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淄博

94613浏览    19794参与
执迷

扩列 98年大叔 研究生在读

找小贝和小艾慕 我希望能像个朋友一样相处开心 帮你自律  我还算温柔严格 凶  

[图片]


找小贝和小艾慕 我希望能像个朋友一样相处开心 帮你自律  我还算温柔严格 凶  




种花家的鲁家兔子
终于在我不懈的努力下,把淄博的...

终于在我不懈的努力下,把淄博的拟人整出来了!

在同学家打的草稿,回家上的色儿

(注:头上别的是槐花)

终于在我不懈的努力下,把淄博的拟人整出来了!

在同学家打的草稿,回家上的色儿

(注:头上别的是槐花)

将一切献给唐陌(陌璃)

【论坛体】到底是谁拐走了B先生?

#十级糖吹,文中可能会出现疯狂吹糖情况(?)

#第一次尝试论坛体,觉得蛮有意思的。

#CP仅多糖。

#设定:多糖双boss,傅A先生,糖B先生,不过老傅是因为糖糖转化为boss。

#时间线:人类上线以后。

#一众黑塔生物中混杂着几个人类(?)

#黑塔和糖属于损友(?)但黑塔对于糖一直是看崽的心理,此时的黑塔并不知道多糖在一起了。

#@林. 提前发,省的忘了,提前说句生日快乐。

#5.20快乐(你们有对象吗~)

——————————————————————————

# 到底是谁拐走了B先生?#(热)

楼主:如题,身为阁下的忠实粉丝,我发现阁下最近非常不对...

#十级糖吹,文中可能会出现疯狂吹糖情况(?)

#第一次尝试论坛体,觉得蛮有意思的。

#CP仅多糖。

#设定:多糖双boss,傅A先生,糖B先生,不过老傅是因为糖糖转化为boss。

#时间线:人类上线以后。

#一众黑塔生物中混杂着几个人类(?)

#黑塔和糖属于损友(?)但黑塔对于糖一直是看崽的心理,此时的黑塔并不知道多糖在一起了。

#@林. 提前发,省的忘了,提前说句生日快乐。

#5.20快乐(你们有对象吗~)

——————————————————————————

# 到底是谁拐走了B先生?#(热)

楼主:如题,身为阁下的忠实粉丝,我发现阁下最近非常不对劲,时常一个人望着窗外发呆,甚至连判灵书都不扔了!

据内部人员透露,阁下竟然恋爱了!

到底是谁拐走了我们伟大的B先生?


1L(我是阁下的狗)

身为阁下的忠实粉丝,我竟然现在才知道这个消息?!到底是谁拐走了我们伟大的阁下?


2L(格雷亚你个臭小偷!)

唐陌恋爱了?瞒的挺好的嘛,我都不知道。


3L(偷渡客包子yyds)

楼上那昵称……

尊敬的红桃王后?


4L(格雷亚你个臭小偷)

发现的真快,不过话说回来,唐陌的对象到底是谁?在黑塔里可没见他和谁多亲近。


5L(我不要读书!)

咦?唐陌这个万年老光棍居然恋爱了?

居然连我都不告诉!


6L(生你不如生个叉烧)

马!赛!克!

不好好读书居然来这看论坛!

还有告诉你多少遍了,要叫阁下!


7L(我不要读书!)

啊啊啊啊我不要读书!

小红桃救我!


8L(格雷亚你个臭小偷)

救不了,马赛克你自求多福吧。


9L(楼主)

楼上的一堆大佬整的我瑟瑟发抖。

还有我的楼好像歪了。


10L(。)

好像是的,所以问题又回来了,阁下的对象到底是谁?


11L(破产的马戏团团长)

瞧瞧,我发现了什么,阁下恋爱这件事居然连我都瞒着。

@黑塔,My lady,快来看。


12L(格雷亚你个臭小偷)

格雷亚!

你还我月亮花!


13L(破产的马戏团团长)

My lady,我那只是收了些利息而已。


14L(黑塔)

@破产的马戏团团长

干什么?


15L(破产的马戏团团长)

My lady,从头看。


16L(楼主)

!黑塔大人!


17L(。)

!!


18L(我是阁下的狗)

!黑塔!


……

58L(黑塔)

……

所以阿唐的对象到底是谁?


59L(金牌主持人)

这么热闹?

不过阁下居然恋爱了,这可是个大新闻!


60L(不要给我吃削了皮的苹果)

连大人也在?不过唐陌恋爱这件事确实是个大新闻,啧啧啧,万年老铁树终于开花了,不容易啊不容易。


61L(楼主)

……一下子进来这么多大人物我好不习惯。

不过我真的很好奇阁下的爱人到底是谁啊啊啊啊!


62L(我是阁下的狗)

有没有一种可能……

阁下其实根本没有恋爱?


63L(。)

楼上+1


64L(选择题就要选B)

+1

……

84L(萤)

+10086


85L(火)

+身份证号


……

125L(楼主)

……刚回来就看到到125层了。

所以谁给点确切消息?


126L(水中贵族百岁山)

……


127L(超智思维)

小声你也在这?


128L(水中贵族百岁山)

潜了会水,姗姗姐你怎么也在?


129L(超智思维)

老师他们在讨论建设问题,让我出来休息会。

不过唐陌哥哥和傅少校的关系原来藏的这么好。


130L(楼主)

楼上两个……莫不是知情人?

透露一下吗?(举话筒)


131L(。)

搬板凳。


132L(我是阁下的狗)

楼上+1


133L(水中贵族百岁山)

其实……唐哥的对象就是……(犹豫)


134L(。)

快说快说,不要吊胃口。


135L(黑塔)

(其实我也很好奇)


136L(金牌主持人)

大人都这么好奇我当然也很好奇(等着听)


137L(格雷亚你个臭小偷)

据我所知……和唐陌比较亲近的……

貌似只有A先生吧?


138L(水中贵族百岁山)

……不得不说楼上真相了。


139L(楼主)

!!!!!!

难不成阁下的爱人就是A先生!!!!


140L(金牌主持人)

天啊这可真是大新闻。


141L(我是阁下的狗)

!真的吗?


142L(超智思维)

算了让正主来解释一下

@磨糖


143L(水中贵族百岁山)

!!姗姗姐你怎么艾特唐哥!

(溜走)


144L(磨糖)


145L(楼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阁下!!!

B先生你看看我——!!!!!


146L(。)

阁下看我——!!!!


147L(我是阁下的狗)

屁!

阁下看我——!!!!


148L(破产的马戏团团长)

My lady,你可总算是来了,不解释一下吗?


149L(黑塔)

阿唐我也想知道是不是真的

【吃瓜jpg.】


150L(金牌主持人)

阁下可算来了,快说快说。


151L(我不要读书!)

唐陌唐陌你和傅闻夺到底是什么关系?


152L(生你不如生个叉烧)

马赛克!

说了多少遍了,叫阁下!


……

204L(磨糖)

……我只是忘了和你们说而已。


205L(我是阁下的狗)

阁下发帖子了!


206L(。)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07L(多糖is rio!)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cp szd!!!!!


208L(楼主)

转发 


209L(多糖不是真的我就是假的)

我是之前质疑楼主的26楼,我真挚地道歉。

多糖szd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10L(超智思维)

【唐陌傅闻夺合影jpg.】

【傅闻夺皱眉搂着唐陌jpg.】

【唐陌靠在傅闻夺肩上睡觉jpg.】

【两人牵手打敌人jpg.】


211L(金牌主持人:多糖szd)

(悄悄保存)


212L(磨糖)

……姗姗你从哪里拍的?


213L(超智思维)

小声给的。


214L(格雷亚你个臭小偷:多糖糖很多)

(我也保存)

阁下你藏的可真严,连我们都不告诉。


215L(破产的马戏团团长:多糖即真理)

(My lady,我也保存一下)

My lady,阁下,你是怎么和傅闻夺在一起的?


216L(黑塔:浅磕一下多糖)

(保存+1)

阿唐,我也想知道,你怎么和那个偷渡客在一起了?


217L(我是阁下的狗)

(吃瓜)


218L(磨糖)

我一直以为你们都知道。

你来解释@维克多


219L(我是阁下的狗)

A先生也发帖子了

转发 

多糖szd——!!!!!!


220L(维克多)

嗯,我和唐陌很早就在一起了。

不过是他先暗恋我的。


221L(磨糖)

明明是你先暗恋我的。


222L(超智思维)

……果然。


223L(。)

突然感觉……

阁下有点幼稚(?)


224L(我是阁下的狗)

楼上+1


225L(磨糖)

……我还在这。


226L(楼主)

不过有太太写文吗?

(星星眼)


227L(多糖不是真的我就是假的)

【逆向反转:傀儡】 

【多糖向同人曲:归途】 

【Got Windy】 

【三只磨糖相遇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 


228L(。)

啊啊啊啊啊啊啊神仙太太我爱你——!!!!!


229L(楼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可以这么香——!!!!


230L(我是阁下的狗)

多糖is rio!!!!


231L(。)

多糖is rio!!!!!


232L(楼主)

多糖is rio!!!!!!


……

321L(黑塔:浅磕一下多糖)

……原来那么早就在一起了?

我说那个偷渡客怎么自愿成为黑塔boss(嘀嘀咕咕)


322L(破产的马戏团团长:多糖即真理)

啧啧啧,怪不得阁下在黑塔四层阻止我杀了他。

原来阁下你们两个早就在一块了。


323L(金牌主持人:多糖szd)

这可真是个大新闻,收视率一定会大幅上升

(记录一下)


324L(磨糖)

好了这个帖该封了。


325L(楼主)

好的阁下!

(手动封贴)


326L(我是阁下的狗)

趁着还没封贴

糖糖我爱你——


327L(维克多)

嗯?


328L(我是阁下的狗)

……和A先生在一起


329L(维克多)

嗯。


330L(磨糖)

……维克多你幼不幼稚。


331L(维克多)

磨糖,没你幼稚。


332L(楼主)

封贴之前,祝99。


333L(多糖不是真的我就是假的)

祝99。


……

518L(。)

祝阁下和A先生99!


519L(磨糖)

谢谢各位。


520L(维克多)

谢谢,会的。


521L(磨糖)

【截图jpg.】

@破产的马戏团团长:多糖即真理

你完了。


—————————此贴已封—————————

————

作者有话说:

好家伙终于写完了。

关于糖糖的那个截图,其实就是格雷亚之前艾特黑塔的那里(幸灾乐祸)

其实可以算是大家一起磕多糖(?)















乐义

鲁家cp日常3

与现实没有太大的关系,勿喷,谢谢(日常文,没有结局哦)


叮当~

“唉,东营你来了”

“嗯,哥,你这甜品店不错啊”


“废话,我肯定能成功啊,话说你来我这干嘛?”滨州转过身来看着东营


“我和聊城他吵架了”

“又因为什么事?”


“他不让我喝酒,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就因为这事?唉,东营哥也不是说你咱少喝点行吧,上次来我家你喝了一箱,你一个人喝了一箱!!!”


“这不是很正常嘛,咱们这里可是山东啊”


“喝酒对身体不好,少喝,喝酒一时爽,追健康火葬场啊,聊城他也是为你好,不要生气了哈,我给你做个珍珠奶茶喝吧”


“哦...”


“话说,哥,我最近...

与现实没有太大的关系,勿喷,谢谢(日常文,没有结局哦)



叮当~

“唉,东营你来了”

“嗯,哥,你这甜品店不错啊”


“废话,我肯定能成功啊,话说你来我这干嘛?”滨州转过身来看着东营


“我和聊城他吵架了”

“又因为什么事?”


“他不让我喝酒,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就因为这事?唉,东营哥也不是说你咱少喝点行吧,上次来我家你喝了一箱,你一个人喝了一箱!!!”


“这不是很正常嘛,咱们这里可是山东啊”


“喝酒对身体不好,少喝,喝酒一时爽,追健康火葬场啊,聊城他也是为你好,不要生气了哈,我给你做个珍珠奶茶喝吧”


“哦...”


“话说,哥,我最近怎么听我哥夫说你以前两天没回家了,因为啥呀”


“甭给我提这事儿一提这事儿,我就来气”


“又干嘛呀?咋了?咋了?”


“反正就是...这,你还小不能跟你说”


“哥,可是我已经...唔”东营话刚说到一半就被滨州捂住了嘴


“喝你奶茶去”


叮当~


“欢迎来到滨州甜品店请问要点什么?”


“我要你”


“嗯...啊?”滨州一抬头,就看见淄博站在面前


“你怎么...来了?”


“你说呢!两天不回家!你到底想干嘛!外面有多危险,你自己不知道吗!”滨州看着正在下雨的淄博


“别担心,我又不是小孩子,会保护自己,别生气了”


叮当~

“欢迎来到甜品店...聊...聊城”滨州和淄博,看着聊城那和大熊猫的同款黑眼圈,就知道东营肯定又没回家

“东营跟我回去”


“我不回去!”


“你听话...咱们回家了”


“是你赶我走的!我凭什么回去!”


滨州一听这话,生气了“唉?聊城你怎么能赶我妹走呢!不是我把他交给你,你就这么照顾他”


“我就碰了她一下,他就跑了,我只不过是说让他别喝酒了,他就跑了”


“这...喂...喂?什么五个布丁奶昔啊,好的,好的,好的”


“回家吧东营,别闹了”


“我...溜!”刚说完,东营就窜出去了


“东营!!!!”


“聊城莫要着急平静,平静,平静”淄博看着已经两天没有合眼的聊城


…………


咚咚咚...


“来了,来了”

鲁一打开门就看见东营站在门外


“东营你怎么来了”


“我这不来你家躲躲吗爹爹,聊城他在找我”


“哦~行,那你先进来吧”

鲁说完就去搬水了

“我操!我这把老腰”


“得了,爹爹,我来上水吧”


“得了,你在那儿坐着,就你这小身板能搬水?”

鲁刚说完就看见东营已经把水扛起来了


“我的天...”


东营刚扛着水走到饮水机面前,鲁爹突然问“等等东营,你定位关了没?”

“啊?这手机还有定位功能?”


“有啊”              “我操,完了我没关”

他们刚说完,就听见一阵敲门声

我打开门看见聊城正在站外面“聊城”

“爹爹,东营在你这儿吗?”


东营一看见聊城,就立马把水放下了,

“哎呀,水好重啊,根本搬不动”


鲁看着刚刚还把水桶举起来的东营“这种把戏你觉得聊城会信吗?”鲁眨眼的功夫聊城就已经跑到东营面前“你搬不了水,你还搬,我来吧”说完聊城就把水上上了


鲁看着他俩“聊城这孩子还真信!”





矫情女汉子
矫情女汉子
昼枕.

二次元(no)追星女孩的碎碎念🤣

我没见到檀健次之前,我是一个纯种纯正完全绝对彻底爱二次元的女生🤫,我闺蜜(可以叫她平平)她追时团,每天都跟我叨叨,“上楼不,追时团很好的,咱俩还能有共同话题………”布拉布拉叨叨一天,曾经我信誓旦旦的跟平平说“平平你放心,打死我也不会追星,我就是一个纯种二次元,达咩想!”我还跟我妈说过“妈你也放心,我不追星,真人哪有动漫人物帅啊,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追星的!” 得某(但是)在平平无奇二月的一个晚上,我刷到了好几次猎罪的短视频,就连我的好同桌也开始看了,哎我就想 要不我去看看,反正我也不咋喜欢。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当时我觉得沈翊好帅诶,但是还没有动漫人物帅,我估计我是着魔了,...

我没见到檀健次之前,我是一个纯种纯正完全绝对彻底爱二次元的女生🤫,我闺蜜(可以叫她平平)她追时团,每天都跟我叨叨,“上楼不,追时团很好的,咱俩还能有共同话题………”布拉布拉叨叨一天,曾经我信誓旦旦的跟平平说“平平你放心,打死我也不会追星,我就是一个纯种二次元,达咩想!”我还跟我妈说过“妈你也放心,我不追星,真人哪有动漫人物帅啊,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追星的!” 得某(但是)在平平无奇二月的一个晚上,我刷到了好几次猎罪的短视频,就连我的好同桌也开始看了,哎我就想 要不我去看看,反正我也不咋喜欢。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当时我觉得沈翊好帅诶,但是还没有动漫人物帅,我估计我是着魔了,为什么这孩子(多多)越看越帅,我不会追星了吧,那一周里我就一直觉得,哎呀没事a 我就看看嘛,就看看嘛,看看嘛,看嘛,嘛,…………                            哦我的天哪,为什么三次元也有这么帅的人!就连和我一块看动漫的女生也开始说了“你咋开始追星了啊,咱俩不是二次元吗”对啊,二次元啊,我不是二次元吗呜呜呜呜呜。从此我在追星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看看抖音,多多好帅,嘿嘿嘿嘿嘿🤤;看老福特,多多好帅,嘿嘿嘿嘿嘿🤤;看看微博,多多好帅,嘿嘿嘿嘿嘿……我感觉我离二次元越来越远了,所以说,多多好帅嘿嘿嘿。                        那就做个追星女孩吧,二次元白白喽👋🏻                就叨叨这些吧,我爱作业!


梁月星

画了几个喜欢的市

为什么画淄博这个毫无存在感的市呢    因为他是我的家乡呢嗯(合眸)

济南的耳坠是趵突泉

画了几个喜欢的市

为什么画淄博这个毫无存在感的市呢    因为他是我的家乡呢嗯(合眸)

济南的耳坠是趵突泉

肖

夜半偶有几声不知名的鸟叫传入耳侧,Porsche嘴里含着一根野草时不时四处张望几下。突然他眼神一凌,视线望向了不远处深漆黝黑的树木丛。在这寂静的夜里,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令人敏感的神经捕捉到蛛丝马迹。尽管对方尽量已经做到小心翼翼,但Porsche还是敏锐的觉察到了动静。

他故意装作没有发现,手却已经在身后悄悄拍起了Kinn,Kinn并未睡熟,当他抬眼对上Porsche一本正经的眼神时,自然明白有不速之客到来。

只可惜他们现在手无缚鸡之力,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丝毫不敢贸然行动。

身后是溪水,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慢慢站起身向巨石后方移去。没想到刚走几步原本还一派宁静的树林突然躁动。下一秒枪声火......

夜半偶有几声不知名的鸟叫传入耳侧,Porsche嘴里含着一根野草时不时四处张望几下。突然他眼神一凌,视线望向了不远处深漆黝黑的树木丛。在这寂静的夜里,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令人敏感的神经捕捉到蛛丝马迹。尽管对方尽量已经做到小心翼翼,但Porsche还是敏锐的觉察到了动静。

他故意装作没有发现,手却已经在身后悄悄拍起了Kinn,Kinn并未睡熟,当他抬眼对上Porsche一本正经的眼神时,自然明白有不速之客到来。

只可惜他们现在手无缚鸡之力,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丝毫不敢贸然行动。

身后是溪水,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慢慢站起身向巨石后方移去。没想到刚走几步原本还一派宁静的树林突然躁动。下一秒枪声火光就闪烁在了眼前。

空气被子弹撕裂,两人来不及躲闪。Kinn只觉身边的Porsche猛的用力就要把自己护在身后。心脏仿佛骤然紧缩,全身的血液都凝结成冰。他暗骂了一声抓住Porsche的衣领就扎进了水底。因为慌乱,Kinn只觉自己的手臂传来一阵刺痛,随即眼前的水幕便氤氲起一阵血雾。

面前的Porsche同样也紧抓住Kinn的肩膀,企图利用自己上浮的躯体为他遮蔽起一小片安全地带。

氧气在水中化成了股股泡影,Kinn没有坐以待毙,而是紧紧抓住Porsche往岸边一侧的水中灌木游去。

岸上人影绰绰分不清到底有多少人,陌生而又粗鲁的咒骂时不时传入两人的耳朵,偶有水花四溅的声音预示着停留在水中亦不安全。

Kinn并没有拉着Porsche往岸边游,而是迂回到了原本岸边的一侧。这里树木繁杂,此时又正值深夜。如果不仔细搜寻,几乎很难想到他们并未离开。

躁动的人群打破了静谧的森林,鸟兽惊飞俨然是一场人类的荒唐的闹剧。

不知过了多久,树林才又恢复了安静。

冰凉的手指覆上了Kinn的手臂,是Porsche在检查Kinn的伤势,还好只是磨皮擦伤。刚想说什么,自己的手就被Kinn猛地打落垂在空气一侧。

Porsche有些不明所以的望着Kinn,完全想不通Kinn为什么朝自己发火,自己刚刚明明非常尽责的保护了他的安全。

“你刚刚在做什么?!你的身体能跟子弹比谁更硬么?你知不知道那样有多危险!”

即使Kinn刻意压低了嗓音,但完全压抑不住他此时暴虐的语气。此时的他半跪着身子手臂护在Porsche身前,浑身的衣服上挂满了泥土陈杂的污渍。脸上也失去了一贯的稳重淡然,他就这么紧紧盯着Porsche,质问着Porsche。

“可我是你的保镖啊...保护你的安全,是我的责任。”

“去他的责任!”

Kinn完全不敢想如果当时他反应再慢一点,子弹会不会就这样射穿Porsche的心脏。想到自己眼睁睁看着Porsche摊倒在自己怀中一点点余温消散的场景,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后怕。

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场景沦为现实!绝对不可以!

Kinn几乎放弃了理智思考一下就把Porsche拉入怀中。Porsche被他突然的拥抱搞的诧异,他的手在空中虚浮了几下,大脑当机木然的不知该如何回应Kinn的动作。

而此时的Kinn贪婪的嗅着Porsche的气味,感受着熟悉的触感。差一点...他就要失去了。

“Porsche,你比你自己想象的要重要。”

脖颈传来湿热的触觉,Porsche微微睁大了双眼。

“Kinn...哭了?”

他想推开Kinn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可Kinn却孩子气般继续大力环拥着Porsche的身体,丝毫不给他看清楚自己脸的机会。

Porsche只得回拥住了Kinn,一直以来Kinn在他眼里都是无所畏惧无所不能的,他从未见到过如此脆弱失态的Kinn,这让他的心脏开始不自禁的微微颤动。

“Porsche,你知道么,我差一点就失去你了。如果你是因为我而死去,那么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Porsche,你跟他们不一样,跟所有人都不一样。这话我很早之前就想跟你说了,可我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后怕你会永远都不知道。”

“Porsche你知不知道,我多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可我害怕。我害怕因为我自己的原因将你置于危险的境地。这样的日子只有我一个人承受就足够了。”

Kinn一遍遍的在Porsche耳边诉说着自己久沉于心的话,那些过往总是沉积在胸口说不出的只言片语,终于到了临界点一通爆发了出来。

Kinn将自己的心意全盘托出捧在了Porsche的面前。

久久沉默的Porsche轻轻抚上Kinn的肩膀,将两人紧贴的身躯暂时分离开来。这次Kinn没有再强势的拒绝,月色将Kinn的眼眸映衬的泛出点点水光,大概是泪水还未完全消散的缘故。两人就这样在寂静的夜里对视了一瞬,直到Porsche顺着月色慢慢贴近Kinn的脸庞。

温暖的唇瓣覆上Kinn的眉眼,Kinn本能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Porsche一点点温柔的将他脸颊的泪水拭去。感受着Porsche冰凉的手慢慢覆上自己的颌骨颤颤的吻上来。

柔软的触感混着专属于Porsche的气息,顺着血液一点点包裹环绕

雨夏暮冬
摸了,透个图 虽然还没摸完但是...

摸了,透个图

虽然还没摸完但是摸了就是爽了

摸了,透个图

虽然还没摸完但是摸了就是爽了

矫情女汉子
행운

丢喽,省心喽

丢喽,省心喽

矫情女汉子
矫情女汉子
白体

【emeraldduo】雪夜初晴

绿宝石组cb向

很俗的剧情

剧情需要ph可能会有ooc


  厚重的云层中缝了半个太阳,犹如塑料薄膜上的光斑,若隐若现。


  长途跋涉后,Techno已然有些体力不支了。他斜靠在一块巨石边,瘦弱的双腿不住地战栗,颤抖的右手胡满了血与汗水,张了张手,又无能为力地重新握住滑腻的剑柄。


  前方就是人类的领地了,Techno烦躁地闭紧双眼,chat的喧哗中,血淋淋的往昔又一幕幕地展现在脑海里。他曾亲眼看着他们将自己的父母撕成碎片。


  “听着chat,那里看起来很不好,我们一定要去吗?”


  “一定”“一定”“向前Techno”“那里有多少鲜活的生命”...

绿宝石组cb向

很俗的剧情

剧情需要ph可能会有ooc






  厚重的云层中缝了半个太阳,犹如塑料薄膜上的光斑,若隐若现。


  长途跋涉后,Techno已然有些体力不支了。他斜靠在一块巨石边,瘦弱的双腿不住地战栗,颤抖的右手胡满了血与汗水,张了张手,又无能为力地重新握住滑腻的剑柄。


  前方就是人类的领地了,Techno烦躁地闭紧双眼,chat的喧哗中,血淋淋的往昔又一幕幕地展现在脑海里。他曾亲眼看着他们将自己的父母撕成碎片。


  “听着chat,那里看起来很不好,我们一定要去吗?”


  “一定”“一定”“向前Techno”“那里有多少鲜活的生命”“前方有blood”“你不想为你的父母和族人报仇吗”“不想吗,L”“L”“LLLLL”“BLOOD”“BLOOD!”“BLOOD FOR THE BLOOD GOD”“go Techno,向前——前……”


  Techno又有什么办法,雪花落在头顶,打湿的毛发一绺绺地垂下来,贴在脸颊上。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不甘地往巨石上挤了挤。


  感知到这一动作的chat更疯狂了,吼声直接翻了几倍,已经开始啃食他昏沉的大脑了。“好吧chat,我会照做的,别吵了。”Techno疲惫地甩甩脑袋,好像要把脑内的声音甩掉。他变成一个人类幼崽的模样,细腻洁白的皮肤,干净柔顺的长发。华丽整洁的服饰使得他看起来像是一位有教养的少爷。


  “这样应该就好了。”Techno将剑藏进披风里,光滑皮肤上布料的触感对他来说有些陌生,“手背和脸颊上都没有残余的毛发,够人类的了。”


  灰黄的夕阳将细长的影子打在身后,宛若chat一般,推搡着Techno不断迈动沉重的步伐。


  雪花由于过低的温度凝结成细小的颗粒,合着寒风,锋利得仿佛要划开Techno每分每毫的肌肤。零散的路灯蔓延到天边,代替了被乌云遮盖的星空。凛冽的寒风晕开了灯光,掩盖了长筒靴踏在雪地上的咯吱声,一切都如此虚无缥缈。


  透过睫毛上的晶体,Techno打量着模糊的周围。经过十几年的变化,人类早已将他们的城市装饰成道貌岸然的模样。


  一模一样的街道在Techno眼前出现了无数次,并且永远地延伸下去。指尖被冻得麻木而通红,仿若要与剑柄融为一体。


  “chat,我真的走不动了。”Techno抬手揉了揉僵硬的脸,雪立刻钻进袖口,抹去了些许困倦。


  “L!”“LLLLLL”“blood god L”


  “行了,我要是冻死在这你们也活不成。”他鼓起勇气,使劲搓了搓手,慢慢走向最近的一栋房子。


  屋内柔和的灯光将家具的影子整齐地映在窗帘上,寒风呼啸着撞上窗户,无功而返,发出隆隆的巨响。


  即使门口没有香水或烟味,仅凭这一点,Techno也基本认定这是一个女人的家。敲门前要理好领子,然后要先微笑,再说“晚安”,不,还是说“晚上好”吧,要跟上“女士”,礼貌一些。


  Techno对着门板努力微笑,冰凉的脸颊被扯得有些疼痛:“晚上好,女士”他小声嘟囔着,“我,额,请问我可以在这里住一晚吗?”是不是应该说明自己是人类,等等这样是不是太刻意了一些?人类在见面的时候会说明自己是人类吗?


  Techno的手指把衣袖花边都压扁了,慌乱地去向陌生人打招呼和体面地死在大街上,哪个更划算?


  想着,门上的小窗突然被撞开,Techno条件反射地后退几步准备拔剑,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几只渡鸦。为什么会有人在家里养渡鸦?Techno松开剑柄,紧张地站在楼梯下的雪地中。


  再一次,又是思考的时候,木门突然被撞开,Techno开始感激刚刚的几只渡鸦了,不然他将会不体面地死在大街上。


  “抱歉抱歉,它们看到人就会飞出去…wait,A CHILD?!”


  Techno连忙低下头,死死地绞住上衣的下摆,说出准备好的台词:“晚上好,额,”考虑到刚刚浑厚的嗓音和门口高大的身影,“额,先生,额如您所见我是一个人类,然后就是,我可以在这里住一晚吗?唔是这样的,我赶路,对,然后天黑了而且很冷,嗯。”


  Techno依旧乖巧地低着头,但不是下意识的,而是刻意的,甚至抿上了嘴唇,将手放在明处绞着衣服。他深知,这样腼腆的孩子会很讨人喜欢。


  “这样啊,”Techno看不到男人的脸,但他语气已经将自己的困惑360度无死角地展示给Techno了,“那进来吧。”


  Techno顺从地往前走,打算跟在男人身后进入房间,但眼前的影子只是闪到了一旁,伸手来摘他的披风。Techno警觉地就要拽回来,但考虑到今晚的住宿问题,只是将剑柄藏得更严实了一些。当然了,与此同时他已经在房间中找满了十件可以置男人于死地的物品。


  “冻坏了吧,”男人关门前望了望室外恶劣的天气,又担忧地打量着瘦小而单薄的孩子——正在踏脚垫上擦靴子。


  “不能关门!”Techno装出急切的神情,“它们还没回来。”爱护小动物,大人们会喜欢的。


  “哈没关系,它们有时会在外面待上好几天。另外说一下,我是Philza,你可以叫我Phil。你呢?”


  “Technoblade,先生。您可以叫我Techno。”孩子仰起头,嘴角摆出礼貌而优雅的微笑。粉色的碎发滑落到耳后,漏出脖颈上浅浅的伤痕。


  “这样啊…”Phil有些手足无措,他坐回躺椅端起茶杯又放下,将手放在膝盖上板正地坐好,冲Techno笑笑:“你…奥对了你还没吃饭对吧!”Phil如获大赦,高兴地起身走向厨房,“想吃点什么?”他似乎在庆幸自己打破了令人尴尬的沉默。


  “随便就好,Phil先生。请问我可以在室内走动吗,已经擦过鞋子了。”


  “可以的,你想来点土豆吗?”一句话让刚刚迈步的Techno心中警铃大作,转身随时准备拔剑。土豆他确实爱吃,而很爱吃土豆的,一般不是人类。


  “额我想小孩子们都喜欢吃这个。”Phil随意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true,true。”Techno没注意过人类幼崽们的饮食习惯。但是,目前看来,他们的品味不错。


  看着盘中正冒热气的土豆虾饼,Techno真的很难再保持优雅了,只是礼貌的称赞道:“Phil,你的手艺真不错。”便近乎是狼吞虎咽起来。


  “Really?事实上我还会做风琴土豆、旋风薯塔、千层薯片土豆宽粉、薄脆薯片、炸薯粒、狼牙土豆、炸薯饼、土豆泥、炸脆土豆、膨胀土豆——”


  Techno只是静静地听着,是不是附和一下,这对于他来说已经很勉强了。Phil一个人生活,但收养了许多流浪的小动物,且已经准备开始向人类进军。


  “今晚你就睡这吧。”Phil推开一扇房门,打开灯补充道,“没关系的,我的房间就在隔壁。”


  Techno瘪了瘪嘴没说什么:房间里弥漫着肥皂的清香,床单贴心地被窝了起来,床头有香薰和小夜灯,甚至还有几只毛绒玩具。


  “对了,晚上可能会刮很大的风,不用怕,但如果害怕的话可以来我房间……”Phil还在唠唠叨叨着,Techno已经困了。


  “让我来给你讲睡前故事吧。”没等Techno表态,Phil便自顾自地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童话书。


  Phil慢慢合上书,为Techno掩好被角。这个总是“很有教养、极有分寸、假装可怜、故作成熟”的小孩子终于睡着了。Phil很庆幸自己以一己之力改变了Techno对人类的看法。这只小猪刚进门时可是满眼敌意的呢。


  Phil俯身揉揉Techno的耳朵,他的小猪累坏了,忘了把耳朵收起来。

心飞扬

用爱浇筑亲情,用跑步的热爱祈福,祝母亲节快乐!

惟愿父母亲及岳父岳母大人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值此母亲节之际,晨跑十三公里,同时悦跑圈累计跑量超过3000公里,借此记录一下自己的小成绩!新的目标是月均跑量达到100公里以上,2022年冲击1200,2023年底累计5000!


用爱浇筑亲情,用跑步的热爱祈福,祝母亲节快乐!

惟愿父母亲及岳父岳母大人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值此母亲节之际,晨跑十三公里,同时悦跑圈累计跑量超过3000公里,借此记录一下自己的小成绩!新的目标是月均跑量达到100公里以上,2022年冲击1200,2023年底累计5000!


矫情女汉子
怨.

开局被缴枪的男朋友应该丢在哪个垃圾桶


在线等,急。


改了一个梗图,画的潦草见谅。


(本身就不会画画


每次玩猎人平推枪手死亡率超高( )


p2原梗

开局被缴枪的男朋友应该丢在哪个垃圾桶


在线等,急。





改了一个梗图,画的潦草见谅。


(本身就不会画画


每次玩猎人平推枪手死亡率超高( )


p2原梗

矫情女汉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