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海王满

17422浏览    200参与
Shallow_夏
久违地摸了个草稿( ) 距离上...

久违地摸了个草稿( )

距离上次画满到现在已经有快六个月了我连头发都忘记咋画了所以只能被迫描了自己去年画的图(摊)

滤镜教我画画系列

久违地摸了个草稿( )

距离上次画满到现在已经有快六个月了我连头发都忘记咋画了所以只能被迫描了自己去年画的图(摊)

滤镜教我画画系列

名字会撞

第不知道多少期我们两个画画挑战@paripipiu 

第不知道多少期我们两个画画挑战@paripipiu 

ポンコツ
速涂草稿 完稿是不可能完稿的

速涂草稿

完稿是不可能完稿的

速涂草稿

完稿是不可能完稿的

努力日更的madert
画师:ttosom PID:6...

画师:ttosom 

PID:6203904

twi:@ttosom58

喜欢的话请去画师原址支持哦~

画师:ttosom 

PID:6203904

twi:@ttosom58

喜欢的话请去画师原址支持哦~

Achroia久硯
文艺复兴。。重画了一下遥满名场...

文艺复兴。。重画了一下遥满名场面的动画

百合カリスマ名不虚传kswl…………

文艺复兴。。重画了一下遥满名场面的动画

百合カリスマ名不虚传kswl…………

汐风慕卿

[遥满]异爱

灵感来源是暮光之城,罗莎莉如果有的选择的话,一定不想成为没有灵魂之物吧。

咳,又刀了遥满,大家不要打我

……………………………………

一个潮湿的夏日午后,阳光渐渐穿过乌云,照到躺在院子长椅上的遥。他劫后余生,可惜家人却都不在了。

他是一个吸血鬼,残忍而又高贵,有着绝美的容颜,如风的速度,此时阳光照在他身上,肌肤仿佛都是透明的一般。他拿着一个银十字架,微微一笑,准备用它来结束自己漫无尽头的生命,可是……却遇到了她。

海王满,一个清纯高雅的女孩儿,她的出现给了遥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他们的相遇很简单,一个迷路的女孩儿在向一个准备结束自己生命的吸血鬼问路,遥绝美的容貌让满有些恍神,然后理所...

灵感来源是暮光之城,罗莎莉如果有的选择的话,一定不想成为没有灵魂之物吧。

咳,又刀了遥满,大家不要打我

……………………………………

一个潮湿的夏日午后,阳光渐渐穿过乌云,照到躺在院子长椅上的遥。他劫后余生,可惜家人却都不在了。

他是一个吸血鬼,残忍而又高贵,有着绝美的容颜,如风的速度,此时阳光照在他身上,肌肤仿佛都是透明的一般。他拿着一个银十字架,微微一笑,准备用它来结束自己漫无尽头的生命,可是……却遇到了她。

海王满,一个清纯高雅的女孩儿,她的出现给了遥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他们的相遇很简单,一个迷路的女孩儿在向一个准备结束自己生命的吸血鬼问路,遥绝美的容貌让满有些恍神,然后理所当然的,两人坠入爱河。

在告白的那一天,遥告诉了满他是吸血鬼的真相。满立刻像受惊的小鹿一般,逃离了遥的身边,唯有周围那淡淡的满的体香证明着满曾经在这里。

果然……

遥苦笑了一下,自己还是留不住那一片温暖。

天又阴了下来,豆大的雨点打在遥的身上,遥仰起头,试图用雨水让自己变得麻木。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遥又嗅到了熟悉的味道,满打着伞,温柔地用手帕擦去遥脸上的雨水,“对不起,刚刚我离开了你,不要担心,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满单手抚过遥的面庞,那冰凉的温度也没有使满的手退缩。

遥内心一暖,他相信满,所以不再问刚刚满离开的原因了,只是静静地享受着满手心的温暖。

“把我变成吸血鬼吧。”满温柔地说。

遥摇了摇头,“我不希望你体验那种处在黑暗中的痛苦,不希望你失去……这只属于人类的温暖”遥低头轻吻了一下满的手背,“我会陪着你……直到你人生的尽头。”

“可是遥,你明明……有着永恒的生命,不必为了我而放弃的。”

“没有你,这永恒的生命又有什么意义?”遥坚定地说。

两人在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住了下来,直到满的生命尽头……

遥将满葬在一个全是花的山谷中,自己则拿出那时与满相遇时拿着的银十字架,微笑着让自己的心脏与十字架融合,在化作飞灰的瞬间,再次抚摸了一下满的墓碑。

满,我们来生再见……

愿那时我们都是人类,可以毫无障碍地相爱。

霖.
搞百合真的上瘾,把美战补完了,...

搞百合真的上瘾,把美战补完了,遥满真的香香

虽然我偏向满攻但是遥满比较顺口×腹黑美t和傲娇爷p的感觉

用模板画了第五季冥场面

搞百合真的上瘾,把美战补完了,遥满真的香香

虽然我偏向满攻但是遥满比较顺口×腹黑美t和傲娇爷p的感觉

用模板画了第五季冥场面

霖.
整点文艺复兴,磕过的第一对百合...

整点文艺复兴,磕过的第一对百合

无限学园的校服是真的好看…

整点文艺复兴,磕过的第一对百合

无限学园的校服是真的好看…

ポンコツ

白情发发最近画的老婆草稿(⸝⸝•‧̫•⸝⸝)

白情发发最近画的老婆草稿(⸝⸝•‧̫•⸝⸝)

。
没赶上满生日

没赶上满生日

没赶上满生日

ポンコツ
海王满小姐生日快乐!! 画了很...

海王满小姐生日快乐!!


画了很草率的贺图(……

我永远喜欢海王满(⸝⸝•‧̫•⸝⸝)

海王满小姐生日快乐!!


画了很草率的贺图(……

我永远喜欢海王满(⸝⸝•‧̫•⸝⸝)

我只是个兔子啊

【美战】The Fool(上)

1.

“啊,是愚者!”

阿兔看看牌面上肢体舒展的崖边美人,下意识把目光转向蕾依,后者露出无奈的表情轻轻摇了摇头。

“对喔……蕾依不可以参与我的解牌过程。”


听说塔罗牌可以接收来自世间万物的能量并与之共鸣。阿兔在心里小小地执拗着,想试看看用自己的力量去读懂它想要传达的信息。

毕竟她可是洁白清明的银月亮!她这样给自己打气。


小圆桌对面的阿满温柔地笑着,似乎也不急着透露什么,只问她:“有听到它说什么吗?”

“唔?”被说中了所想,阿兔略带惊讶地看她一眼,“嗯……这个女孩子,看起来想要跳下高崖……?”

“然后呢?”

阿兔皱皱眉:“她……是我吗?”...

1.

“啊,是愚者!”

阿兔看看牌面上肢体舒展的崖边美人,下意识把目光转向蕾依,后者露出无奈的表情轻轻摇了摇头。

“对喔……蕾依不可以参与我的解牌过程。”

 


听说塔罗牌可以接收来自世间万物的能量并与之共鸣。阿兔在心里小小地执拗着,想试看看用自己的力量去读懂它想要传达的信息。

毕竟她可是洁白清明的银月亮!她这样给自己打气。

 


小圆桌对面的阿满温柔地笑着,似乎也不急着透露什么,只问她:“有听到它说什么吗?”

“唔?”被说中了所想,阿兔略带惊讶地看她一眼,“嗯……这个女孩子,看起来想要跳下高崖……?”

“然后呢?”

阿兔皱皱眉:“她……是我吗?”

对面的人偏头想了想,“可以是你。”


 

阿兔的眼里闪过一丝晶亮,她坐直了身子努力思考,仿佛要把桌上的卡牌盯出一个洞,然而除了自己出门要被门槛绊倒之外实在想不出更合理的解释。

对面的阿满瞧着她深秋的花儿一样一点点蔫落下去,捂着嘴轻轻地笑了。

“阿兔很聪明,只是灵力不通而已。”

“灵力不通?”

“嗯……”她措辞片刻,说,“就是并没有修习过和自然之力沟通的那门语言的意思。”

 


原来如此。阿兔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点点那张卡牌的边缘,“那,我可以借走它一阵子吗?”

阿满的眉心微微抬起,似乎在询问,她于是不好意思地把目光移下去,“我想和它好好沟通一下……”

 


啊,真可爱。

围坐在旁边的四个人各自发出柔软的笑音。

阿满将卡牌推向她,“当然,请便。”

 


阿兔把它拿起来,笑得露出尖尖的虎牙,“谢谢阿满!我会好好地开始学习这门语言的!”

真琴拍拍她的肩膀,“「愚者」可不是字面意思的愚蠢之物而已喔,阿兔要为此努力研究国文了。”

“然后在努力一周之后难过地跑回来,”美奈子托着腮绘声绘色道,“抓着阿满哭鼻子,说「呜啊,学习什么的我果然不擅长!」”

“什么嘛!”阿兔飞速冲上去,和她们闹做一团,“那是因为没有接入点,如果知道从哪里开始我一定很上手的!”

“是「切入点」,阿兔……”是眼镜快要掉下去的亚美。

 


“说到「切入点」,”阿满抬手压住阿兔飞起来的裙角,“有一点也许你会需要:「愚者」的对应星象是天王星。”

 


“所以说观察阿遥会知道更多线索吗?”阿兔两眼放光。

“也许吧?”阿满眨眨眼,像透过她手里的卡牌看着一整个银河,“她是个自由无羁,却敢去拥抱暴风雨的星球。”


 

阿兔想,如果有拥抱狂风的勇气,即便是立在悬崖峭壁,也会被卷起的气流稳稳吹回崖上,就像自己选择以无尽的勇气继续与黑暗相生相克一般,也许这就是阿满和「愚者」想要告诉她的。


 

又是月明星稀的清爽夜晚,育子妈妈和谦之爸爸,还有进悟会做什么样的梦呢?会不会在梦里见到一个长得很像阿兔的女孩子,赤着脚伸开双臂,在高崖的边上拥抱自由的风呢?

阿兔趴在绣着一连串星星月亮的床单上,望着卡牌自言自语,“「愚者」啊……大家明明都更像是深沉的「智者」。”

就像美奈子的热情、亚美的智慧、蕾依的灵感和真琴的温柔,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才会进入阿满装着星辰大海的眸子。

 


在坠入梦乡之前,阿兔在昏昏沉沉的闪回里看到阿满。她微笑的眼睛里装着清恪的蓝天,蓝天底下有什么人,被一阵风吹起耀眼的金发。

 


2.

蓝天在几个小时后重新笼罩在东京上空,划过蓝天的依旧是阿兔晚起后的惊呼。

 


“唉,虽然不情愿赶时间,但是我已经习惯了……”

她一边叹气,一边在缓慢长出绿叶的树下奔跑。之后就是一路上和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的朋友道早安,一起向火川神社一点点靠近——总之每天都是令人安心的光景。



春假的时间不算久,依照亚美的说法,在短暂而宝贵的10天之内,要努力弥补战争带来的负面情绪,找回积极的态度来面对新的学年。高中第二个年头就要开始了,拥有JK特权的青春也要慢慢走到尾巴尖尖上了。

家里的信箱今天又多了一封特别的信件,阿兔仔细地把它拆开,除了满满一纸的文字,还有三张在学校拍的拍立得相片,她把它们好好地存进了零钱包的夹层。

“虽然很寂寞,不过真好啊!阿卫的照片只有我才有。”

 


通往火川神社的路不止一条,不过最终都在同一个十字路口相交。今天那附近的某一条街格外吵闹,阿兔看了看时间,虽然有点晚,不过好奇心还是暂时打垮了她。她调出LINE群组,发送了一个「睡过头」的兔兔表情包,然后一溜烟拐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围了好几圈的、各个年龄的可爱女生聚集在街边,阿兔看不到她们关注的中心,只依稀看见和自己一样的金色头发。她愣愣地思考片刻,才恍然想起原因。

阿遥的巡回赛结束,昨天已经回到日本了!

明明睡觉前还想着从今天开始一起研究「愚者」传达的意思呢。

 


也许是并肩作战培养出的特殊默契,虽然人群的声音吵闹,阿兔还是清晰地分辨出个中来自阿遥的声音。

 


“真不巧,各位,我已经有约了。”

她看见阿遥艰难地向某个方向伸出手,然后阿满的声音响起来,“哎呀?虽然是一起出发,可是既然有这么多可爱的孩子期待着,就请不要随意拉上我吧?”

“什么啊……还真伤脑筋啊。”是阿遥苦恼的声音。

 


受欢迎有时候还真是件非常辛苦的事啊……这样想着,阿兔拿出刚才随意丢在口袋的手机,噼里啪啦在上面敲打一番,点击发送。

——唔,指甲好像太长了,一会让美奈子帮忙做新的漂亮美甲吧。

 


片刻之后,阿遥的脸透过人群的间隙露了出来:“小猫咪?这里这里!”



姑娘们整齐地回过头去,阿兔在她们清一色羡慕的表情里看见阿满投来心疼的抿嘴颜,还有阿遥抱歉的合掌。

看来以后出门要躲开这条街了,阿兔无奈地想。不过既然决定要帮忙,戏一定要认真演下去。

“来啦!”她迈着轻快的碎步跑过去,“抱歉久等了,昨天想事情想到太晚,今天睡过头了。”


 

阿遥也顺势穿过人群,还是和一直以来一样灿烂耀眼。像神话故事中王国里最俊俏的金发美人,着一身明亮色泽的衣装,穿过人间嘈杂,朝着向自己奔来的女孩儿而去。

如果旁边溜出来的阿满没有在偷笑,这就可以登上阿兔的人间绝景top 3。

 


“呀——得救了。”

走在安静的小道上,面前就是上书火川神社的木牌,阿兔和阿满看着故意长叹的阿遥笑作一团。

“还笑,见死不救,我记下了。”

“可不是我叫你对小猫们笑得那么好看喔?”阿满轻轻向另一边移开半步,“需要公主来救是失格喔,考虑一下加强谨慎力如何?”

“没关系,保护大家也是公主的职责!”阿兔笑眯眯地捋起袖子,做了一个「超强壮」的动作。

 


阿遥忍俊不禁,“什么啊,忽然做这个动作……你有肌肉吗?”

阿兔顿了顿,回答:“阿卫说过没有肌肉人就动不了,这样思考的话我肯定也是有的!”


 

她手里还捏着刚刚看过的信,阿遥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没有回答:“你昨天抽到了「愚者」?”

“啊,对了!”阿兔一捶手心,“是阿遥的卡牌,既然外人不可以介入解牌过程,我就想说跟和牌本身有联系的阿遥讨论看看。”

 


小姑娘眼睛里明晃晃的期待太扎眼,阿遥偏过头去看阿满的眼睛,后者在几步开外无辜地歪歪脑袋,她只好一无所获地收回目光,然后笑着揉揉阿兔的头发:“好。”


 

3.

火川神社一如既往地热闹,说好是春季读书会,事实上只有亚美面前的书真正存进了心里。

 


“涅夫莱特?阿真怎么会遇见他?”美奈子拿着一大盒酸奶一人分一盒,然后吵吵嚷嚷地在阿兔旁边坐下,“卫桑不是在留学吗,涅夫莱特君已经恢复到可以单独回国的程度了吗?”

“阿卫说他有用黄金水晶的力量培养四位天王,”阿兔咬着巧克力威化举起手,“四个人都在慢慢恢复中,也许涅夫莱特君是恢复快速的那一类。”

 


“总而言之,是我的「契机」喔!”真琴暖洋洋的笑着递出手机,是昨天抽到的卡牌的照片,“「命运之轮」给我的契机,我收到了,谢谢阿满的占卜。”

“能帮到你就好了。”阿满也回以微笑,旋即低下头继续和扯不开的酸奶盖周旋。

 


「契机」吗?看起来好像蛮准的样子。

阿兔郁闷地划了划和阿卫过于精简的聊天记录,决定一定要知道自己的卡牌究竟预示了什么。

“从我的角度来看,也许是指引你像驾驶赛车冲过终点线一样,毫不犹豫地去做能达成所愿的事。”阿遥拿着餐刀,在阿兔的酸奶盖边缘整齐地划上一圈,开了平滑的大口才递给她。

 


“谢谢阿遥!”阿兔盯着桌上的酸奶目视无物。

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呢?不是桌上的酸奶和最喜欢的点心,不是想念茫茫宇宙里的新朋友们。阿兔觉得自己像一个真正的愚者,踩在不知名的悬崖边上,头顶着万里青空,身前是看不到尽头的汪洋,而她想要的东西就在对岸,即便纵身一跃也很难换得。

 


阿满终于撕开了酸奶的盖子,听着塑料之间分离发出的滋啦声,阿兔觉得心里有什么地方被撕开了一个小口子。

 


“有思路了吗?”

阿遥一边问,一边顺手把刚撕开的酸奶拎走。

“嗯……有一点点。”阿兔犹豫片刻,指指她的背后,“那个,阿遥……”

阿遥一回头,方才一脸茫然的阿满已经换上平日里的神色,一副「你几岁了」的表情对她皱眉。

美奈子发完一圈酸奶回来瞧见这一幕,咯咯地笑出声,“原来如此,酸奶是可以渲染爱恨情仇的东西,学习到了学习到了。”

说着,盒子里最后一盒酸奶也被补到阿满面前。

 


“美奈的卡牌有效果吗?”是对此产生了无限兴趣的阿兔。

“「皇后」吗?”美奈子摇摇头,“丰收和热情,我目前还没有接收到。”

又说:“这只是一种鼓励啦!想要丰收,我自己也需要积极热情才是,毕竟金星不会奔我而来,我只好主动去追寻它咯!”

 


阿兔扁扁嘴——可是月亮也不会奔我而来呀!

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有自己的兴衰,蝴蝶不扇动翅膀,远处的城市也不会因为这样微妙的联系而毁灭,大概一切事情都需要一个源头。

 


蔫巴巴地过了一整天,到了太阳亲吻地平线的时刻,阿兔跟着大家一起走出神社,

“今天就由阿遥送她回去吧,阿兔也许想要和她聊一聊。”

 


阿兔头上金灿灿的团子在夕阳的晕染下泛着点橘红,像顶着茜色的头纱,走在暖光四溢的夕日下。

“打起精神来啊。”阿遥捏捏她的肩膀,让她被动地停下脚步直起腰背,“走过了家门都不知道,不会真的打算做「愚者」吧?”

 


“「愚者」……”阿兔懵然地看着自家大门,又转头看向阿遥,“阿遥觉得,牌面上的愚者下一步要做什么呢?抚摸身后的狗狗,高歌天空的蔚蓝,还是跳下山崖?”

阿遥被问得一愣,随即认真地思索片刻,“毕竟是愚者,不会懂得拥抱自由或自然,所以……大概最希望能继续眺望美丽的天空吧。”

 


阿兔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送我回家!”

她走进家门的步子好像轻快一些了。阿遥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里,又看着她的房间亮起灯,露娜和阿兔一起趴在窗子上向她挥手:“明天见!”

“明天见。”她抬手致意,然后阿兔钻回自己的小屋,她也转身向自己的家前进。



次日清晨,阿兔照例睡过了头,太阳仍旧准时挂在天上散发光和热。

“阿兔昨天的状态不算乐观,”蕾依发言道,“不像是生病,总觉得是心事重重地离开的。”

“也许是下了狠心要搞明白牌义?不如晚些时候阿满直接告诉她好了。”阿真把苹果挞摆上桌,一圈人立刻被香味吸引,缓和了略微僵硬的表情。

阿遥熟练地用刀把它平均切开,阿满把它们分装在盘子里,由美奈子分给大家,一切看起来都是平常的样子。

 


直到亚美的惊叫从大门处直直穿透到屋子里。

 


一行人赶到的时候,亚美正捧着一张纸,看起来震撼到连语言都无法组织。

“出什么事了,亚美?”

蕾依拿过她手里那张纸,然后和亚美如出一辙地瞪大了双眼:

“「给最最温柔善良的大家:月亮不会奔我而来,所以我要追寻它而去了,很快会跟大家报平安,请不要担心我。总觉得期盼的东西在山崖的对面。因此虽然身为愚者,但我想跳下这个山崖试看看。这是我今生一度的小任性,请至少让我做到之后再骂我吧!——阿兔」”

 


“阿兔的手机关机了。”阿满放下重复着机械女声的手机,和大家面面相觑。

数秒之后,一行人齐齐地意识到了这件事:

她们的小公主从她们身边消失了!

 


——tbc.

 

阿满生日快乐,这么好的日子最是月黑风高夜杀人越货时(?)

 

原著背景,私设终战后回归原来的生活,继续向30世纪前进,因为好希望阿兔收到真实的阿卫寄回来的信呜呜呜……

cp向遥月?满月?地月?遥满?我都很喜欢,会走向什么cp我也不清楚,让故事慢慢发展吧!

 

注:牌面样式取自Shadowscapes Tarot的「The Fool」,版权原因不描述牌面细节(求生欲)

 

又及:指甲太长敲屏幕的其实是我自己,但是美奈队长,你忘记给阿兔修指甲了!

快乐小鱼

【文文】然后我推开了门

今天早上,我做了一个梦。

一个讨厌的梦。

我从清晨的被窝里爬起,趁着小遥还没醒去泳池晨泳,然后再躺在白色的椅子上小睡。刚刚泳池里的水打在皮肤上的触感还在继续,是一种晃晃悠悠的失重感。清澈的水,平静的水,包容的水,我仿佛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我在母亲肚子里时被羊水包裹的时候。然后我站在了阳光下,脚下是反射着阳光的海水,头顶是蔚蓝的天空。海鸥在飞着,它们吱吱呀呀的声音环绕着我,和有着银色纹路的海浪一起拍打着我的身体。

我听到了脚步声。就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声音。真是奇怪,明明刚才我也才从那个世界里来到这片海洋的,但为什么现在那边的声音又如此的遥远呢?我闭着眼睛,想象着声音的主人的表情,想象着...

今天早上,我做了一个梦。

一个讨厌的梦。

我从清晨的被窝里爬起,趁着小遥还没醒去泳池晨泳,然后再躺在白色的椅子上小睡。刚刚泳池里的水打在皮肤上的触感还在继续,是一种晃晃悠悠的失重感。清澈的水,平静的水,包容的水,我仿佛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我在母亲肚子里时被羊水包裹的时候。然后我站在了阳光下,脚下是反射着阳光的海水,头顶是蔚蓝的天空。海鸥在飞着,它们吱吱呀呀的声音环绕着我,和有着银色纹路的海浪一起拍打着我的身体。

我听到了脚步声。就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声音。真是奇怪,明明刚才我也才从那个世界里来到这片海洋的,但为什么现在那边的声音又如此的遥远呢?我闭着眼睛,想象着声音的主人的表情,想象着她看到我的心安,然后朝我走来,光着的脚啪嗒啪嗒,踩到水渍留下几个浅浅的痕迹。她来到离我相当近的距离,将手搭在椅子的两侧,然后低头俯视着我,脸上带着微笑。我们就这样过了好一会,最后她终于开口:

“太狡猾了吧,怎么躲进了自己的世界里。”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我从梦境的海洋里醒来,张开了眼睛。小遥就在那里,和我的想象一样对我投以微笑,我也回报以小遥同样的温柔。

“今早,我做了个梦。”那个梦一定会成真的。我这么淡淡地说道,想要试探小遥的反应。我看着她的脸色从小小的惊愕转换成“果然如此”,然后是终于要实现目标的喜悦和疲惫,还有一丝丝不安。将这些受之于眼底,我继续说着,因为想要一个确切的答案。

“……那么,你也梦到了吗?”

“这是当然。”小遥点了点头,脸色平静。我大概猜对了,但我还是无法放下心来。看着她的眼睛,我这么思考着。

“今天,魔具将会出现。”

句子在这里就停止了。

于是,我放下心来,带着愚蠢的狂喜。

小遥并不记得梦境的后半部分。

她不知道我将死的事实。


作为守护世界的战士,我并不惧怕死亡。杀死别人也要有被杀的觉悟,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了这样的事实。所以我并不惧怕死亡,只要能收集魔具,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可以接受。

但我讨厌这样的梦境,很讨厌,是因为我知道小遥也会梦见同样的梦境。自前世起我们就是二人一心的战士,一个抬眸,一个转身,或者是没发出声音的嘴巴,没有动作的身体,我们有着自己的暗号,或者不用暗号也能明白对方的想法。这就是我们的羁绊。在重新转世后,这样的羁绊也依旧伴随着我们。如果这样的羁绊可以用在考试上就好了,小遥曾笑着和我说。

但没能和这样的羁绊一起伴随而来的,是我们前世的记忆。前世的记忆零碎又有限,就像被摔在地上的饼干。而我们恢复记忆的速度又天差地别,硬要比喻的话,我就像一只四肢健全又跑得飞快的兔子,而小遥是瘸了一条腿的乌龟。也是拜此所赐,小遥才没有想起梦境的后半段。

在对话结束后的不久,我擦着头发从游泳室往外走,在走到客厅的入口时,我听到了电话机响的声音。小遥就在电话的不远处,但她没有选择去接,而是一脸严肃地看着外面的雨幕。

拨打电话的人是我们的敌人,红发的魔女尤加露,她沾沾自喜又狂妄自大,向我们宣告她找到了魔具的拥有者的事——这是真的,我们都心知肚明。但就算是现在,梦境的细节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我觉得它像是蒙克的《呐喊》,或者毕加索的自画像。在狂放又粗糙的色块里,我没法看清未来的全部,能够记住的细节就像把水抛在沙漠里,还没进入脑子就蒸发了。

但就算是这样我也记住了一个事实,一个悲伤、又不得不接受的事实:

我要抛下小遥,躲进自己的世界里再也不出来了。

我很庆幸,我没有看到小遥的死,但这也意味着她接下来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悲惨的事实。要是看到我的尸体,小遥会怎么想呢?她一定会愤怒、大吼,把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出来,毁坏一切有形之物。但在过了足够久的时间后,她会逐渐走出来,然后自己一人面对使命——她的话一定可以,一定可以游刃有余地完成使命,就算我不在了,优秀的战士Uranus也一定能够保护公主,保护好这个世界。我这么确信着。

小遥还是坐在窗边,但她没有看着外面的雨幕,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那双漂亮、洁净、纤细的手,砍杀过戴蒙、保护过我,也给我做饭、为我梳妆,用红色的丝巾在我头上绑上大大的蝴蝶结。

“小满,我这次绑的比以前有进步了吧。”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她看着镜子里的我洋洋自喜,然后我微微笑着,牵起她的手,抚摸一遍又一遍。

我知道现在的她正烦恼什么。所以我要做出行动。我来到窗前坐下,牵起了她的手。

“小满……?”

我没有回答她的疑问,而是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那只手上。是多么美丽的手啊……我在心中叹息着,从指尖到指根,手掌的每一个纹路,凸起和凹陷,我就像是最后一次抚摸到这只手一样贪婪渴求着它。

最后我们十指相握,四目相对。我又把自己想要传达的传达给小遥吗?看着她对我的疑惑,我这样轻声开口道,为了不打破这静谧的空气:

“小遥,没事的。”

“我很喜欢你的手。”

——所以请不要哀叹,不要讨厌它,不要对它投以严峻的眼神。不要因为它即将沾上血污就拒绝它。也不要讨厌即将犯下错误的自己。

我爱你。

我们的姿势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在比永远还久的一瞬间后,小遥的手慢慢松开了,要从这样的握手中抽离出来,我也缓缓松开。但在小遥的手离开的后一刻,我被一股力量狠狠抱在怀里。

如果就这样抱上来的话,我的泳衣会弄湿小遥的衬衫吧?我想要推开小遥,但小遥只是死死抱着我。她的呼吸一下变得急促,包含着连她都不理解的情绪。又过了很久,她的呼吸慢慢平缓,她张开了嘴。

“小满……”

她在我耳边轻轻说道。

就算她还不理解,我也明白了她想要传达过来的意思。我不再犹豫,也紧紧抱住她。

………小遥,你真是一个笨蛋,又迟钝又敏锐。明明梦到了我将死的梦却不记得,明明不记得梦境却还是将我死死抱在怀里,不想让我离开。

我将头靠在小遥的肩膀上,感受着那让我心安的体温,在心底低低地诉说着。

——小遥,我要死了。

——我将会死在你的面前。

——不要因此自责,也不要讨厌自己。我接受了我的死亡,而你还有更重要的使命要完成,不要过早的来见我,但也不要忘记我。请记住我,好吗。


在拥抱结束之后,小遥没有直视我的眼睛,而是有点害羞和茫然地看着我斜后方。我不打算放过这个细节,一下缩短了我和小遥的距离。好近,鼻尖和鼻尖都要碰到了。

“啊啦,发生什么了?我可不记得你是这样的人?你以前有过这么直接就抱上来吗?”

“只、只是觉得必须要在这个时候抱一下,仅此而已啦!不然,不然也许会错过,我是这么想的。”小遥被我的突袭吓到了,身子猛地向后仰,迅速拉开了我们之间的距离。而接下来才是致命一击。

“是吗……我在想,如果你能在床上以外的时间多多这样抱抱我就好了。”

在明白我话里的意思后,小遥的脸有点扭曲,“不是吧怎么这也能开车”的想法写满了她脸上。看着她慌张的样子,我咯咯咯笑着。

能够看到这样的小遥,就算是死后的地狱将我开膛破肚我也不怕了。


知道和不知道,哪个会更幸福呢?

从不知道到知道很容易,但从知道到不知道很难,所以果然,还是不知道会好一点吧。

我和小遥坐在直升飞机上——或者我,我和Uranus一起坐着直升飞机前往我们和魔女尤加露决定好的地点,海上大教堂。

表面平静的大海内部暗流滚滚,我也是差不多的状态。直到现在,小遥都没有想起梦境的后半段。她在和我解析战术,分析敌人的心理,但我却一个字都难以听下去。

在很小的时候,我曾经养过一只萨摩耶,软软的白白的胖胖的,我很喜欢它,但它却在我和父母出国旅游的期间突发疾病痛苦地死去了。要让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理解这样的事情很困难,所以大家一开始都打算瞒着我,让我不知道。在短暂的不知道里,我天真的以为萨摩耶也是出去环球旅游了,期待着它能快点回来,和我讲讲旅途上的趣事。但不知道终究是脆弱的,很快我就知道了真相,在父母怀里痛哭。虽然现在看来,当时如世界末日般的痛苦已经不值一提,但我还是在思考着,思考着不知道和知道的差别。

世界上不是所有事都和小学里的加减乘除一样,知道越多就是越好的。有时候不知道才是幸福,虽然这就听着像是逃避,但比起知道,我还是更喜欢我不知道狗狗死讯的日子。

但终有一天,不知道会变成知道吧,但知道却不能够变回不知道。

现在的小遥无疑是幸福的,因为她不记得昨天的梦境,也不知道我将死去。而在看到我的尸体以后,她会崩溃,会怒吼,会第一次从不知道变成知道然后为此痛苦。然后过了十年,二十几年,三十几年,总有一天她会想起的,想起那天早上被她忘记的噩梦——就算是瘸了腿的乌龟,也有极小的概率赢过呼呼大睡的兔子,更何况这样的概率在我和小遥之间是必然,因为在我死后,小遥还有更多、更长的路要走,她的人生将会比已经停下的我更灿烂、更辉煌。然后就在那一瞬间,可能是刚刚起床,或者是喝着牛奶,也许是快要进入梦乡,在第二次不知道变为知道的那一刻,她会回想起那天的梦境的后半段,还有那天早上我的言语、我的微笑、我们十指交缠的瞬间,她给我最后的拥抱。她也会意识到,自己本来预见了同伴的死,但是却被她忘记了——从知道到不知道的奇迹,仅此一次。

到那时候,她又会做出怎样的表情呢?

我的心一下绞痛起来。

但我还是会用我的方式保护好小遥,对于没把梦境的后半段告诉她的事我不会后悔,刚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如果我们之间一定会有人死去的话,那那个人是我就好,我不想让小遥为我受伤,也不想看着她听到了我即将死去的消息后豁出去保护我却竹篮打水一场空。何况我们之间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完成,那就是我们的使命。

“Uranus,你知道的吧……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要完成使命;无论前方有多少危险,我们都要自己一人前进。”面对着海洋大教堂的门,我这样对Uranus说着。

“事到如今,这种话还用着说嘛?”她浅浅笑了,于是我也微微勾起嘴角。

“是啊。”

然后我推开了门。


【END】


ポンコツ
2022遥满情人节贺图 (……...

2022遥满情人节贺图


(……龟速选手没画完,,

2022遥满情人节贺图


(……龟速选手没画完,,

星月starry

天王遥CN:星月

海王满CN:玥瑟

摄影:边缘技术宅

后期:星月

啊,压了一年,感谢2020年,去旅游,还拍了COS.

2021年似乎什么都没做

仔细一想 我去跳舞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只管自己舞翩翩,不问岁月致何年”

天王遥CN:星月

海王满CN:玥瑟

摄影:边缘技术宅

后期:星月

啊,压了一年,感谢2020年,去旅游,还拍了COS.

2021年似乎什么都没做

仔细一想 我去跳舞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只管自己舞翩翩,不问岁月致何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