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深夜食堂


 查看更多
收起全部
6174.6万浏览    34378参与
栗舒
「 23.1.30 」 早呀...

「 23.1.30 」

早呀

通宵到也不困

距离逃出实验室还有一周

「 23.1.30 」

早呀

通宵到也不困

距离逃出实验室还有一周

栗舒
「 23.1.27 」 早....

「 23.1.27 」

早. 栗子味咖啡

太甜了 栗子味也比较假. 而且咖啡味也淡

「 23.1.27 」

早. 栗子味咖啡

太甜了 栗子味也比较假. 而且咖啡味也淡

放置闲用

同台历一起吃第五场了!

本次是1.21-25期

一月份最重要的节日是什么?当然是除夕年夜饭!红烧鱼、白灼虾、炸鸡翅、扇贝粉丝、小炒、皮蛋四喜烤敷、卤牛肉熏鱼、炸肉!

春卷是素馅儿至上的!

没买到合适的小排,就做了豆豉鸡翅。

加了鸡蛋的土豆泥,没放糖调味,意思差了点……

我也想豆浆配油条呀,但大年初四真的找不到卖炸油条的……

同台历一起吃第五场了!

本次是1.21-25期

一月份最重要的节日是什么?当然是除夕年夜饭!红烧鱼、白灼虾、炸鸡翅、扇贝粉丝、小炒、皮蛋四喜烤敷、卤牛肉熏鱼、炸肉!

春卷是素馅儿至上的!

没买到合适的小排,就做了豆豉鸡翅。

加了鸡蛋的土豆泥,没放糖调味,意思差了点……

我也想豆浆配油条呀,但大年初四真的找不到卖炸油条的……

栗舒

「 23.1.25 」

和风菠菜鸡肉意面

每日便当 No.411

「 23.1.25 」

和风菠菜鸡肉意面

每日便当 No.411

依执

纪念我们那逝去的(原本就不存在的/因为搬家而头秃的)春节假期 ​


不过仪式感还是要有的,我们还做了蛋饺、肉圆、百叶结和小圆子~


纪念我们那逝去的(原本就不存在的/因为搬家而头秃的)春节假期 ​


不过仪式感还是要有的,我们还做了蛋饺、肉圆、百叶结和小圆子~

栗舒
「 23.1.24 」 整天赶...

「 23.1.24 」

整天赶论文 半夜吃饭

半夜的炒面就是最好吃的!还有柠檬苏打

「 23.1.24 」

整天赶论文 半夜吃饭

半夜的炒面就是最好吃的!还有柠檬苏打

Ko no 艾哒 哒

下午朋友来玩,我们点了老式的提篮蛋糕,看芭比公主电影(适龄观看人群3~7岁)后来一起享用了一顿可口的自制垃圾食品晚饭。饭后我洗碗,她收拾了垃圾带到楼下扔。感觉不像友谊进入第十几个年头,像婚姻。

下午朋友来玩,我们点了老式的提篮蛋糕,看芭比公主电影(适龄观看人群3~7岁)后来一起享用了一顿可口的自制垃圾食品晚饭。饭后我洗碗,她收拾了垃圾带到楼下扔。感觉不像友谊进入第十几个年头,像婚姻。

栗舒

「 23.1.22 」

🐰年大吉 除夕快乐🎆

年夜饭做了好多~ 猪肉白菜饺子.生汆丸子汤.香菇青菜.盐焗鸡.叉烧.八宝饭

「 23.1.22 」

🐰年大吉 除夕快乐🎆

年夜饭做了好多~ 猪肉白菜饺子.生汆丸子汤.香菇青菜.盐焗鸡.叉烧.八宝饭

放置闲用

和台历一起吃第四弹了~

1.16-20期

虽然身在北方沿海城市,但我真的接受不了咸鱼🐟李锦记的金汤料煮巴沙鱼再配上米饭🍚好吃😋

在豆沙馅儿煮水和红豆薏米芡实粉纠结了一天,最终还是决定用红豆薏米芡实粉➕蛋白粉做了个糊糊!

拉面汤是用木鱼花煮的,加了各种食物,但……不搭不好吃……🍜

单位年货发的颈背肉,用元葱和黑胡椒酱小火慢煎,毕竟……这个天真不是吃烧烤的季节呀!

腊月二十九找烤地瓜🍠真的是……去盒马鲜生买了一袋烟薯,先蒸熟,然后小火微油慢煎,撒上白砂糖,味道也不错,但没有烤出来的香味有些失望。

和台历一起吃第四弹了~

1.16-20期

虽然身在北方沿海城市,但我真的接受不了咸鱼🐟李锦记的金汤料煮巴沙鱼再配上米饭🍚好吃😋

在豆沙馅儿煮水和红豆薏米芡实粉纠结了一天,最终还是决定用红豆薏米芡实粉➕蛋白粉做了个糊糊!

拉面汤是用木鱼花煮的,加了各种食物,但……不搭不好吃……🍜

单位年货发的颈背肉,用元葱和黑胡椒酱小火慢煎,毕竟……这个天真不是吃烧烤的季节呀!

腊月二十九找烤地瓜🍠真的是……去盒马鲜生买了一袋烟薯,先蒸熟,然后小火微油慢煎,撒上白砂糖,味道也不错,但没有烤出来的香味有些失望。

敖丙我老婆
原谅我见不得人的刀功,味道还是...

原谅我见不得人的刀功,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原谅我见不得人的刀功,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Ranelai

罗德岛深夜食堂 春节特辑 二十五·孑与槐琥·清蒸鲈鱼

(合作篇目·作者 柒宇芥·编辑 Rane)

“今年是个冷冬啊。”

拉了拉手套和脸上的面罩,红灯灭,绿灯亮。踹开车旁的架子,他又继续推着那辆董伯的老自行车往前走去。过低的气温下,自己呼出的白雾又凝入空气中厚重的雾气中,氤氲在将是要空无一人的龙门。

买菜归来的孑紧了紧自行车后座上的一堆东西,踏上在仲冬落在龙门永远积不起的的薄雪融化后留下的冷水洼间,啪嗒啪嗒,啪嗒啪嗒。新年已是无人了的他独自走着。

黄昏时分,仲冬的夕阳大抵只能是起到一点照明的作用,昏昏欲睡地垂在天边。路灯却还没亮,雪后橙红色暮光像一层温暖的布幔,包裹着他,使他安心,轻松,沿着这...

(合作篇目·作者 柒宇芥·编辑 Rane)

“今年是个冷冬啊。”

拉了拉手套和脸上的面罩,红灯灭,绿灯亮。踹开车旁的架子,他又继续推着那辆董伯的老自行车往前走去。过低的气温下,自己呼出的白雾又凝入空气中厚重的雾气中,氤氲在将是要空无一人的龙门。

买菜归来的孑紧了紧自行车后座上的一堆东西,踏上在仲冬落在龙门永远积不起的的薄雪融化后留下的冷水洼间,啪嗒啪嗒,啪嗒啪嗒。新年已是无人了的他独自走着。

黄昏时分,仲冬的夕阳大抵只能是起到一点照明的作用,昏昏欲睡地垂在天边。路灯却还没亮,雪后橙红色暮光像一层温暖的布幔,包裹着他,使他安心,轻松,沿着这条大路走到头,是鲤氏侦探事务所,也是她曾经住的地方。刹闸,把车仔细地靠边扎好,他拿起钥匙走上楼,拧开古旧的黄铜锁芯。

这里现在已经几乎没人来往了。自从鲤氏的那几个员工和老鲤乃至孑本人都签了入职合同成为罗德岛的一名干员之后,这里算是正式成了灰尘和蜘蛛网的住所。虽然老鲤本人并非长期驻舰干员,大部分时间还是在这里闲耗着。

他一个人住,也不勤快着收拾,经常是弄得屋子里一阵烟草和臭袜子味混合的臭气,窗户边的绿植也是死了一轮又一轮,勉强有两三棵在孑的照顾下还苟延残喘地活到了现在。也不知是哪里来的气力,孑时不时地就会提拉着一袋子清扫工具的来打扫卫生。老鲤不说什么其他的,每次打扫完,也就只是隔着手中的报纸,告诉他门口鞋柜上面的零钱碗里的纸钞可以随便拿两三张走。距离上次来打扫并没过多长时间,中途吽和老鲤又回来过一次,事务所现在虽然还是带了些灰,但也并不是费人心神的杂乱。手脚勤快些,没费多长时间,也就做完了。

仔细检查过每一个房间的窗户和大门都锁好之后孑走下楼。想着老鲤这些天跑去罗德岛和他的好员工们在一起了,炎历新年过完之前大抵都不会回来,于是,也就顺手拉下了电闸和煤气闸。

风出走了夕阳,太阳已经几乎落下去了。徐徐亮起的灯光下,路上行过的车已是又比昨天可见地少下去,虽这城市还有着些人气,但新年,终归还是要发挥出它的力量来的。

他骑上自行车向董叔那里去,车上这一大堆的年货,都是买给老头子的。这次离舰采购,上面安排要买的自己需要买的早已是跟着货车回了本舰,多请天假,也就是为了打扫和看望董阿伯这些个事。

捏闸,刹车片吱吱呀呀停下了这带锈的自行车。

“董叔,我回来了。”他拎着东西,掀开门帘直接走了进去。

“呦呵,回来了?”在案板边上,董叔抬抬眼睛,嘴里的香烟晃动两下,橙红色的火星亮了一下,“来,东西放下洗洗手,把鱼给片了。”

“我刚刚回来啊。”

“知道,呵,看看你小子是不是把我教的都忘光了再放进来。”

从小带到大的孩子回来探望自己,不必谈带了什么,老头子们总是喜欢留着点年轻时候的傲气,非要逗上两句才算罢休,可言语里面,总是要流露出来点乐呵劲儿的。

“阿孑,现在在那公司上班,感觉怎么样啊?”董阿伯舒舒服服地靠在沙发上,刚擦干的食指和中指间又夹上了烟屁股。

“挺好,包吃包住,一周一休,工钱比你这儿那‘零花钱’多。”孑眼不离案板,手上菜刀力度不减。

“那就好,不过听老鲤说,你在那公司里面还到处兼职啊?”

“想买房,单纯靠工资,在龙门,一辈子也别想。你遗产什么时候给我,那样还轻松点。”

“哎我*龙门粗口*你个*龙门粗口*,嘁。”董叔又是在烟灰缸旁边抖了两下烟,“省点心吧!给谁都不给你这*龙门粗口*!呵!”

孑只是微微笑了笑,还是一片又一片地将那鱼肉切成透光的薄片。

“不说那个了。哎,对,你小子,也是到年纪了。公司里面看没看见合适的?有照片没我瞅瞅?”

刀下传来不一样的感觉,随后案板上便又晕开了一片红色

“嘶……”手上吃痛,孑放下刀,打开水龙头冲洗去手上的腥臭和血渍。

“咋了……哈哈哈哈哈你这小子……怎么,还想给我加餐啊?赶紧洗洗……”他一边吭哧吭哧地笑着,却又一遍走进屋里面去找医药箱了。

哗啦哗啦的水声不间断地响着,伤口上的火热逐渐被顺着小臂传来的刺骨的寒冷所替代。他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便会这样了,听到有没有重要的人时,胸口上就猛地是多一股乱人心神的热流。从那次槐琥在剧场“劫走”他之后?又或者,是从槐琥愿意和他一起演戏戏耍龙门那些黑帮的时候?

记不清了。

从董阿伯家出来,夜已经很深了,回罗德岛本舰的临时接驳船还剩下最后一趟。踩上接驳口的钢板,不知为何,又有什么东西引着他回头望向了那依旧闪烁着的不夜之城。

什么时候,这城中会有自己的一处屋檐,一处灯火?

灯光渐渐远去,履带碾过原野上的碎石,头猛地在舷窗上磕了一下,竟已是日出的时候。一路辗转,待孑接近本舰,居然已是日央。孑晃晃脑袋,微微感叹了一下。

正式回到罗德岛前,这艘小型接驳舰还会在离本舰十几公里的一个河畔小镇稍停,再补给些河鲜。孑去附近的小镇买了一条鲈鱼。和鱼打交道二十来年,本来不喜欢在工作后又闻到什么奇怪的鱼腥味,可还是有人慢慢地变了他的习惯。记得自己小时候,每到炎历腊月二十三,董阿伯都会雷打不动地提前收摊,回家做一锅清蒸鲈鱼。最开始的时候,还是值得人享受,可后来自己也成了和鱼腥打交道的人,慢慢地,也就因为工作而觉得厌烦。

孑曾问过董阿伯为什么一定要是鲈鱼,董阿伯笑笑,一刀把葱切成两段:

“你自己想。”

现在的孑学了几年厨,再回味那时自己的问题,依旧说不上来,却也不纠结着去想了。

在外面待了两天,孑再次回到罗德岛本舰内部。

罗德岛并不从炎国起航,但是和其他国家的人不同,炎国人会把他们的习惯带往他们所住的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罗德岛也不是例外。

企鹅物流的那个红发员工已经在拿着刚做好没多久的糖瓜带着一群小孩子还有刻俄柏跑来跑去,时不时,也能看到干员们手里把玩着五颜六色的彩绳与公仔,还有腰间别着的虽走动而晃动两下红色护身符。就是平常除却为黄沙和雪原作装饰而没有任何用处,只是显着枯燥无味的舷窗,也贴上了那些巧手的炎国少女们剪好的,代表喜悦与吉祥的红色窗花。

“有没有她剪出来的呢?”

手上的袋子又是两下抽动,他又迈开匆匆的脚步走向前去,不过这次,踩上的已不再是令人彳亍的冷街。

昨天帮董阿伯买了食材,按他的性子,估计也又是清蒸出来,邀请他的那些好友——那些晨练时候孑还打过招呼的大爷们一起品尝。今天这道清蒸鲈鱼,自然也不只是做给自己的。

罗德岛上可供干员随意使用的厨房其实并不大,和普通家庭的厨房差不了几分。和总显得有些冰冷、纯用砖红色瓷砖和大面积的不锈钢造出的食堂厨房相比,还是多了些家里那清淡而熟悉的菜香味。今天在这个厨房值班的是一位菲林,孑以前也见过,总拿头发盖住半边脸的黑色菲林,虽并不来自炎国,身上却还是散出些许爽朗清举的炎国气质。

见孑推门进来,菲林站起身优雅地行了个礼,寒暄几句过后便又隐入了走廊,远去了。

“不是个坏人。”

把黑塑料袋中的鲈鱼拿出来放在案板上,那可怜巴巴的鱼躺在案板上,鱼鳃还在一张一合,眼里透出一股诡异的光。清蒸鲈鱼,清蒸鲈鱼,吃的就是这个鲜味。

他打量着这条亲手挑选的鲈鱼,刮鳞刀在手中转的飞起。这条“幸运”的鲈鱼大约一斤半重,身长有四五十公分,这样的鲈鱼清蒸最好,大那肉就和蒜瓣一样,虽是吃着爽快,但若不是好好料理,就还会是少了些味道,小了,剔下来就会没什么肉。这是董阿伯说的,孑想到这里轻轻笑了一下。只是在外人看来,面对一只垂死挣扎,不过弥留之际的鲈鱼,他这笑,多少有点阴冷在里面。

鲈鱼去干净鳞,去内脏,清洗干净,背部两边划开花刀,方便入味,淋上料酒抹上盐,就可以放一在边腌制,再熟悉不过的开局。葱切丝泡冷水,姜一半切丝一半切片。董阿伯还是喜欢配上点蒜末再倒上热油,但孑这道没有——因为他记得,有人不喜欢熟蒜的味道。

葱段切开和姜丝一起放在鱼背两侧,鱼盘表面放几片姜片放上腌好的鲈鱼,最关键的是鱼肚子里也要放几片姜,去腥——至少董阿伯是这么说的——这时候,那早已是滚腾着蒸汽的大锅也是准备好了。把鲈鱼放上蒸篦,避开烫人的蒸汽。这时候,离了计时器,就要靠着蒸鱼师傅的心力劲儿了。

青红辣椒洗净切丝泡水。其实也是为了图个上菜的时候盘里花花绿绿的好看,至少孑从小到大都没吃过这在他看来是点缀的辣椒丝。至于为什么泡水,孑曾经问过槐琥对这个问题她怎么回答。槐琥说,是为了吃起来更脆,孑哑然失笑。

趁着鱼上锅蒸的功夫,三勺蒸鱼豉油,一勺半料酒,半勺黑胡椒,两勺香油,和上小半碗温水搅和均匀,就是董阿伯号称他秘制的蒸鱼料汁。当时学来的时候,正是教会他用智能手机不久的时候,约摸着,也就是从那花哨的段视频里面学来的吧,记得当时,经常能听到他屋子里传出来“干货全拿走,开店就赚钱”的声音,哈哈,现在再想起来,也真是有趣。

蒸鱼的时间差不多快到了,孑另起一个锅烧油,八成油温,稍稍看到青烟的时候关火,正好也就凑上那鱼也蒸好。拿好干净的擦碗布,垫在手边取出滚烫的盘子,挑掉之前放进去的葱和姜,再利落地一个手腕翻转倒掉盘中的水,趁鲈鱼还没反应过来又是一个麻溜地手腕翻转。另一只手捻着料汁碗,贴近鱼身子倒下,几乎一点没浇到鱼身子上去。

完美。孑这样想着,手里正好七成半油温的热油就浇了下去。

盘中的鲈鱼被这一勺热油浇的“滋滋”直响,零星撒上的葱花和姜末的香气呲溜溜地就扑了上来。

嗯,是这个味儿。

重新放上鲜亮的辣椒丝,。孑看着自己手中崭新出锅的菜品,轻轻地吐了一口气。

“嗯~好香。”又是那只不知名姓的菲林,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啊,是么,谢谢。”孑轻轻地笑了一下。

“如果在下没猜错,您是要用这道菜招待谁吧,在下可以帮您跑这个腿~”菲林双手背后上身微倾,微笑着说。

“欸?这样的话……那就麻烦了,嗯,鲤氏的槐琥,额,麻烦了。”孑很神奇的有些目光躲闪,黑色菲林笑笑,也没过问——自然也是不需要过问的吧——闪身而去。

孑把鱼盘端到厨房外侧仅够两人坐下的小餐桌上,摆好餐具,才发现自己的手心竟然有些微微出汗。

“至于吗,孑。”

叮铃铃的声音响起,棕色的瞳子透过圆框眼镜,将闪烁却不刺痒的橙黄色活力投到他身上。

“哦,我当是谁,原来是孑啊,叫我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嗯,那个,没什么,额,今天是二十五了,我买了鲈鱼。”

“清蒸鲈鱼!记得过去董叔最喜欢做这个了!”

“嗯,对,我做了清蒸鲈鱼……所以……来尝尝?”他给槐琥递上碗筷,指引她在桌边坐下了来。

“当然!”

槐琥没感觉什么不对,拿着筷子轻车熟路地从鱼肚子上夹起一块肉,不急着蘸料汁,白肉入口,口感紧致嫩滑,口味鲜美清香,这一口吃的是鲈鱼的肉质,是鲈鱼本身的鲜美。

第二筷子夹起的鱼肉才要蘸料汁,而且一定要连带这辣椒丝和香菜一起夹起来——后面这句是槐琥说的,显然她也这么做了。这一筷子一定要在料汁里裹匀实之后,再一口包下。口中不仅有鲈鱼的顺滑和清香,此时又多了料汁的香甜。是点睛之笔的是辣椒和香菜叶子的点缀,丰富的口感在嘴里炸开,用槐琥的话来说,这是幸福感爆开的感觉。

孑坐在她对面,看着她像是无数次一样,一筷子鱼肉,一筷子米饭。奇怪,这道菜又不是第一次做了,槐琥也不是第一次吃了,可自己却还是像第一次那样,心底里有着不一样感觉传出。

“嗯~好吃!是熟悉的味道,孑,论清蒸鲈鱼……不,论用鱼做菜,我只认你的手艺!”槐琥一连吃了好几口,才想起自己对面还坐着个人。

“啊,额,谢谢……能得到你的认可,我就很开心了。不过董叔就不开心了。”

真是奇怪,为什么有人菜还没吃到嘴里就已经这样高兴了啊。

不知道是该怨还是该庆幸这桌子太小,小的让对坐的两人几乎可以头碰头,槐琥一把握住了孑挠头发的手。

“欸?!那个,槐琥?”孑可是被吓了一跳。

槐琥却灿烂地笑开了,标准地露出她那标志性的虎牙:“谢谢你照顾我啦!”

孑看着女孩的笑靥,自己都不知何时反握住了槐琥的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董阿伯问他为什么打工,他说想买房,可应该只有他自己知道,也不过是想要一个安稳的,温暖的,属于自己的,可以与某个人分享的小小厨房罢了。

而此刻,“某个人”就坐在自己对面,自己还握着她的手。

只是这个时候,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槐琥今天的衣服,真好看。


放置闲用

跟着台历吃第三弹:1.11-15


没买到生的鸭子🦆啤酒烤鸭又太腻了,不想吃。家里还有生鸡翅,切成两半,和土豆🥔蟹味菇🍄一起炖了!没添水,直接倒了一罐啤酒🍺结果……醉了!

青椒炒肉油光锃亮的,不扣饭实在可惜,但老妈蒸了一锅包子……

盒马鲜生的米面包🍞横切,夹黑椒鸡腿肉,肉的三明治🥪就是要比其它的幸福!

麻糖🍬到底是啥样的?最终我是从饿了么查到的😂

抹茶酸奶这个品种是怎么来的?!感觉红极一时的抹茶🍵这两年几乎销声匿迹了……从一点点买了一杯纯抹茶,兑了纯牛奶🥛做了个抹茶牛奶,味道确实一般……

跟着台历吃第三弹:1.11-15


没买到生的鸭子🦆啤酒烤鸭又太腻了,不想吃。家里还有生鸡翅,切成两半,和土豆🥔蟹味菇🍄一起炖了!没添水,直接倒了一罐啤酒🍺结果……醉了!

青椒炒肉油光锃亮的,不扣饭实在可惜,但老妈蒸了一锅包子……

盒马鲜生的米面包🍞横切,夹黑椒鸡腿肉,肉的三明治🥪就是要比其它的幸福!

麻糖🍬到底是啥样的?最终我是从饿了么查到的😂

抹茶酸奶这个品种是怎么来的?!感觉红极一时的抹茶🍵这两年几乎销声匿迹了……从一点点买了一杯纯抹茶,兑了纯牛奶🥛做了个抹茶牛奶,味道确实一般……

栗舒
「 23.1.15 」 周末做...

「 23.1.15 」

周末做饭

奶油炖菜.山药炒肉

晚安啦

「 23.1.15 」

周末做饭

奶油炖菜.山药炒肉

晚安啦

Ranelai

罗德岛深夜食堂 春节特辑 二十四·诗怀雅·烧腊

  “家财万贯,夜眠不过七尺。山珍海味,一日不过三餐。”


  “旅客朋友们,龙门站来自卡奇科夫斯克,开往京畿第三十三站的,I109次,即将进站,请在5号接驳口,持有效证件……”

  旅行的经历多了,接驳站顶棚下回荡的自动合成的广播声响也就不像是小时候那样,让人激动了。读过的书里面,有些会将这种变化称作老去,也有的会将其称为成长。不过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只要是向着家的方向行去的,这些声响都只会越来越让人心中的欢喜像是通红的气球一般飘荡着飞上天空。

  龙门三十一区接驳站是大炎境内少有的大型客货站。自十年前第一艘驶入这里的交通舰接驳后,便一直是繁忙不息,来自中泰拉与东泰拉的的货物与人流在十......

  “家财万贯,夜眠不过七尺。山珍海味,一日不过三餐。”


  “旅客朋友们,龙门站来自卡奇科夫斯克,开往京畿第三十三站的,I109次,即将进站,请在5号接驳口,持有效证件……”

  旅行的经历多了,接驳站顶棚下回荡的自动合成的广播声响也就不像是小时候那样,让人激动了。读过的书里面,有些会将这种变化称作老去,也有的会将其称为成长。不过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只要是向着家的方向行去的,这些声响都只会越来越让人心中的欢喜像是通红的气球一般飘荡着飞上天空。

  龙门三十一区接驳站是大炎境内少有的大型客货站。自十年前第一艘驶入这里的交通舰接驳后,便一直是繁忙不息,来自中泰拉与东泰拉的的货物与人流在十六个接驳口之间川流不息,候车室与仓库日日夜夜中如潮起潮落般吞吐更迭,鲜有要停歇的意思。

  大年三十已经离得不远了,自龙门返乡的人愈发的多,垂着或背着这样那样的包裹,在一片人潮中越过对接处的寒风,登上返乡的交通船。

  与人流的方向相反,她自一等独立舱室那独立的通道中走出,冬日原野上的风吹过她的头发,呼出的雾气随着冷风散去。

  “哎呀……又这么吵啊……”玫瑰金尾环在空中划出一个规整的金色尾迹,她摘下墨镜收进一旁的挎包,卷发在空中一晃一晃地飘动着。

  “今天是龙门法定节假日的第一天,炎国的返乡高峰由今日开始。根据车站数据,截至目前,单日出站客流量已经达到十万一千五百七十三人次。”随在她后面的那架小无人机发出略无感情而更让吵闹变得烦心的模拟人声。“炎国的人们有在炎历春节前后返乡的习惯,自炎历十二月二十……”

  “行了行了……别叽叽歪歪说一大堆无聊得不得了的话了,回来龙门的呢?”

  “入站统计显示,总计九百三十七人次。”

  “哎……年年老妈都要回来,年年龙门空得跟鬼城似的,真烦人。”

  “您这回自罗德岛返回,先生和太太已经期待很久了。最近七日的通话记录中,一半以上都来自于二位,从某种程度上,我可以认为……”

  “行啦!别闹啦!”她顺手把包扔到了一边,那小无人机便立刻就伸出挂钩将那包接住了。

  “好的。”还是那无聊而干燥的声音,“您的专车已经在贵宾出口等待了,托运行李已经装载完成,车内温度二十三度,十分适宜。”

  “别急。”换下身上的大衣与围脖,摘下那些闪闪发光的坠饰,脸上却是挂上了别样的笑容,“我去找苏姨。哎,把包给送过去,然后把我那些从乌萨斯买的高级糖果给带上,可记好了!那是我专门给苏姨带的!”

  苏姨,全名苏常翠,人如其名。

  拐过某个贴满了一层又一层花花绿绿小广告的不知名的街角,顺着混合着酒香和酱香的浓郁气息,走进这条龙门深处的单行道,你一定是会最先看到那个,站在门口二十四小时不关的LED招牌下,一个面如春风的扎拉克女子,正把那油光发亮的烧腊片开。

  这时候,倘若令你去揣测她的年龄,相信,绝不会有超过四十岁的答案出现。香味肯定会引着你过去买上一块,这时候,那已经被油浸透的案板,磨得发亮刀柄,还有那不知道撕下来了多少次的胶布的痕迹,才会让你知道,这家店,已经开在这里很久了,而她,也已经站在那里很久了。

  出人意料的,自从十七岁与丈夫结婚,包下这处小店,做起腊肉烧腊之类的生意后,时间已经足足过去了四十二年,今年的苏姨,已经五十九岁。换了不知道多少个菜刀把儿,眼角和额上的皱纹、手上的油茧子也是越来越多,但未曾离去的笑容,还是让在灶台前面忙活了一辈子苏姨,没有像同龄人一样失去那些年轻的活力。家里的一个儿子已经工作,常年在玉门而没时间回来,两个女儿学习好,都在京城求学,则是跟着施工队四处赶工程,这处三十多平米的苏姨独自一人撑起。

  不像是那些社交网络上被捧到红得发紫,过一段时间就又门可罗雀的网红店铺,三十五年间,这处小店一直是不温不火地早上十点开门,晚上十点打烊,迎来送往着那些早已熟悉的面孔。除了那些对探索老城区街巷颇有兴味的年轻人,来的客人也都不超过附近居民区里面已然熟识的老客,不过,苏姨从来不担心生意,那些曾经被自己的父母带来吃的老客们都喜欢带着家里又一代的孩子来认地方,小学,中学,大学,一代又一代的人来来往往。

  时代发展得快,店刚开起来的时候,龙门也不过是七八个区块的大小,匆匆忙忙间,周围的房屋变成高楼,混凝土路面变成油亮的沥青,可无论怎样的奔波劳累,对于那些走到了姜齐、尚蜀、京畿甚至于世界另一端的游子,总有一种味道,一直是“许久不见,甚是想念”的。

  和大多数富贵人家的孩子一样,她本是没有同这地方的缘分的,金碧辉煌的酒店和Fancy的购物中心才是他们这类孩子从小到大的主场。不过,总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巧合,会把人引向自己就应要尝到的那些味道去。六七岁的时候,厨房里那家里保姆买的一纸包烧腊,是她与这小店故事的开始。金红色的脆皮油光可鉴,高汤似的肉汁自那切开的纤维间缓缓流下,如玉石一般的脂肪,散着孩童难当的芬芳。

  顾不了刚学的那些礼仪规范,她吧唧吧唧的两手并用,吃下去了快半包,吃得嘴边满是油光,丝毫看不出来集团大小姐的样子。虽母亲的脸上是烦恼,可父亲还是在止不住的笑声中,带着她去认了这个地方,认识了苏姨。

  父亲年轻时在写字楼里面上班,下班了,便是要来这里买些吃食,点上一份饭来。那时候,小店里面装修完那股油漆的味道,都还没散去。

  “来,认识认识,苏阿姨。”父亲牵着她的手

  “苏阿姨好……”她怯生生地跟还是年轻模样的苏姨打招呼。

  “哎,妮妮好!真有礼貌。”

  她记忆里,苏姨还是年轻时候的样子,中学时候这样,大学时候这样,自己离开龙门前也还是这样。

  “苏姨!”匆忙的跑过那个街角,远行归来她就激动地在空中挥动起手中提着的袋子,“我回来啦!”

  “哪家的孩子啊……啊呀!小妮妮回来啦!”匆忙的放下手中的锅,把手在围裙上猛地擦了好多下,原本忙碌着的苏姨冲出店来,搂住了跑来的诗怀雅,“哎呦!两年多都没见了!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哎呀,你最近肯定又是熬夜了,工作这么忙啊?”

  “都是给龙门做事情啦,不辛苦不辛苦。来,苏姨,这是从乌萨斯那边带回来的糖、巧克力,还有饼干什么的。小宁爸爸他们回来了吗?一起尝尝吧。”

  “嗨呀,你这孩子,回来就回来嘛,还带什么东西,你人来了就好啦。来来来,这刚刚又烤好一锅,味道正好着呢!来来来……”苏姨脸上的笑就没停,似是嘴角都要挑到耳朵根的样子。

  到了新年,店里人已不多。小店还是之前的样子,几张保养的颇好的木桌上摆了几个洗的崭新的老玻璃花瓶,插着的卡馨花欢欢喜喜地开着苏姨快快地取出一块刚出锅的烧腊,又从柜台上面顺手拿了两节香肠,麻利地切成薄厚均匀的大片,配上小碟子里的酸梅酱就给端了上来。

  “来来来,快吃点,哎呀,你这赶路这么辛苦,我今天没整饭,多吃点肉啊,好好补补。”

  “谢谢苏姨!那我就开吃啦!”

  她夹起一块还在滴下腊汁的肉块,仅是移到面前,自己就仿佛已经是又小了多少岁似的,嘴里多了好些口水。送到口中,甜、咸、鲜就猛地把自己心绪里面最软和的那一块全带出来了,身上骤然就有种说不出来的轻飘飘的欢愉与幸福。

  “嗯!真好吃!谢谢苏姨!”

  “嗨呀,客气啥啊,小宁他们一会儿就到家了,一块儿吃个饭再走啊!”苏姨还是咧嘴笑着,在店里来往,端来一碟又一碟小菜。

  “好好好!我最喜欢苏姨炒的菜了……嗯,不对,苏姨做的烧腊才是最好吃的!”

  “哈哈哈!那我就做给我的小妮妮吃,好不好啊?”

  有趣的是,亲切,并不需要血缘关系或是婚戒的加持才能让人有所触动。距离也永远不是用金钱或是所谓的阶层就能测定的。街边小店里面看着自己长大的店主,不少时候真是聊起来,所说的话,却是能令自己心中那些所谓朋友的人们都解不开的疙瘩跟着解开。

  记得一种说法是,人们在炎国这里居住得越久,越是喜欢炎国的人们。猜测起来,原因或许就是这样了吧,这样的山川与河流滋养的文明在千年的历史中,用厚重与博大孕育出了一种不分身份的温良。中泰拉的维多利亚,视人若物,再往西走,萨尔贡周围的部落们,则是视物若人,虽看起来是平等,但总归立了一份距离出来。

  真正从在这片土地上扎根下来的炎国人们,不喜欢提这些,他们,更乐意用冬天的一餐热饭或者夏天的一壶凉水来表达自己的想法。

  冬天的天很蓝,阳光在摩天大楼间跳动,最终落入小店,一筷子又一筷子之间,是两人久别重逢的欣喜与幸福。


栗舒

「 23.1.12 」

鸡肉南蛮三明治

每日便当 No.410

「 23.1.12 」

鸡肉南蛮三明治

每日便当 No.410

依执

感谢L酱小厨娘&让人超感动的比利时教授~

感谢L酱小厨娘&让人超感动的比利时教授~

栗舒

「 23.1.10 」

炒杂菜.燕麦饭

每日便当 No.408

「 23.1.10 」

炒杂菜.燕麦饭

每日便当 No.408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