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深夜放毒

9662浏览    1153参与
白南桉

要是没有幻想

  可是,不幻想,就没有他们,没有他们没有他们的以后,我会觉得愧疚,他们因我而生我还没给他们写下结局

  

要是没有幻想,她就真的只是白月光,我没有任何准备去面对她,口口声声的爱,最后成了碎渣,被吹散,融在了建模里,吹不进她的心,最后形同陌路,没有结局的故事,就真的成了没有结局的故事

  

真的没有幻想的话,就没法再安慰自己了,他们的故事,我跟她的故事,再也不会有了,没有办法因为什么再去哭泣了,我没有理由了,最后成了一摊烂泥,摊死在路边,不闻不问,本来已经像看不见听不到了啊,本来我就把自己摧残的不成样子了啊,怎么就会,怎么就会有多出来不能走的理由

  

若无幻想

你特么告诉老子满...

  可是,不幻想,就没有他们,没有他们没有他们的以后,我会觉得愧疚,他们因我而生我还没给他们写下结局

  

要是没有幻想,她就真的只是白月光,我没有任何准备去面对她,口口声声的爱,最后成了碎渣,被吹散,融在了建模里,吹不进她的心,最后形同陌路,没有结局的故事,就真的成了没有结局的故事

  

真的没有幻想的话,就没法再安慰自己了,他们的故事,我跟她的故事,再也不会有了,没有办法因为什么再去哭泣了,我没有理由了,最后成了一摊烂泥,摊死在路边,不闻不问,本来已经像看不见听不到了啊,本来我就把自己摧残的不成样子了啊,怎么就会,怎么就会有多出来不能走的理由

  

若无幻想

你特么告诉老子满脑子黄色废料和变态的想法怎么实现[尬笑]

放置闲用

同台历一起吃第五场了!

本次是1.21-25期

一月份最重要的节日是什么?当然是除夕年夜饭!红烧鱼、白灼虾、炸鸡翅、扇贝粉丝、小炒、皮蛋四喜烤敷、卤牛肉熏鱼、炸肉!

春卷是素馅儿至上的!

没买到合适的小排,就做了豆豉鸡翅。

加了鸡蛋的土豆泥,没放糖调味,意思差了点……

我也想豆浆配油条呀,但大年初四真的找不到卖炸油条的……

同台历一起吃第五场了!

本次是1.21-25期

一月份最重要的节日是什么?当然是除夕年夜饭!红烧鱼、白灼虾、炸鸡翅、扇贝粉丝、小炒、皮蛋四喜烤敷、卤牛肉熏鱼、炸肉!

春卷是素馅儿至上的!

没买到合适的小排,就做了豆豉鸡翅。

加了鸡蛋的土豆泥,没放糖调味,意思差了点……

我也想豆浆配油条呀,但大年初四真的找不到卖炸油条的……

三寸长弓

奥特曼来了,怪兽还会远吗?

又名:新年休假大作战

(写车的时候突然想到遥辉不会累不会饿吗于是就回地球了,所以这就是车里掺的一些清水日常)

cp:遥泽遥无差偏遥泽?(因为车是遥泽的)

凯伽提及所以不打tag了

最后:遥辉你是日本人过什么新年啊哦原来是我自己写的bug以及斯菲亚的设定如果有bug都是因为我还没看完德凯自己瞎编的


“咕…”遥辉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就算是奥特曼的人间体,该饿的时候照样会饿。“遥辉…”泽塔终于开口打破了尴尬的寂静,“要不要…先回地球?”不知不觉新年将近,一人一奥本来就在回地球的路上,虽然双方在合体时泽塔用光能维持遥辉的体能,但是吃东西,尤其是吃好吃的东西的机会可不能错过啊。

“......

又名:新年休假大作战

(写车的时候突然想到遥辉不会累不会饿吗于是就回地球了,所以这就是车里掺的一些清水日常)

cp:遥泽遥无差偏遥泽?(因为车是遥泽的)

凯伽提及所以不打tag了

最后:遥辉你是日本人过什么新年啊哦原来是我自己写的bug以及斯菲亚的设定如果有bug都是因为我还没看完德凯自己瞎编的


“咕…”遥辉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就算是奥特曼的人间体,该饿的时候照样会饿。“遥辉…”泽塔终于开口打破了尴尬的寂静,“要不要…先回地球?”不知不觉新年将近,一人一奥本来就在回地球的路上,虽然双方在合体时泽塔用光能维持遥辉的体能,但是吃东西,尤其是吃好吃的东西的机会可不能错过啊。

“泽塔桑是什么时候,”在变身空间里稍微收拾一番,遥辉再度变身,一人一奥一边闲聊着一边慢慢飞回地球,“喜欢我的呀?”明明连最后一步都做了,遥辉的问题看起来却格外纯情。“不知道诶,”泽塔挠挠头,“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之前遥辉不在的时候,泽塔去找过赛罗:“那个…赛罗师父,我特别想保护一个人,哪怕是失去生命也可以的那种。感觉心里满满的都是他,这是为什么?”闻言,赛罗是又好气又好笑,气得是泽塔连情爱方面也那么迟钝,笑得是这小子居然开窍了,说不准自己什么时候能抱上一个徒孙?“很简单,你喜欢ta呗。”赛罗耸肩,接着伸手拎泽塔的耳朵,没太用力,“你俩要是不能成,别说是我的徒弟啊。”5900岁没谈过恋爱的宇宙街溜子对5000岁的徒弟如是说。“好的赛罗师父!”泽塔干劲十足地飞走了,“我一定会好好对遥辉的…”赛罗欣慰地点点头,然后后知后觉地猛然抬头:“啊?遥辉不是这小子的人间体吗?”他倒不奇怪,自己老爹在地球上也有一个心动女子,奥特曼的xp是自由的,就是自己抱上一个徒孙的幻想貌似破灭了呢。

每次回到军械库时,遥辉都忍不住鼻尖发酸,大家都乐呵呵的,跟欢迎遥辉回娘家似的。“蛇仓队长今年也没回来吗?”遥辉有点失落。“蛇仓队长…对于遥辉来说,”泽塔在变身空间里对遥辉说,“是和赛罗师父一样的存在呢。”“泽塔桑,你说话的方式果然还是很奇怪啊…”遥辉在心里默默回应。“其实队长他每年都会回来哦,”结花盯着遥辉两眼放光,拽着遥辉来到他曾经的位置上,“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是队长会给我们带礼物…”陌生牌子和包装的咖啡被装在遥辉的抽屉里。“小蛇带回来的咖啡很好喝的,”叶虎老爷子手提金枪鱼,依旧风采不减当年,“可惜他走的太急没吃上金枪鱼…”洋子没有说太多话,只是给了遥辉一个大大的拥抱:“欢迎回来,遥辉。”

“那个遥辉…”泽塔斯斯艾艾地问,“我听泰罗哥哥和梦比优斯哥哥说地球上的食物奥特好吃…”“泽塔桑要一起吃吗?”遥辉吃着金枪鱼含糊地问。“诶?!泽塔也要一起吃吗?”结花最先反应过来,“那我是不是可以解剖…”“这个不可以结花小姐!!”遥辉惊恐地后退好几步。“遥辉啊,结花只是开玩笑而已。”叶虎老爷子慈爱地揉揉结花的脑袋。光芒从遥辉身上分离,不一会,一个人就从遥辉身后走出来。眉眼几乎是遥辉的样子但看起来整体偏幼,眼尾却有一抹红痕,发丝是浅浅的银蓝色,虹膜是人类中几乎没有的银白色。“遥辉,我变成人型了,是不是奥特厉害!”“诶?!”军械库的各位都震惊了,尤其是结花。“呐,泽塔桑,能不能给我一根头发呢?”结花凑到泽塔面前,目光灼灼。

“我开动啦,”泽塔双手合十,之后便试探着握住筷子,“哇遥辉,这个真的奥特难用啊。”看着泽塔委屈巴巴的眼神,遥辉下意识地端过泽塔的碗开始投喂。洋子和结花交换了一个眼神,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呜哇,地球食物真的奥特好吃。”被遥辉投喂着吃完一整碗饭,泽塔意犹未尽地盯着遥辉。于是两个姑娘不但说服了泽塔跟着她们,更拖上了遥辉一同去团建炫饭。

“年轻人真是有活力啊,”叶虎老爷子留在军械库爬上爬下检查每一台特空机的状况,尤其是金古桥,“小蛇,今年也不打算和孩子们见一面吗?”“叶虎先生这话说得有点早了,难得有个小朋友回来探亲,我还是得去瞧瞧的,”金古桥投射的阴影处忽的转出一个人,黑色西装配上红色丝绒内衬,为来人平添一分邪魅气质,是伽古拉,或者说军械库的各位更加熟悉的名字,蛇仓翔太,“来个奥特曼的话,搞不好会出现怪兽…哈,我开玩笑的。”比起军械库前队长蛇仓翔太,伽古拉恢复了些许往日乖张的性格。顺手将怀中的纸袋子放在遥辉那张桌子上,伽古拉走上前细细观摩金古桥,满眼都是怀念与喜爱。“小蛇又带了咖啡啊,”叶虎老爷子变魔术似的端出金枪鱼刺身,“之前庆功宴的时候你走得太急了,这次的金枪鱼给你留了一点。”“哇哦…”伽古拉下意识平举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抛却蛇仓翔太的身份,他自己并不擅长接受军械库众人的好意,“多谢了,叶虎叔…”叶虎老爷子拍拍伽古拉的肩膀:“有空多回来看看吧,小蛇。”伽古拉低头,然后很快又抬头,龇出一个夸张的笑容:“叶虎叔,今天我来值班吧,您也回去陪陪家人。”

泽塔那副样子是不能堂而皇之出门的,遥辉给他戴上一顶绒线贝雷帽遮住与众不同的头发和眼睛,又给泽塔套了几件看起来很保暖的衣服,伪装得很好,尤其是一些路人会问遥辉:“那个是你弟弟吗?”遥辉无法反驳,只能敷衍地点点头。有一点小口癖,措辞奇怪,大口炫饭,但是可以变奥特曼的乖弟弟。

洋子拽着结花去买奶茶,洋子怕冷,不知何时养成了用奶茶捂手的习惯。结花对于除了研究之外的事情不是特别上心,此时倒是在研究柜台上面蔬果汁那一栏的选项。遥辉牵着泽塔的手四下环顾,发现一个支着摊子做炒面的年轻人,看着很年轻但炒面的手法意外的很娴熟,不过比起这个更引人注意的是他只穿着一件皮革外套和牛仔裤,并不是能保暖的穿搭。“两…四份炒面谢谢。”遥辉上前搭话。年轻人打量一番遥辉和泽塔,突然笑起来:“我这里有特别加量的炒面。”于是寒冬的夜里,一人一奥就坐在炒面摊子前的桌椅上嗦面。

“你是今天第2023个客人,”年轻人从保温箱(保冷箱?)里拿出两瓶波子汽水,“赠送的。”遥辉愣愣地接过,顺手揣在泽塔的衣服口袋里,没反应过来自己怎么成了具有纪念意义的顾客。等遥辉结完账,发现泽塔还在顽强地和筷子做斗争。“不好意思啊,老板,”遥辉尴尬地笑起来,“我…嗯…朋友他不太会用筷子…”“你朋友学的已经很快了,我以前也学了很久,”年轻人双手环抱,笑着打量泽塔,“他不是本地人吧?”遥辉打个哈哈:“嗯对…”

“遥辉,记得帮我向你们蛇仓队长问好啊,”年轻人一边收拾摊子一边对遥辉说。“嗯…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遥辉警惕地摆出防御的起手式。年轻人指指他胸前,军械库的铭牌。“所以您是蛇仓队长的朋友吗?”遥辉深深鞠躬,“刚才太失礼了,非常抱歉!”“朋友应该算不上吧,”年轻人拍了拍遥辉的肩膀,视线不着痕迹地扫过对方腰间的勋章盒子,伸手,“不过我们倒是熟人,我叫凯,红凯,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嗯,这边也是,请多关照。”遥辉下意识与对方握手。

“遥辉,你俩刚刚去哪啦?”洋子提着两杯还没开封的奶茶和碎碎念着奶茶不健康的结花走过来。“我俩刚刚又饿了,就点了炒面…”遥辉接过奶茶,递给泽塔一杯。“啊,明天还要早起换班啊…”结花伸个懒腰,“新年到了,人家也稍微有点干劲不足诶。”“那我一会去值班吧,你们明天休息好了再来换班,”遥辉自告奋勇,“我先去探望一下妈妈,再见。”

你以为遥辉会变身飞过去吗?他坐计程车去的。

遥辉在母亲开门之后拥抱了她:“妈妈,好久不见。”泽塔在楼下喝奶茶,没有上来,大约是觉得自己没必要出现在遥辉的家人面前。

“轰!!”空旷的街道传来一声巨响,似乎是什么庞然大物落地。“诶?!”结花哀嚎起来,“不会要加班了吧…”洋子叹了口气,神情严肃:“破坏我休假,不可饶恕。”屏幕上发出高能反应的警报。“我可真是乌鸦嘴啊,”伽古拉看着监视器屏幕,不由得头痛起来,“叶虎叔您就放心回去休假吧…”“现在可不是能够放心回去休假的状况啊,”叶虎老爷子放下还在收拾的行李,“别小看老头子我啊,小蛇。”遥辉下意识转头望向声音来源:“抱歉,妈妈,我得走了!”赶紧下楼,泽塔已经主动回到遥辉体内,遥辉举起升华器,光门出现,冲刺进门,下一刻,泽塔飞向军械库总部。

“队长?!”赶回来的三人看到伽古拉的时候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惊呼。“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候,”伽古拉久违地重启了蛇仓队长模式,神色凝重地看向屏幕,“这次的敌人有三个,不过现在还在充能,没有正式启动。”画面中,三个黑色的身影静止不动,头部红色的光源缓缓变亮。“那趁现在是不是可以处理它们?”遥辉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很遗憾,”结花打消了遥辉的念头,“以我们的火力无法做到,万一让它们提前苏醒,情况只会更糟糕。”伽古拉欣慰地看着结花,点点头:“我待会去驾驶赛文加。洋子,你去驾驶金古桥,遥辉,你去驾驶乌英达姆,原地待命随时准备出击。结花你带队去疏散周围的居民。叶虎叔您留下来照看一下基地,拜托了。”

“了解!”×2

“哦嘶…了解!”

“交给我吧。”

“那么‘新年休假大作战’开始!”伽古拉伸出手,“Go Storage!(军械库出动!)”众人齐齐伸手:“Go Storage!!(出动!!)”

疏散完毕之后,三台特空机到达了现场。“泽塔桑,那个怎么看都好像赛罗前辈啊。”遥辉看着显示器里面的敌人疑惑地问。“咳,遥辉,”伽古拉咳嗽一声,“你没关麦,下次注意点。”“反正我们都知道遥辉和泽塔樣(泽塔sama)一心同体嘛。”洋子打趣道。刚刚的对话消除了些许大敌当前的紧迫感,但是一下子来了三个敌人,三人心里说不紧张也是假的。“黑暗洛普斯?一下子来了好多啊…”泽塔在变身空间里看得真切,“是专门破坏赛罗师父形象的奥特可恶的机器人!!(乂`д´)”光听声音都想象得到泽塔的怨念。

黑暗洛普斯还没有完全启动,于是洋子先驾驶金古桥发射了佩丹尼姆导弹。爆炸的火光中,三台黑暗洛普斯齐齐抬头,独眼中的红光锁定了金古桥。下一秒,一只银色的手掌将其中一个洛普斯的脑袋拍歪掉,来者正是遥辉驾驶的乌英达姆,额头上的光束发射器早早蓄能,乌英达姆双手抱住洛普斯的头“咣当”一记头锤然后发射光束,洛普斯直接被轰飞了出去。军械库以重创一台洛普斯取得了先手优势。“剩下两台就交给你们了。”伽古拉相当有自知之明地对上了刚刚被轰飞的洛普斯,现在并不是赛文加逞强的时候。

“哦嘶!/了解!”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近身。但是黑暗洛普斯的程序重启成功,战斗策略与刚刚紧急重启的状态下完全不同。毕竟洛普斯的设计蓝本是赛罗,拥有着最强肉体的赛罗,实力虽然比不上本尊,但也不是好相与的角色。

赛文加这边的战况相对好一点,遭到重创的洛普斯很快失去了行动能力。本来应该能松一口气,不知为何,伽古拉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他回身准备支援遥辉和洋子。“失去行动能力”或者说用“支离破碎”形容更加贴切,的洛普斯以一种难以名状的姿势站起来,扭曲的机体和断裂的零件似乎在蠕动一般,缝隙中透出令人眩晕甚至作呕的微光,有机质一般流动着包裹住洛普斯的机体。这令人毛骨悚然的变化竟然悄无声息,下一刻,“洛普斯”冲向赛文加,伸手打穿赛文加腹背部的机体。

“队长!!”通讯器里传来爆炸声,两人再怎么专注于战斗也意识到蛇仓队长出事了。洋子下意识挡住洛普斯的飞踢,遥辉却被另一台洛普斯发射的光线击中。“看来这就是我们所做到的极限了泽塔桑!”遥辉掏出升华器,“接下来一起上吧。”变身空间的泽塔早已摩拳擦掌:“好啊,要上了!”

(变身过程略过,以示情况紧急)

“队长?!”洋子一边艰难地招架洛普斯的攻击一边联系蛇仓,“队长?!队长你怎样了?!”通讯器那头很久才被接通:“我是蛇仓,不用担心我,洋子…呼…我没事…”赛文加的机体被一种有机质入侵了,伽古拉情急之下用蛇心剑斩开赛文加的机体逃离了那种物质的包围,身上却不免沾染上了一点。这姑且算是生物的物质像是来自另一个宇宙,目前还没有适应这里的环境,不过看起来有感染和同化生物的能力。

遥辉和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刚刚偷袭了赛文加的“洛普斯”冲了过来,袭击了另外两台洛普斯。洋子和遥辉面面相觑,伽古拉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快阻止它!”被重创的洛普斯似乎触发某种特殊机制,从机体内部被撕裂,相同的有机质蠕动着覆盖住失去行动能力的机体,它们在融合。

“该死的,是其他宇宙的斯菲亚球体,”伽古拉大声提醒,“洋子,保护好自己,尽量用远程攻击。遥辉,泽塔,我不知道你们对于斯菲亚球体了解多少,但是不管怎么样你们绝对不能大意!”

遥辉和泽塔闻言立刻切换成德尔塔天爪,贝利亚黄昏不知道又在宇宙的哪个角落飘着,并没有出现。

敌人,姑且叫作三重斯菲亚洛普斯,站起来,错乱的嘴里发出低吼。“遥辉,我感觉到这个怪兽身上,有特利迦前辈所在宇宙的气息。”泽塔语气凝重。伽古拉不知何时找到了被光线击中正在躺尸的乌英达姆,重新与泽塔站在一道:“我来吸引它的注意力,待会儿不需要管我。”遥辉迟疑了一下,但泽塔替他点点头,算是答应。

泽塔起手一发泽斯蒂姆光线试探对方的实力,斯菲亚的生物质组分很快失活但是大部分光线能量被洛普斯的机体防御住了。战术制订完毕,乌英达姆和泽塔一同冲上前破坏斯菲亚洛普斯的外部甲壳,一时间相当数量的甲壳被破坏。斯菲亚洛普斯终于动了,它四肢着地更接近于某种兽类,一口咬住乌英达姆的脖子,然后借助斯菲亚具有的流动性特征,在上下颚部位弹出了四枚剑齿,每一枚剑齿都是一根黑暗洛普斯的头镖。“队长!”遥辉担忧地大叫,但是泽塔牢记队长的嘱咐,没有管乌英达姆的状态,专注地攻击斯菲亚洛普斯。斯菲亚洛普斯的嘴逐渐合拢,伽古拉斩开缠绕过来的生物质触须拼命想要冲出去,最后还是没能赶得上…吗?斯菲亚洛普斯的嘴被一拳暴力轰开,一只手稳稳地接住了伽古拉。

“如果可以,”伽古拉躺在欧布的掌心中央,“凯,我真不想被你救。”“那至少比死好很多不是么?”欧布,或者说凯摊开手让无幻魔人离开。“诶,是新的奥特曼!”洋子的眼睛立刻放光。

“哦!您是那位,欧布奥特曼!”泽塔没有放松警惕,但还是热情地打了招呼,“遥辉,这位是欧布奥特曼,也是我的师兄。”欧布点点头:“虽然我们刚刚见过面,不过还是一会儿再叙旧吧。”

“诶,贝利亚黄昏桑,您终于回来了啊!”遥辉感激地看着手中的剑。“感觉到有意思的东西了,”贝利亚黄昏咧开嘴,“想砍砍试试。”“欧布土之剑!”“迪斯修姆之爪!”黑红色与金褐色的光芒交织,束缚住斯菲亚洛普斯的行动,随后欧布与泽塔各自挥剑斩在斯菲亚洛普斯身上。欧布后退几步,高举圣剑绕圆挥舞一周,泽塔持剑迅速接近斯菲亚洛普斯,挥舞贝利亚黄昏斩出三剑组成一个Z字。“迪斯修姆切割!!”“欧布至高圣剑!!”黑红色的光如同獠牙一般撕裂斯菲亚洛普斯的防御甲壳,流光溢彩的银白色光柱则是在冲刷瓦解斯菲亚洛普斯的外壳。

斯菲亚的本体暴露了,但是斯菲亚洛普斯的攻势更加狂暴,与此同时,斯菲亚的生物质也在逐步活化,得尽快解决了。“遥辉,让它见识一下我们的新形态,”泽塔握住贝利亚黄昏,庞大的能量在德尔塔天爪的身体上凝结为沉郁的黑与闪耀的金,“迪斯修姆天爪。”欧布看着泽塔的新形态不由得夸赞一句:“有两下子嘛。那我也不能拖后腿啊。艾克斯前辈,银河前辈,维克特利前辈!羁绊之力借我一用!欧布三重!!”

“迪斯修姆切割!!”“三重光轮!!”“冲啊!!”这头偷渡来的斯菲亚终于灰飞烟灭了。

战斗结束,朝阳初生,昨夜注定是个不眠夜,但是他们守护了明日的安宁。

“唔哦哦你是红凯桑,”遥辉错愕地看着凯,“你当初一定认出来我们了对不对?!”凯,微笑点头:“你的盒子太明显了,看我的。”露出腰间的圆形小匣子。泽塔从变身空间递出一瓶波子汽水给遥辉压压惊。“不好意思打扰你们感人的重逢了,”伽古拉扛着蛇心剑,手里捧着心爱的小盆栽,“遥辉跟我回去写这次的战斗报告,至于你?”他瞥了一眼凯:“哪凉快哪待着去。”

再见到凯时,人正热络地和叶虎老爷子坐一块吃饭。“这儿凉快。”凯说。伽古拉:好气哦想杀人了怎么办?遥辉看着自己桌上的纸袋子,里面有两个盒子,小盒子上写着“给军械库的各位”,大盒子上写着“给遥辉”。“诶?蛇仓队长带来的伴手礼也有我的一份吗?”遥辉好奇地拆开盒子,里面是一个印着Q版赛罗形象的抱枕。“噗嗤,”遥辉哑然失笑,“原来是买给泽塔桑的呀。”后来泽塔开心地把抱枕收藏在变身空间里了。


放置闲用

和台历一起吃第四弹了~

1.16-20期

虽然身在北方沿海城市,但我真的接受不了咸鱼🐟李锦记的金汤料煮巴沙鱼再配上米饭🍚好吃😋

在豆沙馅儿煮水和红豆薏米芡实粉纠结了一天,最终还是决定用红豆薏米芡实粉➕蛋白粉做了个糊糊!

拉面汤是用木鱼花煮的,加了各种食物,但……不搭不好吃……🍜

单位年货发的颈背肉,用元葱和黑胡椒酱小火慢煎,毕竟……这个天真不是吃烧烤的季节呀!

腊月二十九找烤地瓜🍠真的是……去盒马鲜生买了一袋烟薯,先蒸熟,然后小火微油慢煎,撒上白砂糖,味道也不错,但没有烤出来的香味有些失望。

和台历一起吃第四弹了~

1.16-20期

虽然身在北方沿海城市,但我真的接受不了咸鱼🐟李锦记的金汤料煮巴沙鱼再配上米饭🍚好吃😋

在豆沙馅儿煮水和红豆薏米芡实粉纠结了一天,最终还是决定用红豆薏米芡实粉➕蛋白粉做了个糊糊!

拉面汤是用木鱼花煮的,加了各种食物,但……不搭不好吃……🍜

单位年货发的颈背肉,用元葱和黑胡椒酱小火慢煎,毕竟……这个天真不是吃烧烤的季节呀!

腊月二十九找烤地瓜🍠真的是……去盒马鲜生买了一袋烟薯,先蒸熟,然后小火微油慢煎,撒上白砂糖,味道也不错,但没有烤出来的香味有些失望。

爍.

  老公  😍卧槽(反过来说)

  老公  😍卧槽(反过来说)

是羽桐不是鱼桶
  其实是为了炫耀:   我成...

  其实是为了炫耀:

  我成功用最普通的方法煎出太阳蛋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疑似qiqi一个鸡砸出四个蛋语气)

  其实是为了炫耀:

  我成功用最普通的方法煎出太阳蛋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疑似qiqi一个鸡砸出四个蛋语气)

斯教的狗

深夜放毒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福特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大半夜给我推这么多吃的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福特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大半夜给我推这么多吃的


三寸长弓

  垂柳飞絮居然不能染色啊可恶,明明是很好看的发型。

  妄想的摇曳兰芒改色,应该有那么一点点像欧布剧场版的伽古拉吧

  垂柳飞絮居然不能染色啊可恶,明明是很好看的发型。

  妄想的摇曳兰芒改色,应该有那么一点点像欧布剧场版的伽古拉吧

三寸长弓
  所以赛罗会喜欢嗅嗅吗?  ...

  所以赛罗会喜欢嗅嗅吗?

  所以赛罗的嗅嗅会偷啥呢?

  

  ——喂,把维克特利水晶还回去啊…

  

  用小窗开着日语版配b站电影重新看了一遍神奇动物在哪里。mamo配的纽特没有其他角色既视感。

  但不妨碍我玩声优梗。

  所以赛罗会喜欢嗅嗅吗?

  所以赛罗的嗅嗅会偷啥呢?

  

  ——喂,把维克特利水晶还回去啊…

  

  用小窗开着日语版配b站电影重新看了一遍神奇动物在哪里。mamo配的纽特没有其他角色既视感。

  但不妨碍我玩声优梗。

三寸长弓
  表演季向导发型+彩虹耳钉+...

  表演季向导发型+彩虹耳钉+圣诞围巾+水先知斗篷+灯笼裤。

  在等兔子面具。

  (柳叶笔打发型草稿真好用)

  表演季向导发型+彩虹耳钉+圣诞围巾+水先知斗篷+灯笼裤。

  在等兔子面具。

  (柳叶笔打发型草稿真好用)

白星蕊

外卖小哥:我看你就是找抽🙃

外卖小哥:我看你就是找抽🙃

䰠

只要我不说,就没有人知道这其实是我攒了几个星期的照片!诶嘿

哎呀果然一个人吃饭什么的最爽了

只要我不说,就没有人知道这其实是我攒了几个星期的照片!诶嘿

哎呀果然一个人吃饭什么的最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