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24.5万浏览    34722参与
old🍅old🍅

一起过夏天吧

我九岁跟我爸搬到奇麦岛,那个岛上有我能想到的最美好的人和事物,即便是在我那段并不那么光明的日子里,我还是无法忽视那个岛送到我面前的所有。

奇麦岛是我爸的老家,我在九岁那年第一次到这儿。

而许时清是我在这的第一个朋友,他永远带着一群朋友在岛上呼风唤雨,经过我的时候往往分外夸张的与朋友逗笑,后来他说他只是想吸引我加入他。彼时我不喜欢讲话,并非内向,而是近似于一种大孩子的狂妄,尽管我比许时清大了一岁而已。

可到底我那时也是小孩,许时清终于忍不住来叫我加入他们的时候,我也正期待着他的邀请。也正是从那时开始,奇麦岛的一切美好向我涌来,海风,沙滩,单车,夕阳,几乎遮盖住我刚来不奇麦岛的不适应。......

我九岁跟我爸搬到奇麦岛,那个岛上有我能想到的最美好的人和事物,即便是在我那段并不那么光明的日子里,我还是无法忽视那个岛送到我面前的所有。

奇麦岛是我爸的老家,我在九岁那年第一次到这儿。

而许时清是我在这的第一个朋友,他永远带着一群朋友在岛上呼风唤雨,经过我的时候往往分外夸张的与朋友逗笑,后来他说他只是想吸引我加入他。彼时我不喜欢讲话,并非内向,而是近似于一种大孩子的狂妄,尽管我比许时清大了一岁而已。

可到底我那时也是小孩,许时清终于忍不住来叫我加入他们的时候,我也正期待着他的邀请。也正是从那时开始,奇麦岛的一切美好向我涌来,海风,沙滩,单车,夕阳,几乎遮盖住我刚来不奇麦岛的不适应。

一切都过于浪漫。

我总是在许时清迎着夕阳在海边奔跑的时候看见他身后的翅膀。我问我爸爸能看见许时清的翅膀吗?我爸爸笑话我,说人怎么会有翅膀呢。可我却因此高兴。

如果别人不能看见,那许时清是不是就是我一个人的天使了。

我从未刻意去辨明我对许时清的感情,可十五岁的那个夜晚,他躺在我旁边笑得露出只有左边脸才有的酒窝时,我突然想尝尝他酒窝的味道。然后我鬼使神差地凑近任舌尖陷在他浅浅的酒窝里,他转头的瞬间我收回舌头,于是我们嘴唇贴在一起。

也许我们都幻想过接吻的感觉,而它竟然真的那么让人着迷。此前我只是沉迷于不经意拥抱,偷偷牵手这样的小把戏。

接吻的感觉,软软的,又带有少年的清新感。后来我们习惯于在拉上窗帘的房间里亲吻以及抚摸对方的身体,一遍又一遍。

每个人在那个年龄或许都会有对性的渴望,我们只是在彼此身体上找到了出口。可是我无法给这一切找到一个更合理的解释,毕竟我们在电视上只看到过男人和女人接吻。

后来我爸同我在家里讲书,他提到到同性恋,便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是同性恋,我茫然。他向我解释。我似乎突然就找到了一个适合我和许时清的匣子,我记得我问我爸,我和许时清是不是同性恋?我爸说,怎么会,你们是好朋友才对。

我说,可是我们接吻。

我忘记那时我爸爸的反应,也许过于平淡而不值得被记得。

我总是怨许时清什么都不懂,比如我告诉他我们是同性恋时,他并不太在意的样子,他好像早已知道。我说,我们都是男孩子,我喜欢你。他不说话,我继续问他,你难道不喜欢我吗?他才慢慢的回头说,喜欢啊。

我说我们以后都不要结婚了,一起去大城市去生活怎么样。他露出很茫然的表情,说这样就很好啊。我没由来的生气,故意欺负他,使了劲捏他的脸,直到他甩开我转身走开。我才意识到他说这样就很好,他是在说奇麦岛就很好,他不想去大城市,这样而已。我看到他用手背在脸上蹭了几下然后转头走掉,接下来几天他就没来找我。我跟我爸说,我惹许时清了,他生气了。我爸就塞给我两盒酸奶,让我去找他。我跑到他们家,去敲他的门,他开了门站在门口,并没有请我进去的意思。我把酸奶递给他一盒,可他撇了嘴不要,我就扒开他闯进他房间,他气呼呼的追进来,我关上门故意把酸奶蹭到他脸上,他更生气了,我又摁住他的头把他脸上的酸奶舔了干净,他终于笑了起来。

竹吟诗社

//@Cherry 

       日落十分,海浪轻轻的拍打在沙滩上,海浪洗刷掉了孩童的脚印,余晖洒在了海平面上,让原本天蓝色的海面,瞬间变成了橘黄色。我慢悠悠的走在沙滩上,细密的沙子轻轻一踩就出现了一个很深的脚印,沙子很柔软,踩上去就如踩在了云朵上似的。

      日落慢慢的从海平面降了下去,慢慢的,最后的一丝余晖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色,月亮也慢慢的从云里飘了出来,天上还时不时的能看到星光点点。白天时的风热乎乎的,就跟被烤过了似的,到了晚上,风可算是......

//@Cherry 

       日落十分,海浪轻轻的拍打在沙滩上,海浪洗刷掉了孩童的脚印,余晖洒在了海平面上,让原本天蓝色的海面,瞬间变成了橘黄色。我慢悠悠的走在沙滩上,细密的沙子轻轻一踩就出现了一个很深的脚印,沙子很柔软,踩上去就如踩在了云朵上似的。

      日落慢慢的从海平面降了下去,慢慢的,最后的一丝余晖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色,月亮也慢慢的从云里飘了出来,天上还时不时的能看到星光点点。白天时的风热乎乎的,就跟被烤过了似的,到了晚上,风可算是没有白天的那么闷热了,微风轻轻吹过,带着一股咸咸的气息,这是海风独有的特点,一阵凉爽朝我扑了过来,还觉得热的我顿时凉快了起来。

  或许是天色晚了,海边上的人逐渐变少了。

       去海边走走吧,心中真的拥有那片蔚蓝的海,接受了海的温柔,就一定要理解海的暴躁,领略了海的妩媚与坦荡,就不该责备海的愤怒与咆哮。

       在嬉笑于沙滩上拥挤的人群背后,去捡取夏日的欢乐和放荡,在沙滩上,所有的人都散去之后,到海边走走,即使是深夜,即使是晚秋,即使是寒冬,或许是天地混沌一体的东之海。在海浪上舞蹈,那是欢乐者的声音。听到海浪的喧嚣,那是海寂寞的语言。

       到海边去走走,看一下海浪咆哮,看一下风雨滋润。

       到海边去走走,用身影以你的手臂拥抱大海。以深深浅浅的脚步在沙滩上抒写永恒的不变。 

      也许,每一年会有一场鹅毛大雪,有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但是,寂寞的大海,永远都在那一头的彼岸,盛开着春天的花朵,给海一点微笑,或者一点安慰,也许大海正在心灵的深处歌颂着另一个春天。

我没有肉肉
海好像能诉说一切

海好像能诉说一切

海好像能诉说一切

然想睡觉

  这么久了我还沉浸在暑假里的那场日出,手抖没拍出最好的效果好可惜

  这么久了我还沉浸在暑假里的那场日出,手抖没拍出最好的效果好可惜

云

坤深【海(上)

坤深【热气球 姊妹篇


继我的青涩风小短篇热气球后——

实在是没梗可写的我和星星@深深小浅繁星【乐星羡⭐️打算出姊妹篇。

所以,“稻田,热气球,大海” 中的大海,它来啦!


————————————————————

“在那山的那边 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

周深百无聊赖的瘫在沙发上,小声哼着歌。


打开手机看了看上次和蔡徐坤坐热气球的时候一起拍的照片。

清风徐来,空气清鲜。仰头是碧天白云,低头是树高草盛。俯仰之间,是两个人的脸,笑的甜蜜。


“深深~” 蔡徐坤从后面走过来,俯身搂住周深的脖子“在干嘛呢?”

“没干嘛...感...

坤深【热气球 姊妹篇


继我的青涩风小短篇热气球后——

实在是没梗可写的我和星星@深深小浅繁星【乐星羡⭐️打算出姊妹篇。

所以,“稻田,热气球,大海” 中的大海,它来啦!


————————————————————

“在那山的那边 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

周深百无聊赖的瘫在沙发上,小声哼着歌。


打开手机看了看上次和蔡徐坤坐热气球的时候一起拍的照片。

清风徐来,空气清鲜。仰头是碧天白云,低头是树高草盛。俯仰之间,是两个人的脸,笑的甜蜜。


“深深~” 蔡徐坤从后面走过来,俯身搂住周深的脖子“在干嘛呢?”

“没干嘛...感觉好无...诶!” 周深眼睛突然亮了 “坤!我们去看海吧!”


年轻人就是这样,空穴来风。有时候随便哼出一首歌便冒出一个想法,然后马上去实现它。


“哇——”

对于海,周深看过很多次了,可不管看过多少次,依然会被惊艳到。


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


潮湿的空气 裹着咸咸的海风,脚下是微凉的沙粒。


“唉。” 周深满足的叹了口气,拉着蔡徐坤的手,和他一起在沙滩上散步,闲聊。

“此情此景是不是想唱一首《大鱼》啊。” 蔡徐坤打趣。

周深拍了他一下。


“诶,坤。我们在一起其实还不久吧,但我总觉得我们很像在一起很多年了一样。” 周深侧头看看他。“每次和你在一起我都感觉很轻松,很自然,都会有一种熟悉,安全的感觉。”周深攥了攥他的手。“好像本就该是这样。”

“嗯。我也觉得,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们经常要背负很多压力,要给自己带上伪装,要佯装微笑,不管出了什么事都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营业。” 蔡徐坤看着海深处,海天相接的地方。“但是跟你在一起就不一样,每次我都是真心的,发自内心的笑。你真的,很治愈我。”


周深笑了笑,然后拉着他坐到海滩上。

“你看。”

“嗯?”

“你就像是天,我就像是海。我们看上去很像很像,可本质上却又不一样,你拥有很多:星星,太阳,月亮...但同时你也会有黑夜。总会有那么一群人,他们不了解别人的本质,只会把一些无可厚非的事无限放大,把往别人的伤口上撒盐当成自己的乐趣。” 周深轻轻叹了一口气。

“但好在,天是包容的,现在的你可以做到不去计较那些事。你也总能包容我,包容的一切,我其实...没有那么好,最开始喜欢你的时候,我也会觉得我配不上你。”

蔡徐坤轻轻捏了一下他的鼻子“傻不傻啊你。”

周深笑了。“我傻又怎么了?那你还不是喜欢我。” 说着还傲娇的歪了一下头。

蔡徐坤也笑了。“好吧好吧,谁让你是我男朋友呢。”


“诶...” 周深好像看见了什么,突然起身走到海边。

“你看。” 周深把自己刚刚捡起来的东西向蔡徐坤晃了晃。


是一个装着纸条的玻璃瓶。


“嗯?这是什么?许愿瓶?” 蔡徐坤接过那个东西,和周深一起拧开瓶盖。



“上个星期,高考上岸了,是我最喜欢的大学。她也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学校。今天和她见面了。如她两年前所说,我们顶峰相见。

我们在一起了。希望我们的爱情可以顺海漂流,越走越远。”

周深一字一句认真地读完。


“嗯...” 周深看着纸条,若有所思。

“不如我们也写一个吧?” 周深和蔡徐坤同时开口。

两人相视一笑。

“没有瓶子。” 蔡徐坤摊手。


“那我们...有了!”

周深俯身,用手指在沙滩上缓缓写着。


“蔡徐坤,周深,要永远在一起哦。” 蔡徐坤看着他写的句子,揉了揉他的头。

“会的,会永远在一起。” 

【递笔

剩下的交给@深深小浅繁星【乐星羡⭐️ 啦。

经年不过

【原创】始落

一点无脑产物

大概是鲸落与海 

——你是我的万物初始——


我是海,人类说我是无情的,又或说我像母亲,可我都不是,我只是是千万种生物的泪,千万种生物的血。


我存在了几十亿年,多少生物在我的体内生长消亡,而最庞大的——鲸。


它的死亡,是一场盛大的狂欢。


不是死去的它的狂欢,而是除它以外其他生物的狂欢。


而它,从生命开始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与我融为一体。


每当一只鲸的生命终结时,我总会有一种无名的悲伤和一丝隐秘的喜悦。


我从未失去过它。


我见证它鲜活的生命。


它追过朝阳,也会游向余晖。它喜欢被太阳照耀的我,是温暖的冷......

一点无脑产物

大概是鲸落与海 

——你是我的万物初始——






我是海,人类说我是无情的,又或说我像母亲,可我都不是,我只是是千万种生物的泪,千万种生物的血。


我存在了几十亿年,多少生物在我的体内生长消亡,而最庞大的——鲸。


它的死亡,是一场盛大的狂欢。


不是死去的它的狂欢,而是除它以外其他生物的狂欢。


而它,从生命开始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与我融为一体。


每当一只鲸的生命终结时,我总会有一种无名的悲伤和一丝隐秘的喜悦。


我从未失去过它。


我见证它鲜活的生命。


它追过朝阳,也会游向余晖。它喜欢被太阳照耀的我,是温暖的冷,是染血的蓝。


它的背上停留过飞鸟,像一块漂流的孤岛,即使鸟儿对他诉说天空的遥远与自由,他也只是听过。它曾向我说,我比天空更好,所以我才是海。


它在我体内留下的声波,悠长,旷远。是啊,我比天空更好,所以它才是鲸。


当它向我的心脏坠去,它即将完成它这一生的使命。


它被一点点撕碎,一点点蚕食。最后只剩下骨骼,与我的心脏相撞。





草月关小兔
淡岛知秋意,蓬云海上通。 涡流...

淡岛知秋意,蓬云海上通。

涡流生舳外,鸥鸟入澜中。

游子当歌醉,微山暮忆空。

何妨与天老,乐做一仙翁。


淡岛:淡路岛。

涡流:鸣门漩涡。


荷君元玉: 鸣门观潮荷王摩诘韵

岛孤桥索接,连海阔衢通

迷雾远山外,坐身蓝梦中

平洋拍鸣浦,白浪逐长空

飒爽秋风日,欢颜笑笠翁。

淡岛知秋意,蓬云海上通。

涡流生舳外,鸥鸟入澜中。

游子当歌醉,微山暮忆空。

何妨与天老,乐做一仙翁。


淡岛:淡路岛。

涡流:鸣门漩涡。


荷君元玉: 鸣门观潮荷王摩诘韵

岛孤桥索接,连海阔衢通

迷雾远山外,坐身蓝梦中

平洋拍鸣浦,白浪逐长空

飒爽秋风日,欢颜笑笠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