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海士

18.5万浏览    638参与
月見理@低浮上
CP 想出掛件所以來問問有沒有...

CP 想出掛件所以來問問有沒有朋友想要【】

CP 想出掛件所以來問問有沒有朋友想要【】

玥酱

后面应该还有,没画,搞不动了,大家脑一下,就打哈欠和吃早餐都美貌如花毫无死角的阿士


我被来打虐过头现在ptsd严重,想到阿妈粽我头都飞出去……呜呜呜呜呜

想约稿恰饭,有没有人来约大头,我很便宜的,价格好商量的【佛系躺平


后面应该还有,没画,搞不动了,大家脑一下,就打哈欠和吃早餐都美貌如花毫无死角的阿士


我被来打虐过头现在ptsd严重,想到阿妈粽我头都飞出去……呜呜呜呜呜

想约稿恰饭,有没有人来约大头,我很便宜的,价格好商量的【佛系躺平


xxxx然

因为亲友看了dcd,所以我紧急补剧,一边看我一遍发表弱智发言。我总有一天因为过于ooc和混乱cp站位被cp圈👮出警

因为亲友看了dcd,所以我紧急补剧,一边看我一遍发表弱智发言。我总有一天因为过于ooc和混乱cp站位被cp圈👮出警

瓜豆/Алина

【海士】《海东大树脑子有病》

海东大树这个人脑子有病。

他喜欢偷东西,偷一些乱七八糟没有用处的废物,他管这些东西叫宝物。

谁知道他把偷的那些废物都堆在哪里了,但他肯定不会扔掉。

他是个跟踪狂,我到哪个世界他都一定会跟过来。

他喜欢喝黑咖啡,喝就喝吧,还没事儿就嘲笑我咖啡里放了多少方糖。我只想回他一句“关你屁事。”

他喜欢叼根儿烟抽,熏得我直咳嗽。

他总是笑嘻嘻的,很欠揍,不知道因为什么笑。我一看到他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喜欢撒谎,一百句话里都不知道有没有一句真话。

但他碰到海参会突然歇斯底里这件事是真的。

他喜欢跟我对着干,我往东他绝对要往西。

他喜欢让我背锅,遇到事情都要说“是士不好。”

他说他讨...

海东大树这个人脑子有病。

他喜欢偷东西,偷一些乱七八糟没有用处的废物,他管这些东西叫宝物。

谁知道他把偷的那些废物都堆在哪里了,但他肯定不会扔掉。

他是个跟踪狂,我到哪个世界他都一定会跟过来。

他喜欢喝黑咖啡,喝就喝吧,还没事儿就嘲笑我咖啡里放了多少方糖。我只想回他一句“关你屁事。”

他喜欢叼根儿烟抽,熏得我直咳嗽。

他总是笑嘻嘻的,很欠揍,不知道因为什么笑。我一看到他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喜欢撒谎,一百句话里都不知道有没有一句真话。

但他碰到海参会突然歇斯底里这件事是真的。

他喜欢跟我对着干,我往东他绝对要往西。

他喜欢让我背锅,遇到事情都要说“是士不好。”

他说他讨厌我,又说我是他的宝物。

他想要我的命,用Dienddriver枪口顶着我的头,又没有扣动扳机。

他喜欢盯着我看,真恶心。

他似乎很恨我,他似乎很孤独。却嘴上说不需要伙伴。

他竟然跟踪了我十年。

他莫名其妙的突然说喜欢我。饶了我吧,真恶心。

海东大树这人他绝对有病,或许是心理障碍或精神障碍。这种人怎么能当上假面骑士,他就应该被抓起来,老实的捆成木乃伊然后在精神病院安度晚年。

我不喜欢他。我要是喜欢,那我岂不是各方面都有病?

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去医院做了一堆奇怪的检查。医生递给我一张单子,上面写了一行字儿。

“门矢士脑子有病。”

黑黑
是@月見理@低浮上 点的海士照...

@月見理@低浮上  点的海士照相!不知道为什么小魔王也出现在了画面里(……毕竟是一家三口(?))


@月見理@低浮上  点的海士照相!不知道为什么小魔王也出现在了画面里(……毕竟是一家三口(?))


podako

海士合志手机绳的图,做了两个壁纸,自取随意

海士合志手机绳的图,做了两个壁纸,自取随意

月見理@低浮上

合志徽章的圖。頭像取用隨意請標明出處,完售感謝> <   解禁後會放出參本的圖。

合志徽章的圖。頭像取用隨意請標明出處,完售感謝> <   解禁後會放出參本的圖。

北北河

微微微微微海士(?)

微微微微微海士(?)

Cuesta Abajo

*DCD,海士

给浣熊猫猫本画的09➡️19光栅吧唧

*DCD,海士

给浣熊猫猫本画的09➡️19光栅吧唧

多比欧欧欧欧欧

*意识流脑嗨产物
*角色ooc有,有自我过度理解及阐释
*门矢士第一人称,或许算是箱庭产物



那人毫无疑问是海东大树。尽管那或许不能称之为“人”,毕竟他的轮廓与五官都模糊不清,或许可以称作一团蓝色的影子。

    ——那简直是一个幽灵。看起来甚至有点恶心,我想。要不是……我可真不想和“他”打交道。

    要不是他手上拿着我丢失的卡片。

    那张卡一如既往地,在日光下散发着品红的光,...

*意识流脑嗨产物
*角色ooc有,有自我过度理解及阐释
*门矢士第一人称,或许算是箱庭产物

 
 
 
  
    那人毫无疑问是海东大树。尽管那或许不能称之为“人”,毕竟他的轮廓与五官都模糊不清,或许可以称作一团蓝色的影子。

    ——那简直是一个幽灵。看起来甚至有点恶心,我想。要不是……我可真不想和“他”打交道。

    要不是他手上拿着我丢失的卡片。

    那张卡一如既往地,在日光下散发着品红的光,与“海东大树”那令人不快的靛蓝色身体形成鲜明的对比。他就那样随意地拿着我的卡,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似乎在等一个人。但他已经等了十几分钟了,看起来他是等不到那个人了。

    我是真的不想走过去、和他看似热络地打招呼。要是真的这样做,也就和海东大树本尊没什么区别了。我不想成为那样自来熟的人:事实上,我和他认识仅仅不超过两天,他就整天“阿士”“阿士”地让人恶心地称呼着我。

    我讨厌太自来熟的人,那会让我有种必须参与到这个世界的义务感。如果不是在光写真馆和夏海的相遇,或许我会一辈子透过透镜观察着这个世界。

    光写真馆……

    仿佛脑髓被人用棒槌狠狠地搅动,我突然失去了所有言语的能力。一种难以形容的违和感在我身上弥漫。

    “对……我现在应该在光写真馆。”一切都本应如此才对。我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语。那仿佛一个魔咒,让我有些混沌的脑子突然明朗了起来。而那道蓝色的影子也像得到了许可一般向前开始奔跑。

    我本应感到异样的,但我却无法对他的行为产生什么质疑,以至于没有经过思考,我便跟着他跑了起来。我或许是想要拿回那张卡的,但那种朦胧感却又让我对自己的决心产生怀疑。这一定是一个梦,无法对他的行为与我自身行为做出逻辑判断的我不由得咒骂起来。

    他跑得实在是太快了,不过尾随他跑了几百米的我如同跑了几场高负荷马拉松一般疲惫。并且周围人的目光着实让我有些不安。

    这种黏稠的存在感几乎让我窒息。

    世界突然又开始扭曲。又或许从一开始即是这样的扭曲。街道仿佛变成了肉棕色的、弯弯曲曲的肠道,而那夕阳也似乎化作了被稀释一万倍的强烈镁光灯。

    我的思绪在这一瞬间变成了某种浑浊而混乱的胶状物,我已不太能分辨出周围的人或是景物了。就连我唯一的,来到这里的目的也不太明了了。此刻,我唯一所能确定的行动,便是追上那道靛蓝色的影子。

    如果这是一个梦,那到现在也差不多该让我醒来了。我恍恍惚惚地想。

    那影子停了下来,停在了一个拐角。角落里只有幽暗的灯光,明明灭灭像一只橙色的蝴蝶。

    那影子已经消失了,只有我那孤零零的卡片被遗落在了一扇门前。

    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我突然不是很想要这张卡了。眼前,那品红的轻薄卡片宛若被从刚刚破茧而出的蝴蝶上撕扯下来的碎片,黯淡的磷粉在灯下闪着光。但我知道这孱弱而可怜到了极点的翅膀下,掩藏的是多么恐怖的力量。它就是潘多拉魔盒,似乎只要我拾起它,就会踏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一股恐惧的电流从我的指尖蔓延到了头皮,我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离开这里,扔下这张卡,回到那个虚伪却安全的现实。

    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回去吧,这里的一切都不属于你。我的心脏中有一个虚弱却歇斯底里的声音在尖叫——回去吧,只要现在反悔,那一切都还来得及。

    我捡起了那张卡。

    但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我叹了一口气,为自己的大惊小怪而好笑。我到底在怕什么呢,那不过是一张变身卡片而已,不会给人带来不幸,也不会夺走什么,只是被用以战胜邪恶的正义的英雄的卡片而已。

    我注意到了那扇门,一扇朴素得像最穷乏家庭的柴房安装的、却又被胡乱地涂满了靛青色油漆的门。无比的怪诞让我有些反胃,这扇门似乎连向另一个幽深的地方。毫无根据地,我想起来另一扇和这门毫无关联的门。相较这扇门,那门可以说是平平无奇,就像日本满大街的出租屋的铁门:那是海东大树房间的门。

    “阿士,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你最好不要打开这扇门喔。”脑海里不合时宜地想起海东大树那公式化的诡异笑容,他的形象似乎和古老童话里的“蓝胡子”重合。

无论如何,那门的背后总不可能是他每任妻子的尸体。况且,我也没有钥匙。我怀揣着几丝好奇抑或逆反心理摸上了门把。

    如果这扇门是锁着的,我立刻就走。

    出乎意料地,门很轻松地就被打开了。我轻轻拉开门,带出了里面濡湿阴冷的风。门内似乎在散发着淡淡的光。

    我抬头看向里面。

    然后。

    我看见了。

    充斥了视野的、失去了生机的品红的影子。

    …

    …

    “阿士,不是说过了吗,最好不要打开这扇门啊。”

    我后悔了。

    门关了。

油奶冰淇淋

【剪辑】海东「这次是我的胜利」士「你给我反省」

Vtuber短篇合集【01】

*有捏他演员井上正大和户谷公人的互动,但是请务必不要因此代入rps,非常感谢


“在那里。”


开镜、甩枪连同爆头几乎是在特殊感染者Smoker发出烟鬼特有的嗓音时一同完成。门矢士操控着主人公之一Nick,娴熟地回身推开近身的丧尸,霰弹枪对准它们硬直的身体,“砰”地爆出阵阵血迹和残肢。


没办法,前期并不是一定会刷出威力更大的格斗霰弹枪。而且在非专家难度下散弹枪的威力可以说已经是很大了,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还能刷到一把AWP。


“今天晚上没什么计划,是即兴播出,Minecraft或者饥荒都可以。”


回答随机弹幕里观众提出的问题,再自然而然地忽...

Vtuber短篇合集【01】

*有捏他演员井上正大和户谷公人的互动,但是请务必不要因此代入rps,非常感谢


“在那里。”


开镜、甩枪连同爆头几乎是在特殊感染者Smoker发出烟鬼特有的嗓音时一同完成。门矢士操控着主人公之一Nick,娴熟地回身推开近身的丧尸,霰弹枪对准它们硬直的身体,“砰”地爆出阵阵血迹和残肢。


没办法,前期并不是一定会刷出威力更大的格斗霰弹枪。而且在非专家难度下散弹枪的威力可以说已经是很大了,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还能刷到一把AWP。


“今天晚上没什么计划,是即兴播出,Minecraft或者饥荒都可以。”


回答随机弹幕里观众提出的问题,再自然而然地忽视被重点标记的主播发来的“士也带我一起玩嘛”——对于对方总会找到机会给他下黑手这种行为敏谢不敬。


虽说是作为同期的Vtuber一齐出道,但是不管怎么想门矢士都觉得自己和对方合不来,不是性格问题而是单纯的相性不合。然而即使如此也要强忍着不适和对方进行联动配信……作为同期生必须要相互扶持这种事,实在是糟糕的规定!


虽然对于大部分观众来说,这只是关系很好的另类表现而已。但是对于自大又敏感的摄影师来说,无非就是逃不开的天灾和躲不过的人祸罢了。


[你的好友

ディエンド正在玩

Left 4 Dead 2]


就好比现在。


名为ディケイド的虚拟形象拥有着相当显眼的品红色头发和碧绿色的眼睛,虽说光是听组合在一起是非常死亡的配色,然而对于能够驾驭任何新形象*的ディケイド来说完全不会构成影响。


*捏他了TV中每个世界会被替换掉的造型


不如说正是这种奇妙的配色才彰显出那种不论是来源于设定还是现实里的高傲。


“咦,士不去玩清道夫模式或者对抗模式吗?”


电脑AI的位置被挤进房间里来的ディエンド给占据掉了,他完全就是仗着自己会忽视但不会刻意逃避的性子,非要上游戏里来问个清楚。


门矢士就是讨厌他这一点,哪怕对方并没有会被人讨厌的缺点就是了,“今天只是练练手感,随便开了一个房间。”


“砰”地一声,从墙壁水管攀岩而下的卡比兽Mod的Boomer被爆了肚子,发出剧烈的声响。


“你现在还没有开始直播吧,怎么跑到我这里来,海东?”


对着同期生直呼其名,不过不会完全暴露真名也是东映事务所下所有虚拟主播的特色之一,除此之外,还有据说是通过抓阄来决定的,虚拟形象的骑士设定——


“是喔?士明明就应该知道我刚从事务所回来——超麻烦的。不过士什么时候来事务所呢,又要开始和前辈们联动了哦。”


“这样啊。”


说是如此,第十期出道的Vtuberディケイド并不是宅属性之类的社交苦手,只是由于他个性太直白、私底下虽然好心,大多数时候也会在联动里全力以赴不近人情的原因,设定里的那个“世界的破坏者”至今为止还是名副其实的黄金称呼。


直播效果也是满满当当,大家都在和这样的“大魔王”分离抗争着。


海东“嗯嗯”了一声,手里的冲锋枪枪口的火花贴图转了好几秒,伴随着煤气罐被点爆的声响,车灯还能正常工作的汽车*轰然发出嘈杂的尖啸——


*场景里的特殊互动道具,一旦点中就会爆发尸潮


屏幕下方迅速闪出一行白字:它们来了…!


干!


“我真的不能对你的枪法抱有信心,我宁愿相信我能开局拿到AWP。”


门矢士翻了个白眼,干巴巴说了一句。他忍着明天线下真人快打的冲动,按下Q键把近战武器武士刀给掏了出来,迎接困难模式下的尸潮。


武士刀攻速比较快,攻击力也不低,基本上这种攻速的武器只要灵活推开丧尸再劈砍就差不多。


像是斧头这样的慢速武器,就需要速砍了。


所以因为还没找到新的补给,使用着AI之前找到的斧头的海东一下子血就开始往左缩短,由于并不是进行专家模式,所以距离变黄到变红还有一小部分时间。


士眼睁睁地看着明明撑过尸潮的血量伴随着阵阵枪声和丧尸的嘶吼,像是喝掉的咖啡那样飞速往下掉。


设定上是使用枪支变身的蓝色系ディエンド,在大部分FPS游戏里是可怜凄惨的菜鸟。被女友粉戏称“除了枪法和生孩子之外全能的男人”,这让不管是设定还是现实都很全能的士感到分外的不爽。


在现在也只能变成更大的不爽。


“海东,算我拜托你,别开枪了。”


他推开阻碍前进的丧尸群们,试图远离这片被枪神菜鸟眷顾的土地。


然而正所谓痛击我的队友保护我的敌人,尤其是自己的队友还是个FPS白痴——他想要干掉围攻士的丧尸群,结果不仅点爆了因为被胆汁*糊了一脸,因为Jockey的骑脸被迫移动的期间,为了协助他又是一枪点中他和他身后的车!


*Boomer的攻击,也有收集胆汁制作的投掷武器。被糊脸的话就会引发小型尸潮来围攻自己,视野也会变成果冻绿


“……啊。真是不小心……”


刺耳的嗡鸣声再一次响起——一只Charger从不知道哪里的角落刷新,冲过来撞在车上,震得游戏角色都产生了硬直和掉血,紧接着它用畸形的手抓住满头胆汁的角色,“砰砰”两下砸在地上,血量槽哗啦下去一大截,然后他的状态就变成倒地了。


“……。”


“抱歉啦,士。”ディエンド被两个AI团团围住,安全得不行,他好以整暇地、用平常的语气,像是说着天气真好那样的话对着ディケイド开口道,“可能是因为士实在是太大魔王的原因,我的枪法从来没这么准过。”


“准到每一击都给我带来麻烦吗?”ディケイド咬着牙呛声道。


“因为我是潜伏在士身边的勇者嘛。”


……你是潜伏在我身边每次都想营业的间谍。


过了好一会儿,兢兢业业的AI们总算和丧尸们完成了清算,他们包围住躺地的ディケイド,将他扶了起来,还自发地献上自己唯一的医疗包帮助他恢复到绿血。


“我可没有这么说哦,不过,这次是我的胜利!”


“你很得意啊?”


“没有哦,只是一点点。”海东用出角色“谢谢”和“抱歉”的语音。


士只是更气了而已,“……你这家伙好好反省一下吧!”


他从前往安全屋的路上折返回来,“砰砰”两枪打躺ディケイド,再扬长而去。


可怜的AI们继续兢兢业业地抢救着。


“哎呀,没办法,士总会发小孩子脾气,这也是没办法的呀。”海东很淡然地说着,就好像对正在观看直播的粉丝这样说——关于自己有多包容小孩子ディケイド这样的事实。


“喂,你先把你自己FPS白痴的称号解决掉再来谈论别人。”


“是吗,这也是同样没办法的事。”

/小/黒/
圣诞快乐——♪是很久之前画的海...

圣诞快乐——♪
是很久之前画的海士,既然圣诞就发一下好了

圣诞快乐——♪
是很久之前画的海士,既然圣诞就发一下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