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混沌武士

39825浏览    465参与
我嗑爆承花

混沌武士🌻

·光,请光沐浴我的全身

·我想躺在一片向日葵地里晒太阳,让风吹拂向日葵的叶子,但愿它的叶子是软的,不要让它划伤我的眼睛

·希望在黄昏之时,向日葵能遮住我一半的视线,我就这样躺着仰视着天空,缓缓地呼吸,偶尔也会想从哪里钻出来个野兔什么的陪在我身旁

·等到了太阳终于从向日葵中溜走,月亮从我脚边慢慢升起来的时候,我又在想着星星。我听过很多人说星辰大海,所以一直想亲眼看看来着

·一直到我无意识闭上眼睛的时候,我仍在想着那寻找着有向日葵气息的武士的三人……

·无幻,风,仁

·请带我一起去找有向日...

·光,请光沐浴我的全身

·我想躺在一片向日葵地里晒太阳,让风吹拂向日葵的叶子,但愿它的叶子是软的,不要让它划伤我的眼睛

·希望在黄昏之时,向日葵能遮住我一半的视线,我就这样躺着仰视着天空,缓缓地呼吸,偶尔也会想从哪里钻出来个野兔什么的陪在我身旁

·等到了太阳终于从向日葵中溜走,月亮从我脚边慢慢升起来的时候,我又在想着星星。我听过很多人说星辰大海,所以一直想亲眼看看来着

·一直到我无意识闭上眼睛的时候,我仍在想着那寻找着有向日葵气息的武士的三人……

·无幻,风,仁

·请带我一起去找有向日葵气息的武士吧,让我跟你们一起流浪

·我想以武士的姿态示人,不,我想以同你们一样的风姿出现在你们面前

·我也想见识一下江户时代的某个夜晚下的涂鸦,无幻的无限符号,妓院……

·我也想加入无幻和仁,我想和他们一起去妓院猜拳抢女人,如果可以我倒想和仁……咳,嗓子有些不舒服,可能是被风呛到了

·也许我可以夺下哪个混沌武士的刀,然后砍下那些令我讨厌的家伙的脑袋

·仁想去买女人,我想去杀了当地最富有的富豪,抢走他的所有钱财,带着一身钱去妓院赎那个令仁心动的女人

………………………………………………………………………………

·当我再次睁眼,我仍躺在向日葵里,日光沐浴我的全身,向日葵的叶子时不时地从我脸上划过,手边还卧着一只灰色的野兔

·我爱的无幻,风 ,仁,请你们带我一起去寻找有着向日葵气息的武士

………………………………………………………………………………

我醒了,我的身边没有向日葵,但我的耳机里放着Counting Stars

🌻🌻🌻🌻🌻🌻🌻🌻🌻🌻🌻🌻🌻🌻🌻🌻



チェシャ猫
加菲的日语教学二次元篇。 谁知...

加菲的日语教学二次元篇。

谁知道里面的人物是谁~~

加菲的日语教学二次元篇。

谁知道里面的人物是谁~~

極江

渐暗的春夜与《勋章》

渐暗的春夜与《勋章》

荒牧流

第十六章歌词出处,《混沌武士》的插曲。

歌者朝崎郁惠(Asazaki Ikue),1935年出生于奄美大岛加计吕间岛,被称为奄美诸岛古民谣继承之第一人。

第十六章歌词出处,《混沌武士》的插曲。

歌者朝崎郁惠(Asazaki Ikue),1935年出生于奄美大岛加计吕间岛,被称为奄美诸岛古民谣继承之第一人。

keichan

旅程

SIDE A:心动

她曾经爱上过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有修长的手指和温醇的声音。他的手有一种魔力,他注视着画布的时候眼神温柔如同看着自己的爱人。画布上的线条逐渐成型,象是太阳出来时候的有雾的早晨。首先是零乱的线条,然后是轮廓,然后清晰。

站在金黄的向日葵前面的自己。

他说我喜欢你转头时的那一双眼睛。

再后来,故事不过是一个拐骗良家妇女的老套骗局。最后还是无幻和仁出来扫底。男人跳进船上的木桶里,说我要去荷兰。

荷兰在哪里?

然后一切继续。除了这件事偶尔被无幻作为嘲笑自己智商低的证据。

那个男人长什么样?

谁还记得。

虽然也有那么一刻的心动。

那个男人温柔的说,你...


SIDE A:心动

她曾经爱上过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有修长的手指和温醇的声音。他的手有一种魔力,他注视着画布的时候眼神温柔如同看着自己的爱人。画布上的线条逐渐成型,象是太阳出来时候的有雾的早晨。首先是零乱的线条,然后是轮廓,然后清晰。

站在金黄的向日葵前面的自己。

他说我喜欢你转头时的那一双眼睛。

再后来,故事不过是一个拐骗良家妇女的老套骗局。最后还是无幻和仁出来扫底。男人跳进船上的木桶里,说我要去荷兰。

荷兰在哪里?

然后一切继续。除了这件事偶尔被无幻作为嘲笑自己智商低的证据。

那个男人长什么样?

谁还记得。

虽然也有那么一刻的心动。

那个男人温柔的说,你是我的回眸女神。


他曾经想要救一个女人。

不过是打工时的偶遇,就象千千万万个其他男女一样,他们本该在雨停之后互相忘记。

可是她露出悲哀的表情说,这就是身为女人的宿命。

一番云雨之后,女人坐在身后轻轻梳理自己的黑发。

在铜镜里看过去,女人有一副娴静的神情。

忽然之间幻想自己的家庭,一个温柔贤淑的老婆,几个天真活泼的孩子,女儿出嫁儿子继承家业,然后晒着太阳在自家院子里死去。

即使从来没有经历过爱情。

要跟我走吗。

我救你出去。

我不能给你承诺无法给你家庭。

刀,武士,这是注定孤独的宿命。

我只能给你一对翅膀,剩下的时光,请自己飞翔。


他或许爱过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总在灯红酒绿的街肆里,唱一曲“葛叶悲风”。

悲怆的如同裂帛的声音,只有真正绝望过的人才会有的声音。

每次听到这个声音他都会捂着耳朵在地上翻滚。

那些自己以为已经埋葬了的过去,轻易的被翻出来撕成一片一片。

她说我们是一类人。

她说能不能帮我替儿子选一件东西。

她看不见。

她生下来就看不见。

仁说,只有看不见这个世界的人,才会有这样纯粹的直指人心的歌声。

集市上有很多孩子,小时侯在琉球岛上从未见到过的许多许多的孩子。

他们拿着风车,五颜六色的风车,跑起来有清脆的声音,“扑扑扑扑……”

很好听的声音,所以他们一直跑一直跑,“扑扑扑扑”,没完没了。

可是她买的风车不见了。

她把它插在地藏王菩萨的牌位旁边,风一吹就不见了。

大概是她的儿子太喜欢,所以拿走了。

那个小家伙,一定拿着它拼命跑吧。

“扑扑扑扑……”

真好听。


刀划过雨的声音也很好听,就象水里的鱼一样感受着那股戾气。

一声钝响。

“我知道他早就死了”,女人倒在地上,“我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不要和我一样。”

其实他并不爱她吧。

因为刀划下去的时候,他停也没停。

或许他只是喜欢那声音。

“扑扑扑扑……”

请不要停。

永远不要停。


SIDE B:戈多

她说我要找一个有向日葵气味的武士。

那两个人连好都没有说一声就跟她走。

你们为什么不问呢?不是应该先问,他是谁?为什么要找他?为什么是向日葵而不是薰衣草或者百合花?

然后我就会仔细想,然后发现除了那夏天的气息和那只不知道哪来的盒子之外我对他一无所知。

然后你们就会说我就知道那个什么向日葵武士只是你的想象,他其实根本不存在吧。

然后我就会死心,在茶屋里安安心心的过一辈子。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什么也不问呢?


从小他就很强,强得毫无根据。

所有的人都惧怕他,嫉妒他,远离他。

唯一没有离开他的只有老师,可是就是这个人也不了解他。

后来他就杀了他。

是的,那个夜里有清亮的月光,温润粘稠的血喷出来,溅了他一脸。

那天夜里的血迹,他洗了很久,但是怎么也洗不干净。

遇到风之前,他一直在旅行。

没有目的的旅行。

或者直接说,就是在逃跑吧。

逃离道场的追杀,逃离过去。

甚至买了眼镜,想要变成另外一个人。

但是每个有月亮的晚上他都会从噩梦中惊醒,发现自己满手鲜血。

直到遇到那个男人。

直到那个男人的刀插进自己身体的时候,突然就明白了。

他只是想找一个人把自己杀掉罢了。

但是,现在,他已经不想死了。


为什么要旅行?

男人打了个哈欠,不是和那个女人约定好的么,陪她去找那个有向日葵味道的武士。

那你又在找什么?

男人搔了搔头,大概是在找戈多吧。

戈多是谁?

是啊,戈多是谁?

男人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鬼知道。


SIDE C:旅程

“因为分别太难受了,所以我一个人先走了。”

可是再漫长的旅途也总会有终点,就象再强大的人最后还是会死掉。

寻找,复仇,向日葵,剑。

总有一刻尘埃落定。

女孩说,从一开始这就是个骗局。

那么到底算什么呢,这个旅程?

三岔路口前他们对视着微笑。

英俊的仁和不羁的无幻。

然后一起背过身去向前走。

不要回头不能回头。

有什么东西在前面等待着。

也许就是我们自己。

猫薄荷专业种植户

昨天把数位板安装好后摸的仁。

昨天把数位板安装好后摸的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