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海贼王

1920.9万浏览    10.5万参与
画到阴阳师停服
最近怀旧看了一下海贼王,享受着...

最近怀旧看了一下海贼王,享受着女帝与路飞甜蜜偶遇剧情中,so画渣的我画了一款女帝棒棒糖

最近怀旧看了一下海贼王,享受着女帝与路飞甜蜜偶遇剧情中,so画渣的我画了一款女帝棒棒糖

学院长Office

关于我入坑地花那些事

我入坑地花的方式离谱极了,可以说是我的入坑方式中最离谱的方式

有一天,我突然心血来潮,想要搜一下海贼王里的阿普,然后就在LOF上搜了“阿普”的tag,但搜索出来的阿普我根本不认识,后来随便点进了一个图,看到动画tag是“地缚少年花子君”,然后我就对这个地花里的阿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且还产生个问题:为啥这些同人画手的画风都这么可爱?我去B站和B漫搜了一下,确实有“地缚少年花子君”,但是要花💰,淦🙃

后来我还去了樱花动漫,看了第一集就入坑了,灵异故事,我喜欢🌚

然后我在电视上搜索“地缚少年花子君”这个动画,还真有,虽然要会员,但我现在就是会员,就这样以一种近乎奇妙的方式粉上了地花...

我入坑地花的方式离谱极了,可以说是我的入坑方式中最离谱的方式

有一天,我突然心血来潮,想要搜一下海贼王里的阿普,然后就在LOF上搜了“阿普”的tag,但搜索出来的阿普我根本不认识,后来随便点进了一个图,看到动画tag是“地缚少年花子君”,然后我就对这个地花里的阿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且还产生个问题:为啥这些同人画手的画风都这么可爱?我去B站和B漫搜了一下,确实有“地缚少年花子君”,但是要花💰,淦🙃

后来我还去了樱花动漫,看了第一集就入坑了,灵异故事,我喜欢🌚

然后我在电视上搜索“地缚少年花子君”这个动画,还真有,虽然要会员,但我现在就是会员,就这样以一种近乎奇妙的方式粉上了地花

我还得好好感谢海贼王里的阿普呢😂

占用tag致歉

鹿迪利亚

[包利女主向]喜欢的人就住在家对面 十三

包利看着莎依露出吃痛的表情,回过神来时,身体已经跃入海中了。

“给”他把那个船型吊坠交换给小女孩,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到“下次要小心一些,可别再弄丢了。”

“……叔叔,你手上还湿湿的”小女孩捂着头后退两步。

“什!应该叫哥哥才对吧?”包利反驳到“来,叫声哥哥给我听听。”

“才不要”小女孩做了个鬼脸“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再见了,奇怪的叔叔,还有漂亮的大姐姐!”她笑着挥了挥手,转身跑远,钻进小巷子里去了。

“都说了要叫哥哥!”包利气馁的挠了挠头“……我真的看起来很老吗?”

“啊,莎依”他的余光瞥见还在盯着他看的莎依,笑了起来,把向日葵头绳递到她面前“给,没有弄丢真是太好了。”...


包利看着莎依露出吃痛的表情,回过神来时,身体已经跃入海中了。

“给”他把那个船型吊坠交换给小女孩,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到“下次要小心一些,可别再弄丢了。”

“……叔叔,你手上还湿湿的”小女孩捂着头后退两步。

“什!应该叫哥哥才对吧?”包利反驳到“来,叫声哥哥给我听听。”

“才不要”小女孩做了个鬼脸“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再见了,奇怪的叔叔,还有漂亮的大姐姐!”她笑着挥了挥手,转身跑远,钻进小巷子里去了。

“都说了要叫哥哥!”包利气馁的挠了挠头“……我真的看起来很老吗?”

“啊,莎依”他的余光瞥见还在盯着他看的莎依,笑了起来,把向日葵头绳递到她面前“给,没有弄丢真是太好了。”

莎依依旧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楞楞的看着他。

“怎么了?”包利问到。

“请……”

“嗯?”他凑近了一些。

“请……”

“请?”

“请不要这样……”莎依后退一步,撇过头去,不再看他。

“……”包利愣了一下,垂着的手紧了紧。

是因为觉得他这样像是个跟踪狂吗?他挠了挠头,笑了一下:“抱歉……我只是”

“你这样做的话,这样做的话”莎依抿了下唇,随后“我——”

“我……”她小声的说了些什么。

“诶?”包利眨了眨眼“不好意思,你刚刚说什么?我没有听清,可以再说一遍吗?”

“我去冷静一下!”莎依转身快步走回花店内,消失在门帘后。

包利猛的蹲下身,把路人都吓了一跳。

他捂着脸,满面通红。

不妙,特别不妙,其实他听的超清楚的。

[我会更喜欢你]是什么意思?

诶?

是说她之前就已经喜欢他了吗?

那,那些便当什么的,不是因为一不小心做多了,而是特地为他做的吗?!

糟糕,包利想到,那这不就是——

“包利先生!你怎么了?”

包利抬眼,看见莎依捧着一条长毛巾,站在他身边,正俯身看着他。

“你脸好红,会不会生病了?”莎依把手背贴上他的额头,随即神色变得有些凝重。

“好像是发烧了,先到店里去吧”她立即把毛巾给包利围上,随后拉起他的手就往花店走去“不能再湿着身体吹冷风了。”

“唔,哦”包利披着毛巾楞楞的被牵着走。

冷静的好快……他看着莎依的侧颜想到。

“包利先生,你在这里等我一下!”莎依示意包利在椅子上坐下,往帘后走去,随即像是想起什么,顿住脚步,回过身来,对着包利挥手做呼喊状“我马上就回来!”

“……”包利也抬手示意,看着莎依再次消失在门帘后,这才用毛巾擦起了头发。

“嘶——呼——”他把头埋在毛巾里,做了个深呼吸。

好可爱,他想,现在意识到之后,越来越觉得莎依平时的举动,对他来说,都有些可爱过头了。

“包利先生!”莎依的声音让他立即坐直身子。

“我向店长借了套衣服,您去店里的准备室换一下吧——您这是准备擦头发吗?”莎依看见包利把原本披在肩上的毛巾抓在手里,说“我来帮忙吧!”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包利连连摆手。

“是吗?好的”莎依单手握拳,微微抵着唇,偏头说到“因为是我之前在店里面用的毛巾,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奇怪的味道——怎,怎么了?!”

“包利先生,你脸好红!果然还是发烧啦吧!都是我的错!”

シエル﹌颜

假如艾斯死后有灵魂

      我是艾斯……

      我不是人了……

      打住打住,我没什么自骂自损的爱好,但是我现在确确实实已经死了。

      在我看到我的身体倒在路飞面前时就明白了——我变成幽灵了。

     没想到世上还真有这种东西,不过话说不应该直接去天堂吗?为什么我还会站在这里?...


      我是艾斯……

      我不是人了……

      打住打住,我没什么自骂自损的爱好,但是我现在确确实实已经死了。

      在我看到我的身体倒在路飞面前时就明白了——我变成幽灵了。

     没想到世上还真有这种东西,不过话说不应该直接去天堂吗?为什么我还会站在这里?

      还没能想太多,路飞的仰天大哭让我愣在了原地。

       我被吓到了我没法形容那哭声,因为我从未听过路飞这么哭过如开天裂地,肝肠寸断一般让我心碎。

        那一瞬间我突然然变得好害怕,路飞绝望的哭声,让我整个人都在颤抖。

       我在害怕什么?怕把路飞独自留在世上吗?也许吧。

       我下意识的走到他的面前,我知道我的手指在颤抖,但我控制不住。

       我想要告诉他:我还在这里,不要哭得这么伤心。我还看着你,不要看起来那么难过。

       可惜一切都是徒劳。


       我发疯似的跑到自己的尸体面前,拼命想活过来。

      谁都没有看到我那动了一下的身体,当然,也许唯一看到的我也不过是产生了幻觉,我最终也没调动起我那残破的身体……

       我努力做着那些无用功,但此时赤犬又已经到了路飞的身前。

       我的行动快过大脑。

       我又一次挡在了路飞身前。

       可是这一次……我没有挡住。

      这一次,众人所看到的,挡在路飞身前的,是甚平。

      攻击虽然被甚平挡了一部分,但仍然击中了路飞。

      路飞!!

      我嘶吼着。

      还好已经死了,要不然声带都要被扯裂了……

      这个麻烦精!我用我的命换了他的命!要是这么快他就来见我了,我一定要跟他断绝兄弟关系!!

      

      路飞被带走了,我也就跟上了,也就不知道老爹后来也死了。

      我拼命的叫着路飞,旁若无人般的破口大骂。

      “你要是敢死,以后就别叫我哥了!”

      “你是想ASL三兄弟团聚吗?三个人在天堂能干什么?!斗地主吗?!”

       当然,我的吼骂没人能听到……


       路飞需要动手术,手术医生是一个一身纹身,还不好好穿衣服的家伙,一点都不像个医生。

       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家伙靠谱吗?你看他那没睡醒的样子,比我还厉害,黑眼圈那么老大,可别一下子把我弟弟给送来了。

       喂喂,做手术就好好做手术,动不动就盯着我弟弟干什么?!我知道他长得挺可爱的。

       

       路飞醒了。

       终于醒了,看来我的命没白费。

       这臭弟弟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哥哥……

       啧,真粘人。

       “艾斯在哪儿呢?”

       在你旁边呢。

       这小子发疯一般冲了出去对着森林就是一顿发泄,整个人已经失去了神志,眼神中没有一丝亮光。

       我环胸站在一旁看着他,他情绪容易激动,打小就是这个毛病,但我知道他能挺过来。

       说到小时候他还说过,如果我死了他会很伤心的。

       嗯,看来没骗我……

       不知道发泄了多久,路飞被甚平打了一巴掌,停了下来,也算是清醒了。

       “我知道,艾斯他……已经死了吧!”

        怎么还咒人呢!

        虽然是实话。

        “为什么,为什么?!”

       ……

        对不起啊……留你一个人在这儿……

       

       我终究是没有勇气在看下去,所以我跑去了一棵树的树顶,回想着小时候的树屋。

       我终究是没有魄力忍住眼泪,所以我便放声大哭了出来,把这辈子的泪都哭出来。

       我不甘心,我不情愿,这辈子事太多了,路太陡了。

       但牵挂也太多了,我总归是有些害怕死亡的寂寥的……


      一道力量已经在拉扯我了,我知道我该走了。我转身向路飞跑去,我只想在最后一刻在抱抱他——我的弟弟——我要留你一个人在这里了……

      我在他不经意间拥抱了他,仔细的看着他,时间不过短短几秒。

      

      “以后请好好活”


       我消散在云里,在天堂沉睡。





路飞啊路飞,

收住眼泪吧,独当一面

路飞啊

快点长大……

这是一只小可爱

是一些圆鼓鼓的路宝~~~

有些怪东西🤫

想“蹂躏”小船长的脸也不是一两天了

手感一定特别好吧 一定很软 很有弹性 好想咬一口啊……(对不起别打我)

是一些圆鼓鼓的路宝~~~

有些怪东西🤫

想“蹂躏”小船长的脸也不是一两天了

手感一定特别好吧 一定很软 很有弹性 好想咬一口啊……(对不起别打我)

费礼曼

【索香】春夏秋冬16

16.

  英国转完之后山治选择去意大利,这也是他一直想去的欧洲城市之一。最初的兴趣来自于小学课本上水上城市威尼斯的照片,自那之后一直想亲自感受这座城市的魅力。他总觉得乘小船在水面缓慢移动观赏城市街道与乘坐轮船的感觉是不同的,这种感觉只有在威尼斯才能有完美的体验。

  他和索隆乘船挤在满是游客的码头,旁边的船上似乎有些对意大利颇有些了解的游客,只不过了解的都是些名门八卦。但对于山治来说倒是正好,比起了解意大利的历史文化,他更愿听些八卦奇闻,这不比历史正传有趣多了。

  "意大利前些年有个事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真是惊世...

16.

  英国转完之后山治选择去意大利,这也是他一直想去的欧洲城市之一。最初的兴趣来自于小学课本上水上城市威尼斯的照片,自那之后一直想亲自感受这座城市的魅力。他总觉得乘小船在水面缓慢移动观赏城市街道与乘坐轮船的感觉是不同的,这种感觉只有在威尼斯才能有完美的体验。

  他和索隆乘船挤在满是游客的码头,旁边的船上似乎有些对意大利颇有些了解的游客,只不过了解的都是些名门八卦。但对于山治来说倒是正好,比起了解意大利的历史文化,他更愿听些八卦奇闻,这不比历史正传有趣多了。

  "意大利前些年有个事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真是惊世骇俗啊!而且绝对是真事,还上过报纸呢。是贵族家里的丑闻,那家人应该是罗马的吧,好久之前看到的,姓名住址都已经记不大清,但因为这个事太令人震惊了,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呢。"巧的是他们旁边的船上正好是几个日本人,现在讲话的是个满脸胡子又有点秃顶的挺着个啤酒肚的中年大叔。是谁说女人才爱嚼舌根,我看男人的八卦精神一点不比女人少。

  山治拍了拍索隆,给他使了个眼色道:"他们好像正要讲什么有趣的事呢,一起听听。"

  索隆不屑地"嘁"了一声,"你怎么跟女人一样那么八卦。"嘴上是这么说,却俯下身凑得更近些。

  "八卦又不是女人的专利,你这是偏见。你不八卦凑这么近干嘛,口是心非的臭绿藻。"

  听见圈眉毛这么说,索隆立马直起身来,"谁八卦了,自己慢慢听去吧,八婆男。"

  山治举起拳头作势挥舞了两下,"想打架吗,白痴绿藻头。"声音却是全无气势,只顾着偏过头去听旁边那条船上的人在讲什么。

  幸好那个日本男人不仅是个大嘴巴还是个大嗓门,索隆虽然因为嘴硬不得不直起身子别过头去,却依然能听清那个男的在讲什么。旁边的话语声尽管不少,但毕竟索隆只能听懂日语嘛。

  "到底什么事,别卖关子了,快说。"与男子同船的女子着急的催促道。

  "好好。这个贵族家有两个儿子,两个儿子本来各个英俊非凡,都是名校毕业,据说在家族企业里也都表现很好,刚毕业没几年就能在公司里独当一面了。按理说家里能出两个能干的儿子也算一件幸运又值得骄傲的事情,可是问题就出在这时候。你们猜怎么着,我敢保证你们绝对猜不到!"

 到底怎么了呢,山治疑惑道,是出了什么命案吗,两兄弟为了争家产自相残杀?一般家族企业能传出的丑闻应该就是这些吧,兄弟姐妹自相残杀,最多是残害亲生父母。山治继续侧耳倾听希望这个男人接下来的话能证实自己的猜测。

  船上也有人猜的和山治一样。

  男人面露得意,"哼,不对不对,你们猜的都不对。这么寻常的情节能叫惊世骇俗?这两个亲兄弟,竟然……竟然是搞起了txl啊,啧啧啧。你说这谁想得到?不仅乱伦,还是两个男人乱伦,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你们知道他们父母怎么发现的吗,我听说啊,是他们的母亲在家里当场发现这两个儿子在卧室里——行苟且之事啊!你们说荒不荒唐,这不一下两个儿子都白生了吗,给他们母亲气的,那是当场就晕过去了,夫妻两个都犯了高血压。这么大的丑闻,哪能随便给媒体曝出去,他们就把这件事压下来了,就是那几天,他们的大儿子被派到南斯拉夫的分公司去了。"

  船上听的人露出的表情既有惊讶、嫌弃,还有玩味、嘲笑。

  山治却听得脸色刷白。偷瞄一眼索隆,他的脸色好像并没什么变化。也是,心虚的只有他自己,索隆需要有什么变化。山治自嘲地笑了一下,笑得很苦涩。

  "大儿子在南斯拉夫,二儿子继续留在罗马,过了几年,两个儿子还分别成了家。照理说故事到这应该就结尾了,这一家人也该安心了,谁成想,这两兄弟结婚只是为了骗父母,两个人隔那么远又背着大家搞在一起了。这次的丑闻没被压下去,是因为这事是被二儿子的媳妇发现的,自己的丈夫竟然和亲哥哥有一腿。二儿子的媳妇也是个有家世的,哪能受得了这气,没几天就给曝出来了。这事当时闹的是沸沸扬扬,我印象可深刻呢。哼,自己有钱有啥用,还得子女争气,生出两个这样的儿子,就只能自认倒霉咯。我看这家父母也真是可怜。要是我儿子敢找个男人回来,看我不把他两条腿打断!"

  山治听到最后几句话突然想起自己的母亲来。不管他心里是不是真的对绿藻头抱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他必须得多注意多克制了。他可不能跟男人搞在一起,更不能跟绿藻头……

  可他仍是未经多少考量就问出口,"索隆,你觉得这对兄弟——他们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不就是他说的那么回事吗。"

  山治本想调侃一句"你不还是偷听了吗",却没心情说出口了。"你说一对兄弟,呃,或者兄妹、姐弟,他们相爱对吗?"

  "这个,无论从伦理上还是生理上都是不对的吧。"

  "如果他们不是亲的呢……"山治掏出烟来点上。

  "什么,堂兄妹或者表兄妹也是不被允许的吧。"索隆本不是想回答这个的,但还是如此回答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尴尬,觉得自己表现得很不自然。

  "不是,我是说……"说什么呢,你还要说什么啊山治。别说了,什么都别再说。他感到很心虚,又感到些愤怒,对索隆的愤怒。为什么自己要一个人在这苦恼又心虚,他一定是有病了,是到欧洲来水土不服吧,反正应该不是他自己的问题吧。

  不对,他不该再想了,越想也容易钻牛角尖,越容易无中生有。别再想了,山治!

  他强迫自己不再想这些,转而专心致志的观察起周围的人和景色来。



















今天也要努力呀!

【剑网三×海贼王】当万花玩家带着剑三系统穿越到海贼世界(1)

突然的脑洞,脑嗨产物,千万不要带脑子看


避雷:本人文笔小学生,起名废,逻辑死。没有完整剧情,只有小片段。无CP,无打架场景。800年前看的海贼了,会出现剧情混乱的情况。


起名废表示,不进标题不会起名,人物也不会起名,就用本体花小间代替了,主要玩的是花间(成男),奶花不精通,因为技能全部通用了,肯定会有所改变的,不要较真。


另外就是,花间技能也以顶上之战为分界,之前走的是阳明流,锋针还有效,之后为现在版本。海贼主要的剧情不会变,也就是事件结局不变。


(1)

众所周知,在剑网三,如果没有武器,那么只能使用长拳、长拳、长拳和长拳。装备武器之后,才会拥有花里胡哨的技能,...

突然的脑洞,脑嗨产物,千万不要带脑子看


避雷:本人文笔小学生,起名废,逻辑死。没有完整剧情,只有小片段。无CP,无打架场景。800年前看的海贼了,会出现剧情混乱的情况。


起名废表示,不进标题不会起名,人物也不会起名,就用本体花小间代替了,主要玩的是花间(成男),奶花不精通,因为技能全部通用了,肯定会有所改变的,不要较真。


另外就是,花间技能也以顶上之战为分界,之前走的是阳明流,锋针还有效,之后为现在版本。海贼主要的剧情不会变,也就是事件结局不变。



(1)

众所周知,在剑网三,如果没有武器,那么只能使用长拳、长拳、长拳和长拳。装备武器之后,才会拥有花里胡哨的技能,才能算是有一点战斗力。


当带着剑三的系统穿越到了海贼王世界,然后被告知可以使用全!技!能!而且包括本门派不同心法的技!能!哇哦,花小间即将成为最强花爹,毕竟可奶可DPS了,肯定能够成为海贼世界最靓的崽!


然而剑三系统轻蔑一笑:[呵呵。你要用长拳和人打架吗?你确定你能活过10秒?]


“……这不叫穿越,这叫花式死亡的1000种方式。如果我有罪,勾勾西和策划会惩罚我,而不是让我没有死亡方式的选择。”


“请问我该如何抱上大腿?哭可以吗?我会花式哭。”


系统:[废物,抱谁的大腿,如何抱,还要我来教?]


“好了,我知道了,给我一把橙武,你就可以闭嘴了。”


系统:[橙武?做梦呢,初始武器都没有,自己想办法。]


“等等,麻烦把剧情告诉我,我看完顶上之战就没看了。”现在补是不可能了,只求系统大发慈悲能告知一下剧情了。


然而,系统表示,是你叫我闭嘴的,能把你扔在主角必经小镇而不是海里,就已经是大发慈悲了。



(2)

要想混进草帽团内,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二者的交汇之处就是:如何让草帽团成员接纳。


说简单点,搞定草帽路飞就行,毕竟是船长,他同意了,再撒撒娇,相信其他船员也会同意的!然后再逐个攻略!如果能够成为路飞的第一个船员,哇哦~后面的还是问题?


然而难点也是在路飞,毕竟花小间既不是音乐家,也不是魔术师,既不是厨师,也不是稀奇古怪的玩意,他只是一朵平平无奇的娇花,根本不在路飞的船员考虑范围之内。


果然,不管是在哪里,都只有《骚话宝典》才是最可靠的!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不行,就去海军找卡普混吃等死,好歹是主角的爷爷不是?



(3)

好消息:背包里的钱能取出来用!不仅不会饿死了,而且还买了一支毛笔,可以摆脱长拳攻击了!


坏消息:这笔堪比稻香村2级的初始武器!耐久度就不说了,技能效果这么差是要人怎么活呀!


特大好消息:草帽海贼团已经来到了这个小镇,草帽路飞现在正在花小间所在的饭馆吃饭!


特大坏消息:上船被拒了,并且成为第一位船员的幻想破灭了,索隆、娜美、乌索普已经上船,得要攻略船员才能上船了。


“小子,你想在我店里吃霸王餐?”高大壮硕的餐馆老板从后厨走了出来,一脸凶相的瞪着一位想吃霸王餐的顾客。


好家伙,原来坐在柜台后面的小个子不是老板呀,这个一脸凶相,一看就不好惹的后厨师傅才是。而且这家店好像有点不简单呐。花小间余光瞥到了许多蠢蠢欲动的人,看起来很有打手的样子。


“怎么可能,我哪有这个胆子啊!我只是……只是……活动活动,对,我只是站起来活动活动而已。”被瞪着的人满头大汗,眼珠乱转的找着借口。


然后老板便一秒变脸,从凶恶笑得褶子都起来了,双手合十放在脑袋旁边揉搓,“是这样啊,真是不好意思了,竟然误会顾客您了,请问您还要吃点什么吗?我现在就去给您做。”


听到老板的赔笑,那位想吃霸王餐的顾客又硬气了起来,猛地站了起来,一拍桌子,“哼,不吃了!你们这种不尊重顾客的店,老子以后都不会来了,这顿饭钱就当施舍给你了。”


在看到老板又有要变脸的趋势后,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tui!下次看到这小子进来,就送到后厨来,听到没!”老板啐了一口痰,掀开帘子进了后厨。而花小间看到刚才那些壮汉统一点了点头,果然,那些人就是打手吧。


“啊,好吃好吃!能够吃上肉真是太好了,娜美他们什么时候到呀,娜美钱还没给我呢。”路飞的桌上已经叠了好几摞盘子了,终于是停了下来喘口气。


而路飞的话也引起了周边打手的注意,花小间自然也是注意到了。或者说,自路飞出现起,花小间的注意力基本就停留在路飞那里了。


机会来了呀花小间,只见花小间一个滑步坐到了路飞的旁边,然后说道:“你没带钱吗?那我请你吃吧。”


“啊!真的吗?你真是个好人!”路飞一听,眼睛一亮,笑容一张,嘴角一拉,“老板,再来十盘肉!”


不是!!!我只想帮你结已吃的账!但是为了活着,隐忍!至少,还有一张好人卡安慰自己。


“对啊对啊,我可真是个大好人啊,所以让我上你的船,成为你的船员吧。”花小间笑得一脸“纯良”。


“嗯……你是音乐家吗?”肉还没上上来,路飞难得腾了个脑袋出来。


“不是。”心情开始沉重。


“嗯……那你会变魔术吗?”


“不会。”沉重+1。


“不要。”正好肉也上上来了,路飞停止了思考,沉浸在美食当中,留下被“果然如此”打击到的花小间。


花小间还没思考出来下一步,路飞转眼就已经吃完了十盘肉。


“好人你还在呀,你还要请我吃肉吗?不过下次吧,我要去找我的伙伴了,尼嘻嘻嘻嘻嘻。”说完路飞就将帽子戴在了头上,然后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


不,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我的钱不值钱,但我的心在为钱哭泣。



(4)

好消息,好消息,花小间再次迎来好消息!


这座小镇上的海军依然不是正义的伙伴,然后被真正正义的伙伴——草帽路飞海贼团,给揍飞了!但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老的身后还跟着大批海军!


此时的草帽海贼团也并没有那么强,由于乌索普的失物受伤,索隆、娜美掩护乌索普先行上船,留下路飞一人对敌,然后赶往梅丽号出海。


花小间抓住这个机会,奔向了索隆等人。“我是奶妈,呸,我是医生,我可以给他治疗!”


虽然奔过去的时候差点被索隆的刀直接送回老家,但对伙伴的关心还是让花小间顺利上船,只不过索隆的刀没有完全归鞘,依然死盯花小间,只要有点异样,估计花小间就真要变成盆栽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花小间头上的汗滴落下来都快汇聚成小溪了,乌索普也还没有醒过来的趋势,索隆和娜美都快要产生怀疑,并且动手了。


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在路飞打完架回来之前,乌索普成功苏醒,保住了花小间一命。


在路飞回来之前,梅丽号就已经做好了出航的准备,一直游移在海上,并没有离岸边很近,所以路飞是直接用橡胶能力上船的,一上船便直接航行了。


花小间自然留在了船上,计划通!


“啊,是你,请吃肉的好人!你怎么在这?”路飞歪着头,一脸疑惑。“嘛,算了,都在了那就在吧,伙伴们,开宴会了!庆祝我们的新同伴!”


“新人加入,你经过我们同意了嘛!”娜美和索隆一人一拳头暴扣在路飞的头上。


“喂,他救了我诶,不可能把他从这扔下去吧?”乌索普在后面弱弱的举手。


“哇!你救了乌索普啊,你可真是个好人。”路飞伸长手臂把花小间捞了过来,一脸笑意的对着他说道。“我叫蒙奇·D·路飞,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你呢?”


“啊,我叫花小间,我……”花小间还在懵逼中,下意识的回答了问题。不是,这么简单就加入了?所以攻略路飞除了对他胃口,还可以从伙伴身上入手?该说,不愧是重视伙伴的路飞?


“我是乌索普,我要成为勇敢的海上战士!”


“索隆,我的目标是世界第一大剑豪。”


“我是娜美,先说好啊,我还没承认你,我的目标是绘制世界海图!”虽然最后还是会在路飞的搅和下接纳这个新的船员,但是下马威是必须要有的!


对此,花小间的做法是,强忍痛苦的内心和流血的背包,从里面掏出了5块金砖,上贡给了娜美。啊,这让本就不富裕的背包更是雪上加霜。

(注:以前的金应该不是金砖,但为了好“拿”出来,改成了现在的金砖模式。)


“那个小花,你的梦想还没说呢,说完我们为了庆祝梦想开宴会呀!”路飞一脸期待的看着花小间,其实更期待的是开宴会吧。


花小间:???一时不知该反驳这个称呼,还是该感叹该来的还是来了。


花小间:“嗯……我……”我想成为花间王?我想砍策划?感觉很奇怪诶。我想活着?我想回家?感觉过于正经而格格不入。


果然,还是第一个比较正常又不正常一点吧。


“我想成为花间王。还有,我不叫小花,我叫花小间,你们可以叫我花g……也可以叫我阿花。”好险,在这哪敢称“哥”啊,甚至连“蛤”都不敢说。


“噢!开宴会罗!快快快,我快饿死了!肉!肉!肉!肉!”路飞和乌索普相互架着奔向了厨房。



(5)

晚上睡觉的时候,针对白天治疗乌索普的情况,花小间与系统进行了一次对话。


“系统系统,为什么我给乌索普加血的时候一直醒不过来,总感觉没加上去。”


[你以为你是版本之子啊?3000治疗量企图加满3000万的血。]


“???3000万的血条???好家伙,这是个BOSS吧!不对,我才3000治疗量???我多少血?”


[人家冲销过万,也一身破烂,你怎么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拿着初始武器,光着脚丫,还想要多大伤害和治疗?还想有多少血量,自己3万血量没点逼数嘛?]


花小间沉默了,沉默是今晚的梅丽号。现在只能庆幸没有去惹事,很快就上了船,但是3万血量在海贼世界顶个屁用啊!乌索普都有3000万血,他这不是被碰一下就无了?


啊,我果然是一朵娇花。


“球球你,ball ball you,伟大聪明美丽无人能敌万人敬仰的系统君,给我一个血条显示吧!我还不想死啊,善良美丽聪明机智的你,想必也不想看我就这么没了吧?”


系统:[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的恳求我的份上,特许你在打架的时候能看到自己的血条。]


???就我一个?我掉血我没感觉吗?我不会救自己吗?我要的是别人的血条啊!我又不是真的医生,怎么知道他的具体情况啊!你是煞笔吗?还是被策划同化了脑子?


[废物,你再骂?]


“对不起,是我错了。”只要认错够快,惩罚就追不上我。不过没想到这煞笔系统竟然能知道内心的想法,下次得拐拐弯了。


系统黄脸微笑:[好自为之吧你。]


今天也要索隆抱抱

心情很复杂

一方妥协了

一方还在坚持

(之前一直挺抗拒看大妈篇的,因为我一直是索香党和山娜党(இωஇ))

心情很复杂

一方妥协了

一方还在坚持

(之前一直挺抗拒看大妈篇的,因为我一直是索香党和山娜党(இωஇ))

売酒
郁娇系老婆,眼罩好合适🥺 新...

郁娇系老婆,眼罩好合适🥺

新的一年新的社畜,再坚持一周多就过年啦


泡藻汉化 禁二改二传  嵌字:羽羽  翻译:粘牙

仅作推广冷cp同好分享用 非授权侵删 喜欢请支持原作者 

twitter id: mement_me


郁娇系老婆,眼罩好合适🥺

新的一年新的社畜,再坚持一周多就过年啦


泡藻汉化 禁二改二传  嵌字:羽羽  翻译:粘牙

仅作推广冷cp同好分享用 非授权侵删 喜欢请支持原作者 

twitter id: mement_me


筱林星澄
会趁机捉弄某些调皮小鬼,毕竟变...

会趁机捉弄某些调皮小鬼,毕竟变回来以后就是被这个人捉弄了🤫

会趁机捉弄某些调皮小鬼,毕竟变回来以后就是被这个人捉弄了🤫

爱吃红烧肉的路飞_
《往后余生》P40 旧人 2...

  《往后余生》P40 旧人 2

     篇幅巨长警告⚠️好啦今天更新之后我要写论文了。😂等我把初稿交了我又回来~

  《往后余生》P40 旧人 2

     篇幅巨长警告⚠️好啦今天更新之后我要写论文了。😂等我把初稿交了我又回来~

迷酒
总算把艾特蕾画出来了 算是在手...

总算把艾特蕾画出来了

算是在手机上画的第二幅画?

第一幅删了(多日后的嫌弃)

努力向原画风靠拢

然后放弃

这张是十一二岁的艾特蕾

算个美人吧

结果目前她才五岁……

仰天叹气

我真能拖

过几天觉得不好看了就删

总算把艾特蕾画出来了

算是在手机上画的第二幅画?

第一幅删了(多日后的嫌弃)

努力向原画风靠拢

然后放弃

这张是十一二岁的艾特蕾

算个美人吧

结果目前她才五岁……

仰天叹气

我真能拖

过几天觉得不好看了就删

粒子湯

当你告诉他你是浪漫情节无性恋者时·上

海乙

ooc预警/多人短打/字数随缘/友情爱情混杂(混乱

·本次出场:路 青 马尔科 香克斯 米霍克


·再再再再次艺术来源于生活 我本人目前就是romantic asexual,可以说对肢体接触没有什么兴趣,过界了甚至会感到严重的不适 但是在谈恋爱的时候哪怕向对方说清楚 对方也常常很难尊重和理解 so又来写点妄想实录弥补很难在现实中碰到恋人的惋惜


·然后再多嘴一句稍稍科普下asexual,指的是“是指认为他人缺乏性吸引力,或是缺乏或有着低度性欲的状...

海乙

ooc预警/多人短打/字数随缘/友情爱情混杂(混乱

·本次出场:路 青 马尔科 香克斯 米霍克


·再再再再次艺术来源于生活 我本人目前就是romantic asexual,可以说对肢体接触没有什么兴趣,过界了甚至会感到严重的不适 但是在谈恋爱的时候哪怕向对方说清楚 对方也常常很难尊重和理解 so又来写点妄想实录弥补很难在现实中碰到恋人的惋惜


·然后再多嘴一句稍稍科普下asexual,指的是“是指认为他人缺乏性吸引力,或是缺乏或有着低度性欲的状态”。


-

路飞 (互相有好感,但还处于伙伴阶段)

“诶?————原来还有人会是这种感觉啊!好有趣!”听你说完,路飞瞪着他圆溜溜的眼睛,爽朗的声音一如既往。

“一点也不有趣!有时候会遇到不少烦恼!” 你捏住他的脸,拉了拉,冲着他说道。

“xx酱刚刚有说有些肢体接触会觉得很不适对吧!”他的吐字因为你扯着他的脸有些含糊不清。

然后他拉长他的手臂环环抱住你,大声问道:“这样会很反感吗!”

“啊…这倒不会…” 

然后他又伸长一条腿和一只手盘在你的手臂上。“那这样嘞?”

见你没有吭声也没有什么反应,少年又自顾自地利用自己橡胶的弹性尝试各种怪异的肢体接触方式。

「与其说这些让我感觉的不适…」被旁边的少年吵得有些耳鸣的你想着。

“不如说这些只是单纯的超—烦—人—好不好啦!”好气又好笑地朝着路飞大声嚷嚷起来。

路飞终于安分了些,咧出大大的笑容。

“嘿嘿!我只是要确保我不会给xx酱带来任何不适嘛!”


香克斯(互相暗恋)

“啊——头好重…”你一边喃喃自语一边走到甲板上想吹会儿海风缓一缓宿醉。

“啊早上好哦小姐,”一出门就和造成宿醉的罪魁祸首装了个满怀,头顶响起香克斯的声音。

“啊……早….” 你走了也有些晃悠,迷迷糊糊打了个招呼。

见你走走路晃晃悠悠,香克斯不假思索地扶了一下你。

“啊…这样会不会让你不适啊?”突然关切的话从这个平常不那么正经的船长嘴里说出来你还有点不习惯。

“哈?”你有些迷惑地看了他一眼。

“啊…毕竟我对无性恋这方面还是不太了解啊…”香克斯笑着闹了闹胡茬。

「……啊我昨天把这个事情和他讲了啊…」昨晚回忆里总觉得说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的空白终于被填补了。

“嘛…其实大部分时候不越界不会有什么困扰的啦…感觉一下子变成了麻烦的人呢…”你用手肘戳了戳香克斯的腹部。

“没有哦~小姐可不要这么说。倒是我很开心能让小姐直率地说出这些”

“这么看来小姐总是抱怨我不靠谱,其实内心还是很信赖我的嘛~我也不会辜负小姐的信赖的”

「这个家伙,真是臭屁得要死」你看着香克斯得意洋洋的样子心里吐槽着,不过内心害怕一旦坦白抵触肢体接触的阴霾倒烟消云散了。

“而且小姐也说了对浪漫的事情还是有向往~那我的可发挥空间还是很大的哦!不依赖酒精的那种”


米霍克(互相暗恋)

“嗯…原来老板会因为性取向产生这么多烦恼。”米霍克喝着你今天带来的红酒,金色的双眸看向你。那对眸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你从中看不出一丝他个人情感的反馈。

“嘛,毕竟也不是真的能做到一杯解千愁嘛…” 你盯着杯子里的酒嘟囔着。「不然也不会来送这么多次酒,一起干的事情只有一起喝酒了吧。更不会这么久也对恋爱话题只字不提咯。虽然这家伙对品酒种地和剑术以外的事情应该也不太感兴趣倒是了。」

“今天晚上,要不要多呆一会儿?” 米霍克突然的邀约让你摸不着头脑。

「哈?这个男人搞什么啊?之前我啥都没说的时候从来没邀约过…这家伙该不会也是无性恋吧?找到了同类一下子放松了警惕?」

“啊…”脑子转太快导致你反而吞吞吐吐给不出个答案。

“之前想邀请的。只是觉得我这种生活是不是对你来说有些无聊。”

“之前你送的昙花种子已经长得很好了,今晚也许就能看到花开。”很少听到米霍克会说这么多话,明明平常你们俩的说话比例时一比十。

“啊那...恭敬不如从命。”你抿嘴笑了笑。

“不过你可别误会。我可还是能强烈感受到人的性吸引力的。”

你差点被米霍克这个一本正经的宣言呛到。

“只是,除了情欲。种地品酒也都是能够和在意的人一起陶冶情操的事情。”


库赞(双箭头,他向你表白后,隔了好几天,你约他见面告诉他你的取向)

“啊…原来是这样。但是小小姐还是可以接受恋爱关系的?”库赞眯着眼睛听完,沉思了良久,慢悠悠地问道。

“是的,因为我是浪漫倾向的无性恋者呢。”你继续向他解释道,心里也感到有些抱歉要让这个懒洋洋的大将动用大脑去处理这么多信息。

库赞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用小指轻轻勾起你的小指。“这样是没关系的吧?”他问道。

“噗…当然啦。我主要强调的重点是性行为这个领域啦!”你笑道。眼前的男人蓬松的头发和他小心翼翼的动作让他看起来更加柔和了,甚至应该用可爱形容。

“啊啦啦,小小姐对这一点的强调倒是把男人用下半身思考的本质看得清清楚楚了吧。”库赞小指依旧勾着你的,好像温度变烫了些,又用另一只手抓了抓脑袋,难为情地笑了笑。

“那可当然。毕竟我可是因为这一点劝退了不少有点干劲的男人呢。”话说出口你就后悔了,听起来像是严重自我意识过剩的显摆言论。

“我倒没所谓噢。”他不假思索地撑着脑袋望着你,“毕竟悠悠晃晃骑着自行车在海上自由散漫也和整日想着发泄欲望的形象不太沾边诶。”

“像老年人一样。”你明明感受到心里柔软的部分揪紧了一下,但是嘴上还是忍不住吐槽道。

“啊啦啦,那我也不至于萎靡不振哦。”他轻轻弹了一下你的脑门,回嘴着你的吐槽。“只是在强调对我在尊重你的前提下认真喜欢你的一切的论断咯。”

然后是沉默,只有海鸥和海浪的声音。

“我也不是在胁迫小…”

“我知道了。以后请多关照咯,青·雉·大·将”你打断他因为沉默而有些紧张的多言,用轻快的语调说道。


马尔科 (双向暗恋,他喝了酒表过白但是你装作不知道)

“诶——原来是这样啊yoi,看来我的观察能力还是有待提升呢,没有发现小小姐对肢体接触的不适。”马尔科仰望着蓝天,感慨道。

“啊,倒也没有对肢体接触排斥到那种程度啦。”你尝试让自己的表达更加精确些,害怕这个细腻的船医先生以后过于谨慎。

“不过,小小姐怎么突然想告诉我这些?”马尔科把脸侧过来,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盯着你,“原来小小姐对我这个船医还是很信任的yoi~“

“因为…”这个问题突然让你拘禁起来,双手不禁抓紧了自己的衣角,手心出了一些细细密密的汗。

你做了三次深呼吸,感觉到旁边男人温和又炽热的视线,缓缓开口:“其实…一周前我们一起喝酒,马尔科你不是喝得有些晕乎乎了,就…就…迷迷糊糊给我表白了…”

“诶——!”难得看到他那么惊讶,或者说,有些狼狈和慌张的神色。“啊…怎、怎么会、说漏嘴…”在慌乱下于是又说漏嘴了一次自己的心意。

“噗…你怎么心理素质比我还差。”你被他可爱到,继续说下去的勇气也多了些,“那晚之后我就一直在想,虽然你不记得了,但是我….我确实喜欢你,就…想先告诉你我的情况…把选择权交到你手上。”

“啊!好奇怪yoi!”马尔科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是面部肌肉还是肉眼可见地在颤抖。

“要不…我们改天再说?我也不需要立刻的答复什么的…”虽然知道对方对自己的心意,但你还是担心。

“不用改天。”马尔科和你一样也进行了三次深呼吸,轻轻抓住你的手腕。“交往吧。只要你在身边。只要能和你聊天聊地。我就很满足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