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消红

15343浏览    83参与
连夜逃往赛博坦

新增idw人物

我瞎画你乱猜第②弹

久久不产粮,没有动力了

新增idw人物

我瞎画你乱猜第②弹

久久不产粮,没有动力了

连夜逃往赛博坦

g1太沙雕了

皮叔怎么这么多憨憨表情

全员都好可爱 

警爵探幻日常贴贴

老救太美了😍😍😍

g1太沙雕了

皮叔怎么这么多憨憨表情

全员都好可爱 

警爵探幻日常贴贴

老救太美了😍😍😍

连夜逃往赛博坦

我的圈子怎么这么冷😭😭😭

这几天重刷电影,刀得我心绞痛,下一p大概就是电影吊图了。

能不能更新全看我懒不懒😶

我的圈子怎么这么冷😭😭😭

这几天重刷电影,刀得我心绞痛,下一p大概就是电影吊图了。

能不能更新全看我懒不懒😶

连夜逃往赛博坦

【方舟例行条例】①

负责人:大黄蜂


1.不要在午休的时候去警车长官的办公室,可能会听到一些幼生体不宜的声音,且如果被发现,够你死100回(来自横炮的亲身经历)


2.严谨带方舟上的任何幼生体去油吧,发现严肃处理


3.因拆卸过度来医务室的,都给我滚回你们仓室去(此条由救护车添加:你们不要面甲我还要呢


4.打雪仗禁止🚫🚫🚫偷袭!!!变成雪球滚下山就不好啦!!


5.开会禁止跷二郎腿,禁止打瞌睡,交头接耳,打内线电话


6.请不要给任何人起绰号!!!例如“臭条子,扳手大魔王,臭脸长官”。前车之鉴建议参考爵士被罚写1w字检讨。...


负责人:大黄蜂



1.不要在午休的时候去警车长官的办公室,可能会听到一些幼生体不宜的声音,且如果被发现,够你死100回(来自横炮的亲身经历)




2.严谨带方舟上的任何幼生体去油吧,发现严肃处理




3.因拆卸过度来医务室的,都给我滚回你们仓室去(此条由救护车添加:你们不要面甲我还要呢




4.打雪仗禁止🚫🚫🚫偷袭!!!变成雪球滚下山就不好啦!!




5.开会禁止跷二郎腿,禁止打瞌睡,交头接耳,打内线电话




6.请不要给任何人起绰号!!!例如“臭条子,扳手大魔王,臭脸长官”。前车之鉴建议参考爵士被罚写1w字检讨。




7.最好不要把幼生体交给铁皮,对幼生体来说真的很危险哒!!!




8.作战或任务结束后及时收好武器,特别是融合电磁炮⬆️针对上条




9.禁止带小安全主管出门(此条消防车添加:红警会很担心的!【消红有个小幼生体私设】




10.和平协议期间禁止敌视霸天虎




11.要团结队友,万众一心,禁止怀疑队友(此条由探长添加)




12.禁止深夜大声播放摇滚乐,就算你给全方舟的机都发个屏蔽器也不行!!!(此条由警车添加)




13.禁止在幼生体面前说脏话




14.禁止强拆!!!玩新鲜的也不行!对幼生体影响非常不好!对成年机也不好,我们可不想半夜听着这种声音充电




15.禁止往长官背后贴小贴纸,话说老哥你们又不是幼生体了干嘛那么幼稚啊(横炮留言:我死了,童心永远不死




16.禁止私下约架,一经发现禁闭室5-10天处理(警车补充:亲兄弟也不行,我们需要多设置几个禁闭室了)





17.关禁闭期间禁止拆卸,真当晚上没人值班是吧!!!(警车:这就是我要求多备几个禁闭室的原因)




18.禁止打扰下属们的私生活!!!(词条横炮添加后被警车删除)




19.别动救护车的任何🔧扳手,迷你的也不行,不然这家伙就要用在你身上了




20.最好别问横炮“你和铁腕什么关系”“你还记得铁腕吗?”之类的问题,不然你会遭到一顿毒打的,三份的那种





连夜逃往赛博坦

新年快乐家人们!

2023第一发,我爱死鸡万小伙子们了😘😘😘

没有拉踩,全是我的心头肉😎

有没有主tf的亲友啊有的话私信加我一起玩啊🥺

新年快乐家人们!

2023第一发,我爱死鸡万小伙子们了😘😘😘

没有拉踩,全是我的心头肉😎

有没有主tf的亲友啊有的话私信加我一起玩啊🥺

Wanduz

七夕贺图

画了一些很喜欢的cp们

最后三张是旋妹和奇怪的消防车表情包


七夕贺图

画了一些很喜欢的cp们

最后三张是旋妹和奇怪的消防车表情包


Wanduz

好饿…好饿!!再做点饭吧!!!

好饿…好饿!!再做点饭吧!!!

Wanduz

坑好冷

饭吃完了,煮点腿肉罢…

坑好冷

饭吃完了,煮点腿肉罢…

猛戳瞎子那只好眼

pov:当你不愿意相亲时,就拿这些真实的故事搪塞吧(???

p2~4大约是编制内人员嘉宾过于重量级将前两位受访者惊掉了下巴,以及默默流汗(的电视机前的丈夫们

最后画风突变😢

感谢@制冰机 的沙雕文案!!

pov:当你不愿意相亲时,就拿这些真实的故事搪塞吧(???

p2~4大约是编制内人员嘉宾过于重量级将前两位受访者惊掉了下巴,以及默默流汗(的电视机前的丈夫们

最后画风突变😢

感谢@制冰机 的沙雕文案!!

梦中过千年

战争与和平14

1.

“你怎么老把这难题抛给我。”消防车苦哈哈的笑了一下。


“那不然呢,毕竟这几天的骚动你有亲身经历,第一手的线索,总归是比我这没有经历调查只管后勤的来的容易吧。”


“行吧,行吧,我怕你了。”


消防车摇了摇头,随后便开始讲述自己的所见所闻。


“就在这几天吧,不,也许该说是在更早的时候,我们接到了好几起火情,这几起火情大多是由起火点附近的邻居或者是其他过路人见到火势起来才报的警,没有一起火情有在火场内的被困者报警。”


“??也就是说这些火情大多都是第三者发觉并报警的,在火场内的受害者没有一个主动报警?”


“是的,我总结了一下,一般家中起火无非就是几种可能性:...

1.

“你怎么老把这难题抛给我。”消防车苦哈哈的笑了一下。


“那不然呢,毕竟这几天的骚动你有亲身经历,第一手的线索,总归是比我这没有经历调查只管后勤的来的容易吧。”


“行吧,行吧,我怕你了。”


消防车摇了摇头,随后便开始讲述自己的所见所闻。


“就在这几天吧,不,也许该说是在更早的时候,我们接到了好几起火情,这几起火情大多是由起火点附近的邻居或者是其他过路人见到火势起来才报的警,没有一起火情有在火场内的被困者报警。”


“??也就是说这些火情大多都是第三者发觉并报警的,在火场内的受害者没有一个主动报警?”


“是的,我总结了一下,一般家中起火无非就是几种可能性:

第一,就是家具导电或者报废故障导致起火,这种火势如果及时抢救一般还是能够自己压制住火情的,不排除采取错误的操作导致火情进一步恶化的可能性。

第二,就是煤气管道泄露引起爆炸,

这一类可能比较小,因为现在的设备大多都有报警装置,而且在家里的话也会闻到异味,除非是睡眠状态,没有苏醒就已经深度中毒,但是我们现场并没有发现这样的情况。

第三,就是自己在家中点火操作,不小心引燃了其他的东西,这个,除非你是在家里玩火然后不小心扔到一大堆可燃物上,瞬间火势就大起来,失去控制,一般来说可能性真的不大。

第四,就是有人故意纵火,可是调取了附近的几处监控,也并没有可疑人员出现。”


消防车找了一张纸慢慢写下自己所考虑的几种情况,然后在几种可能性旁边都打了问号。


其他两人并没有发言,只是认真听着。


“还有之前我们的调查———”消防车下意识看了红色警报一眼,他不确定是否该说出来。


“典狱长口风绝对有保障,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你说就好。”红色警报连犹豫都没有直接同意。


“呼,那好,福特,我们的法医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这群人在火场中没有任何挣扎的行为,但是他们的肺部又确实有烟灰的残留,我们可以肯定他们是在火场中“正常死亡”,不是被人谋杀,因为身体里并没有任何药剂成分,但是………”


“但是这才不正常,即使是真的自杀,在不服用安定药物的情况下被火烧死也绝对不可能不挣扎,他们可以死的痛苦不服药,也可以服药死的不痛苦,两者只能二选一,不可能两种情况都占有。”福特直接接了后半句话。


“是的,就人类的视角确实如此,但是现在我们不能拿人类的视角的思路去想问题了,以人类他们目前的实力的确做不到,但是不代表除他们以外的势力也做不到。”


消防车用笔轻轻敲了敲桌子,像是在提醒着什么似的。


“………还有,据我的调查,对方大概率握有这个城市的“上帝视角”,也就是说这个城市对他们来说跟沙盘游戏一样,因此他们才能在消防车他们完成任务归队的前后来继续策划下一场意外,这个时间把握的好到什么程度呢?基本就是消防车他们归队的一到两分钟,误差在五十秒左右。”


红色警报终于主动开口了。


“————而且他们还需要考虑火势的发展时间,以及什么时候被人看到,报警,我甚至怀疑那些报警的人也是他们的实验品,或是这群人的一份子也说不定。”


“实验品?我不太懂………”福特困惑的看着红色警报。


“应该说他们在测试,在测试自己的技术对于人的控制能详细到什么程度,不过这个也是我的一种猜想,我无法确定它的真实性。”


红色警报终于从沙发靠背上直起身来。


“我之前就跟消防车讲过,这种技术可怕之处在于,这群人可能是拥有正常的智慧,他们听得懂命令,并且能做出正确的行动,但是却完全不会拥有跟人类一样的反应,比方说恐惧,疼痛,那这样一群人当作最简单的人肉炸弹,或者是人肉盾牌扔到战场上,你说会怎么样?成年人按下不表,陌生的小孩,老年妇孺,乃至是自己熟悉的亲属朋友,都可能是潜伏在你身边想要做掉你的人,你甚至无法确定他们什么时候不再是他们了。你不能确定你周围人的可靠性,除了你自己你谁都不能相信,但是情感上,你还得不停的接受他们的死去,这种战争,先不考虑实用价值,光是给参与者的内心就已经蒙上一层阴影了,等于还没打,气势就已经输一半了。”


“那么………他们这是在…………”


福特已经明白了,然而他却不敢说出来。


“就像我说的,实验,毕竟没经过测试的武器可拿不上台面,就像人类遇到疾病需要疫苗实验一样,这群死掉的人——”


“——就是实验初期的小白鼠。”


红色警报的语气凝重,面色深沉。


2.

“主任,有一位女士要找你,她说她之前找您做了一场手术,希望私下对您表达一下感谢。”


护士长在门口冲着里面的霸王说道。


“明白了,那请那位女士进来吧。”


霸王淡定的收拾了一番,他清楚来人的身份。


“请进吧。”


门开了。


“您好。”礼貌的问候。


“您好。”礼貌的回复。


和平的场景让霸王真的差一点相信了这编出来的鬼故事。


“得了,不必废话了,有事直接说就成,这屋子隔音很不错,外面的人什么都听不到的。”


“恩,以防万一,加一个额外的保险。”


女人说着,拿出了一个小玩意儿,轻轻往墙壁里一按。


“电流干扰器?你担心有窃听?”


“不是担心,而是肯定有,这几天这里来了多少患者?你能保证每个都干干净净没问题?只要对方不是傻子,大好的机会都不会扔了不要。不管是进一步测试还是打听情报。”


“你这颇有经验,看来没少遇事儿。”


“习惯成自然,毕竟都走商多年了,说到底这儿不是自家地界,小心总归是没错的。”


“你这开场白太多了点。”


“你忽然这么说我也很为难啊,哝,我这边内部消息能得知的就是,这场意外大概率跟之前退下的元老院人员有关系,所谓的“追杀令”只是个幌子,而且呢,你要有心理准备。”


“什么心理准备?”


“嘛,眼下能得出的结论就是,他们打算再掀起一场风暴,把已经稳定的局面再次打破,并且把你们的人通通变成服从他们的奴隶,恢复过往的好时光。”


 ————又或者,他们压根儿就不想夺权。毕竟上他们了年纪,没那个心力,他们只想看你们自相残杀,或者是活在恐慌之中,惶惶不可终日。”


“你说———哪种更糟糕一些?”


“哪种都烂到家了。”


“是的,不过这主要还是由于当年的尾巴没收干净的缘故,具体的缘由我不太明白,这样的祸害不是应该一上台就得收拾吗?怎么还能活到今天?”


“你要感谢那博爱的博派领袖,毕竟元老院之中有部分人对他提拔有恩,他总不能做了领袖之后把人赶尽杀绝吧?至于私下暗杀清理这种事,呵,他但凡能做出这事情当年两派也不至于打这么久,他是断然做不出那种事情的。他可是个慈爱的人。”


“所以,那位警车先生就因为这个被流放了?慈不掌兵啊,领袖怎么能这样?”


“他太极端了,弄得两头不是岸,两派本来就有彼此关系不错的人,本来不至于弄到那么尴尬的局面,谁叫他无差别派系大清洗,两边得罪了个遍,领袖还能放他一马也得多亏了那仁爱的心。”


“…………你说,警车先生会这么认命吗?”


“怎么可能。”


“…………你说,这场争斗死了这么多人,领袖看了会怎么样?”


“大概会很痛心吧。”


“如果他知道幕后黑手是他放过的元老院会怎么办?”


“大概会剿灭吧。”


“那警车呢?”


“?什么?”


“我是说,一个人要怎么证明自己是对的呢?那就是,让别人知道他们是错的,尽管这个理论逻辑狗屁不通,因为别人的错误不意味着你的正确,但是想证明自己正确的前提是得否认对方的结论,你才有博弈的底牌。”


女人扒着凳子呆愣了好一会儿。


“他希望让这个事情能再大一些,这样未来他才有足够的底气去辩驳领袖的错误。”








梦中过千年

战争与和平13

1.

循着之前红色警报给的地址,福特最终艰难的找到了红色警报的住处。


寻路真的是一件艰难的事情,对于深居简出的福特而言,明明在一个城市已经呆了几年,他却只能勉强认清自己家附近的那几段路,反正生活用品齐全不愁吃喝,家里也有小型健身房,因此倒不至于真沦为“废宅”。


“欢迎………啊,稀客啊。”开门的人不由得愣了一下下。


见到来开门的人,福特也小小呆了一下。


毕竟消防车白天基本都在消防中队值班,能在家的时候属实不多。


“红警呢?不在吗?”福特小心翼翼的问道。


“在呢,连续加班太久,被我强制要求去休息了,在里屋呢,应该一会儿就醒了,要是不着急的话就先进来吧,让客人久...

1.

循着之前红色警报给的地址,福特最终艰难的找到了红色警报的住处。


寻路真的是一件艰难的事情,对于深居简出的福特而言,明明在一个城市已经呆了几年,他却只能勉强认清自己家附近的那几段路,反正生活用品齐全不愁吃喝,家里也有小型健身房,因此倒不至于真沦为“废宅”。


“欢迎………啊,稀客啊。”开门的人不由得愣了一下下。


见到来开门的人,福特也小小呆了一下。


毕竟消防车白天基本都在消防中队值班,能在家的时候属实不多。


“红警呢?不在吗?”福特小心翼翼的问道。


“在呢,连续加班太久,被我强制要求去休息了,在里屋呢,应该一会儿就醒了,要是不着急的话就先进来吧,让客人久等也不好,不如坐下喝杯茶什么的。”


福特也不好拒绝,便进了屋子,消防车端了一杯咖啡给福特,自己也拿了一杯。


“抱歉咯,虽然说请你喝杯茶,不过我家好像只有咖啡还有存货,毕竟红警常年生活作息不规律,咖啡是必需品,啊,糖罐在桌边,你看着放。”


福特看过去,在长桌的一边放着一个托盘,上面摆放了一系列生活中的小用品。


福特端起咖啡,加了一小勺糖,然后递给了消防车,自己小小的抿了一口杯中的咖啡,环顾起这间房屋来。


屋子并不大,甚至这两人居住的房屋还没自己一人住的地方大,整体的装潢也很简单,简约明了,却有一种别样的生气。


消防车也注意到了福特的视线在自家屋子来回环绕,于是停下了把糖罐里的糖像不要钱似的往咖啡里倒的手,然后搅和起来那一杯不知名的奇怪粘稠液体,随口说道:


“我跟红警都属于加班没点的人,屋子没必要太大,在家里呆的机会有限,能休息,放点家居品,偶尔能开个火就成。”


“哦哦,我是因为不怎么出门,家里什么东西都得备着,杂七杂八的东西占地方,你们这样也挺好的,小了一点,但是很够用。 ”


消防车有些复杂的看着福特,他怎么也没想到当年那个让霸天虎闻风丧胆的典狱长竟然在战后这么喜欢一个人宅着,他知道自己应该尊重别人的生活习惯,也不打算过多干预,但他知道这样的生活并不是太良好。


“我说啊,你适当还是得出去走走,太宅了也不好。”斟酌半天,消防车才说出一句话来。


“也没什么不好,自己一个人,偶尔有编辑来收稿件,生活也算是清闲。我自己觉着还是不错的。”


“你这样很像是人类当中的孤寡老人生活啊,我来这边几年类似的情况也见了不少,孤苦伶仃死在家中无人照应,直到有味道了才叫人发现,你图清净固然没错,但总归得有个打照面儿能来事儿的吧,万一真有什么事,你也得有个能照应的人吧,你说,我们要是联系不上你,你让我们找谁去?”


作为颇有经验的消防员,消防车对此不可谓是不在意,可能这也是同红色警报太久了,加上职业习惯的缘故,他也会下意识把安全放在第一位。


而独居一人,几乎不与外界联系,本身就是很大的危险。


福特端着咖啡杯,放在唇边却并没有喝,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似的。


“有人跟你说,你说话越来越像红色警报了吗?”


良久,他给出这样一句答复。


2.

“咳,我还以为你说什么呢。”


消防车闻言松了口气,五指握着杯子像桌上喝酒一样把咖啡液一饮而尽。


“本来就是啊,你自己不觉着吗?”


“有什么奇怪的,搭班这么久了要是一点影响都没有才叫见鬼呢。”


消防车一脸少见多怪的表情,正准备再说些什么,被人打断了。


“恩……?啊,福特你来了。”


两人闻声看过去,红色警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穿着一身浅色的休闲服从里屋出来。


这样的场景不可谓不少见。


3.

“所以这就是你来这里的目的?”


听福特交代完了原委,以及他们的经历,红色警报仅有的一点困意也全无了。


“是的,情报交易讲究有来有往,空手套白狼从霸王哪里骗情报可不现实,我总归得有点东西交换。”


“实际上这件事情我也不过是猜想,你要是真找当事人,我觉得你问我身边这位比问我强,我知道的还不及他。”


红警一只手把碎头发一别,另一只手随意的指向身旁的消防车。








梦中过千年

战争与和平12(回来了)

1.

“所以说,这是这个月第几起了?”


红色警报揉了揉自己乱蓬蓬的脑袋,黑色的眼圈表明了他已经几天几夜没好好休息,红色的眼镜大概跟兔子有一拼。


“22起。”


消防车整个人宛若一摊烂泥一样趴在客厅的沙发上,脸朝下发出闷闷的声音,有气无力,仿佛下一秒就要陷入深度睡眠一般。


他已经72小时没合过眼,就好像是被人算计好的一样,他们接到报警,出警,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去现场,灭火,救人,然后带着疲惫返回总部,就在他们准备收拾行李下班的时候,下一个求助电话一定会及时响起来,无缝衔接,让他们全然不敢放松紧张的神经,就这样来回几班。


消防车打心底对队友尽是佩服。


但他的队友...

1.

“所以说,这是这个月第几起了?”


红色警报揉了揉自己乱蓬蓬的脑袋,黑色的眼圈表明了他已经几天几夜没好好休息,红色的眼镜大概跟兔子有一拼。


“22起。”


消防车整个人宛若一摊烂泥一样趴在客厅的沙发上,脸朝下发出闷闷的声音,有气无力,仿佛下一秒就要陷入深度睡眠一般。


他已经72小时没合过眼,就好像是被人算计好的一样,他们接到报警,出警,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去现场,灭火,救人,然后带着疲惫返回总部,就在他们准备收拾行李下班的时候,下一个求助电话一定会及时响起来,无缝衔接,让他们全然不敢放松紧张的神经,就这样来回几班。


消防车打心底对队友尽是佩服。


但他的队友毕竟还是人类这种范畴,再怎么身经百战也撑不住了,连倒班的时间都没有,所有放假的人都赶回来都来不及,连轴干到全然撑不住倒地就睡。


消防车自然是不敢睡的,他也知道队友的辛苦,于是主动承担了值班的任务,让队友能好好休息一会儿。


但说到底,他也得休息,于是在又撑了一天一夜之后,队长把站着靠在接警电话旁边打盹儿的他赶回了家,并且大度的批了他两天假。


“要是没给你假我估计你得猝死在加班岗位上。”红色警报冷冷的说到,盯着毫无形象一回来就趴在沙发上的某人。


“……估计是………诶?…………不对………”


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什么似的,消防车把埋在沙发里的脸转过头看向红色警报。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那黑眼圈明显也几天没睡了吧。”


鉴于自家搭档过往的“斑斑劣迹”,他很难相信红色警报会置身事外。


“咱俩工作又不一样,我又不像你一样老得一线奔波拼命,我就是坐在办公室里吹冷风管着安全事宜………”


红色警报住了口,因为某人从沙发上爬起来走到他面前,俯瞰着他,高大的身影把灯光完全挡住,背光让他看不清消防车的脸,但多半不会是什么和蔼的表情,这让红色警报不由得有一丝心虚。


“几天?”


“就………四天………”


“恩?!”


“好吧………一个星期………”


“从实招来。”


“………半个月,每天睡三个小时续命。”


红色警报认命的抬头看向消防车。


行吧,他知道在自家搭档面前说谎没用。



2.

“你看到那条新闻了吗?”


在自家附近的一家书吧包房里,福特正和霸王面对面交谈。


“奇怪的火灾,不合理的纵火者,瘫痪的消防局,你说这东西得给民众带来多大的恐慌?得给我们带来多少工作?”


霸王一边答复着,一边也没停下手头的工作。他的语气并没那么平淡,颇有几分急躁


“你们这几天忙疯了吧?”福特停下了敲击键盘的手指,看着霸王。


“哼,一天,我们还有附近五所医院爆满,手术室24小时轮班,手术中的灯牌亮了四天都没灭过,重症监护室的床位都不够用,走廊上都堆满了轻伤无处安放的患者!”


讲到愤怒处,霸王停下了撰写病历的手,“啪!”的一声,折断了手中的签字笔。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你这么忙,还找我出来………会不会………”福特总觉得良心上有点过意不去,虽然医院的事情他确实帮不上什么忙,这事儿是在他能力之外的。


但是他还是有一种微微的羞耻,或者说内疚,为自己的无能为力,为自己无法帮助他人而感到对不起他人。


这是几百万年战争也没能抹去的东西。


“不!不!你不用为此有所抱歉,大部头的活已经分配完毕了,我这边也算是任务告一段落,现在是属于我的私人时间,我可以用来做一些清闲的任务,还有跟你交流,你不要有什么精神负担。”


末了,他还补上一句。


“———毕竟,我们现在可是交往中的恋人,当疲劳的时候,跟自己的伴侣在一起会让自己好受许多,不是吗?”


说罢,还补了个自认为风度翩翩的笑容。


福特稍微愣了一下,倒也没什么不好意思,毕竟都是经历过无数大场面的人了,要是还能因为一两句情话就脸红不知所措,那未免太小看战争的磨练了。


更何况他并没有那么信任霸王,多年的战争让他还不至于那么松懈,对于有情感表达的话语,他一般都不那么轻信。


除了稳定的自己人,他可并不那么相信过往敌对阵营的六阶杀手。


涉及到阵营立场的时候,他一贯都是对人不对事。


看着面前霸王因为精神身体疲惫硬挤出的笑容,他的内心泛不起一丝波澜,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他或许会因为眼下帮不上忙出不上力而有那么一丝愧疚,但这种心态并不会持续很久,因为对于现在的福特而言,最好的缓解方式就是找到问题的根源,然后一劳永逸的解决掉,不再徒增无辜的受害者,这才是他的做法,一如既往。


“所以你找我,也是希望借助我们这边的情报网来获取一些有利的帮助对吗?毕竟有了上次的游轮事件,很难让人不往这上面想。”福特也不多废话,直接切入正题。


霸王听出了福特对自己的戒备,却也并不在意,连忙接上话题:


“是的,看来上次的那个凤并没有吹嘘,她们确实有能力把那样严重的事件找个其他由头掩盖过去,而且让人找不出什么破绽,至少诈骗的情报网那边,怎么说呢,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有问题,毕竟那么多人命牵涉进去,但是,就是找不出证据来,就算是白道的官方调查公布,也认为这不过是一条捕鱼船不幸触礁的意外罢了。”


“他们没寻出破绽来?一点都没有?这怎么可能?”福特对此有点不可置信。


听到这句话,霸王不由得乐了出来,大概是这段日子把福特或多或少跟人类“同化”了一些,导致福特下意识从人类的角度出发看问题了。


“呵,福特,你别忘了,你身处在一群碳基生物之中,他们并没有那么无能,却也并没有那么只手遮天,你当然不能低看他们,却也没必要过度的警惕他们,比起那个叫凤的家伙,人类这个变量可以基本忽略不计。”


“只是小心谨慎一点,并没什么不好。”被反驳了,但福特也并不生气。


“我们这边的价值观毕竟跟你们不太一样——至于是哪方面的并不重要,总之,事儿还是那么个事儿,我也希望你借用一下你们的情报网,你们的安全主管不是也在吗?让他把把关,你来决定什么跟我说什么不跟我说,毕竟咱俩也需要一个稳定的磨合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是不现实的。”


“…………我明白了,那么我回去就会联系红色警报的。”


福特还是明白利害关系的。


“这就对了,目前咱们的目标一致,都不想把这事儿弄大,只希望赶快解决,毕竟,如果这件事情弄得太大太久,咱们也没办法再继续以人类的身份在这里待下去了。”


霸王慢慢靠在椅背上,略微放松了一点。


“啊,对了,这个,给你。”


福特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从手提包里摸出来什么,递给霸王。


“什么啊,这是。”霸王接过来。


“午饭,人类的身体还是很脆弱的,加班之后适当补充一点营养未尝不可,你手头的工作不也没忙完吗?看你忙的估计也没功夫吃饭。”


福特坦然的一笑,那笑容十分真诚。


在工作以外的时间,他还是更喜欢对事不对人。











茅店板桥

【无授权翻译】关于万圣节的短漫

原作者:頭(pixiv) 用户id:537054

G1背景,消红要素有,如有不妥会立刻删除

这个太太还画了很多这样的短漫,都非常非常可爱,有能力的请上p站支持太太

我日语奇差,但这篇太可爱了就硬着头皮上了😭后面红警的那一段话实在是有点没整明白是什么意思,请大佬指正

最后一张背景的内容:

举着u球面具的bbb:不给糖就捣蛋!

爵士和小飞:给给给,给还不行吗你不要过来啊!(x

【无授权翻译】关于万圣节的短漫

原作者:頭(pixiv) 用户id:537054

G1背景,消红要素有,如有不妥会立刻删除

这个太太还画了很多这样的短漫,都非常非常可爱,有能力的请上p站支持太太

我日语奇差,但这篇太可爱了就硬着头皮上了😭后面红警的那一段话实在是有点没整明白是什么意思,请大佬指正

最后一张背景的内容:

举着u球面具的bbb:不给糖就捣蛋!

爵士和小飞:给给给,给还不行吗你不要过来啊!(x

OceanHelen_学习?学个屁

exe的图多凑了几张发

P1~4是漏发的DA站的图,P4有一对我没看出来,只看出来了探幻、消红和警爵

exe的图多凑了几张发

P1~4是漏发的DA站的图,P4有一对我没看出来,只看出来了探幻、消红和警爵

山羊咩噗噗噗噗

嗯…還是黑白的比較好看…

我不太會上色(=′ー`) 


後面是一些進度:D

嗯…還是黑白的比較好看…

我不太會上色(=′ー`) 


後面是一些進度: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