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淮南

15293浏览    7777参与
爱的tomato

太阳亲分

神仙系列吧,,,,

只是证明我还活着,,

不能和群里小伙伴玩耍,,,淦

太阳亲分

神仙系列吧,,,,

只是证明我还活着,,

不能和群里小伙伴玩耍,,,淦

杏果糖D.S
不想写作业的理由增加了(

不想写作业的理由增加了(

不想写作业的理由增加了(

濉陌谣
有点英瓷,法瓷。 也许看不懂,...

有点英瓷,法瓷。

也许看不懂,我来解释下。

法去瓷家做客,而瓷有些事,瓷把法领到画室后去处理事情。

法看见画板上有英的画像很不满,涂改后直接撕了画上了自己的画像。


是全拟,注意避雷。

有点英瓷,法瓷。

也许看不懂,我来解释下。

法去瓷家做客,而瓷有些事,瓷把法领到画室后去处理事情。

法看见画板上有英的画像很不满,涂改后直接撕了画上了自己的画像。



是全拟,注意避雷。

農泠鸜皓

现在用花茶调理身体不需要去医院了,感觉身体在好转,用西药治疗只是指标不治本伤及五脏;我听说读书都能读出精神病[挖鼻]国家收藏四书五经都发霉了[黑线]几副草药能治好的病症在医院几十万多治不好反而身体各种毛病;已经有十几年的精神分裂症了每次去医院都是半个月。记得第一次去医院医生没有开预防帕金森病的药后来眼睛瞳仁左右晃动[悲伤]

什么是医生不是治疗病人为己任[哼]我肢体也残疾(先天性左半身不协调)我听残联群里的人说:以前他能走能动后来相信电视里的医院去开刀可以治疗残疾结果去了之后还不如不治疗的好(把人治疗成脑瘫)[怒]太看不起我们残疾人了;就像03年在天津宝坻区发烧一样到医院花了几千块结果人成精神...

现在用花茶调理身体不需要去医院了,感觉身体在好转,用西药治疗只是指标不治本伤及五脏;我听说读书都能读出精神病[挖鼻]国家收藏四书五经都发霉了[黑线]几副草药能治好的病症在医院几十万多治不好反而身体各种毛病;已经有十几年的精神分裂症了每次去医院都是半个月。记得第一次去医院医生没有开预防帕金森病的药后来眼睛瞳仁左右晃动[悲伤]

什么是医生不是治疗病人为己任[哼]我肢体也残疾(先天性左半身不协调)我听残联群里的人说:以前他能走能动后来相信电视里的医院去开刀可以治疗残疾结果去了之后还不如不治疗的好(把人治疗成脑瘫)[怒]太看不起我们残疾人了;就像03年在天津宝坻区发烧一样到医院花了几千块结果人成精神病了……


群星蝶舞【咩】

本咩来唱个歌~

然后被某个幽灵打了一顿

当我在发疯

本咩来唱个歌~

然后被某个幽灵打了一顿

当我在发疯

一级范哥

F·培根的哲学和他的四大假设

       培根·弗兰西斯(Francis Bacon,1561―1626)英国哲学家,英国唯物主义和现代实验科学的始祖。出生于伦敦。就读于剑桥大学。1576年作为英驻法大使的随员赴法。1613年受命为首席检察官,1617年为掌玺大臣,翌年又任大法官。多次接受贵族封号。1621年被国会指控受贿,结束政治生活,专心著书。他把人的心智能力分为记忆、想象、理性三类,由这三种能力把知识范围分为相应的历史、诗、哲学三类。其中心目的是在适当基础上把科学、艺术和一切人类知识重新加以改造,以实现科学的复兴,促进生产...

       培根·弗兰西斯(Francis Bacon,1561―1626)英国哲学家,英国唯物主义和现代实验科学的始祖。出生于伦敦。就读于剑桥大学。1576年作为英驻法大使的随员赴法。1613年受命为首席检察官,1617年为掌玺大臣,翌年又任大法官。多次接受贵族封号。1621年被国会指控受贿,结束政治生活,专心著书。他把人的心智能力分为记忆、想象、理性三类,由这三种能力把知识范围分为相应的历史、诗、哲学三类。其中心目的是在适当基础上把科学、艺术和一切人类知识重新加以改造,以实现科学的复兴,促进生产发展,为人类谋幸福。提出著名的“知识就是力量”的口号。批判经院哲学脱离实际,脱离自然,只会玩弄概念,进行无谓的争辩,制造主观臆想的理论。要求科学和哲学从宗教神学的禁锢下解放出来。认为要正确认识自然,必须揭示人们认识上产生错误的根源,为此提出“四假相”说。认为种族假相、洞穴假相、市场假相、剧场假相等幻想与偏见扰乱人心,使理智陷于主观性与片面性,不能明晰地反映自然、获得正确的认识。提出唯物主义经验论,认为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由许多最小单位即“分子”所构成,“基本分子”具有各种质的规定性,复杂事物是由于“分子”的不同结合形成。物质与运动不可分离,运动为物质自身所固有。运动是绝对的,静止是相对的。认为认识的对象是自然界,一切知识都应当求之于感官,知识来源于感觉经验。主张经验与理性结合,这样才能获得真正的知识。重视实验在认识中的作用。主张“双重真理”说,认为人的知识有两个来源,一是自然之光,一是神圣的启示。这种观点限制了宗教神学的范围,为科学争得一席之地。他是近代归纳逻辑的创立者。认为科学所需要的归纳形式是要把经验加以分析,并按照适当的排斥法来达到不可避免的结论。归纳法首先强调对事物的观察和实验,以分析法整理感觉材料。提出“三表法”作为进行归纳的步骤,并由此而达到学术上的“伟大的复兴”。认为这个事业必须得到君主的支持,大家动手才可达到。在伦理观上,认为人的本性都是自爱的,自爱之心产生保存和维持、促进和完善以及扩展其本质的欲望,是个人的积极之善。提出“全体福利说”的伦理原则,试图把社会利益与个人利益统一起来。认为真是善之本源,提出良好的教育是实现善的具体途径。在美学上,强调美的精华在于德行,否认美仅仅在色泽、相貌或形式的比例,认为秀雅合度的动作美才是美的精华。重视想象虚构、理想化、动态美与艺术家的灵心妙运,开浪漫主义的先河。主要著作有《论说文集》(1597)、《论事物的本性》(1604)、《学术的进展》(1605)、《新工具》(1620)、《新大西岛》(1623)。

      种族假相(英 idols of the tribe;拉 idola tribus)英国 F·培根用语。指人的理智在本性上往往夸大感觉,以个人的尺度作为事物的尺度,使人心受干扰,从而把事物的性质和自己的性质混合在一起,歪曲事物的性质。这种假相使人在认识事物时常常把主观臆想强加给客观事物。它表现在各个方面,如人的理智往往喜欢设想宇宙中存在着比它所看到的更多的东西,因而产生一种虚构的宇宙秩序。由于理智妄想在自然秩序上寻求某种“在先的东西”,并且人们常常要求客观事物符合主观意见,其结果是先入的结论影响后来更好、更健全的结论,并使它符合于自己的要求。此外,人的理智常受感情和意志的蒙蔽,产生幻相。

      洞穴假相(英idols of the den; 拉idola specus)英国F·培根用语。指存在于每个人所特有的天性之中,由于心理或生理的特殊结构的差异,或由于所受教育和所崇拜的权威不同,或由于所处环境和生活习惯的不同而产生的特有的局限性。他根据柏拉图的洞喻,认为每个人如居住在一个特殊的洞穴里,因受狭窄天地的限制,观察事物往往带有片面性、主观性,不能正确认识

事物的真相,结果使自然之光发生曲折和改变颜色。他列举这种假相对人的理智干扰的种种事例。如有的人对某种特殊的科学养成特别的癖好,在从事科学和哲学思考时,不能正确对待其他各种学科。由于各人的爱好不同,有人只注意研究物体的简单形式,而有的人则只注意物体的组织和结构;由于对时代的喜好不同,有的人极端崇拜古代,而另一些人则极端爱好新奇。

       市场假象(英 idols of the market-place;拉 idola fori)英国 F·培根用语。指在日常交往中,由于人们使用的语言和名称具有约定俗成的性质,其涵意往往不确定,因而引起思想上的混乱,阻碍人们对事物的正确认识。认为语词强制和统治人们的理智,使人陷于无数空洞的争辩和无聊的幻想。语词概念作用于人的理智而引起的假相有两种。一种是不存在事物的名称,纯属人们的虚构,实际上没有与之相应的东西,这种假相经过驳斥,比较容易消除。另一种虽然是虽然是存在着的东西的名称,但没有明确的定义,它不是真正地从事物中引伸出来的,而是随意从某些东西中抽象得来,它只是被混乱地用以表示没有固定意义的许多东西的一个符号。

       剧场假相(英idols of the theatre;拉idola theatri)英国F·培根用语。指人们由于盲目地顺从流行的或过去的思想体系,以及盲目地信仰传统的权威和教条所引起的对事物的错误认识。认为一切流行的体系都不过是许多舞台上的戏剧,它们根据一种不真实的布景方式来表现它们自己所创造的世界。虚构这些体系的人以自己主观臆造的虚幻世界来代替客观现实世界。认为导致人们的理智产生错误乃是植根于三种哲学体系。一种是经验派哲学,它是建立在少数狭隘和暧昧的实验之上,以极少的事例为依据构造各种体系,这种虚构的体系不可信赖。另一种是理性派的诡辩哲学,这种哲学只是从经验中抓到一些既没有经过“适当审定”,也没有经过“仔细考察”的普通例证,单凭个人的“玄想和机智”进行虚构。还有一种是迷信哲学,它把哲学和神学、迷信和传统思想体系混合起来。这些哲学家听任其幻想驰骋,妄想在神灵鬼怪中寻求科学的起源。培根还批判盲目崇拜权威,谴责教条主义。

无痕公子

伯爵的夜宵(杰佣,摄殓)

补发,近几天考试,这是补交的文,另一篇的后续近几天就交。嗯!信我

第二章...


补发,近几天考试,这是补交的文,另一篇的后续近几天就交。嗯!信我

第二章

                   

                                part. 3

         “塞拉,放松。”他抬手摸了摸那怪物的头,怪物也十分听话的放松了下来,只是明黄色的眼睛一直死死盯着约瑟夫所在的阴影。

         “您好,我……”伊索说话有些支支吾吾,“我们并没有恶意,可以……请您出来吗?”

        鬼使神差似的,约瑟夫如少年所希望那样,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伊索很快看出他是一只狼人(狼人体型要比普通的狼大好多),眼中似乎闪过一道光,他赶紧从包里翻出一本书仔细地翻阅着,随后又抬眼看看约瑟夫,眉目之间满是惊喜。

        “请问,您是芬里尔吗?”

        芬里尔是北欧神话传说中一只银白色的巨狼,据说它拥有着能毁灭整片大陆的力量但那似乎只是个传说,就连身为狼人的约瑟夫都没有见过这号人物。

         “我为何要回答你的问题?”约瑟夫冷冷的回道,“你闯入了我的领地,我理应将你撕碎的。”

        听到这番话,塞拉发出怒吼,正欲扑身过去,伊索赶紧将它拦下,训斥它变回原形,塞拉垂着头,十分听话的变回了原形。

       他又赶忙转过身来,对着约瑟夫鞠了一躬,“十分抱歉,我们无意冒犯,请您原谅,我真的不知道这里是您的领地……这只鹿应当是您的猎物,现在交还给您,请您宽恕。”

        约瑟夫觉得眼前这个人儿有趣的紧,况且这个气味……他并不打算与伊索为敌 。

         “罢了,送与你便是……你可以在这林间自由活动,但如若妨碍到我,我一定亲口咬断你的脖子。”

        语毕,约瑟夫转身离去。

        伊索叫住了他:“请等一下,您是不是芬里尔?”

        约瑟夫只回头看他一眼,没有回应,然后迅速消失在了树林的阴影之中……

        约瑟夫回到营地时,天色已经全然暗了下来,周围满是炙烤鹿肉的香气。属下见他空手而归,立刻焦急地向他询问情况,生怕自家狼王吃了亏。

        “没什么事,这林子里有一个带着魔物的年轻人类,不许动他……”

        他的手下们虽然对此深深疑惑,但他们对于狼王绝对忠诚,一定会服从约瑟夫的命令,所以任何人都没有多问一句。

        狼人们分享着肥美的鹿肉,约瑟夫却没什么胃口,他回想着这次偷袭,他们此次的行踪就连他们将要造访的对象——极地狼族都不知晓,他身边的也全都是极其忠诚的手下,不可能会有人泄密。狩魔猎人是如何做到对他们精准打击的?

        正当思索之时,一串喷香的鹿肉递到了他面前,他转头,这人正是格纳——可以说是他的心腹。

         “殿下,多少吃一点,明早还要赶路呢。您是狼族的王,应当以身体为重。”

        约瑟夫接过肉串,向他点头示意。紧绷的神经也渐渐放松,他回想起傍晚时和伊索碰面的场景,他身上的气味……不会错的……虽然已经过去了五十年……

        几十里外——

        “唉,这下惨了,迷路了……”伊索看着周围几乎一模一样的树木暗自发愁。

         他已经在这森林里转悠了一整天,这里比他想象的要安静的多,特别是入夜之后四周只有虫草的沙沙声间或传来猫头鹰的叫声。这样的环境对于伊索来说还算舒适,至少比喧闹的村落要好,他实在是不擅长和其他人交流。

        伊索本来想着寻找水源,但在漆黑的树林里实在分辨不出方向,他也很累了就找了一块相对平坦的地方,生了个小小的火堆,准备就此休息。这时候赛拉又变成了马匹大小,卧在地上舒展着翅膀。伊索走过来靠着它坐下,然后从包里翻出一个羊皮纸的本子和一只羽毛笔,记录下了今日的见闻。

         “那只白狼到底是不是芬里尔呢?应该不会这么顺利吧……”

        伊索想着,逐渐有了睡意,于是就靠在塞拉温暖的绒毛上缓缓合上了双眼。

        火焰在黑夜中一下一下的跳动,映照着少年的面容,火光照耀下清秀的五官产生了一种朦胧的质感,唇瓣微微开启,仿若沾染了晨露的玫瑰花瓣。

        塞拉发觉主人已经睡熟,小心翼翼的用翅膀和爪子配合着让他躺下来,把一只翅膀垫在伊索身下,用爪子轻轻揽着主人,将另一只翅膀盖在他身上。

        做完这一切,它继续警觉地盯着四周,明黄色的眼睛仿佛在黑夜里闪闪发光。

        清晨,天边泛起了鱼肚白,林间逐渐升腾起欢快的鸟鸣。狼人们正准备出发,周围的树丛中隐约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了前车之鉴,约瑟夫即刻下令,进入备战状态,他们背对背靠在一起,把两个伤员围在里面。“嗖——”一支银头的箭从树林里飞快的射出,眼看就要击中约瑟夫身边的战士,他迅速抽刀,将那支箭劈成了两半。

        敌人在暗处,于他们是十分不利的。

         “隐蔽!”约瑟夫指挥着下属进入树林,自己手持着西洋刀(我知道月下绅士拿的是狼头杖,本文把它作为狼王身份的象征,此次行程约瑟夫只带了把刀)站在原地。

         那股令他厌恶的气息又靠近了些。

          “狼王殿下这是放弃反抗了吗?”仍然是这种带着讽刺的腔调。

        约瑟夫会束手就擒?那只能说他们太不了解这位狼王了。他不过是在等一个时机……

        为了消除魔物,教廷给不同等级的魔物定下了悬赏令,作为狼王,约瑟夫的人头可谓天价。一座金山就站在他们面前,猎人们将他围住,准备进行最后的抓捕。

        约瑟夫合眼,白净的皮肤下似有魔力涌动,这股魔力顺着他的经脉传导到刀刃上,形成了一层蓝紫色的光晕,他挥刀,空气便被划开了一道狭长的蓝紫色裂口。(别问我为啥他不照相,故事背景在12世纪没有相机,不依托于实物的魔法不是更可怕而强大吗?😈)

         “做好觉悟吧。”

无痕公子

伯爵的夜宵(杰佣,摄殓)

本章主摄殓,杰佣在下一章

             第二章

                                part. ...

本章主摄殓,杰佣在下一章

             第二章

                                part. 2

        约瑟夫简直要被头顶来回打转的纸蝙蝠惹得抓狂,现在的情况可不允许他分神去看这封信——本来这次行程的一切都是计划好的,怎料半路竟遭到了狩魔猎人的偷袭,这一切都太过突然,即便是他也不能在须臾之间做出最正确的决断。

        约瑟夫本是不把这些猎人放在眼里的,若不是队伍里有两位战士不慎受伤,他定不会撤退得如此仓促。仓惶至此,那只纸蝙蝠却十分不识趣的落在了狼王的头发上。

        抵达安全地带后,约瑟夫一把将那“不识时务”的信纸捏在了手里,仔细看清落款之后才强压下想把信纸撕碎的冲动——这封信来自他的老朋友,那家伙自从盛宴之后就销声匿迹了五十年,如今倒是大摇大摆的回来了。写这封信的目的是询问他是否方便自己前去拜访。

        约瑟夫回忆起盛宴惹出的事端,不由得锁了眉头,只回了简短二字——不在。

        落笔,信纸又自行折回蝙蝠飞走了。

        因为伯爵写信之时,狼王已经北行了两天,信件多花了些时间才到他手上。伯爵计算着日子到了还未收到回信,于是就不再等候,启程去往北地。

        收到回信时,杰克已经走出了大半路程。他见纸上赫然写着“不在”二字,直觉得好笑。看来狼王殿下还在生他的气呢,他心里想着,吩咐车夫加快速度。

        结果没成想,约瑟夫是真的不在。杰克于是先去拜访了他的父亲。

        老狼王对于杰克的遭遇深感抱歉,尽量不在他面前提及家庭,杰克对此心存感激,但他觉得不必要,毕竟他一个人的不幸,不至于牵扯到他人。

        寒暄片刻,杰克就此告别。临走之前,他亲自把自己特别为约瑟夫定制的礼物放到了他的寝室。

        与此同时,约瑟夫那边可并不惬意,经过一场鏖战,他们体力消耗大半,先前备下的食物在刚才的战斗中被敌人撒下的银粉污染(狼人害怕银,但基于某些原因约瑟夫没有这个弱点),已经不能食用。约瑟夫不得不带领属下进行狩猎。

        此处尚且属于北地狼族的领地,倒不用担心争夺猎物的问题。约瑟夫带着两名手下,让剩下的人照顾伤者。

        说实话,约瑟夫之前从来没参加过狩猎,现在突然让他来指挥狩猎,他也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但是为了同伴们,这次狩猎必须成功。

        他的手下知道他们的王没有什么经验,于是有意无意的引导他如何追踪鹿群,首先要化为狼身,观察脚印,探寻气味……

        忙活了许久,他们终于包围了一小队鹿群,想要全部抓到不太现实,于是他们锁定了两只体态丰盈的雌鹿,两名手下在草丛中潜行,逐渐和约瑟夫形成了三角对阵,将那两只雌鹿围在中心。正当伺机而动之时,他们嗅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似乎来自某只魔物。约瑟夫却觉得这气息有些许熟悉,鹿群似乎也察觉到了异样,为首的雄鹿站得笔挺,竖着耳朵机警地观察着四周,而后扬起线条优美的脖颈,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鹿群全部警觉起来。约瑟夫等人再度压低了身形,没成想,草丛中突然传来异响,鹿群惊叫着奔逃,狼人们立刻追了出去。此刻太阳即将落山,略显昏暗的丛林中,化身为狼的约瑟夫那一身银白色的毛显得格外漂亮,他虽然不像族里其他狼人那样有着夸张的肌肉,但要论体力,他绝对不输任何人。

        那只魔物似乎也跟在他们身边,但他们无暇顾及,此刻最重要的是不要让猎物跑掉。果不其然,那两只肥美的雌鹿很快就落在了队伍的末尾,眼看着约瑟夫一众就要追到。只见一团青绿色的东西,如闪电一般迅速的从旁边的草丛中窜了出来,撞到了前面那只雌鹿的脖子上,霎时间,血流喷涌。那只同行的雌鹿受到了惊吓,前蹄一下子没踩稳,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被约瑟夫的手下咬断了喉咙。

        追逐告一段落,狼人们这才静下来细看那团青色的东西,这才发现那是一只长相很像狮子的魔物,看它的体型,顶多算一只幼年狮子,浑身青绿色,头上长了一对角,身后还有一对翅膀。它正死死的咬住那只母鹿的脖子,鹿已然没了气息,它衔着口中的猎物,飞快的跑开了。

        众所周知,狼人是领地意识极强的生物,现在有其他的魔物闯入了自己的领地,还大摇大摆叼走了他们正在追捕的猎物,这要是传出去,只怕有损北地狼族威名。作为狼王,约瑟夫当然不能容忍这种事情,他让两名手下先带着这只鹿回营地去,而他,要去抓住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怪物。

        顺着残留在地上的血迹,约瑟夫很容易就找到了这小怪物,和小怪物在一起的,还有一位人类少年,这位少年正是伊索•卡尔。

        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约瑟夫对于人类绝对没有半点好感,强烈的厌恶感使他从喉咙深处发出低低的怒吼。

        他正想从阴影中跳出来,结果了这小怪物和少年,却突然发觉他身上的气息似乎也很熟悉,似是一位故人……

         伊索正为小怪物叼来的这只凉透了的鹿而伤脑筋,夕阳的余晖照在他身上,仿佛给他周身笼罩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那双干净的眼睛里透露出的也是约瑟夫从未在其他人类眼里见过的澄澈。

        这气味是……深海蓝的眸子忽地沉溺了一下,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

        这时候伊索和小怪物也察觉到了约瑟夫的存在,小怪物十分警觉的炸着毛,倏然变成了马匹大小,冲着约瑟夫发出低吼。

都市看客
说的冠冕堂皇:人生来平等,职业...

说的冠冕堂皇:人生来平等,职业无贵贱~现实呢?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靠手艺吃饭已不被主流价值观推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社会鼓励攫取他人的剩余价值来致富,攫取的越多,社会认可度越高!大国工匠和恬淡日常已成凤毛麟角和奢侈梦想!

说的冠冕堂皇:人生来平等,职业无贵贱~现实呢?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靠手艺吃饭已不被主流价值观推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社会鼓励攫取他人的剩余价值来致富,攫取的越多,社会认可度越高!大国工匠和恬淡日常已成凤毛麟角和奢侈梦想!

Like小苒

“远赴人间惊鸿宴,一睹人间盛世颜。”

“远赴人间惊鸿宴,一睹人间盛世颜。”

群星蝶舞【咩】

番外(le)[leaf与sanil的初见]

OOC注意

我更新了快夸我

           谁帮我开个车    

总之我更新了!!

一天,sanil正趴在不知道谁的院子里的一棵树上休息,有两片叶子晃动着出现在他面前。

"嗷呜!"sanil条件反射地咬住了其中一片树叶。

"哎!"树下有人痛呼了一声,原来这两片树叶是他的耳朵。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sanil触角一缩,小声地说。

树下那人发现树上趴着一个骷髅,操纵着藤蔓把树上的骷髅拉了下来。

"你好啊,我...

OOC注意

我更新了快夸我

           谁帮我开个车    

总之我更新了!!

一天,sanil正趴在不知道谁的院子里的一棵树上休息,有两片叶子晃动着出现在他面前。

"嗷呜!"sanil条件反射地咬住了其中一片树叶。

"哎!"树下有人痛呼了一声,原来这两片树叶是他的耳朵。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sanil触角一缩,小声地说。

树下那人发现树上趴着一个骷髅,操纵着藤蔓把树上的骷髅拉了下来。

"你好啊,我叫leaf,你叫什么?"

"呜……sanil……"sanil被吓了一跳,触角晃了晃说道。

"你怎么会在我家的院子里?"leaf问。

"不知道……我不知道这是你家的院子……"sanil因为他要赶自己走,挣扎着想要下去。leaf抱住了他,sanil挣扎了几下,就粘粘的趴在对方身上不动了。

leaf看到了他头上的两个触角,好奇地捏了捏。"呜……"sanil呜咽了几声,触角往回缩了缩:"可不可以不要碰……"

leaf摸了摸他的头,问道:"你住在哪里?"

sanil把头埋进leaf的衣服,闷闷的说:"我,我就住在树上……"

leaf说:"所以你是只蜗牛?"

"嗯……"

leaf抱着sanil回到了屋子里,试探着拿着一片叶子说。sanil一口咬住了那片叶子,然后眼前一亮。

"你喜欢?"leaf问。

"嗯!"

"你就住我家吧,我天天可以给你吃这些叶子。"

sanil眼睛里的光更亮了,用期待的眼神看着leaf,然后高兴地点了点头。

                                                                               未完待继


我是民z 局

【翔霖】我本可以

突发奇想的小短文,不喜勿喷!

禁止上升!


楔子

      “浩翔,你在国外还好吗?今天距离你离开我已经整整三年了。我好像已经习惯了想念,总是会忍不住去打听你的消息。听说你的公司开启了新的项目,听说你在国外又多了好多新朋友。”

        “听说,你要结婚了……”


01好喜欢你

       那是他们的初遇...


突发奇想的小短文,不喜勿喷!

禁止上升!



楔子

      “浩翔,你在国外还好吗?今天距离你离开我已经整整三年了。我好像已经习惯了想念,总是会忍不住去打听你的消息。听说你的公司开启了新的项目,听说你在国外又多了好多新朋友。”

        “听说,你要结婚了……”


01好喜欢你

       那是他们的初遇

        正午阳光明媚,篮球场上的少年身穿白色体恤,白皙的面孔上是挺拔的鼻子和深邃的眼眸,就是这样的一个男生被贺峻霖看在了眼里,撞进了心里。

        为什么就喜欢上了呢,说一见钟情太随意,说是好看又太肤浅,那——可能,我心动的时候,你正好来了。

         那个时候的贺峻霖没有那么勇敢。每次绕路下楼假装经过他的班级时偷瞄,找了好多人要到他的联系方式却不敢和他说话,贺峻霖唯一的一点勇气,全拿去喜欢严浩翔了。

          “哎,翔哥,他又来了,他好像不从这边走吧。”刘耀文低声说到。

          严浩翔抬起头,看见路边一个气质清纯的男生站在那里,微风吹起他的发梢,眼神在空中交汇,严浩翔收回目光“没事,你骑车走吧,路上慢点。”看着刘耀文那个老八卦的走远,严浩翔抬脚向贺峻霖走去。

           贺峻霖站在路边,低着眼,看着视野里一双白色运动出现,拐弯,停下。抬起头,那个少年满眼温柔,不多不少,够他沦陷。

            “这个小朋友怎么不回家呀,在路边低着头,难道是在等我?”严浩翔弯着腰,在他耳边低声问道。

            贺峻霖被他的动作和声音下了蛊,一时间晕了头“嗯,在等你,想和你一起走。”

             直白,热烈。严浩翔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先是微微的惊讶,随后笑的更深,一把牵起他的手“好,那我送小朋友回家。”贺峻霖被他牵着,微微有些出神,这是我喜欢的那个人吗?他来到我身边了,还牵了我的手,真的,超开心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么喜欢我啊,都笑一路了”严浩翔停了下来,贺峻霖这才回过神盯着他,半晌后回答道“嗯,喜欢,真的好喜欢你。”

            像是夹心蛋糕里的草莓酱缓缓流出,

浓郁,甜蜜,沁入心脾。

             严浩翔看着他,明明害怕都发抖,眼神却依然坚定。他笑了,本来不想这么快的,但是这个小朋友好像总能直击自己的内心。

            严浩翔一把把贺峻霖拉进怀里“你说的

不许反悔,小朋友不能撒谎,喜欢就要一直喜欢下去。”

        “悄悄告诉你,我也喜欢你,我们霖霖,

真的很可爱。”


         这一篇我连底稿都莫得就写了,真的是想到哪写到哪,文也短,因为要高三了又要准备艺考,所以没什么时间,之后会不定时更新,喜欢的大姐点个关注吧!


          别被骗了,是虐文,嘿嘿!



         

         

       

群星蝶舞【咩】

别人帮忙画的儿子

最几张里面没有music里面

说实话,原设rain不戴帽子。但感觉戴上帽子以后温柔了一点。而且他的生气的那朵云会下雨,而且还可以坐上去。可以飞上天。

code有两条数据丝带

run没啥问题

别人帮忙画的儿子

最几张里面没有music里面

说实话,原设rain不戴帽子。但感觉戴上帽子以后温柔了一点。而且他的生气的那朵云会下雨,而且还可以坐上去。可以飞上天。

code有两条数据丝带

run没啥问题

@空忘&

(曦澄)找文

          这是四大家族和仙门百家,都穿越到了另一个地方,里面有展昭,白玉堂,包拯,皇帝,然后在里面金凌跟思追他们好像在一个山洞里面发现了江枫眠和虞紫鸢里等人的尸体,然后又在另一个地方找到了青衡君和他的夫人的事情,然后又说需要阎王跟天子才能复活他们,最后包拯跟皇帝复活了他们(江澄跟一个妖怪打架,然后那个妖怪放化成了美女诱惑澄澄,但妖怪看江澄不吃这一套,又换话成了美男子诱惑澄澄,然后直接被澄澄打死了)好像还有什么,我给忘了

          这是四大家族和仙门百家,都穿越到了另一个地方,里面有展昭,白玉堂,包拯,皇帝,然后在里面金凌跟思追他们好像在一个山洞里面发现了江枫眠和虞紫鸢里等人的尸体,然后又在另一个地方找到了青衡君和他的夫人的事情,然后又说需要阎王跟天子才能复活他们,最后包拯跟皇帝复活了他们(江澄跟一个妖怪打架,然后那个妖怪放化成了美女诱惑澄澄,但妖怪看江澄不吃这一套,又换话成了美男子诱惑澄澄,然后直接被澄澄打死了)好像还有什么,我给忘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