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海底囚人

76万浏览    9334参与
树

(颤抖)(颤抖)我爱眼镜爱的深沉,处女画就决定呢你们俩了!!!!

(颤抖)(颤抖)我爱眼镜爱的深沉,处女画就决定呢你们俩了!!!!

零埃。没

关于不断袭来的过去——其二 FumusX黑卷

#源自官漫

“那么,久违的游戏一场吧…”

一句看似轻描淡写的话,便掀开了这绝望之夜的序章。

黑卷的四肢此刻已为漆黑钢索所禁锢,毫无疑问,她再次沦为那位暴虐神明的玩物。

Fumus漫步接近那楚楚可怜的小猫,面庞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可怖笑颜,他抬手抓住魔女长袍一角强硬拉扯开来,Chlomaki那只为单薄连衣裙遮掩的白皙身躯便暴露在空气当中。

“…大人。”

话语刚落,迎接Chlomaki的,即是Fumus的膝击,坚硬膝盖撞上她那细嫩面庞,即刻留下紫色淤青的同时,撞击处更是传来骨头断裂的声响。猩红鲜血止不住地由她鼻腔流出,沾染了Fumus黑色长裤的一角。

刹那间,魔女的意识遁入空白之间,仿佛意识也随血液一同脱离出了...

#源自官漫

“那么,久违的游戏一场吧…”

一句看似轻描淡写的话,便掀开了这绝望之夜的序章。

黑卷的四肢此刻已为漆黑钢索所禁锢,毫无疑问,她再次沦为那位暴虐神明的玩物。

Fumus漫步接近那楚楚可怜的小猫,面庞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可怖笑颜,他抬手抓住魔女长袍一角强硬拉扯开来,Chlomaki那只为单薄连衣裙遮掩的白皙身躯便暴露在空气当中。

“…大人。”

话语刚落,迎接Chlomaki的,即是Fumus的膝击,坚硬膝盖撞上她那细嫩面庞,即刻留下紫色淤青的同时,撞击处更是传来骨头断裂的声响。猩红鲜血止不住地由她鼻腔流出,沾染了Fumus黑色长裤的一角。

刹那间,魔女的意识遁入空白之间,仿佛意识也随血液一同脱离出了身体,那刻,无神占据了魔女的瞳孔。

仿佛意识到对方状况般,Fumus嘴角稍稍扬起,透露出些许危险的气息,他抬手以指间间隙夹住嘴中香烟,逐渐将手上物体贴近Chlomaki锁骨之间。

“嘶…啊…”

随着烟头熄灭燃起白烟,魔女细嫩肌肤上即刻留下了Fumus特别的烙印。同时,也将那人于空洞之中再次强行拖入无边黑暗。

眼见那人神志已然恢复,Fumus仿佛想起什么般,回过身去拿取些许器具。

少时,皮鞋踢踏地面的声响再度响起,神明再度回到了魔女身旁,将手中皮质项圈套上Chlomaki的脖颈,仿佛爱抚小猫一般,他轻轻拍了拍魔女的脑袋。

“这才是宠物应该有的样子。”


香芒夹心椰汁糕
0202年一jio踏进海囚坑...

0202年一jio踏进海囚坑

很ooc,战时的衣服好帅好好看但我找不到官图只能瞎画

0202年一jio踏进海囚坑

很ooc,战时的衣服好帅好好看但我找不到官图只能瞎画

美女来吸ivlis吗?
我瞎糊的,花也是瞎画的(?)其...

我瞎糊的,花也是瞎画的(?)其实我是想画五颜六色的来着(bus)


谁有关于海囚那些魔王组的短漫吗?不是小短篇的那种,关于傻蛋告白的之类的,我求求你们惹呜呜呜我好想看官网找不到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气死我了

我瞎糊的,花也是瞎画的(?)其实我是想画五颜六色的来着(bus)



谁有关于海囚那些魔王组的短漫吗?不是小短篇的那种,关于傻蛋告白的之类的,我求求你们惹呜呜呜我好想看官网找不到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气死我了

🔥bula50魔王组磕上头了🔥
在看啥呢—— 【极度潦草警告❗...

在看啥呢——


【极度潦草警告❗】

所以我总不上色是有原因的( •ิ_• ิ)

在看啥呢——





【极度潦草警告❗】

所以我总不上色是有原因的( •ิ_• ิ)

黑石烨
脑了挺久。 ne应该是破碎和忏...

脑了挺久。

ne应该是破碎和忏悔的结合。

血和荆棘似乎合适一点

脑了挺久。

ne应该是破碎和忏悔的结合。

血和荆棘似乎合适一点

KawabataMin

之前其實發過……心情不好全刪了……。dbq惹。

之前其實發過……心情不好全刪了……。dbq惹。

冷藏库滞销bot

08 军装play

上网课之余抽空搞一下……有错误请多多包涵

大概是st搞了套siralos那边的军装给iv套上了,导致iv想起过去的回忆很悲伤的一条。但是stnk居然觉得很开心啊草不愧是你

08 军装play

上网课之余抽空搞一下……有错误请多多包涵

大概是st搞了套siralos那边的军装给iv套上了,导致iv想起过去的回忆很悲伤的一条。但是stnk居然觉得很开心啊草不愧是你

梦之东♬
这只是张模仿海囚手笔的破草稿。...

这只是张模仿海囚手笔的破草稿。。。📜

这只是张模仿海囚手笔的破草稿。。。📜

黎后的落日(🐍图被屏了)

从旁人的角度来看或许是很可笑的故事吧

那个人未必会回来,

不,不如说……

即使这样……那位魔女还是……相信着

…………………...


从旁人的角度来看或许是很可笑的故事吧

那个人未必会回来,

不,不如说……

即使这样……那位魔女还是……相信着

…………………

                                                 ——海之魔女




(p1成品,p2是18号发出来的版本,p3是两张的对比板)

零埃。没

关于不断袭来的过去——其一 (黑卷虐待官漫)

#源自官漫

“Nadine…”

曾经的名号唤入耳中,不觉引起Chlomaki的寒战,她昂首望向面前那人,刹那间,深黑恐怖的回忆点点由心头唤醒。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名号,如今却因满腔恐惧呼唤不出,直至衣领为那人死死纠缠,那熟悉又呛人的烟雾再一次吸入鼻腔时,神志才从惊恐之间恢复过来。唇瓣如遇冷般不住打颤,为那人可怖视线凝视片刻后,那久违称呼才缓缓从口中传出。

“Fumus…大人…”

“…看来,你也没有忘记这个称呼么…”

Fumus那平淡的话语之中却好似尖刀逼迫一般,令身前魔女不住颤抖,他伸手朝向那人腰间,握住束缚长袍的腰带。或者说,是用来逃避过去的器物。

魔女么…即便是那样…。

这般想着的同时,他的手已经将腰带拉...

#源自官漫

“Nadine…”

曾经的名号唤入耳中,不觉引起Chlomaki的寒战,她昂首望向面前那人,刹那间,深黑恐怖的回忆点点由心头唤醒。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名号,如今却因满腔恐惧呼唤不出,直至衣领为那人死死纠缠,那熟悉又呛人的烟雾再一次吸入鼻腔时,神志才从惊恐之间恢复过来。唇瓣如遇冷般不住打颤,为那人可怖视线凝视片刻后,那久违称呼才缓缓从口中传出。

“Fumus…大人…”

“…看来,你也没有忘记这个称呼么…”

Fumus那平淡的话语之中却好似尖刀逼迫一般,令身前魔女不住颤抖,他伸手朝向那人腰间,握住束缚长袍的腰带。或者说,是用来逃避过去的器物。

魔女么…即便是那样…。

这般想着的同时,他的手已经将腰带拉扯开来。此时,魔女极力掩盖着的过去,亦然暴露无遗。

腰间解开束缚处,羽翼逐渐显露出来,头顶光环也再次回归。即便如今,这两样东西,已经被那人自作主张般染成了污浊的黑色。

也掩盖不了曾经身为天使的事实…。

身为我的天使的事实。

Chlomaki的身体,此刻被Fumus,不,或者说是恐惧本源死死控制,衣领所拉扯的力度也并不是无法挣脱,或说稍稍使劲便能脱逃。可此刻Chlomaki浑身的气力,已经为那与她对视的纯黑双眸尽数吞噬,那透露无尽恶意的双眸仿佛魔咒,唤出名为过去的锁链将其死死纠缠,无法动弹。

貌似察觉魔女内心恐惧般,眼前那人取下嘴中香烟,在她的面颊之上长长呼出一口气,意在让那呛人的烟雾使她从魔怔之中清醒过来。

魔女清醒过来,在确认这并非梦境之后,永远的醒了过来。

许久,一句话由魔女口中传出。

Fumus大人…

我很抱歉…。


梦之东♬
破草稿。。。wodahs与她的...

破草稿。。。wodahs与她的茶泡饭

每天早上都吃茶泡饭应该感觉不错吧🍚🍵🍛

破草稿。。。wodahs与她的茶泡饭

每天早上都吃茶泡饭应该感觉不错吧🍚🍵🍛

梦之东♬
晚安,Syakesan。希望你...

晚安,Syakesan。希望你不要再痛苦了。(๑•́ω•̀๑)

晚安,Syakesan。希望你不要再痛苦了。(๑•́ω•̀๑)

🔥bula50魔王组磕上头了🔥

所以那天st到底干了什么我们依旧无从得知 XP

◆是ooc与欢乐沙雕的产物,比较潦草

◆从前往后,iv的场合,lico的场合,reficul的场合

◇??算是全员剧组设的小前篇【在码了在码了】

◆iv的性格介于原设与if线之间✔


本来是想画情人节的新衣服的🌚

结果画着画着就变成这个亚子

一个傻蛋氵三张,他角真的难画x

【忘了隐藏草稿图层了重发一下】

所以那天st到底干了什么我们依旧无从得知 XP

◆是ooc与欢乐沙雕的产物,比较潦草

◆从前往后,iv的场合,lico的场合,reficul的场合

◇??算是全员剧组设的小前篇【在码了在码了】

◆iv的性格介于原设与if线之间✔




本来是想画情人节的新衣服的🌚

结果画着画着就变成这个亚子

一个傻蛋氵三张,他角真的难画x

【忘了隐藏草稿图层了重发一下】

琪酱大王

这里发一下,武器画的贼不像!【打死】最后一个是海囚的兔兔

这里发一下,武器画的贼不像!【打死】最后一个是海囚的兔兔

梅仄ze

因Idate的靠近使Rocma感觉非常讨厌òᆺó

因Idate的靠近使Rocma感觉非常讨厌òᆺ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