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涩谷香音

12万浏览    3062参与
開水燙文子

【可香草图手书】爱你

音频是鲤鱼姐最近上传的合拍视频提取的

希望各位看得开心

侵删

【可香草图手书】爱你

音频是鲤鱼姐最近上传的合拍视频提取的

希望各位看得开心

侵删

花椒椒Samaru_

过年买的罗森liella新年吧唧终于是到了,可可很卡瓦!

但是罗森你这个气泡是怎么回事呜呜呜好难过

过年买的罗森liella新年吧唧终于是到了,可可很卡瓦!

但是罗森你这个气泡是怎么回事呜呜呜好难过

ハクノン

1-2:pixiv「とらお」

3-4:twitter「@hak_you_3」

5:twitter「@sasanohasarasa_」

6-7:twitter「@SwyQ6」

8-9:twitter「@guuto_k_p_y」

10:twitter「@zero_0w0」

1-2:pixiv「とらお」

3-4:twitter「@hak_you_3」

5:twitter「@sasanohasarasa_」

6-7:twitter「@SwyQ6」

8-9:twitter「@guuto_k_p_y」

10:twitter「@zero_0w0」

洲崎惠梨
毫无前辈尊严的人【 排在可可前...

毫无前辈尊严的人【

排在可可前面就安心的屑【

毫无前辈尊严的人【

排在可可前面就安心的屑【

歪特
【獸化注意】【ooc注意】 勇...

【獸化注意】【ooc注意】

勇者與惡龍番外(8)

不想被擼只想唱歌的香頭鷹...

【獸化注意】【ooc注意】

勇者與惡龍番外(8)

不想被擼只想唱歌的香頭鷹...

雨城💨

怎么捏捏脸还过不了审

问号

怎么捏捏脸还过不了审

问号

下午茶小清新

逐梦路,勿相顾

  周末的公园里随处可见结伴的情侣,和睦的家庭,和同游的孩童,这显得独自坐在长椅上的唐可可有些格格不入,春风吹过她的面庞,掀起了一些碎发,大海般蔚蓝的双眼盯着远处的飞燕,花瓣飘落也没能引起她的注意。


  一抹橙色慢慢进入了她的视野,一袭白裙的她停在了可可面前,洁白的海鸥打破了海面的平静。


  “可可。”


  那人慢慢蹲下,对着她微笑,像是一抹暖阳融化了冰川。


  “香音……我……。”


  名叫香音的女孩向前一步,温柔的抱住了可可,柔软的小腹让可可很舒服,她身上的清香是可可曾经很喜欢的味道,可如今却让她有些恐惧。


  可可猛的推开香音,伸出去的手停留在半空中不...

  周末的公园里随处可见结伴的情侣,和睦的家庭,和同游的孩童,这显得独自坐在长椅上的唐可可有些格格不入,春风吹过她的面庞,掀起了一些碎发,大海般蔚蓝的双眼盯着远处的飞燕,花瓣飘落也没能引起她的注意。


  一抹橙色慢慢进入了她的视野,一袭白裙的她停在了可可面前,洁白的海鸥打破了海面的平静。


  “可可。”


  那人慢慢蹲下,对着她微笑,像是一抹暖阳融化了冰川。


  “香音……我……。”


  名叫香音的女孩向前一步,温柔的抱住了可可,柔软的小腹让可可很舒服,她身上的清香是可可曾经很喜欢的味道,可如今却让她有些恐惧。


  可可猛的推开香音,伸出去的手停留在半空中不断的颤抖着,眼神中充满了无助,不知何时,她的脸上多了两行泪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衣襟上,晕湿了一片又一片,像是春雨滋润大地但却毫无生机。


  “不……不要碰我。”


  女孩像是一个怕生的小猫一样,小心谨慎而又害怕。


  橙发的女孩收回了伸出的手,轻轻坐到可可身边,可可下意识的向边上窜了一下,差点掉下去。


  香音看了一眼可可被她拉住后慌乱的神情,赶忙松开了可可的衣袖,紫罗兰般深情和温柔的双瞳注视着可可,周围仿佛弥漫着薰衣草的香气。


  “可可,跟我回去吧,医生还等着你呢。”


  可可紧紧咬着嘴唇,口腔里一股铁锈味弥漫开来。


  “香音我真的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真的……。”


  女孩弯下腰,蜷缩成一团,海浪涌动,阴云笼罩海面,她的呼吸颤抖着,不断的捶打着自己的头,每一次都重重的砸在了上面,同时也重击着香音的心。


  她知道,如今可可变成这样她也有责任。


  ……


  那天天很冷,下起了轻柔的白雪,那天是值得期待的一天,Liella迎来了东京赛区的选拔赛,这关乎是否能进入lovelive的决赛,那天……更是这一切的根源,可可也因此转变。


  “香音……我们输了……。”


  可可低着头,五个人里她是最伤心的那一个,lovelive是她的梦想,可如今却失败了,冷风萧瑟让原本寒冷的心难以温暖,雪花挂在眉梢,泪水点破寒冷的空气。


  “可可……抱歉。”


  香音缓缓走到可可背后,抱住了她。


  两个人紧紧相抱,体温传给了彼此,就像寒冬之中的星星之火,有光亮但却难以带来温暖。


  “呜呜呜……呜呜……我真的……尽力了。”


  这哭声听的香音是那么心痛,她知道可可为此做了多少努力,也知道Liella能够走到现在的不易,可可滴下的泪水犹如一根根冰锥深深地刺入了她的心,她的眼角也多了点点泪珠。


  这之后,可可彻底变了。


  第二天的早晨,香音咬着一块有些烤焦的吐司走在路上,稍稍出现的黑眼圈显得她有些疲惫,略微褶皱的校服看的出来穿的时候很粗心,刘海是翘起的可心情是低落的。


  不知不觉,她走到了路口,那个第一次和可可相遇的路口,她有些吃力的抬起头,对面人群中的灰色是那样的显眼。


  “嗨,可……可?”


  香音朝着马路对面的可可招手,她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情,尽管自己很难受但也不想影响可可,可对方却瞥了一眼自己就转身离开了,阴冷无情的目光让她怔住了。


  香音迟疑的放下高高举起的右手,咬着的吐司也不知何时掉到了地上,她有些精神恍惚的蹲下去捡,却被经过的路人碰倒在地。


  “小姑娘,没事吧?”


  ……


  雪后的结丘一片洁白,树梢挂上了天鹅绒毛般的雪,校门口,学生们没有了往日的活力,几乎都是低着头走进校园的。


  “看来,也影响到大家了呀。”


  香音刚要走进去,一个人突然拉住了她的手,她缓缓的转过头,红宝石般的双眼没有了往日的璀璨,而是多了些暗淡。


  “小千?”


  千砂都松开香音的手,银白的头发在雪景下并不突出,哈气从嘴里冒出,可她迟迟没有说话,直至嘴里也变得冰冷。


  “小千,你怎么了?”


  香音转过身拉住了千砂都的手,尽管戴着手套,但是两个人的手还是被冻的发颤,牙齿不断的相碰。


  “你早上起来看过lovelive的论坛吗?”(lovelive论坛是由lovelive大赛官方组织的,各个地区也有自己的论坛,在这里学园偶像可以宣传自己的活动,分享日常,和粉丝互动,这里也是粉丝交流的地方,但实质上没有太多管理,发言内容没有限制)


  香音迟疑了一下,眼神里更多的是疑惑。


  “还没有,怎么了吗?”


  千砂都看了看周围逐渐变少的学生。


  “先回班里吧,路上我和你慢慢说。”


  两个人肩并肩走进了学校,有些发滑的地面让香音有点害怕,她紧紧的拉住千砂都的手。


  “论坛是发生什么了吗?”


  她叹了口气,握着香音的手更紧了。


  “昨天预选赛结束后,大家都去收拾舞台了,我也没太注意,后来回家准备休息的时候看到了七海发给我的消息,是一张图片,那是论坛上的一个用户,名字是……。”


  香音看向小千,帮她捋了一下脸上的碎发。


  “是什么?”


  “「唐可可滚出Liella」。”


  香音突然收回了迈出去的脚,停在了原地。


  “什么?”


  小千松开手,缓缓走到了香音对面。


  “没错,就是这个名字。”


  “可……为什么?”


  她摇摇头。


  “我也不清楚,那个人的头像是一个恶搞的可可的照片,还弄成了黑白的,我大致翻了一下她的记录,几乎都是在骂可可的,理由也大多数是莫名其妙的,像什么一个学生还做挑染、体力这么差还当学园偶像这之类的,甚至还有说的更过分的。”


  “那应该就是个黑粉吧?我们也都有啊。”


  冷风吹过,像是一根根针刺入她们的皮肤。


  “如果只是一个黑粉到也没什么,可是昨天在排名公布后她发了一条留言,一下子就变成了论坛讨论度最高的话题了。”


  “她……说什么?”


  “他说我们落选是因为……可可,说她什么也干不好,总之就是那些常用的理由。”


  香音的手开始有些发颤。


  “可……大家应该……。”


  “大家应该很理智,不会相信她?”


  “嗯嗯。”


  她拼命的点头。


  “可惜……不是这样,大多数人都认同她的观点,甚至不少人跑到可可发的消息下面去骂她,恐怕……可可已经看到了吧?她今天早上删掉了所有的动态,设置成了隐私账号。”


  “我……。”


  上课的铃声徘徊在校园里,打断了两个人的交谈,小千拉起香音就往教学楼跑去,虽然她被小千拉着,可心思却留在了那里。


  ……


  课上,香音忍不住的看向可可,冰冷的表情,略有些凌乱的头发,还有那双蔚蓝的双眼,深海般的幽暗和可怕,让她有些发颤,那股寒意,带来的不是身体的寒冷,而是让心灵达到了冰点。


  「叮铃铃……叮铃铃……」


  下课铃响,香音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眼神不断的往旁边瞟。


  “可可她……。”


  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问可可,她也不知道可可是怎么想的。


  她放下手上紧紧攥住的橡皮,弹了几下就躺在了桌子上。


  “可可。”


  灰发少女缓缓抬起头,脸上看得出来有难以擦去的泪痕。


  “香音……。”


  “你……还好吗?”


  她把桌子上的课本收进包里,深深地吸一口气,勉强挤出来一个笑容。


  “没事的,可可……很坚强,这点事情不会影响到我的。”


  “可是……。”


  香音伸出手想要去拉可可,却被可可迅速的避开了,手停留在半空中显得有些尴尬。


  “抱歉香音,我要去找一下老师,失陪了。”


  橙发的少女站在原地,火苗离她越来越远,直至身边彻底失去了温暖。


  ……


  今天的社团活动五人罕见的全都迟到了,唐可可甚至没有来。


  四个人坐在活动室,她们没有换上训练服,而是坐在座位上做着自己的事情,却都是心不在焉的。叶月恋关掉面前的电脑,面对着自己的朋友,眼神中少了些平时的严肃,多了些温柔。


  “可可她今天还会来吗?”


  堇放下手上的手机,屏幕上的页面和十分钟前的一样,完全没有动过。


  “她请假了吗?”


  大家都看向香音。


  香音摇摇头。


  “我问老师了,可可今天没请假,可就是哪里也找不到她。”


  千砂都今天少见的把头发散开了,发丝垂在面前,她的手不断划动手机屏幕,突然停在了一个地方。


  “各位,你们看一下这个。”


  她把手机放在正中间。


  ……       


  「唐可可滚出Liella(2):你们知道吗?那个唐可可表面上一脸清纯,还说学园偶像是她的梦想,其实私生活不知道有多乱呢,参加lovelive也是为了名气和钱罢了,她家里也肯定很有钱,真是让人恶心。


  用户1:是吗?没想到啊,粉转黑了。


  用户2:我是听说啊,她对Liella的各位态度都很恶劣的,就这样还当学园偶像?


  用户3:我觉得没有证据还是不要乱说的好吧?


  唐可可滚出Liella(2)回复用户3:相信我没错的,我认识她身边的人,赶紧一起抵制她吧。」


  “这……怎么会这样啊。”


  恋慢慢的坐回座位,瞳孔稍稍有些放大。


  “这个人是谁啊?怎么乱说话呢?”    


  堇紧紧握住双拳,碧绿的双眼里多了些血丝。


  “看名字可能是昨天那个人,应该是被封号了以后换了个名字。”


  千砂都点开那个人的主页,再一次举报了她。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各位调整一下心情,我先走了。”


  香音围上围巾,低着头离开了。


  ……


  这条她已经走过无数遍的路,对今天的香音来说是格外的长,天空渐渐下起了雪,雪花落在她的头发上,暖色却没能融化冰冷的雪花。


  慢慢地,她走到了一个陌生的小巷。


  “求求你们,放……放过我吧。”(中文)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让香音突然抬起了头,漆黑的巷子里一抹蓝色尤其突出。


  “她在说什么?”


  绿发的少女踹了一脚地上的人。


  “不清楚,话说我们没打错人吧?”


  另一个少女嘴里吊着一根没点燃的烟。


  “没错,结丘的学生,还是灰发粉色挑染,肯定是她。”


  “事情办完了,走吧。”


  临走前,两个人又踹了她几脚,还往她身上吐了口水。


  月光下,衣服上的津液略显晶莹,嘴角的血液流到了地上,分隔了道路。


  香音赶到的时候可可就那样靠在墙上。


  “可……可……。”


  她先是一怔,双腿颤抖的向可可走去。


  深夜的海洋褪去了清纯,露出了黑暗的一面,她害怕,她可悲,她也恨,寒风呼啸而过,彻底带走了她,带走了那个真正的她。


  这天过后,可可选择了停学。


  “香音。”


  身后的人拍了一下她,她缓缓转过身,碧绿的湖面平静而优美却多了些混浊。


  “小堇?”


  “可可她怎么样了。”


  她的嘴角微微向下。


  “我和小千也联系不上她了,明明前天还有回我消息的。”


  “我昨天抽签……抽到了大凶,不知道……。”


  香音突然拉住堇的手,眼神中充满了慌张,眼角多了些泪珠。


  “不……不会的,一定不会。”


  ……


  又是一周过去,原本平静的课堂却被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打破了。


  “这个题同学们要……。”


  老师在前面讲课,可香音却无心听讲,她望着窗外飘落的雪花,望着……那个人家的方向。


  “老师,打扰一下,我想找一下涩谷香音同学。”


  叶月恋满头大汗,一脸慌忙的样子。


  老师对着香音点了点头,她站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千砂都和堇,然后走出了教室。


  “小恋,怎么了?”


  香音递给恋一个手帕。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被汗水浸湿的碎发贴在了脸上。


  “可可……被……被送到医院了。”


  香音后退几步撞在了墙上,头部的疼痛感刺激着她的神经。


  ……


  病床上,灰发的少女平静的躺在上面,手腕处被厚厚的包扎上,苍白的面部让人心痛。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香音坐在病床边,握着可可冰冷的手。


  恋站在一边翻看着诊断记录。


  “是可可家里人帮她请的家政人员,每两周会来一次,她有可可家的钥匙,据说是发现家门开着,找了一圈最后在浴室发现了可可,她倒在浴缸边,手泡在里面,当时水已经被染的血红了,不过还好他会一点包扎技术,在等救护车的时候简单处理了一下,这才保住了可可的命。”


  “你怎么这么傻啊。”


  香音轻轻抚摸着可可的额头,她掀起一根头发,凑了上去。


  “白头发?”


  她又理了理可可的头发,找到了不少白发。


  一滴泪水滴落,落在水面中央,波纹不断向周围扩去,又是一滴,却难以扑灭熊熊烈火,黑色的海洋渐渐吞噬一切。


  ……


  “香音,可可怎么样了?”


  迟来的千砂都和堇在医院大厅碰见了两人。


  “她还在昏迷。”


  “我去看看。”


  香音伸手拦住了堇。


  紫罗兰的眼睛反射着光泽。


  “小堇……冷静一点,让可可好好休息吧。”


  “可是……。”


  大家都沉默了,堇在默默的抽泣着。


  “小恋,你报警了吗?”


  千砂都走到叶月恋身边。


  “收到消息后我就拜托理事长去报警了,不过说实话,这个论坛不是实名的,也可以不注册,所以应该很难找到那个人的。”


  堇擦拭着脸上的眼泪。


  “可可为什么要这么做?”


  “可能是因为这件事情的热度一直没有下去吧?而且……学校那边收到了很多针对可可的信,有很多人身攻击的话语。”


  恋看向可可的病房。


  “我之前去过可可家,她的住址已经被人公开了,门上贴着的全是一些骂可可的海报和传单。”


  香音低着头说,还未干的泪痕又多了一道。


  ……


  一周后,可可突然上学了,但因为网上的舆论,导致一些同学不再敢接近可可,渐渐的形成了孤立圈。


  “香音,你能跟我来一下吗?我有事想和你说。”


  香音抬头看着可可,蔚蓝的海面被乌云笼罩,你害怕吗?你恐惧吗?你想要逃离这里吗?


  香音跟着可可来到了天台,些许积雪让天台多了些简洁的装饰,寒风在耳边吹过,一首悲怆的乐曲即将响起。


  “可可怎么了?”


  可可走到天台边。


  “我……要退出Liella。”


  “什么?”


  香音心里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心跳开始加快。


  “你……你说……。”


  “我说,我唐可可要退出Liella。”


  香音向前几步,说话有些颤抖。


  “可是……这是你的梦想啊。”


  冷风又一次吹过,发丝紧紧贴在了她的脸上。


  “我……放弃了。”


  “就因为那些流言蜚语?你的梦想就这么微小吗?”


  两个人离的很近,可可还没痊愈的伤口因为紧握着拳不断渗出血液。


  “抱歉,我……已经决定了。”


  风停了,梦想也随之而去。


  “可可……。”


  她伸手去拉可可,但停留在半空中,一个无形的屏障分隔了两人。


  “能……麻烦你去叫一下千砂都,堇和恋吗?”


  香音默默收回伸出的手。


  “我知道了。”


  回去的路上,香音还处于惊讶的状态,这个曾经被可可认定为要努力一生的目标,如今说放弃就放弃了。


  “香音。”


  “小恋?”


  叶月恋拿着几个文件夹朝香音走来,她故意压低声音的说。


  “我听说好像那些黑粉找到了可可家里人的联系方式,还寄了恐吓信。”


  “什么?”


  恋侧过身依在墙壁上。


  “看来,事情已经很严重了呀。”


  突然楼下开始骚乱起来。


  “这是谁啊?”


  “是唐可可同学吧?”


  “她呀,那就别管了。”


  “快点叫救护车。”


  恋和香音听到可可的名字,慌忙的跑下了楼。


  “叶月会长。”


  香音慢慢传过人群,渐渐的看清前面的情况,灰发的少女躺在血泊之中,脸上带着微笑,身体在不断的抽搐。


  香音冲过去,跪在可可身边。


  “可可,你……你不要睡,再等一等……等一等救护车就来了。”


  大滴大滴的泪珠滴在可可的脸上,洗去了些许灰尘。


  “香……音……不用管我了……对不起。”


  “可可!”


  这一声喊的撕心裂肺,徘徊在校园内久久不能散去。


  即将远航的船撞上冰川沉没了,就这样陷入无尽的黑暗与深渊之中。


  ……


  香音伸手拉住了可可的手,她的头已经被锤的有些发肿,头发也乱糟糟的。


  “可可,停下来吧。”


  可可没有理会她,想要挣脱她的手。


  “唐可可!”


  这一声吓到了周围的人,可可也停了下来,鸟儿从树上飞走,云飘向远方。


  “我知道你很难受,但是我们先治病好吗?”


  “嗯。”


  可可点了点头,可眼睛里再也没有了从前那样的光,没有了那样充满乐观和希望的神情。


  香音帮她把旁边的拐杖拿过来,搀扶着可可回去了,夕阳西下,终究还是没能照亮心中的黑暗。


  香音看着可可的睡颜,微微张开的双唇,这原本是一个唯美的画面,可头上的绷带和身上的包扎影响了这美感。


  「叮铃铃……叮铃铃……」


  “喂。”


  “香音……可可她好点了吗?”


  香音看了一眼熟睡的可可,轻声慢步的走出了病房。


  “嗯,已经睡了。”


  恋走到窗边,冰雪消融,绿色即将迸发。


  “可可的家人我已经通知过了,但是要办一些手续,应该再过两周就能到了。”


  “小恋,辛苦你了。”


  恋笑了笑。


  “你才是,可可这件事……我们都没想到。”


  “是啊。”


  “可可诊断的结果怎么样?”


  香音捋了一下头发。


  “主要就是骨折,腿部和头部伤的比较重,不过……心理的问题更严重一点。”


  “怎么了?”


  “还是lovelive的问题,比赛的失利加上后来的打击,她会一直想着轻生,有比较严重的抑郁症的情况,但又不完全像是抑郁症,情绪很不稳定。”


  病房里突然发出了东西掉落的声音。


  “抱歉小恋,我先挂了。”


  她快步走到门口,轻轻推开门。


  “可可?”


  床上的少女俯身想要努力的去捡掉在地上的水杯。


  “香音抱歉,我……我把水杯弄掉了,我……真没用。”


  “不,可可你受伤了,没事的。”


  香音蹲下去捡杯子却被可可突然抱住了。


  “可可……?”


  “不要离开我……好吗?”


  她把水杯放到柜子上,轻轻抚摸着可可的头。


  “嗯,我不会离开可可的。”


  “香音……可可想喝奶茶了,可以帮我买一杯吗?”


  “嗯,可可等着,我这就去。”


  蔚蓝的双眼仿佛又出现了光。


  ……


  灰发的少女一瘸一拐的走在彩虹大桥上,一辆辆汽车从她的身边呼啸而过,又是一个黄昏,阳光洒满了江面,水面波光粼粼,少女站在桥边看着下面经过的船舶。


  “梦想吗?我当然……也不想放弃。”


  又是一辆车经过,她站过的地方只留下了倒在两侧的拐杖,还有那一缕金黄的阳光。

Ww_Mu
💭💭 逛推的时候看到可爱的...

💭💭


逛推的时候看到可爱的sayu 就想画画看这个!

感觉这样的kanon也会很可爱捏~

💭💭


逛推的时候看到可爱的sayu 就想画画看这个!

感觉这样的kanon也会很可爱捏~

小元元大芦荟
致我们最好的千可恋香堇(())

致我们最好的千可恋香堇(())

致我们最好的千可恋香堇(())

不知火咩

一次普通的留宿

twi:しろ@white_2530

————————————

让我们看看千师傅的车技怎样?

非常漂亮!成功地刹住了呢!(悲!)

一次普通的留宿

twi:しろ@white_2530

————————————

让我们看看千师傅的车技怎样?

非常漂亮!成功地刹住了呢!(悲!)

不知火咩
twi:しみくま@panba_...

twi:しみくま@panba_lovelive

————————————

我只能大喊一句“俺也一样”了。

病娇是带感但她们自己的相处模式更好!最尊!贴贴!

twi:しみくま@panba_lovelive

————————————

我只能大喊一句“俺也一样”了。

病娇是带感但她们自己的相处模式更好!最尊!贴贴!

斌神洞

荒凉的希望(十四)毫无意义

想不出谁曾愿意涉足此地,除非他们是在自掘坟墓。


子弹并不是刻意向她们飞来的,唐可可她们此刻正躲在一块大石头后。

「前方有一群人围在一堆破烂的车子周围。」涩谷香音检查着自己弹药「看起来像是掠夺者······」

「看起来像?」岚千砂都质疑道。

涩谷香音停了下来,脸红了「是······好吧······额,最好还是小心接近。安全总比后悔好...

想不出谁曾愿意涉足此地,除非他们是在自掘坟墓。



子弹并不是刻意向她们飞来的,唐可可她们此刻正躲在一块大石头后。

「前方有一群人围在一堆破烂的车子周围。」涩谷香音检查着自己弹药「看起来像是掠夺者······」

「看起来像?」岚千砂都质疑道。

涩谷香音停了下来,脸红了「是······好吧······额,最好还是小心接近。安全总比后悔好。幸运的是,她们还没发现我们,所以······」

「女孩们,你们真的那么确定吗?」一个沙哑的声音从石块后传来。一个穿了装甲的大胸女人突然以战斗姿态闪现到唐可可她们面前,侧脸的那一道锯齿状伤疤则体现了她的震慑力。

······



那个战痕累累的女人名叫希,而唐可可她们成了她的宾客

「我承认,我感觉她相当······有魅力。」唐可可小声说道。

希带着唐可可她们沿着铁路朝一个地方走去,涩谷香音的哔哔小子将那里标为R-7枢纽站。堇妹所谓的一堆车子,原来是由一列锈迹斑斑的旧火车和一些货车堆在铁路上的路障。那些火车车厢相当奇怪——唐可可之前从没见过装牲口的车厢。火车头的轮子早已不见踪影。这里长满了仙人掌,R-7枢纽站看起来至少几十年没有运转过了。

「现在人们将装牲口的火车改成了警卫前哨。由生锈金属板搭成的窝棚从那堆货车里延伸出来。对面的配电室现在成了她们的厕所。」希解释道。


涩谷香音注意到唐可可正盯着装牲口的列车看。

「我听说有些奴隶贩子用那些东西在铁路上长距离运输奴隶。」涩谷香音咕哝着,想了一会儿,补充道「但我从没有亲自见过。考虑到那些牲口车厢的大小和数量,我震惊不已,那可是相当多的奴隶啊!」

「但是,这里的人显然不是在用它们来买卖其他奴隶。她们的护甲和我从掠夺者那里缴获的护甲一样是东拼西凑起来的。」

看见唐可可她们,她们马上将手中的激光武器对准了唐可可她们。

 「嗨!」希喊道「让她们过去,咱要和这些女孩谈一谈。」

那几个守卫伸手敬了个礼,不约而同地也回应了一声,然后就陆陆续续回去继续干活了。一个缺了条腿的棕发女人,正用自己的假肢为一挺架好的多管激光机炮进行清理。一个粉发女人把几根枪管从那门机炮上拆下来,然后进行清洗。她的肢体动作相当僵硬,看起来运动能力有毛病。但她的清洗却相当流畅精确。

唐可可看了看同伴。涩谷香音放慢了脚步,好奇地看着那些装好的武器。岚千砂都和堇妹除了非常地震惊,更多则是关心那些人们的生活条件。

一个饥肠辘辘的女孩从一个锈迹斑斑的金属笼子的影子中跑出,脖子上挂着一个水壶,将它分给另外几个小孩。

岚千砂都靠近涩谷香音,紧张地嘀咕道「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希用双手将唐可可她们进了单独的一节火车车厢中。她靠在坏掉的引擎上,看着周围的建筑,这里显然是希的房间,至少是她的办公室。

「关上门。」希跟着她们身后走进房间,对一个蓝发女孩命令道。门在金属的吱嘎声中慢慢合上,随即的一声被关上了。

「我们就这样莫名和这个陌生女人关在了一起?」

『讽刺的是,要是处于战斗状况,那么那个大胸女人就犯下了一个巨大的战术错误——四对一,而且我们至少有两位可以战斗。』唐可可这样想着『不过,看着她满不在乎的样子,如果短兵相接,我们就算一起上,也完全可能会被吊打。』

也正是这样的推断,才让唐可可她们接受了希的邀请,没有其他选择。


这个房间装修得相当简朴,除了一张放着发光终端的桌子外,就只剩挂在后墙上的一张破损严重的照片,上面是九个女孩的合照,只能勉强看出一个橙发的女孩。而照片的一旁还挂着一个印着塔罗牌牌面的紫旗。

希在桌子后大摇大摆地来回走动,随即把自己的双手放在桌上看着唐可可她们。

唐可可摇了摇头,尝试摆脱睡眠缺乏给她带来的困意。唐可可觉得如果她是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女孩的话,那么看起来会非常有吸引力,你知道,前提是如果她是一个正常人的话。


「第一。」希瞪着唐可可她们说「你们是谁?为谁工作?」

唐可可气得头发都炸了起来「我可以问你同样的问题吗!」

「注意礼貌,亚麻章鱼头!你们现在在咱们的地盘里,在咱的地盘。咱问,你答。」

涩谷香音把手搭在唐可可的后背上,示意她冷静,表示这没关系的。涩谷香音走到前面说「我是涩谷香音,这是唐可可,堇妹和岚千砂都,我们只是路过而已。」

「黄玉先生允许你们穿过咱们的地盘了吗?」

涩谷香音隐约感觉这个问题有诈,但在她想出一个可以应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前,岚千砂都就开口问「谁是黄玉先生?」

大胸女人俯身伏在桌子上,用她那双深邃的双眼盯着岚千砂都说「你再说一遍?」

希上下打量着岚千砂都。

岚千砂都立即站了起来,说道「你问我们关于黄玉先生的事,一个我们从来都没听说过的人。我问你那是谁,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

唐可可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但是,希显然从岚千砂都那里看到了一些东西,感到了这个女孩的坦承。希坐了下来,说道「看来你们是真的不知道,对吧?」

堇妹抬头看了眼希。

「好,这真有意思!」希仔细打量着唐可可她们,不断拍着她的双手。

「所以呢?」岚千砂都提醒道。

希向后一靠,大笑道「黄玉先生是协岭以及周边地区的老板和老大。」

唐可可低声说「屁话,这里离协岭远着呢。」

希翻了翻白眼,说道「的确是这样,但呆子从这用不到半个小时就可以跑到协岭了,一个以协岭战役命名的碎石场。」

「碎石场?」

······



希也没有在多问什么,她给了唐可可她们一份工作。并承诺会付给她们瓶盖,再让她们安全通过这里。

唐可可她们自然会有一些疑问,于是开始问「为什么是我们?」

「因为你们这些女孩不是这附近的,你们并不效忠这附近的任何家伙,这让你们可以做一些我不能做的事,做一些黄玉先生的雇员不能做的事。」希眯着眼睛看着唐可可她们「你们懂咱的意思吗?」

涩谷香音慢慢地点头「你想让我们做一些你在不背叛黄玉先生的前提下不能做的事。」

「雇佣其他人来做你的肮脏勾当不也是背叛吗?」堇妹问道。

希并没有说话。

「希大姐?」

「不要叫我大姐。」希露出了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听我说,女孩们。咱只效忠于两样东西:合同和瓶盖。而且就按这个先后顺序来,合同第一,瓶盖第二。」

希身体向后一斜,转过头看向她后面的紫旗「当咱的老部下决定接受红眼的酬金,把咱们受雇保护的商队变成卖给红眼的奴隶时,她们会后悔违反这顺序的。」

希转向唐可可她们「咱让她们为这种破坏合同的行为付出了代价:从背后射死了她们。 咱想她们现在应该明白了——咱绝不破坏合同,即使为了大桶的瓶盖也不行。」

希的笑容从哭丧慢慢变得严肃起来「这是一种荣耀。」

「从背后射杀你的朋友,听起来并不像任何一种我能理解的荣耀行为。」

然而,希的话又让唐可可她们有了一大堆的问题要问。希在那段时间里表现得足够和蔼,一个一个的为唐可可她们回答问题。

「红眼,那个四处传播的家伙,是她在做奴隶贸易?」

「是,不觉得很讽刺吗,她尽宣传一些关于和平团结还有建设美好未来的狗屁东西,但那一切都是以成百上千的奴隶作为代价的。咱无法理解为什么你们那么多人要给她的那些虚伪的垃圾屁话买帐。」

「你们就不会这样做吗?」

「不会,她付不起足够的报酬让咱咬一口她的毒苹果。」希做了个鬼脸,补充道「除了她的报酬外,她说的统一大业也并不适用于咱,咱对她来说只是雇佣军而已。」

「然后你就为她工作了?」

「对。」希似乎把这当成了一种挑衅或者愚弄,又或者只是无理的嘲弄「咱会为所有付钱的家伙工作。无论是奴隶贩子,掠夺者,还是友好的居民或商队,只要瓶盖足够。咱们不玩政治,也不偏袒任何一方,除非是在合同规定内。这就是这几年来咱们的处事方式,红眼,她也知道这一点。和一般雇主不同的是,她毫无保留地利用咱们来加强她的武装力量。」

「所以你们是?」

「占卜雇佣兵。」希自豪地说道,转过头看着那面旗帜「废土上最好的雇佣兵,咱们会给任何人做占卜以及善意的提醒,不管她们信不信。」

希骄傲地敲了敲自己的护甲说「你不会雇佣到更好的了。」

「为什么······」

希还是用光了自己的耐心「够了!咱他妈的不是你们的幼儿园老师。咱是在雇佣你们为我执行任务,完成并干好它,然后当咱带你们安全离开这里时,你们可以问任何想问的问题。」

唐可可看了看同伴。这事本身并不太难,毕竟,正好在她们的能力范围内。因为她们基本都不需要用到自己那几乎耗尽的毅力。

希又拍了拍唐可可的手说「噢,最后一件事。」

「什么?」

「担保。」希笑了起来,冷酷而不友好的微笑「并不是咱不信任你们,但咱需要保证你们不会想着跑去告诉死眼关于咱们间小小约定的事。所以······你们中有一位要留下来跟咱待在一起。」

「不!」涩谷香音几乎是在吼叫。

「或者,你这样更好······」唐可可合理地建议道「我可以奉献一夜我的身体,陪你一晚上,你觉得呢?」

希真的被这个逗乐了。她激烈地挥舞着双手「如果你们决定不想接这工作,你们可以离开。咱只需要叫外面的孩子把门打开,然后咱会告诉她们你们不再受咱保护。」

希抬起一只眉毛,假装给唐可可她们时间来仔细考虑这个无法选择的问题「如果你们做这份工作,这就是你们要做出的牺牲。」

『好吧,我的点子对她并不太有吸引力。』唐可可瞪着大胸女人说「好吧,你可以让我成为你的囚犯。」

希极其短暂地沉思了一会儿,又说道「不行。」

她指向了岚千砂都「她留下来。」

唐可可的脑袋里应了涩谷香音刚刚的原话,不! 唐可可张开嘴巴,正想喷出一连串连掠夺者都会自愧不如的脏话时,被岚千砂都抢先了一步。

「我同意。」

「什么?!」涩谷香音转身对着她,大吃一惊。

岚千砂都只是点了点头,说「不过她必须要跟我一起。」

岚千砂都指了指堇妹「我或许能够照顾这里的孩子,而且这项工作更需要的是你们的特殊技能······」

「等等。」希打断了岚千砂都的话「照顾?别告诉咱你是另一位传教士」

岚千砂都瞪着希说「也许在你坚持让我留下来之前,你就应该多了解一下我。」

······



涩谷香音把双筒望远镜递给唐可可,在山顶上的一排巨石后面蹲了下来。唐可可拿起望远镜,向山下被丘陵包围的那片小山谷看去。

几列铁轨从山谷中穿过,尽头是一个装有铁门的堡垒。混凝土高墙拔地而起,把基地围了一圈,墙上还开了带栅栏的窗子,内部的情况很难越过布满铁丝网的屋顶看清楚(虽然铁丝网上有一个通向一侧的大洞,但那应该是落货箱用的)。第二扇厚铁门前的土路上塞满了路障,还有一座哨塔监控着,不过唐可可只看见很少的人在把守。


协岭劳改所

【以努力的工作和友爱的关怀来改造畸形的道德品质。】


协岭现在已成为了一些逃跑成功的奴隶们的家园。其中有很多都来自R-7枢纽站,当时从运送奴隶的那列装牲口的火车里逃出来的,从此之后以劫掠附近的农场为生,唐可可一想到自己和朋友冒着生命危险(更不用说那些无辜的车夫的生命了)解救的那些被俘虏的奴隶,有一些到最后可能会变成掠夺者,唐可可就感到一阵反胃。仅仅是想到那些曾经的奴隶堕落成各种最卑鄙、最野蛮的掠夺者,唐可可就感到自己的皮肤几乎都要迸裂了。

她们的首领是一个名叫死眼的人,她负责为黄玉先生传话,据希推测,黄玉先生是比死眼等级更高的人;除了死眼,没有任何人见过她。死眼为黄玉先生组建了协岭附近的掠夺者团体,并运行着协岭。

希告诉过唐可可她们,在堡垒里,死眼的办公室中,有一个保险箱。保险箱里有一本账单。希想要它,但她没有说为什么。

「老实说,出于我自己的原因,我也很想看看那玩意。」

涩谷香音像一支箭一样灵巧敏捷地穿过铁丝网的裂口,轻轻地落在院子的一边。「瞧,没什么难的。」


转眼间,两个协岭掠夺者就小跑了过来。 涩谷香音和唐可可躲到了暗处,唐可可拉起床单盖住她们。她们都屏住了呼吸。

「你听见什么了吗?」唐可可听见其中一个在问另一个。

「听见了,我的胃在叫呢。」

她们在那里只停留了几秒,但这几秒对唐可可她们来说特别漫长。织物上散发出的恶臭熏得她们眼泪直流,胃不停地打结。唐可可害怕自己会忍不住打个喷嚏或者吐出来。

最终,唐可可听见她们的脚步声远去了。唐可可把那该死的床单扔到一边,尽情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涩谷香音和唐可可悄悄沿着墙摸到了她们找到的第一扇门边,发现它被锁上了。

但解决那个锁并没有花多长的时间。毕竟后面还有不少的难题。唐可可她们在黑夜中慢慢地摸索着。

片片ovo

大家好——我们是结丘女子学园偶像 Liella☆!!

大家好——我们是结丘女子学园偶像 Liella☆!!

不知火咩
被叫时的反应 twi:くまのり...

被叫时的反应

twi:くまのり@ouga_0505


被叫时的反应

twi:くまのり@ouga_0505



不知火咩
又惹怒小千的香音 twi:くま...

又惹怒小千的香音

twi:くまのり@ouga_0505

————————

难道是昨晚do的时候......咳咳

又惹怒小千的香音

twi:くまのり@ouga_0505

————————

难道是昨晚do的时候......咳咳

海亚打油
挑战简笔画,太适合我了,因为我...

挑战简笔画,太适合我了,因为我懒!


可是这也画了几天

挑战简笔画,太适合我了,因为我懒!


可是这也画了几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