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淘逗

32.7万浏览    899参与
啊我是稿纸

是双子🤤🤤🤤之前的

蛋组周末再说吧,,。呃。

是双子🤤🤤🤤之前的

蛋组周末再说吧,,。呃。

暁akastuki

之前写过的哨向文,潇黑&淘逗

虽然鸽了,但是设定我还是非常喜欢的

最近感觉又有点灵感了,不知道会不会抽时间再把坑填上……

之前写过的哨向文,潇黑&淘逗

虽然鸽了,但是设定我还是非常喜欢的

最近感觉又有点灵感了,不知道会不会抽时间再把坑填上……

暁akastuki

一些我流淘逗  OOC警告⚠️

(充满私设与妄想……)

一些我流淘逗  OOC警告⚠️

(充满私设与妄想……)

踏尘归同

【淘逗】光海

“时间就像水,你一扭开龙头,它就出来了。”


淘淘瞒着时空宝石把一艘划艇搬进了房间。那是一艘漂亮的划艇,吃水线有一道蓝色条纹,印着时间的符号。

逗逗关上门窗,打破房间里一个转动的时钟。清凉如水,混着星光的蓝光倾泻出来。他们便任由它流到淹过膝盖,然后取出电池,坐进艇中,在屋内的小岛之间随意航行。而当时空宝石偶尔夜间来访时,只会看到两个天使一样的少年在干燥的地面安稳地睡熟。


很快他们不再满足于泊于浅浅的溪流中。淘淘拨乱了钟表的指针,与逗逗一同坐进小艇,直到他们上升至快到天花板才将电池拿出。他们就这样划着小艇在蓝光上遨游,细数天花板雕花的纹路,让雕花映进梦里。他们又携手跃入蓝光,浮在光里...

“时间就像水,你一扭开龙头,它就出来了。”


淘淘瞒着时空宝石把一艘划艇搬进了房间。那是一艘漂亮的划艇,吃水线有一道蓝色条纹,印着时间的符号。

逗逗关上门窗,打破房间里一个转动的时钟。清凉如水,混着星光的蓝光倾泻出来。他们便任由它流到淹过膝盖,然后取出电池,坐进艇中,在屋内的小岛之间随意航行。而当时空宝石偶尔夜间来访时,只会看到两个天使一样的少年在干燥的地面安稳地睡熟。


很快他们不再满足于泊于浅浅的溪流中。淘淘拨乱了钟表的指针,与逗逗一同坐进小艇,直到他们上升至快到天花板才将电池拿出。他们就这样划着小艇在蓝光上遨游,细数天花板雕花的纹路,让雕花映进梦里。他们又携手跃入蓝光,浮在光里向上望着划艇底。看到吃水线上泛着光的符号他们相视一笑,划动双脚探出水面换气接着松开手各自下沉,在屋里四处巡视,将那些不知何时便隐中黑暗中的小物件借着光亮“扫荡”出来,堆积到艇上。两人趴在艇帮上一边把玩一边交谈,然后把它们捧出来天女散花般尽数抛入光中,任凭它们沉没光中,散落各处……


一日中转站的乘客突然发现脚下踩着一层薄薄的蓝光,且在不断增多。向大厅后望去,大堆大堆的蓝光正从窗户涌出,光点向上飘荡弥散在空气中。

被慌乱的、一时找不到两位管理员的乘客找到的时空宝石打开房间门,发现房间里满是蓝光,一直淹到天花板。沙发和安乐椅在柜子流出的酒瓶和插花间高高低低错落着,鲜绿的叶子漂浮着,像一群蝴蝶不停的扇动翅膀。家用品诗意盎然,受自己的指挥自由地飞翔。淘淘坐在船尾,随浪潮摆动,手紧握双桨,正在寻找他的灯塔;逗逗则躲在艇下,手中抱着一盆飘上来的矢车菊,就这样化为永恒。他们同时弄乱了太多指针,房间泛滥成灾。两位时空管理员就这样淹死在他们的房间里——在时空中转站,一个独立于时空之外,四季常态,永远失去了大海的居民不会在这里学会光海航行术的世界的一隅。


他们淹死在时间的蓝色光海中,化为永恒。

暁akastuki

迟了好久的万圣节……

一点点草图

是小魔女和木乃伊

迟了好久的万圣节……

一点点草图

是小魔女和木乃伊

pollution

【淘逗淘】2.小意达的花儿(1)

鱼逗逗并没有按照淘淘所说的,找到所谓的空房子,在东边只有一间热闹非凡的大房子。


即使在外面,也能听见里面的欢声笑语,逗逗开心地想,终于可以把陌生古鱼族黏糊糊的衣服换下来了,这样下去会感冒的。


于是他敲了敲门。


奇怪的是,他敲门过后,里面的笑声戛然而止,陷入到一种近乎诡异的尴尬沉默中。


逗逗自然无法理解内部凝重的气氛,虽然里面的人并没有回应,为了陌生古鱼族的安全,他还是再次敲了敲门。


“请问,有人吗?”

稚气未脱的少年的声音,使得里面尴尬的气氛中平添了一份愧怍。


“请至少收留我的同伴,他这样下去可能会死!”

逗逗再次敲了敲门。


“晚上好。...


鱼逗逗并没有按照淘淘所说的,找到所谓的空房子,在东边只有一间热闹非凡的大房子。


即使在外面,也能听见里面的欢声笑语,逗逗开心地想,终于可以把陌生古鱼族黏糊糊的衣服换下来了,这样下去会感冒的。


于是他敲了敲门。


奇怪的是,他敲门过后,里面的笑声戛然而止,陷入到一种近乎诡异的尴尬沉默中。


逗逗自然无法理解内部凝重的气氛,虽然里面的人并没有回应,为了陌生古鱼族的安全,他还是再次敲了敲门。



“请问,有人吗?”

稚气未脱的少年的声音,使得里面尴尬的气氛中平添了一份愧怍。


“请至少收留我的同伴,他这样下去可能会死!”

逗逗再次敲了敲门。



“晚上好。小小的先生。很抱歉这么晚才开门,进来避一会雨吧。”

开门的是身着正装的老管家。


他的左手上搭着一件漆黑的西装外套,昏暗的光线下,只有那一头白发尤其亮眼。


逗逗一边道谢,一边扛起鱼淘淘走进了屋子。


老管家领着他们从一楼向上,穿过沉寂的大厅,穿过幽暗的二楼走廊,来到了一间房门前。



“请在这里度过这风雨交加的夜晚。里面的一切都可以随意使用。

只不过……无论听见什么声音,到黎明的阳光照在座钟前为止,不要开门。”


“发生什么事了吗?”


逗逗回想起刚刚路过的大厅里,所有人都是神色凝重的样子。和之前的听到的欢声笑语完全不一样。


“不必理会无止境的纷争。安心休息,直至雨停即可。”


老管家的声音慈祥而有力,逗逗相信,这位老管家是为了保护他们才这么说的。


“谢谢。”

逗逗向老管家微微点头。


“请好好休息。”

老管家关上了门,逗逗回过头看了看死鱼一样浑身湿透的淘淘,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啧……是她们啊……”

坐在床上,刚醒来不久的鱼淘淘摆出头痛的姿态。


在感冒中醒来的感觉并不好,但他还是在他未曾谋面的弟弟扒他衣服洗澡的时候醒了。


花容失色的淘淘当然不会让他弟弟触碰他娇嫩的肌肤,事后两个人都理所当然的忽略了尴尬的气氛,大致交流了一下现状。

逗逗完全不觉得尴尬。


“她们是?”

逗逗追问过去。


淘淘不知道这家伙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只要和自己说话就会不经意拉近距离。

忽然凑近的脸和气息、自然而然地把手撑在他手上,眼睛专注又好奇的目光……


淘淘下意识把目光从那清澈的眼睛里抽出,别开头拉远距离说道。


“她们是这屋子里的花精,是群在我被封印之前就已经开始作妖的老太婆们。你应该是被时空宝石创造出来顶替我工作的,年龄比她们小,所以你可以叫她们大妈们。”


逗逗覆在淘淘手上的手,重叠的温度逐渐升高,淘淘很奇怪这个所谓的弟弟究竟过着怎样不食人间烟火的日子。

没有任何常识,说话一副自来熟的天真样子,对人没有距离感,总是会毫无防备地凑近陌生人。

这是哪里来的笨蛋啊。


“可是我没有看见什么大妈们。我进门为止只看见了管家和两位先生,两位太太,好像还有几个女仆,她们都很年轻。”


“老太婆们热衷于演出豪宅里发生过的惨案。别管她们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

淘淘的脑袋转来转去,找到了自己挂在衣架上的衣服。


“是时空宝石让你来找我的,那边一定出了大事。我们得赶快赶过去。”


“可是管家说……”


“别管什么管家了,都是熟人跟她们解释一下就好。”


淘淘迅速地把棕黄色的大衣套在身上,跨到门边推开了门。


——门后是黑洞洞的走廊。


“喂,快走吧。”



淘淘向着伫立在原地发愣的逗逗转过头。



“对了,我叫逗逗,鱼逗逗。”

逗逗依旧站在原地。


“我是你的哥哥,鱼淘淘。”

直到这句话在安静的房间里泛起了微微的涟漪,两鱼相视一笑。



空无一人的房间缓缓合上门,空间再次回归黑暗。

芜湖

那个。。不好意思,画不出来又ooc(土下座)

那个。。不好意思,画不出来又ooc(土下座)

王之赣
速摸一个淘逗,这回真睡了。

速摸一个淘逗,这回真睡了。

速摸一个淘逗,这回真睡了。

ID1271723367

坏坏们的学院生活(2)

525宿舍

喜羊羊:“好无聊~”沸羊羊:“喜哥你别无聊,上次你带着我和懒羊羊都把慢羊羊老师和羊果果老师的实验室炸了,我爸妈都把我零用钱扣光了”懒羊羊:“就是,要去你自己去”潇洒哥:“那不如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沸羊羊(想起了懒羊羊的欧皇属性):“不了,我要睡觉……”喜羊羊一下子跳了起来:“好啊!!!那我们玩点刺激的,潇洒哥你去把你弟弟还有他同党找来”潇洒哥:“不要……他肯定会电我……”沸羊羊:“我也反对!”懒羊羊:“我要睡觉”

喜羊羊:“不参加的人就要接受惩罚~”三人:“我们突然想玩了!!!”

之后,潇洒哥成功把坏坏们带来

恐鸟军师:“你们这群小羊超级烦人啊!!!熬夜长不高的知...

525宿舍

喜羊羊:“好无聊~”沸羊羊:“喜哥你别无聊,上次你带着我和懒羊羊都把慢羊羊老师和羊果果老师的实验室炸了,我爸妈都把我零用钱扣光了”懒羊羊:“就是,要去你自己去”潇洒哥:“那不如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沸羊羊(想起了懒羊羊的欧皇属性):“不了,我要睡觉……”喜羊羊一下子跳了起来:“好啊!!!那我们玩点刺激的,潇洒哥你去把你弟弟还有他同党找来”潇洒哥:“不要……他肯定会电我……”沸羊羊:“我也反对!”懒羊羊:“我要睡觉”

喜羊羊:“不参加的人就要接受惩罚~”三人:“我们突然想玩了!!!”

之后,潇洒哥成功把坏坏们带来

恐鸟军师:“你们这群小羊超级烦人啊!!!熬夜长不高的知不知道!!!”苦瓜大王:“熬夜会长皱纹的!!!”淘淘/澎恰恰:“还有别带我弟弟一起啊!!!”

喜羊羊:“就是想和各位玩游戏嘛~你们想想,我们平时都是铁哥们对不对啊?”众人:想起了被炸弹支配的恐惧

喜羊羊:“而且你们不熬夜怎么当反派啊,反派可是不会遵守纪律的”众人:很有道理

懒羊羊:“我怎么感觉喜羊羊才是反派啊”沸羊羊:“你怕是忘了我们羊村守护者本来就是不良”

游戏开始

黑大帅:“……”潇洒哥:“哈哈哈哈黑大帅你太倒霉了!!!”“闭嘴死蛋壳!!!”

喜羊羊:“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黑大帅:“强者只会选大冒险!!!”喜羊羊:“那行,有对象的话和对象接个吻,没对象的话和暗恋对象接个吻”

黑大帅在这一刻陷入了沉思,而潇洒哥也少见地替弟弟说话:“喜羊羊这也玩太大了吧,这颗皮蛋怎么可能有喜欢的人啊你是在难为他吧”

其实,有的,而且两人正在交往(不过是经常会吵架闹分手的类型),不巧,那个人就是潇洒哥

黑大帅和潇洒哥第一次后就丧失了要宣告脱单的想法,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下面!!!而不愿意承认自己喜欢弟弟的潇洒哥和黑大帅一致决定不公开关系

然而这根本瞒不过喜羊羊,他早就知道两人关系,所以才提出这个冒险

喜羊羊:“果然,黑大帅就是个弱者啊~”

黑大帅一听这话直接急了:“哈!!!本大帅就不带怕的,不就是和对象接吻吗?蛋壳给我死过来!!!”潇洒哥:“弟弟你冷静……唔……”

在场的人除了喜羊羊以外都愣住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两兄弟会是这种关系,大家突然意识到了这个游戏交给喜羊羊的可怕之处,但是已经没有退路了……

喜羊羊:“细菌大王,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呢?”“额……本大王选真心话”(我可不想被整)“那你最嫌弃对象的哪一点呢?说实话哦~”

细菌大王:“……额,小黄太……频繁了……等等小黄我不是这个意思!!!”变形杆菌:“大王……咱们去空教室交流交流作业吧”“等等小黄你冷静……”“走了”

小黑龙:“还能回来吗……”恐鸟军师:“超级困难”苦瓜大王:“身为大王却被手下压,惨”

喜羊羊:“淘淘”淘淘:“真心话”(反正不管哪个都没好事)“时空宝石上次碎掉是你干的吗?”

淘淘:“……我承认,屑宝石上次碎成渣是我干的”逗逗:“……哥哥,不是说了不可以这样做了吗”“逗逗你听我解释……”“我还有事,先回宿舍了”“逗逗!!!哥哥不是有意的!!!”

小迪:“估计要哄一会儿了”澎恰恰:“还是我家弟弟可爱”黑大帅:“死蛋壳你学学人家怎么宠弟的”

……

一轮下来,坏坏们都被整的差不多了,而命运总算停到了沸羊羊那边“大冒险!”

喜羊羊:“沸羊羊,谈谈你的初恋呗~”懒羊羊:“是美羊羊吧”沸羊羊:“不是……那是幼儿园的事了,那天我看见一个女孩,穿着淡黄的长裙,有着蓬松的头发,特别可爱,可惜的是我当时太害羞跑掉了,之后就再没有见过她”

懒羊羊愣住了,因为那个“女孩”就是他,那天他被喜羊羊以三根棒棒糖作为补偿穿上了裙子,结果碰上了当时还不认识的沸羊羊,而喜羊羊都看在眼里

所以说,沸羊羊也喜欢他!!!

懒羊羊:“那你希望和她成为恋人了?”“或许吧,不过这么可爱的女孩肯定有很多男孩子喜欢,而且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

懒羊羊:那个女孩就是我!!!

喜羊羊扼杀了懒羊羊想要表明真相的冲动:“好了好了,下一轮~”

懒羊羊幸灾乐祸地看着喜羊羊:“选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喜羊羊:“当然是大冒险啦”

懒羊羊:“那行,和美羊羊发信息说要分手”喜羊羊:“这……”沸羊羊:“喜羊羊,不可以耍赖啊”喜羊羊一咬牙:“好!”

信息发完后,美羊羊很快打来了电话,为了保证自己的形象,喜羊羊还是接了电话

“喜羊羊你个渣男,给姐说说清楚这回又看上了哪个小姑娘啊!!!姐没你也能活的好好的,你以为你谁啊,记住,是我甩了你,不是你甩了我!!!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再见,不,永不再见!!!”……

喜羊羊刚准备解释,对方就挂了

懒羊羊:“没事,大不了恢复单身”沸羊羊:“我们草原三剑客又在一起了”喜羊羊:“……”

懒羊羊:“好困……你们接着玩,我先睡了”

喜羊羊:“还想睡觉……看我怎么收拾你!!!音乐起!!!”

然而懒羊羊睡得特别沉,音乐非但没有吵醒他,反而把老师引来了

刀羊:“这么晚了还不睡觉!!!看看人家懒羊羊多听话”大家刚想辩解,就被刀羊押回宿舍,慢羊羊还让他们每人写篇10000字检讨,懒羊羊除外

之后坏坏们再也不会和羊羊们一起玩游戏了,因为不仅坑不到他,他还会逃掉惩罚,简直就是欧皇本皇;喜羊羊坑人一把手;至于沸羊羊……可以一起玩

pollution

【淘逗淘】1.大克劳斯和小克劳斯

·童话风

·逗逗对正剧屑淘的复仇

·预计好几章,不定期更

·各方面都很渣很屑警告


这里是远离村庄的悬崖。


“可以请你把我装进袋子里,然后扔下去吗?”


眼前的古鱼族站在岌岌可危的悬崖边,手里提着一个相对他体型有些过大的袋子,用闪闪发光的眼睛向鱼淘淘请求。


“啊?”


先不论这种荒郊野岭为什么会有古鱼族,这鱼的脑子姑且应该是有一些问题的。


“用这根绳子绑住大石头,好确保我能沉到河底。”


那条鱼自顾自地把麻绳塞到鱼淘淘的手上,四处搜寻着搬起一块硕大的石头,轻巧地扛了起来,只有鱼淘淘茫然地拿着手里的绳...

·童话风

·逗逗对正剧屑淘的复仇

·预计好几章,不定期更

·各方面都很渣很屑警告


这里是远离村庄的悬崖。


“可以请你把我装进袋子里,然后扔下去吗?”


眼前的古鱼族站在岌岌可危的悬崖边,手里提着一个相对他体型有些过大的袋子,用闪闪发光的眼睛向鱼淘淘请求。


“啊?”


先不论这种荒郊野岭为什么会有古鱼族,这鱼的脑子姑且应该是有一些问题的。


“用这根绳子绑住大石头,好确保我能沉到河底。”


那条鱼自顾自地把麻绳塞到鱼淘淘的手上,四处搜寻着搬起一块硕大的石头,轻巧地扛了起来,只有鱼淘淘茫然地拿着手里的绳子,麻木地仰视着那大得夸张的巨石砸在他身旁,他恍惚间听见悬崖的地面有裂开的声音。


鱼淘淘不理解。


他一生行善积德,广结善缘,为什么会遇上这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怪力神经病,被逼良为娼,做这种杀生之事。


他听见悬崖下湍急的水流声,想起被水流撞碎的坚硬的土块。


……他没有自信他的骨头会比那些土块更硬。


对有轻生想法的叛逆期小孩应该使用话疗。鱼淘淘如是想到,开口说道。


“我觉得这个事可以慢慢商啊——”

脆弱的地面终于承受不住巨石的重量,和巨石一起跌落进急流中,一同坠落的还有鱼淘淘。


鱼淘淘生无可恋地看着正午的天空,心想着,这可能就是不公平的命吧。


被抓住了双手。

毫无预兆地,那个古鱼族在高速坠落中抓住他的手,向他的方向执着地靠近,鱼淘淘看着那张似曾相识的脸,掀起水花,坠入了急流。



鱼淘淘梦见了自己短暂的人生。


从时间的宝石中诞生、因为犯下大错被迫沉睡、好不容易醒来、落水,卒。


他看见这些记忆像纸带一样,在水底被涟漪晃得模糊不清,像是要渐渐溶解在水中。那些纸带突然变成水中的泡影,被一只靠近的手拍散了——但这只手没有改变运动轨迹,直直地往他的脸上扇过来——


啪。


“太好了!你还活着!”

全身都湿透的陌生古鱼族兴高采烈地扑在淘淘身上。


淘淘透过从叶间穿透的暗光,姑且判断出他在一棵大树下。


全身都是冰冷的,只有脸火辣辣的疼。手也抬不起来,时不时还有雨水以很痛的力度砸在身上。

鱼淘淘看着一切的罪魁祸首,为了逃离魔幻的现实,双眼再次闭起来了。


湿透的皮肤黏腻地贴在一起,潮湿的温暖在时不时吹进来的风中瞬间变成寒冷,淘淘不自觉地向那条陌生鱼怀里缩了一下。


“你到底,为什么要轻生啊。”

他姑且还是想知道自己的死因,至少不要糊里糊涂就死了。


“轻生?”

那个古鱼族好像听到了不可思议的词语,用手抵住下巴开始苦思冥想。


“就是,你为什么要跳下来。”


“啊”

恍然大悟般的,他转而绽开笑容。


“我在找鱼。

我看见有个伯伯用绳拴着一群鱼路过,就想,他肯定知道我要找的鱼在哪里,然后他说:

‘在河底就有很多’,所以我就在等谁来把我沉到河底。”


鱼淘淘觉得自己会是今年村子里死得最好笑的鱼。他后悔知道自己是为了这种蠢货奉献了生命。


“你要找谁?”

他用嘶哑的声音喊出。


“我想想,好像是叫鱼淘淘。是我的哥哥。”

那条鱼依旧很有礼貌地笑着。


“你还好吗?”

鱼淘淘,放弃了思考……

是不可能的。


左脸还在疼着,眼见着那一巴掌又要下来,他吓得坐了起来。


“在东边大概一千米左右的地方,有个空屋子可以躲雨,在这里迟早会被虫子咬死的。”

淘淘以这辈子最快的语速吐出了一连串话,他未曾谋面的弟弟——现在依旧是陌生的古鱼族,听得一愣一愣的,过了一会才完全消化所有的话,点点头:“东边是哪边?”


“……”

淘淘无力地指了一个方向,陷入了昏迷。


“我明白了。”

鱼逗逗微笑着,单手夹着他未曾谋面的哥哥踏上了旅途。

千目之川

进行一个tag的蹭

之前整了台词联动(没有联动)感觉意犹未尽于是又搞了点((()饭饭摩多摩多的意思。。

进行一个tag的蹭

之前整了台词联动(没有联动)感觉意犹未尽于是又搞了点((()饭饭摩多摩多的意思。。

芜湖
手书(假的) 私心tag

手书(假的)

私心tag

手书(假的)

私心tag

芜湖

《我能否抱住你》

也许是一个后续,看了一眼刚好一年,神奇。https://nuomituanza482.lofter.com/post/201471bc_1caa33e0c

兄弟贴贴写的跟be一样,人设再见(挥手)


 四肢渐渐被冰封,麻木得无法动弹。透支的体力再也框不住眼里的泪水,断了丝一般的,打落在对方的手上。

“再见了,哥哥...”

世界是一片无尽的黑暗。

……

包裹在一种坠落感中,逗逗猛地睁开眼睛。

他在梦中惊醒。

两侧的泪痕和枕头上的湿润感告诉了自己哭泣的事实,坐起身又有点恍惚。

被子是掉在地上的,手脚冰凉,但脸颊依旧是发烫的话。窗外路灯的光透进来,把各处照的晕晕...

也许是一个后续,看了一眼刚好一年,神奇。https://nuomituanza482.lofter.com/post/201471bc_1caa33e0c

兄弟贴贴写的跟be一样,人设再见(挥手)




 四肢渐渐被冰封,麻木得无法动弹。透支的体力再也框不住眼里的泪水,断了丝一般的,打落在对方的手上。

“再见了,哥哥...”

世界是一片无尽的黑暗。

……

包裹在一种坠落感中,逗逗猛地睁开眼睛。

他在梦中惊醒。

两侧的泪痕和枕头上的湿润感告诉了自己哭泣的事实,坐起身又有点恍惚。

被子是掉在地上的,手脚冰凉,但脸颊依旧是发烫的话。窗外路灯的光透进来,把各处照的晕晕暗暗,看得清轮廓,看不清具体。

逗逗不知道那种绝望感是怎么产生又再次套回到现实中的自己身上,在冰冻里迅速地消亡,就好像在铁轨上面对数十米外疾驰的火车,丧失了行动能力一般,想着,就这样吧,来不及了。

也许尚未退去的烧和空落落的肚子是引起这个噩梦的根本。逗逗吸了吸鼻子,还是塞的,可能因为刚哭过,体内急缺水分。他灌了口水,缓解了些许不适,但同时,那个梦涌上了脑海,清清楚楚地放映。

逗逗害怕了,翻身下床没有一点犹豫地打开门,接着微弱的亮光走向正睡在沙发床上的哥哥。

“哥…”

余淘睡眼朦胧地感到有人扯他衣角,凭着直觉和语气发现不是梦,就是他弟弟在叫他。

“逗逗你怎么了?”他急忙坐起来,抓着逗逗的手问。

“呜…”没有等回应,逗逗直接扑进他怀里,抱着颈窝埋头,止不住地哭。

余淘愣了一下,又是噩梦吗。他轻抚逗逗的后脑勺尝试给予一个实质性的安慰。

因为以前也有不少次这种情况发生,年幼时逗逗被奇奇怪怪的东西吓醒会这样,长大后却是对那次事故的恐惧,仿佛逃不出这个圈套一般,只能躲进哥哥的怀里,逐渐被安抚下来。

现在也如此。

余淘感受着肩膀上的人呜咽,他能做的是把逗逗抱紧,告诉他,他在这,并尝试问着梦到了什么。

“我..我梦到了,我再也见不到你了...”他抽泣着。“这不会的,哥哥不是在这吗。”

抽泣的声音渐小,逗逗的情绪趋于平静,他开始感到有点不好意思,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做到噩梦还会哭成这样子。“好了,一起睡吧,手脚真的很凉。”

在他不经意间碰到余淘的脸颊,也有着湿润感。

很菜但也在努力的柒白画手
……很久都没产的🐠粮,现在产...

……很久都没产的🐠粮,现在产还有人看了吗,私心打了淘逗

……很久都没产的🐠粮,现在产还有人看了吗,私心打了淘逗

踏尘归同

【淘逗】寻觅

哥哥的东西都被偷走了。

还偏偏是在休假这天。

逗逗冷静地把中转站翻了个朝天——自然是什么都没找到。落寞地回到哥哥的房间,一腔痛苦无处发泄时却看到桌子最显眼的地方放了张纸条。逗逗眨了眨眼睛有些怀疑:刚才可没看到这个。这个时候中转站也没什么人……罢了,或许是刚才太难受看走眼了。

打开纸条,很熟悉的字迹,但又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你哥的东西被我拿走了……”

刚看一句,逗逗就被激得血压“蹭蹭”上涨。这个家伙……忍住太阳穴的狂跳,他继续往下读。

“看你找得这么着急,我就大发慈悲地还给你……”

他刚才居然一直在偷看!太恶劣了!

照着纸条中的提示,逗逗来到了一条河边,早有人在岸边等着他。就是...

哥哥的东西都被偷走了。

还偏偏是在休假这天。

逗逗冷静地把中转站翻了个朝天——自然是什么都没找到。落寞地回到哥哥的房间,一腔痛苦无处发泄时却看到桌子最显眼的地方放了张纸条。逗逗眨了眨眼睛有些怀疑:刚才可没看到这个。这个时候中转站也没什么人……罢了,或许是刚才太难受看走眼了。

打开纸条,很熟悉的字迹,但又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你哥的东西被我拿走了……”

刚看一句,逗逗就被激得血压“蹭蹭”上涨。这个家伙……忍住太阳穴的狂跳,他继续往下读。

“看你找得这么着急,我就大发慈悲地还给你……”

他刚才居然一直在偷看!太恶劣了!

照着纸条中的提示,逗逗来到了一条河边,早有人在岸边等着他。就是他拿了哥哥的东西?逗逗冲过去想揪着他衣领问个究竟,却抓了个空——这不过是个投影。

“嚯嚯,这么快就来了!你挺重视这些垃……哦不,宝贝嘛。”

那人像是在嘲笑逗逗,逗逗则是瞪了他一眼,拳头攥得死紧。

“把我哥的东西还我。”

“别着急嘛,咱们来玩几局游戏?那些东西就当奖品好了~”

“那还不快开……”

“这么着急干什么?嗯嗯我现在累了,明天见~”投影消失,只留下逗逗一人在河边。

这个家伙……逗逗愤愤地把脚边的石头踢进河里。

石头落入河水静静沉下,只惹得河水泛了微波。似乎在暗示些什么。


第二天正在忙着处理中转站事务的逗逗被急匆匆唤到河边,第一局游戏开始。

装着哥日记的箱子被丢进河里,逗逗急忙跳进去追。但这箱子仿佛在戏弄他,他快时它也快,他慢时它也慢,始终保持着跟他不近不远的距离。有时突然的一个急转弯,逗逗来不及反应只能与它擦肩而过……

此时罪魁祸首正站在岸边,看得是津津有味。当他注意到逗逗几乎已经快游不动时,笑嘻嘻地问:“要不要休息会儿?”见对方没有回答只是继续游,他耸了耸肩打了个响指。

箱子瞬间解体,日记全部落入水中。

“不……!”早已疲惫不堪的逗逗奋力游去抢救回记,却只捞到了残片…

“我这不是怕你累死让你歇会嘛,干嘛这么看我”看着用杀人一样目光盯着自己的逗远,挑挑眉消失,只留下浑身湿透的逗逗颤抖地看手里的残片,眼泪无声流下滴落在纸张上,模糊的字迹又糊了几分……


第二局游戏在悬崖边。

“蹦极,怕吗?”

设局人仗着自己是投影没有摔死的风险,浮在半空抱胸面藏戏谑。

“不过也别怕,有绳子吊着呢。”

“只是跳一下……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吧?”

绑好护绳的逗逗冷眼瞅着人,却猛然发现有什么东西突然出现并急速下坠——是哥哥的时钟!急忙跳下崖去想抓住它。

近了,近了,就快碰到了……

就在指尖触碰到时钟时,却感觉到腰间一般巨大的拉力——绳子到头了——身体迅速上升,眼见时钟离自己越来越远然后摔落在地,碎片散了一地。

“不——!”

明明只差一点了,要是再努力一点……

再次下降时逗逗迅速解开腰间绳索,当然结果是重重摔在地上,碎片刺入手掌,滴落的血液又染红碎片。哽咽着将碎片收集起来,全不顾手掌再被次划伤。此时身体上的痛根本不重要了……


第三局,第四局,第五局……

一次次看着哥哥的东西在自己面前损坏,却没有时间给他伤心——中转站的工作太多太多,他只能在急匆匆收拾完后赶回去工作……

丧失珍宝的痛苦和繁重的工作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

算一算东西也没剩多少了,至少,拿到一个吧……?


很快第六局游戏开始。

这次意外地很简单,只要求的考评分合格。

总算可以拿到一个了……逗逗舒了一口气,自己每天都有打卡,任务也有好好清光,就算时空宝石再乱来他也应该能合格,吧?

“不合格。”

怎么可能!逗逗冲到时空宝石那儿理论却被指出他缺了五天的班。那五天…逗逗怔住了,随即扑到系统处去查询——那五天的记录被删了!打卡记录、监控什么的都没了…

不管他如何解释,时空宝石都不相信。谁能证明他没有缺班?

被剪去哥哥脸的照片散落一地,跪坐在地慢慢收拾,手却抖得什么都拿不起……


“还有最后一个,要试吗?”

当然要试!至少,至少要拿到一个啊……

但……我记得上次的照片已经过最后的……

“最后一个,是我送你的一句话。”

逗逗抬眸,瞳孔震颤地看着眼前的人变幻身形——

“哥哥!”

再也压抑不住眼眶中盘恒的眼泪,冲过去紧紧抱住了对方。这一次,不是投影。

为什么明明活着却不回来见我,为什么要亲手毁去我的希望,为什么……

眼泪浸湿了淘淘的肩头的布料,多少话堵在喉咙却只能发出呜咽声。

你回来就好……


“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事吧逗逗。”

“愿意跟我一起创造新的历史吗?”



p文中出现的淘淘是狼淘。狼淘就屑:-O

奶茶(diewor)

第二人格

- 拟人

- 背景为现代

-逗淘逗亲情向

————start————

1.

淘淘是一个很糟糕的孩子

他成绩平平,贪玩,大家都不喜欢他

包括他的父母

有一次,他听到父母的对话

“淘淘可真不让人省心”

“是啊,要是他能有喜羊羊那孩子一半乖就好了”

“唉……成绩也不好,我真想把他扔了”

淘淘默默的回到了房间

他在日记上写下一行字:

要听话,好好学习,乖巧

之后的几天,淘淘很努力的学习,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在最近的一次考试里甚至拿了满分

老师怀疑他作弊,可调了监控,整场考试里淘淘除了试卷、笔盒、文具就没有碰过别的,也没有四处张望,而且第二名和淘淘...


- 拟人

- 背景为现代

-逗淘逗亲情向

————start————

1.

淘淘是一个很糟糕的孩子

他成绩平平,贪玩,大家都不喜欢他

包括他的父母

有一次,他听到父母的对话

“淘淘可真不让人省心”

“是啊,要是他能有喜羊羊那孩子一半乖就好了”

“唉……成绩也不好,我真想把他扔了”

淘淘默默的回到了房间

他在日记上写下一行字:

要听话,好好学习,乖巧

之后的几天,淘淘很努力的学习,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在最近的一次考试里甚至拿了满分

老师怀疑他作弊,可调了监控,整场考试里淘淘除了试卷、笔盒、文具就没有碰过别的,也没有四处张望,而且第二名和淘淘差了10分

没有人能解释这一切

淘淘又在日记上写下一句话:

谢谢你帮我复习

过了一会,他又写下一句话:

不用谢,哥哥

2.

上了高中后,淘淘性格大变

他变得听话乖巧、一心学习,除了必须用到手机的时候从来不碰手机,每天写完作业便刷题、看书,但写日记的习惯从来没变

有一次考试,他写错了名字,写成了逗逗

当老师问这是谁的卷子时,他站起来,坦然自若的拿走了卷子

事后有人问他,你不是叫淘淘吗?

他说,我妈妈给我改名了,叫逗逗

回家后,老师把这件事告诉了他妈妈,妈妈问他怎么回事,他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来,只是说能不能改名

妈妈转念一想,反正不耽误学习,这孩子从小学起就没向自己提出过要求,便答应了

夜晚,逗逗翻开日记本:

“哥哥,妈妈给我们改名了,改成了我的名字,你要注意一下”

“嗯”

3.

今天逗逗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出来,淘淘只好装成逗逗,认真学习

一天下来,他只觉得好累啊

为了做到父母、老师的那些要求,不分昼夜的刷题、看书、刷题、看书

逗逗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翻开日记:

“逗逗,你不累吗?”

“哥哥,如果你累,那么我也累;如果我累,你也会累。因为我们本质上是一个人”

回到家,父母第一句就是今天考试了吗?

“第几名?题目都会吗?让你看的书看完了吗?卷子写完了吗?”

“没有写完……对不起,爸爸妈妈,因为今天老师让我去办事,错过了一节课间,所以还有”一题没写完……

他永远忘不了他们的眼神

那眼神分明在说:你怎么这么没有用,你太让我失望了

4.

淘淘关上门,拿出试卷,做完了最后一题

眼泪掉到试卷上

他一愣,赶紧擦掉眼泪,合上试卷,然后收了起来

好难过

为什么会这么难过

好累

眼泪又要掉下来,他连忙擦掉了

摊开的日记本上,密密麻麻的写着他和逗逗的对话

“——年—月—日”

“逗逗,为什么爸爸妈妈不喜欢我”

“只是因为他们不理解哥哥而已”

“——年—月—日”

“逗逗,我好累,为什么只要我没考好,他们就会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哥哥不用在意他们的眼神”

“——年—月—日”

“逗逗,同学都不和我一起玩了……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可是成绩好也不是我的错啊”

“哥哥不要伤心了,我会一直陪着你”

……

“——年—月—日”

“逗逗,我的同学把我堵在角落打了我一顿……好痛啊……”

“哥哥,让我替你受苦吧”

“……好……”

眼泪吧嗒吧嗒掉在木地板上

5.

后来,妈妈带淘淘去医院做了心理测试,医生说他有人格分裂症和轻微抑郁症,需要接受治疗,让父母出去

淘淘没有说话

医生问他:“你现在是哪个人格?”

淘淘不说话

医生说“哦,看来是主人格”

淘淘终于说话了

“我不是主人格……我是逗逗……你能不能不要把我清除……”

医生点了点头,出去和父母说了些什么

“好的,我不会清除你,但是你依旧需要治疗”

6.“——未完无续——”

7.

“后来,那个医生清除了哥哥……”逗逗深吸一口气,“于是我想,哥哥凭什么要遭受这些苦难,所以,你们会看到这本书……是的,这是哥哥的一生,没有改编,只有删减”

主持人愣住了

“《第二人格》这本书将会在今年绝版,以后都不发售了……所以作为补偿,我会给最后一批《第二人格》写上亲手签名,并副赠我自制的一张明信片”

明信片上,画的是淘淘,他走在阳光下,哼着小曲,而逗逗跟在他后面,正向他跑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