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淘麟

2358浏览    21参与
老王不留情

背后

  自从杨淘说要学打篮球之后。每天都提前到球场打扫卫生,最后一个离开球场,从最开始的跑五圈都气喘吁吁到现在体能慢慢上去。麟仔教他一些基础的动作。杨淘也很漂亮的完成了。

“麟队。这学霸看起来高冷的很。不过学霸就是不一样。我们打篮球用体力,人家用脑子。”每天杨淘这个年级第一的学霸泡在篮球场,瘦瘦弱弱的身影对每一个动作磨了又磨,练了又练。队友也是很佩服。本来想凑上去聊几句。但杨淘仿佛冰山一样,谁也不理,永远是面无表情的把对方吓退了。

“好了,去训练吧。杨淘不是篮球队的都训练这么努力,你们还在这里聊天好意思吗。”麟壹铭听了不知道在想什么。

“麟。今天还是老地方吗?”训练馆里人都走光了只...

  自从杨淘说要学打篮球之后。每天都提前到球场打扫卫生,最后一个离开球场,从最开始的跑五圈都气喘吁吁到现在体能慢慢上去。麟仔教他一些基础的动作。杨淘也很漂亮的完成了。

“麟队。这学霸看起来高冷的很。不过学霸就是不一样。我们打篮球用体力,人家用脑子。”每天杨淘这个年级第一的学霸泡在篮球场,瘦瘦弱弱的身影对每一个动作磨了又磨,练了又练。队友也是很佩服。本来想凑上去聊几句。但杨淘仿佛冰山一样,谁也不理,永远是面无表情的把对方吓退了。

“好了,去训练吧。杨淘不是篮球队的都训练这么努力,你们还在这里聊天好意思吗。”麟壹铭听了不知道在想什么。

“麟。今天还是老地方吗?”训练馆里人都走光了只剩下杨淘和麟壹铭。“…嗯。”麟壹铭看着面前的少年思考的下说。

在麟壹铭的印象中,杨淘从来不是别人口中的冷面少年,他知道杨淘害羞的时候耳朵都是粉粉的,长长的刘海下是一双特别好看的眼睛,眼睛旁有两颗泪痣。他专门去搜了下,两颗泪痣的人命犯桃花,但确实极其专一的人。

“好的。我先走了,晚上见。”杨淘慢慢走出篮球场。看着杨淘的背影,麟壹铭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

“王叔,帮我查个人。……”

“你第一次任务时间太长了。上边开始怀疑你了。你什么时候动手。”

……

夜晚的篮球场人总是很少。但最近每天晚上总有两个少年在这里打篮球,附近健身的大爷大妈也很是欢迎。

“小麟又来了。小淘来了挺长时间的。你们男孩子关系真好。不过别太晚啊。最近天凉了。你们都多穿点。”

“好的,王姨。我知道了。”今天的麟仔仿佛有什么心事,对王姨的关心也是随口答应。

在靠近篮球场的时候,麟壹铭的脚步慢了下来。在球场边缘看着唱中间的单薄少年一次一次的练习三分球投篮。但想到今天王叔的资料。麟仔第一次犹豫了起来。最后还是慢慢走进球场。

场中的少年看似在努力练习三分投篮,但他知道自己满脑子都是怎么把下午那条短信内容完成。

“小淘,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接近我。”麟壹铭也不废话。直接进入主题。

“……”

“新人完成排行榜前三的任务。是我低估了你还是你低估我背后的势力。”

“我相信我自己能完成任务。但没想到这么快就暴露了。麟少爷果然不愧是麟家继承人。”

比较短小。请见谅。

老王不留情

背后

本人新人,ooc勿怪。

“本届冠军得主:LLT!!!!FMVP是:麟壹铭!!!实至名归!!让我们恭喜!”

这已经不知道是麟壹铭拿的第几个FMVP了。麟壹铭从小被称为篮球天才,在许多家长眼中,打篮球应该是课间或课后的娱乐活动,不应该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但麟仔的父母从不反对他打篮球。麟仔也是很有天赋,15岁,在别人刚踏上高中的时候已经收到许许多多体育大学和综合院校的保送,但他还是想普通高中生一样上学放学。偶尔出去比比赛拿个奖回来。但是他遇到了一个人,改变了这个习惯。

“你…你好。请问我能和你学打篮球吗?”一个头发长到盖住了眼睛的男孩声音小小的问麟壹铭。

“你确定?”麟壹铭看着眼前这个单薄的少...

本人新人,ooc勿怪。

“本届冠军得主:LLT!!!!FMVP是:麟壹铭!!!实至名归!!让我们恭喜!”

这已经不知道是麟壹铭拿的第几个FMVP了。麟壹铭从小被称为篮球天才,在许多家长眼中,打篮球应该是课间或课后的娱乐活动,不应该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但麟仔的父母从不反对他打篮球。麟仔也是很有天赋,15岁,在别人刚踏上高中的时候已经收到许许多多体育大学和综合院校的保送,但他还是想普通高中生一样上学放学。偶尔出去比比赛拿个奖回来。但是他遇到了一个人,改变了这个习惯。

“你…你好。请问我能和你学打篮球吗?”一个头发长到盖住了眼睛的男孩声音小小的问麟壹铭。

“你确定?”麟壹铭看着眼前这个单薄的少年,“你不太适合打篮球。你还是好好读书吧。太瘦了你。”

“我…我可以。”少年声音很小但却很坚定。

“那好,你先跑篮球场五圈热身。我看看你基础。”麟壹铭也不忍心打击少年的积极性。想着等少年自己坚持不住就会自己走了。于是就没有放在心上。

“好的。谢谢学长!”少年见麟壹铭答应了很开心。

少年看起来很单薄但是很有耐力,也很有脑子,用匀速跑了篮球场五圈。但因为少年平时还是缺乏锻炼,跑完五圈后的少年已经上衣湿透了。

“学长,我跑完了。”少年气喘吁吁的跑到学长身边。

麟壹铭看着少年满身大汗的样子有些不忍心。“你还行吗。要不你还是回去吧。我怕你坚持不下来。”

“不。我一定可以的。”少年坚定的对麟壹铭说。

“好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杨淘。”

有一点小彩蛋哦。期待你的发现。

杏子

【淘麟】万有引力

“你叫什么名字?” 麟从车窗探出脑袋,小雨淅淅沥沥地落在霓虹闪烁的街道。

他询问的对象正坐在情色碟片店门口躲雨,头发已经濡湿了,浅蓝色的休闲西服外套上显着斑驳的水渍,里面的白衬衫透着点昂贵的味道。那双穿着马丁靴的脚随意地搁在滴滴答答的台阶上,昭示着主人的跋涉和疲惫。

既不像黑帮盯梢的打手,也不像光顾红灯区的客人。这个年轻男人——更像个大男孩,着实与这里格格不入。

“你住哪里?迷路了?”麟又问了一句,压低墨镜打量了他一下,“离家出走?”

他嘴巴紧闭,麟依然没有得到回答。但男人没有移开视线,那双乌黑的眼睛一直望着他,像是默认。麟屏息两秒,脱口而出:“那——你要不要来我家?”

麟看见他的眼...

“你叫什么名字?” 麟从车窗探出脑袋,小雨淅淅沥沥地落在霓虹闪烁的街道。

他询问的对象正坐在情色碟片店门口躲雨,头发已经濡湿了,浅蓝色的休闲西服外套上显着斑驳的水渍,里面的白衬衫透着点昂贵的味道。那双穿着马丁靴的脚随意地搁在滴滴答答的台阶上,昭示着主人的跋涉和疲惫。

既不像黑帮盯梢的打手,也不像光顾红灯区的客人。这个年轻男人——更像个大男孩,着实与这里格格不入。

“你住哪里?迷路了?”麟又问了一句,压低墨镜打量了他一下,“离家出走?”

他嘴巴紧闭,麟依然没有得到回答。但男人没有移开视线,那双乌黑的眼睛一直望着他,像是默认。麟屏息两秒,脱口而出:“那——你要不要来我家?”

麟看见他的眼睛瞪大了一下,连睫毛上缀着的水珠也抖落了。接着,他站起身,点了点头。

这下轮到麟震惊了。他没想到对方会答应这样唐突的邀请,这感觉就像意外拐回了一只弱小又无助的小野猫——毕竟,对方看他的眼神,就像一只试探着来蹭腿的小野猫,叫人心软又心痒。

麟推回墨镜,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上车!”

不会游泳的鱼

这么甜没人磕不科学

这么甜没人磕不科学


彷徨

【淘麟】嗜糖 (下)

上完声乐课的杨淘看了下时间,刚想发消息问小麟哥喝不喝奶茶,一打开对话框就看到对方正在输入的提示。

心有灵犀?

愣了几秒后,杨淘静静等了一会也没看到对方发来消息。心想着可能是看花眼了吧,也没发消息询问,杨淘直接打开外卖APP下了单。

取外卖时却发现有两份,除了他点的,还有“郭先生”的。

一模一样的两份饮料,一杯是他总点的,一杯是小麟哥最近喜欢喝的。

听到拿到饮料的麟壹铭笑着说点重复了啊,杨淘这才相信他们俩是真的想到一块了。


把多出的两杯送给了还在公司的工作人员,麟壹铭回坐到杨淘旁边,开始享受他的饮料。

看着因喝到甜的心情大好,含着吸管半眯起眼睛的小麟哥,杨淘忽然开口说想交换着喝一下。


呃?

没等他...

上完声乐课的杨淘看了下时间,刚想发消息问小麟哥喝不喝奶茶,一打开对话框就看到对方正在输入的提示。

心有灵犀?

愣了几秒后,杨淘静静等了一会也没看到对方发来消息。心想着可能是看花眼了吧,也没发消息询问,杨淘直接打开外卖APP下了单。

取外卖时却发现有两份,除了他点的,还有“郭先生”的。

一模一样的两份饮料,一杯是他总点的,一杯是小麟哥最近喜欢喝的。

听到拿到饮料的麟壹铭笑着说点重复了啊,杨淘这才相信他们俩是真的想到一块了。


把多出的两杯送给了还在公司的工作人员,麟壹铭回坐到杨淘旁边,开始享受他的饮料。

看着因喝到甜的心情大好,含着吸管半眯起眼睛的小麟哥,杨淘忽然开口说想交换着喝一下。


呃?

没等他答应或是拒绝,杨淘已不由分说地夺走了他手里的可可,把自己的布丁奶茶塞到麟壹铭手里。

杨淘这一气呵成的操作另麟壹铭愣了神。

见杨淘大大方方地享用起刚才自己喝的可可,麟壹铭只能犹犹豫豫地喝了口对方的奶茶。

其实他也不是很介意互换喝的,但刚才杨淘喝奶茶的时候,是咬了吸管的吧。

想到这,扭捏起来的麟壹铭只喝了浅浅的一口就把奶茶放下了,他面上的羞涩没有逃过杨淘的眼睛。

一切都在证明小麟哥也是在意他的。只是近来,像在害羞或是在害怕,麟壹铭有意无意地躲着他。


杨淘把勺子戳进桌上的冰沙,听到它发出象征着冰凉的脆响。炼乳顺着冰沙的斜坡往下滑进勺子里,杨淘直接将这勺冰沙送进嘴里。嗯,和预想的一样好吃。搅拌后,冰沙和炼乳融合在一起,温度使表面的冰沙化成了糖水,这样的一勺到了嘴里,是另一种甜度。

小麟哥应该也愿意尝到这样的甜吧,这么想着,杨淘端着冰沙径直走去麟壹铭所在的房间。


刚洗完澡坐在床上正打算穿衣服的麟壹铭,被闯入的杨淘赤裸裸的视线盯得浑身不自在,别开眼讪笑着说你还在吃甜食啊,等下记得刷牙,晚上也别吃太多冰的,不然……

一阵天旋地转,他被紧紧抱住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像令人深陷其中的梦境,意识不知怎么就融化了,和被遗忘在旁边的冰沙一样,他也化成了一摊无力的糖水。


第二天清晨,因为生物钟自动醒来的麟壹铭扶着酸软到不行的腰翻了个身,便对上了杨淘漆黑的双眼,不禁紧张到舌头打结,“淘、淘淘……你醒了?”

“小麟早。”故意没有像平时一样叫哥,杨淘说话的语气都透着餍足后的神清气爽。

被盯着看到有些发毛,麟壹铭弱弱地开口:“你不要这个样子……”

“什么样子?”杨淘坏笑着,去抚摸自己故意留在他胸前的红痕。

昨夜的一幕幕被忆起,耳朵和双颊都肉眼可见地慢慢染上绯色。

麟壹铭羞恼地翻过身去不再看他,气小淘的乱来,也气自己没能拒绝。

杨淘从背后箍住他的腰,在他耳边问了一句话。声音小到几乎是气音,只有两人间才听得到。

嗯。麟壹铭的这声应答微不可闻,但还是准确传到了杨淘耳朵里。

用句俗套的话来说,他的世界甜得像下起了玫瑰色的糖果雨。


除了晚上窝在一起睡觉,白天独处时,杨淘会趁谁也没注意,捉住小麟哥行走时前后随意摆动的手掌,从善如流地十指紧扣握住。

麟壹铭挣扎了几下又瞪了大胆的弟弟好几眼,还使力掐了对方的手背。

杨淘完全不为所动,依旧是一脸得逞的笑,无可奈何的麟壹铭只能任由他去了。


小淘最近不吃甜食了啊。

之后的某天,听到经纪人这么问,杨淘乖巧地点点头,淡然地说甜食什么的已经戒了。

余光看到身旁的小麟哥表情不自然地把衣领又往上提了几分,杨淘抿着嘴唇也没能抑制住上扬的嘴角。


反正他的专属糖球,已经被牢牢攥在手心,吃进肚啦。


彷徨

【淘麟】嗜糖 (上)

身边人都发现杨淘变得爱吃甜食了。

连麟壹铭也在为数不多的一起出门的时间里,察觉到了这一点。

最近两人分开练习的时间更多,他琢磨不透小淘是怎么忽然爱上了甜食,看他兜里总揣着几颗糖随时拆开塞嘴里,坐车的时候还问经纪人姐姐饭后能不能加个甜点。

麟壹铭有点纳闷,想开口问吧,转念一想这也不是什么值得特别去问的事,便作罢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耳机里的音乐上,在到达目的地前一心闭目养神。


杨淘含着奶糖球,仔细地看着坐在另一边座椅上合着眼的麟壹铭。今天有活动,两人妆发完整。

因为气候关系,嘴唇有些干燥的小麟哥唇上被涂上了据说效果很好的唇蜜打底。他说有点甜甜的香味,像热带水果糖。可惜现在这个距离闻不到,不知道是不是...

身边人都发现杨淘变得爱吃甜食了。

连麟壹铭也在为数不多的一起出门的时间里,察觉到了这一点。

最近两人分开练习的时间更多,他琢磨不透小淘是怎么忽然爱上了甜食,看他兜里总揣着几颗糖随时拆开塞嘴里,坐车的时候还问经纪人姐姐饭后能不能加个甜点。

麟壹铭有点纳闷,想开口问吧,转念一想这也不是什么值得特别去问的事,便作罢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耳机里的音乐上,在到达目的地前一心闭目养神。


杨淘含着奶糖球,仔细地看着坐在另一边座椅上合着眼的麟壹铭。今天有活动,两人妆发完整。

因为气候关系,嘴唇有些干燥的小麟哥唇上被涂上了据说效果很好的唇蜜打底。他说有点甜甜的香味,像热带水果糖。可惜现在这个距离闻不到,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很甜。

最近的自己太爱吃甜的了,已经对糖上瘾,什么甜食都想尝试。

虽然过瘦的他不用太在意身材管理,以前也偶尔会吃一些甜食,但现在这样实属异常。

舌尖上糖球融化出的丝丝甜蜜完全填补不了内心酥痒的骚动,杨淘清楚地知道自己渴望的不是口腔里弥散的这种甜,想要的,其实……


路况使车摇晃了几下,被打断遐想的杨淘僵硬地转过头,强迫自己不再去看,那对自己而言极具吸引力的源头。

望梅止渴。杨淘无奈地闭上双眼。


事情起源于上次大家一起去吃火锅,店门口招揽顾客的阿姨热情地迎上来,递送上一朵雪白的棉花糖。麟壹铭接了下来,想转送给旁边的经纪人,姐姐推脱说会长胖让他自己吃。

麟壹铭自己咬了一大口后,递给杨淘问要不要。

不是很想吃的他本想拒绝,但小麟哥用手指撕下了一片放到杨淘的嘴边,他就下意识地张了嘴。

绵密雪白的棉花糖被送进嘴里,杨淘下巴微抬接下,闭上嘴巴时不小心含住了小麟哥的手指。

麟壹铭被吓了一跳,连忙缩回手。

杨淘边道歉边急匆匆地找了纸巾给他擦手。


没事,一点口水……而已。麟壹铭轻声说道。

杨淘抬眼看向他的脸。

不知是暖色灯光的缘故还是走路太热,小麟哥的耳朵是粉色的,脸上的笑透着几分羞涩的甜美。

那一瞬,杨淘居然觉得这样笑着的小麟哥比棉花糖还要更甜。

因为甜美的东西谁都喜欢吧。杨淘一边安慰着自己,刻意忽略掉内心像某根弦坏掉般失去的平衡,一边疯狂爱上吃甜食。


慕斯ss
深夜为爱发电 发完就睡 保护头...

深夜为爱发电
发完就睡  保护头发

深夜为爱发电
发完就睡  保护头发

慕斯ss
过来占块地 我应该算半个初代粉...

过来占块地  我应该算半个初代粉吧  虽然是从喊应援那里入坑的

过来占块地  我应该算半个初代粉吧  虽然是从喊应援那里入坑的

彷徨

【淘麟】sleep

杨淘这几天起床后总感觉怪怪的。

明明睡前是洗了澡换了衣服,第二天醒来身上却黏黏糊糊的,仿佛冰激凌融化滴了一身。

低头闻一闻,没有什么奇怪的气味,还是属于自己的味道,外加一点残留的沐浴乳清香。

目光呆滞地坐着思考了下这个问题,从起床后懵懂状态清醒的杨淘把目光落到了一旁。

“三八线”那边的小麟哥还在睡,看他睡得这么香本是不想吵醒的,但一大早就有舞蹈课,现在不起床洗漱会来不及。

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杨淘把脸凑到他耳边,轻轻吹了口气,又小声叫他的名字,见人没反应才大声喊了几句起床了。

麟壹铭睁开眼睛后,马上弹坐了起来,他知道迟到的后果是什么,可不想被扣钱。

“小麟哥,最近睡觉你有没有……感到不一样?”杨淘收拾着自己...

杨淘这几天起床后总感觉怪怪的。

明明睡前是洗了澡换了衣服,第二天醒来身上却黏黏糊糊的,仿佛冰激凌融化滴了一身。

低头闻一闻,没有什么奇怪的气味,还是属于自己的味道,外加一点残留的沐浴乳清香。

目光呆滞地坐着思考了下这个问题,从起床后懵懂状态清醒的杨淘把目光落到了一旁。

“三八线”那边的小麟哥还在睡,看他睡得这么香本是不想吵醒的,但一大早就有舞蹈课,现在不起床洗漱会来不及。

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杨淘把脸凑到他耳边,轻轻吹了口气,又小声叫他的名字,见人没反应才大声喊了几句起床了。

麟壹铭睁开眼睛后,马上弹坐了起来,他知道迟到的后果是什么,可不想被扣钱。

“小麟哥,最近睡觉你有没有……感到不一样?”杨淘收拾着自己的毯子,边用手确认它没有受潮,边转头问道。

“什么不一样?”麟壹铭快速地眨了眨眼。

“我总觉得身上好黏,晚上开着空调不应该出汗啊。”

“哦。不知道耶。”应声时,麟壹铭和他对视了,闪烁的目光透着心虚。

杨淘见他这样,不禁直视着麟壹铭的眼睛追问道:“真的不知道?”

“哎呀,就是……不知道。”麟壹铭差点就说出口了,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平淡的一天在各种练习课中接近尾声。

睡前追了会新番,看了下时间准备睡了的杨淘正打算问小麟哥能不能关灯,却见他倚靠在立着的枕头上闭着眼,双手捂着脸颊无声地用口型碎碎念着什么。

“嘿!”

麟壹铭被这声吓了一跳,睁开眼看到杨淘放大的脸庞,下意识地深吸了一口气。

“你在念什么?”

“啊?我出声音了?”麟壹铭心说不好,自我反省的话都被听去了?

“声音倒没有,我看到你嘴巴一动一动的。”杨淘抬起一只手,用手指示意他刚才的嘴巴的张合。

麟壹铭尬笑了一下,没有想回答的意思,“哦,睡觉吧。”说完,整个人往下滑躺了下去。

杨淘也没想深究。相处下来,他对小麟哥偶尔冒傻气的行径早已见怪不怪了,有时候觉得还挺可爱的。嗯……这话不能跟小麟哥说。

灯关了,两人没再说话,训练的疲惫另杨淘很快就睡着了。


约摸快五点时,被振动闹钟唤醒的杨淘手伸往旁边去摸索手机。平时不用起这么早,今天是因为他玩的日服游戏更新系统,他想在第一时间进服抽道具。

摸着摸着没摸到手机,倒是感觉到身边有个温热的、软乎乎的一团。棉裤?不,棉裤的手感不是这样的。适应了黑暗,杨淘把这一团抱了起来。

“哼嗯……”

缩成团子的不明生物发出的声音让杨淘立马知道了他的身份——“小麟哥?”

此时变成本体的麟壹铭还在梦里徜徉:自己坐在一片杨桃树下,靠着树干享受着明媚的阳光,幸福得眯起双眼。

“小麟哥,醒醒,你变回来了。”杨淘是见过麟壹铭本体的,他为什么会睡着睡着变回来,还跑床铺的自己这一边来了?以前没发觉小麟哥睡相差啊。

在杨淘的晃动下,麟壹铭睁开了豆豆眼,发现现在是个什么局面后,立马扇动起翅膀挣扎着摆脱了杨淘双手的钳制。

“你这啥情况啊。”杨淘挠了挠后脑微翘的头发。

知道瞒不住了,麟壹铭垂丧着脑袋一五一十地告诉他实情。

有次公司集体一起看鬼片,不喜鬼怪的麟壹铭虽然全程只把注意力放在玩手机,但声音还是传进了耳朵。

到了睡觉之时,黑暗另人胡思乱想,变成本体缩小体积范围窝成一团也还是害怕。辗转到了半夜还睡不着的麟壹铭实在受不了了,偷偷钻进小淘怀里寻求安全。

没想到淘身上的气息还挺好吸的,这感觉和吸猫一样,会上瘾。导致麟壹铭经常乘他睡熟了就偷偷摸过去。人形肯定不行,动作太大会把他吵醒,所以每次还是变成本体再钻过去。大概在早上六点之前再变回来,假装无事般躺回自己床的那边。

麟壹铭本体嘴巴较长,人形的他其实是没有睡觉张嘴习惯的,但本体的他躺小淘怀里睡着睡着嘴巴就张开了。

杨淘听后,嫌弃地皱了眉,“那我身上的是你的口水啊。”

麟壹铭急忙道歉道:“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以后就不打扰你了。”

“不用啊。”

“砰”的一声后,同样变回本体的小淘喵跳到小麟崽旁边用毛茸茸的身体蹭了蹭他的小翅膀,继续说道:“以后我也这么睡吧。”

“万一我还是流口水……”麟崽顺势把翅膀搭在小淘喵身上,揉弄他柔软的毛。

“没关系,又不臭。我睡觉也喜欢张着嘴,这个毛病一起改就是了。”其实小麟哥身上气息也挺好闻的,侧头嗅了嗅小麟崽,淘喵在心里想道。


当晚,夜间巡视的棉裤前辈跳到它以前经常睡的床上,本想在此歇息却看到依偎在一起呼呼大睡的一猫一鸟。棉裤眯了眯眼,不屑地甩了甩尾巴,头也不回地踱走了。

哼,虐狗!不对,是虐单身猫!


Fireline

我先来买块地……凄凄惨惨戚戚

我先来买块地……凄凄惨惨戚戚


跳高杠把子

初识

学渣文笔。勿喷

ooc。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麟仔!请客请客!又是第一!不请客说不过去啊。”队友A激动的冲上去抱住刚从领奖台下来的麟仔。

“好啊。想吃什么。这不是我第一个奖,我不会是最后一个!我要继续努力!”从主席台下来的男孩子很是爽朗的答应。

队里的几个小伙子勾肩搭背的商量着去哪里庆祝。

“对啊。我们队靠小麟拿了多少奖。多少人想挖小麟走啊。”领队在几个小伙子身旁感叹着。

麟壹铭,L战队队长。玩花篮很是有天赋,被领队发掘进入L战队。大大小小比赛都有在参加。获奖无数。

“去吃烤肉吧。我知道有家在网上挺有名的烤肉店。”队友道。

“走!吃肉去。明天继续训练!”


吃罢饭后。领队带大家回酒店休息。麟壹铭向...

学渣文笔。勿喷

ooc。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麟仔!请客请客!又是第一!不请客说不过去啊。”队友A激动的冲上去抱住刚从领奖台下来的麟仔。

“好啊。想吃什么。这不是我第一个奖,我不会是最后一个!我要继续努力!”从主席台下来的男孩子很是爽朗的答应。

队里的几个小伙子勾肩搭背的商量着去哪里庆祝。

“对啊。我们队靠小麟拿了多少奖。多少人想挖小麟走啊。”领队在几个小伙子身旁感叹着。

麟壹铭,L战队队长。玩花篮很是有天赋,被领队发掘进入L战队。大大小小比赛都有在参加。获奖无数。

“去吃烤肉吧。我知道有家在网上挺有名的烤肉店。”队友道。

“走!吃肉去。明天继续训练!”


吃罢饭后。领队带大家回酒店休息。麟壹铭向领队打了个报告出去散步。


“啊。这么晚了。”反身准备回酒店的麟仔悲催了,出来比赛不熟悉城市,结果发现自己不认路,迷路了。


“give me,give me one kiss。I'am I'am LOKI!………”


麟壹铭发现草丛有手机在响。扒开草丛发现一个书包躺在草丛里。

“喂,您好。”一个软糯糯的声音,“我是手机的失主。请问是您捡到的手机吗。”

“额。。。算是吧。”

“请问您现在在哪里。我去找您可以吗?”

“我…我不认路。”

“………”电话那头静默了几秒,“您说下附近有什么建筑可以吗?”

“一个商场。挺新的。附近有个篮球场。”

“………好的。麻烦您等一会可以吗。”


麟壹铭看着眼前单薄的小男孩。突然相信了“一见钟情”一般。只在赛场上活跃的血液。仿佛在奔腾一般。

“谢谢您。”小男孩很客气但很有礼貌的向麟壹铭道谢。

“没事没事。我刚刚看了你的学生证。你一个人回家也不安全,我送你回家吧。”在男孩来的路上,麟壹铭看了下书包里有什么。一张学生证。几本书和笔记本。

“杨淘。是吧。我叫麟壹铭。玩花篮的。是来这里比赛的。”

“嗯。”

“你为什么父母不陪你出来啊。大晚上一个人不安全。”

“意外去世了。我自己一个人住。”

“你住哪啊”

“BC路221小区”

……


一路上麟壹铭把杨淘的家庭信息套的差不多了。很是心疼小孩孤孤单单一个人。加了小孩的微信。说是有事可以联系他。我不知道杨淘有没有认真听麟壹铭说话。


跳高杠把子

一个好爱喝抹茶星冰乐的崽崽啊!!!

一个好爱喝抹茶星冰乐的崽崽啊!!!

彷徨

【淘麟】无题

他在这家酒吧表演有一段时日了,从一开始登台的局促紧张到现在的游刃有余,麟壹铭并没有花很长时间去适应,几场下来见演出效果还不错,老板便将他的花式篮球舞蹈秀定成了店里的固定表演节目。

台上灯光溢彩,台下觥筹交错,各式各样的客人来来往往都与他都无关,专注于表演不出错才是他的任务。

几乎不受台下任何事物影响的麟壹铭今晚却破例了。少年清冷的眼神扫向台上的他,视线交汇了也还是维持着眉头微皱的表情。

是我表演不好看?麟壹铭不禁思考起是不是自己的问题。这一想便分了心,甚至因这一瞬的走神而引发了一个小失误,不过麟壹铭即刻反应了过来,用几个巧妙的动作圆了过去。

向台下鞠了一躬,结束表演的他在下台前不禁往少...

他在这家酒吧表演有一段时日了,从一开始登台的局促紧张到现在的游刃有余,麟壹铭并没有花很长时间去适应,几场下来见演出效果还不错,老板便将他的花式篮球舞蹈秀定成了店里的固定表演节目。

台上灯光溢彩,台下觥筹交错,各式各样的客人来来往往都与他都无关,专注于表演不出错才是他的任务。

几乎不受台下任何事物影响的麟壹铭今晚却破例了。少年清冷的眼神扫向台上的他,视线交汇了也还是维持着眉头微皱的表情。

是我表演不好看?麟壹铭不禁思考起是不是自己的问题。这一想便分了心,甚至因这一瞬的走神而引发了一个小失误,不过麟壹铭即刻反应了过来,用几个巧妙的动作圆了过去。

向台下鞠了一躬,结束表演的他在下台前不禁往少年的方向望去。少年正俯身于桌上写着什么,没有再看舞台了。

更衣室里呆坐着休息了一会,麟壹铭还是决定出去看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莫名在意刚才那少年的眼神。

几个哥哥早在DJ切歌时自在地跳入舞池,卡座这里只留下了被顺带捎来凑人数的杨淘。

“你好。”

抬起脸便看到麟壹铭挂着笑容的脸,杨淘迟疑了一秒,才回了声:“你好。”

“你在写什么啊?”麟壹铭弯下腰,指了指摊在桌上的书本。

杨淘把书立了起来,给他看封面。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你还是高中生?未成年怎么能到这里来?”在这种嘈杂的环境里写作业,心情能好才怪。

“你呢?未成年不能够在这种地方上班吧?”

“我不是未成年,”杨淘审视般的目光让麟壹铭无奈地笑了,解释道:“我上大学了啊。”


“你知不知道,那个时候你盯着我看的眼神有点吓人嘞。”麟壹铭靠在杨淘身侧,回忆起两人一年前的相识。

“会吗?那我不知道,那会只觉得舞台上的你很吸引人,也在想你应该跟我一般大,怎么在这种地方上班。”

“我就只是表演,再说酒吧环境也不复杂。”

“好多人都盯着你看,”杨淘一字一句地说:“我不喜欢。”

“我后来不是就没在那边打工了嘛。”

“今天我生日。”杨淘忽然转换了话题。

“啊?对哦,我把礼物忘家里了,明天补送给你。”麟壹铭坐直了身子,拍了下脑袋,为自己的记性而懊恼。

“那今天呢?”

“今天?”

杨淘的脸渐渐靠近,心跳加速的麟壹铭身体往后倾着,“淘吖,这会不会太快了,我觉得你还小,我们应该再互相了解……”

“闭嘴。” 

麟壹铭乖乖地闭上了嘴巴,收下了年下男友毫无技术可言的青涩初吻。

到底谁是谁的礼物,这并不重要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