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深渊猫猫

11061浏览    33参与
白苏罗_

“有人感觉奇怪的吗”


是对潇湘一片云老师家的深渊猫猫的cos【……应该算吧?】原设定点击tag就能看到!

虽然不是黑猫但我老早就想干这种事情了  如有不妥我会删除!

“有人感觉奇怪的吗”











是对潇湘一片云老师家的深渊猫猫的cos【……应该算吧?】原设定点击tag就能看到!

虽然不是黑猫但我老早就想干这种事情了  如有不妥我会删除!

潇湘一片云
发个图表明没坑,还在画,因为点...

发个图表明没坑,还在画,因为点原因最近画的特别慢

发个图表明没坑,还在画,因为点原因最近画的特别慢

潇湘一片云
因为新的一话稍微页数多点,所以...

因为新的一话稍微页数多点,所以更得慢些

因为新的一话稍微页数多点,所以更得慢些

这个世界会好吗
猫猫帽子!!!——(夹克特供)

猫猫帽子!!!——(夹克特供)

猫猫帽子!!!——(夹克特供)

这个世界会好吗
是深渊猪咪! 是@一滩数据 拿...

是深渊猪咪!


@一滩数据 拿着刀逼我画的,所以就画了。

以后可能会再画(大概)

是深渊猪咪!


@一滩数据 拿着刀逼我画的,所以就画了。

以后可能会再画(大概)

於菟
猫猫真可爱(感叹)

猫猫真可爱(感叹)

猫猫真可爱(感叹)

黄金蟹捞饭

【猪咪X夹客】亲吻

最开始的时候,猪咪对于人类的很多行为是无法理解的。看到有人举起手,猪咪会觉得是要攻击;看到有人大喊大叫,也以为是要攻击,总之那是一段让夹客相当辛苦的时间。后来夹客坚持不懈地给猪咪灌输“人类就是一种喜欢大喊大叫情绪激动时还会手舞足蹈的神奇生物”以及“你都是邪神了就别对弱小人类的行为太上心”等和平思想后,猪咪才终于能够淡定地面对看到他时会发出尖叫的普通人。

所以在夹客给他播放一些吸猫视频的时候,猪咪会很疑惑地歪着头问:☺→☠?

夹客无语地捏了捏猪咪的耳朵,又薄又凉:“他们不...

最开始的时候,猪咪对于人类的很多行为是无法理解的。看到有人举起手,猪咪会觉得是要攻击;看到有人大喊大叫,也以为是要攻击,总之那是一段让夹客相当辛苦的时间。后来夹客坚持不懈地给猪咪灌输“人类就是一种喜欢大喊大叫情绪激动时还会手舞足蹈的神奇生物”以及“你都是邪神了就别对弱小人类的行为太上心”等和平思想后,猪咪才终于能够淡定地面对看到他时会发出尖叫的普通人。

所以在夹客给他播放一些吸猫视频的时候,猪咪会很疑惑地歪着头问:☺→☠?

夹客无语地捏了捏猪咪的耳朵,又薄又凉:“他们不是要吃猫,只是想亲一下而已。”

猪咪更加疑惑了,仰起头看着夹客:(=`ェ´=;)ゞ

“亲吻啊……亲吻就是一种用嘴巴和别的物体接触的行为,一般只会发生在人类身上。不,当然不是表达憎恨,虽然意大利那边也有死亡之吻的说法,但在现在的日常社交中只有关系相当亲密的人才会有真正的亲吻。”

夹客随便搜了几个关于吻手礼和贴面礼的视频给猪咪看:“你看,虽然他们好像都亲吻了但其实并没有哦,这种礼节正确的做法就是保持距离不真正亲上去。一定得是关系亲密的人才可以像这样真正地贴在一起。”

猪咪似乎不太满意,用触手把窗口点回了刚刚的界面,上面的女性正努力张大嘴巴想把猫咪的脑袋塞进嘴里:( • ̀ω•́ )

“好吧好吧,是我说得太狭义了,动物和人类之间也可以。不过大部分动物虽然做出了类似于亲吻的动作,但大部分只是巧合而已,他们并不理解亲吻这个动作代表的含义。”

夹客低下头,把嘴唇轻轻地贴在了猪咪的脑门上。他拍了拍没什么反应的猪咪,笑着说:“瞧,你并不理解。对于你来说这和拥抱或者其他贴贴相比并无区别。”

但是我是因为喜欢你才会去亲吻你。夹客在心里如此想到。

猪咪忽然立了起来,他的爪子搭在了夹客的肩膀上,然后眯起眼睛,一抬头就用(应该是)嘴的地方贴上了夹客的嘴唇。他们虽然一天到晚都呆在一起,但这种程度的亲密接触还是很少有的,夹客感受到了嘴唇上冰凉的触感,和从猪咪鼻子里呼出的、带着另一侧世界味道的气息。

夹客给猪咪顺顺毛,开始鼓励式教学:“不错不错,这次模仿得很不错,不过不要对其他人做啊,不然感觉他们会被可爱到直接昏死过去。”

然而猪咪似乎有点不开心了,他用力地扒拉了两下夹客的衣服,然后说:💋→❤

夹客:“啊对对对,谢谢你喜欢我哈。”

猪咪好像彻底生气了,他忽然张开嘴巴,把夹客的整个头都含了进去,接下来用一条黏糊糊的不知道是哪里伸出来的触手直接伸进了夹客的嘴里,然后一步到胃。

被对方吐出来以后,夹客趴在桌子上半天都没回过身来,他开始思考是哪个坏东西教会猪咪舌吻的,那个天天试图给猪咪看猫娘动画的兜帽嫌疑最大!


黄金蟹捞饭

【猪咪X夹客】双飞燕


在被夹客半是警告半是安抚地说了一通之后,条纹决定短期内先不深究猪咪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他虽然精神有点不安定,容易半夜惊醒,但是智力很正常,他也看得出来猪咪目前对人类没有敌意(排除掉那些故意把东西从桌面推下去、半夜在天花板上乱跑、把数据线啃得乱七八糟等普通猫也会有的行为)。根据夹客的说法,这世上大概还有很多对于猪咪想要“了解”的人,或者不是人,总之是一群不友好的生物。

反正都这样了,猪咪来都来了,它显然不会来适应条纹,所以条纹决定主动去适应猪咪。他开始写猪咪的观察日记,通...


在被夹客半是警告半是安抚地说了一通之后,条纹决定短期内先不深究猪咪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他虽然精神有点不安定,容易半夜惊醒,但是智力很正常,他也看得出来猪咪目前对人类没有敌意(排除掉那些故意把东西从桌面推下去、半夜在天花板上乱跑、把数据线啃得乱七八糟等普通猫也会有的行为)。根据夹客的说法,这世上大概还有很多对于猪咪想要“了解”的人,或者不是人,总之是一群不友好的生物。

反正都这样了,猪咪来都来了,它显然不会来适应条纹,所以条纹决定主动去适应猪咪。他开始写猪咪的观察日记,通过对方一些和普通猫咪相近的行为来让自己颤颤巍巍的理智安定一些。

然后他就看到了想要学习的夹客和不让夹客学习的猪咪,这让他的心获得了一丝安慰:一直以来夹客表现得都过于淡定了,这让条纹有些担心对方的真实身份,不过在看到夹客的一开始还算清晰后来逐渐鬼画符的高数笔记,条纹瞬间安心了,不会错的,夹客就是个普通的大学生。

接下来就是夹客和猪咪“长达”一天的冷战,条纹看出来夹客的决心也没有表面那么坚决,证据就是他每次路过眼睛闪闪发光等摸头的猪咪时都会把手抄进口袋里,似乎是在克制着伸手的本能,着实让人动容。

更让条纹惊讶的是猪咪的反应,一开始的猪咪充满了自信,就差把“我这么可爱你肯定忍不住的迟早回来摸我的”写在脸上了,条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那张黑乎乎一片的脸上分辨出这些复杂表情的;再后来发现夹客心意已决的时候,猪咪的精神就没那么好了,它开始频繁地出现飞机耳,不得不说这时候条纹开始赞成兜帽和衬衫了,飞机耳的猪咪的确似乎有让人想狠狠抱起来亲一亲的可爱;再后来发现连主动邀宠夹客都不为所动以后,猪咪肉眼可见地萎靡了下去。

夹客翻身之后,猪咪从床上跳下来,开始在宿舍里的各种犄角旮旯里翻出来之前私藏的糖果,一个一个衔过去放在夹客身边。条纹很想吐槽你不是有那么多触手吗一口气搬过去不就好了,还想吐槽你这样昂把食物放在夹客周围就像是上贡品一样,但是他最后什么也没说,因为不想破坏猪咪难得像普通猫一样行动的时刻。

飞机耳的猪咪最后跳上了夹客的被子,转了几圈以后团成了一团,这下子他彻底变成了不透光的黑洞,从外面看完全看不出哪儿是头哪儿是尾。本来条纹还担心要是夹客继续冷战下去猪咪会不会整个垮掉,好在夹客终究没那么狠心。

夹客抱着猪咪捏着肉垫笑着对条纹说:“我们和好啦!”

结果那些糖果还是全部进了猪咪的肚子,甚至这次猪咪连剥糖纸的工夫都省了,夹客就像一个贤惠的妻子一样剥一个喂一个。

第二天看着气氛不错,条纹偷偷问:“原来你对猪咪影响这么大啊,那你岂不是可以让猪咪打滚他就不敢伸长条?”

“虽说的确如此,”夹客垂下了眼睛,“但是我不会那么做的,就像猪咪离不开我一样,我也不想让猪咪伤心。”顿了一下,他又补充了一句,“屡教不改除外。”

好吧,这可真是王八看绿豆、破锅配烂盖。


青草池塘

ひつじロボ老师的短篇漫画《benta black cat》,纯黑的猫形生物真是相当令人着迷。

在整理手机相册时翻出来,已经忘记是在哪里看见的,这种无法沟通但漂亮至极的非人感实在太美妙了。

另外这位老师真的相当会画furry,色气与可爱并存在另一篇《地狱犬》里也完美体现出来,可惜只保存了封面,内容不知所踪了。

ひつじロボ老师的短篇漫画《benta black cat》,纯黑的猫形生物真是相当令人着迷。

在整理手机相册时翻出来,已经忘记是在哪里看见的,这种无法沟通但漂亮至极的非人感实在太美妙了。

另外这位老师真的相当会画furry,色气与可爱并存在另一篇《地狱犬》里也完美体现出来,可惜只保存了封面,内容不知所踪了。

黄金蟹捞饭

【猪咪X夹客】猫铃铛


不管是以前的朋友还是现在的舍友,虽然他们有诸多不同,但应该都有一个共识:夹客是一个情绪稳定、心志坚定、整体积极向上的好人。夹客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并且对此还挺得意的——他再怎么经历过大风大浪今年也不过只是个普通大学生。

只不过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打扫完宿舍卫生、复习完今天的学习内容、在网上挂机完了英语听力和杂七杂八的视频课程、洗漱结束、衣服已经全部晾在了阳台上,所有能做的都做完了,舍友们要不在床帘里干自己的事情要不出门玩乐,在这种时候,夹客就会陷入一种迷惘。他的大脑会...


不管是以前的朋友还是现在的舍友,虽然他们有诸多不同,但应该都有一个共识:夹客是一个情绪稳定、心志坚定、整体积极向上的好人。夹客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并且对此还挺得意的——他再怎么经历过大风大浪今年也不过只是个普通大学生。

只不过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打扫完宿舍卫生、复习完今天的学习内容、在网上挂机完了英语听力和杂七杂八的视频课程、洗漱结束、衣服已经全部晾在了阳台上,所有能做的都做完了,舍友们要不在床帘里干自己的事情要不出门玩乐,在这种时候,夹客就会陷入一种迷惘。他的大脑会不受控制地开始回忆那些绝对称不上愉快的过去,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开始思考现在的一切会不会只是南柯一梦。

平日里被鸡飞狗跳的生活压抑下去的一口气涌了上来,夹客趴在座子上,觉得眼睛又酸又湿,幸好现在没有舍友在外面,看不到他这幅丢人的样子。至于猪咪,如果可以的话夹客不太想把这些负面情绪传染给猪咪,猪咪已经很辛苦了——其他邪神、居心叵测的人类——夹客尽可能不想给他增添负担。

只要休息一会儿就好——

夹客感觉胳膊被推了推,他有些懊恼:明明知道以自己和猪咪的联系只要想到他就有可能被猪咪感知,结果还是不争气地想了,这样不就简直像是在跟对方撒娇吗?

抬起头后,夹客看见了端坐在台灯下的猪咪,今天邪神难得地好好保持了猫咪的外表,连绒毛精细度都提高了不少,像是一下子从360P变成了1080P,也没有多余的触手或是多余的眼睛,除了标志性的山羊瞳孔,几乎就是一只普通的猫咪了。

猪咪轻轻地用脑门顶开了夹客交叠在一起的手,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夹客的手上,屁股轻微地晃动几下。

夹客有些疑惑,就翻转手掌心朝上揉了几下,发现摸到了柔软温暖的猫铃铛。他忍不住又捏了几下,又捏了几下,之前他虽然发现猪咪因为喜欢别的猫铃铛所以自己也拟态出了一对,但是出于人类对于这种器官奇妙的羞耻心再加上猪咪也不是普通的猫,夹客从来没去摸过,今天一摸,他开始理解为什么很多宠物博主喜欢拍和玩猫铃铛了。

猪咪拱进了夹客的怀里,用尾巴拉着夹客的手腕,要求夹客摸自己的猫铃铛。他对夹客说:【☹☛♥☊☛☺】

夹客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紧紧地抱住猪咪,蹭了蹭猪咪的脸颊,说:“谢谢。”

猪咪也同样蹭了回去。


黄金蟹捞饭

【猪咪X夹客】普信男


衬衫看着抱着猪咪暖手的夹客,忍不住羡慕了起来:果然宠物都忍住,自己轻轻摸几下猪咪就会迅速离开,亲亲抱抱就更别想了,猪咪的力气特别大,可以直接把他的脑袋推开。但是夹客对猪咪做这些的时候猪咪虽然偶尔也会露出皱眉的表情,但永远是乖乖配合,甚至更偶尔的时候,猪咪看到夹客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还会不高兴,会贴过去主动要求抱抱,看得衬衫长吁短叹羡慕不已。

真是奇怪,衬衫明明平时在校园里挺受那些流浪动物喜欢的,被学校小动物救助协会称为“人形猫狗薄荷”,无数猫狗被他骗去了动物医院,失去了...


衬衫看着抱着猪咪暖手的夹客,忍不住羡慕了起来:果然宠物都忍住,自己轻轻摸几下猪咪就会迅速离开,亲亲抱抱就更别想了,猪咪的力气特别大,可以直接把他的脑袋推开。但是夹客对猪咪做这些的时候猪咪虽然偶尔也会露出皱眉的表情,但永远是乖乖配合,甚至更偶尔的时候,猪咪看到夹客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还会不高兴,会贴过去主动要求抱抱,看得衬衫长吁短叹羡慕不已。

真是奇怪,衬衫明明平时在校园里挺受那些流浪动物喜欢的,被学校小动物救助协会称为“人形猫狗薄荷”,无数猫狗被他骗去了动物医院,失去了它们的蛋蛋。可是这种体质在猪咪身上第一次折戟了。

条纹听到他的抱怨后,以一种微妙的表情说:“你有没有考虑过可能是……猪咪它不是普通小动物?”

衬衫飞速回答:“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一定是我的问题!是猪咪自身的可爱抵御了我的没理!”

条纹低声地骂了一句“傻逼”,然后没忍住又骂了一句“憨批”,因为猪咪不在,所以衬衫原谅了条纹的低素质行为。

想起自己无数次被猪咪殴打的经历,衬衫一脸羡慕地问:“你有没有惹过猪咪生气的经历啊?”

“有。”

衬衫顿时精神了,俗话说得好,幸福是对比出来的,一想到即使是猪咪的主人也会如此他就欣慰了不少,于是继续追问道:“啥啊啥啊?”

“刚遇到猪咪的时候,还有些不习惯。我第一次养全黑色的猫,所以那天他闭着眼睛打哈欠的时候我想戳一下他的脸,结果被把握好位置,戳中他眼睛了。结果他一整天都屁股对着我,只肯用尾巴上的眼睛看我。”

“原来如此,确实,猪咪要是闭上眼睛不张嘴再飞机耳好像就根本分不出正反面了。”衬衫看着那个圆嘟嘟毛绒绒的脸颊越来越馋,“猪咪真是小呆瓜还会被戳到眼睛~来来来让哥哥戳一下,保证不戳到眼睛——”

猪咪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扭动脖子(话说它真的有脖子吗?以前好像有,但是自从他发现零食藏匿地后好像就越来越看不见了)躲开了衬衫的手指,当条纹不死心想要继续戳的时候,猪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嘴巴,一口咬住了衬衫,衬衫顿时尖叫起来。

夹客敲了敲猪咪的脑门,很响,猪咪才松开了衬衫的手指。不过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伤痕,想起猪咪嘴里那层层叠叠的牙齿,衬衫忍不住捂着手指感慨:猪咪还是爱我的,只不过没有爱夹客那么爱。

目睹了全程的条纹忍不住又骂了一句:“大傻逼,你和人家夹客能比吗?怎么这么普通又这么自信的草!”

黄金蟹捞饭

做了一些猫猫周边,到时候会在cp29上当作无料发放,只要关注潇湘一片云老师的lof就可以领取!

做了一些猫猫周边,到时候会在cp29上当作无料发放,只要关注潇湘一片云老师的lof就可以领取!

黄金蟹捞饭

【猪咪X夹客】耵聍


在听猪咪叫的时候,夹客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的听力是不是衰退了?这么大的声响,站在旁边的条纹都听得清清楚楚,怎么自己的耳朵像蒙了一层雾?如果发生一次可能是猪咪的问题,但是当他戴上耳机完成英语课的时候,夹客意识到这次不能怪猪咪了,自己的耳朵听力真的有问题。

他略微有点慌,毕竟没遇见过这个情况。夹客暂时没准备告诉舍友们,也没准备告诉猪咪,他总是习惯于自己解决能力范围内的事情,而不是让他人担心。猪咪对于夹客的一些肢体损伤比较敏感,还是先不要让他知道,等确认具体情况如何再说...


在听猪咪叫的时候,夹客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的听力是不是衰退了?这么大的声响,站在旁边的条纹都听得清清楚楚,怎么自己的耳朵像蒙了一层雾?如果发生一次可能是猪咪的问题,但是当他戴上耳机完成英语课的时候,夹客意识到这次不能怪猪咪了,自己的耳朵听力真的有问题。

他略微有点慌,毕竟没遇见过这个情况。夹客暂时没准备告诉舍友们,也没准备告诉猪咪,他总是习惯于自己解决能力范围内的事情,而不是让他人担心。猪咪对于夹客的一些肢体损伤比较敏感,还是先不要让他知道,等确认具体情况如何再说。

夹客打开电脑,在搜索栏输入了听力下降。

 

——

 

夹客抱起了猪咪,摸着他的脑袋,对他说:“我有一件很严肃的事情要告诉你。”

猪咪抬起头看他,歪了歪脑袋,因为他已经很久没听夹客以这种语气说话了。夹客叹了口气,从猪咪腹部的皮毛里摸出来两个糖果,帮猪咪剥开,然后轻轻地塞进了长满了层层叠叠牙齿的嘴里。

“我可能要失聪了。”

本来高高兴兴嗦糖的猪咪顿住了,糖掉了下来,砸在夹客的大腿上。夹客捡起来在身上蹭了蹭,试图再塞回猪咪的嘴里,然而对方一动不动,就像变成了石头一样。夹客忍不住又开始叹气,把糖塞进了自己嘴里。猪咪的嘴巴是没有口水的,不如说就连牙齿都是猪咪拟态出来的。

猪咪忽然站了起来,伸出触手往夹客耳朵里钻。夹客连忙拽住,斥责道:“不准!太怪了!你又不会治这个!”

然而猪咪不理他,从背上又分出几条触手把夹客的双手固定住了,并试图再次进入他的耳道。夹客按捺住叹气的冲动,说:“我们都知道的,破坏很容易,治疗却很难,即使你现在已经变成了这么强大的邪神,做不到还是做不到。”

触手缩了回去,肢体缩了回去,眼睛也缩了回去,呈现在夹客眼前的是一坨像是石头一样的黑色物体。夹客无语地用指关节敲了敲猪咪:“失聪又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们俩交流难道是依赖声音吗?”

【我想救你。】

“傻瓜。”夹客抱起猪咪,像哄孩子一样轻轻晃动,他将脸颊贴在了猪咪上,“你在我身边就已经是在拯救我了。”

最后是衬衫陪他去了医院,耳鼻喉科的医生用耳镜看了一眼后就说:“你耳屎太多了,我给你开点药水,回去泡泡,过几天来这儿冲一下。”

那一天,衬衫的笑声从医院一直响到了宿舍里,同样开心的还有猪咪,他伸出爪子揉着夹客的耳廓,用鼻尖轻轻地蹭着夹客的脖颈。

而从医院一直羞耻到宿舍的夹客此时也努力让自己释然:衬衫开心了,猪咪也开心了,而我安心了,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用羞耻!

衬衫:“兜帽条纹我跟你们说夹客他啊耳屎太多被医生说了——”

夹客冲过去给了衬衫一记升龙拳。至于当天晚上他不想滴耳药水而被变大的猪咪压在床上强行滴药导致过来提醒他滴药的条纹目睹一切而产生了心理阴影并做噩梦一事,就是后话了,夹客是坚决不会把这一段写进日记的,坚决不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