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海苔饭

1819浏览    15参与
CroDilotte木其🍅

来,拆监控

早上:我要好好学习,重新做人!(充满干劲

晚上:啊这,我又荒度了一天。人废了。
[图片]
[图片]


(其实我主亲情向不怎么恰爱情向哈哈但是就有感而发觉得这个挺合适的


最后我亲爱的普爷镇楼

[图片]

早上:我要好好学习,重新做人!(充满干劲

晚上:啊这,我又荒度了一天。人废了。




(其实我主亲情向不怎么恰爱情向哈哈但是就有感而发觉得这个挺合适的


最后我亲爱的普爷镇楼

咸鱼永不翻身
是一次会议上的魔法灾难wwww...

是一次会议上的魔法灾难wwwww其实是英sir故意的

是一次会议上的魔法灾难wwwww其实是英sir故意的

君栗嘉

【米英米无差】美/国的仓库清理

—文笔渣致歉


阿尔弗雷德. F.琼斯的倒影映在湖面上,反映出他那双天蓝色的眼瞳,里面好像反射着一面随风飘扬的星条旗。

  金黄色的头发,立着一根呆毛,戴着黑框眼镜,穿着极其正规的礼服。

  “又到了hero的仓库清理时间,哈哈哈哈!”阿尔弗雷德像往常一般笑着,整理了一下领带就往石梯上走。笑容和往常不同,带着苦涩和逃避。

  如果要打扫这间老仓库的话,会翻出一些令人难受的回忆啊……阿尔弗雷德推开了门,迎面而来浓厚的灰尘。

  

  这栋老宅类似于英/国,阿尔弗雷德当初修建这里的时候就是按照亚瑟.柯克兰的宅子来修建的。好像他还没有独立似的,回来就可以看见坐在庭院喝茶的亚瑟...

—文笔渣致歉


阿尔弗雷德. F.琼斯的倒影映在湖面上,反映出他那双天蓝色的眼瞳,里面好像反射着一面随风飘扬的星条旗。

  金黄色的头发,立着一根呆毛,戴着黑框眼镜,穿着极其正规的礼服。

  “又到了hero的仓库清理时间,哈哈哈哈!”阿尔弗雷德像往常一般笑着,整理了一下领带就往石梯上走。笑容和往常不同,带着苦涩和逃避。

  如果要打扫这间老仓库的话,会翻出一些令人难受的回忆啊……阿尔弗雷德推开了门,迎面而来浓厚的灰尘。

  

  这栋老宅类似于英/国,阿尔弗雷德当初修建这里的时候就是按照亚瑟.柯克兰的宅子来修建的。好像他还没有独立似的,回来就可以看见坐在庭院喝茶的亚瑟。

  亚瑟. 柯克兰是英/国,但英/国不能算作是他。他有着一双碧绿的眼瞳,反射着随风飘扬的米字旗。眉毛较粗,时常带着温柔的笑。

  如果你忽略掉亚瑟曾经是海盗这一点,你可以把他当成绅士的一个模板。翩翩有礼不是风度,喜怒哀乐都不会轻易展现在脸上——除了他真的挺生气。

  不得不说,亚瑟海盗装扮是真的异乎常人的英俊帅气。大方粗鲁不拘一格,但又仗义温柔细心。阿尔弗雷德在小时候变被亚瑟的这模样洗脑了,成为了第一号脑残粉。

  

  阿尔弗雷德叹了一口气,走进仓库开始翻找不要的旧品,收拾收拾一起丢掉。先是一本物理的教科书,又是一包早已过期的红茶,还有英/国早已停制的小蜡兵人……

  还有一把十八世纪的步枪,上面有着刀痕。

  阿尔弗雷德轻笑,苦涩却再也掩埋不住,“果然翻到了扫兴的东西呢……”他将这些有关以往的东西放进一个小木箱,“一会拿去扔了吧……”

  阿尔弗雷德收拾了整整一个下午,然后让立/陶/宛来帮他做最后的清洁。自己却站在星条旗下面眺望着,好像在等待港口有英/国船只靠港。

  

  “怎么,在等我?”温柔的嗓音突然传入阿尔弗雷德的耳中,亚瑟白皙的手在门上轻敲了三下,靠着门和他来了个对视,“首相有事,我就顺便来咯。”

  阿尔弗雷德哑然失笑,顺便来还不忘带英/国那边的特色美食。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当即将人邀至屋内,“那么——柯克兰先生,请问您是要‘伯爵茶’呢还是要‘玫瑰茶’呢?”

  “都可以,我的先生。”

  

  亚瑟在桌子下翻到了一本《人民的协议》,这是英/国1649年发布的一本书,这本书好像是他曾经当睡前故事给阿尔弗雷德念着玩。

  不过这本书的确很棒啊,无论是思想还是措辞,都是一大典范,也难怪后来美/国在1776年7月4日发布的《独立宣言》与其神似了……

  记得阿尔弗雷德站在台上,好像眼中有星辰大海,手握成拳,在台上激烈的演讲。他在躲避和亚瑟的眼神交汇,但亚瑟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是自豪也是悲哀。

  引用中/国曾对别人介绍日/本时说过的一句话,“他可是我最引以为傲的弟弟啊!”

  阿尔弗雷德当时身上还有着伤,亚瑟也不例外。二人却神情自若好似无事人,只是静静地注视那星条旗升向天空。

  其他人都在鼓掌,阿尔弗雷德终于把目光移到了台下,只看见亚瑟的位置空空如也,只余下一支玫瑰和已凉的红茶。

  “哈,英/国真是一个不会表达的人呢。”阿尔弗雷德失落的神色难掩,幸亏国家意识体不需要出现在任何新闻报纸上,早早退场。

  他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人,亚瑟靠在门边点燃了一支又一支的烟,烟头掉了满地。阿尔弗雷德在那瞬间看到的不是以往那个高大且气势汹汹的英/国,而是一个被卸去爪子且充满沧桑的亚瑟. 柯克兰。

  “恭喜你。”亚瑟看见阿尔弗雷德,就用鞋底将烟头往另一个方向踢开,又露出了他的礼貌微笑。

  不知道为什么,亚瑟这次笑的那么令人心疼,阿尔弗雷德忍不住去拥抱他……将他搂在自己的怀里,无言地分离。

  

  阿尔弗雷德对亚瑟的爱就像白玫瑰,情窦初开的纯洁;亚瑟对阿尔弗雷德的爱就像红玫瑰,热情似火而又娇艳欲滴。

Ingrid

我傻了,我真的傻了,我翻到了这个漫画就在想日丸屋你那么会玩的吗?

yysy,假如有人吃味音痴或者海苔饭,本家的粮真的是可以磕到死隔三差五的就来一下子我的妈

我傻了,我真的傻了,我翻到了这个漫画就在想日丸屋你那么会玩的吗?

yysy,假如有人吃味音痴或者海苔饭,本家的粮真的是可以磕到死隔三差五的就来一下子我的妈

虾米小米粥粥粥

《定制品》(1)

天使英x恶魔米


(第一次写文ww,写的不好(想要想还是决定把这个没写完的发出来)

第三人称视角+过去英的视角


  我不需要那些属于我的奢侈品,只是想要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定制品罢了。


阿尔弗雷德曾经许过愿,他希望能得到一样属于自己的东西。


他坐在花园里,被玫瑰簇拥着。他讨厌花香,看到在花丛中欢快的蝴蝶和蜜蜂,听着树上小鸟婉转愉快的歌声,他讨厌这些事物,他也厌恶一些所谓的“美好”词语。在他看来,这些东西只是一些毫无用处的——奢侈品。


多么可笑啊,明明那么讨厌,却是他自己一手创造的。那些玫瑰...

天使英x恶魔米


(第一次写文ww,写的不好(想要想还是决定把这个没写完的发出来)

第三人称视角+过去英的视角





  我不需要那些属于我的奢侈品,只是想要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定制品罢了。


阿尔弗雷德曾经许过愿,他希望能得到一样属于自己的东西。

  

他坐在花园里,被玫瑰簇拥着。他讨厌花香,看到在花丛中欢快的蝴蝶和蜜蜂,听着树上小鸟婉转愉快的歌声,他讨厌这些事物,他也厌恶一些所谓的“美好”词语。在他看来,这些东西只是一些毫无用处的——奢侈品。

  

多么可笑啊,明明那么讨厌,却是他自己一手创造的。那些玫瑰是他种的,那些树木也是属于他的,那些令人愉快的,使人浮想联翩的语句,也是他写的。

  

他有手,有脚,有精致的面容,有足够长的时间,他不缺金钱,不缺知识。对,正常人有的,他有;别人终尽一生想要得到的东西,他有。但是他总感觉空荡荡的,时常觉得自己一无所有,他很害怕这种感觉。他需要宣泄自己,他将自己的不满灌注在文字上——为什么周围的一切都那么美好,真是他妈的令他反胃恶心。

  

阿尔弗雷德手中的钢笔动的越来越快,手肘碰倒了旁边的墨水。黑色墨水洒在草地上,墨花在草地上绽开,黑色侵蚀着草地,就像无数的魔鬼突然被释放,他们争先恐后的涌出牢笼,吞噬一切。

  

但是阿尔弗雷德并没有阻止疯狂的吞噬,任由它们扩散在草地上。他捏紧手中的钢笔,锋利的笔尖感觉快要划破那层纸。笔尖所到之处全被染上黑色,最后被有秩序的连接成字母,字母又被串联起来,连成一个单词  最后空白的纸被那所谓的疯狂的,会毫无节制的流动的墨水覆盖。看看脚下那被墨水侵蚀的草地,此时它们显得是那么乖。它们是一群被驯服的魔鬼。

 

 阿尔弗雷德的皮鞋上沾有墨水,脚下也踩着墨水。他并不在意,反而晓有趣味的看着地上那滩黑色流动。最后一个字母写完,金属的钢笔也被放开,坠入黑色深渊。底下的黑色仿佛伸出手迎接一同坠入的钢笔似的,在触碰到墨水的那一瞬间,钢笔迅速的被吞噬了。

 

 溅起的墨水到了阿尔弗雷德的裤脚上,留下了斑斑点点的痕迹。

 

 

遇到他的时候,他就站在那里,头发像墨水一般黑,病态一般白的皮肤在身上穿的黑色西装上显得格外突兀。但头上的牛角和背后的蝙蝠翅膀,还有长长的黑色尾巴,告诉我——他是恶魔。

 

 听前辈们说,恶魔都有一副能蛊惑人面容,当你注视他们的眼睛,你也会被陷入其中。也许是因为这个,我盯着他看了许久。当他睁开眼睛时,他对我笑了一笑。

  

他的眼睛很漂亮,也很魅惑人。透过他那层薄薄的镜片,我看到的是——蓝色,我只能用这种最基本的词语来形容。因为那双眼睛我难以捉摸它里面的所含,它的主人的所想。恶魔咧开嘴笑,露出了他那尖尖的牙齿。

 

 “你一个天使来这里干嘛?”

 

 当我出神的时候,他的声音响了起来。那个声音其实并不魅惑,反而是一种清冽,明朗的声音。

 

 我没有马上回答他,我不想和这个恶魔扯上什么关系。我转身正要离去,他居然过来拉住了我的手!

 

 我慌张地回过头,对上了他的眼睛,惊呼了一声:“恶魔,你想干什么?!”我挣脱了他的手,不过我没有选择立马离开,只是看着他。他看着我的样子,似乎感觉很好笑,恶魔摊了摊手,摇了摇身后的尾巴,做出无奈的样子“你们天使原来都这么没礼貌的吗?连个招呼都不打。”

 

 他竟然敢说我们天使没有礼貌?拜托,我只是不想和他扯上什么关系才不理他的。

  

“咳咳,抱歉,刚才失礼了。不过我能先走了吗?”我礼貌的回答他,没想到有一天会有恶魔这样子对我说,还让我用礼貌的态度回敬他。

 

 他突然笑了起来,笑声在周围回荡,“哈哈,你还真是一个有趣的天使。你是第一个对我那么有礼貌的天使,其他的人恨不得把我给杀死。”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他的笑声特别刺耳,特别难听,好像要把我的耳膜给捅破似的。那种笑声可能是对我的嘲弄,可能在告诉我——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天使。

  

 

 一阵风吹来,桌上的纸大部分被吹起,散落在地上,掉在墨水上被吞噬,感染。忽然一根巨大的白羽落在那滩墨水上,没有被吞噬,依然保持着它那高贵纯洁的姿态,漂浮在水上。

 

 阿尔弗雷德看见了他——巨大洁白的翅膀,一身纯白,那种遥不可及,无法被任何东西所玷污的纯白,一头金发,翠绿无暇的双眼——天使。

 

 天使对着他笑,在他看来那种笑容在阳光下显得那么刺眼。该死,过于美好纯洁的笑容,令他心生厌恶,可这就是他每天许愿的对象。明明天使和恶魔两个都可以实现愿望,但他偏偏要去拥抱那令他反胃呕吐的“纯洁无暇”。也许只是想融入某些东西,反正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

  

他厌恶光明,希望拥抱黑暗;他讨厌纯洁,妄想坠入污秽;他放弃希望,试图选择欲望。但他却背道而行,拥抱光明,妄想纯洁,选择希望。他希望做一个这样的人,但他也因此讨厌自己。

 

 翠绿和苍蓝交换着,两种颜色融为一体。风还没有停止,桌子上的稿纸被风刮出“刷刷刷”的声音。时间仿佛停止了。

  

“阿尔弗雷德·f·琼斯,你想要什么?”

 

 那是天使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我选择无视他的笑声,一本正经的对他说道:“天使和恶魔本来就不能相合。但我们天使是善良的,对你礼貌是因为你刚才提出了要求。”

 

 他听到这句话笑的更疯狂了,原本清冽的嗓音像被撕碎了一般,尖锐的笑声简直是要把周围所有的东西给震碎!“哈哈哈,‘善良’?!原来天使是这样的啊!”他笑得站都站不稳了,手捂着肚子,尾巴也一颤一颤的。他此时就像是个疯子,一个只会狂笑的疯子。

 

 “你不要再笑了!”我冲着他喊了一声,抖了抖身后的翅膀,正好有几根白色的羽毛掉了下来。散落的羽毛在空中转了几下,其中一根被他的手给接住了。他停止了笑声,恢复平静,站直了,正视着我。就跟刚才一样,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但是身后的尾巴还在有无意识的晃来晃去。

 

 他的手把玩的羽毛,转来转去,向左,向右,向左,向右,向左,向右……羽毛在他的手中旋转着,划出白色的弧度。“我的笑声很难听,对吧?抱歉,失礼了。”他冲着我露出了一个抱有歉意的笑容。

 

 我看着他,转过身去准备离开:“我先走了,失陪了。”刚张开翅膀正要飞走,他恢复他那清冽的嗓音对我说:“我们见面的事不要跟别人说,明天在这里见面吧。”我没有回答也没有点头,煽动翅膀,刚刚飞了一段距离。他在背后冲着我喊:“那么‘善良’的天使,希望你不会失约。”我回过头看他,在空中停了下来,“你一个恶魔遇见了孤身一人的天使,竟然会放我走?回去让别人知道不会受到训斥吗?”

  

他摇了摇头:“没人敢这么做。但这不重要,不过你明天一定要记得来呀!”他向我炫耀似的摇了摇手中的羽毛,“这个就送给我当纪念品了。”


  我背过身去,朝着刚才的方向继续飞,“随便你。”

 

 真是一个奇怪的,难以琢磨的恶魔。

 

 

天使,人们总是说他们是多么的美丽,多么的善良,多么的纯洁。

  

恶魔,人们总是说他们是多么的丑陋,多么的邪恶,多么的污秽。

  

阿尔弗雷德,一个奇怪的人。原本一直生活在黑暗之中,却愿意摒弃挚爱的黑暗,拥抱不曾拥有的光明。他贪婪得可怕,他像个恶魔一般,想要拥有一切,吞噬一切。他想要拥有所有的光明,哪怕自己被所惧怕的灼伤。

 

 他每天向天使许愿,他想要拥有自己的一件定制品。也许他想要一束属于自己的光,但自己却不这么认为。

 

 那一天下午,起了风。在他最厌恶的花园中,他终于遇见了那个他所追求的,讨厌的生物。

  

面对天使的寻问,阿尔弗雷德笑了。他笑的很开心,笑的很灿烂,下午的阳光都黯然失色。他拉开椅子站了起来,椅腿在墨水中划出一道水痕,漂浮在上面的羽毛微微晃了晃。趁着羽毛摇晃的时候,有几滴墨水趁虚而入抢占了羽毛。但它们却不能深入羽毛,只能停留在表面,无奈的随着羽毛滚动。

 

 阿尔弗雷德摇了摇头,咬了咬嘴唇,张开了口:

 

 “不知道呢……”

 

 天使微微眯起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他:“你天天向我许愿,却从来不告诉我你的愿望。你究竟想要什么?”

  

阿尔弗雷德抬起头笑着望着他,没有说话。天使继续说道:“权利,地位,金钱,健康…你就是跟其他人一样许愿这些吧?”

 

 阿尔弗雷德否认了:“不是这些……我并不想要这些。”

  

“可是你不说出来的话,我又怎么能实现你的愿望?”天使耐心的等待他的回答。

  

  阿尔弗雷德摊了摊手,从墨水中心走向站在草地上的天使。他终于近距离看到了天使,他的眉毛真的很粗,想到这里,他有意无意的笑了笑:“天使不是能看到人的内心吗?你看一下我的心就知道了吧?”

 

 天使看着他的笑容,闭上了眼睛。当阿尔弗雷德重新看到那抹翠绿时,他摇了摇头。他不可思议的对着阿尔弗雷德说:“我无法看到你的心,我什么都看不到。”

  

  阿尔弗雷德微微阖上了眼:“那么我的愿望是无法实现了,对吗?”

 

 “我会帮你实现的。”天使隐去了头上的光圈和背后的翅膀,此时他就像个普普通通的人类站在阿尔弗雷德的面前。

  

“亚瑟·柯克兰,幸会。”他鞠了个躬。


  风还没有停,吹起了树叶,吹乱了两人的金发。此时花园里,一个是天使,一个是人。

呆毛收割机

【味音痴/英米】深蓝色之吻

深蓝色之吻


UKUS


人/贩英×人鱼米


垃圾对话比较多,而且别扭。致歉。


(温馨提示:二位的心理我并没有过多描写,请读者自行带入亚瑟和阿尔弗的性格来自行磕糖。(我就是ooc不敢写而已。)


“I love you.”


就是如此。亲爱的的小姐,永别了。

亚瑟将一位被绑了五花大绑的可爱女子推给了面前那几个穿着低调的“买家”。“买家”拿着一个钱箱递了过来,绿色眸子里看不出任何感情,至少接过钱箱确认了那一排排英镑的真伪,摆了摆手合上钱箱将那伙人打发走了。刚把口罩扯下来往嘴里放了支烟卷点燃,听见了垃圾箱旁边的大纸箱子,亚瑟吐...

深蓝色之吻


UKUS


人/贩英×人鱼米


垃圾对话比较多,而且别扭。致歉。


(温馨提示:二位的心理我并没有过多描写,请读者自行带入亚瑟和阿尔弗的性格来自行磕糖。(我就是ooc不敢写而已。)




“I love you.”



就是如此。亲爱的的小姐,永别了。

亚瑟将一位被绑了五花大绑的可爱女子推给了面前那几个穿着低调的“买家”。“买家”拿着一个钱箱递了过来,绿色眸子里看不出任何感情,至少接过钱箱确认了那一排排英镑的真伪,摆了摆手合上钱箱将那伙人打发走了。刚把口罩扯下来往嘴里放了支烟卷点燃,听见了垃圾箱旁边的大纸箱子,亚瑟吐了口烟过去打开了箱子,一口烟差点没把自己呛过去。

“Gosh!这是什么?!”

映入亚瑟眼帘的是一条雄性的人鱼。那人鱼满身伤痕奄奄一息。亚瑟大概是被那人鱼漂亮的容貌迷了心智,亚瑟没管什么直接讲那纸箱带回了自己家里。他把呢人鱼放到了浴缸里面,浴缸里放满了水,那人鱼像是被激活了一般,睁开了灵动的水蓝色眸子。

“Hey!是你救了我么?”

“Hummm,算是吧。你为什么会被扔在垃圾箱边上啊。或者说,被扔在那儿。”

“我不记得了。”

“那你为什么身上会有伤?”

“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没有被抓起来?”

“不知道。”

……

……

……

话题,好像变得有亿点尴尬。那可爱的小人鱼眨巴着眼睛满面困惑地瞧着面前满脸尴尬的男人。

“那你叫什么名字?”

“Alfred·F·Jones。你呢?”

“Arti。别的没必要告诉你。”

“Okay……”

话题再次终结,亚瑟只好去拿些吃的,过了几分钟才从冰箱里拿出了几片普通的面包过去递给阿尔弗。阿尔弗接过面包片几口就吃完了,亚瑟只能满脸担忧的注视着面前的人鱼。

“Hey!Arti?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食物问题,不太好解决。”

“只要是吃的我都可以哦!人类吃什么我都可以吃!”

“我的意思是,这边的城市食物问题都很大,我家已经没有多少可以给我和你吃的东西了。”

“那,要不要试试去别的地方找找?”

“这种世道。想找个没有战乱衣食无忧的地方真TM难。”

“什么?”

“没事。明天试着找个人帮我运些食物吧。”

“只能如此了啊…”

“不然呢?等死么?哈哈…一想到你被扔在这种隐蔽又安全的地方还有点惊讶呢。”

“Why?”

“因为这个地方我找了很久。”

“好了不起啊!”

“小朋友么?”

“不是!”

“果然是小朋友。”

……


亚瑟和阿尔弗就这样闲聊了许久,到了很晚才想起来还要联系熟人为自己空运食物。之后又开始了自己普通的生活,但是又有些不普通。因为,家里的“新成员”好像让自己变得不太一样了。好像变得有了让自己继续做“恶人”或者说,活下去的理由。


“Hey!阿尔!猜我得到了什么?”

“什么东西?好吃的嘛?!还是新的玩意儿?”

“是日/本那边一起很流行的玩意!好像叫什么沐浴球,丢到水里能变得很漂亮”

“那快来试试!如果可以!Arti可以一起泡个澡!”

“Wow,那真是太棒了!”

阿尔弗将浴缸里面的水换成了泡澡水的温度。亚瑟洗干净了身子,把那可爱的沐浴球丢到浴缸里,浴缸里的沐浴球开始融化变成了彩虹的颜色,和阿尔弗鱼尾上的鱼鳞映在一起漂亮极了。阿尔弗蜷缩着尾巴为亚瑟空出地方,亚瑟抬起脚试了试水温,随后慢慢将全身浸入水中,这才反应过来,这是第一次两个人泡澡,还是和这么漂亮的人鱼(尽管是雄性),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紧张了,面对着如此漂亮的人儿。

“Arti?我脸上有东西么?”

“Oh…没事。可能是……我有点被冲昏了脑子吧。”

“What?”

“意思是,你好漂亮…”

“谢谢。Arti也很漂亮,哦不,帅气!”

“谢谢……但是我并不是那种意思……”

“Arti”

“什么?”

“你喜欢我吗?那种动心的喜欢。”

“Ah……是,是这样。”

“我也是。I love you,Arti.”

等到阿尔弗把这几个单词说出来,亚瑟头顶已经开始冒蒸汽了。被这么可爱的小东西表白是什么体验?大概是有种童养媳的感觉?为什么还有种熟悉的味道?这句话也是那么熟悉。到底是怎么了?

“Oh……那你愿意一直……陪着我么?”

亚瑟好像有点后悔说出这句奇怪的话,但是亚瑟对面阿尔弗的表情,出乎意料的严肃。

“当然。”

他还答应了,本来想再聊些什么的,这下好了,话题死了。亚瑟只好转移话题。

“那个…你认识我么?或者说,见过我?”

“当然,在英/格/兰的一个海湾,看见小小的你独自在礁石上坐着,我看你有些无聊就过去和你玩了一会儿,咱俩就认识了。”

亚瑟这才想起来,儿时的自己住在英/格/兰,那天是自己父亲的葬礼,因为不愿面对,自己就跑到了海边的礁石上独自哭泣,过了很久,有一个很好看的人鱼来找自己玩。玩了很久,亚瑟小时候就喜欢上了这人鱼,作为礼物将自己的一个吻赠予他当做礼物,那人鱼的回礼也是一个吻。双方互相亲吻了额头作为礼物与誓言。直到现在二人重逢。

亚瑟觉得有些丢脸,又有些好笑,捂着脸蜷缩在浴缸里,阿尔弗好奇极了,轻轻牵过亚瑟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亚瑟,我一直都记得你哦!那么,今天要兑现诺言!要娶我为妻!”

亚瑟被羞耻度爆表的几句话冲击到了。面对着自己深爱的人,他终于鼓起了勇气凝视着他海蓝色的眸子,捧着脸慢慢吻上了他的嘴唇。


“I love you.too.”

屰

米:……这是这个月第三次。

英:嗯哼。

米:我是说你给我看耳朵

英:?。啊,不好意思(转过镜头,拿鼻孔看人)

米:而且。……今天三号。

英:……不如我们下次换一个简单方便的方法。

米:你是说写信?

英:?。。。。

英:阿尔弗,你终于开窍了?!!(欣慰)

米:哈哈哈哈哈,不愧是你。。。。


对话框之类全是自己画的,英老爷子他自己没有设置,不是我偷懒(理直气壮)

当然米不会给他看他备注的

我吃父子友情向多一点,刷组合名就行!!组合名就ok!!(敲重点)

米:……这是这个月第三次。

英:嗯哼。

米:我是说你给我看耳朵

英:?。啊,不好意思(转过镜头,拿鼻孔看人)

米:而且。……今天三号。

英:……不如我们下次换一个简单方便的方法。

米:你是说写信?

英:?。。。。

英:阿尔弗,你终于开窍了?!!(欣慰)

米:哈哈哈哈哈,不愧是你。。。。


对话框之类全是自己画的,英老爷子他自己没有设置,不是我偷懒(理直气壮)

当然米不会给他看他备注的

我吃父子友情向多一点,刷组合名就行!!组合名就ok!!(敲重点)

偏 食

孩子被色差折磨傻了


又画了恶魔👿👿英米!这个设太喜欢了!

孩子被色差折磨傻了



又画了恶魔👿👿英米!这个设太喜欢了!

虾米小米粥粥粥

口嗨(有错别字不要在意是爽文)

是车!!!


英米日快乐!!!!!


上将英x 军火商米

最近亚瑟有点苦恼,是关于军队的事——军火商要价太高了,有些超出了预算。

  亚瑟双手抱头,撑在办公桌上思考着要怎样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为他们提供军火的最大的军火商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他可不简单,这些军火商中最年轻的就是他了——同样做的也是最好的,生意做得最大的。

    目前他最需要搞定的就是阿尔弗雷德, 毕竟很多重型武器都是来自他的。 亚瑟决定去跟他套...


是车!!!



英米日快乐!!!!!






上将英x 军火商米

最近亚瑟有点苦恼,是关于军队的事——军火商要价太高了,有些超出了预算。

  亚瑟双手抱头,撑在办公桌上思考着要怎样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为他们提供军火的最大的军火商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他可不简单,这些军火商中最年轻的就是他了——同样做的也是最好的,生意做得最大的。

    目前他最需要搞定的就是阿尔弗雷德, 毕竟很多重型武器都是来自他的。 亚瑟决定去跟他套近乎,两个人再好好的谈一下。

    晚上亚瑟来到了军队的娱乐场所,决定在那里喝一杯,放松一下再继续想明天的事。

  娱乐场所里都是军官,绚丽的灯光和激情的音乐,无数双锃亮的军靴在地板上舞动。

  亚瑟穿过人群,来到柜台上,要了一杯朗姆酒。正啜饮着郎姆酒,一位金发男人坐到了他旁边。

  亚瑟侧过头去打量他,那男人身上穿着西装,看起来是定制的,价值不菲。肯定不是这里的军官。应该是富商,贵族什么之类的吧?

   那个男人看起来很年轻,也不过25岁,或许是贵公子吧。带着一副薄薄的金丝眼镜,身材看起来也不是特别纤瘦,应该是经常去锻炼的。

  不过从侧面看,他长的还挺好看的。亚瑟盯着男人发呆,思绪注意在男人身上。

   男人向服务员点了杯香槟,突然注意到亚瑟正在看自己。转过头来看向亚瑟。

  蓝色的眼睛看着亚瑟,“先生,有什么事吗?”他很有礼貌地问了一下。

  “噢。没事,没事。”亚瑟被他这一看,脸不知道为什么就红了。他转过头去,假装没事人一样。

  该死,他为什么会对男人脸红啊啊啊啊啊!

    亚瑟喝着酒想着,之后又忍不住转过头去看。

  男人拿着香槟酒看向另一边的舞池。

  “那个,你是柯克兰先生吧。”男人转过身来,对着亚瑟笑了笑。

  听到那个男人叫自己的名字,亚瑟的心颤了一下(这声音好听啊……_(:з」∠)_):“你怎么知道的?”

  男人挑了挑眉,然后喝了一口手里的香槟:“上将先生那么大名鼎鼎,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亚瑟晃了晃手里郎姆酒的冰块,冰块撞击玻璃杯发出响声,“那可真是太好了,竟然能被您这种那么帅气的先生认识,可真是我的荣幸。”

  男人被这句话逗笑了:“哈哈,那么感谢上将先生赞美。”他喝完最后一口香槟,站起身来在亚瑟面前放了张卡,朝后走去。

    亚瑟看着桌上的卡,上面写着1706——是酒店的房卡。

  想起男人走时还回过头朝亚瑟笑了笑——那意味深长的笑。好了,现在亚瑟明白是什么意思了——那是一个邀请。

    亚瑟看了看手表,距离时针指向11还有12分钟,亚瑟将剩下的最后一点郎姆酒喝完,拿起军帽和房卡像刚才男人走时的方向走去。

  偶尔有个艳遇也不错,还是这等货色的贵家公子,正好可以散散心。

  亚瑟想的来到了房门前。

    看了房门上的数字——1706,叹了口气,将房卡插了上去。他打开房门,甚至感到有点迫不及待。他在期待什么?

    “你来的时间刚刚好。”坐在床上的男人敲了敲左手的手表——刚好11点。


↓↓↓


(。ò ∀ ó。) 

咸鱼永不翻身
站tap歉 姐妹们!康康我!!...

站tap歉

姐妹们!康康我!!!(´・̥̥̥̥ω・̥̥̥̥`) 

这里收本!!!只要是米受的都可以!

入圈晚的我实在是太悲伤了,好多本都错过了˃̣̣̥᷄⌓˂̣̣̥᷅

希望姐妹们来的时候可以自带价!只要不要太高都是可以接受的!!

卑微小新人,在线求本ヘ(;´Д`ヘ)

站tap歉

姐妹们!康康我!!!(´・̥̥̥̥ω・̥̥̥̥`) 

这里收本!!!只要是米受的都可以!

入圈晚的我实在是太悲伤了,好多本都错过了˃̣̣̥᷄⌓˂̣̣̥᷅

希望姐妹们来的时候可以自带价!只要不要太高都是可以接受的!!

卑微小新人,在线求本ヘ(;´Д`ヘ)

吨吨吨吨吨吨吨吨吨

好久不见!我回来啦!!

是英米!顺便在后面塞了一张上色失败的花魁米[]

好久不见!我回来啦!!

是英米!顺便在后面塞了一张上色失败的花魁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