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深夜

51313浏览    5368参与
一只不爱睡觉的枕头精

爱和被爱昂贵又混乱

像是在狩猎浪漫也被浪漫狙击

虔诚的现实主义者被浪漫捆绑在十字架上听鬼怪阅读圣经

荒诞又让人着迷

一片虚空里的微弱火苗

本是一脚可以踩灭的微光却颤抖着挣扎着舔上脚底 包裹着小腿缠上腰椎 烧的骨头酥痒 ​​

爱和被爱昂贵又混乱

像是在狩猎浪漫也被浪漫狙击

虔诚的现实主义者被浪漫捆绑在十字架上听鬼怪阅读圣经

荒诞又让人着迷

一片虚空里的微弱火苗

本是一脚可以踩灭的微光却颤抖着挣扎着舔上脚底 包裹着小腿缠上腰椎 烧的骨头酥痒 ​​

熬夜秃头

随笔

折了一支月季,鲜红的花瓣散在手上,还保持着在枝头俏立的姿态。

我们一人拿了分了几片花瓣,小心攥在手里,背在身后。

春末的阳光明媚灿烂,打在一众少年们的身上,风吹过,发丝飞扬,衣摆翻飞。

他们坐在树荫下的塑胶跑道上,光打在身上都有了形状。

突然觉得这一幕很美好。

干干净净的少年,呼之欲出的蓬勃生机踩着暮春的尾巴到来。发丝纷飞,眼神澄澈,交叠在一起的双手都根根分明,纤细修长。


带着坏心思,悄悄围上去

二人似有察觉,起身离开

剩下两人面对面坐着,看着很搭。

手一扬,艳丽的花瓣飘落。

恰巧一阵清风徐来,月季在空中停了半晌。

那个画面,真的,很美。


明艳动人的......

折了一支月季,鲜红的花瓣散在手上,还保持着在枝头俏立的姿态。

我们一人拿了分了几片花瓣,小心攥在手里,背在身后。

春末的阳光明媚灿烂,打在一众少年们的身上,风吹过,发丝飞扬,衣摆翻飞。

他们坐在树荫下的塑胶跑道上,光打在身上都有了形状。

突然觉得这一幕很美好。

干干净净的少年,呼之欲出的蓬勃生机踩着暮春的尾巴到来。发丝纷飞,眼神澄澈,交叠在一起的双手都根根分明,纤细修长。



带着坏心思,悄悄围上去

二人似有察觉,起身离开

剩下两人面对面坐着,看着很搭。

手一扬,艳丽的花瓣飘落。

恰巧一阵清风徐来,月季在空中停了半晌。

那个画面,真的,很美。




明艳动人的鲜红色似乎割裂开周围一众浅色,翩然而至的花瓣拂过他的脸,他的肩,如蝴蝶翩跹起舞,轻轻抖了两下,荧光黄和赤红,浓艳的两种颜色交织却丝毫不显俗气,反而带来强烈的视觉震撼。




氛围感拉满

不写文是我的错



浮生•光暗为界
祝白沙

深夜破防

刷到潮礼马以前的视频 太殇了。。。。

紧接着又想到鱼基 奇丝妙想还有猩仙😢😢😢😢😢

是真的难受啊啊啊啊啊救命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嗑CP是真的很容易get到虐点 不知道为什么 不管是官配还是拉郎什么的都是这样(像奇茄幻茄K花之类的拉郎)除了rps之外连纸片人之类的CP我也是会很殇……

算了就这样吧 ,说了一大堆都没头没尾

祝大家嗑CP都天天开心!不嗑也要开心!

刷到潮礼马以前的视频 太殇了。。。。

紧接着又想到鱼基 奇丝妙想还有猩仙😢😢😢😢😢

是真的难受啊啊啊啊啊救命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嗑CP是真的很容易get到虐点 不知道为什么 不管是官配还是拉郎什么的都是这样(像奇茄幻茄K花之类的拉郎)除了rps之外连纸片人之类的CP我也是会很殇……

算了就这样吧 ,说了一大堆都没头没尾

祝大家嗑CP都天天开心!不嗑也要开心!

这是不是我

我的家人会一个一个离开我然后我会离开这个世界

生命的离去是必然的 也是平常的

就像树叶会掉落 流水会逝去

死亡和活着都只是万物的规律 


人生下来就是孤独的 也是柔软的

长路上一段段交集宠坏了我们

让我们理所当然的以为这些陪伴是恒长的


但实际上

不过都是转瞬即逝 昙花一现

上一秒已成回忆

下一秒全然未知


你唯一能掌握的

只有当下

你唯一能珍惜的

只有当下


生命的离去是必然的 也是平常的

就像树叶会掉落 流水会逝去

死亡和活着都只是万物的规律 


人生下来就是孤独的 也是柔软的

长路上一段段交集宠坏了我们

让我们理所当然的以为这些陪伴是恒长的


但实际上

不过都是转瞬即逝 昙花一现

上一秒已成回忆

下一秒全然未知


你唯一能掌握的

只有当下

你唯一能珍惜的

只有当下


啥也不是
你与我 皆是造物主 留在世间最...

你与我

皆是造物主

留在世间最深刻的恩赐

没有错误之分

没有性别之差

有的只是一双双

不甘的脚印

就让我们迈开步伐

脚踏这蒸腾的岁月

把自己的人生

活出别样的风采

你与我

皆是造物主

留在世间最深刻的恩赐

没有错误之分

没有性别之差

有的只是一双双

不甘的脚印

就让我们迈开步伐

脚踏这蒸腾的岁月

把自己的人生

活出别样的风采

爱儿布丁

星语录(1)

      你我之间最遥远的距离,不是莫不相识,也不是生离死别;而是明明识得,却装不熟,明明遇见,却擦肩而过

      有人曾说:放下过去,便是饶恕自己。我在想如果有一天,我放下了过去,放过了你,会不会救赎自己;无数的可能,无数的结果,无数的否定,最终的答案是不可能

       你不仅仅是我的过去,更是期望的未来,很可能或者是一定未来我的人生中不可能有你的足迹;但我依旧开心:曾经与你那冷漠的孰知、光...

      你我之间最遥远的距离,不是莫不相识,也不是生离死别;而是明明识得,却装不熟,明明遇见,却擦肩而过

      有人曾说:放下过去,便是饶恕自己。我在想如果有一天,我放下了过去,放过了你,会不会救赎自己;无数的可能,无数的结果,无数的否定,最终的答案是不可能

       你不仅仅是我的过去,更是期望的未来,很可能或者是一定未来我的人生中不可能有你的足迹;但我依旧开心:曾经与你那冷漠的孰知、光年的距离

       我喜欢你,从未后悔

ha乌乌

B Car/温柔向| 第一次触碰到你的灵魂

“今天天气真好!”我说

“是啊,可能老天爷也知道我约你出来有多不容易”他说

走过山间的栈道,跨过淙淙的小溪,我们来到了这次的目的地,山顶露营地。

我兴奋的冲到山崖边,把着拉杆,看着不远处的城市,感受着清凉的山风。

“啊……”我大喊一声,他走过来,从后面抱住我。

我一下子怔住了,他的头在我肩膀上,洗发水的味道很清新,我也安心了一下。

“干嘛~ 吓我一跳”

“怕你乘着风飞走呗”他呀,自从那天第一次拥抱过后就很喜欢抱着我,用这种小孩子语气说话。

“我倒是想飞走,这不是被你拖住了嘛,走不了啦~”我侧头靠着他,小声的说。

“这是咱俩在一起之后第一次出来旅游,我希望你能很...

“今天天气真好!”我说

“是啊,可能老天爷也知道我约你出来有多不容易”他说

走过山间的栈道,跨过淙淙的小溪,我们来到了这次的目的地,山顶露营地。

我兴奋的冲到山崖边,把着拉杆,看着不远处的城市,感受着清凉的山风。

“啊……”我大喊一声,他走过来,从后面抱住我。

我一下子怔住了,他的头在我肩膀上,洗发水的味道很清新,我也安心了一下。

“干嘛~ 吓我一跳”

“怕你乘着风飞走呗”他呀,自从那天第一次拥抱过后就很喜欢抱着我,用这种小孩子语气说话。

“我倒是想飞走,这不是被你拖住了嘛,走不了啦~”我侧头靠着他,小声的说。

“这是咱俩在一起之后第一次出来旅游,我希望你能很开心很开心”他让我面对着他,表情严肃的说。

但看他这个样子我就想逗他。“那就不好说了,看你表现啦,现在我想吃水果,能满足我吗?”

他一愣,突然又笑了“哈哈哈好~ 我的女朋友。”

一个轻轻的吻落在唇边,遇见他,我可能耗尽了我之前攒的所有好运了吧。

“快进帐篷!”他死死把住帐篷的一角,而另一角已经被大风吹得快掀起来了 “我马上把这个定死,你躲远点,进那个固定好的帐篷里去!”他穿着单薄的衬衣,一边固定帐篷,一边对我说,

一共两顶帐篷,我这个在背风坡的还好,他的已经快被大风掀翻了,少一顶帐篷今晚怎么办。我赶紧去帮忙。

我按住另一边帐篷脚。“一起弄吧!”

突然一滴雨落在我的头上,不到2秒钟,倾盆大雨把我俩淋了个透心凉。没办法只能去半山腰的民宿里住了。

“你先进去!”他撑着衣服,我在他的衣服里,进到民宿的。我的身上还好,因为他护着我。而他则湿透了,进到大堂他头发衣服一直在滴水。

我赶紧抱着他“冷不冷?”

“还行,我抱着你一路,没感觉冷,快登记吧,不知道有没有房间了”他也回抱着我,但他抖得厉害。毕竟现在已经是快秋末了。

“您好,先给我男朋友拿个毛巾,厚一点的,长一点的,谢谢。”他前一阵子感冒刚好。他发烧咳嗽的可怜小模样真的很让我心疼。

“您好,您的毛巾,现在只剩一个双床房和一个大床房了,您看……?”

我回头看着他,“怎么办?”眼神求助

他也有些不好意思,我知道他想选大床房,那就大床房吧。

“那就大……”

“双床房吧”他说。

很好嘛!还是个正人君子。我暗暗的笑他。

“这是您的钥匙,跟着指引人员走就可以了。”

我一边走一边牵着还在发抖的他。

”生活用品在左边床的床头柜里,计生用品在右边床的床头柜里,冰箱里的的饮料酒水都可以拿,有什么问题可以拨打前台的号码。”

他真的是一个很容易害羞的人,听到计生用品是时候,握我的手都变紧了。

“你先洗个热水澡吧,真的会感冒的。”我赶紧把他推进浴室

“可是你也……”

我一边收拾行李,一边擦着身上的水。

“帮我拿一下换的衣服可以吗?在我包里面,最后一格里。”浴室的水声停了

“好!”我打开他的包。“你要穿哪个颜色的?蓝色带火箭图案的,还是深灰色带条纹的?”

“……”里面没声音了,我知道他是害羞了,因为我本可以随便给他拿一条的。

“咚咚咚”他把浴室门开了个缝隙。

我笑着,把衣服和浴袍递给他,看见他耳朵都红了。

午夜时分了,我坐在床上和舍友吐槽今天说来就来的暴风雨,把露营计划都打乱了,本来可以吃烤肉来的。

“刚给你凉好的热水,赶紧喝一下,女生淋雨更容易生病的。”他穿着粉色浴袍走过来。是我故意给他拿的。蓝色的我穿着呢。

“偏见,女生咋就容易生病了?”我接过来喝了一口,感觉不对。

“你放了姜?”我质问他。

“我刚才特意让他们送上来的。”他一脸无事发生是样子,也拿起手机看起来,不看我。

“那……我不喝了”我就不喝姜水,略略略~

“你得赶紧喝,过两天就是你生理期了。”他还是看着手机,淡淡回复我,但其实,这个时候他,已经就是说,认真严肃起来了。

我噘着嘴,小声巴巴“不喝能咋样~ 反正我也从来不会肚子疼~”

他知道我在问他撒娇要“奖励”,嗐,谁让我色欲熏心呢!

“那你要怎样啊?”他坐到我床边,搂着我,顺着我的意。

“都说了,看你表现啦~”我靠着他,小声说。

他一直是温柔的,有计划有条理的人。而我是一个心血来潮,活力无限的人。他表白的时候和我说,我是他今年计划里的“意外”,也是让他最幸福发“意外”。他抱着我这个“意外”对我说,“我不懂浪漫,你也是我第一个喜欢到一刻都不想离开的女生,所以从此刻开始,你不再是我的‘意外’,而是我所有计划的中心,我的所有计划里都有你。”我第一次那样被爱包裹着,无处可逃,又哪里都去不了。

他的吻落在我额头、鼻峰、鼻尖,嘴唇上。他接吻总是闭着眼,只有快分开时才微微睁眼看着我,很纯情的样子。

“可以了吗?女朋友。”

“那我……喝完了,你再亲我一下!”我胡搅蛮缠,趁火打劫。

“耍无赖你是第一名”我抬眼看他,他垂着眼看我,眼底温柔的像有雾气一样。

“行,但……”他是没说完就停住了,因为我迅速的拿起那杯水然后一饮而尽,回到他怀里,等待。

“来吧!”我仰着头,闭着眼睛等他。

他一下子笑了,“你干嘛?完成任务来啦,不亲了,走了。”他起身要走

这是和我玩欲擒故纵是吧

我坐起来拉着他说“哎呀~哥哥别走~ 就亲一下嘛~”我撒娇起来,他虽然人看着正经,但是其实很闷骚哒。

“是你叫我亲你的,可别后悔!”他脸颊有些红了,但是表情却是要做什么大事一样。

————————————————————————————

后面还有三章……不知道,能不能发出来……看命吧,也看你们的了。

LightCat

所有救赎向cp都能与《春秋》完美契合(深夜被刀得虽痛但爽

所有救赎向cp都能与《春秋》完美契合(深夜被刀得虽痛但爽

Daisy✨

一些深夜发疯产物

悲伤总是突然袭来,在这个夏日的夜晚,城市里看不见星星,深夜,窗外楼房的点点灯火可否比作星星?我的脑海中总是有一个梦,在繁星点缀的夜幕下,我和萤火虫翩翩起舞,月光下的湖面闪耀着钻石的光辉,大片大片的雏菊散发出芳香,在风的耳语中摆动,松鼠在树上好奇地露出脑袋。

这里是否会有属于我的疯帽子?也许我能参加他的茶话会,见到兔子先生和柴郡猫。我的疯帽子会问我“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吗?”

悲伤总是突然袭来,在这个夏日的夜晚,城市里看不见星星,深夜,窗外楼房的点点灯火可否比作星星?我的脑海中总是有一个梦,在繁星点缀的夜幕下,我和萤火虫翩翩起舞,月光下的湖面闪耀着钻石的光辉,大片大片的雏菊散发出芳香,在风的耳语中摆动,松鼠在树上好奇地露出脑袋。

这里是否会有属于我的疯帽子?也许我能参加他的茶话会,见到兔子先生和柴郡猫。我的疯帽子会问我“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吗?”

半岛花园

瓷变成猫了!?

内含俄瓷,迫害阿美,及其它小国出现

哔-------

真的只是洗个澡!!!

室内蒸汽腾腾,皮肤白皙的东斯拉夫人抱着猫从浴室出现。擦干身体时俄耍了点小聪明,先给瓷擦。一只小猫被一个长相帅气的裸体东斯拉夫人擦干了身体,真是只猫也没问题 但偏偏是一个国家意识体!!!

吹毛的时候,俄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既然瓷平时都拒绝穿女仆装,但这是猫呀~

在一系列厮打抓挠,瓷还是被套上了女仆装。就在俄慢慢欣赏时,突然门铃响了。“吱呀--” “彭!”突然开门“苏卡布列!!!”却被一直大手拦下“小熊崽子!你胆子变大了不少啊”强忍着怒火的语气仿佛随时要把俄吞噬。

屋内一片寂静却杀气腾...

内含俄瓷,迫害阿美,及其它小国出现

哔-------

真的只是洗个澡!!!

室内蒸汽腾腾,皮肤白皙的东斯拉夫人抱着猫从浴室出现。擦干身体时俄耍了点小聪明,先给瓷擦。一只小猫被一个长相帅气的裸体东斯拉夫人擦干了身体,真是只猫也没问题 但偏偏是一个国家意识体!!!

吹毛的时候,俄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既然瓷平时都拒绝穿女仆装,但这是猫呀~

在一系列厮打抓挠,瓷还是被套上了女仆装。就在俄慢慢欣赏时,突然门铃响了。“吱呀--” “彭!”突然开门“苏卡布列!!!”却被一直大手拦下“小熊崽子!你胆子变大了不少啊”强忍着怒火的语气仿佛随时要把俄吞噬。

屋内一片寂静却杀气腾腾,这个根源不是苏总,而是拧巴的小熊。瓷在心里暗想:幸好变成猫了,不然我的腰就没了.....

确实自从俄宣布独立的时候,他们父子俩就再也没相见过。他们不是一对合格的父子,不知怎的俄就莫名其妙的想起了父亲十分强大时他们的无忧无虑。可最后那个强大的他在白桦林里避开了世俗的眼光,长眠于地下了....想到这里俄不禁打了个寒战。“喵呜-----”一声猫叫打破了这个僵局,瓷为了不引发这场大战,就牺牲了一下自己


我好困啊还有两篇文章没更

白白



一宅記(暂退一个月)

短篇《许你平生一顾》

许弋不知道成年人怕什么,但他知道自己怕什么。

最怕情绪突然崩溃。

没有理由。

晚上做了一个梦,他又梦见初中的同桌了。

梦里是他痞气地对着他笑,调侃他:“许大少爷,你怎么苦着一张脸啊,苦瓜吃太多啦?”

许弋紧闭着嘴,一点都不搭理他。

他故作无奈地摇了摇头,从校服口袋里掏出一把水果糖,转手就递给我。

那个人给的水果糖的糖纸特别好看,晶莹剔透、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许弋不舍得扔,小心翼翼地把糖纸拆开,捏起糖果送入口中后,把糖纸偷偷地揣口袋里,等到晚上回家的时候,再拿出来,慢慢、重重地把它履平,然后折成漂亮小小的千纸鹤,放进小玻璃瓶里。小玻璃瓶里的小纸条就有了伙伴。

水果糖的滋味特别特...

许弋不知道成年人怕什么,但他知道自己怕什么。

最怕情绪突然崩溃。

没有理由。

晚上做了一个梦,他又梦见初中的同桌了。

梦里是他痞气地对着他笑,调侃他:“许大少爷,你怎么苦着一张脸啊,苦瓜吃太多啦?”

许弋紧闭着嘴,一点都不搭理他。

他故作无奈地摇了摇头,从校服口袋里掏出一把水果糖,转手就递给我。

那个人给的水果糖的糖纸特别好看,晶莹剔透、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许弋不舍得扔,小心翼翼地把糖纸拆开,捏起糖果送入口中后,把糖纸偷偷地揣口袋里,等到晚上回家的时候,再拿出来,慢慢、重重地把它履平,然后折成漂亮小小的千纸鹤,放进小玻璃瓶里。小玻璃瓶里的小纸条就有了伙伴。

水果糖的滋味特别特别好吃,感觉就像人们常说的西瓜中间最甜的一口、夏天的橘子汽水,具体是什么,许弋自己也说不上来。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吃一颗糖果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成为他无法改变的习惯,即使现在长大成年、上班工作了,也不曾改变。他也爱上了这种水果糖。当然,最爱的,还是那个人给他的那一把,是午夜梦回的时候还怀念的味道。

许弋是个懂事的孩子。

爸爸妈妈因为工作原因又要搬家了。爸爸妈妈也担心许弋难受、适应不了。但确实是需要搬家。

他们轻轻地敲敲许弋的房门,进去后,温和地问许弋。

许弋开心地跟他们说:“不会啊,搬家很好的,我可以去很多地方,就跟旅游一样,还能结识沿途的朋友,不用担心我的,我适应能力超棒!”

才不是呢……

我可讨厌搬家了。

他们都叫我搬家大王,是不能深交的人,因为指不定哪一天,我就走了。

爸爸妈妈看了好一会许弋脸上灿烂的笑容,心里可能叹了一口气,“如果受不了了,要跟爸爸妈妈讲。”

“嗯嗯,会的会的。”

爸爸妈妈走后的房间里一片静寂。

许弋想起了刚才看到的爸爸妈妈眼角的细纹,转过身继续写字。

这是许弋第二次搬家、转学。

这次的他,不敢跟同学交往,成为了一个独行侠。可偏偏有人不让他如愿。

他有了一个同桌。

许弋因为是转学来的,班上才再搬了一副桌椅。所以许弋是一个人坐的。

前一天早上,班主任就有说要来一位新同学。

当时听到“新同学”的时候,许弋心里还有点感慨,原来我已经不是新同学了啊,可是我跟新同学也差不了多少,说不定接下来会比这位“新同学”还新呢。

许弋忘记了一件事:班上只剩一个空座了,那就是他身边的位子。

所以他内心对于两人以后的相处没有一点点纠结。

等到那一天,新同学正式走进班级,进行自我介绍,老师给他指座位的时候,许弋才晚之又晚地后觉到:这位新同学就是他以后的同桌了。

很久没有和别人相处,许弋开始紧张了。

他在心里安慰自己,给自己做心理暗示:没事,别想太多,新同学看你那样,说不定就不会搭理你,以后,你们两个人还是走桥的归走桥,走路的归走路。

奈何新同学跟许弋的暗示截然相反。

新同学一步一步地走进了许弋的心里面,然后在里面迷了路——出不去了。

许弋还自嘲,这哪里是迷了路啊,完全就是被我囚禁了。

“许大少爷~”

“喏,我今天多带了一瓶牛奶,送你了。”

“许大少爷,这道题怎么做啊,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今早的冒犯呗,教教小弟我呗。”

“许大少爷,你很怕冷?我外套借你穿。”

“许大少爷,一起跑步呗,咱俩做个伴。”

“许大少爷……”

……

新同学特别特别喜欢给我取的外号:许大少爷。每次讲话都以“许大少爷”开始。

许弋也很喜欢。

然而他更喜欢新同学喊他“许弋”,但又不喜欢。

新同学只喊过两次“许弋”。

第一次是两人刚坐到一起的初识。

最后一次是……

“许弋,你真的要走了。”

这是许弋第三次搬家。

新同学叫他名字的那一刻,许弋感觉自己这段时间以来悬得高高的心,落了地。

许弋没说什么,只轻轻“嗯”了一声。

有人问许弋当时什么感受,许弋沉默了一会,答:没什么感受。

确实是没什么感受。

确实是没什么感受才对。

人都是会走散的。

这个道理,许弋很早就知道了。

也不敢奢想自己那一次能幸免。

只是,现在回想起来,心里是有点伤心的。

可笑的是,那是许弋最后一次搬家。

真是应了那个词:“事不过三。”


我是不是还没告诉你们,新同学的名字啊?

“他叫,顾云。”是我深埋心底的人。

大抵是深夜吧,所以才把他从土里挖出来,让他见光。也让自己见光。

毕竟都是暗处,鲜少有人察觉。

川川川泽

关于我是不是喜欢你

      如果我喜欢你可以随意说,那喜欢就变廉价了。如果我说喜欢,那一定是百分之百爱你,才敢说一定。

      如果我不能确定,我会痛苦,我会畏缩,在矛盾中斗争,直到我确信我喜欢你,或者在其中消磨我的倾慕。

      爱情一定关乎性吗?假如我爱你但不想跟你做呢?那算不算我爱你?柏拉图怎么区分亲情的爱和无性的爱情?怎么说明我是否有能力去爱一个同性?还是说我只是想要一段亲密关系?太多的问题没有答案,我搞不清楚这...

      如果我喜欢你可以随意说,那喜欢就变廉价了。如果我说喜欢,那一定是百分之百爱你,才敢说一定。

      如果我不能确定,我会痛苦,我会畏缩,在矛盾中斗争,直到我确信我喜欢你,或者在其中消磨我的倾慕。

      爱情一定关乎性吗?假如我爱你但不想跟你做呢?那算不算我爱你?柏拉图怎么区分亲情的爱和无性的爱情?怎么说明我是否有能力去爱一个同性?还是说我只是想要一段亲密关系?太多的问题没有答案,我搞不清楚这些,没资格说爱你。我看轻爱情,但对你一定很认真。

      我对你真的有如此深刻的情感吗?我是不是为了寻找“爱情”的痕迹,体会浪漫和被爱,所以自欺欺人假装喜欢你?如果你被我表白,请一定不要被我的花言巧语欺骗,通过我的行动来看清我。不要相信我的眼泪,不要心软,不要被我绑架。我害怕你被我的天生感性和冲动所欺骗,正如我此刻所为,我正在让你感动,企图以此绑架你。请不要被我绑架,请以喜欢来面对我,而不是怜悯。

      我开始对你提要求,哪怕我还不能确定我是否爱你。我是这样自私且霸道,所以在我确定是否爱你之前,请远离我,无论我如何央求你。如果你爱我,请悄悄让我也爱你,大张旗鼓的方式会让我落荒而逃。

      所以我到底爱不爱你?

      这些挣扎能不能证明我爱你?

      不想让我的犹疑来困扰你,能否证明也许我有一点爱你?

      所谓爱情是世界上最大的冒险,我得用出我许多年来积攒的全部勇气——我是否有此种决心?我不够热血和冲动,是不是说,我不够喜欢就?为了避免受害,于是要选择错过吗?

      如果我不是百分之百喜欢你,我靠近你,会伤害你。这样的我来靠近你,难道也算喜欢吗?      

      到底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想要拥抱你是吗?看见你想要微笑是吗?怕我让你不开心是吗?我是不想让你伤心,还是不想因我伤心?(我怕你伤心,还是怕你生我气,是两个问题,后者只是我的私心,担心我被你讨厌,而不是把你放在心上地爱你)

      也许没那么喜欢吧。

      你看,情感是可以被理智的诘问消磨的。

      可如果连这些都没有消磨,也许就又不是爱情了。毕竟我可以毫不犹疑地回答我爱我的妹妹。

      真是古怪的爱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