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淘淘

32.3万浏览    2909参与
VC不是兔兔咕咕

俺放假啦!


因为上课没看成点映,离谱,只有等初一啦。

想看淘总打篮球

话说鱼可以打篮球吗

俺放假啦!


因为上课没看成点映,离谱,只有等初一啦。

想看淘总打篮球

话说鱼可以打篮球吗

柠檬梦境~微酸

家人们,我要开始肝手书了,画的是关于坏坏们的手书,封面我已经画好了敬请期待吧

家人们,我要开始肝手书了,画的是关于坏坏们的手书,封面我已经画好了敬请期待吧

月雀

毕竟不可能真的露出笑容

毕竟不可能真的露出笑容

岑亭曈

【淘逗】我在

好久没写了,来篇小甜饼(最近粮荒于是只有自己产了呜呜)

手生,可能会有些ooc(不,是一定)

小学生文笔,对于描写这些可能不是很好

如果没有问题,请往下







逗逗从小就没有安全感

或许是因为自一片虚无中来,他找不到依靠。每天的梦境都是混沌的黑色,他在其中沉浮,无法更高或更低

但好在他有淘淘,他的哥哥

也是从虚无中来,但淘淘好像就没有缺乏安全感的样子,至少看上去没有。所以淘淘理所当然的成为了逗逗的依靠。

小时候兄弟俩凑在一张床上睡觉,逗逗睡不安稳,常在夜里惊醒,裸露在外面的手掌僵硬冰凉,虚掩的窗户漏进了夜风,从房间溜走之前还不忘勾一下逗逗的手指,挟...

好久没写了,来篇小甜饼(最近粮荒于是只有自己产了呜呜)

手生,可能会有些ooc(不,是一定)

小学生文笔,对于描写这些可能不是很好

如果没有问题,请往下










逗逗从小就没有安全感

或许是因为自一片虚无中来,他找不到依靠。每天的梦境都是混沌的黑色,他在其中沉浮,无法更高或更低

但好在他有淘淘,他的哥哥

也是从虚无中来,但淘淘好像就没有缺乏安全感的样子,至少看上去没有。所以淘淘理所当然的成为了逗逗的依靠。

小时候兄弟俩凑在一张床上睡觉,逗逗睡不安稳,常在夜里惊醒,裸露在外面的手掌僵硬冰凉,虚掩的窗户漏进了夜风,从房间溜走之前还不忘勾一下逗逗的手指,挟着懵懂的深夜,如同梦中不见四方的背景,纯黑的,令他害怕。

尽管他害怕,却不敢稍稍翻身,只有悄悄的嗫嚅。“哥哥······”很小声,几乎可被晚风撞碎,但却有了回应。“我在”一只手从身后揽过来,用全身温暖告诉着逗逗:他在。“睡吧,我在,一直都在呢。”逗逗缩回被晚风揽过的手,用小指悄悄勾了勾淘淘的手。“睡啦。”逗逗安心了,梦境里的他被温暖的火光包围着,混沌的黑暗不见了。


再后来,那次冰冻之前,逗逗很久没再做过那个梦。有淘淘在的地方总是令他安心,再加之工作的繁忙,他渐渐不再那么没有安全感了。

然后,然后就出事了

他看见所有的族人被冰封,他看见淘淘抱着足球瘫坐在一尊冰雕前,他看见

他眼中的恐惧,他看见的更多是他的自责与怒火

他猜到了,他猜到他打算干什么了

一种恐惧感袭上心头,沉重的黑暗在他眼前浮现,那个梦境再次出现,而这次他是醒着的

皮鞋摩擦着冰面,逗逗从背后抱住了淘淘,像多年前那个夜晚,男孩被一个拥抱温暖。不过这一次,是逗逗抱着淘淘。他用和多年前一样大小的声音在淘淘耳边轻轻喊着:“哥哥,别···我不想失去你”字句落进淘淘心里,砸的叮叮咚咚。

逗逗轻轻勾了勾淘淘的手。“答应我,哥哥。我害怕···”“···别怕,我在”极力克制的颤抖送出了这句曾无数次令逗逗安心的话,这次却没有了气势。逗逗知道,自己又要开始做那个梦了

然后,他知道哥哥砸碎了宝石

他知道时空错乱了,然后有一群小羊来帮助自己

他知道最后的最后,历史再一次发生

他知道哥哥离开自己了,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他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安全感,为什么害怕

只是怕失去他

梦境,黑暗,无助。他站在飘雪的时钟前,一次又一次看着天光渐暗,任由黑暗吞噬自己,像无数个梦里一样,他再次坠落


梦里不是黑色的了,它变得纯白,和中转站的雪一样白,无边无垠,柔和的捧住了逗逗,他停下了,没有下落

逗逗愣了,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他坐起,他抬头,他看见他。梦里出现了太阳,倾泻的阳光铺天盖地都给了那个人柔和的金色将那人装饰得精致,身后的影子也越显俊俏,光与他金色的几缕发丝融合,仿佛他本就来于光

他来到逗逗身前,停住了。“逗逗”一阵哽咽“我在”

梦里的雪化了,冬天结束了


梦境外面,时空宝石把逗逗送回到房间,路上不断嘀咕“这孩子,多大个人了也不怕着凉······”他站住,看到中转站前一个桀骜不驯的员工正不屑地看着自己。“屑老板,我回来了都不欢迎我啊···”看到时空宝石微微皱起的眉头又补充了一句:“我让替身帮我去干活啦,哎呀怎么还抱着逗逗!快放下他!”时空宝石无奈,自己被嫌弃了啊。于是把逗逗交给淘淘,他悄悄走了。

他没看到逗逗睡梦中露出的浅浅微笑,嘴角的酒窝刚好能盛下梦中那二两阳光。淘淘看到了,在他额头轻轻一吻,勾住了逗逗微张的手

逗逗,我在


中转站的雪也化了,冬天真的结束了

END


。

为什么发不出去,我就不信了

前3p是我同桌画的!٩(๑•̀ω•́๑)۶

涉及性转注意

最后1p是描改注意!

为什么发不出去,我就不信了

前3p是我同桌画的!٩(๑•̀ω•́๑)۶

涉及性转注意

最后1p是描改注意!

奶茶但是累了

P1:我流墨多多(长大后)

“唐……唐晓翼!?你回来了……?”

(衣服不完全还原)

P2:我流淘淘

“就凭你们?”

(衣服同上)

P3:我流小黑子

“哈,可笑。就你?”

(衣服同上)

P4:我流觉哥

“就只有这点本事吗?”

(衣服同上。。)

除多多外全员恶人,太草了,圣人多多(?)

P1:我流墨多多(长大后)

“唐……唐晓翼!?你回来了……?”

(衣服不完全还原)

P2:我流淘淘

“就凭你们?”

(衣服同上)

P3:我流小黑子

“哈,可笑。就你?”

(衣服同上)

P4:我流觉哥

“就只有这点本事吗?”

(衣服同上。。)

除多多外全员恶人,太草了,圣人多多(?)

瑾茫

【淘逗】胆小鬼

时间线:跨时空刀子60集之后的if线

预警:淘淘离开

其实最后大逗小逗的归属问题没有在原片里得到解释,包括谁属于哪个时空,这里就算私设叭ww

字数5k+,祝阅读愉快


——逗逗,你看,我们两个都没有哥哥了,所以,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吧。

——哭一场吧。


逗逗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他甫一睁眼,映入眼帘的就是喜羊羊他们焦急的神色。

逗逗动了动僵硬的身体,慢慢站起来,思绪还沉浸在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永远冰封的恐惧里,几近凝固血液的寒冷残留在四肢百骸里,令他动弹不得。

“逗逗!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喜羊羊松了一口气。

逗逗的视线缓缓在喜羊羊金黄色的铃铛上聚焦,又扫过他...

时间线:跨时空刀子60集之后的if线

预警:淘淘离开

其实最后大逗小逗的归属问题没有在原片里得到解释,包括谁属于哪个时空,这里就算私设叭ww

字数5k+,祝阅读愉快


——逗逗,你看,我们两个都没有哥哥了,所以,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吧。

——哭一场吧。

 

逗逗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他甫一睁眼,映入眼帘的就是喜羊羊他们焦急的神色。

逗逗动了动僵硬的身体,慢慢站起来,思绪还沉浸在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永远冰封的恐惧里,几近凝固血液的寒冷残留在四肢百骸里,令他动弹不得。

“逗逗!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喜羊羊松了一口气。

逗逗的视线缓缓在喜羊羊金黄色的铃铛上聚焦,又扫过他欣喜过后忐忑不安的表情,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喜羊羊!大家都没事吧?我哥呢?”

美羊羊绞着衣角,懒羊羊脚尖蹭地,暖羊羊垂下眼睫,沸羊羊手握成拳。他们都想说话,却都不知道从何说起,于是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站在前方的喜羊羊。

喜羊羊看着逗逗勾起的嘴角,虎牙无意识地露出一点,眼里映着海底一片波光粼粼,单纯且满含信任,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和他解释。

要是先瞒着,他怕辜负了这一份沉甸甸的信任;要是说实话,他又怕他眼里的灿烂星河被真相残忍地踏得支离破碎,散落一地。

“大家都好好的。你哥他……”喜羊羊犹豫良久,还是决定把真相告诉他,“他在——”

“别说了。”逗逗第一次打断他的话,隐隐约约猜到几分,心里不好的预感被无限放大,“他在哪?”

他现在还能安然无恙地躺在这里,大家能像喜羊羊所说好好的,时空肯定是恢复原状了。他不敢去想淘淘在走到穷途末路之后,是不是真的用了最后一种方法,随即他又安慰自己,哥哥向来怕疼怕失去怕一切负面的东西,肯定不会那么做的。

也肯定不会丢下自己一个的。

喜羊羊没说话,指了指逗逗身后的高塔。

逗逗恍恍惚惚回过头,时钟上的指针在他再熟悉不过的地方闪着狡黠的光。

和淘淘眼睛里的一样。

逗逗很快就转了回来,口气是轻巧的笃定:“喜羊羊,你在逗我。我哥怎么可能在上面。”

喜羊羊的声音在他脑海里炸响成空荡荡的一片,像一把悬在他脖子上、即将掉落的剑。剑锋一寸寸地刺进他的心脏,寒芒游走在他的骨骼和细胞,比冰封时更胜一筹的冷。

喜羊羊手忙脚乱地想解释:“是真的!你哥……和另一个淘淘化成了——”

他突然说不下去了,因为逗逗的眼睛一点一点红起来了。

是真的啊。

逗逗的瞳孔里映着一望无际的海水,放在身侧的手指抓住一片虚无。剑在被包裹得温润却依旧痛彻心扉的真相里毫不留情地砍下他的头颅,无形的鲜血四溅,在他雪白的制服上染上淘淘的颜色。

那是他的哥哥!真的就这样……永远离开了吗?逗逗摇着头,瞳孔涣散。

另一个逗逗就在这种沉默且压抑的氛围中醒来,懵懵懂懂地看着在像争执又像在劝说的一群羊和另一个自己。

逗逗闭了闭眼,把泪水憋回去,蹲在过去的自己面前,嗓音里无可奈何地带了哽咽:“逗逗,走吧,我们回家。”

回到那个再也没有淘淘的家。

 

大一点的逗逗牵着小一点的逗逗的手,很慢很慢地往时空中转站走,对方同样冰凉的体温传到掌心。小一点的逗逗安安静静地听完他的解释,不哭也不闹,只是抓着他的手更用力了些。

他一出生就在这里工作,细细算下来是他自己也数不清的漫长年月,往后他还要重复多少遍昨天,谁也不知道。

淘淘设置的安全屋就在这里,他第一次动手打了哥哥……也是在这里。逗逗恍恍惚惚地想起,变成狼的淘淘身上的血是炽热的,坚定地握住他的手的时候,从背后抱住他的时候,心脏跳跃得那般坚强而温柔。

他在富有生命力的咚咚声中数着自己的心率,一下子乱了节奏。

淘淘燃烧着的,却是一颗换别人回来的心。

小一点的逗逗转过来,眼睛里荡开一圈一圈的红。大一点的逗逗直觉他要说话,于是他蹲下来。

小一点的逗逗看着和他一模一样的毫无波澜的眼睛,忽然张开了双臂,抱住了对方。

他埋首在他耳畔很轻地说:“逗逗,你看,我们两个都没有哥哥了,所以,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吧。”

——哭一场吧。

逗逗愣了一下,被压抑着的情绪猛地被谁以最温柔的话刺破伪装。他勾起嘴角试图安慰对方,整张脸却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动也动不了。眼眶再也盛不住弥漫上来越积越多的水雾,他抱住面前有资格痛哭的另一个自己,喉间终于溢出破碎的隐忍的哭声。

小一点的逗逗任由他抱着,拍了拍他的背。逗逗很瘦,制服贴着肩胛骨,勾勒出蜿蜒且单薄的弧度,他突然有点不敢想象,这样的一个时空守护者,接下来要怎么熬过形单影只的无聊生命。

——对不起逗逗,我要去找我哥哥,也不能陪着你啦。接下来的路,都要靠你自己走了。

“对不起。”小一点的逗逗听见自己的声音说,“再见。”

逗逗本能地抬头,对上过去的自己仿佛在滴血的眼睛,在夹杂着不舍和释怀的目光中看见自己的倒影。小一点的逗逗嘴角的弧度扬着,已然下定了决心。

逗逗想说什么,挽留或者是祝福在时光里都显得遥不可及。他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喜羊羊。”

喜羊羊听见有谁在敲门,放下写了一半的作业跑到门口:“谁啊?”

他一边发问一边把门打开,视线却在触及到门口熟悉的面孔时犹豫了几分:“你是……逗逗?”

小一点的逗逗回答得干脆:“嗯,我是那个小的。”

喜羊羊和这个逗逗没什么正面接触,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来,在一头雾水的情况下只好把他先请进屋,请着请着发现了不对:“我怎么还认识你?逗逗……那个逗逗不是说我们回到各自的时空就会丧失在中转站的记忆吗?”

“他把你们的权限开开了。”小一点的逗逗自顾自找了个座位坐下,满不在乎地说,“不过这样也好,刚好我也有点中转站的事情想告诉你。”

“又发生什么了?”喜羊羊来不及想别的,在他对面坐下。

逗逗双手撑在椅子上,抬起头,从斜对面的窗户上看一方蓝天。

这样的风景以后再也不会看见了。

喜羊羊突然感觉这样的逗逗不像鱼,像飞鸟。

展翅欲飞的鸟被困在以使命为名的囚笼里,撞得头破血流也不能在渴望已久的蓝天里自由飞翔。

“我要走了。”逗逗的视线慢慢落回喜羊羊脸上,“我要去找我哥哥。”

喜羊羊被他一盯,只感觉尾巴上的毛都要炸起来了,又因为他的视线生出一种违和感:“为什么?可是你怎么找?他……不是已经变成指针了吗?”

“你见过过去的自己了吧。”逗逗不答反问,“那个逗逗应该告诉过你,如果过去的你死了,你也会消失。”

喜羊羊按下心中的疑问,点点头:“对。他说要是过去的我死亡,我现在所经历的就不会经历,因为我是他的未来。”

过去死了,何谈未来?

这番话听起来很绕,和时间打了这么久交道的逗逗却能听懂:“但是我和那个逗逗不是这种关系。”

逗逗的话在喜羊羊脑海里轰的一声炸开,瞳孔骤缩:“你说什么?这不可能!”

逗逗笑了,看着面前明显紧张起来的喜羊羊说:“没事,你先别这么大反应。要是我和他都呆在这个时空,不会让世界重置的。”

喜羊羊高悬的心放下来一半:“那你们是?”

“如果把那个逗逗的出生看作一个点,他以后的生活就是线,”逗逗的手指在桌面上点了一点,然后画出一条线,“他经历的什么成长,灾难,包括遇见你们,都是线里的东西,直到世界重置。按理说那个逗逗和那个淘淘都会消失。”

“但是有一个特例是安全屋!”喜羊羊心思转得飞快。

逗逗赞许地看了他一眼,心想青青草原最聪明的羊果真名不虚传,手指换了个方向继续画线:“世界重置之后我和我哥就诞生了,只不过那个逗逗和那个淘淘用自己的力量推动时间,才赶上了这一场灾难。”

“也就是说,你和那个逗逗在灾难之前的生命轨迹都是一样的。”喜羊羊声音发紧,觉得自己一下子还接受不了这么庞大的信息量。

“对。简单来说,我不是他的过去,他也不是我的未来。我们是部分相同又完全独立的两个个体。”

“至于那个逗逗,”逗逗说,继续看着被窗棂分割的一小块蓝天,“我想拜托你照顾一下他。”

“我?”喜羊羊这时候才抓住关键点,“等等,你要是走了,那他不就只剩下他自己了吗?”

逗逗沉默了两秒,挣扎和纠结几乎将他淹没。

中转站的工作量有多大他不是不知道,他和哥哥两个守护者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抛下那个逗逗是个自私且胆小的决定,可他为时空宝石勤勤恳恳工作了那么久,久到看不到尽头,也就想这辈子任性那么一次。

——我……也不想面对那么孤独的生活,更适应不了没有淘淘的生活。

故事的开始是世界诞生之初,由指针幻化出的两条小鱼在硕大的时钟上缩成一团,两只相似却不同的手紧紧交握,额头上的印记彰显他们的使命和责任。他们会陪对方到永远永远。

“我对不起他。”逗逗叹了口气,“但要是让我留下来面对这么孤单的生活,我也做不到。”

喜羊羊一惊,知道那种违和感从何而来了——

他面前的逗逗,太像淘淘了!

“行吧,我来这就两件事,一个是告诉你我和那个逗逗的关系,一个是拜托你照顾他顺便告个别,现在这两件事都完成了。再见。”说完逗逗也没多留,转身就走。

他拉开门走出房子,喜羊羊如梦初醒般地追出来:“那他怎么办!”

逗逗看着喜羊羊晃个不停的铃铛,在倾泻下来的灿烂阳光中露出一抹温和的笑。

有风吹,所有的树影和光斑都在晃动,像掉进一片会发光的斑斓星海,美好得根本不现实。逗逗现在就置身醇厚耀眼的金色中,淡蓝的鱼鳞被焚化到几乎透明。

喜羊羊这时候才在他身上找到一点依稀的、过去的、逗逗的影子,不赞同的话涌在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喜羊羊,我就是个自私的胆小鬼。”逗逗眯起眼睛,“我不敢面对没有淘淘的世界,也不敢承担属于我的一份责任。所以我要变成指针,我要逃。”

接着逗逗跑了起来,把喜羊羊和这次不算太愉快的谈话统统抛在脑后。低垂的草拂过他的小腿和尾巴,是从来没有过的新奇体验。他在纯净蔚蓝的晴空下大步跑起来,像个自由自在的野孩子。

指尖掠过从没接触过的清风,恣意且张扬。他知道海底不会有轻快的风也不会有耀眼的光,只有深不见底的黑暗,往后变成指针的日子里,他只能在庞大也渺小的钟盘上一刻不停地走。

那又能怎么样呢?

那就跑起来吧,奔跑,也逃跑。

抛开以使命为名的枷锁和囚笼,跑起来吧。

他的哥哥被额头上的印记折断了翅膀,望着高远的苍穹却不能飞翔,那他就陪着他囿于那个冰冷的地方,羽翼自伤。

也心甘情愿。

 

逗逗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又是喜羊羊。

他惊魂未定地一下子坐起来,眼前是熟悉的陈设。是他在中转站的房间。

“喜羊羊?他呢?”逗逗嗓子干得发紧,“那个逗逗呢?”

喜羊羊倒了一杯水放在他手边:“他变成指针了。”

“钟盘上不是只有时针和分针吗?”逗逗愣愣的。

“他变成秒针了。他说他很抱歉,还说他是个胆小鬼。”喜羊羊把修饰过的事实告诉他。

“啊。”逗逗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谢谢,我知道了。”

“要是中转站的工作很麻烦的话,我们都可以帮你的,”喜羊羊笑起来,尽量不着痕迹地扭转话题,“怎么说也有了点工作经验嘛。”

逗逗也跟着笑,他应该感到高兴:“好啊!太感谢你了喜羊羊!还麻烦你照顾我这么久。”

“没什么。”喜羊羊摆摆手,“是他让我来的。”

喜羊羊看得出逗逗眼底的疲惫,没呆多久,说了几句就走了。

逗逗遮住眼睛,在角落把自己缩成一团。片刻后,眼眶还是不争气地红了。

他能明白那个逗逗为什么要走。他们随着世界诞生,也就随世界湮灭。太漫长的时光让他们格外地向往死亡或者一个解脱。但是他还是希望他能留下来,那个逗逗一走,他就又是孤零零的了。

之后他每天早起工作,在等着分离时空的间隙见缝插针地送一两个时空迷失者、检修主控台和中转站的飞机、打扫卫生或者巡逻。很累,但是他还不能放弃。

他在不同的时空里默默且长久地观望不同的时空迷失者的生活,越是努力融入越发现自己和世界格格不入,于是他只能回到他熟悉却厌恶的中转站,像一言不发的流浪者。

有的时候他从外面回来,中转站的大门自动打开,好像还能看见有个深蓝的身影歪坐在主控台前,听见他的脚步声立马迎上来,抱怨他今天又是有多无聊。他会笑着听他说完,然后带着点无可奈何尽量宽慰他。

逗逗一晃神的功夫,那个身影就不见了,中转站空空荡荡的,还是只剩下他一个,守着满身风雪和满腔寂寞。

淘淘是他荒芜且冷清心尖上最柔软的梦,也是他未来的孤独生命中最灿烂的光。

中转站里淘淘的房间逗逗一直没有动。有一天他下定决心要打开那扇门,手心覆上门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这里面生活的不是他的哥哥,是那个淘淘。

这不是属于他的时空。逗逗却也无路可退——他生活的地方早就重置了。

他没踏入属于那个淘淘的房间,没去打扰那个正在落尘蒙灰的故事,任由里面的物品同过去的喜怒哀乐一起随光阴绵长。

他再也没去过时空宝石那里。他怕他看着三根指针慢慢悠悠地走,忍不住孤单,也做了和那个逗逗一样的选择。年月日时分秒随便什么计量单位,给他一个就好。

但是逗逗不能。

这无关责任,只因这是哥哥拼了命也要让所有东西回到最初的世界,牺牲了自己才换来的和平时空,他必须保护好它,别无选择。

哪怕今后的路他要一个人,哪怕他真的很想哥哥也不能变成指针。

小一点的逗逗说自己胆小且懦弱,大一点的逗逗又何尝不是呢?

前者的胆小体现在不敢面对一个人的世界和漫长的时光,于是他像飞蛾扑火一样任性了一次,选择了变成指针;后者的胆小体现在连看都不敢看到哥哥一眼,生怕那一点点拥抱自由的希冀发芽生根,义无反顾地扛起了双倍的责任。

你看啊,他们都是胆小鬼。


_秩序之外

一种铜仁钕回家探望的行为。

以及是一种前男友。

一种铜仁钕回家探望的行为。

以及是一种前男友。

岑亭曈
好久之前就要发了 结果一直忘发...

好久之前就要发了

结果一直忘发了(离大谱)

是淘逗(我永远爱他们)

好久之前就要发了

结果一直忘发了(离大谱)

是淘逗(我永远爱他们)

瑾茫

【淘逗/逗淘】不知好歹

·请一定坚持到最后!求红心蓝手评论!

·时间线:跨时空刀子灾难发生后

·预警:有哭泣的软淘【雷者慎入】

不要问我为什么哭戏写的那么生动,问就是我他妈刚和人吵完架还吵哭了


淘淘跪在一片冰块面前,像赎罪,也像忏悔。

逗逗刚忙完中转站的工作,一过来就看见这么一幕。

“哥哥。”

逗逗走到离他几米远的位置,叫他。

淘淘转过头来,眼睛里布满的血丝吓了他一大跳。逗逗是知道他精神状态不好的,但这几个月他都忙着处理中转站的事情,也没想到差到了如此地步。

“我要打碎时空宝石。”淘淘说,嗓子哑得厉害。

有一种古怪的气氛徘徊在他们两个中间,逗逗皱了皱眉...

·请一定坚持到最后!求红心蓝手评论!

·时间线:跨时空刀子灾难发生后

·预警:有哭泣的软淘【雷者慎入】

不要问我为什么哭戏写的那么生动,问就是我他妈刚和人吵完架还吵哭了


淘淘跪在一片冰块面前,像赎罪,也像忏悔。

逗逗刚忙完中转站的工作,一过来就看见这么一幕。

“哥哥。”

逗逗走到离他几米远的位置,叫他。

淘淘转过头来,眼睛里布满的血丝吓了他一大跳。逗逗是知道他精神状态不好的,但这几个月他都忙着处理中转站的事情,也没想到差到了如此地步。

“我要打碎时空宝石。”淘淘说,嗓子哑得厉害。

有一种古怪的气氛徘徊在他们两个中间,逗逗皱了皱眉:“哥……”

逗逗确实没料到淘淘第一句话会和他说这个,他一下子就愣了,不知道怎么应对。

淘淘刚消下去一点红的眼睛又有红起来的趋势,现在逗逗的每一次皱眉、每一丝犹豫、每一个停顿,都是在让他本就绷得再紧不过的神经岌岌可危。他盯着逗逗,似乎是想从他脸上看出为什么来——他已经把逗逗这句话当成了拒绝的讯号。

他剧烈地喘着气,心中一下子升腾起来的那些委屈和痛苦将他死死摁住,像是一辈子都要把他困在庞大且恐怖的阴影下,每时每秒都被迫承受害死族人的煎熬,不能安寐,再也不许他移动半分。

“为什么?”淘淘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不解地看着他,他现在其实听不进任何解释,却执着地想要一个答案,“这是最好的办法了,让时空重置,我们回到灾难之前阻止灾难发生!”

逗逗心知淘淘已经有点魔怔了,手忙脚乱地想解释:“哥你听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淘淘罕见地冲他吼,“我只不过是想要弥补……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来为难我!你是不是不知好歹!”

他气得双眼像是滴着血,红得可怕,胸膛猛烈起伏,整个身子都在发抖,眼睛里堆积的水雾漫出来溢出来,砸在他脚边,震天一般的响。

逗逗愣住了。

从小到大他就没见过淘淘哭。

反倒是他自己,因为性子软老是被同龄的小孩欺负,被欺负了也不敢声张,只会躲起来偷偷地抹眼泪。淘淘会一边数落他一边抱住他,接着拎上狼牙棒去给他报仇,回来的时候眉骨或者胳膊有一道不大不小的擦伤,他满不在乎地抹掉血,笑着对他说以后再也没谁敢欺负你啦。

他也在角落里见过淘淘踢足球,神采飞扬的模样,他看着他跃起、迈步、射门,甚至欢呼、和队友击掌,恣意且张扬。

哥哥应该是那样的,他的眼睛里应该映着星星点点的灿光,戾气未消却满怀善良,像海底不屈不挠生长的野草,也像路过世间桀骜不驯的一场疯狂。

“哥……”

逗逗想说点什么,想告诉他不要哭,想说灾难也有我的错。但是他什么都说不出来,破碎的字句在嘴边飘荡,挑挑拣拣,最后只涌出来一句“哥”。

所有的声音都只有一个字,慌乱的,紧张的,悲伤的,甚至到最后连自己都分不清是什么情绪的,只是固执又脆弱地喊着,哥。

“我也想把他们救回来,我也不是故意的,我,我不应该去玩的……”淘淘语无伦次,他知道他不应该这么哭,也知道这么哭很丢脸,可他真的忍不住了。

逗逗看着堪称狼狈的淘淘,心被扯得发疼,不知道他该干什么或者能做什么:“我都知道的。谁也不想让这件事情发生。”

灾难永远是他们两个心里的伤。

淘淘哭到呼吸都有些困难,脸色苍白,大脑晕晕乎乎地像是缺了氧。先是指尖,然后是腿,下巴,甚至上颚和眼角都传来发麻的感觉。他忍不住向后退,直到冰凉的后背抵上冰冷的冰,大面积的、将他的伙伴永远埋葬的冰。他略微仰起头,眼尾绯红可眼神依旧狠戾,像一头鲜血淋漓、即使血肉模糊痛到极致也不打算退让半步的困兽。

逗逗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所有的底线在淘淘这里都无限退让。

他张开双臂,抱住了淘淘。

“为什么啊……明明可以的!我可以把他们救回来的!但是我没救回来啊……我明明那么努力了,还是没救回来啊……”

泣不成声的淘淘紧紧抱住不知何时泪流满面的逗逗,逗逗感到什么东西打在他的肩颈处,温热且温柔。

淘淘还在哭,很小声地说:“对不起。”

他刚刚愤怒到不能自已,只想把委屈和痛苦转化为最毒最锋利的刀,恶狠狠地向对方扔过去,而他确实这么做了。

逗逗知道他在为什么道歉,为了那句“不知好歹”。他笑了笑,说:“没事啊哥,而且我确实……不知好歹。”

淘淘闻言抬起头,惊讶地看着他。

“走吧,我答应你。”

Y
【遗照】 我来炒冷饭(?)

【遗照】


我来炒冷饭(?)

【遗照】


我来炒冷饭(?)

varRingo
是否可以理解为一种正太

是否可以理解为一种正太

是否可以理解为一种正太

千目之川
早就想改的来着(被鱼头汤创死

早就想改的来着(被鱼头汤创死

早就想改的来着(被鱼头汤创死

千目之川
冬去春来 毫无意义的摸鱼٩(๑...

冬去春来


毫无意义的摸鱼٩(๑•̀ω•́๑)۶只是终于搞完作业了于是摸了个爽

————————————

整点自己摸的时候想的:大概就是,冰极灾难之后精神崩溃的淘,终于有一天发现白茫茫的雪地之下探出一颗绿色的嫩芽,冬去春来,挽回一切的希望也随之而来了(指打碎时空宝石重置时空(比划)

其实还想画一张的但是没肝了,就是嫩芽的位置变成了时空宝石,淘的手里攥着狼牙棒,就是原作那个场景()

冬去春来


毫无意义的摸鱼٩(๑•̀ω•́๑)۶只是终于搞完作业了于是摸了个爽

————————————

整点自己摸的时候想的:大概就是,冰极灾难之后精神崩溃的淘,终于有一天发现白茫茫的雪地之下探出一颗绿色的嫩芽,冬去春来,挽回一切的希望也随之而来了(指打碎时空宝石重置时空(比划)

其实还想画一张的但是没肝了,就是嫩芽的位置变成了时空宝石,淘的手里攥着狼牙棒,就是原作那个场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