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深红

60.9万浏览    1081参与
梦游人
  占tag致歉,这边宣一下深...

  占tag致歉,这边宣一下深红only群。里面陈年旧饭很多,活跃的老师们也都在里面。

  顺带,我们准备筹划深红情人节12h,有意向的可以联系我。

  占tag致歉,这边宣一下深红only群。里面陈年旧饭很多,活跃的老师们也都在里面。

  顺带,我们准备筹划深红情人节12h,有意向的可以联系我。

西风不太冷

快来,是中翅爱好者聊天群!

进群享受全群人的热情。那种。

群内有炊事班呃不对,管理组生灶做饭!

人多了可能会搞点活动什么的。那种。

p1群码p2群规!来就对了!

快来,是中翅爱好者聊天群!

进群享受全群人的热情。那种。

群内有炊事班呃不对,管理组生灶做饭!

人多了可能会搞点活动什么的。那种。

p1群码p2群规!来就对了!

我是谁?我是Alison

节日快乐,一濑红莲

    一段凌晨的节日祝福
柊深夜×一濑红莲
   曾经柊深夜和一濑红莲还在读高中,柊真昼的宏大计划也还没有成功实施,总之一切如同无风的湖面一样平静温馨。
       那天还是凌晨,一濑红莲就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消息提示音吵醒了。谁啊,他想,然后他看到了屏幕上的那个熟悉又讨厌的名字。
      柊深夜。
      这家伙想干什么嘛。一......

    一段凌晨的节日祝福
柊深夜×一濑红莲
   曾经柊深夜和一濑红莲还在读高中,柊真昼的宏大计划也还没有成功实施,总之一切如同无风的湖面一样平静温馨。
       那天还是凌晨,一濑红莲就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消息提示音吵醒了。谁啊,他想,然后他看到了屏幕上的那个熟悉又讨厌的名字。
      柊深夜。
      这家伙想干什么嘛。一濑红莲烦躁地将手机静音,塞到枕头下,准备再次沉入到睡意中。
      但过了一会儿,手机便开始在枕头下大震特震,不厌其烦——但是一濑红莲受不了了。
      于是他气恼地按下了接听键。
        “啊呀,果然没睡嘛。”那家伙戏谑轻浮的声音在电话里有些失真。
         “……凌晨啊…”一濑红莲非常火大,“你到底想说什么。”感情只是为了骚扰他是吧。
        “先别生气,问你个问题。”柊深夜带着浅浅的笑意,“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果然是这种无关紧要的废话呢,一濑红莲万般无奈地回答到,“是你第一次学会说话的日子吧。”
        “是你才对。答案错误!!”柊深夜如同电视节目的主持人一般浮夸地说,“今天,是和爱人一起度过的节日哦!”
      “啊这样啊,去找你美丽的爱人吧。”一濑红莲说完就要挂电话。柊深夜察觉了他的意图,连忙说:“想知道我的爱人是谁吗,红莲?”
       “不想,跟我有什么关系,睡了……”
       “猜一猜嘛~”
        听到这个准备纠缠不休的语气,一濑红莲明白挂了电话这家伙可能会追到家里,于是他恼火且无奈地答应了。
       于是柊深夜清了清嗓子。
       “首先呢,是个很可爱的人。”
       “是真昼吧。”
       “什么嘛,你眼里可爱的人儿只有她了吗。其次,是个坚定的人。”
       “还是真昼吧。话说能不能不要这么模棱两可啊!”
       “好吧。是个黑头发的人哦。”
       “还是模棱两可啊,你这家伙!”
       “怎么能怪我,明明是红莲太笨了。再补充一点,我跟这个人关系很不错。”
       这样吗,深夜他朋友挺少的……一濑红莲揉着惺忪的眼睛,回忆着柊深夜的“朋友”。
      真昼的妹妹,真昼,还有……呃,一濑红莲自己。
      那么黑头发的就是……
      “?”
     一濑红莲他自己。
     “喂,红莲,想到了吗?还用我补充吗?”这家伙声音里透着深深的阴谋啊。
      一濑红莲复杂揉了揉不可置信的头发,没有回答。
      绝对不会。这家伙怎么可能喜欢我。
      “是一叶吗。”一濑红莲回答。
      “…………”这下轮到柊深夜沉默了,“红莲可不像猜不到的人呀。”似乎有几分失落。
      “是一叶吧。”
      “…………”
      “别不说话啊………总不会是我吧?”
      “……你觉得呢?黑发少年?”
      又恢复了那种戏谑轻浮的语气。一濑红莲不知道为什么窒息了一瞬。
      还真是啊……一濑红莲心情复杂地坐起了身:“不是。”
      柊深夜听了这话,在电话那头轻轻地笑了,挠得一濑红莲的耳朵有些痒。
      “好好好,红莲觉得不是,那就不是咯。”
      “…………”
      良久的沉默。
      “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这样和你一起聊天呢。”
      “聊天的话,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的吧。”
      “要是还活着的话。”
      “她不会让我们死的。”
      两人都明白『以后』指的是那个伟大而惨绝人寰的计划实施后。
      “总之,节日快乐,红莲。”
      “…节日快乐,深夜。”
      
      挂了电话后,柊深夜抬头从窗口望了望平静的星。
     “红莲他,绝对是猜到了吧!” 
      于是他心满意足地躺了下去。
      就算没有猜到,他是绝对不会离开红莲的,从各种方面来说——家族、局势…当然还有个人。
      要不要每年都这样调戏(柊深夜想到这个词时乐了)一下红莲呢?
      像是回味,又像是练习,柊深夜带着无比的温柔眷恋轻轻地自言自语到:
      “节日快乐,红莲。”
  

懒懒猫.

旅游3

本文作者私设,ABO世界


-------------正文----------


众人到达了第一个地方已经傍晚,地点是月都沙滩。


“雷奈!你看哎好多好看的贝壳”拉库斯拉着雷奈走在沙滩上捡贝壳“嗯,回头给你串起来”雷奈接过拉库斯手中的贝壳把他们放到水桶里。


“哇~米迦!这里的水好漂亮,水好蓝啊”优一郎站在海水中,任由袭来的海浪冲击自己的脚。“嗯,听说晚上会更好看”米迦尔站在优一郎身后环抱住他。


而筱娅和三叶还有冯和琪丝四人坐在沙滩上的一间下午茶店,“您好,请问如果入住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冯询问店员,“嗯…其实我建议可以去最前面的名宿看看,一直直走就到了”冯点点头表示...

本文作者私设,ABO世界


-------------正文----------


众人到达了第一个地方已经傍晚,地点是月都沙滩。


“雷奈!你看哎好多好看的贝壳”拉库斯拉着雷奈走在沙滩上捡贝壳“嗯,回头给你串起来”雷奈接过拉库斯手中的贝壳把他们放到水桶里。


“哇~米迦!这里的水好漂亮,水好蓝啊”优一郎站在海水中,任由袭来的海浪冲击自己的脚。“嗯,听说晚上会更好看”米迦尔站在优一郎身后环抱住他。


而筱娅和三叶还有冯和琪丝四人坐在沙滩上的一间下午茶店,“您好,请问如果入住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冯询问店员,“嗯…其实我建议可以去最前面的名宿看看,一直直走就到了”冯点点头表示感谢。


筱娅捧着一个椰子,椰子开了个口里面插着两根吸管。站在冯旁边的琪丝正在吃着小蛋糕,冯看着琪丝的样子感觉她十分可爱,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


“怎么了冯?”“走吧去找雷奈大人和克罗里大人他们,已经找到入住的地方了”冯和琪丝两人去找雷奈和克罗里的路上先碰上了正在堆城堡的费里德和克罗里。


“大人已经找好入住的地方,要先通知雷奈大人他们吗?”克罗里看向雷奈和拉库斯他们,那两人手牵着手在捡贝壳,捡着捡着,两人倒是亲了起来。“如果你觉得过去雷奈不会生气的话”


冯和琪丝看过去,无奈的摇了摇头,“一会我去找他们,你们去玩吧”克罗里并不打算把她们两个留下来,反而坐到了费里德旁边帮他装沙子。


雷奈和拉库斯热吻完,拉库斯红着脸害羞的埋在雷奈怀里,雷奈心知虽然拉库斯表面上最硬的很,其实这个人很容易害羞,浑身上下只有嘴是硬的。雷奈也任由这拉库斯在自己怀里蹭。


过了一会克罗里牵着费里德的手走到了雷奈和拉鲁斯面前。“怎么了?克罗里大人?”“没事,就是找到入住的地方不止你们要不打算先去放东西”拉库斯和雷奈点点头。


召集起所有人大家就打算出发,由于车停的远,雷奈废话也不多说直接把拉库斯公主抱起来,朝着车子的方向出发。

 

“原来闷葫芦那么会的啊”红莲不禁感叹,“如果你喜欢,我也可以~”红莲用手掌把深夜蹭的老进的脸推开“好了闭嘴你已经够骚了”


众人上车后,由冯开车带路,其他人跟在后面,就这样前往民宿。


---------未完待续---------

梦游人

【深红】天黑黑(2)

深夜醒来的时候,红莲正瞪大了眼睛盯着他看,好像在看什么新奇的动物。看见深夜睁眼他就缩了回去,又是一副没好气的样子。 

他是被冻醒的。昨天他抱着深夜哭着哭着就睡着了,醒的时候天上还有零散的星星。他冻得直打哆嗦,仔细一看发现自己光秃秃地躺在纸板下,被子被深夜全部裹走了,他在一边睡得甜甜蜜蜜。深夜没有死,红莲松了一口气,接着立刻就恼火起来。这个家伙,和他抢面包,差点死掉,吃了自己最后一点粮食又抢被子。他从裹成粽子的深夜身上找到被子的边,卯足了劲和他拔河。深夜梦里也死不撒手,倒是破被子先发出断裂的声音,红莲只好作罢。他蹲在深夜边上抱成一团,怨恨地盯着深夜。等他醒了就要立刻把他赶走,红莲这样......

深夜醒来的时候,红莲正瞪大了眼睛盯着他看,好像在看什么新奇的动物。看见深夜睁眼他就缩了回去,又是一副没好气的样子。 

他是被冻醒的。昨天他抱着深夜哭着哭着就睡着了,醒的时候天上还有零散的星星。他冻得直打哆嗦,仔细一看发现自己光秃秃地躺在纸板下,被子被深夜全部裹走了,他在一边睡得甜甜蜜蜜。深夜没有死,红莲松了一口气,接着立刻就恼火起来。这个家伙,和他抢面包,差点死掉,吃了自己最后一点粮食又抢被子。他从裹成粽子的深夜身上找到被子的边,卯足了劲和他拔河。深夜梦里也死不撒手,倒是破被子先发出断裂的声音,红莲只好作罢。他蹲在深夜边上抱成一团,怨恨地盯着深夜。等他醒了就要立刻把他赶走,红莲这样决定。 

可是,一个才死里逃生的人,在这样冷的冬天赶出去,很快又会冻死吧?红莲犹豫了。他左右为难,只好在一边生闷气,瞪着深夜。 

说起来,他现在才开始仔细打量深夜。尽管满脸是尘土和泪痕,但依然能看出来他长得十分漂亮,五官比女孩子还要秀气,嘴角像猫咪一样微微上扬。红莲看得有点愣,心想,这么好看的人,应该像洋娃娃一样,穿着华丽的衣服放在橱窗里呀。除此之外,虽然衣服和红莲一样破烂不堪、脏得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但他的脚上居然穿着牛皮靴。要知道,红莲的鞋子只是草鞋上裹一块布而已,在孤儿院的时候,穿过最好的鞋子也只是薄薄的布鞋。鞋是偷来的吗?这么好的鞋,又要上哪去偷?红莲不禁对深夜的过去感到好奇。 

似乎是他的目光太扎人,深夜醒来了。他打了个哈欠,睡眼惺忪地看着离得远远的红莲。他坐起来,歪了歪头,几缕发丝荡过他的额头。他笑着说:“早上好呀,红莲。”他笑的时候,脸上绽开酒窝,蓝钻石一样的眼睛眯了起来,像蓝色的月牙;嘴角弯弯,笑容甜美;他笑起来真像天使啊。红莲呆了几秒。 

他很快又回过神来。他偏过头去,一咬牙,用凶巴巴的语气说:“醒了吗?醒了就快滚吧。这里没有你的位置。” 

“诶?真的要我走吗。可是我昨天才差点死掉,现在就被赶走的话,马上就又要死了吧?” 

“你这家伙,我救了你,连一句感谢都不说,还好意思赖在我这里。要死就死啊,不要死在我面前就行了。” 

深夜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想要听谢谢吗?”他双手撑地,探向红莲,“真的太谢谢你了,红莲。”深夜又在对红莲笑了,他好像知道自己笑起来很好看。红莲张口结舌。再这样下去,他就真的没办法赶深夜走了。 

可是深夜却没再赖下去。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钻出了红莲矮小的家。 

“哈哈哈,开玩笑的。如果我再留下来拖累你的话,说不定咱们会一起死掉呢。那么再见了,红莲。真的感谢你救了我。虽然,不救要更好的。” 

他站在外面又冲红莲笑了一下,接着转身头也不回地、跌跌撞撞地走了。红莲坐在地上盯着他的背影,看得出来他的腿还是软的。尽管扶着胡同的墙,走不了多远还是栽倒在地上。深夜试图爬起来,又好几次被雪滑倒。 

红莲发呆,站起来又坐下去,最终扇了自己几巴掌,心一横跑了出去,路上滑了一跤。他很快起身,跑到地上的深夜前面,把他连拖带抱地拖回纸屋里。 

深夜有点奇怪,问:“你干嘛?” 

“不要继续送死啊,蠢货!”红莲吼道。他让深夜躺好,给他盖上被子。 

深夜似乎是觉得好笑:“你确定吗?说不定将来你会后悔的哦。” 

“闭嘴闭嘴!你管那么多干嘛。一会赖在这里,一会又要走,你是不是有毛病啊!” 

红莲安顿好深夜之后,抓起一边的斗篷,出去了。 

“你去干嘛?”深夜问。 

“我去找吃的,你不要乱跑。”红莲不高兴地说。 

 

 


奶黄包su

【深红】<Chaotic reaction>·永不休止的爱

*“高岭之花”班长柊深夜x傲娇嘴硬班任一濑红莲

*不喜欢左上角谢谢

*🈲上升


————————————————


“下课吧下课吧。”红莲上完课已经要吃午饭了,他等到其他人走了后一他屁股坐到了深夜旁边的空位,缓缓张开口道:“深夜,我困,你去给我打饭。”让深夜丝毫没有反抗之余地。


深夜带回饭时红莲已经睡着了,可偏偏这时候深夜恶趣味上来了,就把手伸进桌洞拿出了几个彩色小皮筋给红莲扎小揪揪。


当红莲醒来时其他同学已经回来也午休了。


而且他们也对班长这种奇奇怪怪的占有欲和班任奇奇怪怪的依赖欲早已见怪不怪,在他们眼里这就是他们班的日常。


只不......

*“高岭之花”班长柊深夜x傲娇嘴硬班任一濑红莲

*不喜欢左上角谢谢

*🈲上升



————————————————



“下课吧下课吧。”红莲上完课已经要吃午饭了,他等到其他人走了后一他屁股坐到了深夜旁边的空位,缓缓张开口道:“深夜,我困,你去给我打饭。”让深夜丝毫没有反抗之余地。



深夜带回饭时红莲已经睡着了,可偏偏这时候深夜恶趣味上来了,就把手伸进桌洞拿出了几个彩色小皮筋给红莲扎小揪揪。



当红莲醒来时其他同学已经回来也午休了。



而且他们也对班长这种奇奇怪怪的占有欲和班任奇奇怪怪的依赖欲早已见怪不怪,在他们眼里这就是他们班的日常。



只不过他们没一个人看见了红莲头上的小揪揪。



“一濑老师,该吃饭了哦~”深夜见他醒了后拍拍放在保温袋里的芝士焗饭,说道。



红莲又用手揉了揉眼睛,“嗯...知道了...”答完之后就开始拿出餐具准备用餐。



这时一个准备午休的同学瞥了一眼红莲,一定神就发现了他头上的小揪揪,“一濑老师,您头上...”红莲疑惑的摸了摸头,果不其然,一下子就摸到了四五个小揪揪。



“柊深夜!”红莲一下子涨红了脸,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生气。



“我走了,今晚我们互不干扰。”说着红莲就迈开腿朝班级门口走。



深夜急了,连忙追上去:“红莲!乖乖!宝贝!老婆!我错了啊,别不理我嘛,你过来吃口饭嘛,不出会胃疼的哦!”



深夜走到红莲办公室拐角处就被一个人拽到了墙角:“在学校呐你,别那么大声!”“不都已经官宣了吗?”深夜说着低头亲了亲红莲嘴角。“老婆你现在吃饭好不好,老公亲自喂你,啊~张嘴~”



桌洞里有小皮筋是我对你专属的恶趣味,认错时叫你各种称呼是我的习惯,下意识的像个家长督促你好好吃饭是让你身体舒服,在一起后你生活中的每个细节我都要好好察觉,在一起后你生活中的各个部分我都要参与。



我对你啊,是永不休止的爱。



END.


贴纸-summber

当你穿越进终结的炽天使

  本期含有cp

  

  

  

  米优    克费   雷拉   深红

  

  文笔不好,介意左上角

  

  

  

  私设:人类吸血鬼和平

  

  

 Get me get me now get me get me now

Zu zu zu zu

지금 나를 잡아

아님 난 더 savage...

  本期含有cp

  

  

  

  米优    克费   雷拉   深红

  

  文笔不好,介意左上角

  

  

  

  私设:人类吸血鬼和平

  

  

 Get me get me now get me get me now

Zu zu zu zu

지금 나를 잡아

아님 난 더 savage

Zu zu zu zu

Get me get me now get me get me now

Zu zu zu zu

이젠 내가 너를 잡아

Now I'm a savage

Gimme gimme now gimme gimme now

Zu zu zu zu

너의 말이 보여

네 약점 Algorithm

Zu zu zu zu

김이 김이 나 김이 김이 나

Zu zu zu zu

MA ae SYNK 방해 말고 꺼져

Savage

Zu zu zu zu

Mmmh everybody looks at me

  现在是晚上7:30你在唱着aespa的savage,突然眼前一黑,等你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面前有一扇门,你没有多想,起身推开门,里面坐着的正是终结的炽天使的主角们

  “?,我靠,啥情况”你发话了,大家都盯着你

  “你是人类?”小优对你说

  “废话!你看我像吸血鬼吗?”

  “那么,你叫什么名字呀”与一问你

  “我叫谢衍芊”

  “我是与一,多多关照”

  “柊筱娅”

  “百夜优一郎”

  .....

  “我真的服了,我正在写作业哎!不是我怎么就穿越进来了?我不理解!我们明天要考试哎!期末考试哎!很重要的!啊啊啊啊啊!要是考不好我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啊?这么重要吗?那现在该怎么办啊?”月君说道

  “叮”

  这时大屏幕亮起了

  “啊!”小优大叫一声

  “你干嘛啊?吓我一跳!”

  “没想到吸血鬼也会被吓一跳啊”红莲嘲讽道

  “上面写说的是什么啊?”费里德问

  “呀!考试取消了!直接放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呀!老师我爱你!”

  “哎呀~这多好你不用考试了”拉姐(拉库斯)边说边拍下你的肩

  “哎呀!没有寒假作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师我爱你!”

  “你小点声!太吵了!”

  一直在潜水的克劳利发话了

  “抱歉”

  

  

  

  

  


  

  

  

  

  

  先写这么多

  

実写

深红同人 自我感觉文笔烂,随笔,可能会OOC致歉

  那天他们决定去看海了,雨蒙蒙的,海浪一进一退,他们几乎同时抬起头,看了看天,再回眸看向彼此,在脸上夕阳映红了红莲的脸颊,光很耀眼,映照着好像有晶莹的泪挂在眼眶上,对着光,他的视线模糊了,抬头向深夜看去,深夜的目光自始至终落在那人身上


     …渐渐的,退朝了,浪潮正往相反的方向冲去,时间不可逆转,世界的破灭或许是必然。从刀插入破灭的穴口之时,就注定会背负全部罪孽。红莲知道可是别无选择,当红莲问出自己为什么还活着的时候没人应答他,昔日的同伴离开人世,亲人的离去,爱人的祭献,他选择背叛挚友的约定。十几年时间很长,可怎么回忆出快乐的时间很......

  那天他们决定去看海了,雨蒙蒙的,海浪一进一退,他们几乎同时抬起头,看了看天,再回眸看向彼此,在脸上夕阳映红了红莲的脸颊,光很耀眼,映照着好像有晶莹的泪挂在眼眶上,对着光,他的视线模糊了,抬头向深夜看去,深夜的目光自始至终落在那人身上


     …渐渐的,退朝了,浪潮正往相反的方向冲去,时间不可逆转,世界的破灭或许是必然。从刀插入破灭的穴口之时,就注定会背负全部罪孽。红莲知道可是别无选择,当红莲问出自己为什么还活着的时候没人应答他,昔日的同伴离开人世,亲人的离去,爱人的祭献,他选择背叛挚友的约定。十几年时间很长,可怎么回忆出快乐的时间很短。海浪涌起时,那年无能为力的光景似乎浮现眼前。


许久,深夜:

“表面很嘴硬,可是内心还是柔软的”


 “你好恶心。”


   顺着红莲的脸颊似乎滑落了什么,不知是雨还是泪。红莲稍稍低头慢慢想深夜走去,深夜有些诧异的向着那人走去,海平面上的夕阳映出最明亮的光在两人不断靠近的身体间变换着形状


   天暗了,海滩上有两人紧紧相拥。

红莲紧紧抱住深夜,生怕他又像那年一样,伴随着心里的一丝抽痛而离去。



   海滩上相拥两人的身影停留许久

梦游人

【深红】天黑黑 (1)

深红,长篇连载,流浪儿深红。有红莲队众人。


天会亮吗?


他俩认识那年才十三岁。那时他们正在抢一个脏兮兮的面包。说是面包,其实更像石头,比他们两个的牙都要硬,要放水里泡软了才能勉强咬动。但是深夜和红莲还是打得不可开交,那是下过雪的冬天,他们撕扯对方的头发,挥拳揍在脸上,把雪地踩得、滚得乱七八糟。两个人都咬牙切齿,眼睛都红红的,口中哈出热气,像小小的喷火龙。最后他们都摔在地上,打着滚尽力去把对方按住,不断换位,甚至用牙去咬。但是饥肠辘辘的他们都四肢无力,打得像没长牙和爪的小狼崽一样软绵绵又可笑。最后,那块面包滚到了街边的阴沟里,他们趴在边上向下望,够不到。 ...

深红,长篇连载,流浪儿深红。有红莲队众人。



天会亮吗?


他俩认识那年才十三岁。那时他们正在抢一个脏兮兮的面包。说是面包,其实更像石头,比他们两个的牙都要硬,要放水里泡软了才能勉强咬动。但是深夜和红莲还是打得不可开交,那是下过雪的冬天,他们撕扯对方的头发,挥拳揍在脸上,把雪地踩得、滚得乱七八糟。两个人都咬牙切齿,眼睛都红红的,口中哈出热气,像小小的喷火龙。最后他们都摔在地上,打着滚尽力去把对方按住,不断换位,甚至用牙去咬。但是饥肠辘辘的他们都四肢无力,打得像没长牙和爪的小狼崽一样软绵绵又可笑。最后,那块面包滚到了街边的阴沟里,他们趴在边上向下望,够不到。 

是深夜先哭起来的。他刚刚把红莲按在身下,看见面包掉了愣了一下,结果被红莲一拳揍倒在了一边。鼻青脸肿的他和红莲就那样并肩躺着,呆呆地,然后突然就哭了起来。他已经在很尽力忍着了,但是又饿又累又疼又气又难过,还是憋不住眼泪。 

“都怪你!你还好意思哭!” 

红莲以为自己在大吼,实则有气无力。深夜还是一直哭,眼泪一串一串往下滚。 

“别哭了,好烦啊!”红莲说道,但自己的声音也开始哽咽了。眼泪和嘴巴谈不和,跑出来了。因为他也又饿又累又疼又气又难过,一流泪也止不住。 

“啊啊……呜呜、你、你也不是……在哭……” 

“闭嘴!我、我恨你……都怪你、你快下地狱吧……啊……” 

他们就这样躺在路边哭啊哭,谁都没有力气再去给对方一巴掌了。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谁先停了下来,他们又开始呆呆地看着天空。快要日落了,天空是橙色的,云彩变得橘红而透明。看了很久,红莲侧过头去看深夜,看见天空清楚地倒映在他那由于瘦削而格外大的蓝眼睛中。他的白发脏兮兮得几乎成了灰色,脸上也灰头土脸,只有眼睛这样纯净透明。红莲恨得磨牙,恨不得一口把这个害他饿肚子的混蛋咬死。 

“你看,那个云好像苹果。”深夜突然开口。 

红莲回头看天,果然,天边有一朵云彩,红彤彤的,像个熟透的苹果。他的嘴里突然冒出了苹果清甜的味道。他想起来,爸爸在圣诞节的时候,会带来为数不多的两个苹果,分给孤儿院的三十多名孩子们吃。每个人只能分到指甲盖那么大一点,但是那清新的香味他永远记得。那是幸福的味道。 

想到这里,他又想哭了。于是他用眼睛望了望左边的一朵云:“那个云像面包。” 

“什么面包?白面包还是黑面包?”深夜问。 

“肯定是白面包。”红莲笃定地说。 

“那分明是红色的,我看是红面包。” 

“怎么可能有红面包,难道你吃过?” 

“那难道你吃过白面包?” 

“当然吃过!才不像你……我……我每天都吃白面包!”红莲赌气地说,但其实不是的。孤儿院只有过节才会有软软的白面包吃。 

“你肯定是骗人的。我才是每天都能吃白面包。”深夜有气无力地说,眼睛不看瞪着他的红莲,而继续看天空,好像在天空上找什么,“我以前每天都能吃到苹果、葡萄,还有蛋糕……奶油的、巧克力的……” 

“蛋糕是什么?奶油?巧克力?” 

深夜不理他了。红莲的注意力又回到了那个面包上,继续对深夜恨之入骨。 

“火鸡。” 

“罗宋汤。” 

“沙拉。” 

“牛排。” 

深夜每隔一段时间就开口报菜名,有的红莲听过,有的没听过。他只能对着天咽口水,想象那些他闻所未闻的食物尝起来是什么味道。 

好饿啊。真的好饿啊。他们都要被饿死了。那块面包是红莲好不容易从货摊上抢来的。他翻墙上屋跑了好几里地才跑脱,却被半途冲出的深夜撞翻了,于是他们扭打起来抢这块面包。他已经四天没吃饭了。那个白发的男孩,可能也很久粒粮未进了,不然不会和他一样打得这么凶猛又悲伤。吃不饱的孩子,眼里少了一点什么,又多了一点什么。这些东西他的眼里全都有。 

“喂,你。我马上就要死了。我一个星期没有吃饭了。”白发的男孩说,声音像蚊子叫。 

“死得真好。”红莲微弱地说。 

“我叫深夜。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红莲。一濑红莲。” 

“嗯嗯。对不起了红莲,死前还胖揍了你一顿,真的对不起。抱歉弄掉了你的面包。” 

“我死了之后,你就把我吃掉吧。” 

然后深夜就没有声音了。红莲看他,看见他依然睁着眼睛,眼神呆滞,胸口几乎没有了起伏。 

“喂!你干什么啊?不要随便死在别人面前!”红莲大吼,挣扎着爬了起来,摇晃深夜。但是他一动不动。 

红莲突然慌了。他四下环顾,这是个荒僻的城郊,鲜有路人。他俯下身,头贴在深夜的胸膛上听他的心跳,几乎不可听闻。他站了起来,看了一会脚下的深夜,突然拔腿就跑,跑回自己的“家”。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害怕又慌张。他根本不认识深夜,他差点就要害死他。但是深夜要死在他的面前,他却害怕得要死,比深夜还要害怕。 

他不怕死人的。他在抛尸场里翻死人的随身物品,看见过军人随手枪毙贫民,但是一个和自己打过架、说过话、还说对不起的人要死在他眼前了。不行,绝对不行—— 

他跑了几步又猛地刹车,掉回头,把地上的深夜拽起来,拼命背在自己身上。深夜出乎意料地轻,但他背着他依然很吃力。他们跌跌撞撞地来到了红莲的住所。 

那不能算个住所,只是废纸板靠着胡同的尽头搭起来的小纸屋,上面铺着塑料布。他把深夜放在外面,从纸屋里找出来一瓶水和最后一块干硬的面包,还有一床破烂的棉被。他用用水把面包在破碗里泡成面糊,慌乱地灌进深夜嘴里,然后用棉被把自己和深夜裹了起来,紧紧地抱着他,捂热他的身体。 

“喂,深夜,深夜,不要死啊……深夜,深夜,不要死……” 

他就这样惊慌地一遍一遍念着,眼泪不知不觉又落了下来,声音哽咽了。深夜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身子在他怀里。他们太瘦了。红莲想把他抱得更紧一些,但是担心自己或深夜的骨头会就这样断掉。许久过去,深夜依然一声不响。红莲的啜泣逐渐变成号啕大哭。 

“不要死……不要死……啊啊、不要死……” 

那个说吃掉我的人,你不要死啊。那个现在在世界上唯一和我有一丝羁绊的人,不要因我而死啊,不然我不知道这世界为什么要让我存在啊。 

红莲好孤独的。 

他没注意到,怀里的深夜僵冷的身躯逐渐变得温热柔软了起来。微弱的呼吸开始吹拂他颈后的头发,未落下的眼泪现在滴在他的肩头。 

深夜不会死了。 

  

  

 

 


莓

嘿嘿。。我的红莲。。嘿嘿。。hso。。


含深红    慎入


加了滤镜,而且我家里光线有点暗所以看起来效果不是很好(好丑)


感谢喜欢😋👌

嘿嘿。。我的红莲。。嘿嘿。。hso。。


含深红    慎入


加了滤镜,而且我家里光线有点暗所以看起来效果不是很好(好丑)



感谢喜欢😋👌

実写

  纸片激推!的快乐

  特典真的太美了

  纸片激推!的快乐

  特典真的太美了

章台人去骨遗香(回村版)

刀迟但到(。)创你们所有人😇


一些借口:本来准备去年圣诞前画完的,结果那段时间🐏了,一边还上着网课……

最后两天也赶不及在圣诞当天画完(闭眼),后来时间过了干脆就开摆(´._.`)(咳…不要问我圣诞到现在这段时间都去哪了)

刀迟但到(。)创你们所有人😇


一些借口:本来准备去年圣诞前画完的,结果那段时间🐏了,一边还上着网课……

最后两天也赶不及在圣诞当天画完(闭眼),后来时间过了干脆就开摆(´._.`)(咳…不要问我圣诞到现在这段时间都去哪了)

懒懒猫.

第十三章.旅游2

本文作者私设 ABO世界

occ怪我

-----------正文--------

第二天清晨,雷奈如以往一样比拉库斯先起床,雷奈亲了一下拉库斯的额头。接着就下到一楼做早餐了。等雷奈弄好早餐才上去叫拉库斯起床。


“宝贝,起床了”雷奈半蹲在床边,戳了戳拉库斯的脸。“唔…不想”拉库斯把头埋入被子里,雷奈见状也无奈“今天要去旅游喔”说到这拉库斯火速跳了起来,“走我现在就起!”雷奈无奈的笑了笑,看着自己的媳妇如此可爱,忍不住还是笑出了声。


拉库斯去洗漱了,雷奈把行李搬到楼下去回到餐桌前把早餐再热了一下。拉库斯冲到一楼跳起抱住了雷奈,“雷奈雷奈,你做的饭还是那么香”雷奈摸了摸拉...

本文作者私设 ABO世界

occ怪我

-----------正文--------

第二天清晨,雷奈如以往一样比拉库斯先起床,雷奈亲了一下拉库斯的额头。接着就下到一楼做早餐了。等雷奈弄好早餐才上去叫拉库斯起床。


“宝贝,起床了”雷奈半蹲在床边,戳了戳拉库斯的脸。“唔…不想”拉库斯把头埋入被子里,雷奈见状也无奈“今天要去旅游喔”说到这拉库斯火速跳了起来,“走我现在就起!”雷奈无奈的笑了笑,看着自己的媳妇如此可爱,忍不住还是笑出了声。


拉库斯去洗漱了,雷奈把行李搬到楼下去回到餐桌前把早餐再热了一下。拉库斯冲到一楼跳起抱住了雷奈,“雷奈雷奈,你做的饭还是那么香”雷奈摸了摸拉库斯的头把他放到椅子上。


吃完早餐后,拉库斯和雷奈出门开车到了集合地点,“雷奈你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味”“嗯”拉库斯凑到雷奈身旁闻着他身上的味道。


没一会米迦尔和优一郎来了,“哟,没想到是你们啊!”拉库斯调侃到。“咋?我们先到不行啊”优一郎双手叉腰,一副要和拉库斯吵一架的状态。米迦尔摸了摸优一郎的头“优,亲亲”优一郎也摸了摸米迦尔的头“好噢”


优一郎双手环抱住米迦尔的脖子,米迦尔一只手搂住优一郎的腰,另一只手在优一郎的后脑勺那,两人吻的很深。


拉库斯无语的看着,看了看身份的雷奈“雷奈奈~亲亲!”雷奈解开自己的车带将拉库斯壁咚在 副座的沙发上,另一只手捏着他的下巴狠狠的吻住了他。


“?什么情况?”红连看着两对情侣在那里亲亲感到十分无语!“你也想要?”深夜笑眯眯的看着红莲,红莲脸上浮出一丝红晕。


“哇哇哇!红莲你两走路没声?”优一郎被吓了一跳,米迦尔抱住优一郎死死盯着红莲他们。听到优一郎的声音的拉库斯看向他们那边,雷奈舔了一下拉库斯的嘴唇,强迫他看着自己“别看别人,看我”刚说完又吻了上去


“我说这两人一直那么没羞没臊的吗?”红莲看着在车里kiss的两人,米迦尔点点头“在一个小队时也是如此”


没一会费里德牵着克罗里的手,后面跟着冯和丝琪。“啊哈,大家好久不见~”费里德和众人打招呼,“你好啊,费里德”红莲朝着他们那边挥手


接着筱娅牵着三叶,还有君月和与一一起也到了集合点。“看来我们是最晚的”筱娅笑眯眯看着,“还不是因为你们女生慢慢摸摸的”听到这三叶不爽了,变出锤子追着君月打,由于时间不早了,红莲也受不了他们两个在那叫,一脚把君月踹飞,也把三叶也给踹飞了“吵死了”。


“这一幕似曾相识……”优一郎看到被踹飞的两人吞了吞口水。“好了时间还早了!大家出发吧!!”拉库斯说到“自驾喔~”众人/鬼点了点头,回到自己车上,一堆人/鬼出发去旅游。

------未完待续------


haha

除了昼红,其他都有点ooc——🤣

除了昼红,其他都有点ooc——🤣

Petrichor.

 “或许这已经算爱了吧”

  比起真红,我更磕深红

 “或许这已经算爱了吧”

  比起真红,我更磕深红

Petrichor.

【终炽】聊天体(3)

 •内涵(米优、深红、拉与、克费、筱三、奈士)

 •背景:吸血鬼与人类和平

 •ooc崩

 •不喜勿看

  

  

  ———正文————

  

  

  

  【友谊之群】

  

  【筱娅】:快过年啦!!!好开森!!好开森!!

  

  

  【与一】:对啊,又是新的一年

  

  

  【拉库斯】:又大了一岁呢

  

  

  【红莲】:对于我们来说是老了一岁

  

  【费里德】:啊哈~第一次和红莲的意见相同了呢

  

  

  【红莲】:你这活了800年的吸血鬼还要在意这个?

  

  

  【费里德】:哎呀,红莲你理解......

 •内涵(米优、深红、拉与、克费、筱三、奈士)

 •背景:吸血鬼与人类和平

 •ooc崩

 •不喜勿看

  

  

  ———正文————

  

  

  

  【友谊之群】

  

  【筱娅】:快过年啦!!!好开森!!好开森!!

  

  

  【与一】:对啊,又是新的一年

  

  

  【拉库斯】:又大了一岁呢

  

  

  【红莲】:对于我们来说是老了一岁

  

  【费里德】:啊哈~第一次和红莲的意见相同了呢

  

  

  【红莲】:你这活了800年的吸血鬼还要在意这个?

  

  

  【费里德】:哎呀,红莲你理解错啦,我同意你老了一岁的说法哦

  

  

  【红莲】:所以呢,在老也不比你老

  

  

  【费里德】:哎?我老吗?克罗里君,你说说嘛~

  

  

  【克罗里】:你最好看

  

  

  【红莲】:……

  

  

  【】:快过年啦,长辈们准备好红包!!!!!!!

  

  

  【筱娅】:对对对,小优说的对!!!!

  

  

  【红莲】:未婚不用给

  

  

  【筱娅】:哎?未婚?我问问深夜少将

  

  

  【红莲】:你问了也没用,他出去了,一般不看手机

  

  

  【筱娅】:没问过怎么知道呢~

  

  

  【红莲】:……

  

  

  【】:红包!!!!!

  

  

  【红莲】:没有

  

  

  【费里德】:小优,你过来,让我尝尝你的味道,我就给你封个大红包

  

  

  【米迦】:噢?

  

  

  【米迦】:你敢?你信不信我炸了你的金殿

  

  

  【费里德】:只是开了个萌萌哒的玩笑而已,况且我怎么会伤害你的小公主呢

  

  

  【米迦】:你最好说到做到

  

  

  【】:所以…我的…

  

  

  【米迦】:小优,走啦,别一直看手机了,对眼睛不好

  

  

  【】:哦哦

  

  

  【费里德】:米迦君这人好双标啊

  

  

  【筱娅】:啊哈哈,护妻狂魔嘛

  

  

  【三叶】:柊筱娅,下去拿快递,你的!自己不去拿

  

  

  【筱娅】:哈?我有快递?

  

  

  【拉库斯】:最近一些人贩子会以快递的形式出现

  

  

  【君月】:什么玩意?人贩子还变身了?

  

  

  【拉库斯】:哎,不是,是会放什么东西进去,迷药?然后你就被抓走了

  

  

  【筱娅】:啊哈哈,拉库斯说错啦,我是忘了我有一个快递啦

  

  

  【君月】:你是买了多少才会忘记

  

  

  【筱娅】:不多不多,200多吧

  

  

  【】:你买什么东西,买那么多

  

  

  【筱娅】: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6

  

  

  【拉库斯】:是什么是什么

  

  

  【与一】:别那么八卦

  

  

  【筱娅】:啊哈哈,是望远镜

  

  

  【】:买来干啥

  

  

  【筱娅】:你猜

  

  

  【君月】:好闲

  

  

  【筱娅】:呀,我看见君月床上躺着,雷奈在做饭。君月君,你好残忍,让你老攻做这样的活

  

  

  【君月】:md你没事吧,闲成这样

  

  

  【筱娅】:可你也不用竖个国际友好手势给我吧

  

  

  【君月】:去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觉得雷奈都傻眼了

  

  

  【雷奈】:你别乱说,我是不知道君月他干嘛那么激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筱娅】:啊!小优,你坐在米迦的腿上看手机!!!!!好甜!!!!我待会要去写文

  

  

  【】:……

  

  

  【筱娅】:完蛋

  

  

  【费里德】:小筱娅,你怎么啦

  

  

  【筱娅】:优叫米迦打我

  

  

  【】:偷窥,死!!!

  

  

  【筱娅】:哎哎哎,我看见深夜少将了,救我!!!

  

  

  【深夜】:在干嘛,我都还没到家你怎么看到我的

  

  

  【】:她!偷窥

  

  

  【深夜】:哎?啊!红莲你有没有被她看到

  

  

  【红莲】:怎么可能

  

  

  【筱娅】:红莲中校在撸猫耶

  

  

  【深夜】:啊啊啊,我明天要把…

  

  

  【红莲】:停停停,你要干什么,别丢猫

  

  

  【深夜】:想什么呢,它那么可爱,我说明天把小筱娅杀了

  

  

  【红莲】:我同意

  

  

  【深夜】:啊~红莲抱抱

  

  

  【红莲】:滚

  

  

  【费里德】:啊哈,红莲好傲娇啊

  

  

  【红莲】:去死

  

  

  【筱娅】:深夜少将,你…

  

  

  【深夜】:闭~嘴哦

  

  

  【红莲】:什么?

  

  

  【深夜】:没有啦~

  

  

  【深夜】:不过,红莲不用担心,我叫了白虎丸来暗中守护你

  

  

  【红莲】:?我可不记得有拜托你守护我

  

  

  【深夜】:真绝情呢~

  

  

  【筱娅】:这明显是…

  

  

  【深夜】:噢?你说什么

  

  

  【筱娅】: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红莲中校是受啦

  

  

  【】:因为他不行!

  

  

  【红莲】:老子是攻!

  

  

  【】:切,我不信

  

  

  【米迦】:小优别看了

  

  

  【】:哎?!

  

  

  【筱娅】:!!!!

  

  

  【三叶】:开始吧,筱娅,我想好了

  

  

  【筱娅】:嘿嘿嘿,小三,我也想好啦

  

  

  

  

  

  

  

  End.

  

  

  

  

  •呼~终于打完啦,如有什么错别字或看不懂在评论区说哦(打太快了,会打错,原谅原谅)

  •有什么想法可以告诉我,我觉得可以下期回写进去

  •春节前我尽量写完(4)加一篇番外是春节的哦(趁现在还没写,可以打出你的想法啦)

  •最后一个问题,想想筱娅和三叶分别要写谁呢🌚

  

  

  

  

  

  

  

  

   

小优酱~

谁家的兔子2

新年快乐,各位


严重ooc,不喜欢别看


有克费但不多,所以没打标签


                                           ...

新年快乐,各位


严重ooc,不喜欢别看


有克费但不多,所以没打标签


                                                                                                                    

下午

反攻大队

优一郎:啊啊啊,快!谁能去把费里德接回来

与一:?发生了什么

未来:唔……费里德又把店拆了

与一:……所以为什么费里德会拆店啊!

君月:呵…我是听说费里德把店都吃穷了,最重要的是谁去付这个钱

优一郎:…不是吧,一顿饭需要五六包血袋?

三叶:嗯,自信点麻烦把“?”去了

与一:那克罗利知道吗

君月:不知道,所以准备去说

优一郎:一起去吧,大不了我们AA付一下

三叶:哦,快点啊!我先说了


终结的炽天使大群

三叶:@克罗利,我们把费里德给卖了…

优一郎:?什么叫卖了!送去过美好生活去了!

红蓬:呵呵呵,你们做事时带点脑子

优一郎:你还专门开车送他呢

君月:你当时还同意了

三叶:送他时,你开心的像个孩子

红莲:你们不是这样的?三叶,你还放了鞭炮

三叶:君月,你还对客服说。这兔子是母的

优一郎:哈哈哈哈哈,君月,不愧是你

君月:优一郎,送他去那,是你先提的。你还给客服好几条裙子

与一:冷静,好好说啊!

优一郎:?互相伤害是吧,

米迦:小优,怎么了?

优一郎:米迦,费里德他把店给砸了!

拉库斯:哦~你是说那个吸血兔子啊,不是吧~他砸的东西加起来要1百亿左右

柊筱娅:好惨啊~小优,祝你好运

深夜:哈哈哈哈~而且加上那里工作人员的精神损失费

优一郎:……呵!你们家的都在里面

深夜:……

柊筱娅:……

拉库斯:……百夜优一郎!君月士方!別把与一带坏了

雷奈:别拉上君月,是你自己带坏的

米迦:同意

米迦:没事,小优。克罗利已经付了

与一:不是吧?克罗利知道了

拉库斯:与一,来我怀里我~保护你

与一:你正经一点!

红蓬:哼,费里德把店砸完后,就去找克罗利了

君月:emmm,不愧是你@费里德

雷奈:君月,你也在里面?

君月:这个…嗯

优一郎:米迦!那我们是不是不用付了

米迦:你也在里面?

柊筱娅:米迦君,你向上看一下消息。你的小优酱可是带头人员

三叶:@柊筱娅,我们赶紧私奔吧

柊筱娅:我行李收好了,我们出发吧

红莲:你们的上司还在呢!別这么明目张胆

深夜:对啊~听我媳妇的

优一郎:哦~红蓬中将原来是个0

红蓬:笨蛋优,记住我不是

米迦:小优说的没错

优一郎:对的!

红蓬:呵呵,你不也是

优一郎:………

费里德:大家好~我回来了

君月:谢谢你@费里德

雷奈:君月,缺钱吗。我可以帮你付的

君月:重点不是这个,我们应怎么向克罗利说这件事

雷奈:无事,我帮你

优一郎:话说,费里德我们你是怎么变成人的

费里德:时间问题,红蓬中将我给你准备了礼物,记得拿~

红蓬:呵呵,不用给你自己吧

深夜:没关系,我拿了。

红蓬:深夜!你公务做完了?

与一:深夜少将公务好像推给了柊暮人中将

柊筱娅:那冷血的人能接受?

三叶:额…准确说是家族里的事

优一郎:难怪

克罗利:中午好~

雷奈:………

拉库斯:一看就是费里德

克罗利:哎呀,@众受们。对于你们做的事,我心太善了,不舍得把你们干掉,所以我原谅你们了

优一郎:你会原谅我们?

君月:那就不叫费里德了

与一:感觉有不好的预感

拉库斯:与一酱,心慌吗?我可以帮你消除它的~

优一郎:没脸看

三叶:+1

与一:拉库斯,你别说了!

拉库斯:好达~

米迦:小优,我们去吃饭吧

优一郎:?我们不是去君月家吃饭吗?

雷奈:不必来我们家

柊筱娅:三叶,我的荷包蛋做成功了

三叶:我马上到家!

优一郎:那今天我们一起下厨吧,米迦

米迦:好

与一:所以不去君月家了?

拉库斯:我们自己去过二人世界吗~他们也要过

雷奈:知道就好,不必说

君月:@雷奈,今晚你想吃什么

雷奈:你煮的东西,我都爱吃

与一:嗯,拉库斯我们走吧。拜拜

拉库斯:好的~

众人:拜拜

                                                                                                                

小番外

在某个医院

三叶拿着锤子,狠狠砸向木板上的钉子。心想:还是别让柊筱娅进厨房了

弄完,去买粥送到医院里正躺在病床上的柊筱娅

桌上还有一张检测报告最后一行写着:

病因:食物中毒























硬糖是不是很好吃

  一直都在画稿子没有图发好崩溃……

  这张没画完一直没发 大家将就看一下🤧

  一直都在画稿子没有图发好崩溃……

  这张没画完一直没发 大家将就看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