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海绵宝宝

34.2万浏览    2292参与
枕月盖星

线条太难了ಥ_ಥ

留白太难了ಥ_ಥ

橡皮章新手菜鸟表示想弃坑╯﹏╰

线条太难了ಥ_ಥ

留白太难了ಥ_ಥ

橡皮章新手菜鸟表示想弃坑╯﹏╰

鹌鹑神

小海绵相关摸鱼!
#cp章海注意
#宝哥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依旧吹爆宝哥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警长

小海绵相关摸鱼!
#cp章海注意
#宝哥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依旧吹爆宝哥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警长

小王是个好人.

这就是所谓的买家秀与卖家秀叭


这就是所谓的买家秀与卖家秀叭


和平鸡2362-

【章海】银河横卧的献唱(二)

/挺菜的

/顶风作案,文明观猴


“就算有了主唱,也还是缺打击乐。”Bob扳着他的四个手指对号入座,“吉他,贝斯,主唱,这算是......没有节奏的布鲁斯?”

  也不知Squid有没有听见他的话。Pearl又开始把拨片拿在手中转来转去,Squid的烟抽个没完。老章鱼现在一点都不想要新成员,但没有办法,Space’s Bill的景况就是这么寒碜。

  Bob推荐了他发小过来。一个晕头晕脑的小男孩,大墨镜金链子,邋里邋遢地扮酷。他看起来就很壮实,自我介绍说他叫Patrick Star,勉强可以凑合充数。Pearl用自己跟男友学过的一点点东西教他打架子鼓,才总算是入了...

/挺菜的

/顶风作案,文明观猴


“就算有了主唱,也还是缺打击乐。”Bob扳着他的四个手指对号入座,“吉他,贝斯,主唱,这算是......没有节奏的布鲁斯?”

  也不知Squid有没有听见他的话。Pearl又开始把拨片拿在手中转来转去,Squid的烟抽个没完。老章鱼现在一点都不想要新成员,但没有办法,Space’s Bill的景况就是这么寒碜。

  Bob推荐了他发小过来。一个晕头晕脑的小男孩,大墨镜金链子,邋里邋遢地扮酷。他看起来就很壮实,自我介绍说他叫Patrick Star,勉强可以凑合充数。Pearl用自己跟男友学过的一点点东西教他打架子鼓,才总算是入了门。

  Squid听着慢吞吞的打击乐声,一句话也没有说。但Bob在旁边围观了一会儿,居然就能上手打曲子了。他坐在鼓前面,Squid在远处开始弹贝斯,于是鼓声就和着贝斯,逐渐有了摇滚的意味。

  Pearl惊奇得尖叫起来,她拍着Patrick的肩膀,默默开口:“以后你就跟他学吧。”而Bob睁大了眼睛,像个孩子,他抓一抓金黄色的头发,收下了这个学生。

  学鼓的同时,Pearl又在充当乐队老母亲的角色,四处奔走约商演。他们没什么名气,歌怪又不愿唱别人的,很少有演出能让他们出场。兜兜转转Pearl又回到了遇见Bob的酒吧,她推门进去时酒吧只有寥寥几个单桌的客人,Mr.Krab坐在靠近吧台的一张小桌子前数钱。

  “你是......Space’s Bill的吧。”他抬头松松地看上一眼,懒散地问道。Pearl点点头:“我想喝点儿东西。”

  她坐在了Mr.Krab对面,自顾自地喝起泡酒。

  “我们现在搞乐队太难了。就活像几个无业游民,有烟鬼、酒桶和废柴,浑身纹着可怕的刺青、打着各种各样的洞,演奏吵人的乐器,唱的歌只有自己欣赏。Squid那老家伙太不靠谱,MM像只虾米,新来的Bob还有两把刷子,可我对胖子鼓手实在不敢有信任。”Pearl直直地瞪着Mr.Krab,在少见光的酒吧里格外明亮,“没有演出,没有唱片,没有粉丝,更没有钱。Squid已经做了送报纸的兼职,算是攒下来一些钱。他出身名门,出来搞摇滚总是显得不入流不上道,但他不在意这个。他为Space’s Bill卖掉了很多东西,包括他从前练琴用的那把贝斯。”

  Mr.Krab把钞票搁在一旁,想了想:“孩子,你们很努力。我会帮助你们的——尽我所能。或许你们当中的谁想来做一份工作?Bob那孩子工作很认真,他会有一份稳定的收入,尽管这钱不多。我也赚不了多少。”

  Pearl的双眼更加清澈美丽。她低着头沉思了一会,用唇感受着食指上的戒指,而后开口道:“Space’s Bill还缺......一个兼职的,基本没有活儿干的经纪人。”

  “哦没问题,善良的孩子。”Mr.Krab的目光中流露出温柔,他答应下来,又郑重其事地在Pearl的手背上留下一个绅士的吻。

  

  Space’s Bill有生命了。事实证明Mr.Krab的业务能力还是很强的,有一家唱片公司终于同意帮他们出一张专辑。除了打击乐暂时由Bob录制完成外,一切进展都很顺利。Squid难得露出真挚的笑容,于是隔着录音室玻璃的Bob笑得更开心,与Squid对视出春日一般的气泡。

  Pearl看了一眼旁若无人的老章鱼和小海绵。海绵宝宝戴着耳机什么杂音都听不见,她就头也不回地对Squid说:“如果弄清楚了就别犹豫。”

  Squid依旧口齿不清,但疲软的腮部微微有些红晕。他也不回头,甚至没怎么张口:“我感觉我是清楚的了。”

  于是在Bob摘下耳机,朝外面比了一个剪刀手时,Squid面无表情地对他伸出了“我爱你”的手势。

  里面的男孩愣了一下。他收拾好乐器从房间走出来,大家都围在一起听录音,在人群中他悄悄牵了Squid的手。

  他们在街头接吻。Bob紧紧环住Squid细细软软的腰,揪住他衬衫的下摆,Squid发狠较劲似的往Bob唇舌中间去探。他俩的摇滚精神在这事上才算体现到了极致,谁也不肯罢休地天雷勾地火一般,就狠戾,就殊死搏斗,像和氧气尽力抗争。直到最后再也没人能换过气来,亲吻停止,银白的涎丝又被用力扯开,抹在Squid手臂上。

  Bob咧开嘴甜甜地笑。Squid又忍不住将男孩搂进怀中,使劲想把他按进自己的灵魂。

  

  笨蛋打击乐手总算出了师,Bob满意地采来一束鲜花送给他。带上Mr.Krab的四个人为他鼓掌,Squid开始演奏那首他们几个耳熟能详的Mobius,Pearl也弹了起来,Patrick马上坐回自己的位置。

  这天大家都很开心,一是Patrick与鼓抗争的胜利,二是他们灌好了第一支歌。Mr.Krab请大家喝酒,Bob又钻进厨房做了些小吃,几个人都喝得不少,除了喝牛奶的Patrick。就连年纪最小的Bob都喝得脸和脖子都是通红,扯着衣领默默喘息。他被Squid带回他廉价狭小而混乱的出租屋,两个人倒在床上。

  雨下大了。

  Squid扔了男孩得体又大方的西服短裤,热烈地落下亲吻,像个真正的摇滚青年那样。外面的雨稀里哗啦倾盆而下,吵嚷声却盖不过交合处细小又青色的水声。Squid沉默寡言,草草耐下温柔地操进第一次,然后伏在Bob身侧,又从后面进一次。主唱先生高高低低婉转动人的曲调在软床之间哼不成曲,想要回身看Squid,又得到一个勾着脑袋的亲吻。

  雨下了一整夜,章鱼被小家伙黏着,没来得及抽一根雾气弥漫的事后烟,就匆匆忙忙地掉进睡梦。

  其实他们都是第一次爱,Bob是,Squid也是。他第一次纵容摇滚乐的爱情在他心中作祟翻腾,直到真的拥有Bob,真的与他十指相扣。



铃屋明一

如果企鹅帮遇上海绵宝宝。

如果企鹅帮遇上海绵宝宝。

沈孑惜
奠 逝去的梦想和长眠于地下的灵...

奠 逝去的梦想和长眠于地下的灵魂。

奠 逝去的梦想和长眠于地下的灵魂。

解诺pocky

one eternity later和a few moments later~

one eternity later和a few moments later~

仙紫紫儿~

第二章!

  夕阳渐渐落下,将帕特里克与鲍勃的影子拉长。

  “哦哦哦!今天真是太美好了!是吧?帕特里克兄?哈哈哈哈哈,帕特里克兄,这可真是个好名字!”

  “哈哈哈”帕特里克不知道该怎样接话,只能干笑。

  “对了,鲍勃。”

  “嗯?”

  “你家在哪?”

  “哦!其实我真正的家在另一个地方,那个地方离比奇堡很远很远很远很远,不过我的爸妈要去更远的地方工作,然后他们竟然还放心不下我,就把我送到了我的奶奶这来,对,我的奶奶就住在比奇堡,我的爸妈让我有...

  夕阳渐渐落下,将帕特里克与鲍勃的影子拉长。

  “哦哦哦!今天真是太美好了!是吧?帕特里克兄?哈哈哈哈哈,帕特里克兄,这可真是个好名字!”

  “哈哈哈”帕特里克不知道该怎样接话,只能干笑。

  “对了,鲍勃。”

  “嗯?”

  “你家在哪?”

  “哦!其实我真正的家在另一个地方,那个地方离比奇堡很远很远很远很远,不过我的爸妈要去更远的地方工作,然后他们竟然还放心不下我,就把我送到了我的奶奶这来,对,我的奶奶就住在比奇堡,我的爸妈让我有时间要去看看奶奶,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说服他们不和奶奶住在一起呢!现在我的家在,呃,我看看,贝克街124号,嘿!就在前面!那是我的房子吗?是个大菠萝哎!我太喜欢啦!”

  “看来我们住的很近。”帕特里克指了指他身边的房子,与海绵宝宝只隔一房之遥。

  “哇,那可太棒了!我们明天是不是还可以一起去上学?”

  “当然。”

  “哦!那太好了,那我走了,拜拜!”

  “再见。”

  鲍勃走时看见了隔在他们两个房子中间的房子,是一个深蓝色的房子,透过楼上的圆窗户可以依稀看见一个轮廓。

  “也许我该和这个邻居打个招呼。”

  “咚咚咚”

  “来了来了。”

  “吱”门慢慢打开。

  “嗨!你好,我叫鲍勃,是今天搬来的,就住在你的隔壁,我想我们一定能做个好邻居!”

  鲍勃眼前的是一个淡青色的章鱼,他摆着一张冷漠的脸,似乎任何时候都高兴不起来,这种脸就像是,有人欠他钱。

  “哇,你看起来也像是学生哦!”

  “对,我是比奇堡学校的。”那个章鱼说的话没有一点感情。

  “你叫什么名字?”

  “给,我的名片。”章鱼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鲍勃。

  “章鱼……东东包?”

  “是丹尼奥!”章鱼的喊声有些大,鲍勃惊的一抖一下。

  “嘭”接着门重重的关上了。

  “好吧,东东包,哦不,我是说丹尼奥,晚安咯~~~~~~”

  鲍勃走到自己的菠萝房子前,掏出了爸爸给他的钥匙。

  “哇哦!这里面的家具也太好看了吧!爸妈可真是了解我!去二楼看看。”

  “喔!那是什么!一个大喇叭!是闹钟吗?哇,我这的窗户可以看到帕特里克和东东,呸,丹尼奥的家诶!”

  夕阳随着鲍勃的欢呼声完全落下,接着进入一片沉寂,比奇堡安静了下来。


                           第二天

  “哦!今天也是美丽的一天!现在我要去找帕特里克啦!”

  “不知道丹尼奥起来了没有,但直觉告诉我去找他他会吼我一顿。”鲍勃想着想着竟然笑了起来,他好像没有任何烦恼。

  “帕特里克兄!我来啦!”鲍勃对着帕特里克家的门喊到。

  门开了,帕特里克笑着从里面走出来。

  “我们走吧。”

  “嗯!”

  他们今天似乎很有话聊,走的过程中一直在聊天,帕特里克大概知道该怎样接鲍勃的话了。

  “哎!帕特里克,你看前面是谁!”

  “嗯?”

  “丹尼奥!”鲍勃直接喊了出来。

  “丹尼奥?平时也没见他这时候在路上啊。”帕特里克心想。

  帕特里克还没反应过来,只见鲍勃从自己的身边窜到了丹尼奥身边,正在招呼自己过去。

  “丹尼奥,今天怎么这么早?”帕特里克走到鲍勃和丹尼奥中间,把鲍勃拉到自己旁边。

  “我只是要早点去学校看书,怎么?全校第一的好学生帕特里克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你怎么认识鲍勃?”

  “我怎么知道,他自己跑来的,不跟你废话,我要赶紧走了。”说完,丹尼奥便加快脚步走掉了。

  “你们怎么了?”鲍勃有些担心。

  “没事没事,我们也快走吧。”帕特里克又笑着对鲍勃说。

  “好。”

  望着前面丹尼奥的背影,帕特里克的脸又板了起来。似乎很不高兴丹尼奥的态度,也很不高兴刚才丹尼奥离鲍勃那么近,即使是鲍勃自己过去的。

                         ……………





第二章完啦,首先阿仙要在这里谢谢关注自己的四个年轻人,有了你们的关注,我才会更加努力!更加有动力!

一颗桃子

【海绵宝宝】【海章海】当你的邻居破壳而出(中)

海绵宝宝×章鱼哥(海章海)


如果写了肉就改海章 上一话可以戳首页翻翻(顺便一起嗑音乐剧cp啊!!!!


一只老章鱼的迷幻带崽故事 悄悄搞了点奇奇怪怪的剧情 希望能看懂x


注意避雷


章鱼哥→丹尼奥

海绵宝宝→鲍勃

派大星→帕特里克

珊迪→珊迪


“哐哐哐哐哐哐——”正当丹尼奥准备再安可一曲时,楼下传来了如同贝壳啄米般的砸门声。


想都不用想,这肯定是他那个令鱼生厌的海星邻居——帕特里克。


丹尼奥选择了无视。


等到楼下响起奇怪的电钻声时,丹尼奥忍无可忍地放下了他的宝贝竖笛,接着打开窗户探出...

海绵宝宝×章鱼哥(海章海)


如果写了肉就改海章 上一话可以戳首页翻翻(顺便一起嗑音乐剧cp啊!!!!


一只老章鱼的迷幻带崽故事 悄悄搞了点奇奇怪怪的剧情 希望能看懂x


注意避雷


章鱼哥→丹尼奥

海绵宝宝→鲍勃

派大星→帕特里克

珊迪→珊迪




“哐哐哐哐哐哐——”正当丹尼奥准备再安可一曲时,楼下传来了如同贝壳啄米般的砸门声。



想都不用想,这肯定是他那个令鱼生厌的海星邻居——帕特里克。



丹尼奥选择了无视。



等到楼下响起奇怪的电钻声时,丹尼奥忍无可忍地放下了他的宝贝竖笛,接着打开窗户探出头对着楼下的傻小子破口大骂。



“喔!丹尼奥,你在家啊!”粉色的海星并没有因为楼上人的狂怒而停下手里的工作,他先是猛地一扯启动钻头的绳子,接着对准丹尼奥家的门锁一顿猛钻。



只听见哐当一声,还在楼梯间的丹尼奥意识到自己又要换门了。



“藤壶!你又在搞什么鬼!”可怜的老章鱼扶起自己的木门,瞧都不愿瞧一眼面前的憨憨海星:“我上个星期才修好的门!”



只见罪魁祸首把电钻往旁边的垃圾桶里一丢,面无表情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冰激凌朝着丹尼奥说到:“你有看见鲍勃吗?我敲了好久菠萝屋都都没有人回应,我想借一点他的芥末酱来拌冰激凌。”



“我的门!什么鲍勃!我根本就不认识有这个名字家伙!”一脑门青筋的丹尼奥正尝试着把自己的门锁安装回被钻出来的门洞里。



“喔,我以为你和他已经和好了!自从上次他被水母吞了以后,我就再也没见到他了。”帕特里克舔了一口没有芥末酱的冰淇淋,撅着嘴向那个无辜的冰淇淋求投以一个嫌弃的眼神。



“什么!我的生命中就没有出现过一个叫鲍勃的家伙!如果他还和你一个德行,那这辈子我都不会让他接近我!”



“那你有芥末酱吗?”帕特里克耷拉着眼睛望着手里的冰激凌,“没有的话我只好直接吃掉了。”



“没有!快滚吧你这个小呆瓜!还好我没有遇到像你一样的第二个邻居!”



只听咚的一声,丹尼奥满头大汗地把粘好的门摔回原来的位置。他拍了拍手上的灰,转身向存放着小海绵的房间走去。打开房间门的那一刻,丹尼奥像见了鬼一样看着正坐在小海绵身上舔冰激凌看动画片的帕特里克。



“嘿,丹尼奥你家这个新坐垫真不错欸!”粉色的海星先开了口,他看了眼被自己坐在屁股下的黄色方块,扭了扭他的臀部:“就是有点小了…还老是唧唧叫。”



“你…你这个粉红星星!”丹尼奥感觉自己气的墨汁都要从头皮喷出来了,他嘴角抽搐着打开了自己二楼的窗户,接着一把捞起这块体型硕大的海星从窗户口给扔了出去。



“鲍勃来了记得告诉我哦!”



“谁认识他!”



“谁……呃,谁认识鲍勃来着?”粉色海星一边启动他的脑子,一边给沙地砸了个窟窿。



丹尼奥关上窗拍了拍手上的灰,赶忙跑过去看看那块刚被粉红星星折腾过的小海绵。却没想到看着了更见鬼的一幕——



本该乖乖躺在沙发上的小海绵现在却黏在天花板上,茶几上的咖啡和高级曲奇被打翻在地,那颗花费了丹尼奥整整一年培育修剪的小盆栽也蔫在了他好不容易搞来的海马地毯里。仔细一看还能发现天花板上的那块小不点嘴里还嚼着半根单簧管——另一半则不见了踪影。他发现他的章鱼妈妈走进了房间,立马挣脱了那滩黏住他的冰激凌汁,啪叽一声落在了丹尼奥妈妈亲手给他织的那个抱枕上。伴随着抱枕被压破的气声,黄黄方块吐掉了嘴里的东西,张着嘴巴向丹尼奥讨抱抱。



“我的星星月亮和太阳啊!”丹尼奥没有理会那块小海绵的殷勤,转身跪在了自己心爱的那半根还沾着口水的竖笛前,他对着天花板哭天喊地:“为什么海神王如此残酷地对待这位名为丹尼奥的天才!”



“咚咚包…咚咚包!”小海绵有样学样,跪坐在沙发上对着丹尼奥那边大喊。



“可恨的小怪物!”丹尼奥看了一眼正对着他咯咯笑的黄黄方块,无奈的对着地毯开始了他的碎碎念。直到报时鸟布谷布谷地从座钟里钻出来扑腾,丹尼奥才勉强停了嘴。



“喔……又要去那个油锅里工作了!但在这之前,要先把你这个家伙给解决掉!”丹尼奥搓着自己的触手,脑袋上亮起了一个电灯泡。



他决定假装把这个从蛋里钻出来的小调皮落在超市里,失物招领处自然会帮他处理掉这块令他头疼的清洁海绵。



丹尼奥对着试衣镜理了理大衣领子,又往腰间系了根绳。等到他觉得一切完美的时候,丹尼奥像拿晨间报一般捡起沙发上的一卷小海绵揣进胸口。小家伙疑惑地把鼻子搁在第二枚口子上,只露半个脑袋在外面。他想抬起头看看自己的章鱼妈妈,却冷不丁用鼻子抽了几下丹尼奥的下巴。



“也许这是个错误的决定,但为了我的将来……”丹尼奥垂着眼睛把黄色方块往衣服的更里面塞了些,这下小海绵连脑门都进了章鱼的大衣里,“我不能领养你。”



“嘿丹尼奥!你也来逛超市吗?”是那只来自德克萨斯的小松鼠,丹尼奥还没走到离服务台最远的区域,就被正在挑选早餐麦片的她给叫住了。珊迪仍然依靠着那个奇怪的空气头盔进行呼吸,隔着东西说话总是会显得有那么一点走音:“哇喔——看啊!这是谁?你们的孩子?”



“wuwawuwa!”小海绵缩在丹尼奥的外套里,只能靠着扣子缝来观察周围陌生的环境。带着头盔的毛绒绒陌生人对于一块破壳没多久的海绵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丹尼奥感觉怀里的小家伙紧张地又往里缩了缩。



“我从来没想过原来海绵和章鱼也可以繁衍!”珊迪对着面前的章鱼挤眉弄眼,接着又用手肘戳了戳丹尼奥的肋骨,“看来你和鲍勃的感情很好!之前我还有些担心呢!鲍勃那么爱你而你却……”



“停!打住!等一下!”丹尼奥满脸都是疑问,他感觉自己只要一想到这个名字,脑袋就会变得和与老旧的电视天线接收到信号一样——时而清晰,时而又钝的像安全剪刀,“你说什么?我?和谁感情很好?”



“鲍勃啊!这个小家伙简直和他长的一模一样!”珊迪伸出手来想要逗逗这块似乎有些害羞的小海绵,却发现小家伙缩在里边都快把自己卷成寿司了。于是她甩了甩身后的尾巴,等待着小黄方块自动凑过来玩——没有人可以拒绝尾巴,海绵也是。小海绵透着缝隙看见蓬蓬的大尾巴眼睛都放出了光,他先是试探性地伸出手戳了几戳,见带着头盔的家伙没有什么动作,便从丹尼奥的怀里探出身子可劲儿蹭着这块毛绒绒。



“鲍勃……”丹尼奥在脑子里又一次地搜寻了一遍这个名字,在记忆体error后对着面前的小松鼠摊了摊手。



“呃……我以为你们…”珊迪有些担忧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章鱼,接着又把视线落回了那块小海绵的身上:“不过还是得恭喜你们,毕竟带孩子不是一个人的工作,等我下次来拜访的时候,希望你们已经结束冷战了!”



“谢谢?”丹尼奥站在原地愣了神,看着穿着潜水服的松鼠越走越远,他的脑子仍旧没有停止寻找鲍勃的工作。



计划完败。



陆地上的小松鼠还不知道会何时来看望丹尼奥与那个未知的鲍勃一起下的崽,丹尼奥现在还不能丢了他,不然他的后半辈子都可能在比奇堡监狱里度过。


出了超市,丹尼奥重重地把手拍在了自己的脸上——现在他需要揣着一块小恶魔还有一堆母婴用品去上班了。


星河碎片✨

“猜猜我有几颗糖?猜对了两颗都给你。”

“五颗!” 

“猜对了!先给你两颗,剩下的下次给你” 

――《海绵宝宝》

“猜猜我有几颗糖?猜对了两颗都给你。”

“五颗!” 

“猜对了!先给你两颗,剩下的下次给你” 

――《海绵宝宝》

仙紫紫儿~
日常不更正经事 “哦我的上帝啊...

日常不更正经事


“哦我的上帝啊,你应该去更文章而不是画画!”

“吔~你随我”


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

日常不更正经事

 

“哦我的上帝啊,你应该去更文章而不是画画!”

“吔~你随我”





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海绵宝宝

仙紫紫儿~
画了个颜色很简单的画! 蟹&t...

画了个颜色很简单的画!

蟹×痞也很棒,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

画了个颜色很简单的画!

蟹×痞也很棒,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鹅~~

✨Myan Cat✨
还是海绵宝宝👍✨嘿嘿嘿......

还是海绵宝宝👍✨嘿嘿嘿....

我思想龌 龊(面壁思过)

还是海绵宝宝👍✨嘿嘿嘿....

我思想龌 龊(面壁思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