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淮安

27259浏览    11645参与
玖歌

淮舟

  “我的小鸟,你还想跑吗”

  

  精致的牢笼里面,躺着一个血淋淋的金丝雀,她都双眼呈现的是一双空洞,她的脚筋地方还在流血,好似被挑断了。

  “宝贝,你为什么又要逃跑,上次的教训还没有吃够吗”一道好听的声音传来,高跟鞋的跟地面的碰撞声一点点接近牢笼,看着里面的小鸟,她的眼神里面是满满的独占欲,淮安慢慢走上前去,打开牢笼的门,看着里面因为失血过多已经脸色白的吓人的女孩,缓缓抱起她,往另外一处地下室走去

  地下室很干,有着各种设备跟标本,淮安将抱着的你好放入一个医疗仓中,却不打开治疗,看着女孩的血在里面流干,慢慢失去生机

  淮安看着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女孩,打开了医疗仓 ...

  “我的小鸟,你还想跑吗”

  

  精致的牢笼里面,躺着一个血淋淋的金丝雀,她都双眼呈现的是一双空洞,她的脚筋地方还在流血,好似被挑断了。

  “宝贝,你为什么又要逃跑,上次的教训还没有吃够吗”一道好听的声音传来,高跟鞋的跟地面的碰撞声一点点接近牢笼,看着里面的小鸟,她的眼神里面是满满的独占欲,淮安慢慢走上前去,打开牢笼的门,看着里面因为失血过多已经脸色白的吓人的女孩,缓缓抱起她,往另外一处地下室走去

  地下室很干,有着各种设备跟标本,淮安将抱着的你好放入一个医疗仓中,却不打开治疗,看着女孩的血在里面流干,慢慢失去生机

  淮安看着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女孩,打开了医疗仓 将女孩放进了一个很大的标本液里面,这是淮安专门为她准备的

  “我的宝贝,这次你逃不了了,你现在能永永远远陪着我了”,淮安看着自己的杰作,又缓缓开口道“你看,这是你的双眸 这样你的眼里就只会有我一个人了。”淮安指着一处的标本液道,这里面装着一双惧怕的眼睛,而淮安还在一一介绍着这里的东西。 

  

  在另一个地方,一个女孩躺软在地上,看着屏幕里面的还恐惧不已,“001,你给我出来”

  001慢悠悠的出来,道:“怎么了,暮舟大人,这个世界你已经任务失败了”

  躺软在地上的女孩是快穿任务局的成员,她看着自己任务时的身体被做成标本实在震惊,道:“你不是说这个就是个很简单的任务吗,怎么突然间真加到如此难度”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要去问主神,好了”001打开电子面板道“任务失败,请接受惩罚”

  

  

  

  

  

米粒

风景练习,素材来自博友@洛云 🌹🌹,谢谢!

风景练习,素材来自博友@洛云 🌹🌹,谢谢!

缘少

江苏那些事儿(7)

私设预警,有县出没


可以说明想要出现的县级市,同志们


  “洗澡当然要脱衣服啊。” 徐州祂们一脸无奈。


  “咳咳,是在那种很多人一起的澡堂里洗吗?”


  看得出来,南方的太保们还保留一丝希望,倔强的拽着泳裤。


“……通啊,你先把试卷放回柜子里。”


“不要害羞。洗澡穿什么泳裤。来,宁哥,给他们看一下,什么叫大哥风范。”


  话虽如此,徐州眼睛则看着苏锡常镇,“嘿嘿。”


美好大饭店,“回忆类”包厢,302


  “可以吃饭了吗?好饿啊。...

私设预警,有县出没


可以说明想要出现的县级市,同志们


  “洗澡当然要脱衣服啊。” 徐州祂们一脸无奈。


  “咳咳,是在那种很多人一起的澡堂里洗吗?”


  看得出来,南方的太保们还保留一丝希望,倔强的拽着泳裤。


“……通啊,你先把试卷放回柜子里。”


“不要害羞。洗澡穿什么泳裤。来,宁哥,给他们看一下,什么叫大哥风范。”


  话虽如此,徐州眼睛则看着苏锡常镇,“嘿嘿。”


美好大饭店,“回忆类”包厢,302


  “可以吃饭了吗?好饿啊。我感觉他们不会来了。”(张家港)


  “行,上菜吧。服务员!上菜。”(江阴)


  “好的,先生。302,‘回忆类’鸿门宴包厢,上菜。”


  江阴祂们仨愣了一下,三双眼睛盯着昆山。


  “你,定的包厢名字可真应景。”(宜兴)


  “你不会把包厢名也发给祂们了吧?”(江阴)


  “你不是从我这复制的吗,没看到吗?”(昆山)


  “咳咳,我还真就没注意。半夜睡得迷迷糊糊没看。”(江阴)


  很快服务员就推着第一道菜上来了,冷菜也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不出几分钟第二道菜又上来了,然后是第三道,第四道……


  一开始除江阴外的三个人还在感叹着上菜速度真快,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直到……


  “为什么全是河豚!!!”(张家港)


  没错,江阴点的菜一半都是以河豚作为食材的。据接单人员描述,他还当时以为是一个贼爱吃河豚的公司来团建了呢。


  “这么说,那菜单上不全是河豚吗!”(昆山)


  没错他们除了把饭店地址发给了各自的大哥还把菜单发给了各自的大哥。


  你想一想一个“鸿门宴”,一个江阴特产“河豚”,无锡和苏州过来才有鬼了。


  澡堂


  “杨大爷,好久不见啊。”徐州笑眯眯的和一个拿着搓澡巾的老大爷打招呼。


  “呦,老徐,搓澡不?我亲自给你来搓。”大爷抬头向徐州后面看去看到了好几个生面孔,“这次人还带了不少啊。小连,阿盐,阿淮也在啊。”


  “大爷好。”


  “杨大爷,这次你给我搓搓吧,你那手艺老好了。”连云港笑眯眯的说。


  “来了。”


  这边的南方太保也放开了。苏州和无锡正在说去鸿门宴吃河豚的事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南京,你能不能不要笑你吵到我的眼睛了。”苏州捂住了耳朵。


(毕竟是公共场合,而且是在偏僻角落,所以南京只是表现出笑的猖狂的样子,并没有打扰到人家)


  “南京你家再笑笑你老婆跑了。哈哈哈哈哈哈。”


   “谁是祂老婆啊!”苏州的回答使锡常俩笑得更欢了。扬州,镇江,泰州则是默默远离了祂们四个。


  “扬哥,祂们真的没事吗?”


  “河豚吃多了大概。”杨泰的异口同声让镇江感受到了单身的恐怖。


   “苏州,你就不能学学祂们两个吗,他俩不也是情侣吗,祂俩还一起笑。啊!”


  苏州没有答话只是搓澡的力气突然加重,南京的后背都红了一片……


  “大爷,今年高龄多少啊?”


  “八十多啦……哎呦,小伙子技术不错嘛。”


  “大爷更厉害,身体一看就十分硬朗。”


  “哈哈哈。”


  宿迁体会到了和大爷唠嗑的兴趣,所以祂们每次在家里找不到宿迁就会去公园,然后看见和大爷婆婆唠嗑的宿迁,一次抓一次准。


饭店,包厢,302


  看着喝的烂醉的仨县级市,昆山扶额, 看这样子走不回去了。掏出手机,拨打了备注名为“虞”的号码。


  “喂?常熟,我们喝醉了,来接我们一下。谢谢。”


……


  “昆哥。我来了。”常熟看着躺在椅子上的四个人,沉默不语,不知道说啥好。


  在扶起昆山的时候,昆山突然把手搭在祂的肩上,“来啦,兄弟。看,叫花鸡!专门买给你当做宵夜的,不用谢。”然后就睡了过去。


  最后,回家。


  半夜,淮安口渴起来喝水的时候,发现了坐在小厨房里的徐州。徐州的面前有着一盘炸蝗虫和三瓶啤酒。


  “啊,舒畅。一起啊,淮安。”


  “来了。”然后淮安就手脚麻利的下了两碗阳春面,俩人就这么吃的。十分满足。




下一站:淮安。(淮安的同志们可以说说家乡的特点,吃食,风俗什么的,谢谢)




  


  


  







n(*≧▽≦*)n小米

【亚菲·希尔的故事】或许也是正文吧

   

  

  

  ……

  

  

  

  

   在梦中,一道星河般的宇宙广阔的天空之境,可下一秒碧蓝的天空逐渐变得暗红,落下无数的陨石急速下坠与地面产生的轰炸让整片大地森林燃烧,如生灵涂炭


  长发少女站在地一愣,瞳孔中到处都是烟火

他本能的意识想逃走,瞬间沉没到水下几米深的地方,心里害怕极了。从来没有下过水,更不会游泳。求生的本能让他禁闭着嘴,这深不见底的海洋不知道自己坠入的有多深

脑海的意识让他放弃了挣扎

双眼睁开似乎有人在呼唤少女的名字

光的种子在不断闪耀…


  意识在这一瞬间如同强劲的吸引力被拉了回来…

——


  然而在恢复......

   

  

  

  ……

  

  

  

  

   在梦中,一道星河般的宇宙广阔的天空之境,可下一秒碧蓝的天空逐渐变得暗红,落下无数的陨石急速下坠与地面产生的轰炸让整片大地森林燃烧,如生灵涂炭


  长发少女站在地一愣,瞳孔中到处都是烟火

他本能的意识想逃走,瞬间沉没到水下几米深的地方,心里害怕极了。从来没有下过水,更不会游泳。求生的本能让他禁闭着嘴,这深不见底的海洋不知道自己坠入的有多深

脑海的意识让他放弃了挣扎

双眼睁开似乎有人在呼唤少女的名字

光的种子在不断闪耀…


  意识在这一瞬间如同强劲的吸引力被拉了回来…

——


  然而在恢复的那一刻,自己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人

被浸泡在水中的身体瞬间浮出水面形成了巨大的浪花,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

?……

急促的呼吸声,探望自己洁白的双手感觉自己比记忆中的样子好像变了,下半身坐在水池里很暖也有温度,不仅发生了变化还比以前变得更加有活力


  “你醒了,看来这一次的宇宙生命体计划成功,只需要经过特训,拥有强大力量的你完全

可以符合皇帝贝利亚大人的要求…,”


  贝利亚?这个名字听起来耳熟…,还称皇帝好像在哪听过


  但记忆中的自我过去的意识正在渐渐消退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思想 


  望着面前陌生的男人外观穿着一身西装脸型不仅长得好看还非常有绅士气度


  他温柔的扶起洁白的手,将少女带离水面为她披上了漆黑温暖的长袍,后肩上搭着一块厚布似乎是可以挂为帽子使用,精致的布料不仅抚摸起来柔软维修的非常平整。


  “看你的样子似乎陷入了迷茫,没关系。就有我这位创造者来带您了解这个新的世界。不!是新的宇宙…哼哈哈哈哈”


  周围的场景仿佛来到了阴间,面前的走廊深不见底四周都充满了压抑

以及坐在面前王座上的那个人,他是曾经的奥特战士,至今的黑暗皇帝贝利亚腥红的披风脸上带着血红的刀疤连语气都令人闻风丧胆

他是我的父亲,也是唯一要面对的人


  “你似乎在害怕啊小殿下”:创造者

“……”

我悄悄的长舒一口气,让自己不再紧张的继续往前走。可还没开口就换来了一声不满的语气和死亡光刃袭来,如果不是我自己躲得快那一刃指不定能把人给劈死

面前那个如同魔王般坐在王座上的那个人正是贝利亚,背后带满无尽的恐惧,还有不少机械军团在周围摆放阴暗的场景显得格外压抑


  “斯特鲁姆星人,这就是你说的实验品吗,看起来也不怎么样 ”


  “继承贝利亚大人强大的基因血脉,这具实验体一定会让您满意 ”:创造者


  “哦!那就用你的力量来和这几个家伙助助兴,”


  刚重生的新生生命实验体,一直受创造者的专业指导和训练已经有了体质强大 ,。虽然身体与记忆还没有发育完全性格完全属于一个16岁的叛逆少女 

而创造者的蓝色双眼下也对这个实验体感到担忧,如果不能通过这场实战演习,那就只有被销毁的份了


“下一波要来了哦! 小殿下" ……”


实验体076号的力量非常不错,几十万台的精英机械军团被光线四处扫射,握力踢力体力和战力值在数据明显上升到几万的数值。虽然只能通过基础的奥特光线和拳打脚踢来进行战斗

但那个时候实验体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战斗,每一次与机械军对抗都让她疲惫不堪,这身漆黑的铠甲很重无论怎么活动根本就使不出全力也没办法专心战斗,这究竟是造了多少台啊

黑暗铠甲是由愤怒与仇恨而打造,似乎越是感到愤怒就越是强大


在记忆中并不记得自己战了多久,在身经疲惫的情况下总算是停了下来 ,

创造者带领她了解了这个世界,看过无尽的星河,星球上的花海和不可思议的宇宙生命体,遇到过所有的美好

但创造者认为她在发呆的那一刻意识已经开始在周围的事物下产生了特殊的情感,体制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似乎和光之一族的人更像一名战士


  “…似乎是什么人在记忆在她的中留下了什么 ”

————

经过时间的推移那腥红的双眼,落下了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情绪。还给自己匿下的名字:“贝利优”,如果是他的后代那应该以父亲的姓氏吧。也不知道是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


  “……什么!?,要我毁掉整整一个星球!我不同意!!”


  这些年一直都遵从父亲的意志,替贝利亚做了不少事经过自己的努力 ,虽然都是一些比较恶毒的手段那也得到了过父亲的夸赞。但贝利优并不理解,眼中从来都没有一丝快乐。她不想每天都带着一副虚假的笑容

因为贝利亚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了他自己


  “…怎么 ?你不答应吗,那你应该清楚下场会是什么!”


  从那一刻开始贝利优紧握拳头似乎早就已经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做好了作战准备。但却从来都没有想过父亲给她放下了狠手 

一开始是一个人与机械军团对抗,宇宙落下的那可是百万台仿照赛罗的黑暗洛普斯机器人,根本就没有逃离的机会

战斗时非常凌乱不仅忙的不可开交贝利亚他手中的魔爪却在这时扑过去一个狠招在贝利优的背后留下了血红的伤疤,经历过训练和战斗却从来都没有这么疼过 

那一刻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

底下是一座岩浆的湖流落下去估计连全尸体没有,,

带着遗憾就这么坠落了下去 ……反抗……,值得吗 ?

创造者冷眼的看着自己创造的生命体坠落的地方,不忍有些心疼在离开的那一刻却听到了急促的呼吸声 

贝利优还活着靠着自己的坚强,在悬崖死死的抓着边角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救了自己一命

但望着面前的那位创造者或许自己早就已经失望了,推下去也无所谓吧 

但创造者并没有因为失望把她推下去,而是把自己所创造的生命拉了上来盖上了披风黑色的皮肤 胸前带着一个特殊的圆盘装置可带着使用者悄无声息的隐形,

  

  “带着他…走的越远越好 ,”

  

  

  

  

七宝二中我丢光你的脸

淮安淮海路那里是烟花鞭炮禁放管的最严的地方

然后我专门从连云港买了烟花和摔炮跑淮海路东大苑那去放

顶风作案 是我(

反正出门走不到半个小时就到淮海路了(

淮安淮海路那里是烟花鞭炮禁放管的最严的地方

然后我专门从连云港买了烟花和摔炮跑淮海路东大苑那去放

顶风作案 是我(

反正出门走不到半个小时就到淮海路了(

七宝二中我丢光你的脸

【私心淮扬】佛教宣传(?)和道教宣传(?你管这叫宣传/

有参考

 @氢_⭐️(开学失踪颓废版) 的扬州以及世界观!她超棒!

好像扬州那 有个寺庙和佛教有点关系(

淮安原来有个宣传道教的紫霄宫来着 后来被拆了建汽车站了()

我的老淮()但是同氢妈平行世界观 原本老淮戴的宋高管的帽子()但仔细想想 都渡劫飞升了还戴个朝廷官员的帽子不疯了吗不亦颠乎?() 就把原本帽子上扣的古币解下来当成项链了()


【私心淮扬】佛教宣传(?)和道教宣传(?你管这叫宣传/

有参考

 @氢_⭐️(开学失踪颓废版) 的扬州以及世界观!她超棒!

好像扬州那 有个寺庙和佛教有点关系(

淮安原来有个宣传道教的紫霄宫来着 后来被拆了建汽车站了()

我的老淮()但是同氢妈平行世界观 原本老淮戴的宋高管的帽子()但仔细想想 都渡劫飞升了还戴个朝廷官员的帽子不疯了吗不亦颠乎?() 就把原本帽子上扣的古币解下来当成项链了()



肉丝鱼籽

江苏的各位都长兽耳啦(苏北篇)

微徐连bg(其实我流无性)

徐州篇

其实一开始都以为徐州的会是鸡的耳羽(毕竟参考了宁扬),奈何他头上的虎耳过于精神抖擞,金黄的毛顶端透着黑,与头发格格不入,实在难以忽视,倒是平添了几分威风。

手感略微有些粗糙,加之其长在头顶,清洁时会很不方便,连云港就多了一项爱好:每天早上持一把梳子,在两只耳朵上顺着经络一点点梳,只有这时虎耳的手感才会好点。

连云港篇

连云港的耳朵变化不大,只是在耳朵背上生出了一层棕色的绒毛,耳朵似乎也变薄了些,但凡有光透过都能看见清晰的血管。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她最近去花果山都多了一层buff,

只要一去,就会有一群猴子一路跟着,千呼万唤。

此刻的连云港...

微徐连bg(其实我流无性)

徐州篇

其实一开始都以为徐州的会是鸡的耳羽(毕竟参考了宁扬),奈何他头上的虎耳过于精神抖擞,金黄的毛顶端透着黑,与头发格格不入,实在难以忽视,倒是平添了几分威风。

手感略微有些粗糙,加之其长在头顶,清洁时会很不方便,连云港就多了一项爱好:每天早上持一把梳子,在两只耳朵上顺着经络一点点梳,只有这时虎耳的手感才会好点。

连云港篇

连云港的耳朵变化不大,只是在耳朵背上生出了一层棕色的绒毛,耳朵似乎也变薄了些,但凡有光透过都能看见清晰的血管。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她最近去花果山都多了一层buff,

只要一去,就会有一群猴子一路跟着,千呼万唤。

此刻的连云港,恨不得自己没有长耳朵。

淮安篇(有点离谱)

淮安的并不是什么耳朵,而是两根红色的须子,小龙虾的。

手感很硬很粗糙,似乎很敏感,反正自从有了这玩意儿就再也没迷过路(?)

平时长长的两根须子向后延伸,时不时飘啊飘的,出乎意料的给了他几分仙气。

连云港开玩笑说这是他的凤翅紫金冠(不)

盐城篇

盐城,毫无意外的是丹顶鹤。

三根耳羽从上往下竟是渐变色:两黑四白,黑却不是纯黑,隐隐渗出一抹红,顶上红得尤为明显;就是中间两根白的也不纯粹,透了些黑,像是墨再向下散去,水墨画一样简单的配色,微微一张一敛,惊心动魄。

盐城本人考虑的却是刻板印象的问题。

“盐城自然保护区都上课本了,还想什么呢”(译林版八年级上册英语书第7单元)

宿迁篇

宿迁的耳朵一开始也叫人看不出来是什么物种。

你说他是老虎吧,可对比老虎的耳朵,他的毛也太多了些,颜色也是金黄和橘黄的混合,倒像是狮子的耳朵;可你说他是狮子吧,那耳朵形状尖中带圆,又像是老虎的耳朵。

据他自己解释应该是狮虎兽。

手感很好(确信)

至少比真正的老虎好(徐州:?勿cue)

阿氢💙(开学失踪颓废版)

心形便利贴好难搞()

看不清字没关系,我以后会发文章把平行十三城性格整理出来

终于整完了,各位可以搞二创了

cp什么的随便,除了扬左我什么都吃

心形便利贴好难搞()

看不清字没关系,我以后会发文章把平行十三城性格整理出来

终于整完了,各位可以搞二创了

cp什么的随便,除了扬左我什么都吃

阿氢💙(开学失踪颓废版)

给亲友创作的苏北平行世界观引个流

序幕妈咪的苏北人设,太米力都给我看! 

亲友网页版共创合集搞不了,我来用链接搞一下,等文章放进来了这条就删除啦

@闵行第一深情❤️🌹 我的宝藏妈咪!她的其他作品也很绝!


(各位合集里其他也可以看看的,真的😢

序幕妈咪的苏北人设,太米力都给我看! 

亲友网页版共创合集搞不了,我来用链接搞一下,等文章放进来了这条就删除啦

@闵行第一深情❤️🌹 我的宝藏妈咪!她的其他作品也很绝!













(各位合集里其他也可以看看的,真的😢

七宝二中我丢光你的脸

6飞了哎哟我去 看到一篇创文

淮安叫江南?!江南?!南?!南?????

淮安怎么说也叫江北吧。。。古淮阴有些地方还算中原呢。。。

淮剧又叫江北戏 淮海戏 。盐城都不算江南 淮安叫江南????

北京和淮安有什么磕点。。。要说天津还有点关系 北京和淮安有什么关系 有吗 有吗 。。。。。。。。。。。。。。。。。

而且 这么创的东西还写的这么一本正经我是真的佩服 佩服发出来的勇气 

艾薇 发出来自己不嫌丢人我还嫌 

还有人点赞。

我直接用脚趾扣出三室一厅

6飞了哎哟我去 看到一篇创文

淮安叫江南?!江南?!南?!南?????

淮安怎么说也叫江北吧。。。古淮阴有些地方还算中原呢。。。

淮剧又叫江北戏 淮海戏 。盐城都不算江南 淮安叫江南????

北京和淮安有什么磕点。。。要说天津还有点关系 北京和淮安有什么关系 有吗 有吗 。。。。。。。。。。。。。。。。。

而且 这么创的东西还写的这么一本正经我是真的佩服 佩服发出来的勇气 

艾薇 发出来自己不嫌丢人我还嫌 

还有人点赞。

我直接用脚趾扣出三室一厅


在下沈落

《重生》3.

花园的玫瑰花开了

一眼望去十分美丽 

今天淮会来这里我好像忘记祂要来这干什么了 只记得聊了会就走了。

我坐在长椅上仔细想着最后怎么亖的 记忆模糊 一道道黑色的人影闪过 有个人拉着我的手从人群堆里跑出来它笑着看我把我紧紧拥抱在它的怀里 我不知道它在干什么

记忆里有个湖和一些人 它们是谁?我为什么一个都不认识…

印象最深的是在海一方的,日落徐在……买吃的?!咳…

我带上很久没有带的眼镜 又把头发扎了起来

有人来了

“连,愣在那干什么?走吧”

我抬头看去

“淮安?”

“怎么了?睡傻了吧?我不是说今天...

花园的玫瑰花开了

一眼望去十分美丽 

今天淮会来这里我好像忘记祂要来这干什么了 只记得聊了会就走了。

我坐在长椅上仔细想着最后怎么亖的 记忆模糊 一道道黑色的人影闪过 有个人拉着我的手从人群堆里跑出来它笑着看我把我紧紧拥抱在它的怀里 我不知道它在干什么

记忆里有个湖和一些人 它们是谁?我为什么一个都不认识…

印象最深的是在海一方的,日落徐在……买吃的?!咳…

我带上很久没有带的眼镜 又把头发扎了起来

有人来了

“连,愣在那干什么?走吧”

我抬头看去

“淮安?”

“怎么了?睡傻了吧?我不是说今天来的吗?徐祂没和你说?”

“啊…是吗?我可能忘了吧……”

淮仔细的打量了我一番

“昨晚徐和你……”

我急忙捂住祂的嘴 尴尬的笑了笑

“唔……好了……”

我送开手

“你觉得我想当0吗?我不想啊!但我就是个0 为什么啊喂!”

“哈哈…你也不容易啊哈哈”

到了客厅 徐把淮拉到卧室里

v我50带你看后续

老婆😘@沈落爱死你了火速囚禁我(已黑化) 😍

苏家兔子

[彭宿]我见过你,在很久之前

内含失忆梗,半夜激情码字,慎入。


“淮哥,听说你新捡来了个意识体,什么样的?”盐城凑到淮安面前。


“长的不错,”淮安批着手中的文件,“就是看着有点小,你别欺负人家啊。”


“我是那样的人吗?”盐城叫道,“有画像吗?”


“你要不要听听你在说什么,”淮安翻了个白眼,但想了想又补充道,“过两天带你见一下。”


“噢,”盐城又问,“那祂叫什么名字啊?”


“宿迁”


“阿迁,这是盐城,剩下的那个叫连云港。小云,徐老大呢?”淮安问道。


“去苏南谈生意了,过几天才来。”连云港走到宿迁面前,刚准备打招呼,结果却愣了愣。


“云哥?”宿迁有点不解...

内含失忆梗,半夜激情码字,慎入。





“淮哥,听说你新捡来了个意识体,什么样的?”盐城凑到淮安面前。


“长的不错,”淮安批着手中的文件,“就是看着有点小,你别欺负人家啊。”


“我是那样的人吗?”盐城叫道,“有画像吗?”


“你要不要听听你在说什么,”淮安翻了个白眼,但想了想又补充道,“过两天带你见一下。”


“噢,”盐城又问,“那祂叫什么名字啊?”


“宿迁”




“阿迁,这是盐城,剩下的那个叫连云港。小云,徐老大呢?”淮安问道。


“去苏南谈生意了,过几天才来。”连云港走到宿迁面前,刚准备打招呼,结果却愣了愣。


“云哥?”宿迁有点不解,但还是出于礼貌问了一句,“怎么了?”


“小迁你先等会儿,”连云港有点发懵,他连拖带拽把淮安弄到一边,“姓淮的,你最好解释一下小迁长的为什么那么像宿哥,就连名字都一样!”


“啧,”淮安有点嫌弃的拍开了他的爪子,“你怎么比盐城还蠢,结果显而易见啊,祂们是同一个人。”


“淮安你别骗我没见过宿哥,一百多年前我们还一块喝过酒呢,”连云港明显不信,“再说了,就算祂们是一个人,那宿哥怎么不认得我了。好歹朋友一场……”


“你闭嘴吧,”淮安忍无可忍,“阿迁失忆了,现在什么都不记得,具体什么时候恢复还不知道,还有,祂才刚被找回来,你一会儿别吓着人家。”


“知道了,”连云港得到了答案,转头就去逗宿迁玩去了。


笑话,乖巧听话的小孩谁不喜欢啊!我们亲爱的连云港逐渐在一声声云哥中迷失自我。





“小淮,听说你新带来一小孩,”苏北会议结束时,徐州冲淮安点点头,“替我向祂问好,散会。”


“阿迁,你又赢了,”泗洪有点失落,“你不是练过啊?”


“小洪,你说我一个新生的意识体我去哪练啊。”宿迁有点无奈。


“反正我不玩了,”泗洪刚准备走,就看见宿迁盯着棋盘出神,“阿迁?这盘棋怎么了?”


“没什么,”宿迁摇了摇头,“就是我以前好像总爱跟谁下棋似的,还总输。”


“你还能输啊,”泗洪咂咂嘴,满脸的不可思议。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话倒不必说这么满。”宿迁垂眸收着棋子,“淮哥祂们应该散会了,工作去吧。”



“二位干什么呢?”淮安笑眯眯的从走进来。


“下棋呢。”泗洪老实回答。


“下什么棋?”


“象棋,淮哥我给你讲,阿迁可会下了,”泗洪兴致勃勃的说,“祂都没输过。”


“也就是说你一局没赢,”淮安挑了挑眉,“阿迁,和祂下棋的感受如何。”


宿迁想了想,委婉开口:“上升空间挺大。”


泗洪:“阿迁你不能因为我菜而嫌弃我呀。”


宿迁有点委屈:“我哪嫌弃你了?”


泗洪还在胡搅蛮缠:“我不管,阿迁你必须给我个说法。”


宿迁想了想说道:“改天请你喝酒,行了吧。”


“当然,你能请我吃顿饭吗?”


“不是你占我便宜还占上瘾了是吧?”






淮安在一旁看着祂们玩闹,一抬头就看见徐州站在门旁垂眸看着祂们,注意到有人看到自己,抬脚就走。


淮安:?


祂直接追了出去,“老徐啊,”淮安强行勾住淮安的脖子,“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啊?”


“拿开你的狗爪子,我知道阿宿的事。”徐州毫不留情的拍开淮安的手,顿了顿又补充道,“小云告诉我的。”


这个碎嘴子,淮安暗骂一声,干脆直接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徐州苦笑一声,“重新认识,从头再来呗。”


淮安:“算了算了,你们小两口的事我也帮不上什么,到时候安排你俩见面,就明天,怎么样。”


“恐怕不太行,”徐州笑笑,“明天我有点事,改天吧。”


“有什么事比得上你媳妇啊?”淮安十分不理解的瞟了祂一眼,得到了徐州的一记白眼后,溜回了办公室。




“淮哥,”宿迁注意到淮安回来后问道,“刚才站门口的那人是谁啊?”


“他啊,徐州。”淮安道,“你觉得祂怎么样。”


“徐哥啊,”宿迁想了想说,“我总感觉我以前见过祂。”


在很久之前,就见过了。







早上五点

宿迁走到一处村庄旁,庄子后面有几座山,不高,祂没费多少劲就登顶了。


宿迁坐在山顶,看着远处的太阳,祂依稀记得自己以前很喜欢看日出,还总拉着一个人一起上来看——那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宿迁懒懒的倚靠在树边,眯着眼想了会儿,谁知想着想着,竟睡了过去。


祂做了个梦,梦里,有祂的过去和祂的爱人。


梦醒了,宿迁迷迷糊糊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不是祂想的大好风景,而是梦中之人。


“阿宿?”徐州蹲下来看祂,“怎么不叫人?”


宿迁看着祂,半晌,才开口道:“阿彭?”


“我在,”徐州直起了身,把手伸过去,“起来吧。”


宿迁低低的应了声,祂站起来时,神色意味不明。


“怎么了,”徐州牵着宿迁的手,注意到了祂的神情。


“没什么,”宿迁想到连云港这几天的所做所为,“想跟连云港好好叙叙旧了。”


徐州当然知道宿迁为什么生气,但祂不说,只是握着宿迁的手紧了紧。至于连云港?听盐城说早就提醒过祂了,活该。














这可能还有个后续,看情况吧。





















楚淮槿
那满天彩霞,是故乡送别你的念想...

那满天彩霞,是故乡送别你的念想


那满天彩霞,是故乡送别你的念想


佐伊(zoe)

  是从快手上一个太太那边经过允许转发的,可以去水印,当头像什么的,授权了。不过忘记作者是谁了。那位似乎好像也不是原作者,将就看吧!

  是从快手上一个太太那边经过允许转发的,可以去水印,当头像什么的,授权了。不过忘记作者是谁了。那位似乎好像也不是原作者,将就看吧!

子居

《淮安运河村战国墓》

作 者 :淮安市博物馆编

出版发行 : 北京:文物出版社 , 2011.07

ISBN号 :978-7-5010-3207-5

页 数 : 150

开本 : 26cm

主题词 : 战国墓-考古发现-淮安市

中图法分类号 : K878.84 ( 历史、地理->文物考古->中国文物考古->遗址 )

内容提要: 淮安运河村战国墓是一座东周大墓,于2004年发掘。这座大墓因被盗严重,所出文物不多,但是墓葬和所出文物都级别甚......

作 者 :淮安市博物馆编

出版发行 : 北京:文物出版社 , 2011.07

ISBN号 :978-7-5010-3207-5

页 数 : 150

开本 : 26cm

主题词 : 战国墓-考古发现-淮安市

中图法分类号 : K878.84 ( 历史、地理->文物考古->中国文物考古->遗址 )

内容提要: 淮安运河村战国墓是一座东周大墓,于2004年发掘。这座大墓因被盗严重,所出文物不多,但是墓葬和所出文物都级别甚高。该书在写作时采用了一种记述的方式,相对于考古报告来说,更灵活和通俗,更具有可读性。

参考文献格式 : 本社编. 淮安运河村战国墓[M]. 北京:文物出版社, 2011.07.

百度云:1sfqzrhvpqTQd4-gWS8-J2g?pwd=c9i4

目录

前言

一、发现

二、发掘方案

三、封土

四、墓口与墓坑

五、墓道

六、正藏椁

七、外藏椁

八、陪葬坑

九、独木棺

十、盗洞

十一、随葬品

十二、编钟木架

十三、木雕鼓车

十四、车舆饰件

十五、殉人和殉牲

十六、西陪葬棺之谜

十七、宣教

十八、艰辛

十九、卫士

二十、关怀

二十一、年代与国别

二十二、墓主身份与族属

二十三、尾声

附录

附录一 运河村战国楚墓

附录二 淮安运河村战国墓的雕刻艺术

附录三 淮安运河村战国墓出土鼓车的复原研究

附录四 淮安运河村战国墓的木雕鼓车

附录五 江苏淮安运河村一号战国墓

附录六 淮安运河村战国墓木雕鼓车的发掘和复刻

后记


楚淮槿

我:淮安也没什么可吹的


路人:你哪个市的敢怎么说?


我:淮安的呀,不然凭什么这么说。


哈哈哈整个活。淮安还是很好的,真的,不过外地来旅游就算了,吃的话可以来试试淮扬菜和文楼汤包,我今天才知道原来华春莹阿姨是我们淮安人,有点震惊(淮:震惊什么?难道我不配?)


我:淮安也没什么可吹的


路人:你哪个市的敢怎么说?


我:淮安的呀,不然凭什么这么说。



哈哈哈整个活。淮安还是很好的,真的,不过外地来旅游就算了,吃的话可以来试试淮扬菜和文楼汤包,我今天才知道原来华春莹阿姨是我们淮安人,有点震惊(淮:震惊什么?难道我不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