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清旺来

14060浏览    110参与
前月浮桥

【清旺】逃离白塔

Summary:现代世界的李火旺以为三清让自己变小了,逃离白塔后向清旺来寻求帮助。

  •  改了一点设定,现代与道诡火统一了,并且对司命有了更多了解。

  • 加了一点恶趣味,道诡世界和现代世界共感。

  • 变小+棉棒play,我是边台!


李火旺艰难地从被子里爬出来,低头对着自己脚底的“悬崖”发愣。他能看出那是病床与地板的间隙,但对缩小的他来说已经很高了。

这是什么情况?他在做梦?

李火旺面无表情地爬回去,抱着被子的角盖好,闭上眼睛,接着又坐起来,再睁开眼睛。

毫无变化。

他又掐了一下手背,血珠冒了出来,带着轻微的刺痛。李火旺焦躁地咬着那块伤...

Summary:现代世界的李火旺以为三清让自己变小了,逃离白塔后向清旺来寻求帮助。

  •  改了一点设定,现代与道诡火统一了,并且对司命有了更多了解。

  • 加了一点恶趣味,道诡世界和现代世界共感。

  • 变小+棉棒play,我是边台!

 

 

李火旺艰难地从被子里爬出来,低头对着自己脚底的“悬崖”发愣。他能看出那是病床与地板的间隙,但对缩小的他来说已经很高了。

这是什么情况?他在做梦?

李火旺面无表情地爬回去,抱着被子的角盖好,闭上眼睛,接着又坐起来,再睁开眼睛。

毫无变化。

他又掐了一下手背,血珠冒了出来,带着轻微的刺痛。李火旺焦躁地咬着那块伤口,尝到一股铁锈的腥味。

所以,他是真的变小了?!

他一变小,手铐脚镣就落到了床上,连束缚带也松垮垮落到床上。李火旺猛地低头,入眼是熟悉的蓝白条纹,松了一口气。还好衣服也跟着他变小了。

李火旺坐着发了一会儿愣,突然意识到这是逃离白塔的好机会。果然,早上查房后发现他不见了,整个白塔都拉响了警报,他躲在裤兜里被运了出去,趁工作人员没注意后就溜了出来。这些天他借着放风已经观察好白塔的摄像头,计划好了逃跑路线,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但李火旺显然没想过他变小后逃跑会变得如此艰难,平时很容易的事,对变小的他来说困难无比,他穿过走廊时差点被踩到,走到门前憋红了脸也推不开门,连麻雀都能追着他啄,更别说那些野猫。

白塔建在郊区,他一个人也走不了那么远的路回去。李火旺郁闷地躲在器材室,他现在能够指望的依旧只有清旺来。不知道他变成这样是不是因为清旺来,毕竟清旺来说会帮他,难道变小就是三清的手段?

可他要怎么回去啊!?赵婷也没有出现,高近云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他喊谁,谁都没应。清旺来也太不靠谱了吧!?

李火旺苦思冥想,终于想到了一个主意,他先前的东西都被锁在保管室,他只要偷到手机就能打给清旺来,让清旺来开车来接他。

等李火旺偷到手机已经是下午的事了,中途他饿了还去食堂撕了一块面包吃,他现在吃一点就饱了,那块面包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被偷吃过,况且他还是撕的底部,面包一盖谁也发现不了。

手机比李火旺还大上一点,李火旺看着比自己还高的机器,用手掌拍着数字解锁了屏幕,点开联系人,打给了清旺来。

“李火旺?”

“是我!清旺来,你说要帮我这句话是不是真的?”

“怎么了?”

“我问你,你到底想不想和我合作?”

“合作的事自然是真的,你也收到了我的诚意不是吗?”

李火旺警惕着外面的动静,对着手机底端的音孔,深呼了一口气,急道:“我今天一早上起来发现自己变小了,这事是不是你做的!?”

清旺来沉默了一会儿,在李火旺质问中有点惊讶但很快又平静下来:“变小?你现在大概是多小?”

“就,跟手机差不多吧。”很快,李火旺又警觉起来,怒道:“我要你救我出去,为什么要弄成这样?”

“我想,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晚了。现在,你需要我来接你,不然你不会打给我吧。”

“不然呢?你把我变成这样,还想让我走回去?”

“......地址发我,我来接你。”

 



清旺来到时天已经有点黑了,李火旺握着一块尖利的碎石,藏在一块石头后面打盹,他变小了就容易饿又容易累,精力减少了很多。

李火旺被骤然的失重感惊醒,他刚醒还有一点懵,很快他意识到自己被人握在手中抓了起来,他抬眼就看到清旺来在兴致盎然地扫视他。

“清旺来,你干什么!?”

李火旺不满地踢蹬着腿,狠狠一口咬在清旺来虎口上。

清旺来反而笑了起来,不紧不慢出声:“李火旺同学,你不觉得你现在太小登不上车吗。”

“那你也应该和我说一声,你这样突然抓我,我不乐意。”

“忘记了,下次会记得。”

李火旺觉得清旺来这句话怪怪的,但一时又抓不出哪里怪,但显然这人只是看着好,实际冷漠得很,自己可得小心点。

李火旺边警惕着边在车座抽屉的纸巾盒里睡着了,等到了目的地,清旺来才把他叫起来。

这次清旺来是先通知了李火旺才握住他的,李火旺不舒服地动了动但也没有咬人了。

“现在我已经出来了,你快点让我变回去。”

“这件事,可能——”清旺来沉吟了片刻,李火旺瞬间就觉得不对了,他刚想发作,就听清旺来出声:“需要你的配合,但是我怕你不接受。”

“你先说要我怎么配合。”

清旺来笑了下,在李火旺警惕的视线下缓缓开口:“这次我是让五琦帮忙找的方法。她的方法,你应该也知晓代价是哪一方面。”

五琦?正德寺供奉的司命五智如来?李火旺一瞬间想了很多,很快就想起了正德寺的做派。

“......你是不是故意整我?你找谁不行,偏找她?”

“李火旺,你应该知道把救出来不容易。我为了整你这么做,是有什么好处吗?”

清旺来冷了语气,李火旺瞧他的神色不似作伪,又纠结起来:难道我错怪清旺来了?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的确如他所说这对他没什么好处,难道真的只有这一个方法,所以才不得不这样?

“如果你不愿意,我尊重你的意愿。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你可能会一直这样了。”

可能,李火旺最讨厌可能这种模模糊糊的词,不确定会导致很多变数,而变数会导致危险。

现在清旺来的态度已经表明了,李火旺相信了他的说法,冷静下来李火旺知道现在不是闹矛盾的时候,他深呼了一口气,出声道:“刚才是我过激了。多谢你出手相助,以后我会还你这个人情。说吧,需要我怎么配合?”

 

 


余下内容请前往w////b:前月浮桥

嗖缩“逃离白塔”

 

 ————————

看了剥离老师 @Dissociative 的条漫激情做饭,实在想不出渊子怎么干出这种事,只能让清子来当这个恶人了(跪倒

老师画的呜呜真的好可爱!

阿谑火力大爷王

 《精神病友交流会》 

  火:完了,他有妄想症

  

  易:继续治疗

  清:你不也是投影吗

  

  是的我又改了我是贵物OTL

 《精神病友交流会》 

  火:完了,他有妄想症

  

  易:继续治疗

  清:你不也是投影吗

  

  是的我又改了我是贵物OTL

棒棒糖天使

共轭替身

  现代pa,混邪脑洞,具体红白网站见。

  最新一段:

  经过“友好”协商,清旺来和李火旺背着身边其他人,偷偷报名了最昂贵的演技培训班。来这的人多半有演员梦。有些名气的演员红中出场,走上讲台冲大家挥手时,他们都猛劲鼓掌,狂热高呼声一波接着一波。

  在一张张兴奋的脸孔中,这两人冷漠的表情显得无比突兀。

  红中悄悄记下这两人。

  在讲授后的分组练习,他特意提出,要这两位走上台来为大家即兴现场表演。

  这是一场爱情戏。即将沉沦在战火的小城里,情侣做最后的道别。

  清旺来表情僵硬,虚虚搂着李火旺,声音十分的抑扬顿挫,“在我走后,你不必等我,就当我死了。马革裹尸,对我来说是死......

  现代pa,混邪脑洞,具体红白网站见。

  最新一段:

  经过“友好”协商,清旺来和李火旺背着身边其他人,偷偷报名了最昂贵的演技培训班。来这的人多半有演员梦。有些名气的演员红中出场,走上讲台冲大家挥手时,他们都猛劲鼓掌,狂热高呼声一波接着一波。

  在一张张兴奋的脸孔中,这两人冷漠的表情显得无比突兀。

  红中悄悄记下这两人。

  在讲授后的分组练习,他特意提出,要这两位走上台来为大家即兴现场表演。

  这是一场爱情戏。即将沉沦在战火的小城里,情侣做最后的道别。

  清旺来表情僵硬,虚虚搂着李火旺,声音十分的抑扬顿挫,“在我走后,你不必等我,就当我死了。马革裹尸,对我来说是死得其所。我毫无挂怀,但即便尸骨掩埋在战争的尘土下,我向你发誓,你送我的这块怀表会依旧温暖如初,我绝不会让一丝硝烟和血腥污染记忆中这份纯净。”

  李火旺眼角抽搐,“我知道你的全身心都奉献给高洁的理想,独独把心底那块最柔软的地方留给我。我也一样。我会继续煎熬着活下去,但我相信会有繁花在青草地盛开的那一天,到那时,盛夏的阳光会洒遍在田野上,洗去所有人身上的污秽和痛苦。”

  清旺来一寸寸扭头,手指用力攥紧道具怀表,几乎要把小小的玩意捏碎,“爱字对我们来说太沉重了,不是吗?在我们所保护的、所拯救的那些性命面前,它无法飞扬,只能怦然坠地。或许有一天,在他人的生命面前,我会选择背叛你。”

  李火旺绷紧脸,不像是恼怒却像是被歹徒拿刀胁迫一样,“我痛恨你坚硬的理智。你的欺瞒会成为一把冰冷的利刃,绞碎我捧出的那颗囫囵个的心。但我会从血肉模糊中站起来,挥舞拳头好好教训教训你。”他说到最后眼睛亮起来,颇有些真情实感。

  清旺来念着最后一句台词,独白声里透着如释重负,“你放心,那把罪恶的利刃会首先倒转过来对准我自己。我会为自己立上无名的墓碑,到那时,坟前的那朵小小白花,也会迎着清风对你微笑,奉献出所拥有的全部美好。”

  红中鼓起掌,装模作样地擦了擦眼角。底下稀稀落落顺和着,窃窃私语起来。

  “我真是被你们感动到了。我没见过比你们更敷衍的学员!你的表演用力过猛,听听你的台词,诗朗诵吗?还有你,正相反,感情太不充沛了!他是你亲密的爱人不是你厌烦的合作对象!”

  他不顾二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喋喋不休地数落起来,最后宣布,

  “课后加练!”

咕雨洛瑞
就连三清也有做不到的事情呢😁

就连三清也有做不到的事情呢😁

就连三清也有做不到的事情呢😁

子曰作业三百

沙盘之下

  #李火旺和清旺来病友向

  #现实世界投影

  

  李火旺自己也许不记得那段经历了,但是确实是存在过。

  那仍然是在一家精神病院里,里面有个危险程度和他相当的的病人,叫清旺来。

  清旺来看起来斯斯文文,带着一副眼镜,放风的时候有时候还拿着一本书,就像个学生。没人知道他得的什么病,他也说自己没病,当然,精神病人永远不承认自己有病。

  李火旺是被绑在病床上推进来的,他在绑带下疯狂的扭动身体,仿佛在经历什么大逃杀。病床飞速的从清旺来病房前经过,清旺来通过房门上的小窗户往外看,一眼就看到了三清的因果。

  李火旺慢慢消失在视野中,清旺来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小人。这个小人脖子上有...

  #李火旺和清旺来病友向

  #现实世界投影

  

  李火旺自己也许不记得那段经历了,但是确实是存在过。

  那仍然是在一家精神病院里,里面有个危险程度和他相当的的病人,叫清旺来。

  清旺来看起来斯斯文文,带着一副眼镜,放风的时候有时候还拿着一本书,就像个学生。没人知道他得的什么病,他也说自己没病,当然,精神病人永远不承认自己有病。

  李火旺是被绑在病床上推进来的,他在绑带下疯狂的扭动身体,仿佛在经历什么大逃杀。病床飞速的从清旺来病房前经过,清旺来通过房门上的小窗户往外看,一眼就看到了三清的因果。

  李火旺慢慢消失在视野中,清旺来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小人。这个小人脖子上有一条裂缝,被线缠了几道绑紧了,不过连着的线已经断了,留了一段较长的线条。他用手摩挲着小人,仔细又暴躁的确认着细节。

  第四天,确认没有威胁后,李火旺就被安排来做沙盘模拟。他两眼放空的在护工的监管下进入房间,发现这里居然还有一个人。清旺来用带着手铐的手推了推眼镜,眯着眼睛朝李火旺笑。

  李火旺努力聚精会神,可怎么也看不清清旺来的脸,于是他干脆放弃,直愣愣的盯着分成两边的沙盘。

  如果不是在精神病院,如果护工是普通老大爷,如果忽略窗后的医生,李火旺和清旺来就如同街边下棋的同好,慢条斯理的手谈。

  李火旺丝毫不理对面的棋子,他迅速将一个代表自己的小人放在了沙丘上,将一只黑狗和白猫放在自己的左下角和右下角。随着战斗越来越激烈,杀的人越来越多,大量的沙子倾向清旺来那边,盖住了一个小人,。

  医生们拿着记录表运笔如飞,相比于没什么动作的清旺来,李火旺似乎正在经历一场心理博弈。李火旺将一只恐龙模型扔出去,才发现自己面前的沙已经所剩无几了。他眼睛猛地一瞪,意识到地要塌了,恐怕是地龙要翻身。这时,一双白皙的手慢条斯理的将一堆沙子推了回来。

  “还你。”

  清旺来依旧笑眯眯的看着李火旺,好似在看一只实验室的小白鼠。李火旺将自己插在沙子里,呼出一口气,地面又回来了。但是沙子里似乎又有什么东西。李火旺紧张的收拢了肩膀,眼睛快速的一瞟清旺来,用手猛地一扒拉,露出一个白衣小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

  清旺来眼看着李火旺紧张的眼神变得呆滞,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随后他迅速伸出手将小人拿回来捏在手里。这很像一个小孩子的恶作剧,医生对此有专业的分析,但是出乎意料的,李火旺暴走了。

  血红的眼睛停在清旺来面前不超过三厘米,同样离得很近的还有他的拳头。护工们就那样死死地拉住喘粗气的李火旺,将他按在座位上。清旺来炫耀一般的将白衣小人在手中晃了一晃,“砰”的一声,顶着重压站起来的李火旺咆哮着,再一次被按在椅子上。

  “还给我!还给我!那是我的!你这个贼!你偷了我的东西!”

  医生们有些站不住了,有几位提出暂停,不过很快事情就有了转机。他们惊讶的看到清旺来把小人亲自送到了李火旺手上,可当他再次收回手时,手上多了一条线。拿到小人的李火旺明显的安静下来,他用手擦干净小人身上的沙子,亲昵的捧着他在脸上胡乱的蹭。冰冷的塑料小人沾染上了他的体温,温热的划过李火旺脸上的伤疤和嘴唇。那嘴唇轻轻抖动着,似乎在对那小人说着私密的情话。

  后来医生们回看了监控,仔细辨别后,发现他翻来覆去念叨的只是三个字,诸葛兄。

  在享受完极致的亲密后,李火旺微笑着把代表自己的小人和白衣小人同时放在了清旺来那边的沙盘上,这个举动出乎医生的意料,纷纷又开始记录起来。清旺来带着手铐,手分不太开,左手拿着李火旺,右手拿着白衣小人,他两边都看了看,将白衣小人握进手心里,拿着李火旺摆沙盘。

  “李火旺是个傻子,他要把神变成诸葛渊。”清旺来一边说一边将所有动物模型放在李火旺前面。然后他又推倒了几个动物,噗嗤的笑了两声,并用沙子将倒掉的动物埋起来。

  “他叫诸葛渊,他也叫诸葛渊,所有神都叫诸葛渊。”

  李火旺狐疑的看着清旺来,感觉这个人癫的比他还厉害些,毕竟自己一直都很清醒,但是清旺来就不一定了,于是他主动的摆起了沙盘。李火旺一下子推倒了所有动物,代替的是人类模型。

  “你说的什么狗屁玩意,我告诉你,他死了也是人的神仙。”

  李火旺啪啪啪三下在沙盘上插了三根木条,将自己放在木条前面站着。过了一会儿,他又很烦躁的把模型全部拿走了,只剩下他和三根木条。

  “李火旺造了很多名叫诸葛渊的神,可是哪一个神都不像诸葛渊。”

  清旺来接上了故事,终于拿出了手心里的白衣小人。

  “李火旺忍受不了世界上那么多假的诸葛渊,就又毁了他们,这时候,真正的诸葛渊出世了。”清旺来将白衣小人放在了三根木条后面,那三根木条隔开了李火旺。既像香火,又像牢笼,两个小人那么面对面站着,一句话也不说。

  李火旺皱着眉,混乱的想把木棍拔掉,却意外撞倒了李火旺。他的意识顿时拍散在沙子上,周围的一切开始旋转。

  李火旺在牛心村的床上坐起来,枕边放着一把脊髓剑。他又躺下去,那颗萎缩的头颅贴在李火旺的头发上,更显得白骨如玉。

  李火旺抚摸着骨节,眼神放空,对着空气念叨。

  “诸葛兄,对了诸葛兄,我要造神了。”

  

  

不知晦朔

戏曲

完整版见凹3和海棠,搜戏曲即可

是车,实在发不出来了


李火旺用指甲神经质的刻下划痕企图计算时间,黑暗下失去对时间和空间的感知,无所听,无所看,无所去从,黑暗实质性的压在他身上,沉重的让他喘不过气来,又失重的让他误以为自己在漂浮。

门微微打开了一条缝,李火旺反射性闭上眼睛,很快光亮退去,黑暗继续如潮水般涌来。

李火旺猜想,之前白玉京的缝隙是他借着痛苦和自己的血肉填补,现在他们要打开天道,自然也需要从自己这边入手。

很快他知道了,是用kuaigan。

他伸手触摸压在他身上生物的躯体,那个无规则的黏糊糊的半液状生物误以为得到回应像小狗一样兴奋的抱住了他,发出尖锐的咯咯笑声和咕咕声。......

完整版见凹3和海棠,搜戏曲即可

是车,实在发不出来了


李火旺用指甲神经质的刻下划痕企图计算时间,黑暗下失去对时间和空间的感知,无所听,无所看,无所去从,黑暗实质性的压在他身上,沉重的让他喘不过气来,又失重的让他误以为自己在漂浮。

门微微打开了一条缝,李火旺反射性闭上眼睛,很快光亮退去,黑暗继续如潮水般涌来。

李火旺猜想,之前白玉京的缝隙是他借着痛苦和自己的血肉填补,现在他们要打开天道,自然也需要从自己这边入手。

很快他知道了,是用kuaigan。

他伸手触摸压在他身上生物的躯体,那个无规则的黏糊糊的半液状生物误以为得到回应像小狗一样兴奋的抱住了他,发出尖锐的咯咯笑声和咕咕声。


完整版见凹3和海棠,有清旺情节,吞剑和不知道算不算mob的scp999




他背弃时间,背叛时间。

他躺在积水里,形形色色的行人撑着黑伞从他身边掠过。

愚者不断回旋把世界卷入戏曲,巨大的舞台上木偶倒吊,鲜红的微笑咧开到耳边,世界在狂笑中悲泣,在寂静无声中沸腾。

他支配时间,审判时间。

他撑着黑伞掠过积水,回头看到黑伞下同样的脸,于不同的时间节点上对视。

和尚喊着我也要成佛,秋吃饱抱着孩子,姜英子将毒药洒在铁块。

善是他,怨是他,爱别离是他,求不得是他。

他呆滞的保持着手收紧的动作,书生的头颅在他怀里看着他,道士的头颅从舞台滚下,雪花掉落在涣散的瞳孔里。


何不食肉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哈哈哈哈东清是真的哈哈哈尾子的脑花哈哈哈哈笑岔气啦!哈哈哈哈哈哈好好笑啊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哈哈哈哈东清是真的哈哈哈尾子的脑花哈哈哈哈笑岔气啦!哈哈哈哈哈哈好好笑啊哈哈哈哈!!——

何不食肉糜

【易东来x清旺来】约谈

  “你,就是清旺来?”

  

  一名二十多岁的男子伸出一只手,不紧不慢地扯正衣服袖口,挑选一个窗边位置,缓缓落座,白衬衫的领口微微张开着。

  其他卡座都是一些带伴来的或者是不符合特征的女性,易东来站起身来,也穿着便服姗姗来迟。

  

  “久仰大名,易东来医生。” 

  眼前是彬彬有礼的年轻男人,鼻梁上同样架着一副无框眼镜,镜片边缘反射着冷冷的亮光。

  

  这就是李火旺嘴里那个害他论文成了一坨废纸的罪魁祸首?

  易东来挑眉,挥手示意服务员换上两杯美式咖啡,“不怕有人跟着来,把你捉回去吗?”

  

  近在眼前的清旺来浅笑一声,嘴里却说出不一样的话,似乎断定易东...

  “你,就是清旺来?”

  

  一名二十多岁的男子伸出一只手,不紧不慢地扯正衣服袖口,挑选一个窗边位置,缓缓落座,白衬衫的领口微微张开着。

  其他卡座都是一些带伴来的或者是不符合特征的女性,易东来站起身来,也穿着便服姗姗来迟。

  

  “久仰大名,易东来医生。” 

  眼前是彬彬有礼的年轻男人,鼻梁上同样架着一副无框眼镜,镜片边缘反射着冷冷的亮光。

  

  这就是李火旺嘴里那个害他论文成了一坨废纸的罪魁祸首?

  易东来挑眉,挥手示意服务员换上两杯美式咖啡,“不怕有人跟着来,把你捉回去吗?”

  

  近在眼前的清旺来浅笑一声,嘴里却说出不一样的话,似乎断定易东来没有证据,也没有权利无缘无故能绑一个在医院外自由行动的成年人。

  “易医生真会说笑。”

  

  白衬衫黑裤的男子端起咖啡杯,吹了一口咖啡的热气,手指关节跟微微张开着的领口一样的白,看上去可真像个读书的,不食人间烟火。

  

  “是你干扰了他 ,那一段时间里。”

  

  易东来一点都不吃清旺来的这一套精英作派,甚至在第一眼就看穿了这个人,装模作样的拉扯对他要问的事情没有一点用处。

 

  清旺来自然是知道对方想要问什么事,跟聪明人说话也不能说得太明白,不然会被反将一军。

  

  “易医生想要知道点什么?”

  

  “听说你是研究生,在研究点什么方向?”

  易东来肯定不会像李火旺那样,轻易落了套,特别容易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掌握主动的发问权,也是话术的一种,特别是这种看上去聪明又诡异的人。

  

  “好吧,你知道投影理论吗?……”

  “世界是一个投影,是某种意识的折射存在。是‘缸中之脑’……”

  “不,比这个还要漫无边际,我们无法触摸到边界……”

  

  清旺来伸出一根手指,左右滑动了一下,又推了推眼镜,端起咖啡杯的易东来喝了一口,打断对方正要开始的长篇大论,

  “我已经知道了,这才是你盯上李火旺的目的。”

  

  “嗯,”

  清旺来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他确实有这个意思才会混在一堆精神病里,提供资金拉队友,

  “是,也不是,这对你来说,不重要吧。”

  

  杯子磕碰到桌面,声音有一点尖锐,易东来的语气开始有些愤慨,他之前查到的资料应该没什么问题,对方确实有一些古怪。

  “所以是你毁了我的研究?”

  

  “只是稍微加了一点,有趣的东西。”

  

  清旺来还是那一副温和笑容的模样,看在被毁论文的易东来眼里,他的愤怒欲呼而出,甚至有几分迁怒之意,

  “是什么!”

  

  手指揉搓在热咖啡杯的把手,清旺来垂下眉睫,用一种特别欠扁的平淡语气回应道:

  “想必,易医生很快也能一起看见了。”

  

  论文被毁之后,易东来心里一直憋着一股气,像是一个因某某脱欧而延误毕业论文的学者,烦躁甚至能顺着网线爬过来揍哭一大片一大片屏幕外的观众,随后他深呼一口气,强行镇静下来,

  “怎么说,你也病得不轻。”

  

  

  ————千————

  起始时间:2023年1月25日

宇宙飛行士

清清入旺来(恍惚)

其实请往来给我的第一印象是hxh里的云古老师(…)

清清入旺来(恍惚)

其实请往来给我的第一印象是hxh里的云古老师(…)

折雲

不知道清子哥会不会抽烟 但是我觉得他会(你

不知道清子哥会不会抽烟 但是我觉得他会(你

R-酒天

和你对弈输赢都回不去~~~


快看坐忘道又在画画了


其实是live2d动态让我过几天鼓捣完

和你对弈输赢都回不去~~~


快看坐忘道又在画画了


其实是live2d动态让我过几天鼓捣完

雪鲸彐E山

千禧狂想♬-1(意义不明番外♬)

ps:千禧狂想设定清渊一体

正文:千禧狂想♬0 (正在连载,目前有0123)


虽然正片尚未揭晓但作者大胆剧透!清渊是同一种东西在实数空间和虚数空间的关系。


涉及千禧狂想故事的私设的有趣故事,清先生到底长什么样呢?!


火:清先生来自拍吧!!!!!🥳

清:好呀😏

清旺来的自拍结果:

[图片]

火:🤨……🤔……?

宇宙数学男鬼清:(乐)要不在虚数空间试一下?


潜入虚数空间ing…


诸葛渊:诶呀……李兄!☺️

火:你就把这面朝自己再摁这个机关😤!

诸葛渊的自拍结果:

[图片]

火:😱……😑?

诸葛渊:诶呀小生的自拍照……😌和...

ps:千禧狂想设定清渊一体

正文:千禧狂想♬0 (正在连载,目前有0123)


虽然正片尚未揭晓但作者大胆剧透!清渊是同一种东西在实数空间和虚数空间的关系。


涉及千禧狂想故事的私设的有趣故事,清先生到底长什么样呢?!


火:清先生来自拍吧!!!!!🥳

清:好呀😏

清旺来的自拍结果:

火:🤨……🤔……?

宇宙数学男鬼清:(乐)要不在虚数空间试一下?


潜入虚数空间ing…


诸葛渊:诶呀……李兄!☺️

火:你就把这面朝自己再摁这个机关😤!

诸葛渊的自拍结果:

火:😱……😑?

诸葛渊:诶呀小生的自拍照……😌和刚刚拍的一模一样呀!

火:不能说十分相似,根本就大相径庭吧?!😱等等,重点好像不是这个,怎么拍照始终没有人型啊?!

诸葛渊:😌诶呀~李兄这样说小生就要伤心啦~


回到实数空间ing


清:乐(仅内心意义上)

火:😤不行,还是我来给你拍照吧!

疯狂连拍ing

火:怎么会这样?!!!🙄跟前两次也不一样。你明明站着没动为什么每张都不一样啊!!!💥

清:因为这是数学嘛。

火:🙃

清:所以你现在有兴趣学习分形了吗?清老师小课堂随时都能开始补习哦~



那么!火到底拍出了什么东西呢?!!!

以下:

设定:

清先生——分形数学   经典形态曼德勃罗集合

诸葛渊  曼德勃罗集合在虚数空间展开的样子

火子拍到的——Julia集合





热血保安林画白

【渊旺|清季】道诡没品笑话17则

整了几个没品笑话,部分是根据生活里看到的没品笑话改编,含渊旺与清季,有微量女主出没,祝大家初一大吉天天开心!

————————

#

李岁:爹,我给你炖了一碗热鸡汤!

李火旺:岁岁,好像是凉的...

李岁:我给你炖了一碗好喝的鸡汤!

李火旺:岁岁,这个你会不会放了太多盐...?

李岁:一碗鸡汤?

李火旺:我不确定这个黑色的东西是不是鸡...

李岁:一碗


#

李火旺:谢谢你,娜娜,我们都不在一块了,你还愿意来陪我画画

杨娜:好说,阿姨说画画对你精神恢复有好处,而且我也很喜欢画画

李火旺【抬起画板,稚嫩笔触画着一个漂亮女孩低着头】:你看,这是我画的你...我也想看看你画......

整了几个没品笑话,部分是根据生活里看到的没品笑话改编,含渊旺与清季,有微量女主出没,祝大家初一大吉天天开心!

————————

#

李岁:爹,我给你炖了一碗热鸡汤!

李火旺:岁岁,好像是凉的...

李岁:我给你炖了一碗好喝的鸡汤!

李火旺:岁岁,这个你会不会放了太多盐...?

李岁:一碗鸡汤?

李火旺:我不确定这个黑色的东西是不是鸡...

李岁:一碗


#

李火旺:谢谢你,娜娜,我们都不在一块了,你还愿意来陪我画画

杨娜:好说,阿姨说画画对你精神恢复有好处,而且我也很喜欢画画

李火旺【抬起画板,稚嫩笔触画着一个漂亮女孩低着头】:你看,这是我画的你...我也想看看你画的

杨娜【抬起画板,成熟笔触画着一个漂亮男孩低着头】:我比较喜欢画这种...

李火旺:好看,确实比我画的好...但是我嘴里吃的黏糊糊的棒棒是什么


#

诸葛渊:岁岁的老师刚刚有打电话过来,说她今天在学校打架了

李火旺【突然紧张】:赢了吗?


#

诸葛渊:还没见过李兄如此打扮,但这身机车服真的很衬你,潇洒干练,英姿飒爽

李火旺:我也很喜欢,清旺来给的

诸葛渊:...但色泽陈郁,气息不详,请即刻脱下来让小生驱邪


#

李火旺:真是奇怪,为何刚刚那伙人都不同我们讲话,莫非是坐忘道假办的?

诸葛渊:应当不会,可能只是因为他们恐断袖吧

李火旺:那就更怪了,我们又不是断袖

诸葛渊:...嗯?



#

李火旺:我今天看了一本医书讲频繁自残对身体不好

诸葛渊:李兄你终于想明白了!以后可以别再这样了吗?

李火旺:嗯,以后再也不看书了


#

清旺来:季灾,待会儿来我宿舍聊一下任务可以吗?聊完正事还可以一起看一下GV

季灾:我不看那种东西,而且我记得你宿舍里没有电视

清旺来【眨眼】:但我宿舍里有一面大镜子


#

李火旺:诸葛渊!你到底要骗我到什么时候!拿上你的东西给我滚!

诸葛渊:【拿起扇子】

诸葛渊:【背起笔】

诸葛渊:【上前抱起李火旺】

诸葛渊:好吧


#

和尚【敲门】:阿弥陀佛,请问是这里有施主寻求正德寺帮助,说需要驱邪吗?

李火旺:没有啊,我没叫你们。

邪祟【从房顶吊下来】:是他妈我叫的,大师你快把我带走吧,这道士太他妈邪门了

  

#

孙晓琴:在学校也要多和其他同学交流,不要只和小渊讲话,像上次给你送作业的白灵淼,小姑娘就蛮好的,你和她熟吗?

李火旺:不太熟

李火旺:。

李火旺:她家人更熟一点

孙晓琴:?

    

#

老太监【低声】:皇上,我看这李真人深不可测,城府颇深,绝非好相与之辈,您如此这般,怕是不妥啊

高志坚:休要胡言,李师兄操心天下民生多艰罢了

李火旺:【面无表情望着殿里宽阔的整块大理石桌子和大殿的窄门,思考怎么搬进来的】


#

李火旺:当你经历了我经历过的那么多事情,你也会麻木的。你会对所有事都失去感觉,你会变成一条干涸的河流,无论是你的心,还是你的眼睛

红中:你掐死了诸葛渊,幻觉渊只是幻觉

李火旺:【流泪猫猫头.jpg】


#

李火旺:他们为什么被关在这里,是做错了什么吗

饲养员:嗯?你说啥

李火旺【指着一只熊猫】:它是不是杀人了,所以被关在这里?

饲养员:没有啊

李火旺:哦,那它肯定和我一样,是精神病


#

诸葛渊:李兄,关于你写给我的那封信

李火旺【脸上发热】:你看了吗?你...你怎么想?

诸葛渊:那封信的第四句

李火旺【脸上发烫】:是的“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我其实...

诸葛渊:你把“悦”写成“说”了


#

季灾:我走了,明早过来给你带早餐,你想吃什么

清旺来【手伸向季灾裤链】:要不然...

季灾:这个不行


#

李火旺:这个乱世本就是如此,说不清你那天突然就没了性命,过节给自己扯的新衣,说不定其实就是自己的裹尸布

李火旺:当然如果你死在了正德寺的无遮银趴上,那连裹尸布都不用


#

李岁:爹,鬼是什么?我听学堂那边的人说鬼很可怕

李火旺:不用担心,没鬼的

李岁:爹你怎么知道的?

李火旺:要是有鬼,你另一个爹早回来了




零叶

用个草图跟大家拜个早年

突然想到清子和火子哥一起那是不是就是旺旺,于是这不太像的创人东西就出现了:D

用个草图跟大家拜个早年

突然想到清子和火子哥一起那是不是就是旺旺,于是这不太像的创人东西就出现了: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