“喂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两人跟较劲一般竞价,将两双球鞋的价格炒到了百万日元。

凤凰:“这两人可以常来。”

海堂:“日吉,你最好做点什么。”

切原点头如捣蒜,“没错,不能再让这两人丢人了。”

日吉举起牌子,“一百零一万日元。”

既然给了台阶下,两个妒火上头的男人也总算是冷静下来,最终这两双球鞋被日吉以101万日元拿下。

日吉:“回去你们俩记得给我打钱,数额你们自己决定。”

谦也赶紧说道:“我给你打钱,别找他俩。”否则这两人指不定又要因为该付的数额吵起来。

男主持:“第八件宝贝是一对手镯,起拍价十万日元。”

女主持:“这对手镯由越前龙马先生和木更津淳先生提供,让我们对二位表示感谢。”

这对手镯是由龙马和淳亲手制作,意义非凡。

龙马举起牌子,“一百万日元。”

众人露出善意的笑声。

最终这对手镯以一百日元的成交价被龙马拿下。

男主持:“第九件宝贝是一只金话筒,起拍价五十万日元。”

女主持:“这只金话筒由君岛育斗先生提供,让我们对君岛先生表示感谢。”

众人的表情都有些耐人寻味,君岛这是在借这个拍卖向远野服软吗?

凤凰:“这小子看来脑子还没坏。”

德川:“既然知道,为何现在才用。”

凤凰:“不见棺材不掉泪,不说他,晦气,要不是你非要请他来我才不想见他,两个男人谈个恋爱这么费劲,真够矫情的。”

德川:“出了问题自然要解决,你身为老大不帮忙还冷嘲热讽,这不对。”

凤凰没话说,他不跟德川吵架,这就是圣人,说话都有道理,说多了他这罪状就来了。

有想巴结君岛的都开始竞价,最终这只金话筒卖出了三千万日元的高价。

凤凰对德川经纪人道:“下次还请他。”

德川:“……”

男主持:“第十件宝贝是十坛中国特产喃咪酱,起拍价十万日元。”

女主持:“这十坛喃咪酱由海堂薰先生亲手制作,绝对正宗,让我们感谢海堂先生。”

切原飞快举牌,“一百万!”

凤凰:“这种好东西你们怎么能放出来拍卖。”

德川经纪人:“下次注意!”

凤凰举牌,“一千万!”

切原顿时蔫了,他可不敢跟凤凰抢。海堂一脸别扭道:“我给你留了几坛。”切原一把抱住他欢呼,还是海堂好。

最终这十坛喃咪酱被凤凰以一千万日元拿下。

东西一件一件被拍卖掉,当最后一件宝贝被拍卖完,主持人跟大家卖了个关子,待会儿还有绝世珍宝,请大家打起精神准备应战。

男主持:“这些绝世珍宝由入江奏多先生提供,让我们给与他最热烈的掌声表示感谢。”

女主持:“大家请不要眨眼哦。”

工作人员用小推车推出五个大篮子,每个大篮子都用一条红绸遮盖住。众人的好奇心被撩拨了起来,这究竟是什么宝贝?

谜底揭开,是五个人类幼崽。

众人这才发现自己被涮了一把,都忍不住笑了。

这五个人类幼崽是一点也不怵这大场面,转着脖子,睁着圆鼓鼓的大眼睛好奇地望着四周,在主持人叫他们打招呼时非常配合地朝众人挥手。

男主持:“这五个人类幼崽都是基因优良、健康漂亮的稀世珍品,起拍价一千万日元一个。”

女主持:“入江先生表示此次拍卖已取得幼崽本人同意,他们也想为和他们一样年纪的小朋友贡献出一份善心,希望大家能支持他们。”

众人鼓掌叫好。

龙马捂脸,“还好拓真没在。”

淳:“大概是因为拓真没法理解入江前辈的邀请?”

众人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故意跟家长们竞价,最终每个人类幼崽都被以五千万日元的价格拿下,着实是让家长们狠狠出了一回血。尤其是龙马,可谓是损失惨重。

连凤凰都忍不住笑道:“入江这小子就是鬼点子多。”

手冢付了钱,从工作人员手上将国助抱到怀里,捏了一把他脸蛋道:“国助,你可真是爸爸的吞金兽。”

国助眼神沉着一副与己无关的样子,他朝不二伸出手,爹爹抱抱。

“我的小吞金兽,今天你是不是玩得很开心呀?”不二将他接过来,亲了亲他的小鼻子。

国助吧唧亲了一口他脸颊,小脸滚大脸。

“国助,爹爹和爸爸都为你而骄傲。”不二郑重道。

国助笑了,害羞地往不二肩窝钻。

其他家长也都领回了自家幼崽,又是一番夸奖。尤其是谦也,感动得直抹眼泪,他们家信介是聪明又善良的乖孩子,一点都不笨呢。

“好了谦也,我们应该为信介感到高兴才是。”白石揽过他肩膀给与安慰。

龙马举起双手,对自家两个小崽子道:“一人五千万日元,你们爷爷知道肯定会在地上打滚。”

龙隼和耀司一人伸出一只手跟爹爹击掌,耶!漂亮完成任务!

淳没忍住笑出声。

真田检查了一番弦吉郎的身体,发现他没有不舒服后严肃夸奖了他一番。幸村想说他听不懂,但算了,这父子俩高兴就好。

拍卖结束便是正式的晚宴,S Princes和家属们坐在一桌,与他们一桌的还有君岛和凤凰德川夫夫。

席间德川提了远野的事,问君岛打算什么时候把远野找回来。

君岛避重就轻只说了句:“我现在找不着他人在哪里。”

凤凰冷哼了声,显然不相信他的鬼话。

白石:“听说远野前辈去了英国,君岛前辈不是在英国长大的吗?”

君岛面露难色,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沉默了几秒才道:“我爸妈帮了他。”

凤凰:“连你亲爸妈都站在他那边,你小子是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恶事。”

君岛叹了口气,他要是清楚也不至于现在都想不通远野突然甩了他的原因。

不二:“您有跟桦地先生谈过吗,迹部家在那边很有人脉。”

君岛:“不曾。”

这种事让别人帮忙他丢不起这个人。

德川:“听说入江去找了迹部君,难道他没告诉你?”

君岛摇头。

不二:“还是去问问吧,我相信桦地先生能提供一些帮助。”

幸村:“这种时候您还讲面子,我看您是一点都没把远野前辈放在心上,那干脆就趁这次机会彻底分了,彼此也好解脱。”

不二:“幸村你别这样说君岛前辈,他只是花心了一些,男人不都这样吗,他只要还能回家就是好的。”

白石听得眼皮一跳,您二位这是在做什么。

幸村:“话是这么说,万一外面的人欺负上门来,顶着个大肚子,带着个孩子,你说有多少人能忍下这口气。”

不二:“都忍了这么多次也不差这一回,不然不就前功尽弃了吗。别人越是想拆散他们,远野前辈就越不能轻易放弃,不然不是正好趁了这些人的意吗。”

幸村:“所以君岛前辈,那个人是谁?”他目光突然锐利地射向君岛,君岛原本听他俩一唱一和在那阴阳怪气就暗道不妙,果然,一口黑锅就这么突然朝他扣下来。

君岛:“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没有谁,没有孩子。”

不二:“君岛前辈您就承认吧,哪个男人没犯过错,您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而已,我相信只要您妥善处理好这些事远野前辈还会再回来的。”

幸村:“呵呵,我量他不敢承认。”

君岛拉开椅子起身,“我先走了,各位如果有远野的消息请务必通知我。”

幸村:“你看,他果然有问题。”

不二:“真叫人难过呐,这个世上难道就没有纯真的爱情吗。”

手冢和真田一言不发吃饭,在这种时候他们任何的举动都带着原罪。谦也想火上浇油,奈何自己嘴巴笨修炼不到家,只能闭嘴看戏。

德川看完全场,低声道:“这两人和我印象中的不太一样。”

凤凰看起来心情还不错,笑道:“这两个人精着呢,远野那家伙光长脾气不长脑子,把他那点逞凶斗狠的劲拿来对付君岛,早把这小子给治得服服帖帖的。”

德川也笑了,看来这些孩子也影响了这人许多。

君岛一离开慈善晚宴便上了飞机前往英国,观月得知这个消息后冷笑三声表示这人总算是知道着急了,要是连累了他的节目看他怎么跟这两人算账。

不到三天,君岛就把人给逮住了。也是巧,那天远野突然想去两人常去的地方看看,就被守株待兔的君岛给抓住了,当天就把人给带回了日本。

两人一同在机场出现的画面被拍到,十指紧扣寸步不离,力破离婚谣言。爆料人都傻眼了,这两人怎么还没大结局呢,离婚也能拿来折腾?

但事情还没到此结束,回了日本远野死活不愿同君岛回家,一通发疯后,被弄得焦头烂额的君岛妥协了,于是两人目前算是分居状态。

幸村:“还在婚姻存续期间的才叫分居,他俩这叫离婚了各过各的,住一起才叫离谱。”

不二:“正解。”

白石:“你俩别拱火加油了。”

远野回了日本也不接工作,彻底摆烂当咸鱼,每天跑到莲二家里蹭吃蹭喝抢切原的口粮,气得切原差点想和他绝交。

海堂可怜他情路坎坷一笔烂账,特意多做了些给他。他叼着鸡脚特别豪气地拍胸脯道:“海堂你听着,我下次给你写首歌,保管火遍大江南北!”

海堂没放在心上,东西放下人就走了。凤凰的电影定了他做男一,这部电影动作戏多,他得抓紧时间训练。

切原:“喂我说远野前辈你不能因为感情不顺就开始放弃自己,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应该自暴自弃。”

莲二也劝道:“你看你都快赶上赤也的体重了,还是稍微克制一下吧。”

远野无所谓地摆手,“我不是爱豆,身材管理不需要。再说了我这人想瘦就瘦,你们与其关心我不如关心切原这小子,嘴巴就没闲下来过,比我矮还比我胖,没救了。”

切原怒了,“你好意思说我,你看看你,不也跟吹气球似地脸都膨胀了。”

莲二:“赤也不准对前辈不礼貌。”

远野吃饱喝足打了个饱嗝,挥挥手走人。

“我明天再来。”

与此同时,忍足的新电影也开始了筹备工作,这是一部科幻片,投资巨大,所以半点不能马虎。

唐怀瑟想把Red Fairy和宍户塞进这部电影,谦也也想把4U塞进来,再加上S Princes三人,又是一出爱豆开会。

忍足打算给他们每人专门打造一个角色,他就不信这群人能给他演崩了。

就在这时,唐怀瑟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宍户不演了。

 


伊莎贝尔

什么时候呢…

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无法拒绝这双眼睛的呢……

什么时候呢…

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无法拒绝这双眼睛的呢……

戛然而

【原创男主无cp】 我的庭球梦只有六叠[网王] (25)

第二十五章 松田不记得

(“我最信任你了大石!”“我也最信任你了英二!”)


阵营相同时,两人可以打出绝佳的配合,在其他人反应过来之前把人哄得晕头转向,就如同刚才木更津那局一样。然而阵营不同时……

“天亮了请睁眼。”刚刚喊困的葵被六角的人嫌弃影响游戏体验,于是被发配去当主持人。明明嘴上说着睁眼,一看主持人自己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大石一抬头对上菊丸炯炯的眼神,菊丸就神色一凛。

“大石……”菊丸捏紧了手中的牌,“你该不会是?”

“哈哈,”大石强颜欢笑,“我当然不会是!”

菊丸舒了口气,放松地笑起来:“那就太好了!我最信任你了大石!”

“我也最信任你了英二!...

第二十五章 松田不记得

(“我最信任你了大石!”“我也最信任你了英二!”)

 

阵营相同时,两人可以打出绝佳的配合,在其他人反应过来之前把人哄得晕头转向,就如同刚才木更津那局一样。然而阵营不同时……

“天亮了请睁眼。”刚刚喊困的葵被六角的人嫌弃影响游戏体验,于是被发配去当主持人。明明嘴上说着睁眼,一看主持人自己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大石一抬头对上菊丸炯炯的眼神,菊丸就神色一凛。

“大石……”菊丸捏紧了手中的牌,“你该不会是?”

“哈哈,”大石强颜欢笑,“我当然不会是!”

菊丸舒了口气,放松地笑起来:“那就太好了!我最信任你了大石!”

“我也最信任你了英二!”大石习惯性地和菊丸碰了碰拳。

好一对知根知底的兄弟,两个互相“最信任”的宣誓跟纸一样薄。

葵一宣布投票,场上两派泾渭分明立显。

大石要刀菊丸,菊丸要刀大石,两根手指毅然决然地相对。他们如同千钧一发时刻走出来大义灭亲的证人,如同一锤定音的大法官,如同在潮水两岸道别的密友,水流滚滚向前,两者间的距离一步天堑。其他两拨人跟着他俩投,局势针锋相对。

佐伯一手托腮,玩味地看着场上局面:“嘴上海誓山盟矢志不渝,到了关键时刻就拔剑相向呢。”

菊丸气哼哼的,原本笃定的指认里此时还带上了点难以置信的委屈:“大石,你居然骗我。”

大石硬着头皮当面投菊丸,本来还十分心虚,被菊丸一通指责肚子里也来了气:“你不还说最信任我了吗,英二!”

越前趴在桌上喃喃:“……这是什么苦情戏码。”

场上的票数对半开,刀大石还是刀菊丸,是个问题。

葵伸出手指点了点,点到最远处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点漏了一票。投票的松田因为坐在乾身边而显得毫不起眼,以至于他第一轮数票的时候都忘了那里还有个人。

葵抻长脖子定睛分辨松田手指的方向,是大石。

大石这局的游戏之旅在满嘴的冤枉之中猝然结束。

 

上天似乎并不眷顾这对黄金双打,接下来几局的抽牌都没有给他俩和好的机会。

大石和菊丸如同那什么中华传说中相隔天堑的牛郎织女,你是狼我就是民,你好我就坏,你正我便邪。偏偏这两个人甚至无需多言便能一眼看出对方的身份,于是后面便发展成了——

大石拿到狼时,心知菊丸一定能立刻看穿自己的阵营,于是他决定先下手为强,首夜便跟其他狼人队友打手势要求刀了菊丸。

葵对昔日背靠背作战的双打队友发展到如此绝情的地步啧啧称奇,遗憾地看着拿到猫又(日本狼人杀里特殊身份,被狼袭击时会带走场上另一个人)的菊丸被宣告去世后,悍然带走了大石同归于尽。

“不让我玩儿是吧,”菊丸闭着眼睛都知道是哪只狼主谋害了自己,忿忿地冲着大石磨牙,“来啊来啊,都别玩了!”

大石被他的气话怼得心里很不舒坦,跟着翻旧账:“上局你不也是先害死了我!”

乾:“在同归于尽这件事上他们两个人还挺有默契的。”

树希彦默默听了半程,奇妙地领悟到了什么:“……好感人啊。”

越前:“你在感动什么啊?”

“咳咳,提醒一下,”乾看着剑拔弩张的大石和菊丸,不,看气氛来说其实更像闹了矛盾互相揭短的怨侣,“大石,英二,你们俩的胜率现在并列垫底。如果到最后胜率还是如此,那么……”

乾可惜地看着背包中的保温大缸,一升装的饮料缸子里饱含世间混沌、稠浊、辛酸与苦涩:“只能一人一半了。”

葵冲过去围观了一下,悄悄问松田“那个蔬菜汁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五毛?”

松田告诉他自己的理解:“……一款用料丰富的健康营养饮品。”

葵:“哦哦,那我还挺期待的。”

大石和菊丸异口同声:“你期待个什么劲啊!”

越前的注意力却集中在一件东西上。

那张被乾的两指捏住一角,稳当地悬在空中的硬壳纸张上,除了记录着大石和菊丸共赴黄泉太多次而产生的累累败绩之外,自然还有其他人的战绩记录。

胜出记录最多的人,名字后面画的正字如同一条长长长长的尾巴。而名字的主人正是……

“看不出来啊松田!”菊丸注意到越前的目光,也眼尖地看到了松田的赫赫战绩。

“可是……”他绞尽脑汁回忆了片刻,竟然有些想不起来松田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拿下那么多局的。明明……明明他就,没怎么说话?

 

游戏再重开的时候,大猫小猫都开始憋着气留神,想看看那个从来就没在桌上长篇大论讲过话的人,是怎么一声不吭地在激流中全身而退的。

不过才观察完几轮投票,菊丸就开始冲着越前疯狂眨眼了。

“诶诶,看到了吗!”菊丸拿手肘拱越前,压低声音贴着问。

越前被猛地拱得一歪,撑住身后,有点无言:“……看到了。拱得很痛诶。”

他们声音虽小,却不是唯二留意到松田状态的。

眼神如暗潮般交替了几波,没人挑明,却各个都有了想法。

原来如此。

——这个松田,只要不玩狼,投的人就一定是狼。

不论其他人的发挥有多么混淆是非,不论这些人说得多么天花乱坠惹人信,松田似乎从来不会被迷惑,投谁谁就真有鬼,百发百中。

好惊人的判断力!

然而既然大家都察觉到了他这般敏锐的洞察力,自然不能轻易放过。

平民组开始哗啦啦跟票松田,狼人就跟白大米里挑黑豆子似的被轻易地挨个踢走。狼人阵营的人也学明白了,上来就刀松田,美其名曰开局得先把外挂关了。

被当作外挂的松田:……

接连被黑掉几局后,松田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那个。”

“嗯哼。”故技重施开局就刀掉松田的狼们洗耳恭听。

松田却不是为自己辩护的。他有着显然更加影响游戏进程的担忧:“如果你们都在首夜解决掉我的话,那么哪一局我首夜没死,不就说明我那局是狼吗?”

硬是被冷不丁提醒了才反应过来的狼们:“……是哦!”

“还有……”松田继续理智地帮他们分析,“与其刀我一个普通平民,把宝贵的杀人机会用在特殊身份身上不是更好吗。”

狼们:“……是哦!”

越前欲言又止,还是憋着心里的话没说——可是松田抽到的也可能是特殊身份不是吗,带前辈们的笼子怎么如此轻易!

 

总之松田被短暂地打压了几局的胜率,又随着月上中天,少年们不知疲倦地重开新局之中,坐火箭似的悄然回到了第一的位置。

玩到当中有人眼皮都抬不起来了,昏昏沉沉睡去。其他人抛下因为太困而掉队的几位继续玩,边玩还能听见菊丸说梦话:“再也不要跟大石玩了……大石我再也不和你玩了……”

除却在梦里也要分道扬镳了的黄金双打,青学其实还有配合得很不错的两位。

多亏了两年来针锋相对的比肩较量,海堂和桃城二人连对方抬个大腿是要放什么味儿的屁都明明白白。分到同阵营时,旁人看着他俩互相给对方使绊子,便总会认为他俩在游戏里也隶属不同派别,然后顺利地被两个二年级坑进沟里。

越前揉了揉眼,面前的牌忽然清晰又忽然模糊。

松田在他身后塞了块软垫:“越前同学,想睡就睡吧。”

越前的“谢了”和含混的哈欠混在了一起,瞅着空地倒下,和四仰八叉的前辈们睡成了一团。

松田看了看牌桌上唯剩的自己、佐伯和不二,觉得今晚的游戏可以差不多暂告一段落了。两位前辈看起来丝毫不困,反而颇有一副还能继续熬的架势。

“松田,你是什么时候离开千叶的呢?”一局告终,不二扔出了手中的牌,是预言家。若松田此时恰好抬头,便能发现一直温温和和弯着的那双眼此时睁开了稍顷,那目光不再如春风春水,而是写满了探究。

松田的眼神在牌面上一触即收,除了他翻牌的动作稍有迟疑之外,似乎看不出他任何的情绪波动。这个学弟身上的所有触角,所有散发在外的根系,所有稍稍流溢出来的思考,都如同诧然缩回的海贝,在不二问出那句话后被阖入了眼帘中。

“啊呀,又被你赢了呢,”佐伯看清松田手里的狼牌,失落地扔出手里的“女巫”,但他显然对不二提到的事更有兴趣,“哎,松田你是千叶县人吗?有在千叶上过学吗?怎么到东京来了呢?”

“还有啊,在千叶有朋友吗?家人呢?”

松田沉默着起身,将四处散落的游戏牌收集起来,就如同他每一次在众人的玩笑过后总是会帮忙收拾残局那样。

他在地上、桌上和沉睡着的人手中捡起纸牌,一丝不苟地将翘边捋平,牌面对牌背规整地码好,收成一摞后递给佐伯。

这漫长的无言长到令佐伯都觉得有些怪异。他的目光在童年旧友与这个青学小学弟之间逡巡徘徊,却又找不到他猜测中的紧张与敏感。

“……今年。”

松田想了很久。他不是不愿意回答这些问题,稀松平常的家常问题而已,听起来没有任何越界的地方,学长有此问也只是出于亲近罢了,但他却不知道怎么回答,而他此刻也只能回答最初不二的那个问题。

“至于其他的,我不知道。”

松田终于抬起了眼与不二对视,他的眼里有些空洞茫然,但他还是决然地重复了一遍口中的话:“我不知道……忘记了。”

 

在少年们头碰头的疲惫的梦中与呼吸声中,松田坐在廊檐下看月亮。

月亮不如他们上山坐车时看到的大,似乎离他们更远了,但依旧那么圆。夜色晴好,月亮上的阴翳、褶皱与瘢痕似乎都依稀可见。

松田想到人狼游戏的起源,那些被称作狼人的怪物,应该也是在这样月圆的通明的夜里,褪去和睦的表象,忘却一部分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在月光下澈之时,引吭悲歌。

他撒了谎。那些简单又邻家的问题,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回答。但两位学长却好似默认了他的答复,默契地没有再问。

他记得的。毕竟他在千叶生活了那么久那么久,怎么可能不记得。

他记得发生过的所有事情。

……吗?

===========================////

菊丸:再也不跟大石玩了

越前:瞧这话说的,前辈到底几岁,在读幼稚园吗


谢谢大家的等待!我回来啦!(以下是题外唠嗑不想看的可以直接跳过)

答辩很顺利!但我现在又被隔离了,真是波折的九月。

简而言之是我的室友瞒报自己是密接,并且已经有了新冠症状还告诉我“没事的自测还是一条杠应该虚惊一场”,结果第二天她双杠确诊导致我变成高危密接被堂堂拉走隔离……真的会被骚操作室友狠狠创飞。前天被隔离起来的时候emo了很久,还好答辩是线上的也没受什么影响。我自己有一点点轻微症状(咽痛、流涕、肌肉酸痛),但目前吃了点药感觉还不错,希望接下来的几天不要出现更多症状了。


暴富联盟--Jasmine茉莉

新谷世界赛

■商品名:グリッターカンバッジ

■物种 类:吧唧随机12种

■发售日:预计2022/9/16 17:00开始预约(预计2022年11月上旬发货)

■价格:550税入

■尺寸:56mm


■商品名:オーロラアクリルスタンド

■物种 类:立牌11种

■发售日:预计2022/9/16 17:00开始预约(预计2022年11月上旬发货)

■价格:1320税入

■尺寸:105×85mm以内


越前龙马

手冢国光

不二周助

海堂薰

桃城武

新谷世界赛

■商品名:グリッターカンバッジ

■物种 类:吧唧随机12种

■发售日:预计2022/9/16 17:00开始预约(预计2022年11月上旬发货)

■价格:550税入

■尺寸:56mm


■商品名:オーロラアクリルスタンド

■物种 类:立牌11种

■发售日:预计2022/9/16 17:00开始预约(预计2022年11月上旬发货)

■价格:1320税入

■尺寸:105×85mm以内


越前龙马

手冢国光

不二周助

海堂薰

桃城武

Jun

…希望我家老攻能攻遍全宇宙有什么问题吗😭然后第一张真的是乾海(

…希望我家老攻能攻遍全宇宙有什么问题吗😭然后第一张真的是乾海(

冷秋炫

我喜欢的角色歌(hikari)配我喜欢的cp

我喜欢的角色歌(hikari)配我喜欢的cp

mayelliu
为啥龙马有点罗圈腿😂 海堂这...

为啥龙马有点罗圈腿😂

海堂这个肤色和肌肉好涩啊……


为啥龙马有点罗圈腿😂

海堂这个肤色和肌肉好涩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